藍雪聞言后禁不住噗哧一笑,美眸嗔了方逸天一眼,金燦陽光的照耀下,她那美麗清純的笑容更是讓滿山的風景都失去了顏色。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兩人在山坡上走了一段距離,前面出現了一片濃密的林子,方逸天眼中的神色立即黯然起來,深吸口氣,說道:「我娘的墳地就在前面的林子中,快到了。」

藍雪聞言后芳心陡然一緊,纖柔的手更加抓緊了方逸天的手心。

兩人走進了林子中,朝前走了數步之後便是看到一塊地勢較高且開闊的地面上豎立起了一個墓碑,墓碑后便是堆積而起的墳頭。

方逸天的呼吸變得沉重起來,他走到了這個墳頭前,默默地看著這個普通平凡的墳頭,心中卻是忍不住的一陣陣刺痛起來,這裡面埋著的正是他的娘親。

藍雪默默地站在了方逸天身邊,目光看著那個墓碑,上面寫著『方氏徐如玉之墓』,墳頭的四周雜草眾生,可墳頭的周邊上卻是被清理得極為乾淨,數顆高達的樹木環繞在墳頭左右兩側,起到了遮陰的效果,墳地地處高位,地勢開闊,背後是連綿起伏的高山,前面是一馬平川的山坡,倒也是很有風水講究的一個墳地。

墓碑前插滿了香火燃盡后的木根,有些香火木根沾滿塵灰,已經是有段時日,有些則是新的,可見這裡經常有人過來上香並且打掃四周。

至於這個人是誰,藍雪也能猜到。

想到這,藍雪對於方烈對自己這個去世了二十多年的妻子的深厚感情有了一定的認識。

「娘,不孝兒逸天來看望你了。」這時,方逸天緩緩開口,低沉說著。

他蹲下了身子,伸手在墓碑上刻字的那幾個字上輕輕地撫摸磨蹭著,心有所感之下眼眶有點控制不住的濕潤了起來。

「娘,兒子差不多一年都沒回來看你了吧?你在下面是不是怪罪我這個不孝子了?呵呵,娘,以前總是跟你說著爸一直嘮叨著我這麼大了還不娶個媳婦,你看,這轉眼間我就把個媳婦領回來了。她就在你面前,跟我來看望你來了。」方逸天笑了笑,語氣也是略微顯得低沉,說道。

「娘,雪兒來看你了。雪兒雖說沒能見過你一面,但心中也是很挂念。這次跟逸天回來就是為了過來看看你,還有爸。娘,你在下面還好嗎?我跟逸天都很好,我跟逸天會好好的生活下去,希望娘你在下面安息。」藍雪這時也蹲了下來,輕聲說道。

「娘,我多麼希望你能親耳聽到我叫喚你一聲娘啊,雖說我們天人永別,但我相信你在下面也會聽到的。」藍雪說到這,語氣也是禁不住的哽咽起來,她繼續說道,「娘,您是這個世上最偉大的母親,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了自己孩子能夠降臨世間……雪兒多想能夠見見你,能跟你說說話啊……」

方逸天默不作聲,將帶來的水果、茶水拜訪在了墳頭前,而後點上了香火,遞給了藍雪三支香火,他自己拿著三支,三拜了之後便是將香火插在了墳頭上。

看著墳頭上香火的裊裊煙氣,他禁不住的潸然淚下,他深吸口氣,伸手抹了抹臉上的淚痕,笑了笑,說道:「娘,孩兒的這個媳婦你還滿意吧?可漂亮呢,又漂亮又體貼,我能找到這樣的好媳婦冥冥中也是有著娘在下面的庇佑吧。這次孩兒帶著媳婦過來看你,以後,孩兒會帶著你的孫子過來,一起拜祭你。以前孩兒不懂事,做了不少讓老頭子跟老爸頭疼的事,現在孩兒懂事了。這些年,爸一直不肯離開村莊,為的就是守護在娘的身邊。爸說了,他走了以後也要埋葬在娘的身邊,生同眠,死同穴,爸對娘你還是念念不忘呢。可見娘的魅力挺大的……」

方逸天說著說著,淚水卻是更加洶湧的流了下來,藍雪眼眸也是浸濕一片,她伸手緊緊地抓著方逸天的手臂,默默地將一張張紙錢在墳頭前燒著。

歐神 這時,一陣猛烈的山風吹了過來,樹枝搖曳,沙沙作響,彷彿是為了回應方逸天與藍雪的祭拜,因此方逸天的娘親徐如玉顯靈了般。 接下來的幾天倒也是過得很平靜,其間方逸天帶著藍雪去山谷裡面玩著,自然不是去有著猛獸出沒的山區,而是去一片山坡山谷。

滿山的野花,清澈的溪水,藍雪去了之後開心得不得了,整個人歡呼雀躍不已,在這片山谷溪林中空曠無人,只有她與方逸天嬉鬧的身影,著實讓她有了一種回歸大自然的感覺,身心全都輕鬆了起來。

「逸天,這裡的環境真的是很美呢。有山有水,沒有喧囂,沒有噪音,也沒有空氣的污染,在這裡感覺好輕鬆。」藍雪本是沿著漫山遍野的野花叢中跑了,跑累了之後回到了方逸天的身邊,笑著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坐在一個山坡頂上,抬頭看著頭頂那片藍天白雲的青天,心情一樣的感到輕鬆愜意。

他抽出根煙,點上,深吸了一口,這時耳邊傳來一聲『咔嚓』的聲音,轉眼一看,卻是看到藍雪拿著變焦相機給他偷拍了張相片,美麗的臉上蕩漾著一抹嬌艷的笑意。

「雪兒,你還玩偷拍啊。來,我給你拍幾張相片,回去了做個留念。」方逸天一笑,說道。

「好啊。」藍雪欣然答應,雀躍不已,而後便是在山坡上,山谷上,野花叢中擺了不少poss,拍了不少相片。

而後藍雪設定了自動拍照的功能,與方逸天合影了不少。

滿山野花中,藍雪絕美如玉的臉泛著開心的笑意,一笑宛如百花盛開,漫山遍野的山花看似都要失去了顏色。

兩人在山野中玩了一下午這才啟程走了回去,回到村莊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家家戶戶都升起了裊裊炊煙。

回到了家裡面,藍老爺子看到方逸天之後便走了上來,低沉說道:「逸天,你回來了。你怎麼不帶手機出去?」

方逸天一怔,笑了笑,說道:「我跟藍雪去了山坡那邊,帶了手機也是信號不好,索性不帶了。怎麼了?」

「早些時候嘯天給我打來了電話,說是有急事找你。打你手機沒人接,他知道我下來了天海市,因此便打電話過來詢問你的行蹤。」藍老爺子緩緩說道。

「龍大哥?他找我有事嗎?我打電話給他吧。」方逸天說著便走進了屋子裡面,從他休息的房間中拿出了手機,果真是看到了龍嘯天打過來的五六個未接電話。

他暗自皺了皺眉,他心知龍嘯天的行事風格,如果不是有著什麼重要的事情,決計不會撥打這麼多電話過來找他的。

當即他準備回撥電話回去,可手機也是震動響了起來,又是龍嘯天撥打過來的電話。

「喂,大哥,我是逸天。剛回來,出去沒帶手機。你找我?」方逸天接了電話,說道。

「逸天,我正找你有事。」電話中傳來了龍嘯天低沉的聲音,接著他說道,「我打電話給你卻是沒人接,打電話給藍老爺子也找不到你。於是我索性坐飛機來了天海市,才得知你已經是會鄉下了。」

「我跟老爺子他們回來了村裡面,大哥,到底出了什麼事?」方逸天沉聲問道。

「冷夢瑤出事了!」龍嘯天語氣凝重的說道。

「冷夢瑤?她出事了?什麼意思?」方逸天聞言后禁不住皺了皺眉。

冷夢瑤表面上的身份是國家的軍方武器研究部門的官員,可暗地裡卻也是龍組四大部門龍爪行動小組中的成員,負責的正是龍爪行動部門中關於武器研究以及改裝方面的工作。

當年方逸天在龍組的時候也沒少跟這個整天跟各式各樣的武器打交道的冰山美女接觸,他每次出外行動都是由冷夢瑤給他配備相關的武器,因此對這個美女自然是熟悉無比。

而且,基於冷夢瑤那冰山美女的氣質以及性感火辣的身段,方逸天自然是沒少去騷擾她,兩人之間更是有著糾纏不清的關係。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冷夢瑤也算是方逸天在龍組其間的一個女人,只是當初交往的時候冷夢瑤的理性高得讓人咋舌,跟方逸天說跟他的交往不過是彼此的生理需求罷了,除此之外不會摻雜任何的情感。

饒是如此,此刻方逸天聽到冷夢瑤出事的消息后心中一緊,眼中閃動出了森冷犀利的目光來。

「大哥,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方逸天語氣一沉,低緩說著,身上隱隱透露出了一絲凌厲駭人的氣息! 「逸天,上次你來京城與我一聚的時候我曾跟你提過冷夢瑤以著國內研究武器方面的專家身份出席了美國的一個武器研討會吧?按照行程,冷夢瑤應該在明天乘機回國,但昨晚凌晨的時候接到美國警方通知我國駐美使館而得來的消息,冷夢瑤昨晚凌晨遭到了美國當地的恐怖分子的劫持!」龍嘯天語氣一沉,凝重說道。

「什麼?被劫持了?美國方面的警方以及冷夢瑤身邊隨性的特工都是傻逼嗎?怎麼會被劫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方逸天一聽,語氣禁不住閃現出了絲絲怒意,近乎是咆哮的說道。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我也很震驚,不過事實如此。根據美國警方得來的情報,這次劫持冷夢瑤等人的是活躍在中美洲的一個組織MS-13!這個組織在美國是一個惡名昭彰的黑幫,活躍在華盛頓、洛杉磯一帶。這次的行動,極有可能是該組織串通了『基地』恐怖組織聯合而起的行動。」龍嘯天在電話中緩緩說著,接著又說道,「冷夢瑤是被安排在華盛頓市區內的一家酒店,當晚守衛森嚴,隨同冷夢瑤而去的三名特工也是跟隨在旁。不過MS-13組織的人早已經是控制住了這家酒店,裡面有著他們的人手喬裝而成的酒店服務員。大概昨晚凌晨兩點鐘左右,他們開始了劫持行動,當晚大概有三十幾名恐怖分子參與行動中,手中持槍,掃蕩了整個酒店,將包括冷夢瑤在內的其他國家前來出席研討會的十幾名武器研究方面的專家都劫持而走。其間還發生了交火事件,美國警方有三名警員當場身亡,恐怖組織那邊有八名成員被擊斃。可最後MS-13組織的人還是成功的將冷夢瑤等人劫持而走,沿著他們早就設計好的退路逃竄出了華盛頓。」

「發生這等事件后美國軍方、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都迅速派人前方,美國方面已經是封鎖了國內的任何出口,嚴查來往的乘客,可以確認的是MS-13組織劫持了冷夢瑤與諸多人質還停留在美國境內。因此,目前來說,時間是最關鍵的。」龍嘯天低沉說道。

「他媽的,又是MS-13這個組織!三年前我的一次行動就是與這個組織有關,只可惜那一次的行動中未能找出這個組織的頭領將其殺死!沒想到三年之後他們又開始有所行動!」方逸天語氣森冷的說著,接著轉念一想,說道,「這麼說出了冷夢瑤之外,其他國家的還有十幾米武器研發方面的專家也是被這個組織劫持走了?」

「不錯,根據美國方面的統計,包括冷夢瑤在內,一共有十五名各國武器研發當面的專家都被劫持走,這個情況非常嚴峻!而美國方面也第一時間封鎖住了任何的消息,這樣的消息一旦傳出去將會引起全球範圍內的轟動與恐慌!武器研發專家被劫持,還是被美國境內與全世界特大號恐怖組織基地有染的黑幫劫持,這說明了什麼已經是不言而喻。」龍嘯天說道。

「如此說來這些恐怖組織是準備要劫持這些武器研發方面的專家過去開發一系列的危險武器嗎?基地組織一直與美國作對,如果劫持到這批各國頂尖的武器研發專家給他們研究開發一系列的武器,那麼日後將會是一場大戰。不過這些都不是我所關心的,我只是關心冷夢瑤的情況。不管如何,她也算是我的女人!」接著,方逸天話鋒一轉,說道,「大哥,你找我就是希望我能出山,前往美國將冷夢瑤救出來吧?」

「逸天,大哥知道你已經是退出了龍組。本來這件事不該你插手,可是國家安全局以及龍組高層討論之下,也覺得唯有你才適合出使這次的任務。全國中也唯有你達到了S級別的特工……」龍嘯天低沉說著,而後輕嘆了聲,說道,「逸天,大哥知道你想過著平靜的生活,如果有難處那麼我親自帶著其他人去美國一趟。出現這樣的事,我龍組自然是不能不管,而且我也不想美國FBI那幫傢伙。」

「大哥,你我多年的兄弟,何必說這樣的話。我雖說退出了龍組,可依然心繫龍組,依然將自己視為龍組的一員,大哥你找我無可厚非!如果是其他人那麼我或許不會出手,但事關冷夢瑤我不能袖手旁觀。既然是我的女人,我也不會讓她出事。」方逸天低沉說著,接著說道,「大哥,聽你的意思這次你也要去美國一趟?」

「不錯!這一次將由我率隊前往美國,呵呵,可龍組中還真是找不到一個與我配合行動的,思來想去也唯有你最合適了。」龍嘯天電話中苦笑了聲,說道。

「哈哈,大哥能想到我那麼自然是最好。大哥你目前是在天海市吧,這樣,明天我開車返回天海市。具體的事情回到天海市之後再詳細商談,你看如何?」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好,那麼我等你回來。」龍嘯天說道。

接著,方逸天跟龍嘯天寒暄了幾句,便是掛斷了電話。

逆幾率系統 …………

掛掉電話後方逸天心情顯得沉重不已,這時,門口突然『吱呀』一聲,藍雪突然走了進來,一雙美眸直勾勾的看著他,眼中儘是關切著急之色,顯然,剛才方逸天跟龍嘯天的通話內容她是聽到了。

「雪兒……」方逸天一怔,說道。

「逸天,剛才是龍大哥給你打來的電話吧?是不是出什麼事了?」藍雪明亮的眼眸看著方逸天,著急關切的問道。

方逸天深吸口氣,心知剛才藍雪在外面只怕是聽到了大部分的內容,他也沒法再隱瞞,便說道:「雪兒,的確是出了點事情,龍組的幾名成員在美國被當地恐怖分子劫持,我只怕要……」

「什麼?恐怖分子?那、那豈不是很危險?逸天……」藍雪臉色驟然一變,語氣禁不住的顫抖起來,身體彷彿是無力了般,險些站不穩。

「方小子,你剛才說什麼?嘯天給你打電話過來到底什麼事?」這時,藍老爺子也走了進來,聽到了方逸天剛才說的那句話,便忍不住問道。

方逸天深吸口氣,在藍老爺子面前只好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什麼?小瑤在美國被劫持了?混賬!美國警方那邊是如何做保衛工作的?」藍老爺子聞言后臉色也是又驚又怒,接著說道,「逸天,這件事你怎麼考慮?難道要跟嘯天去一趟美國?」

「老爺子,還記得當年你把我送進獵豹特種部隊的時候曾對我說過的話吧?男兒有所為有所不為!我也曾是龍組的一員,與著龍組中眾多兄弟有著深厚情感,現在我的這些兄弟包括冷夢瑤都被劫持,我想我是該有所為了。我並沒有偉大到要為這個國家赴湯蹈火的地步,我所做的僅僅是因為我的兄弟我的朋友,僅僅是出於私人情感。老爺子,我想你應該能夠明白。」方逸天沉吟了聲,低沉而又堅定的說道。

藍老爺子眼中閃動著絲絲精光,而後便是欣慰的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方逸天的肩膀,說道:「好,好,果不愧是我藍定山的孫女婿,果不愧是方家的好男兒!這件事,你要參與行動,我支持你!就算你不參與,我也會支持你!」

方逸天一笑,而後轉眼看向了藍雪,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說道:「雪兒,別擔心,我不會有什麼事的。這次的行動對我而言不過是小事一樁。跟你的婚期只怕要稍稍延後了,等我回來,好嗎?」

藍雪眼眸中泛出了點點淚花,而後她點了點頭,說道:「逸天,既然你做出了決定,那麼我也會支持你,我會等著你回來!」

方逸天一笑,堅定的點了點頭。

這時,方海不知何時已經是站在了房門外面,他那張老邁的臉上流露出了一絲的欣慰之色,方家的男兒本就是熱血赤誠,絕無孬種,他理解並支持自己這個孫子的決定! 由於突然間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因此方逸天跟家裡人以及藍老爺子商量,準備明天一大早就開車返回天海市。

方海、方烈兩人自然是理解,也支持方逸天的任何決定,藍老爺子也點頭贊同。

吃晚飯的時候藍雪臉上一直露出了隱約的擔心之色,畢竟她也了解到方逸天此行要去美國那邊救出人質,要對付的將會是窮凶極惡根本不把自己的性命當回事的黑幫恐怖分子,心中難免會擔心牽挂之極。

反而是藍老爺子與方海臉色顯得有點平靜,他們心知方逸天的能力,對於這樣的任務方逸天此前也不知道接手過多少次,甚至比這還要危險的任務也不計其數。

因此藍老爺子倒是不怎麼擔心方逸天此行的安全問題,憑著方逸天的能力,行動中稍有不對勁那麼全身而退完全是可以的。

藍老爺子擔心的則是冷夢瑤這些龍組成員的安危,藍老爺子此前視察龍組的各個部門的時候,也曾接觸過冷夢瑤這個素有『美女博士』稱號的龍組龍爪部門負責武器研發的成員,對於她的工作藍老爺子也是極力認可,因此聽到她在海外被劫持,心中震怒的同時也是擔心不已。

「美國那些所謂的警方跟聯邦調查局依我看就是酒囊飯桶,竟然被境內區區的黑幫恐怖分子將這麼多國家的武器研發人員給劫持走了。這事情要是傳了出去,只怕美國的警方都要被各國人民所恥笑!不過這些恐怖分子還真是越來越囂張了,公然做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讓人氣憤。」藍老爺子忍不住怒聲說道。

「聽龍大哥說,這件事只怕不是美國境內的MS-13組織單獨行動,其中牽扯到了基地組織,因此事情也變得複雜起來。要不然,憑著MS-13這個組織的實力,也不敢貿然這樣做。想必是真的與基地組織聯合在了一起。」方逸天沉吟著,緩緩說道。

「如此說來這件事只怕是經過了精心策劃,一個醞釀已久的陰謀。小方,此行危險重重,責任也重大,你可要隨機應變,相信你跟嘯天配合在一起的實力能夠將被劫持的我國人質解救出來。」藍老爺子語氣一沉,緩緩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老爺子放心吧,我既然要去了,自然是有著足夠的把握。」

「可是逸天……我、我還是很擔心。」藍雪看了方逸天一眼,語氣擔憂的說道。

方逸天一笑,說道:「沒事的,你就在天海市陪陪老爺子,我會儘快回來。」

藍雪點了點頭,一雙眼眸滿是柔情的看著方逸天。

……

由於明天一大早就要趕路返回天海市,因此吃過飯之後眾人坐著閑聊一會兒便是回房休息了,準備明天早起返回天海市。

而藍雪,此時也逐漸的拋開了內心的矜持與不好意思,公然的走進了方逸天的房間中,與著方逸天一起睡。

方逸天明天返回天海市,那麼極有可能當天就要先趕去京城,這一晚將是方逸天去美國執行任務前的她所能陪伴的一晚,因此自然是要與方逸天一起睡。

「老婆,熄燈睡覺嘍!來,上床來給我抱抱。」方逸天滾到了床上,便是笑著說道。

「討厭,你猴急什麼,我、我還沒換上睡衣呢。」藍雪白了方逸天一眼,說道。

「老婆,不用換了吧?反正一會兒上床了也是要脫下的嘛。」方逸天死皮賴臉的一笑,說道。

「啊……你、你,哼,你再說那麼我可是回我房間睡去了,不理你!」藍雪哼了聲,口中雖這麼說,可她換上一襲睡裙之後還是關了燈,飛快的爬上了床,鑽進了方逸天的胸懷中。

方逸天緊緊地抱著藍雪那嬌嫩柔軟的身子,在她那吹彈得破的光滑臉頰上吻了一口,又吻一口,連續吻了好幾口才作罷。

藍雪俏臉微微泛紅,她轉過身看著方逸天,語氣幽幽的說道:「逸天,這一次去了美國那邊那麼你可一定要小心,我可不希望你出什麼事,你要記得我在天海市等著你回來。」

「放心吧,我還沒給你披上婚紗,讓你成為這個世上最美麗的新娘的,我當然要回來。」方逸天一笑,柔聲說道。

藍雪點了點頭,說道:「你這麼說那麼我也放心了,我相信你承諾的話不會騙我的。」

「那是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呵呵。」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藍雪欣慰一笑,而後說道:「明天還要起早趕路呢,我們睡覺吧。」

「長夜漫漫,也不急於一時。再說春宵一刻對你我而言那是無法估值的,所以嘛……」

黑暗中,傳來了方逸天猥瑣的笑聲,接著他已經抱住了藍雪。

「你這混蛋,明天就你還要開車回去江海市呢,還不老實……」

藍雪惱羞開口。

然而,黑暗中方逸天顯然是不打算就此罷手,笑著說道:「老婆,你放心,我保證絕不會耽誤明天開車回去江海市。」

漸漸地,漆黑的房間內便是若有若無的傳來了那纏綿之音,恍如一層流水般在房間內暗自涌動著。

……

第二天早上六點鐘,眾人都紛紛起來了,稍稍收拾一下,吃過了早餐之後已經是七點鐘。

於是方逸天他們便朝著村外走去,準備驅車返回天海市。

方海、方烈一路送著方逸天與藍老爺子他們走出去,而村莊裡面不少人聽到方逸天要走,也紛紛趕來送一程。

看著這些淳樸而又熱情的鄉民,方逸天心中一陣感動。

最後,坐上車後方逸天跟眾人招了招手,便啟動了車子,轟鳴一聲朝著前面緩緩飛馳而去。 下午五點鐘左右,方逸天他們已經是開車從連嶺村回到了天海市。

開車駛入了天海市市區後方逸天先是將藍老爺子與藍雪他們送回到了雪湖別墅中,接著他準備開車他那輛賓士轎車去找龍嘯天。

「逸天,你是要去找龍大哥嗎?」藍雪看著方逸天準備要走,便開口問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雪兒,我去找大哥,你先進屋休息吧。」

「小方,嘯天既然來到了天海市,那麼就去把他接過來吧。」藍老爺子緩緩說道。

「嗯,好。那麼我先過去接龍大哥。」方逸天說著便是坐進了車子裡面,驅車離開了雪湖別墅。

到達天海市的時候他已經是給龍嘯天打了個電話,得知龍嘯天趕到天海市后暫時住在景華大酒店,就在市中心那邊,距離雪湖別墅也不遠,方逸天便是開車過去先跟龍嘯天匯合。

一路上,方逸天臉色沉著,內心也是沉重無比,他沒想到冷夢瑤在美國竟然被MS-13組織劫持了,這對他的觸動不可謂不大。

華國龍組一共分為四個部門,龍首部門、龍眼部門、龍爪部門、龍尾部門!

這四個部門各司其職,密切相關,總的來說,龍首部門負責一切的外出行動,龍眼部門負責偵查、收集一切的信息資料,龍爪部門負責武器裝備的配置,龍尾部門負責一切的後勤包括清掃善後的工作。

方逸天在龍組其間正是在龍首部門,而且還是身為整個龍組中唯一的一名達到了S級的頂尖特工。

而冷夢瑤則是在龍爪部門,負責武器的研發以及配置,由於方逸天多次外出行動,他每次行動之前身上配置的各式武器都是出自於這個美女博士手中。

龍組中,許多人注意到的是冷夢瑤在武器研發方面的技術以及裡面,卻是鮮有人知道她還是一個心理學方面的博士。

在龍組多年的方逸天隨著一次次的任務,一次次的浴血殺敵,一次次的征戰沙場,也看著身邊一個個戰友一個兄弟離開自己的身邊的時候,他的心態開發發生了微妙的化學變化,開始變得麻木、冰冷、暴戾,這是他後來患上的『戰後心理綜合症』的先兆。

而冷夢瑤修學過心理學,因此自然是看出了方逸天身上的這些變化,是以,她通過工作的方式跟方逸天接觸之時也開導著方逸天的內心,不自覺的給方逸天當起了私人心理醫生。

冷夢瑤的開導對於方逸天當時的心態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與影響,可最終還是改變不了他患上戰爭心理疾病的後果,每每他睡覺的時候夢到自己身邊一個個戰友兄弟渾身浴血在自己面前倒下的時候總會被驚醒。

覺察到方逸天心理問題愈漸嚴重之下,冷夢瑤一天晚上單獨的給方逸天進行著心理輔導,以著心理學方面的角度不斷的引誘方逸天釋放出內心的沉重壓力,通過交流的方式緩解方逸天自身的自責沉重壓力。

可方逸天說著說著,自身彷彿是回到了那些戰場中,一顆子彈奪去了身邊一個隊友的性命,一顆巨大的榴彈炸掉了身邊一個隊友的半邊身子……一切的一切一一浮現眼前,那一晚,方逸天第一次誘發出了自身的病症。

整個人就像是發瘋了一般,情緒難以得到掌控,饒是他在極力的忍耐著,可當時的那副情景讓冷夢瑤看了覺得又傷心又沉痛。

憑著她在心理學方面的知識,心知這一刻無法讓方逸天得到極大的發泄而讓自身的情緒漸漸平息下來,那以後這個病症將會嚴重到讓他自暴自棄的地步。

於是,冷夢瑤採取了最原始的讓方逸天情緒發泄的方式——

她將自身的衣服一件件的脫下,直到她那具雪白誘人的身體呈現在了方逸天的面前,而當時方逸天情緒有點失控之下看著冷夢瑤的雪白嬌軀,便是兇狠的撲了上去。

第一寵妃 一夜的承歡倒是讓方逸天逐漸的平靜了下來,看著身下眼角噙著淚花的冷夢瑤,方逸天心中一陣歉然愧疚。

然而,不等方逸天開口,冷夢瑤便是說著這不過是她在執行身為一個心理醫生的職責罷了,她不希望方逸天這個頂尖的特工因為心理方面的壓力而毀掉了前程。

方逸天不知道冷夢瑤說的是真心話還是刻意為之,總之,他知道他奪去了冷夢瑤的第一次。

一個女人這一輩子最珍貴的東西豈會是簡簡單單的因為自身的工作職責?而且她並沒有任何義務要給方逸天當這個心理醫生!

過後,冷夢瑤並沒有責備他抑或是跟他索求什麼,而是當做沒發生什麼事一樣,依然是正常的工作著。

她的心難以捉摸。

可是,這樣的關係發生了第一次之後便會有第二次,在龍組其間,方逸天沒少跟冷夢瑤發生這種若即若離的曖昧關係,但從始至終,冷夢瑤並沒有把方逸天當成是自己的男朋友,也沒把自己當成是方逸天的情人。

不過,方逸天已經是認定冷夢瑤就是他的女人,雖說這個女人極為特別,難以琢磨她的內心。

也正是在龍組其間跟冷夢瑤的這種關係,以及冷夢瑤對他心理進行開導的幫助,他身上那種因為冷酷的戰爭日積月累的病症才得到了極大的緩解,並沒有發展到萬劫不復的地步。

這也為他日後成功的憑著自己的毅力克服了自身的『戰後心理綜合症』打下了堅硬的基礎。

時至今日,對於冷夢瑤,方逸天心懷一絲的歉意與自責,因此聽到冷夢瑤在美國出事的消息,他沒有置之不顧的理由,拼了命他也會將冷夢瑤救出來。

這就好比如果出事的是藍雪、林淺雪抑或是慕容晚晴這些女人,他也會不惜一切的將她們救出來一樣。

「夢瑤,你要撐住!我會把你救出來!欠你的,今生或許無法償還,但我也不會讓你出任何的事,也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你半分!」方逸天呢喃說著,凝聚而起的目光中透射出一股堅定的目光,隱有幾分凌厲的殺機閃動不已。

而這時,方逸天已經是驅車趕到了景華大酒店的大門前。 方逸天開車來到了景華大酒店,停下車后撥打了龍嘯天的電話,龍嘯天接到電話之後便說他馬上走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