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心月也難受不已。

2020 年 10 月 30 日

說到底,他們只是兩個沒有孩子陪伴的老人。

藍心月主動開口:"如果你們想見孩子的話,我讓……我朋友明天把孩子送過來,明天晚上,我帶孩子來看你們!"

崔玉英激動的連連點頭:"好好好,孩子喜歡吃什麼,我明天晚上做他喜歡吃的東西!"

藍心月心裡更不是滋味了,她的聲音有點酸澀:"他什麼都吃,不挑食的,只要味道好就行!"

崔玉英高興的說:"不挑食好啊,不挑食好!"

她拿著手機,看著照片中的小男孩,笑的像個孩子:"你看看,我的小孫子,他臉上長的多好看啊,多像他爸爸小時候! 總裁的雙胞胎女友

藍橫之雖然聲音硬邦邦的,但是,也能聽出來,他是喜歡孩子的。

他說:"什麼像他爸爸,明明像我好不好?"

崔玉英一下子笑出來:"你都不看看你多少歲了,還跟個孩子一樣,只不過,你別說,這孩子眉宇間,是有點像你,只不過,主要還是因為清風跟你年輕時候,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聽著崔玉英和藍橫之對著一張照片,討論的不亦樂乎。

藍清風突然就覺得,自己似乎做錯什麼了。

老人的心,永遠都是有孩子的。

其實,當初他只是用錯了方式,才會逼得父母一步一步的,用那樣的方式逼迫自己。

如果有一方能夠好好說話,或許,都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他深吸了一口氣:"爸媽,那我們明天,帶著孩子來看你們,我們現在先走了!"

藍清風說完,抓住藍心月的手,就要轉身離開。

結果,崔玉英喊住了他們:"你們別走了,飯菜我都準備好了,既然來了,就吃個飯再走吧!"

藍清風轉身看了一眼崔玉英。

在母親的臉上,他看到的期待,崔玉英的頭髮,似乎有許多白髮。

五年前,母親還不是這個樣子。

他的心裡,有些淡淡的難受。

藍清風低頭看了看藍心月:"心月,我們留下來,吃飯,好嗎?"

藍心月有點猶豫,因為她感覺,藍家父母並不喜歡她。

他們喜歡的,只有孩子吧!

藍心月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藍橫之,目光有點淡淡的害怕。

藍橫之似乎也察覺到了,藍心月怕自己。

他黑著臉,聲音硬邦邦的,彆扭的像個孩子:"那個……你們就別走了,你媽讓你們留下來吃飯,你們就留下來吧!"

藍橫之說完,似乎是覺得,很沒有面子。

他從崔玉英的手裡,一把拿過她的手機:"我看看孩子的照片!"

說完,他拿著手機,就向著樓上走上去。

崔玉英看著丈夫孩子氣的行為,無奈的笑著搖搖頭。

隨即,她轉身看向藍清風:"清風,你跟心月坐會吧,我去端飯!你爸爸就這樣,你要學著理解他,相互包容,你懂嗎?"

藍清風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媽!"

藍清風和藍心月,再也沒有提解藥的事情。

他們也知道,如果態度太強硬的話,有時候,反而會適得其反。

鳳唳江山 兩個人非常安靜的,在藍家吃了一頓晚飯。

這一頓晚飯,是崔玉英印象中,最為平和的了。

以前,每次提到藍心月的時候,他們家似乎都要爆發一場大戰一樣。

可是這次,藍心月就坐在那裡,大家的態度依舊很平靜。

吃完晚飯。

藍清風和藍心月就告別藍家父母,離開了藍家別墅。

藍清風和藍心月一走。

崔玉英就拉著丈夫:"橫之,要我說,心月這孩子,其實不錯,五年前,我們那麼對她,她也沒有說什麼,而且,現在還為我們生下一個這麼可愛的孫子,今天,我也沒有說要見孩子,她卻主動提出來了,我真的很開心,要不,我們明天就把解藥給他們吧!"

藍橫之哼了一聲:"你倒是容易被收買,他們那樣做,就是想態度放軟點,好讓我們麻痹,孩子本來就是我們藍家的,她難道還能把孩子身體里的血液換了不成,而且,按照你的說法,是我們對她太過分了不成,如果不是她教清風,清風當年會那樣對我們嗎?"

看到丈夫還在嘴硬,崔玉英無奈的嘆口氣:"橫之,那你有沒有想過,你兒子什麼性情,他做的決定,是一般人能輕易改變的嗎?說到底,如果他不夠愛藍心月,就不會為了藍心月跟我們作對,如果我們不覺得藍心月對他重要,就不會對袁冰冰下毒,你自己應該懂的,我們心裡其實都已經承認了,藍心月在清風心裡的地位,就這樣吧,我不想再跟自家兒子鬧彆扭了,我們都這把年紀了,兒子孫子都不在身邊,我們到底是圖什麼,就為了那些所謂的仇恨嗎?可是,就算是我們再憤怒,我們失去的孩子,也不會回來了,我現在只希望,能好好的看看我的孫子,忘記以前的仇恨和痛苦,橫之,你能答應我嗎?"

藍橫之也被妻子的話觸動了神經。

其實,這些年,他心裡,何嘗不是這麼難受呢。

他也後悔過,只是強撐著面子,不願意說。 許大倫雖然已經是白城的最高統帥,還保留著從前的習慣,喜歡早上到練兵場溜達。他喜歡看士兵們生龍活虎的操練,更喜歡聽他們喊出響徹雲宵非常有氣勢的口號,看著一張張年青朝氣的臉,他心裡甚是欣慰。

一路從遠處慢慢往營房走,餘光瞟到一個瘦小的身影站在那裡津津有味的看著士兵操練,她身後不遠處,三個帶劍侍衛呈扇形護住她。

許大倫頓住腳步,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打量她。

說實話,他昨晚沒有睡好,包副參將的話像往他心裡投了一塊巨石,激起的何止千層浪,簡直沒把他砸暈。把所有的事情翻來覆去的思量,終於明白過來,他明白曹天明欲言又止的神情從何而來,不能說錢凡的身份,不是因為她身份太尊貴,而是她和皇帝的關係太尷尬,親征路上弄出來一個寵臣,傳出去,皇帝的面子往哪擱?

他看了半響,沒看出這個錢凡有什麼好來,兩道粗黑的眉看起來很滑稽,那顆痦子長得也大煞風景,聽聞皇後娘娘貌若天仙,錢凡給皇后提鞋都不夠,他嚴重懷疑皇上的審美出了問題。

本來還有點顧忌錢凡的身份,現在知道他什麼都不是,許大倫心裡松馳了許多,對他的敵意也減輕了些,錢凡雖然是皇帝的寵臣,來他來說卻只是無關緊要的小人物,犯不著跟小人物較勁。

把手負在身後,慢慢踱過去,慢條斯理的叫她,「錢副參將。」

白千帆扭頭一看,堆起一臉笑,「許將軍。」

許大倫發現錢凡有個優點,她似乎不太記仇,明知道自己不待見她,卻並不在意,笑容真誠,不像做假。

「看什麼呢?」

「操練。」

「沒見過?」

白千帆搖搖頭,「沒有。」深宮裡靜得像一潭水,哪有這種場面。

「聽說錢副參將是賈桐大人的同門?」

白千帆愣了一下,乾巴巴笑兩聲,「是。」

「本將軍素來佩服賈大人有一身好功夫,只可惜無緣相見,既然錢副參將是賈大人的同門,想必身手也了得,本將軍有個不情之請,想與錢副參將切磋一番,不知錢副參將意下如何?」

白千帆還未答話,寧十三走上前來,擋在白千帆的前面,冷冰冰的說,「錢副參將不隨便與人切磋,許將軍若真有這個雅性,十三願意奉陪。」

許大倫有些不高興,雖然寧十三是大內近衛,可他好歹是白城的最高統帥,也太不把他這個統帥放在眼裡了。

他沉著臉,語氣諷刺,「侍衛大人,這裡不是臨安,是白城,本將軍與錢副參將說話,與侍衛大人有何相干?讓開!」

寧十三紋絲不動,手按在劍鞘上,面寒如霜的看著他,似乎只要許大倫再往前一步,他就要拔劍相向。

許大倫突然生出一種錯覺來,寧十三的這副模樣,好象錢凡是比皇帝更重要的人,他連稍微靠近一點都不行,至少要遠離三尺開外,便是皇帝也不必如此吧?

他越發氣惱,喝道:「雖然你是皇上身邊的人,可到了我白城,豈能容你放肆!」

寧十三還是不動,另外兩個侍衛也不動,以合圍之勢把白千帆護在中間。

白千帆搖了搖頭,到底是寧九教出來的,連脾氣都和寧九一模一樣,眼裡只有自己的主子,其他人一概看不見。

她清了清嗓子,站在保護圈裡說話,「許將軍,我年歲比你小,長得比你矮,身子骨也比你瘦,你便是贏了,傳出去難免落人口舌,說將軍你欺負弱小,勝之不武。」

許大倫見白千帆這樣說,侍衛又如臨大敵般護著她,想必她的功夫不如他,但他不想就這麼算了,正沉吟著,聽到她又說,「要不這樣吧,許將軍,咱們不比功夫,比爬樹怎麼樣?」

許大倫,「……」堂堂大將軍跟人比爬樹,傳出去就好聽了?

「怎麼,」她笑眯眯看著他,「將軍不敢比么?」

許大倫還真被她激到了,爽朗一笑,「有何不敢?怎麼比?」

「不比速度,爬到最高的贏。」

「好,依你。」許大倫上下打量她,這麼瘦小的身板能爬到一半就算不錯了。

寧十三見白千帆要去比試,有些擔心,「錢副參將,小的替您去比試。」

白千帆甩著手腕子,慢慢朝大樹走去,「不必,我爬樹可沒輸過誰。」

皇後會爬樹,寧十三是知道的,她不但自己爬,還教會了太子和公主,每到果園的果子成熟時,娘娘就帶著清揚公主爬到樹上摘果子,雖然不成體統,但皇帝願意縱著慣著,只囑咐他們在底下護著,不讓摔著就成。

對一個行武出身的男人來說,爬樹簡直是小意思。許大倫走到一棵大樹下,往手心裡吐了點唾沫,搓了搓,抱著樹桿蹭蹭就上去了,三五下就把白千帆丟在後頭。

周圍的士兵見將軍與人比爬樹,都過來圍觀,烏泱泱的站了一大片,抬起頭饒有興趣的看著。

許大倫越爬越高,白千帆已經落後他兩個身子的距離了,但她爬得很穩,一點一點往上蹭,不管底下的人如何起鬨,也絲毫影響不了她的節奏。

過了一會兒,許大倫的速度慢下來了,因為已經快到樹頂,樹桿變細,乘不起他的重量,開始搖晃起來,看得底下的人一陣陣驚叫。

許大倫低頭看了一眼,白千帆與他的距離正在拉近,樹桿搖晃得太厲害,他往上的距離已經不多了,只好停下來喘口氣,差不多就到這了,他不信白千帆能比他更高。

白千帆還在不緊不慢的爬著,終於與他持平,看著他展顏一笑,「許將軍,我先走一步嘍!」

許大倫一愣,趕緊夾緊樹桿再往上爬,可是不行,樹桿重重一壓,往下盪去,差點折斷,嚇得他緊緊抱住,不敢再亂動,眼睜睜的看著白千帆從身邊爬過去,這時侯他才明白過來,為什麼白千帆要比爬得高,而不是爬得快,因為她身子輕,細細的樹梢也乘得住。

他輸了,但不是輸了爬樹,是輸了腦子。

我看還有誰說小王妃傻白甜,簡直不要太聰明哦!

感謝昨天為小王妃投票的幾位朋友,還有嗎,在線等,謝謝大家! 最終,藍橫之看著妻子,沒好氣的開口道:"好了,你別為他們當說客了,我答應你,明天給他們解藥!"

崔玉英鬆了一口氣,這才笑了。

她溫柔的看著藍橫之:"謝謝你,能為我妥協!"

藍橫之伸手,拉著崔玉英坐下來:"是為你妥協,也是為清風妥協,你們兩個人,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崔玉英重重的點頭。

話說,藍清風和藍心月從藍家出來,就開車前往醫院。

從上車開始,兩個人就一直沉默。

他們沒有一個人先開口說話,彷彿都不願意打破眼下的平靜。

走了一半的路程,眼看著,就快要接近醫院了。

藍心月終於忍不住了。

她轉身看向藍清風:"師傅,今天晚上的事情,你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藍清風轉身看了她一眼,繼續認真開車。

他平靜的說:"你想知道什麼,告訴我就行,不用這樣問我,你這樣,會讓我覺得很不適應。"

藍心月深吸了一口氣:"好,那我就問你,我媽媽的毒,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一開始不是說她生病了嗎?可是,其實你早就知道,她不是生病,而是中毒了,對嗎?我知道藍家是醫學世家,有些東西,別人不知道,並不奇怪,所以,你能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嗎?"

聽到藍心月的話,藍清風的眸子閃了閃。

他很平靜的,靠邊停車,這才轉身,無比認真的看著藍心月:"心月,我實話告訴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能生氣,我一定會幫你媽媽解毒的,好嗎?"

藍心月盯著藍清風的臉,神情沒有多大變化:"嗯,你說,我聽著呢!"

藍清風這才緩緩開口:"是這樣的,我昨天下飛機后,就來醫院看爸媽,然後,我在醫院裡,見到了我媽,她當時在跟你媽媽爭吵什麼,我當時進去病房,打斷他們的爭吵,讓我媽先在外面等我,然後,我看了一下咱媽的病情,我才知道,她的情況,可能是中毒了,因為當時我沒有檢驗,只是看了一眼,所以,我也不是非常確定,因此,我跟著我媽回了藍家,我跟他們確認了一下,這才知道,咱媽身上的毒,的確是他們動的手腳,目的就是逼我們出來,心月,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拿到解藥的!"

看著藍清風一臉誠懇的表情,好像生怕自己生氣一般。

藍心月淡淡的搖搖頭:"師傅,其實,剛開始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的確很生氣,可是,現在已經沒有那麼生氣了,或許,我們當年的離開,的確是個錯誤,他們是你的父母,想念你是應該的,而且,我們不應該跟他們對著干,這樣只會激怒他們,而且,讓他們更難受,覺得這一切都是我教你的,我讓紫蘇姐明天帶孩子過來,晚上,我們和寶寶一起回家,跟你爸媽吃晚飯吧,我想,就算是看在孩子的面上,你爸媽都不至於太過分,畢竟,他們還是愛你的,以後,我和你爸媽之間的關係,方家和藍家的關係,都慢慢面對吧,我們不能再逃避了!"

藍清風伸手,抱住了藍心月,兩個人中間,還隔著車中間的東西。

藍清風的聲音有點動容:"心月,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我真的很感動,其實,看到我爸媽今晚的情緒變化,我也感覺到了,不能再用以前那種冷處理,對待他們了,他們畢竟是我的親生父母,他們會心寒,會憤怒,會做出種種極端的事情,我這幾年做的事情,跟他們當年做的事情,其實沒有什麼差別,明天,明天晚上,我們就帶著寶寶,一起回家吃飯!"

藍心月輕笑著,溫柔的點點頭。

突然,旁邊有人敲車窗,藍心月頓時害羞的推開藍清風:"好了,師傅,我們趕緊走吧,有人來趕我們了!"

藍清風笑著鬆開藍心月。

他降下車窗,看向外面敲車窗的人。

一個保安開口道:"這裡不能停車!"

藍清風點了點頭:"嗯,知道了,我們馬上開走!"

藍清風說完,就發動車子。

車子一走,藍心月終於抬起頭:"真是尷尬死了!"

藍清風看她害羞了,笑著開口道:"尷尬什麼,我們是夫妻,親密也是人之常情,難不成,這個也犯法!"

藍心月瞪了藍清風一眼:"你臉皮太厚了,不跟你說了,我給紫蘇姐打個電話,看她明天有沒有時間!"

藍清風點點頭,專心開車。

藍心月電話打過去的時候,路紫蘇正在哄藍寶寶睡覺。

聽到藍心月的聲音,她簡直像是聽到了救星的聲音一樣:"心月啊,我快要崩潰了!"

藍心月擔心的開口道:"怎麼了?紫蘇,發生什麼事了?"

路紫蘇無奈的開口道:"寶寶今天白天還很乖,結果,今天晚上哭著鬧著要找你,我都沒辦法了,我想著,實在沒辦法,才給你打電話呢,沒想到,你這就打過來了!"

藍心月聽到路紫蘇的話,頓時笑了出聲:"原來是這麼回事,我還以為是什麼呢,你把電話給他,我跟他說兩句!"

路紫蘇點了點頭:"那好吧,這會還在哭呢!"

路紫蘇說著,就把電話遞給藍寶寶。

她輕聲道:"寶寶,你媽媽找你!"

藍寶寶嘟著嘴巴,拿過電話:"媽媽……"

從孩子的聲音里,路紫蘇聽出濃濃的委屈,他的鼻音很重,一聽就是剛哭了。

生活在港片世界 藍心月頓時心疼不已:"我們家寶寶怎麼了?怎麼哭成這樣了,是誰欺負你了嗎?"

藍寶寶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媽媽,我想你了,我睡不著!"

聽著小傢伙委屈的聲音,藍心月已經心疼到了骨子裡:"寶寶不哭哈,紫蘇阿姨哄你睡,你就要乖乖睡覺,不然的話,紫蘇阿姨也會傷心的,明天,明天你就能見到媽媽了,所以,乖乖睡一覺,明天再見媽媽,好不好?"

聽到藍心月的聲音,藍寶寶心裡已經安定了很多。

他乖巧的點點頭:"媽媽,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你,你不要生氣,寶寶這就乖乖的睡覺!"

藍心月點點頭,心軟的一塌糊塗:"嗯嗯,我們家寶寶最乖了,你先睡覺吧,把電話給紫蘇阿姨,我跟她說點事情!"

藍寶寶聲音稚嫩的"嗯"了一聲,便將手機交給路紫蘇:"阿姨,我媽媽說要跟你說話話!"

路紫蘇溫柔的笑著點點頭:"嗯,寶寶乖,阿姨跟你媽媽說話話,你先睡覺覺,好不好啊?"

藍寶寶連連點頭:"我要睡覺覺了!"

路紫蘇笑著幫他蓋好被子,這才拿著手機,向著外面走出去。

她關上門之後,笑著跟藍心月說:"要是知道,給你打電話這麼管用的話,我早就給你打了,沒想到,小傢伙一聽到你聲音,立馬就不哭了,真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