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她已經很想幫他化解身上的麻煩了,打算借提條件的機會,讓他說出惹了什麼禍事,可說到一半又覺得這麼直接詢問不太合適,對方那親和之態已經讓自己說了一次冒失話了,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了,所以她沉吟了一下后,改口道:「你得幫我賣點東西,以此補償我為你買酒耽誤的功夫。」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尋易猶豫道:「可要是賣不出怎麼辦呢,我不能在這裡逗留太久。」

「你們打算在這裡留多久?」少女歪著頭問。

「有一個吵著今天就走呢。」

少女沉下臉道:「那我可不幫你跑腿了。」

尋易想了想道:「這樣吧,你把剛買的三樣寶物拿出兩樣來,我跟他們說還沒賣出去,拖延一兩天,你看行嗎?」

少女展顏一笑道:「原來你一點也不老實。」說著把三樣寶物都放回了石几上。

「兩樣就夠了。」他把斬峰刃退了回去,「得讓他們看到能賣出去的希望,否則他們就不陪我在這耽誤功夫了。」

少女這下明白了,這人不止是不老實,鬼心眼還很多,心下不由暗自生出警惕,告誡自己必須得把事情問清楚再決定是不是幫他化解危難。

尋易取出剛收兩千塊靈石,道:「無憑無信的,就拿這些靈石做抵押吧,這兩樣東西你想賣什麼價格?」

少女接了靈石,道:「每件一千五百靈石吧。」

尋易撓撓頭道:「好吧,要真能賣出去的話,我就開溜了。」

少女抿嘴一笑道:「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可沒那麼容易。」

「把你要賣的東西拿出來吧,可別太貴重,我身上就剩賣斬峰刃的那幾百靈石了,沒什麼可作抵押的了。」尋易臉上有了幾分難為情。

「用不著再抵押什麼了,我說了,你逃不出我的手心。」少女拿著乾坤袋想了想,取出了兩樣東西放在石几上。 ?那兩樣東西是一支玉管銀毫的毛筆和一片翠綠色的貝殼。「賣多少靈石?」尋易看著那兩樣東西問。

「每樣一萬塊吧。」少女隨口答道。

「一萬?!」尋易彎下身子瞪著那兩樣東西看。

少女見他都不敢拿起來看,笑道:「不用那麼小心,憑你這點修為,想弄壞它們都難。」

尋易搖頭道:「算了吧,這酒我不要了,如此貴重的東西我可不敢經手,你快收回去吧。」

少女咯咯笑道:「你還真信啊,逗你的,這支筆賣五千吧,貝殼賣三千。」

「那也夠貴重的了。」尋易面露為難之色。

少女白了他一眼,道:「在這地方又沒人敢搶你的,怕什麼?」

「好吧,到晚上罷市時如果沒能賣出去,你得取走,我給你送過去也行,明天我再拿來幫你賣一天,後天我們就該走了。」

「後天靈**易就開始了,你們不想看看嗎?」

「是想看看再走,我們沒多少靈石,不過是去開開眼罷了,看了就走。」

「接下來各大門派會陸續來開壇宣道,運氣好的話還會被選為門徒呢。」少女用鼓動的眼神看著他。

尋易道:「曲幻宗的仙子想收我為徒我都忍痛回絕了,哪還會去給別人當弟子。」

「你忍痛個屁!」粗話出口,少女後悔不及,難為情的轉身就走。

尋易追出去道:「你還沒告訴我怎麼跟人家介紹這兩樣東西呢。」

少女頭也不回道:「不用介紹,識貨之人不用你多說,不識貨的你不用跟他廢話。」

坐在小小的法陣中,尋易看著眼前的幾樣東西,暗自搖頭,心想要是能賣出去就見鬼了。

偏偏財運跟他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先前這兩樣東西他要價兩千二百塊靈石等了半天都沒賣出去,現在要到三千六,結果沒一會就被一個胖子以三千五的價格爽快的給買走了,這讓尋易不由鬱悶起來,心疼靈石固然是肯定的,更主要的是這兩件東西是他拖延不走的借口,現在給賣了,公孫一會如果非要走,可該怎麼說呢。他暗自祈盼好運能再多一點,如果有人再爽快的把少女那兩件東西也買走,那就省事了。可惜他的這個願望落空了。

紅日偏西時,絳霄來了,給他帶來了一件用獸骨製作的佩飾。

「我不敢花費太多靈石,這個只值一塊靈石。」她說這話時顯得很無奈。

「禮輕情意重,這個我可得好好珍藏。」尋易眉開眼笑的接過佩飾看了看,其形狀如尋常玉佩,很有點份量,能看出不是普通野獸之骨。

「回頭手頭寬裕了我再給你買點像樣的東西吧。」絳霄很是覺得過意不去。

「這個就很好了,值錢的我還不稀罕要呢。」尋易解下身上的玉佩,把這個換了上去。

「咦,這貝殼和這支筆哪來的?咱們那幾樣東西呢。」絳霄好奇的問。

「幫一個朋友代賣的。」

「你可真行,這才一轉眼功夫就交到朋友了。」絳霄揶揄了一句,拿起那個貝殼,「還挺漂亮的,賣多少靈石?」

「三千。」尋易只得實話實說,怕說少了,這姑奶奶一高興就給拿走了。

「多少?!」絳霄手一哆嗦,差點把貝殼給掉了。

尋易忙接了過來,道:「她說要賣三千,我只好這麼賣了。」

「這筆呢?」絳霄瞪圓了眼睛問。

「五千。」

「他沒讓你留下什麼質押之物吧?」絳霄緊緊盯著他。

「我哪會那麼傻,沒有,什麼都沒找我要。」

「咱們那幾件東西呢?」絳霄的心懸了起來。

尋易取出三千多靈石,道:「都賣了。」

看到靈石絳霄放心了,歡喜道:「都賣了?太好了。」

尋易向她報了帳,然後道:「急著出手,賣的有些便宜了。」

「不是計較貴賤的時候,能賣出去就好。」絳霄對此很滿意。

尋易分出一千五百靈石交給她,道:「給公孫一千,剩下的五百你隨便用吧,看到喜歡的東西再給自己買點。」

「給他這麼多我怕他都拿去買那些沒用的東西。」絳霄頗為顧慮。

「不用管他,只要他高興就好,這點靈石咱們還糟蹋得起,再說他不是那種不懂分寸的人。」

絳霄含笑看著他道:「做你的朋友真是福氣,讓你當家做主可就是禍事了。」

「難得有個開心的機會,不能一謂苦著自己,你只管自己和凌香買東西,不用管我和西陽,我倆對這些玩藝都沒興趣。」

「不行,我一定得給你買樣好點的東西。」

尋易晃了晃那件骨飾,道:「有這個就足夠了,我真不喜歡那些零碎物件,如果我看上了什麼,一定讓你給我買。」

絳霄心有不甘道:「那好吧,你這人也沒個喜好,我還真不知該給你買點什麼才好。」她的目光落到了那支筆和貝殼上,「我看這兩樣連一塊靈石都不值,跟我說說有什麼用。」

尋易咧嘴道:「她沒告訴,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用。」

傲嬌甜心太難寵 絳霄皺眉道:「那你就幫他賣?你交的這是什麼朋友啊?如果真值那麼多靈石的話,他怎會對你這剛認識的人那麼放心呢。」

尋易敷衍道:「其實算不上是朋友,她買了斬峰刃,然後開口求我幫她代賣這兩樣東西,又不收質押之物,我沒好意思拒絕。」

「你可得小心點,別讓人設局給騙了。」

「不會的。」

尋易的話剛說完,一對中年男女走了進來,看樣子像是一雙道侶,那女子進來后指著貝殼問:「這個怎麼賣?」

「三千靈石。」尋易笑容滿面的答。

女子愕然的看著他道:「三千靈石?!」她拿起那片貝殼以靈力查探了一下,臉上有了鄙夷之色,皺著眉把貝殼交給男子。

男子也查探了一下,沉下臉對尋易問道:「道友,欺心的事最好別做,這只是尋常的碧衫貝,這裡雖沒有但在內海並不難找到,靠矇騙賺取靈石,你不怕墮了道心嗎?」

「他哪還有什麼道心,乾脆把他們交給曲幻宗吧,這種無良之輩理該受到嚴懲。」女子厭惡的看著尋易。

絳霄急了,對尋易道:「我說什麼來著,這就是故意設局害你的。」她轉向那二人,「這兩樣東西不是我們的,是有人讓我們代賣的,你們可不要冤枉好人。」

女子冷聲道:「是非曲直到曲幻宗去說吧。」

男子看了看他們倆,對女子使了個眼色,示意不必多事,然後對尋易道:「我看你二人也不像宵小之徒,如果真是被人利用,就快把這貝殼收起來吧,若再讓我見到你們拿這東西騙人,我絕不會放過你們。」說完拉著那女子出去了。

平白受了這等委屈,絳霄氣得緊咬銀牙,過了一會才發作道:「你交的這是什麼狗屁朋友!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說著抓起貝殼就要朝地上摔去。

尋易忙上前阻攔。

「這說的是我嗎?」綠衣少女恰在這時走了進來,用略帶挑釁的目光看著絳霄。

「是你?」絳霄認出了她,揚著的手停在半空。

「這是要做什麼?想摔我的寶貝?我看你敢!」少女看到了她手中的貝殼,俏臉寒霜的說。

「有何不敢,你拿這破玩意騙人,摔了也就摔了。」絳霄口中這麼說,卻沒敢摔下去,對方是曲幻宗的人,她知道輕重。

「那你倒是摔啊。」少女嘴角露出輕蔑的笑意,一副鬥氣的神情。

絳霄咬著銀牙,窘得俏臉通紅,抓著貝殼的手都發白了。 ?尋易頭有點大了,忙勸道:「好了好了,有話好好說,別鬥氣。」

「你的酒我給你買來了。」少女從容的拿出三個裝酒的葫蘆,遞給尋易,眼睛卻一直看著絳霄。

絳霄真是氣得不行了,打出一道靈力把三個葫蘆擊得粉碎。

這一手讓二人都沒想到,酒漿四濺之下弄得二人一身酒水。

「你!」少女怒目而視。

絳霄反倒一臉平靜了,瞥了她一眼,嘴角也露出鬥氣的笑意。

少女可不是善茬,見她這副樣子,收了怒容,陰陽怪氣道:「不是要摔我的寶貝嗎,摔呀。」

絳霄再次落到下風,氣惱的看向尋易,恨他因貪酒而惹來這麻煩。

見到絳霄被人逼到這境地,尋易顧不上心疼那些酒了,走上前接了貝殼,望向少女道:「你也別怪她,我們剛因為這東西被人罵了一通,唉,這事揭過去就算了,都別提了。」他說著隨手把貝殼朝地上扔去。

看那貝殼的去勢,明顯是用上了靈力,絳霄心裡像三伏天喝下冰水一樣痛快,其實尋易只要給她個台階下就夠了,刻意要摔碎貝殼無疑是想給自己多掙回些臉面,孰親孰近盡在這一摔之中了。

貝殼落地,絳霄與尋易都是一呆,看似並不怎麼結實的貝殼在這貫注靈力的一摔之下竟沒有碎掉,在地上彈了一下后完好無損的躺在了那裡。

少女撲哧一笑,玉手需抓,以靈力拾起了貝殼,白了尋易一眼道:「沒騙你吧,你就是想弄壞它都難。」尋易這一摔讓她明白了,再跟那女子鬧下去不會有什麼好結果,所以及時改變了態度,想借這一笑緩和下氣氛,不過心裡難免覺得委屈,望過去的那一眼多少流露出了些不滿。

尋易雖不識貨,但卻知道在自己這一摔之下能絲毫無損的貝殼絕非尋常之物,看來是錯怪人家了,忙上前道歉:「都是剛才那兩個人鬧的,他們說這是普通的碧衫貝,聽我要價三千靈石,差點把我們倆扭送去受審,我確實信了他們的話,是我的不是,念在我們無知的份上,別跟我們計較了。」

尋易的這個態度讓少女很是舒服,大度道:「沒想到還真讓你碰到認識碧衫貝的人了,這是碧衫貝不假,不過卻是以秘法煉製過的,既然是場誤會……」她望向絳霄,「這位姐姐也要恕我魯莽之罪了,一進來就看你要摔我的寶貝,心裡不高興就說了冒犯的話,姐姐可別跟我一般見識。」她原本是想把絳霄擠兌走的,見事不可成此時就換了乖巧模樣。

「這可不敢當,誤會之事就不說了,只求仙子別再給他買酒了,修鍊之人沾不得這個。」絳霄淡淡的說,在買裙子時她對這少女就沒什麼好感,現在對方又試圖勾搭尋易,這更犯了絳霄的大忌,如果對方不是曲幻宗的弟子,絳霄早就把她轟出去了。

「姐姐有所以不知,這酒是買給他師兄的。」少女苦著臉說,心裡卻快要樂開花了。

「師兄?」絳霄以一副忍笑的神情看著尋易,拆台之意彰顯無遺。

「啊……是啊,雙霆師兄,我好容易求這位仙子幫忙買了點酒想孝敬師兄,全被你糟蹋了。」尋易皺眉看著絳霄,不敢使出太明顯的眼色。

「哦~~~」絳霄真夠絕的,做出了一個極其誇張的恍然神情,似笑非笑道:「你要不說我都忘記你還有這麼位師兄了。」

尋易差點被她把鼻子氣歪,不滿的看著她。

少女當然能看出絳霄這是故意做給自己看的,她只微微一笑,並未向尋易追問下去,裝作沒看懂般,岔開話題道:「我剛從你這裡買的那兩件寶物呢?不會是賣出去了吧?」

尋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對絳霄道:「你去接著逛吧。」

絳霄聽出不對了,尋易明明說讓他代賣貝殼之人買走了斬峰刃,這少女卻說是兩件寶物,此時尋易又趕自己走,這裡面肯定有事,所以站在那裡沒動。

「真的賣出去了?是按我說的價格賣的嗎?」少女一臉歡喜的說,她這是以牙還牙,絳霄不走恰合她心意。

「嗯。」尋易含糊的應了一聲,取出一千五百靈石遞給她,「加上我先前給你的那些,兩件寶物的帳清了。」

「你還多賣出了五百靈石!」少女的表情也很誇張,張著小嘴,一雙瞪圓的大眼睛中滿是驚喜,「嘻嘻,你兩千靈石賣給我,我都沒倒手就賺了一千五百靈石,這筆橫財來的可太便宜了,你是不是鬱悶了?」她生恐絳霄聽不懂似的,把前因後果說的一清二楚。

尋易無語了,可憐兮兮的耷拉下腦袋,面對兩個拆台高手,他也不做瞞哄的努力了。

絳霄聽明白了,心疼的都要滴血了,一千五百塊靈石啊,在南靖洲修鍊的那麼多年,她最富裕的時候身上也只有二十多塊靈石,過慣了苦日子的她,直到尋易剛才拿出三千多靈石前一直都在為買了那條裙子而暗暗後悔,此刻得知平白少賺了一千五靈石的感受可想而知了。

心疼歸心疼,絳霄可不是小家子氣的人,更不會在這個時候示弱,她神色輕鬆道:「該賣的都賣了,該買的也買了,咱們一會就走吧,這一趟可沒白來。」

少女抿了下小嘴,眉頭微蹙的看向尋易。

尋易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希望她們不管是誰能先走一個就行,可二人都沒有離開的意思。

此時一道神念傳入他腦中:「你買酒是自己喝嗎?」

尋易苦笑了一下,傳回神念道:「不是有意騙你,一看你就是個好心的,怕說實話你不幫我買,望乞寬宥。」

「你為什麼飲酒?」

尋易垂下了眼帘,「我受不得修鍊之苦,思及此生終難有成,心中不免煩悶,藉此消愁。」

「你資質這麼好,且都到結丹期了,怎麼這個時候還會叫苦呢。」

「一言難盡,不說也罷。」尋易只能這麼敷衍了。

「這可真讓我有點好奇了。」少女微微嘟起嘴眯著眼看他。

絳霄呆不下去了,從少女的神態變化上,她猜到了二人肯定是在以神念對話,人家修為比自己高,留在這裡只剩這麼挨欺負了。

「我去找他們幾個,你快把跟這位仙子的事了結了吧,咱們好早點走。」她說完走了出去。

尋易忙追了出去,道:「別,我已經答應人家了,得給她當兩天夥計,不能言而無信。」

「就為那幾壺酒?」絳霄生氣的看著他。

尋易低下頭道:「我以後不喝了。」

絳霄第一次看到了尋易那掩飾不住的消沉,這一刻她才懂得西陽為什麼說尋易這些年不容易,她的心裡酸酸的,尋易對自己那麼好,自己卻對他了解的這麼少,現在眼看著他受煎熬不但一點忙幫不上,還自以為是的毀了他好不容易弄來的酒。

絳霄越想心裡越難受,低聲道:「你在這裡等我,不許跟來。」說完走回了小小的法陣中。ps:這幾天有點忙,忙中出錯,上一章寫完之後做了修改,結果發的時候把改到一半的稿子發上去了,漏了一小段賣掉寶物的文字,已經補上了,跟讀的兄弟請回看一下吧 ?少女見到絳霄去而復還,心中稍感詫異,矜持的對她笑了笑。絳霄走到她面前,垂下頭,低聲道:「能勞煩你再給他買點酒吧。」少女愣住了,沒想到對方竟肯向自己低下高傲的頭顱,她不明白為什麼一眨眼功夫這女子發生了如此大的變化。

絳霄抬起頭,用乞求的目光看著她道:「我求你了。」

「啊……好,我這就去買。」少女怔怔的點頭,她被弄得有點手足無措了。

「多謝。」絳霄遞給了她一塊銀子,還向她施了一禮,才轉身走了出去。

尋易正猶豫是不是進去,見絳霄這麼快就出來了,忙投去探尋的目光。

絳霄對他擠出一個笑容,道:「我去跟公孫說,咱們再多留一天。」

「你這是怎麼了?」尋易納悶的看著她。

「沒什麼,我去找他們了。」絳霄舉步而行。

「你就跟公孫說,等靈**易開了,咱們買頭雲駝再走。」尋易在後面囑咐。

「知道了。」絳霄扭頭答了一聲。尋易看她消失在人群中,困惑的搖搖頭,轉回身時,詫異的發現自己的那座小法陣消失了,少女手裡拿著那面小紅旗正皺著雙眉看著他。

「怎麼收了?不讓我幫你賣了?是不是她跟你說什麼了?」尋易連發三問。

少女一字未答,以命令的口吻道:「你跟我來。」尋易一頭霧水,乖乖的跟在她後面,陪笑道:「別生氣,她是被寵壞了,如果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你別跟她計較,我給你賠不是了。」少女閉著嘴一句話也不說,走出這片集市時,一個身著曲幻宗服飾的老者過來攔住了他們,客客氣氣的對少女道:「師妹,你身上是不是帶了面市旗呀,我幫你送回去吧。」少女道:「這面旗我想帶出去。」老者為難道:「這……不太合規矩呀,有什麼事交給我們來處理就行了。」他看向尋易。

「一切有我擔當,你別管了。」少女不再理他,快步而行。尋易跟在她後面不再說話了,心裡不安起來,他了解絳霄,不相信她會對這少女說出什麼出格話,那這少女非要帶走小旗是為什麼呢。

一路穿街過巷,尋易發覺她是把自己往城外帶時,不由停下了腳步,道:「你這是帶我去哪啊?我那幾個同伴找不到我該著急了,有什麼事在這說還不行嗎?」少女面色平靜的看著他道:「我有一事不解,想問個明白,到城外再說吧。」尋易苦著臉道:「什麼要緊事啊,還用到城外說,她怎麼得罪你了,要打要罰我都願代她領受,都怪我非要讓你買酒,看在我的情面上,你就別計較了。」

「出去再說。」少女見邊上有人投來好奇的目光,忙轉身而行。尋易無可奈何的跟了上去,他一向不愛哄小女孩玩,就是因為煩她們像這樣動不動就不管不顧的撒嬌使性。

出了城,少女在一個僻靜之地停了下來,揮手打出了一個隔絕法陣。尋易吁了口氣,問道:「到底什麼事啊?」

「你叫什麼名字?」

「尋易,就為問這個?」

「你跟那女子是什麼關係?」。

「嗯……,她可算是我的嫂子。」對方的話問得有點不合適了,尋易微微皺起眉,以此警示她適可而止,他此刻很後悔為了買點酒而招惹她。

「她求我給你再去買酒,還給我了這個,你能告訴我這是幹什麼用的嗎?」少女綳著臉,拿出那塊銀子在他面前晃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