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風的話說完后,花刺的俏臉沒有任何變化,只是沉思了半晌,最後重重的點頭,「可以,二皇子的吩咐,花刺會盡全力去辦。」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很好,那你回去吧。想想如何明晚行事,只要你辦得漂亮,那我便信你了。如果你覺得不想向我投忠,這髮釵你也可以不用帶。我可以當做今天晚上,我們沒有見過面。」

聞風兩手一攤,說出了自己的心底話。

花刺微微一笑,單手將髮釵插在了頭上,笑容莫明的璀璨耀眼,「二皇子言重了,約您來見的是我,現在二皇子提出的要求,花刺接受了,自然沒有道理當做今天晚上我們沒有見過面。二皇子請靜候我的消息吧!」

「好!」

聞風點了點頭,應了她的話。

花刺則是朝他福了福身,「二皇子,您請回吧,花刺告退了。」

「去吧。」

聞風沒有動,花刺則是退離了落日峰。

待花刺一離開,迦夜的身形慢慢的浮現在聞風的身後。

聞風一見到他,連忙說道:「迦夜大哥,你怎麼看?」

「暫時來看,她是有誠意的,不像說謊。但具體的,還是要看她明天晚上的表現。如果表裡不一,這樣的女人太可怕了,偽裝的連我都分辯不出她的虛情假意。」

迦夜眯了眯眼,點評著這個花刺。

花刺剛剛在面對聞風的時候,她說話的時候表情,雙眸清澈,真的教他察覺不了她說的話是真是假。

貴女攻略 所以,現在不好評價,花刺到底是真心投誠,還是假意勾搭。

一切,只能靜待明天晚上,她是怎麼去做聞風吩咐的事。

灌醉翼龍族的長老們,還有飛陌老頭,這個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所有迦夜只能是靜觀其變,拍了拍聞風的肩膀,說道:「走吧,這個落日峰,終究不是咱們的地盤,小心出沒,不要讓翼龍族的人察覺咱們在這裡,以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煩。」

「嗯。」

聞風重重的點頭,然後與迦夜隱身離開了這裡。

回到紫龍皇宮的時候,已經是下半夜時分了。

剛進了一處偏殿的時候,就聽到了兩道男高音的嘶聲尖叫,十分刺耳。

聞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不由全身打了個冷顫,這聲音聽在耳朵里,簡直就是折磨啊。

進入了偏殿里,果然看見了兩口石桶,裡面泡著的,正是青緒與百里。 他們兩個現在絕對是要瘋了,除了吃飯排毒,其它時間都泡在了石桶里,每時每刻都在受著酷刑。

原因是為了後天晚上,能夠與大軍一起出發翼龍族。

但他們二人身上還中著毒呢,所以二人悄悄的尋找季邀月,問她有沒有辦法可以儘快排除二人體內的毒。

最後得出的結論,辦法是有的,那就是十二個時辰不間斷的用藥。

也就是一整天都得泡在葯湯里,根據每兩個時辰吸收完藥效后,又立即再泡別的葯。這麼一來,他們二個大男人就連一點休息的機會都沒有了。

其實吧,青緒中的毒是淺,但因為這個毒比較難纏。所以袪除的乾淨,需要的就是時間。

而百里,中毒都快掛掉的時候,才遇到了季邀月。

季邀月為了挽回他的性命,可沒少給他用藥。

當然,其實那個紅蓮當初帶著的香包,引動了百里體內的積毒,讓他當場毒發,那個時候季邀月也正好借那個機會,釋放了他體內的那些毒血,也去除了十之四五。

接下來,都是為了調理他們的身體。

百里,中毒已久,腐蝕的龍靈之力,是不能恢復的了,但是他的身體經脈,卻是需要療養的。

龍靈之力就算是失去了,只要經脈大好的情況下,是可以把龍靈之力修鍊回來的。

青緒,表面看起來只是啫睡,但實際上毒素也是進入了經脈,想要一一袪除乾淨,這就不是一朝一夕能辦得到的。

葯汁加火,那都是為了把他們體內的毒素逼出體內,從內到外的逼迫出來。

她總不能拿刀子,把他們二人的身體給剖了,然後一一把肝臟給拿出來袪毒吧。所以,最後的辦法,她決定冒險一試,讓他們直接在石葯桶里,泡著葯汁,修鍊龍靈之力。

所以,這痛疼的滋味,會是之前浸泡的痛疼感的十倍更甚!

這不,兩個男人的殺豬般的嚎叫聲,在這偏殿里此起彼伏!

迦夜與聞風歸來的時候,他們二人看了一眼還在控制著火源的季邀月,表示有些可憐在石桶里的二男。

聞風走到了季邀月的面前,打著招呼,「邪邪,我與迦夜大哥回來了。」

「回來了?談的如何?」

季邀月是知道他們二人出去做什麼的,也就回首睨了他們一眼,開口詢問道。

迦夜則是微微一笑,「事情都辦妥了,就看明天晚上,對方如何決擇。不管她做或不做,對咱們的大計,都是沒有任何干擾的。」

季邀月點了點頭,「行,那就看結果吧。你們也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我還得盯著這火勢呢,就沒辦法與你們太多時間的閑聊了。」

聞風心有不忍,還真不想看那石桶里,已經被葯汁泡得滿臉通紅的兩位叔父,所以他默不吭聲的潛走了,他決定去與父神說一下今天他去見花刺的事。

畢竟,父神終究是這龍族的龍神。

這樣的事,聞風不想瞞著自己的父神。

如果花刺真的投誠了,他才能在父神的面前,替花刺說些好話。 聞風是走了,但是迦夜卻留在了季邀月的身邊,他陪著她的身邊,雖然沒有說話,但他的存在,還是讓季邀月不得不注意到他。

畢竟,這麼一尊人,站在她身邊。

又不是木頭,怎麼可能會注意不到他呢?

所以,季邀月做完了手頭上的事後,睨了他一眼,「你不累嗎?從這裡去一趟翼龍族,也個兩個時辰的路程呢。」

「還好。」

迦夜沖她淺笑,「倒是夫人比我更累,你原本是想著給他們慢慢療傷的,怎麼會如此急迫的想治好他們呢?」

穆少的代嫁甜妻 「等等!這麼急迫的治好,這個想法絕對不是我提的。是他們倆提的,所以你說的這個鍋,我不背。」

季邀月伸手擦拭了一下額間的汗,然後繼續說道:「他們提出要急迫治好,就是想在後天的時候,能一起去翼龍族討伐飛陌老頭。他們心裡頭都憋著一肚子的怨恨與怒火,如果不釋放出來的話,對他們身體沒有任何好處。

再者,急迫的治好,要付出的代價也不輕,那就是要受苦。當然,吃的苦頭越多,對他們的好處也是成正比的。我現在用的辦法,就是用煉丹的方式給他們療傷的。

我是萬古主宰 煉丹的時候,丹師要做的第一件事,其實也就是袪除雜質,取其精髓,然後再混合別的草藥,混成絕頂丹藥。也正因為這個原理,所以我才想著在高溫的時候,他們體內的毒素,會不會更快的揮發出來,排出體內。

六個時辰過去了,事上證明,如我所想,他們二人現在的情況,都非常好。」

季邀月說出這話的時候,俏臉上帶著神采飛揚的笑容。

本來要給百里療傷袪毒的時候,是要二十一天的。

現在能縮短時間,對她而言,當然是大喜事。

攻打翼龍族的事,也就在後天夜裡。

只要把翼龍族一網打盡,然後把白氏一族的餘孽全部剷除,那麼龍族就會恢復太平。

對於這一點,她是喜聞樂見的。

在龍族呆的時間,已經過去十五天了。

龍族一天,人界一個月。

也就是說,她在大悲島的那對雙胞胎兒女,已經滿兩周歲了。

她錯過了孩子們的幼年,她也在想盡辦法,儘快縮短時間,然後回去人界,與兒女們一家團聚。

季邀月笑得喜悅的時候,迦夜則是輕輕的擁她入懷,「夫人,你是不是想家了?」

「嗯,想家。想我們的家,也想杏嵐山莊的那座靈塔……」

靈塔,是她與他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迦夜在她耳邊輕語,「快了,我們就快回去了。再有幾天時間,就可以回去了。」

「嗯,我知道。」

二人溫馨的說著悄悄話,而在石桶里的百里與青緒,則是十分煞風景的狼哭鬼嚎中。

這被煮熟的感覺,他們此生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

「啊——啊——」

二男的吼聲,在這偏殿里傳揚出去,把守在外面的龍衛們,都給嚇得渾身寒毛倒立,只覺得太可怕了。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竟能讓人嚎叫成這樣的?

哪還有什麼形象可言啊? 攻打翼龍族的前夜,也是聞風給了花刺任務:讓她今天晚上要把翼龍族的長老們,還有飛陌也一起灌醉了。

花刺自回去自己的住處后,也沒閑著,頭上帶著這髮釵,紫色的寶石,配著她那白皙的肌膚,更顯得這髮釵很配她的氣質。

髮釵的設計十分簡單,也花刺的眼緣。

她回到房間后,看著鏡子前的自己,久久不語。

就這樣一直坐到了天亮時分,太陽光芒灑進了屋子裡的桌面上,那光芒有些刺眼。

花刺伸出了自己的手,修長的五指,在觸到陽光的時候,讓她感覺到了暖意。

緩緩起身,然後走到了衣櫃里,然後挑了一件素雅的新袍穿上,頭上也挽了起來。

以前她的著裝,都是侍女的模樣。

而這一次,她的著裝與打扮,則是屬於大家小姐的貴氣。

頭上正中間,正是聞風贈她的那一髮釵。髮釵的形狀其實是一朵紫蓮,紫寶石環繞在四周,中間還有一顆純白有羊玉脂石。素雅而高貴,形狀不俗而教人眼前一亮。

換裝一切裝備妥當,花刺則是拿起化妝台上的一木簽,然後將那木簽直接寫上了八個字:白芍、白綺、白曉,白影。

這幾個字寫完的時候,捻著這竹籤,直接扔進了青銅爐香里點燃。

木簽在遇到炭火的時候,居然沒有燒毀,反倒是直接化成一縷青煙,消失在了青銅爐內。

兩個時辰后,花刺的住處,來了四個女子。

而這四個女子在看到花刺的時候,每個人的眼裡都帶著不解,四女姿色容貌都很美。

白芍一見到花刺的時候,劈頭蓋臉就問道:「花刺,我問你,我堂姐白幽是怎麼死的?」

「我殺的。」

花刺淡淡的回了這三個字,一臉冷漠。

當花刺回了這三個字的時候,那四個女子皆是一驚。

白幽公主的死訊,她們四女當然有所耳聞,只是時間過去了幾天,她們都沒有機會見到花刺,所以一直沒有辦法向她求證這件事的真偽。

現在好不容易見著了,一問這事,花刺居然坦坦蕩蕩的承認了,她殺死了白幽?

白芍氣不過的時候,想要對花刺出手時,卻被白綺給攔住了,「芍妹妹,別衝動。」

「綺姐姐,她殺了我堂姐!你怎麼還攔著我啊?」

白芍氣得雙眼通紅,她恨不得殺了花刺這個賤人,給堂姐報仇。

白影、白曉二女相視一眼,最後還是白曉出手,點住了白芍的穴道,不讓她亂動,反倒無法安靜的談事。

白曉睨了一眼花刺,「既然你殺了白幽,你還敢召我們前來與你相見,就不怕我們四女殺了你?」

「你們不會殺我,因為你們還需要我為你們牽線。飛陌族長,一直想從我這裡得到白氏子弟的名單。要不然,你們以為,我能活到今天嗎?」

花刺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淡淡的說道:「白幽死了,是因為她做事太衝動了。飛陌族長還沒有做好準備,她卻想著毒殺龍神大人,那可是下下策。我的勸阻,她全然聽不進去,那我也只能聽從飛陌族長的意思,將白幽殺了。」 神獸召喚師 「你的意思是,殺白幽,是飛陌族長的意思?」

白影眯了眯眼,直盯著花刺,在分辯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花刺則是兩手一攤,「事實真相就是如此,你們若是不信,我也是沒有辦法的。今天召你們來,是給你們與飛陌族長,還有翼龍族的長老們牽線。我知道白氏子弟里的所有名單,也清楚你們各自的本事。

今天我會在我的落日居里,宴請翼龍族的三大長老,還有飛陌族長。你們若想讓自己在這龍族裡站穩腳跟,就先商議好,你們要選擇哪一樣,然後抱緊他們的大腿才是。」

白綺則是挑眉,「你的意思是,讓我們四人獻身給他們?」

花刺站起身來,身高上她是高於四女的,加上她坐在主位上,自然是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拉,「你們可以當我今晚的建議是個放屁,不願意的話,可以現在離開。我自然會在白氏子弟里再挑四個女子,自然會有願意的。」

傾世妖妃 「我們四人,是你的首選?」

白影追問道。

花刺看向白影,點了點頭,「是,你們是我首選的。你們若不同意,我不會勉強。白氏與翼龍族一直在暗地裡合作,也是時候,該做出明面上的誠意了,你們說呢?」

是啊。

白幽以前在的時候,一直是由她與飛陌聯繫,然後她成了飛陌的女人,她們這些白氏子弟的女子,卻只能像個影子似的,躲躲藏藏,根本沒有辦法見光。

幾女的臉色變化,花刺都一一看在眼裡。

其實,她會挑這四女,全是因為這四女與白幽的關係最親,卻也是最看不得白幽好的人。

正因為如此,才可以讓花刺更好的利用。

當然,這樣讓白氏子弟的四女出現在翼龍族長老、飛陌族長的面前,全都是因為,她要完成聞風交代的任務。

那就是盡其力,灌醉四人!

花刺沒有再說話,四女也沉默了。

最後,花刺手執茶盞,漫不經心的喝著茶,當把杯中的茶水全都喝完的時候,這才將茶盞擱放在桌面,凌空解穴,解開了白芍的穴道:「白芍妹妹,你若同意的話,我是安排你服侍飛陌族長的。」

「我願意!」

白芍一聽到花刺這個安排,迫不及待的應了一聲。

她這個態度,前後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度,教人看得目瞪口呆。

白綺、白曉、白影三女的眼裡,都看到了對白芍的不屑,但對於花刺的安排,卻又不會提出不爽的地方。

因為,白芍在白氏子弟里,確實是僅次於白幽。

她接了白幽的位置,確實無可爭議。

剩下的三女,花刺則是拿出了三畫冊,「你們三人考慮好了嗎?」

「我們同意。「

三女異口同聲道。

「行,這裡是三位長老的畫冊,你們各自挑好一位長老,然後我再與你們談別的事。」

花刺把畫冊遞到了她們三女的面前,然後坐在那裡,靜待她們的答案。

最後沒過多長時間,三女已經有了答案。 白綺選擇的是陸震長老。

白曉選的是余加長老。

白影選的是莫菩長老。

白芍是由花刺配給飛陌族長的。

四女已經有了安排,花刺則是正了正臉色,對著她們四女說道:「今天晚上,我會給他們介紹你們四人的身份。但是你們與他們相處的時候,關於白氏子弟的事,一個字都不要透露。太早的把自己的底細交了出去,你在他們的眼裡,就會成為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棋子。」

「明白。」

四女點了點頭,她們都是出身隱世家族,家族后宅里,從來不缺明爭暗鬥。雖然說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別說女人的勾斗要的是心計,就連爭奪男人的寵愛,也需要的是手段。

如果連手段都沒有,想在男人的心裡立足,都是作夢。

花刺眯了眯眼,「還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們。在翼龍族的眼裡,成為長老的女人,或者是族長的女人,都是屬於身份不一樣的。我個人建議,你們要努力的成為上得了檯面的女人,我也會把你們介紹給他們,至於能不能讓他們認可你們的身份,就全憑你們各自的本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