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蕭晨則是不同。他是真的將李成利當成了自己的父親!

2020 年 10 月 30 日

蕭晨自幼沒有父親,母親也在自己很小的時候就不知爲何走了,再也沒有出現過。所以,蕭晨很享受這種擁有愛的感覺!他不想李成利死去!他還想等着自己再一次執行這個任務的時候,李成利還活着,他們還可以見面!

可以說,李成利跟着執行者,走出來時相當危險的行爲。要知道,執行者在任務的最後幾天纔是最危險的時候,他們是註定了會碰上帝王殭屍的!到時候他們自保都成問題,更別說分出力量來保護他了!所以,到時候他可以說是必死的!蕭晨甚至決定,哪怕是引發一次最強詛咒,也要試着將李成利留在山洞那邊!但是黑子的一句話改變了他的想法。

黑子當時對他說:“帶上李成利吧,要知道你和孟國慶的詛咒之物,詛咒世界給的背景是家族血統的覺醒!既然李成利並不是天命者,那麼他既是你的父親,又是孟國慶的弟弟,這麼重要的一個任務不是天命者,那麼詛咒世界的這種安排肯定有其深意!說不定到最後我們的生死最終還要寄託在他的身上呢!”

聽了黑子的話,蕭晨不得不第n次感嘆,這就是資深執行者!沒有十幾次任務的經驗積累,怎麼可能會有這麼敏銳的觀察力?這種事情恐怕也就只有黑子這樣的資深執行者纔會知道,像蕭晨和孟國慶這樣的新人,對這些根本是一無所知!他們還一直以爲詛咒世界給出的詛咒之物的背景,只不過是詛咒世界的牽強附會呢!畢竟這些天命者本身可是沒有詛咒之物的!

但是實際上並不是這樣,根據黑子執行任務所獲得的經驗,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就有不少執行者是隨隨便便就得到的詛咒之物!那就是詛咒世界所附加的!

這並不是說平白無故的就賦予了執行者詛咒之物,而是一樣有所付出的!就好像執行者們獲得其他詛咒之物需要冒險一樣,這些詛咒之物當然把不可能憑空賦予!只不過詛咒世界將這個過程提前了!

因爲在詛咒世界看來,這些執行者僅憑自己的實力,將絕對會死!從而詛咒世界爲了提升執行者的實力,從而賦予其詛咒之物,使其可以在詛咒中拼一把!

因爲詛咒世界時不會將執行者至於必死之地的,要是真的有某個執行者陷入必死的境地,那麼就是他自己的錯了。就好像張偉一樣,主動送到帝王殭屍的面前,他不死誰死?

所以黑子說在關鍵時刻,李成利發威就變成了可能。但是他們卻情願不要這樣的發威,因爲要是詛咒世界真的安排了李成利出手,就說明憑藉執行者的實力是對付不了那隻帝王殭屍的,哪怕是憑藉衆多詛咒之物爭取到一線生機,也只不過是苟延殘喘!到最後,所有人都會死!也只有這樣,詛咒世界纔會安排一個任務世界的原住民出手幫助他們!

執行者們對這些自然是沒有一絲辦法,他們只能在詛咒世界的安排下進行下去,根本不可能有一絲一毫的反抗,因爲詛咒世界輕而易舉的就可以將他們抹殺!哪怕他們成了頂級執行者也不例外!

就這樣,五名執行者,加上李成利,六個人脫離了大部隊,一起繼續向着恆遠山的深處進發。按照蕭晨的意思,就是他們直接橫穿整個恆遠山,雖然他們不能脫離恆遠山的範圍,但是李成利卻是可以的,到時候即使他們死了,李成利也可能會有一線生機。

要是他們僥倖逃過了這一劫,那麼接下來李成利照樣可以出山,就算是留在山洞裏的所有村民全都死了,那麼只要保留了李成利一個李家村的村民,相信到時候他們第二次進入這個任務世界的時候,也照樣擁有一個完整的背景,不至於兩眼一抹黑,在從頭對這個任務的源頭進行探索。

要知道,如果這次任務裏,所有執行者全都死了,那麼任務自然終結,這個任務的地獄傳送陣也會崩塌。同樣的道理,如果在這次任務中,所有和詛咒有關的npc全部死亡,那麼哪怕是有執行者成功離去,而且他們沒有取得根源詛咒之物,還有機會進入這個任務世界,那麼等待他們的,除了仍舊是殭屍類任務不變,剩下的,將會和這次任務沒有一點關係。

他們只能等待着未知的來臨,然後重新找尋線索,找到根源詛咒之物的位置。

但是如果他們能夠以這次任務的背景再次參加任務,那麼他們將會延續這個詛咒,下一次任務的最終boss還會是這隻帝王殭屍,根源詛咒之物將還是那隻口含玉蟬!

這一切,不僅僅是爲了李成利留下退路,也同樣是替他們自己打好基礎。當然,前提是他們能夠活過這次任務,而且在下一次任務開始之前不會死在其他任務之中!

又一個夜晚安靜的過去了,算一算,蕭晨他們來到這個任務世界已經整整四天了,而根據黑子的推算,這第五天,將是非常關鍵的一天,因爲在這一天,那隻帝王殭屍將會真正的甦醒!

想象一下,那隻帝王殭屍在沉睡之中,就將一個盜墓賊變成了一隻相當於中間高等難度的鬼魂,而且還在沒有完全覺醒的情況下,斬殺了七名執行者中實力數二數三的張偉,這麼強大的鬼魂哪怕是已經擁有了一顆強者之心的蕭晨,都忍不住要動搖一下。更不要說其他人了。

雖然黑子和魏芳華作爲資深執行者,憑藉驚人的毅力將自己的恐懼深深的埋在了心底,但是卻也免不了擔心。張倩更是早已魂不守舍,要不是魏芳華一直照顧着她,恐怕她已經喪失戰鬥力了。當然,憑藉她的那一件低級詛咒之物,還真不見得能出上什麼力,最多也就是拖延一兩隻感染殭屍罷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那隻由黃旭的詛咒之物復甦出現的女鬼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了,這在執行者看來是一個大好的消息。要是那隻女鬼經常來騷擾他們,那麼他們不僅要浪費精力來陪她周旋,還要增加自己的詛咒之物的詛咒抗性,降低詛咒效果,那樣一來到時候對付帝王殭屍就更加沒有把握了。

而要是這隻女鬼和帝王殭屍一起出現,反倒是不足爲懼了。因爲殭屍類的任務中,最可怕的不是源頭殭屍,還有什麼帝王殭屍,而是殭屍潮!這個可以媲美頂級詛咒任務中鬼潮的小鬼潮,纔是殭屍類任務中另執行者傷亡最大的東西。

而一隻低級鬼魂,在殭屍潮中也就是那麼不起眼的一員而已,根本翻不起什麼大浪花!

終於,即使在叢林之中,執行者們也可以看見太陽的時候,所有執行者突然齊齊感覺到了一陣心悸!他們知道了,最強的詛咒終於甦醒了,等待他們的將是另他們絕望的恐怖!

而且,這剛剛晴朗開來的天空,在短短的兩分鐘之內,就有一次陰了下來,而且那些烏雲比之前甚至壓的更低!

就好像是一塊離地面不遠的大布,將整個天空遮蔽起來一樣,整個恆遠山的範圍內全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在恆遠山的範圍之外,則是萬里無雲!

由於蕭晨他們走的足夠快,在橫穿了整個恆遠山之後,距離山邊已經不遠了,所以能夠清晰的看到這分明的界限。似乎,只要能夠逃出恆遠山的範圍,執行者們就將安全了一樣。可惜,要是他們真的邁出那道線,就會遭到詛咒世界毫不留情的抹殺!相比起來,還是和帝王殭屍對抗生存的機率更大一些。 二樓是一個很大的客廳,周圍還有七八個小房間,不過都是房門緊閉,張誠感受了一下,發現這些房間裏都有陽氣溢出,應該有不少人藏在裏面。

不過張誠也不在意,大咧咧的走進了客廳,在客廳中央的沙發上已經坐着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面前的茶几上還擺着六個黑色的旅行箱。

“喲……這是準備走了啊?連行李都收拾好了?”張誠笑了笑,大馬金刀的坐在沙發上,目光看向對面的老人。

從面相上看,這老人跟山本龜田的祖父不太像,而且體內也沒有法力波動,應該只是來試探自己的。

“呵呵……張先生真是會開玩笑,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山本龜田的祖父,山本龍一,沒想到時隔五十幾年,我還有機會故地重遊,實在是開心啊!”

張誠的眼中閃過一絲冷光,不過也沒露出什麼異常的表情,淡淡的說道:“哦?既然這麼開心,那你還不多走幾個地方看看,不知道以前那個陸軍醫院的舊樓你去過了沒有?聽說當年你還在裏面當過院長。”

老人笑了笑,對着山本龜田點了點頭,山本龜田立刻上前,將茶几上的旅行箱全部打開,裏面滿滿裝的都是鈔票。

“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們山本家族非常感謝張先生出手相助,不過有一件重要的東西卻找不到了,如果張先生能夠幫我們尋回那件東西,我們願意再多付三千萬。”

張誠看了看桌上的鈔票,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翹着二郎腿說道:“我之前就跟山本龜田說過了,我沒見着你們要找的東西,不要說三千萬,就是再給我三個億我也拿不出來啊。”

老人的神色瞬間冷了下來,生硬的說道:“張先生,我們山本家族跟你之間應該沒什麼過節吧?你先是出爾反爾拿走了我們的東西,然後又鼓動華夏商人排擠我們,這是不是有點欺人太甚了!我們已經拿出了最大的誠意,還希望你能合作一點!”

“欺人太甚?”張誠大笑了起來,“你特麼也好意思跟我說欺人太甚!行吧,既然話說到這份上了,我也不藏着掖着,東西在我這兒,想要?拿十個億出來,少一毛錢都不行!”

山本龜田嘴角一抽,像看瘋子似的看着張誠,而老人的目光中也流露出一絲殺機,緩緩端起了桌上的一杯茶。

“這麼說,我們之間是沒得談了?”

張誠壓下心裏的火,冷笑道:“是不是打算摔杯爲號?我勸你還是省省吧,免得白賠一大筆醫藥費,要想跟我談也可以,但是找個真正能做主的來!”

“什麼意思?”老人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嘴硬道:“我就是山本家族裏真正做主的人!”

“你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張誠哼了一聲,站起身來說道:“如果這就是你們所謂的誠意,那我想也沒必要談了,等你們想好了再說吧。”

說完,張誠就轉身朝樓下走去,華龍跟王大富一直低垂着眼皮,一言不發,張誠一動他們也跟在了後面。

就在這時,客廳裏的一扇房門突然打開,一個看上去七十多歲,面容枯瘦的男人,杵着一根柺杖走了出來。

“張先生請留步。”

張誠腳下一頓,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此人鷹眼薄脣,雖然滿臉皺紋,但是跟在妮妮記憶中所見

的陰陽師還是有七八分相像。

一見到這傢伙,張誠就知道正主終於露面了,但表情依舊不變的說道:“你又是誰?”

老人笑了笑,淡淡的說道:“我就是真正的山本龍一,張先生剛纔不是想見我嗎?”

“哦?”張誠上下打量了山本龍一幾眼,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轉身走了上來,但是右手卻偷偷背在了身後,指尖上騰起一絲絲黑氣。

跟在後面的華龍和王大富一見,就知道張誠準備動手了,也都是凝神以待。

“以前就聽聞張先生本事通天,今天一見才發現原來這麼年輕,真是年少有爲啊!”山本龍一看上去似乎是因爲年紀太大,連走路都有點不穩了,杵着柺杖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

“呵呵……不敢當。”張誠也迎了上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其實我現在還後悔沒有早生幾年呢!”

山本龍一愣了愣,不解的問道:“張先生爲什麼這麼說?”

張誠走到了山本龍一身前,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因爲如果我早生幾年……就不會有那麼多無辜的性命慘死在你這老王八蛋的手裏!”

張誠原本平淡的話語,在說到最後的時候卻化爲了一聲怒吼,同時右手猛地從身後揮出,帶着縷縷黑煙抓向山本龍一的頭頂。

不過山本龍一好像早有準備,見張誠突然發難,臉上沒有半點驚訝之色,原本顯得僵硬的動作突然靈活起來,手中的柺杖迅速一舉,擋住了張誠的手。

“呯!”

一聲巨響,山本龍一倒退了五六步,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

“好大的力量!而且攻擊中還帶有鬼氣,你不是修士!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張誠眼中騰起兩點紅光,死死的盯着山本龍一,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擲地有聲的說道:“我是華夏人!”

“住手!”

“你想幹什麼!”

山本龜田和冒充山本龍一的老人一見,同時大驚失色,尖叫起來。

而客廳裏緊閉的房門也同時打開,十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衝了出來,擋在了山本龍一的面前。

“滾!或者死!”

張誠腳步不停,依舊朝着山本龍一靠近。

“八嘎!”

站在前面的一個西裝男,從腰裏抽出一把寒光閃爍的日本刀,猛地朝張誠當頭劈了下來。

“呯!”

日本刀應聲斷成兩截,而張誠卻連頭髮都沒掉一根。

那保鏢還沒從驚詫中反應過來,突然覺得脖子一緊,隨着一陣刺耳的骨裂聲,軟倒在了地上。

“既然不滾,那就都死吧!”

張誠腳下一動,如風般在人羣中穿梭,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十幾個保鏢就都倒了下去,每一個都是頸骨盡碎,有的甚至連刀還沒拔出來就斷了氣。

“啪啪啪!”

一陣掌聲響起,山本龍一看都沒看地上的保鏢,而是一臉狂熱的盯着張誠,就好像是在打量着一件精美絕倫的藝術品。

“實在是太完美了!這力量,這速度,這身體強度……難怪能夠擊敗伊邪那美,如果當年我能造出像你一樣的戰爭機器,聖戰絕不可能失敗!” 終於,最終的恐怖即將來臨,而他們五個人,將會面臨着這種恐怖,整整三天!

但是最先面對這種恐怖的並不是這些執行者們,而是恆遠山山下的那個車站!本來,由於張偉曾經將一些感染殭屍通過自己的詛咒之物,送到了山下,致使山下那個溫泉旅館設的招待所被洗劫了。

但是由於執行者的入侵,導致那隻帝王殭屍感受到了危機,所以,它將自己所有的手下全部召回了溫泉旅館!這也是後來黑子帶着蕭晨和魏芳華落荒而逃的原因。

但是這樣一來,這個招待所就關閉了!要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正是學生放暑假的時候,沒看到蕭晨的天命者李亮都領了一羣同學回來嗎?

而每年的這個時候,正是旅遊的旺季,而恆遠山,正是建在一條主幹道上。來來往往旅遊的遊客,就算不在恆遠山住上一晚,也會在路過這個招待所的時候進到裏面吃一頓午飯。

招待所被洗劫的時候,正趕上一波遊客在吃午飯,所以這羣遊客就平白無故遭了殃,全都加入了殭屍家族,成爲了其中的一員。而且就在僅僅生存了兩天之後,又一次被帝王殭屍吞噬了所有的詛咒力量,成爲了飛灰!

而現在帝王殭屍剛剛甦醒,正是缺兵少馬的時候,這個時候自然要去增加一些兵馬了!於是它就將目光瞄向了山下的那個長途汽車站!

恆遠山作爲一個偏僻的山區,山下的這個招待所可以說是前不着村,後不着店。要是不在這裏進行補給和休息,那麼就只有開車到幾個小時以外的另外一個招待所去了。所以,儘管這個招待所前兩天都沒有人,但是每一個路過的車輛都會靠過來,看看是不是能夠進行補給了。

因此,這些過往的車輛就成了帝王殭屍甦醒後的祭旗之物,足足兩輛大巴的乘客,將近一百人,全都變成了她手下的殭屍!

而且這些殭屍可是和那隻源頭殭屍咬過的感染殭屍不同,更不是那些經過了二次感染,甚至三次感染的殭屍可比的!這些殭屍全部都有至少低級高等難度鬼魂的詛咒力量,也就是足足一百個未經過難度異變的孫梅!

要知道,當初僅僅是一個孫梅,就將蕭晨他們折磨的欲生欲死,現在可是有一百多個!甚至還有部分感染殭屍的實力達到了低級頂等難度鬼魂的實力!這簡直是不給執行者留活路啊!

要是這麼多殭屍一起進攻五名執行者,那麼恐怕他們除了利用黑子的暗影之手撕裂空間逃命之外,連一點機會也沒有!這就是所謂的由量變引發的質變,這麼多殭屍合在一起,恐怕也只有孔凡那樣的頂尖高級執行者和頂級執行者才能硬抗吧!

就算是陳宏的高級靈媒血統,恐怕也沒有半點機會!如果他敢觸發靈媒,那麼僅僅是來自這些殭屍的精神反噬,就會直接將他反噬致死!這也是靈媒血統的缺點之一,不像別的詛咒之物,哪怕是不能成功驅鬼,也不會對自身造成什麼傷害。

而靈媒血統,最主要的作用體現在感知鬼魂,感知死亡,還有通靈這三方面,至於說驅鬼,只不過是附帶的功效,並沒有多麼強大的詛咒效果。當然,靈媒還可以製作符咒,相當於一次性的詛咒之物,不僅可以儲存,而且可以作爲遠程攻擊手段。

蕭晨對於靈媒這個血統可是嚮往已久,只不過在他進入詛咒世界的前半個月,《通靈者》任務世界剛剛開啓過,東方小白也是在那裏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想要等到《通靈者》任務世界再次開啓,至少需要等待整整半年之久。

但是現在的蕭晨已經不再考慮那個血統了,他的瘋狂計劃纔是他將來立足整個詛咒世界的根本!

接下來,那隻帝王殭屍並不像所有人想的那樣,直接衝向山裏,找尋執行者的蹤跡,將之消滅,而是帶着浩浩蕩蕩的百人大軍,回到了溫泉旅館的那個地下陵墓之中。

在將盜墓者挖出來的盜洞封死之後,帝王殭屍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主墓室之中。它將自己口中的那隻玉蟬取出來,然後雙膝跪在地上,恭敬的將那隻玉蟬放在了自己棺材的裏面。雖然在它的那張死人臉上看不出什麼神色,而且它也沒有智慧,但是那種發自本能的恭敬反倒是更加令人震撼。

然後,這隻帝王殭屍留下來整整一半的殭屍在自己的墓穴中,用來守護那隻口含玉蟬!很顯然,這隻玉蟬對它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雖然說即使執行者們拿到了玉蟬,也並不會終結整個詛咒,而是會將所有的感染殭屍變成真正的屍體,但是看着帝王殭屍這麼看重這隻玉蟬,很顯然,如果這隻玉蟬失竊,那麼對這隻帝王殭屍也將會有很大的打擊!

事實上,這一切並不是這麼簡單。這隻玉蟬對於帝王殭屍的意義非比尋常!這也就涉及到殭屍類任務真正的核心機密了。像三十三號島和五號島,全都只不過參加了兩次殭屍類任務而已,對於這方面的消息自然不知道更多的,能瞭解到任何一個殭屍類任務至少出產四件詛咒之物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而且還知道了,即使得到根源詛咒之物,也不會終結任務這個資料,更是十分了不得!雖然說這個資料的獲取付出了整整三個執行者的生命!

那是上一次殭屍類任務,由於所有執行者都被魏芳華給坑了,所以導致很多人都和大部隊分散了,黑子就是其中之一!而執行者人數最多的一個小隊,有三個人。

也是他們倒黴,那隻源頭殭屍沒有遵循先弱後強這個規律,而是直接和他們三個碰面了!

經過了一場激烈的大戰,那隻源頭殭屍的頭被砍掉了。當時他們還不知道殭屍的頭顱是詛咒之物,而是又將殭屍的右手砍掉之後,才發現那隻右手竟然是一件詛咒之物!而右手上帶着的那枚戒指,就是那次任務的源頭詛咒之物!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被源頭殭屍殺死了一個人了!

當其中一個執行者將那枚戒指認主後,所有人都以爲任務已經終結了,哪成想那隻源頭殭屍還有一隻左手也是詛咒之物!所以並沒有真正的死去!就在那個執行者放鬆了警惕,已經直接驅動詛咒之物將要將殭屍封印起來的時候,那隻殭屍被砍掉的頭顱突然一口咬在了那個執行者的腳踝上!導致了這三人組的覆滅!

而當時,魏芳華就在距離那裏不遠的一出草叢中!在源頭殭屍殺死了其他三人的瞬間,衝了出去!將那隻已經掉在了地上的殭屍頭顱給認主了!然後又憑藉着殭屍頭顱將源頭殭屍驅走了。這也正是魏芳華的膽大心細之處!

由於那個執行者並沒有將那隻源頭殭屍封印,所以這些執行者們自然也就不明白根源詛咒之物對於帝王殭屍的意義!

事實上,雖然殭屍類任務的詛咒雖然不會因爲簡單的驅動根源詛咒之物就終結,但是實際上根源詛咒之物對於源頭殭屍的傷害還是非常大的!

上一次執行者們之所以會死,只不過是因爲那隻殭屍的頭顱已經被砍掉了,而沒有在戒指的詛咒範圍之內,自然不受那個戒指的影響。但是實際上,那隻源頭殭屍的身體的確已經動不了了。雖然並不會被封印,但是在被驅走之後,也將會實力大降!甚至執行者們可以很輕鬆的就度過那次任務。但是很可惜,由於他們的情報不足,導致了任務的失敗,最終只有魏芳華和黑子兩個人逃了出來。

所以說,如果蕭晨他們能夠取得這隻玉蟬,那麼這次的任務就相當於度過一半了。雖然對於高級難度的殭屍,即使實力大降,也十分恐怖,但是已經比現在這樣好很多了。到時候再加上他們手裏的詛咒之物,度過此次任務不成問題!

可惜,他們也由於資料不全,而並不知道這個消息。更何況,就算他們知道那又怎麼樣?要知道,這隻帝王殭屍的陵墓可是非常大的!它將五十隻殭屍分散在整個陵墓中,又將那個盜洞給堵住了,這樣的防禦,以他們目前的陣容,是根本不可能通過的!

單單是一隻一隻的殭屍就足夠將他們所有的詛咒之物耗盡了,這可不像是上次在陵墓中時,所有感染殭屍都堆在一起,可以讓他們集中攻擊!

而且,一旦陵墓遭到入侵,那麼這隻帝王殭屍自然不會再在外面遊蕩了,肯定會在第一時間趕回來,到時候,裏外夾擊,要是沒有三五個高級執行者,恐怕根本擋不住!

對於現在的形勢來說,對蕭晨他們有利的唯一一點,就是帝王殭屍不會出動所有的感染殭屍來追殺他們,至於其他的,對於他們來說應該都屬於噩耗!如果在這次任務中,在沒有什麼意外出現的話,那麼他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裏!

包括黑子!

ps:雖然沒有到一百推薦,但是也有了99張!而且今天還有好幾個小時!我就當夠一百了吧!三章送上, “做你的大頭夢!”王大富怒道:“原本老夫還以爲你會有點悔恨之心,沒想到到現在居然還唸叨着你們那狗屁聖戰!”

“悔恨?”山本龍一看向王大富,笑了起來,“我爲什麼要悔恨,戰爭就必定會有死傷,那些人能爲了大東亞共榮而犧牲,也應該感到榮幸了,我唯一後悔的是沒有早一點開始伊邪那美計劃,否則當年的聖戰絕不會失敗!”

“放尼瑪的狗臭屁!”王大富氣得夠嗆,怒斥道:“就算你當年造出來又怎樣!咱們泱泱華夏能人輩出,還能讓一隻屍魔翻了天了!”

“呵呵……”山本龍一的臉上露出一絲譏諷的表情,“能人輩出?你們華夏人最擅長的不就是自己打自己嗎?我承認,以前我們日本陰陽師可能不如你們華夏法術界,但是現在……你們的典籍還有多少保存下來的?”

這番話一出,華龍的臉上閃過一絲黯然。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他作爲青城山弟子,心裏明白的確像對方所說那樣……

在那場內耗之後,很多珍貴的典籍都被付之一炬,而一些修士也被扣上了牛鬼蛇神的帽子,最後死在了癲狂的人性之下。

山本龍一哈哈笑道:“所以不要拿勝利者的姿態來面對我,你們這些支那豬根本不配,大日本當年是輸給了原子彈和後勤,而不是你們這些劣等民族!如果再給我們一點時間,今天的華夏肯定已經變成我們大日本的土地!”

“我不知道以前是怎樣的……”張誠低沉的聲音響起,兩隻紅光閃爍的眼睛死死盯着山本龍一,“但是今天,華夏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就憑你們一個彈丸之地也想染指,癡人說夢而已!五十年前你在這兒犯下的罪孽,今天我就讓你一併還清!”

山本龍一看向張誠,表情絲毫不懼,嘴角一挑說道:“別急,我還有一句話想問張先生,當年就聽聞華夏有煉屍術,原本我還以爲只是些小術而已,並沒有在意,但是看見張先生之後才發現並不是這樣,不知道是哪位高人,煉出了你這麼完美的作品?”

“張青山,王佳慧。”張誠哼道。

山本龍一微微皺眉,仔細思索了一下,似乎從沒聽過這兩人的名字。

“不知道這兩人是何門何派?”

張誠冷笑一聲,“無門無派,張青山是我爸,王佳慧是我媽!問完了吧?那你可以去死了!”

話音一落,張誠已經到了山本龍一面前,一拳朝着腦袋打去。

剛纔張誠揮手間就殺掉了十幾個保鏢,山本龜田和之前那老頭早就嚇得腳發軟了,偷偷的順着樓梯朝樓下跑。

華龍轉頭看了他們一眼,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也懶得理會。

山本龍一眼見一個黑氣繚繞的拳頭在視線中飛速放大,連忙張嘴噴出一口青氣,托住了張誠的拳頭,同時柺杖在地上一杵,枯瘦的身體就像沒有重量似的朝後飄飛起來。

張誠的拳頭接觸到青氣,感覺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裏,勁力很快就被卸光。

而山本龍一已經抓住這機會退開了五六步,原本佝僂的身體也挺了起來,眼中金光閃爍,一股龐大的法力波動從體內隱隱透出。

“真人上品!”華龍一見頓時皺緊了眉頭,“這老傢伙的實力應該相當於真人上品!”

“那又怎麼樣。”張誠不屑的說道:“又不是沒殺過!”

山本龍一笑了笑,“別用你們華夏的等級來稱呼高貴的陰陽師,我是御魂上品,雖然還沒達到大陰陽師的境界,但是你想殺我,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是嗎?”張誠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那可是巧了,我這人就喜歡挑戰不可能!”

山本龍一搖搖頭,手臂一揚飛出五支黑色小旗,口中嘰裏咕嚕唸了幾句,小旗迎風而漲,無風自動,發出烈烈之聲,飛快的朝張誠捲來。

張誠不屑的冷哼一聲,並指成劍,鬼氣在指尖不斷吞吐,形成一把漆黑的匕首,黑光一閃就劃破了擋在前方的一張旗面,然後根本不管周圍,徑直朝着山本龍一衝去。

山本龍一大喝一聲,手中的法印一變,剩下的四張旗面中立刻飛出了點點藍火,朝着張誠背後飛快襲來。

“業火?”

張誠嚇了一跳,這玩意兒當初吳建峯用過,一需要一點就能破掉自己的鐵屍之身,於是他也不敢硬接,當即停下腳步,噴出一口鬼氣,大喝道:“鬼氣化水,借法忘川!”

濃郁的鬼氣凝聚在身周,化作一片黑色的波浪,隨着張誠右手一指,朝着點點業火席捲而去。

鬼力凝聚出的水波,發出嘩啦啦的浪濤聲,業火被圍在了裏面,很快就全部熄滅。

“張先生果然厲害!”山本龍一讚嘆的說道:“不如咱們來談談條件怎麼樣?只要你歸還鐵骷髏,並且發誓以後效忠我們山本家族,我可以滿足你任何要求!”

張誠理都不理他,一邊用水波擋住飛卷而來的旗面,一邊招出四枚陰雷,雷聲一響,剩下的四隻黑旗也被炸成了碎片。

山本龍一嘆了口氣,雙手掐出一個奇怪的手印,同時張嘴猛地喊出一個奇怪的音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