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芩沒回答他的話,直直的和他對視。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接觸到慕洛琛眼底的冰冷,章子芩確定他不會離開葉簡汐,別過臉吩咐一旁的人道:「來人,把這兩個人給我轟出去,我不想再在這個家,見到他們……」

「我問你,是不是你親手捂死了我爸!」

慕洛琛揚聲高喝。

章子芩話噎在了喉嚨口,身體緊繃到了極點。

慕洛琛一瞬不瞬的望著章子芩,章子芩靜默了許久,始終沒承認也沒否認。

慕洛琛的呼吸越發的粗重,「他跟你三十年的夫妻!章子芩,你親手捂死他!章子芩,你就沒半點愧疚!他在你心裡到底是什麼?」

章子芩緊緊地攥著手心,眼前快速的閃過自己做過的事情,那一幕幕的像是一場噩夢,自己跟慕江城三十年的夫妻,怎麼會沒感情?

捂死他,她比所有人都更難受!

可是他們逼得!

他們都向著葉簡汐,向著那個禍害了整個慕家的女人,她不得已才捂死江城的!

自己是為了慕家好!

「來人,把他們都給我轟出去。」

章子芩咬著牙繼續說道。

那些警衛看了看章子芩,又看了看慕洛琛,沒一個人敢上前的。

章子芩柳眉倒豎,厲聲喝道,「我讓你們把他給我轟出去!你們一個兩個都聾了嗎?」

警衛聽到她的話,往前了幾步,但依舊沒人敢上前。

章子芩氣極,對安可盈派來的那些人說,「你們去,把他們給我轟走!」

那些人擺脫了警衛,向慕洛琛走過來。

慕洛琛一動也不動,盯著章子芩,黑眸里的情緒翻湧,胸口啟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

「阿琛,我們先離開,接下來的,等改天再說。」

葉簡汐知道情勢對他們不利,走到慕洛琛的跟前說道。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沒回她的話,朝著章子芩的方向,說:「媽,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媽,從今天起,我慕洛琛再也沒有你這個母親,再相見,你就是我慕洛琛的敵人,我絕不會再手下留情!」

話重重的落下,婉如巨石砸在湖面上,濺起無數的波浪。

章子芩眼睛瞪得通紅,不敢置信的看著慕洛琛。

慕洛琛卻再也沒看她一眼,拉著葉簡汐說,「我們走。」

說罷,他大步的往慕家外面走。

章子芩望著慕洛琛的背影,咬著牙,不甘心道:「早晚你會明白,誰才是對你好的!」

吳春熙跟馮梓雲走出來,恰好看到章子芩拿出財產轉移的協議出來,兩人的心裡頓時有些相信,章子芩或許真的做了那些事情。

原本,她們也不相信,章子芩會狠心到那個地步。

可她們都是親眼見到,洛琛宣布將自己名下的資產,全部交給簡汐的,現在慕家全部的財產無緣無故的全部轉移到了章子芩名下,這要說沒什麼貓膩,有誰會相信?

殺孫殺夫……

這樣的人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慄。

吳春熙和馮梓雲渾身起雞皮疙瘩。

從慕家出來,慕洛琛一句話都沒說。

葉簡汐默不作聲的跟在他身旁,心卻一點點的揪起來。

她知道洛琛現在不開口,不代表不痛,相反地,他應該疼痛到了骨子裡。

章子芩是他母親,跟他一起生活了三十年的母親。

哪怕再怎麼沒感情,也是特殊的存在。

也正因為這樣,章子芩做的那些事,說的那些話,才像是刀一樣,狠狠地楔入心臟。

疼痛入骨,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萬分之一。

葉簡汐喉嚨哽了下,想說什麼,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疾走了好一段距離,快到車前,葉簡汐張了張嘴,聲音沙啞的說:「阿琛……」

剛叫了他的名字,握著她的手忽然一緊,然後噗通一聲,慕洛琛直直的向前倒了過去。 第749章恨不相逢未嫁時

「阿琛!」

葉簡汐肝膽俱裂,用力的抱住慕洛琛的身體,可饒是這樣,兩人還是向前倒過去。

被帶著墜倒在地上,葉簡汐看著雙眸緊閉的慕洛琛,心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啃噬,疼得她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阿琛,你醒醒,別嚇我……」

「少爺,少奶奶。」

周文達趕上來,看到兩人倒在地上,忙上前把慕洛琛扶起來。

葉簡汐一骨碌爬起來,呼吸急促的抓住慕洛琛的胳膊,顫著聲音說:「回醫院,快回醫院。」

「少奶奶,你先打開車門。」

周文達冷靜的吩咐。

葉簡汐轉身衝到車前,把後車門打開。

周文達將慕洛琛放在了後車座,然後走到駕駛座,快速的發動車子。

葉簡汐坐在後面的車廂,拿出手機給醫院那邊撥打電話。

通知了醫院那邊快點過來接人後,葉簡汐握住慕洛琛的手,眼淚不停地往下流。

自己真是笨,剛才洛琛那麼生氣,為什麼不早點拉他出來。

哪怕早一點點,或許他都不會發病……

心裡自責到無以復加的地步,葉簡汐喉嚨里不停地發出嗚咽的聲音。

急救車在半路碰上了三人,將慕洛琛轉移到急救車上,便向著醫院快速的行駛。

抵達醫院后,慕洛琛立刻被送到了急救室。

葉簡汐站在急救室的門口,看著亮起的紅燈,手死死地攥在一起,手背上淡藍色的血管暴起。

這次洛琛進去,怕再也出不來了……

她怕再出來,見到的是他的遺體。

只要想到這個世上,再也沒有慕洛琛這個人,葉簡汐就覺得,這個世界空曠的可怕。

與此同時——

A市,另一家醫院。

病房裡的機器發出尖銳的鳴叫聲,站在旁邊的凌大少,猛地站起來,抓住病床上的人的手,「阿晟,你等等,我這就去叫醫生……」

「別去了,哥,沒用的,上次都沒能治好,再治療又有什麼意義?只不過早死晚死罷了。」

凌南晟抓住凌大少的手,蒼白的臉上透著一股死灰色。

他早知道會有今天,不過一直在硬撐著罷了。

多活一天,對他來說,只會是折磨。

凌大少臉上透著絕望,「阿晟,什麼死不死的,我不許你胡說,你還那麼小,沒成家立業,爸還盼著你生孫子給他抱呢,你就這麼走了,他會難過的,阿晟,你讓我怎麼跟爸交代。」

「哥,我已經留了遺書,爸看完了就會明白,我的事情跟你沒關係。」

「你是我親兄弟,你怎麼會跟我沒關係!」

凌大少聲音低啞。

凌南晟笑了笑,桃花眼裡滿是笑意,「是啊,我們是親兄弟,哥,如果有下輩子,我還想跟你們做一家人,記得告訴爸還有大嫂他們,我很喜歡凌家,很喜歡很喜歡……」

「這話你自己告訴他們,我才不要說!我立刻去叫醫生。」

凌大少轉身要走,但凌南晟死死地拉住他的手。

「哥,我時間不多了,走之前,我想拜託你一件事情,等我死之後,把我的心臟給慕洛琛,別對外宣布我的死訊……」凌南晟緩緩地說出來,眼底充滿了釋然。

凌大少眼睛瞪得通紅,滿臉的怒氣:「我不會幫你做這件事!是慕洛琛害死你的,憑什麼要把你的心臟移植到他身上!哪怕死,我也不會允許,你把心臟給他!」

「這是我最後的願望,哥你不幫我辦到,我死也不會瞑目。」

凌南晟態度堅決。

凌大少用力的咬著牙齒,不肯妥協半分。

南晟是他最親的親人,現在慕洛琛害到這一步,要他同意把南晟的心臟移植到慕洛琛身上,這比殺了他還讓他難受,他怎麼可能會答應!

死一般的沉默瀰漫到房間的每個地方,凌南晟感覺自己越來越呼吸不過來,眼前的亮光漸漸的凝聚成一片片白茫茫的霧氣。

「南晟……」

一聲輕輕的呼喚聲響起,他徹底墜入那片白色的霧氣里。

在霧氣濃重的地方,豁然開出一條縫隙,然後一道身影在那團霧氣里慢慢的變得清楚。

柳葉眉,清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

熟悉的五官映入眼底……

「簡汐,你終於肯來看我了。」

凌南晟看著那道熟悉的身影,嘴角的微微的翹起,露出一抹笑容。

那道身影笑意盈盈的站在那裡不說話。

他緩緩地走上前,站到離她不足一臂之距的地方停下,深深的凝望著眼前的人。

「簡汐,你來看我,是不是原諒我了……其實,我一直想跟你說對不起,對不起,打擾了你那麼久,我只是想讓你喜歡我罷了。在你身邊,無論陪著你,還是後來做的種種,我只是想讓你多看看我,我很喜歡你,你知道嗎?」

——我很喜歡你,喜歡到無以自拔的地步。

——簡汐,你知道嗎?

這句話,在心底說了千萬遍,可每次說出來,都是一場笑話。

他愛她,愛上了已婚的她。

傲嬌前妻請入懷 之後無論做任何事,在外人的眼裡,甚至在她的眼裡,都不過是無恥、可笑的。

恨不相逢未嫁時。

他曾無數次想過,當初在碰到她代替溫如意跟自己相親時,就帶著她去民政局結婚。

那麼……

之後的種種會不會改變?

沒有慕洛琛,沒有查理……

她只屬於他,全心全意的愛著他。

可這樣的結局,大概只能出現在夢裡了吧,現在她連臨死都不肯見他一面。

但願來生再遇,她未嫁,他未娶……

凌南晟眼底的光亮一點點的湮滅,握著凌大少的手,也慢慢的往下落。

房間里的機器驟然拉平,病房裡安靜的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凌大少看著眼前沒有一點聲息的凌南晟,一顆心不停地往下墜,直到萬丈深淵的最底部,「阿晟,阿晟……阿晟,你醒醒,你不是要見葉簡汐嗎?我帶她來見你,好不好?你別睡著,阿晟……我不允許你睡著,你要是敢睡著,我就把葉簡汐殺了,讓她受盡折磨再死……」

凌大少不停地說著話。

但凌南晟始終沒有反應。 第750章讓葉簡汐記住他一輩子

像是熟睡過去了一般。

那麼平靜,安詳。

凌大少看著凌南晟,低吼了一聲,轉身衝出房間去叫醫生。

房間里只剩下凌南晟一個人,空氣中的塵埃在燈光的照射下,不停地翻湧著,時間一點點的凝固,整個世界霎那寂靜,再也沒有一丁點的聲音……

「病人已經腦死亡,死亡時間是凌晨兩點十七分……」

醫生冰冷的聲音在房間里響起。

凌大少的身體踉蹌了下,跌坐在了椅子上。

「對不起,凌大少,我們已經儘力了。」

「滾。」

凌大少冷冷的吐出一個字。

醫生頓了下,卻是沒離開,而是站在房間里,繼續說道:「凌先生,令弟在生前曾簽署了器官捐獻的協議,指明將自己的心臟捐贈給慕洛琛先生,現在仁和醫院那邊通知,慕先生的情況危險,令弟現在已經腦死亡,可以進行器官捐贈手術……」

「我讓你滾!誰敢動阿晟一下,我殺了他全家!」

凌大少暴怒,一腳踹在醫生的身上。

醫生連連倒退了好幾步,還沒站穩,那邊凌大少已經開始轟人。

「滾!都給我滾!都是你們這群草包,害死了阿晟!」

凌大少不停地將身邊的人趕走,直到將最後一個人趕出房間,他嘭的一聲關上門,轉身走到病床跟前,眼睛通紅的望著凌南晟說,「阿晟,我不會讓他們動你的,我會帶著你回去,見我們家人。」

凌大少的話音剛落,門口響起敲門聲。

「都給我滾出去!」

暴喝聲響起,整個房間都為之晃動。

門口安靜了下來。

凌大少急促的呼吸了幾下,癱坐在椅子上。

而就在這時,房間的門咔嗒一聲,從外面打開,然後一個面容庄麗的女人走了進來。

凌大少看到來人,愣了下,「老婆,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阿晟。」

凌家大嫂邊往床頭走邊說,到了床前,看到已經無聲無息的凌南晟,蓄滿眼眶的淚水控制不住的落了下來。

「阿晟……」

凌家大嫂捂住嘴巴,含糊的叫著凌南晟,聲音里充滿了壓抑。

凌南晟打小沒母親照顧,都是她在看著這個小叔子。

在她心裡,凌南晟比自己的兒子還要親一些。

白髮人送黑髮人,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