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顧曼寧臉色泛起的笑意,慕初笛覺得十分的刺眼。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咔嚓一聲,法庭的大門被打開,一名檢察院的同事快步走到檢察官的身邊。 聽到霍驍的名字,慕初笛頓住。

「為什麼這麼說?」

見慕初笛一臉狐疑,夏冉冉就覺得奇怪。

她跟了慕初笛一段時間,不過由於腿傷的關係,跟得不緊,一下子就跟丟。

可她明明看到慕初笛上了霍驍的車。

難道,不是霍驍找慕初笛回來的嗎?

「當年你的屍體下葬,霍總親自挖屍,那時候他就很堅定地說,屍體不是你。 領主變國王 他要帶屍體去做DNA檢測,卻遇上車禍,屍體也燒沒了。他也差點死了。」

「不過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停止過對你的尋找,只要稍微有點消息,就會飛奔過去。不管地方有多遠,他都去。」

「我本來很恨他的,恨他讓你受到傷害,可是,這些年,他的執著,看得我都感動了。」

「全世界都以為你死了,連我都是,而他卻一直堅信你還活著。」

「我真不知是什麼支撐他一直找下去,可是現在,我卻很慶幸他一直找你,而你,終於被找回來了。」

夏冉冉說著說著,又想到當初得知慕初笛死訊的時候,眼淚忍不住就掉了下來。

慕初笛眼睛微微瞪大,烏黑澄清的眸子里滿是震驚。

霍驍,一直在找她?

當年她為了製造假死的消息,讓沈京川給她弄來一條一模一樣的屍體。

相似度連她都震驚,霍驍竟然不相信?

如果這些話不是夏冉冉說的,慕初笛說什麼都不會相信。

可這個世界上,她唯一全心全意信任的,只有夏冉冉。

「小笛,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你沒有死卻不回來,還不聯繫我,你知不知道我傷心了多久,你這個小沒良心的。」

慕初笛把當年的事情告訴了夏冉冉,只是省去寶寶和沈京川的那部分。

沈京川的身份不適宜讓太多人知道,而且,沈家太亂,她不想連累到夏冉冉。而寶寶,她不想夏冉冉也承受那樣的傷心和絕望。

呯,夏冉冉狠狠地拍向桌子,力度大到手都發疼。

「霍驍竟然那麼過分。渣男,渣男。」

連連罵了幾聲渣男,又覺得不對勁,「不對啊,如果霍驍真的那樣狠心,為什麼後來還要不停地找你?」

「我永遠都記得,你下葬那時候,他那幅傷心絕望的表情,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我不知道。」

曾經,她以為自己看的很清,可現在,慕初笛卻覺得,越來越模糊,霍驍對她,到底是抱著怎樣的心態。

夏冉冉最見不慣慕初笛傷心,這個話題,她選擇性跳過。

「那小笛你為什麼改了名字,那些報紙還說你是沈京川的未婚妻,這又是怎麼回事?」

絕色美女的超級狂兵 「冉冉,我現在有點亂,這些事暫時還不能告訴你,以後在外面,我們都要裝不認識的陌生人,我不想讓你陷入危險當中。」

一聽到危險兩個字,夏冉冉急了,她一把抓住慕初笛的手,「什麼危險,你陷入危險了嗎?」

盛世嫡妃:皇叔,等一下 見夏冉冉那樣擔憂,慕初笛心不禁暖了下來。

「沒事的,我不再是曾經那個懦弱的慕初笛,沒人能夠傷害得了我!」 慕初笛打開抽屜,拿出手槍,長長的衣袖藏著手槍,她一步一步地走向關押顧曼寧的警車。

突然,身後轟隆隆的聲音傳來。

慕初笛忍不住看了一眼,那是連綿不斷的軍部大車,車輛上還有狙擊手。

一片綠色,給人濃濃的安全感。

軍部大車大門打開,一名穿著迷你彩裝的士兵走了下來,他向慕初笛敬禮,「慕小姐,這裡不安全,請隨我們來。」

似乎知道慕初笛想要說什麼,士兵繼續道,「請放心,我們是來支援警方的,絕對不會讓犯人被帶走。」

「不必,我會開槍。」

「慕小姐,如果你在現場,我們是不敢開槍的,而且,我們少將,在等著你!」

少將兩個字,使慕初笛瞳孔微微放大。

霍驍這兩個字,在腦海里迴響。

怎麼可能,不是他派人劫獄的嗎?

慕初笛順著士兵的目光看去,果然,不遠處的軍部大車車窗下降,露出一雙幽深的眸子。

與之對視,慕初笛覺得恍若靈魂都被吸入進去。

不知不覺地,被士兵帶了上車。

重生之郡主威武 寬闊的車廂內,只有他們倆,氣氛寂靜得詭異。

「霍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保護警車,押送犯人,討好你的意思。」

男人坦蕩蕩的話語,慕初笛倒是有片刻的詫異。

「那可是帶顧曼寧去監獄的車,你確定要護送?」

回答她的,卻是窗外的槍聲。

她背著光線,一絲秀髮滑落下來,霍驍輕輕地替她別在耳後,指尖依依不捨地在她耳廓的位置流連。

「毫無置疑,我站在你這邊!」

男人的眼神過於堅定,清冷的語調卻像在說著情話似的,帶著一絲曖昧的纏綿。

突然,慕初笛腦海里想到那個轉折性的錄音。

「剛才的錄音,你做的?」

霍驍揚起唇角,目光灼灼地凝望著她。

無聲,勝有聲。

「你是怎麼做到的?」

當初她也問過肖芳芳有沒有錄音,可肖芳芳說,顧曼寧身邊一直帶著反竊聽的儀器,所以,不敢錄音。

可霍驍是怎麼弄來的。

慕初笛對上男人幽深的眼睛,此時,她才發現,他的眼睛,布滿血絲,很是嚇人。

一切的答案,已經很瞭然。

「我說過的,你想要的,我都會送你。」

心,遽然狂跳不已。

慕初笛小手緊攥,努力控制心律。

窗外,軍人十分強悍,劫獄者根本敵不過,早就投降逃跑。

關著顧曼寧的警車,在浩瀚的軍人大隊的護送下,浩浩蕩蕩地前往監獄。

慕初笛往窗外瞥了一眼,若有所指道,「老夫人千方百計地想要救出顧曼寧,你就不怕被她知道,她親愛的孫子在扯後腿?」

如果不是霍驍,那麼派這些劫獄的人的,肯定是老夫人。

「我選擇的是你。」

「那麼你呢,願意跟我一起尋找記憶?」

這四年,他一直在後悔,如果當初他選擇的是慕初笛,那麼她就不會遇上組織的人,更不會受那麼多苦。

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決定,她就是他今生唯一的選擇。 尋找記憶,以前的事情再走一遍?

不,那早就被她封鎖的曾經,那樣撕心裂肺的疼痛,她再也不要承受了。

永遠都不要!

突然,手機鈴聲打破了寂靜的氣氛。

霍驍直接摁掉,關機。

這次,他絕對不讓任何人打擾到他。

他想要跟她好好談一談。

吱,轎車突然停了下來。

司機知道不應該這個時候打斷霍總的調情,可是,事情很重要,他不得不這樣做。

握了握手機,點開一個視頻。

「霍總,老夫人心臟病發,進入了醫院。」

「醫生想給她做心臟搭橋手術,可她不肯答應,一定要見你。」

視頻的時間是霍驍剛才關機后一秒鐘。

對方是見霍驍關機,所以給司機發了這個視頻,視頻才能更清楚地讓霍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慕初笛不小心也掃了一眼,老夫人臉色蒼白,身上插著各種醫療設備,看上去真不太好,這哪裡還有剛才那種囂張跋扈的氣勢。

如今的老夫人,只是一個病種的老人家。

軍部大車已經進入監獄的安全範圍,只要走五分鐘,就能到達監獄。

關著顧曼寧的警車比他們更快到達監獄。

白云殿內長生人 「霍總,你先去看看老夫人吧,我想去監獄看看。」

老夫人病重,她知道霍驍肯定會去。

不用他來選擇。

慕初笛率先下車。

手腕卻被擒住。

「你的回復,我要你的答案!」

強勢而霸道,一如既往!

聲音裡帶著一絲她還沒察覺到的急切以及期待。

「等你把事情忙完,我再給你答案!」

她知道,這個答案霍驍不會滿意,可這個回復能讓他暫時放過她。

「霍總,老夫人真的不行了。」

司機的電話不停地震動,他收到許多有關老夫人情況的信息。

所以,才開口催促。

「等我來找你!」

「好。」

慕初笛下了車,大步走向監獄。

走了幾步,她便轉身看去,只見軍部大車已經揚長而去,只剩下飄揚的塵土。

融合醫院內

「老夫人你別亂動,不然儀器很容易抽離,對你的病情沒有一絲一毫的好處。」

「滾,我不需要。」

醫生腦袋都大了,他最怕就是遇上這種有錢有錢,必須要救她命,卻又極其不配合的病人。

還真是要他命。

咔嚓,病房的門打開。

來人氣質雍容,儀錶非凡,醫生一下子就辨認出來人的身份。

「霍總,您來了就好,請您跟老夫人好好說一下,老夫人不肯做手術,現在這個儀器只能勉強拖延病情,可她還是很不配合。」

幽深的眸子往病床上瞥了一眼,點點頭道,「嗯,你先出去。」

醫生出去后,霍驍拉開椅子坐下。

「奶奶,我們談談吧,要怎麼樣,你才肯做手術。」

本來他只是以為老夫人是威脅他的,卻沒想到,她真的不做手術。

老夫人滿肚子都是怒氣,她一把摘掉手上插著的儀器,支撐著身體坐了起來。

「我做不做手術,你還關心?不是巴不得我早點死?」

「曼寧的事,是你在幕後推波作瀾對不對?」 她費了許多人力和資源,才調查出來。

只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幕後的人竟然會是霍驍。

她的心臟病,就是得知這事才被刺激病重的。

對顧曼寧,霍驍是不以為然的。

「是。」

沒有解釋,也不隱瞞。

霍驍這坦蕩的態度,更是讓老夫人生氣。

呯,枕頭狠狠地砸了過去。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為了一個女人,你在跟你的命開玩笑。」

「顧曼寧這女人做了多少錯事,難道你以為我不知道?她殺人,我劫獄,犯法,難道我不知道?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誰?不就是為了你,為了我們霍家,可你呢,你卻被一個女人所迷惑。」

「那個女人有什麼好的?不就是跟慕初笛長著同一張臉,慕初笛早就死了,就算她沒有死,她的命,也比不上我們霍家的子子孫孫。」

老夫人痛心疾首,越說越激動。

他們霍家,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史,正因為這個秘史,她才會如此偏袒顧曼寧,必須要霍驍與顧曼寧結婚。

她所做這一切,都是為了霍驍,為了他們霍家的子子孫孫。

可霍驍呢,他卻用他的命來開玩笑,絲毫不重視。

他不是不知道,這種病,一旦開始,那是怎樣的噩耗。

「奶奶,我認定她了。你為難她,就是為難我!」

「並非每個霍家男人都會病發,即便是,我也選擇她。」

對上霍驍那雙異常堅定的眸子,老夫人心越發的疼痛。

那可是她親手養大的孩子,她怎麼不知道他這種眼神代表的是什麼。

只是,她不捨得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