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戶川弘毅陰笑了一下,將楊倩的下巴挑了起來,楊倩憤怒地掙開了。江戶川弘毅用勝利者的姿態道:「你是我的一件美麗的戰利品,我怎麼捨得毀掉呢!你不會死,相反會活得非常好,只是會變成一條無時無刻不求男人蹂躪的母狗!哈哈哈哈哈……」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楊倩面色慘白,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她想死,但卻根本做不到。

「轟!」下方突然傳來劇烈的爆炸聲。空坪上的人們都不禁一驚。江戶川弘毅皺眉道:「怎麼回事?」

一個忍者模樣的人急匆匆地奔了上來,急聲稟報道:「會首,有敵人突入總部!」

「敵人!?」江戶川弘毅吃了一驚,「是什麼人?有多少?」

「是一個中國人!」

「八嘎!你們連一個中國人都對付不了!」江戶川弘毅憤怒地罵道。而被人控制無法動彈的楊倩卻淚流滿面了,她知道來的是誰,這個時候只有一個人會來救她! 一大群忍者圍著陳雲峰一路戰鬥到平台上。眾忍者一躍而起,同時攻向對手。陳雲峰手中的*灑出一圈刀芒,半空中的數十名忍者立時被撕得支離破碎,血雨、殘肢漫天飛舞!

江戶川弘毅心頭一驚,眉頭一皺。

陳雲峰看到了被敵人控制的楊倩。楊倩激動地叫道:「走啊!不要管我!」陳雲峰微微一笑。

「殺了他!」江戶川弘毅陰沉著臉道。身旁五名上忍立刻出手,對陳雲峰展開猛攻。上忍,日本忍者系統中的最強者,一般人就算天資再好也永遠無法成為上忍,只有那些身懷異能的天才才有可能練成上忍!上忍是真正的殺戮機器!

五名上忍圍攻陳雲峰,五人的能力都不一樣,卻同樣可怕!一人如同幽靈,飄忽不定,時隱時現;一人潛入地下不時發起突襲;一人變身成鋼鐵之軀,正面強攻;一人操縱氣流束縛陳雲峰;一人以念力駕馭迴旋鏢偷襲陳雲峰。

這五名上忍聯手威力極其驚人!陳雲峰以一敵五,險象環生!然而,對手卻更加驚駭,他們完全沒想到這樣一個年輕人竟然可以獨力對抗五名強大的上忍!?

一陣激烈的兵器交擊過後,陳雲峰左拳猛然擊出,龍頭幻影噴薄而出,那個仗著鋼鐵之軀正面強攻陳雲峰的上忍如同炮彈般倒飛了出去,發出一聲慘叫!遠遠地摔在地上,身體沒有立刻停下,一直滑行了十幾米才停住,在地上刮出一道深深地溝壑,觸目驚心!他撐起上半身,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

身法如同鬼魅的上忍毫無徵兆地出現在陳雲峰身後,閃著寒光的*對著陳雲峰背心狠狠刺去!

「小心背後!」楊倩驚聲叫道。

茲的一聲響,鮮血飛出,陳雲峰左肩被刺中了!他面不改色,手中*向後一撩,那名上忍連忙向後閃避!然而陳雲峰並沒有就此罷休,只見他怒吼一聲,高高舉起*,十餘米長的刀芒赫然劈向對方!威勢驚人!

那名上忍面色大變,閃避不及,被一刀兩斷!

所有人都流露出震駭之色!他居然面對五名上忍的圍攻,轉眼之間便重傷一人,擊殺一人!實在是太強悍了!

陳雲峰站在地面上,面如寒冰,右手緊握著*,左手左肩鮮血淋漓,他雖然重傷一人擊殺一人,但自身也受了不輕的傷!

三名上忍握著*圍著他,顯得有些緊張,一時之間竟不敢上前。

「會首。」一個身著白色和服冷酷至極的女人來到江戶川弘毅身旁行禮道,與她一道來的還有一個鬚髮火紅光著上身的壯漢。這兩個人是黑龍會的著名高手,女的叫雪姬,男的叫火獅,兩人都是黑龍會上忍中的巔峰強者!那個雪姬,曾經孤身進入韓國青瓦台,連斬韓國所謂的大韓勇士三十七人,最後全身而退!

江戶川弘毅看了兩人一眼,「你們來了?」指了指前面的陳雲峰,「這個人竟敢闖我們黑龍會!我不希望他活著離開這裡!」

兩人看了一眼陳雲峰,「嗨!」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漫天飛雪,溫度驟然下降到了冰點以下,地面和周圍的樹木迅速冰封!

陳雲峰看見一個身著合服的迷人女子正從漫天飛雪中緩步而來,似幻似真似仙似妖。陳雲峰緊了緊手中的長刀,提高了警惕。

女子款款來到陳雲峰面前數米處停下。美眸往這邊一瞥,右手拈著一株冰清玉潔的櫻花輕輕地一抖。

剎那間,漫天飛雪化作無數冰刀,鋪天蓋地朝陳雲峰飛去!陳雲峰一驚,全力發出刀芒抵擋,將飛來的冰刀一片片擊碎!然而對方的勢頭實在是太猛烈了,簡直如同狂風暴雨一般!陳雲峰很快便感到難以應對了!一邊後退一邊抵擋,他完全處於劣勢了!冰刀不斷落在陳雲峰周邊,凡是被冰刀擊中的樹木均被一刀兩斷,由此可見這些冰刀的可怕威力!

在後面觀戰的江戶川弘毅彷彿看到了陳雲峰被漫天冰刀碎屍萬段的下場,臉上流露出殘忍的笑容。楊倩則面色蒼白,心提到了嗓子眼裡!

啪啦!陳雲峰揮起刀芒再一次擊碎迎面飛來的數十柄冰刀!突然做出了一個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舉動,他居然躍上半空迎著漫天冰刀飛去!

楊倩看著這一幕,不禁瞪大了眼睛,停止了呼吸!

陳雲峰擲出*,仰天怒吼,身體中的能量全面爆發。這時,雪姬抖碎了手中的櫻花,漫天冰刀匯聚成一柄巨大無比的冰刀徑直朝半空中的陳雲峰飛去!

嗷!

巨大的神龍幻影赫然出現,迎上對方的冰刀!眼前的這一幕仿若神話傳說一般! 兩者相撞,爆出璀璨光華,轉眼之間氣浪排空,那些冰封的參天大樹瞬間崩碎,離得近的忍者也被強勁的衝擊波撕成了碎片!

陳雲峰赫然出現在雪姬面前,揮起右拳準備猛擊雪姬!雪姬大驚失色,右手慌忙擎起一面冰盾,左手幻出一柄冰刀出擊!轟!重拳正中冰盾,震波震撼全場!冰盾瞬間崩碎,雪姬倒飛出十幾米遠落到地面上,右手顫抖,嘴角溢出了鮮血,美麗的容顏上全是震驚之色!陳雲峰的臉頰上則被雪姬發出的冰刀劃出了一條口子。

楊倩看著遠處的陳雲峰,激動得不得了。而江戶川弘毅等人則流露出震駭之色。

陳雲峰得勢不饒人,躍上半空,朝雪姬攻去。

就在這時,一條火紅的人影正面迎上陳雲峰,是火獅!陳雲峰不得不放棄雪姬,與火獅在半空中展開激戰!雙方攻擊速度極快,幾乎都看不清拳腳的軌跡,巨大的撞擊聲不時響起,還夾雜著兩人的怒吼聲!

江戶川弘毅皺了皺眉頭,對身邊所有人道:「你們都上!決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眾忍者回過神來,包括兩百餘名普通忍者,五十餘名下忍,十餘名中忍,和四名上忍,及上忍巔峰強者雪姬,一起出手!剎那間,彷彿群魔亂舞,陳雲峰陷入重圍苦戰!一拳擊飛一名敵人,然而更多的敵人接踵而至,如同瘋狂的野獸一般!

那個擅於土遁的上忍突然從陳雲峰腳下鑽出,試圖偷襲陳雲峰!陳雲峰險之又險地躲開了他的攻擊,右拳帶著怒火重重地擊中他的頭顱,嘭,頭顱竟然爆碎了!

周圍的忍者都是心頭一震,隨即展開更加瘋狂的進攻!

火獅躍上半空,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吼叫,轉眼之間,他竟然化作了一頭巨大的被火焰包裹的雄獅!與此同時,雪姬招來漫天飛雪,天地再一次冰封!

巨大的火獅猛地朝陳雲峰撲來,它的吼聲令天地都顫抖了!陳雲峰拼盡全力化解了火獅的猛攻!然而雪姬的攻擊又接踵而來,巨大的冰劍從天空中落下,彷彿天罰一般!陳雲峰勉強迎擊,隨著一聲轟然巨響,冰劍爆碎,然而陳雲峰卻被爆炸產生的強勁衝擊波掀上了半空,而破碎的冰劍彷彿暴雨般打來,陳雲峰登時傷痕纍纍,鮮血漫天飛舞!

其他忍者見此情景,全都興奮莫名,一涌而上!陳雲峰雖然竭盡全力抵擋,但最終還是遭到連番重擊,遠遠地摔到了山下,摔在長長台階下方的一片小廣場上!

「不!」楊倩發出撕心裂肺的悲鳴。江戶川弘毅流露出殘忍的笑容。

陳雲峰躺在階梯下的廣場上,累累傷痕,一動不動,他似乎已經死掉了!

狂愛頑妻 我要死了嗎?陳雲峰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一間黑暗的房間里。想到落入敵手的楊倩,陳雲峰的心中充滿了擔憂!我不能死,至少不能現在就死去!否則,楊倩這麼辦?落在那些畜生手裡她遭遇怎樣的折磨?

陳雲峰不由得怒火上涌,他想要睜開眼睛,他要站起來!

楊倩跪坐在台階的頂端,眼睛已經失去了神采。

雪姬、火獅,及眾忍者立在台階上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陳雲峰。一名忍者小心翼翼地朝他走去。

忍者走到陳雲峰身旁,見陳雲峰依舊沒有任何動靜,不禁膽氣壯了,舉起*準備斬下陳雲峰的頭顱。

嚓!頭顱飛了起來,不過不是陳雲峰的頭顱,而是那名忍者的頭顱! 你不負我我生死相隨 一個身著緊身黑色皮裝、蒙著面孔的女子突然出現在陳雲峰身旁,是鳳影!

眾忍者心頭一驚,立刻戒備。雪姬冷冷地道:「又來一個送死的!」

鳳影看了一眼躺在腳旁的陳雲峰,美眸中流露出擔憂之色,心裡盤算著如何將他救出去!

雪姬、火獅,及一眾忍者緩緩朝她走來,他們一點都不急的樣子,在他們的眼中,鳳影不過就是一隻落入陷阱的美麗的獵物罷了!火獅的目光*裸地在鳳影性感的身體上遊動著,興奮地道:「她是我的!」雪姬邪惡地一笑。

拼了!鳳影下了決心。既然沒法把他救出去,那就死在一起吧!

突然,那些朝鳳影逼來的人全都停住了腳步,臉上流露出驚駭之色!他們看見,應該已經重傷垂危的陳雲峰竟然站了起來!雖然依舊是傷痕纍纍,但卻散發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氣勢,令人心裡發慌!

火獅歇斯底里地叫道:「這不可能!」

楊倩的眼中重新恢復了神采,「你快走!快走啊!」她現在只想讓陳雲峰快點逃走!江戶川弘毅眉頭一皺,甩手給了楊倩一巴掌,「八嘎!閉嘴!」 鳳影看著陳雲峰,眼眸中全是驚喜之色。陳雲峰握住她的一隻手腕,風影一愣。陳雲峰將她拉到身後。男人,就應該保護女人!

陳雲峰抬頭看了一眼台階頂端的楊倩,「待會兒我和他們戰鬥!你把楊倩救下來,然後立刻離開!」陳雲峰的話語中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威嚴,讓人不由自主地遵從,不敢違抗。

陳雲峰緩緩朝敵人走去。敵人們看到他走來,不由自主地後退,他們的心中下意識地感到恐懼!此刻陳雲峰給他們的感覺與剛才好像完全不同了,彷彿破繭化蝶了一般!

雪姬眉頭一皺,大聲道:「大家不要害怕!他已經不行了!他是在嚇唬人!一起上!將他碎屍萬段!」雪姬的話給了眾人無窮的信心,他們握著*嚎叫著朝陳雲峰衝去!

陳雲峰舉起右拳猛地擊出,現場登時彷彿颳起風暴一般,沖在最前面的十幾名忍者就彷彿狂風中的枯葉般倒飛了回去!陳雲峰這一出手震撼了所有人,他們不由得停了下來,全都變了顏色!

啊……!陳雲峰仰天怒吼!無窮的威勢震人心魄!方圓數十米的空間都在劇烈的顫抖著!一條神龍幻影從陳雲峰身體里飛出,飛上天空!神龍消失,天空中隨即出現一片巨大的雲氣漩渦,蔚為壯觀!

雪姬等人感覺到了巨大的威壓正在頭頂上蓄勢待發,那壓力令他們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了!沒有人提醒,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準備全力出手了!

嗷!一聲巨大的龍吟從天空中傳來,幾乎同時,一條巨大的黑龍從漩渦中降落下來!剎那間,整個天空彷彿坍塌了!赫赫天威讓人心膽俱裂!

雪姬等人拼勁全力出手,龐大的能量在半空中堪堪抵擋住了黑龍!

嗷!黑龍發出憤怒的嚎叫,隨即巨大的身體猛地向前一衝!雪姬等人發出的巨大能量竟然瞬間崩碎了!雪姬等人駭然變色!

黑龍猛地降落下來,轟隆!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強勁的衝擊波肆虐四面八方,樹木,石塊,人體,在這可怕的衝擊波面前就如同紙片一般漫天飛舞!遠處有人驚駭地看見,黑龍會總部竟然升起一朵小型蘑菇雲!

待一切平靜下來,黑龍會主殿前幾乎被夷為平地!原本分佈在階梯兩側的參天大樹都不見了,用來製作階梯的巨大石條和橫亘在階梯上的兩座牌坊全都不知去向,黑龍會主殿遭到嚴重破壞,正面的門窗全都不復存在,牆壁也坍塌了一半,一片狼藉!地面上到處散落著屍體,沒有死的也都是一臉驚駭之極的神情!黑龍會會首江戶川弘毅從一片廢墟中爬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景象,完全愣住了,猛地噴出一口鮮血。

就在眾人還在為眼前的景象驚駭莫名的時候,鳳影突然出手,殺死挾持楊倩的兩名西裝男,將楊倩救了下來,立刻離開了。楊倩回望著陳雲峰,她不想離開,但她很清楚,自己留下來不僅沒有任何用處,反而會成為他的累贅。

楊倩和鳳影平安離開了,陳雲峰沒有了顧忌。抬頭看了一眼殘破不堪的主殿,心想索性就乘此機會將黑龍會總部完全掃平吧!

一念至此,陳雲峰便準備再一次動手。然而就在這時,一股龐大的精神力突然毫無徵兆地朝他湧來。陳雲峰急忙抵擋,整個人到飛出十幾米才穩住身體。抬頭望去,皺起眉頭。隨即一個二十幾米高的人形幻影出現了!身著日本盔甲,散發出可怕的氣勢!陳雲峰立刻想到王昆前輩曾經說過的一個事情,念力巔峰階段的超能力者,有的人能夠將自己化身為神祗,威力極其恐怖!難道眼前的巨人幻影就是這個情況?!一念至此,陳雲峰不敢怠慢,暗自運轉能量,準備全力出手!

江戶川弘毅等人看到那個巨人幻影,全都流露出驚喜至極的神情,一起拜了下去。江戶川弘毅高聲問道:「八歧神大人,您怎麼提前出關了?」

八歧神不悅地道:「我要是再不出現,黑龍會總部就不復存在了!」眾人慚愧不已。

八歧神盯著陳雲峰,冷聲道:「都散開!」

眾人連忙四下散開,傷勢較輕的攙扶著傷勢較重的,至於同伴的屍體,則沒有人去管了!

八歧神輕蔑地道:「支那人!憑你也想單挑黑龍會!」

陳雲峰皺了皺眉頭,「廢話!老妖怪,你跑出來難道就是為了講廢話?」

八歧神大怒!還從未有人敢這麼和他說話!他張開巨大的嘴巴,一團黑色的霧氣飛出,朝陳雲峰飛來!

陳雲峰能感覺到那團黑氣中蘊含的可怕能量,當即施展出最新領悟的絕技!雲氣漩渦再一次出現,巨大的黑龍帶著赫赫天威從天空中降落!氣勢似乎比剛才還要強勁! 黑龍重重地撞上黑雲!可怕的爆炸再一次發生!一絲能量穿破黑雲,擊中了巨大幻象中八歧神的本體!眼前這個將近三十米的巨人只是八歧神以念力幻化出來的幻象,他的本體正懸浮在這個幻象的正中間,是一個身著日本武士服的中年人的形象!

一縷髮絲從八歧神的鬢角飄落下來!八歧神愣了愣,隨即勃然大怒!這麼多年了,還從未有人傷到過他的身體!

「八嘎!」憤怒的八歧神伸出手掌朝遠處的陳雲峰抓去,巨人幻象也同時伸出手掌抓向陳雲峰,赫赫威勢令周圍的所有人都不禁顫抖起來。

陳雲峰來不及閃避,被巨人幻象的巨大手掌抓在掌中,可怕的力量從四面八方壓來,陳雲峰感到身體好像要被壓碎了!竭盡全力掙開對手的掌握,向後躍開十幾米!

然而還沒等他站穩,對手如同貨車般巨大的拳頭便呼嘯而來!嘭!陳雲峰被打飛了出去!遠遠地摔在階梯下,噴出一大口鮮血!

陳雲峰心中震驚,對手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戰勝他!現在怎麼辦?

這時,巨人幻影從階梯頂部一躍而起,攜可怕威勢朝身負重傷的陳雲峰撲來!

陳雲峰皺了皺眉頭,一躍而起,竟然迎上了八歧神!

八歧神傲然一笑,他認為陳雲峰根本就是不自量力!巨大的幻象舉起拳頭再一次朝陳雲峰打來!

呯!陳雲峰再一次被擊中了!不過這一次情況有些不同,他竟然如同炮彈一般朝遠處飛去!

八歧神愣了愣,隨即怒吼道:「八嘎!竟然逃走了!」原來剛才陳雲峰根本就不是要硬碰八歧神,而是要借他的力量衝出險境!

陳雲峰一直飛出數公里,才消失在天空中。

江戶川弘毅等人奔到八歧神下方,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八歧神沖他們吼道:「快追!一定要殺死他!」江戶川弘毅等人心頭一凜,連忙應諾。

……

鳳影將楊倩救回到安全地點,兩女焦急地等候著陳雲峰。然而一直到天黑了,陳雲峰始終都沒有出現。兩人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卻不知該如何是好!無奈之下,楊倩只能將這裡的情況報告國內,希望得到國內的幫助。

與此同時,東京大學女生宿舍。

黃小月放下手機,皺眉道:「怎麼回事啊?田伯光的手機一直不在服務區內!」李若斯微微皺起眉頭,她隱隱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黃小月沒好氣地道:「肯定又是去勾搭女人去了!算了,不管他了!」將手機扔到床上,打開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登上網路,打開了目前國際上很火的一個網路論壇,黃小月經常登上這個論壇收集八卦消息。

「咦?」黃小月流露出驚訝的神情,「若斯姐,你快來看!」

李若斯立刻來到黃小月身後,黃小月指了指電腦屏幕上的一幅照片,「你看!」李若斯看見照片上,一條巨大且氣勢驚人的黑龍正從漩渦雲層中降落下來,雖然僅僅只是一張照片,卻能夠感覺到那令人驚悚的霸氣!

李若斯吃了一驚,「這,好像我們在臨海市見過的情景!不過這個場面要驚人得多了!」

惡魔的天使女傭 黃小月激動不已地道:「那個神秘高手來日本了!」

李若斯看了看圖片下方的文字,那是拍下這張照片的人說的話,他寫的是日文,大致意思是,他在黑龍會莊園附近發現了這個景象並且將它拍了下來!他寫的字雖然不多,不過看得出他寫下這段話時,心情是非常激動的。

李若斯皺眉喃喃道:「黑龍會!?」心裡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了。

黃小月繼續向下方搜索。接下來出現的照片更加令兩人震驚了,照片中竟然出現了小型蘑菇雲!

黃小月咋舌道:「這,這還是人嗎?」

「看看還有沒有其它的照片!」李若斯急聲道。

黃小月當即搜索,找到了很多相關的照片,不過內容都差不多!論壇上對這件事的猜測五花八門,各種說法都有,其中竟然還有人信誓旦旦地說是外星人對日本發起了進攻!而官方則闢謠說是黑龍會莊園里發生了煤氣爆炸!

黃小月扭過頭來,「若斯姐,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啊?」

李若斯皺眉搖了搖頭,「不知道!」她的心中非常不安,她猜測這件事肯定與陳雲峰有關,而此刻陳雲峰又在哪呢?他有危險嗎?

啪啪啪!房門響了。

兩人的思緒被拉了回來。黃小月看了一眼房門,調笑道:「肯定是戴俊耀來約你去共進晚餐了!」 李若斯走過去打開了房門,戴俊耀出現在李若斯的面前,西裝革履,一如既往的高大帥氣,不愧臨海國際學院第一校草之稱,絕對通殺十三歲到六十三歲所有的雌性動物!

「是你啊?有事嗎?」李若斯問道。黃小月在後面伸長了脖子看,一臉促狹的味道。

戴俊耀微笑道:「若斯,今天有日本傳統藝術表演,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李若斯有些為難地道:「對不起,我今天有些不舒服,不想去。」

戴俊耀立刻緊張起來,「若斯你哪不舒服啊?」李若斯看著這個發自內心緊張自己的男人,心裡不禁非常感動,微笑道:「你放心吧!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不想出去,想呆在宿舍里休息休息!」戴俊耀放下心來,笑道:「那若斯你就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如果需要我做什麼,打個電話就可以了!」「恩!」李若斯點了點頭,朝戴俊耀揮了揮手,「再見!」戴俊耀也朝李若斯揮了揮手,「再見!」

李若斯關上了房門,心裡非常迷茫。

黃小月湊過來,調侃道:「真讓人羨慕啊!有人這麼關心你!」

李若斯笑了笑。想到陳雲峰的事情,又不禁擔心起來。

在富士山北面一片茂密的山林中,坐落著一座不大的木屋。

「爺爺,他還活著嗎?」一個十二三歲非常可愛的小姑娘一臉緊張地問道,她說的竟然是漢語。此時,她面前的地鋪上正躺著一個渾身傷痕的男子,正是死裡逃生的陳雲峰!小姑娘的爺爺,一個鬚髮花白的慈祥老者正跪坐在陳雲峰身旁檢查他的身體。

老者皺了皺眉頭,「他傷得真重啊!必須儘快將他送進醫院!否則恐怕會有生命危險!」老者說的也是漢語。

善良的小姑娘立刻緊張起來,「那可怎麼辦啊?要不我們現在就開車送他下山吧!」老者點了點頭。

嘭!房門突然被人粗暴地撞開了。爺孫倆嚇了一跳,慌忙朝門口看去,只見幾個武士模樣的人進來了。小姑娘流露出恐懼的神情。老者立刻站起,走上前擋住他們,怒聲喝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闖入我的家?」這個時候他說的是日語。

然而出乎預料的事情發生了,前頭的那個武士竟然拔出*,不由分說地刺入了老者的胸膛。小姑娘瞪大了眼睛,「爺爺!」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抱著爺爺的屍體,嗚嗚哭了起來,哭得那樣無助,讓人心疼不已!

老者憤怒的瞪著那些滿臉獰笑的武士,扭頭看了一眼孫女,眼中流露出不舍和擔憂之色。抬起手想要再撫摸一下心愛孫女的臉頰,然而手卻在半空中垂了下去!

「爺爺,嗚嗚,爺爺……」小姑娘聲嘶力竭地叫喊著,她的心被悲傷和無助所填滿。她從小和爺爺相依為命,雖然生活艱難,但善良樂觀的她並不感到日子難過,她覺得陪著爺爺就是一種幸福,然而現在這小小的幸福卻在此刻被人粗暴地奪走了!

「你們看……」一個武士指著不遠處的地鋪道。眾武士看見了躺在地鋪上的陳雲峰,全都流露出興奮之色,立刻上前圍住了陳雲峰。

一個武士小心翼翼地來到陳雲峰身旁,拿腳踢了踢他,陳雲峰沒有任何動靜,好像沒有任何感覺似的。武士放下心來,興奮地沖眾人道:「他已經昏迷了!」眾武士放下心來。

「把他的頭帶回去,八歧神大人和會首大人一定會非常高興的!」為首的武士,也就是那個殺死小姑娘爺爺的武士興奮地道。

看了一眼正兀自沉浸在悲傷中的小姑娘,他的眼中流露出邪惡的笑容。走上前,一把抓起小姑娘。小姑娘又是害怕又是憤怒地叫道:「你這個壞人!放開我!我要去報警,讓警察來抓你們!」

眾武士哈哈大笑,笑得非常放肆。

啊!為首的武士突然慘叫了一聲,原來小姑娘對著他的手背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粗暴地將小姑娘摔倒在地,小姑娘慘叫一聲,只感到身體好像都要摔散了!還沒回過神來,又被對方給抓了起來!隨即只聽見茲啦一聲響,她感覺上身一涼,隨即驚恐地發現自己的上衣竟然被對方給扯掉了!她看見一雙雙閃著綠光的邪惡的眼睛,她害怕極了!

「爺爺!……」恐懼至極的小姑娘顫抖地喊道。然而她的爺爺已經不可能幫她了! 小姑娘的恐懼不僅沒有引起這些武士的憐憫,反而激起了他們更加變態的獸性!那個武士首領獰笑著伸出手,準備撤掉小姑娘的褲子!這個剛剛失去爺爺的小姑娘,就如同一隻陷入了狼群的小羊羔一般!命運似乎已經註定了!

突然,武士首領感到手腕一疼,不由得放開了抓在手中的小姑娘。不等他反應過來,只感到眼前一花,隨即驚駭地看見原本昏迷不醒的陳雲峰竟然出現在了眼前,而且還抓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眾武士大驚失色,慌忙拔出*對著陳雲峰。小姑娘躲在陳雲峰身後,小小的身體因為恐懼而不停地顫抖著。

陳雲峰看著手中的那個武士首領,冷冷地道:「兇悍的人我見過不少!可是像你們這種禽獸不如的東西真叫我大開眼界啊!」武士首領抓著握住自己脖頸的手臂,想要掙脫,但根本做不到,他感到對方的手掌簡直就是堅不可摧的鐵鉗。死亡的恐懼湧上心頭,他的眼中流露出了驚恐之色。

陳雲峰冷冷一笑,握住武士首領脖頸的手猛地一用力,只聽咔吧一聲響,強壯的武士首領腦袋一偏,哼都沒哼一聲就了賬了!

被偷走的那五年 眾武士心頭一驚,握著*怪叫著朝陳雲峰撲來。

陳雲峰將武士首領的屍體朝他們扔了出去,登時砸翻了數名武士。隨即陳雲峰沖入武士中間,以拳腳猛擊!陳雲峰的攻擊帶著他無窮的怒火,每一招沒有絲毫花巧,力重千鈞,凡是被陳雲峰拳腳擊中的武士就如同被汽車撞擊了一般,飛了出去,然後掙扎一下就再也沒了動靜!

只片刻功夫,就只剩下兩個武士了。兩人站在門口,雙手握著*對著陳雲峰。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面孔蒼白,眼中全是恐懼。

小姑娘站在陳雲峰身後,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她沒想到她和爺爺救下的這個人竟然這麼厲害!

陳雲峰朝那兩名武士走去,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冷得讓人心悸。

兩名武士受不了恐懼的煎熬,嚎叫一聲,一起朝陳雲峰殺來。陳雲峰猛地踏步上前使對手砍來的*落空了,隨即雙拳同時打出,如雙龍出海!同時擊中兩名武士的胸膛!他們慘叫一聲,倒飛出了木屋,重重地摔在屋前的草地上,噴出一大口鮮血!看見走來的陳雲峰,心中被恐懼填滿的他們當即便想逃跑,然而已經身受重傷的他們根本就做不到!只能在草地上艱難地向後方挪動著!

看見對方來到面前,一名武士求饒道:「饒,饒了我吧!」另一名武士也用乞求的目光看著陳雲峰。

陳雲峰嘲弄一笑,「你們有饒過那個老人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