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作為一種兵器,是需要一定重量的。自古以來,使棍之人,大多臂力驚人,唯有這樣,才能爆發出棍的威力。可是紫金,比起普通的凡鐵來,重量要輕了不少。若是鑄成劍,自是輕靈鋒利,所向披靡。可要是鑄成棍,卻有點兒先天不足。頂多是比那些普通凡鐵鑄成的棍更結實一些,威力卻要大打折扣。

2020 年 10 月 30 日

「不是棍!你們看!」徐文川的面色陡然一變。

眾人急忙騁目望去,只見那紫金液體,在延展到一定長度之後,頂端突然向兩邊擴張開來。

「是槍!是槍!」王陽德第一個喊了起來。 慕先生,我會乖 眾人也跟著回過神兒來,紛紛點頭,面露讚歎! 沒錯!萬東一心想要鑄的就是一柄槍,一柄紫金槍!因為,萬豪雄最喜愛,同時也最擅長的兵器,就是槍!萬東依舊記得,那一次,萬豪雄是如何憑藉手中一柄銀槍,率領著不足一百的部下,硬是衝破了鐵戰王朝數千大軍的重重包圍,揚長而去的。

伴隨著四棱槍頭,在萬東的意念下緩緩成形,這柄紫金槍的崢嶸,也逐漸的顯現了出來。只是此時他尚在萬東道氣的包裹之下,依稀的有些看不真切。

不過即便如此,也絲毫擋不住其鋒芒,片刻間便在眾人的心中,掀起了層層滔天駭浪。

用一整箱子,足足五六十塊紫金鍛造而成的長槍,這該是何等的奢侈?在徐文川的記憶中,只怕整個東玄大陸,都找不出第二柄,如此純粹豪華的紫金槍。更別說,這紫金槍是萬東用道氣親手鑄造的。比起天地間那些個用凡火鑄造而成的紫金兵器,更要純凈,品質自然也更高。

徐文川不是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相反,他見的世面大了去了!可即便是他,面對這樣一柄紫金槍,也唯有感慨的份兒!

雖然只剩下了最後兩成道氣,可萬東卻沒有任何的猶豫,一股腦的催動起來,化作冰寒至極的金龍,伴隨著一陣嗤啦啦的響聲,完成了紫金槍鑄造的最後一環。

金光斂去,紫金槍現!

通體發紫的槍柄,足有鵝蛋粗細,上面鑲嵌著一道道蜿蜒不斷的金色花紋,乍一看上去,就像是槍身上雕刻著一條條的金龍。立時為這柄紫金槍,增添了一股無與倫比的神聖氣息。別的一概不論,光是這賣相,便足以讓整個東玄大陸的人,都為之瘋狂。

與之一比,那些個所謂神兵,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的玩具,一文不值!

更引人注目的還不是槍身,而是那槍頭!紫金槍頭,四棱四溝槽,同時迸發出幽幽的冷光,完全可以想象,這樣的槍頭一旦刺入人的體內,無需太深,只要一個淺淺的傷口,便能給敵人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在這樣的紫金槍面前,本就已經十分脆弱的生命,只怕會越發變得比紙還薄,比煙還輕!

紫金槍一現世,所有的人便都被其鋒芒所吸引了住。一雙雙眸子,緊緊的盯著,好半天都移轉不開。

紫金槍鑄成了,萬東本來十分沉重壓抑的心情,頓時輕鬆了不少。一股濃濃的疲倦,猶如洪水猛獸般,席捲而來,萬東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眼前便一黑,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耀庭!」萬東倒地時所發出的悶響,立時將眾人從對紫金槍的讚歎中,醒過了神兒來,忙不迭的沖了上來。

徐文川仔仔細細的為萬東把了脈,臉上的表情,這才輕鬆了一些,從緊張不已的眾人道「沒什麼大事,只是真氣損耗太多,身體有些虛弱,好好的調養一番,就會好的。」

徐文川這樣一說,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趕忙一起將萬東抬到了床上。

安頓好萬東之後,徐文川從地上撿起了萬東混到時掉落的紫金槍。雖然是重量很輕的紫金,可因為用的量不少,一入手,還是有些分量。不過這樣更好,好的長槍,都有一種壓手的感覺,只有這樣才能與主人,更好的契合。

之前光是看,便已經讓徐文川震驚不已了,這一入手,更是不得了。就好像這柄紫金槍也有生命,是活的一般,其中更是蘊藏著一股極為蓬勃的力量,讓人一將其握在手中,就會忍不住升起一種想要戰鬥的豪情!

不愧是用紫金鑄造的神槍,這種靈性,絕不是普通的神兵,所能相提並論的。徐文川不禁感到一絲遺憾,如果早知道,自己的孫子能鑄造出這樣的神槍,他當年一早就棄劍用槍了!屆時,手握紫金槍,縱橫沙場,所向披靡,那是何等的豪情!

「老王爺,讓……讓我也看看。」聽徐文川說萬東沒事,眾人也都放下了心來。王陽德笑眯眯的湊上前來,雙眼直放光。

徐文川笑了笑,轉手便將紫金槍交到了他的手上。王陽德接過來,一雙手,不停的在槍身上撫摸來撫摸去,幸虧這紫金槍不會說話,否則會開口臭罵他一句「流氓!」

「槍身與槍尖兒渾然一體,完美無缺,真是不可思議!」

看著王陽德一臉沉醉的樣子,徐文川忍不住笑道「是不是有一種衝動,要棄劍用槍?我已經老了,可你現在還來得及!」

王陽德嘿嘿的笑了幾聲,沖徐文川道「老王爺,就算我肯棄劍用槍,師父他老人家也不會將這紫金槍送給我的。在我師父的心裡,只怕早就為這柄紫金槍指定了主人嘍。暫時有緣無分吶!」

徐文川不禁微微一愣,到底是師徒倆兒,果然彼此了解!

方才萬東鑄槍的時候,分明是帶著極大的情緒。這一點,徐文川如何會看不出來?只是到底是怎樣的情緒,竟能讓萬東爆發出如此之大的能量,更是拼著一死的危險,鑄成了這樣一柄紫金槍?徐文川一點兒頭緒也沒有。

紫金槍在眾人手裡傳了一圈兒,每個人看過之後,都忍不住連連讚歎。其中最為意動的是羅霄,眾人之中,唯有他是使槍的。紫金槍剛一入他的手,他便激動的差點兒跳了起來。可是在聽了王陽德和徐文川的對話后,他也只能強壓住內心的激動,更不會打紫金槍的主意。

待萬東醒過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兩天。

這玄天悟神訣,果然不愧是道門大世界都要為之瘋狂的上乘法訣,哪怕是在萬東睡著的時候,都能自動運轉,兩天的工夫,萬東的修為不光完全恢復,更還有了小小的突破,達到了真氣九重中階!

對這突破,萬東絲毫也不覺得意外。不斷的消耗,然後恢復,本就是最快提升修為的法門之一!

一醒過來,萬東便迫不及待的左右四顧,直等他看到紫金槍,就靜靜的立在他的床頭,他這才安定了下來。

將紫金槍捧在手中,細細摩挲,萬東好像已經看到了萬豪雄的笑臉,以及他手持紫金槍大殺四方的威風,臉上露出了一抹心滿意足的笑意。只等萬悠琪來到雲中城,他便將紫金槍奉上,讓萬悠琪帶給萬豪雄! 「對了,還有姑姑!」萬東用力拍了一下腦門兒,暗怪自己粗心大意,竟然將萬悠琪給忘記了。

萬東從小便沒有了娘,在他的心目中,姑姑便是娘,地位尊崇。他沒有本事倒罷了,可既然有本事,就該好好兒的報答萬悠琪。

「姑姑似乎擅長用刀……」萬東心裡轉悠著,說什麼也要為萬悠琪打造一把絕世寶刀,方才對得起萬悠琪這麼多年來對他的疼愛與照顧。

正當萬東琢磨著該打造一柄怎樣既精緻又實用的寶刀時候,房門突然被人輕輕的推了開,萬東抬頭一看,只見寧珊,雙手捧著一碗冒著熱氣,香噴噴的人蔘雞湯,小心的走了進來。

見萬東醒了,寧珊的臉上立時流露出一抹欣慰驚喜的笑容。可是萬東卻在笑容背後,看到了深深的憔悴與擔憂,這讓萬東的心猛的揪了起來,他昏睡的這兩天里,只怕寧珊連眼都沒有合過。

「娘!以後這些事讓下人做就好了,您別累著了。」萬東急忙迎了上來,一邊從寧珊的手中將人蔘雞湯接了過來,一邊帶著滿滿的關切,殷殷叮囑。

萬東的關切與叮囑,讓寧珊就如同喝了蜜一樣的甜。這天下做父母的,當然希望自己的子女能有出息,但更希望的卻還是自己的子女懂得孝順。

寧珊輕笑著道「不打緊的,這麼點小事,還累不著娘。來,你快坐下,將這碗雞湯趁熱喝了!」

我想讓你愛這個世界 「娘,您也喝點兒吧!」

寧珊連連擺手,道「娘又沒生病,喝這個做什麼?你喝你喝。」

別說寧珊的廚藝超群,煲出來的雞湯,味道鮮美絕倫,哪怕這雞湯的味道,猶似毒藥,萬東也會毫不猶豫的喝下去。有了這濃的化不開,暖的讓人心中迷醉的母愛,就足夠了!

看著萬東大口大口的吞咽著雞湯,寧珊一邊時不時的用絲巾將不小心從萬東嘴角兒流下來的雞湯細細的擦掉,一邊時不時的輕輕揉著眼睛,不知不覺間,眼眶便紅了,淚水也流了下來。

萬東喝完最後一口,看到寧珊臉上的淚痕,頓時吃了一驚,忙問道「娘,您怎麼了?」

寧珊摸著萬東的頭,悲聲道「耀庭,你說這一段時間到底是怎麼了?你接連幾次徘回在生死邊緣,莫非咱們徐家得罪了什麼神明?」

寧珊這樣一說,萬東的心中立時升起了一股濃濃的愧疚。他本來就已經偷走了原本屬於徐耀庭的母愛,這對寧珊,已然是一種欺騙,這已經不該了,可他還屢屢出現狀況,讓寧珊為他擔心,這就更不改了。

寧珊本來就十分柔弱,並不是什麼剛強的女人,可以想象的出,萬東每一次面臨生死考驗時,寧珊何嘗不也在鬼門關徘徊?

「娘,孩兒對不起您!」萬東忍不住將寧珊緊緊的抱了住。

寧珊拍著萬東的後背,笑道「傻孩子,你哪兒有對不起娘!你現在啊,就是娘的驕傲。你不知道,在那些貴婦闊太的面前,娘的腰桿兒挺的可直啦!」

萬東點了點頭,這大概是他能帶給寧珊的唯一安慰。

難得沒有人打擾,娘倆兒很是說了些貼心知己的話,直到寧珊眼中再也沒有了淚水,臉上重新綻放出純凈命令的笑容,萬東的心情才稍稍的放鬆了一些。

「老大,青龍幫宗幫主來了,正在老王爺的書房等著你呢。」虎躍沒什麼眼力勁兒,直接便闖了進來。

「宗幫主來了?」萬東眉毛一揚,到底是宗天威,行事乾脆利落,絕不拖泥帶水。

「娘,我……」萬東本想多陪陪寧珊,可眼下是不行了。

寧珊搖了搖頭,苦笑道「你真不愧是你爹的兒子,跟他一個德行。放心吧,娘沒事,公務要緊,以後咱娘倆兒有的是敘話的機會!」

萬東沖她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即與虎躍一道,趕往書房。

知道自己這孫子與青龍幫關係匪淺,徐文川很給宗天威面子,不顧自己的尊貴身份,親自接待,而且分外熱情,這讓宗天威本來還有些惴惴的心,立時鬆弛了不少。

宗天威本也是光明磊落,豪爽耿直的漢子,雖不是行伍中人,可與徐文川的脾xing卻也相投,萬東沒來的時候,兩人的交談,倒也算是相歡。

「宗伯伯,您來啦!」

見萬東趕到,宗天威立即起身相迎。笑眯眯的道「今日不請自來,叨擾王爺了。」

徐文川急忙擺了擺手,道「宗幫主客氣啦!從今以後,我這王府大門,隨時對宗幫主敞開!」

徐文川的話令宗天威心中猛的一振,這話里的含義,十分明顯,定山王府已經接納了青龍幫,這也就意味著,青龍幫洗白了。定山王府認可的人難道會是壞分子?

宗天威沒有料到,萬東的行動是如此迅速有效,前兩天才說要給青龍幫正名,今天定山王府的大門就沖青龍幫敞開了。

這對青龍幫意義非凡,宗天威望向萬東的眼神里,充滿了感激。

「耀庭,按你的要求,一萬精銳弟子,已經挑選完畢,我來,是專門請你去檢閱的!」

「這麼快!?」這一次輪到徐文川吃驚了。萬東說要建立軍隊,不過也才幾天的工夫而已。什麼叫雷厲風行,這便是!

徐文川的吃驚,讓宗天威很是有些得意。這兩天,可著實將他給累壞了。

「好!小虎,你去叫上羅霄和王陽德,咱們一起去看看!」

虎躍應聲離去,萬東抬頭看向徐文川,笑眯眯的道「爺爺,您要不要也去開開眼?」

徐文川哼了一聲,瞪了他一眼,道「笑話!你爺爺帶兵打仗半輩子,頂峰之時,麾下百萬之眾,什麼場面沒見過,區區一萬未成軍的烏合之眾,就想讓你爺爺開眼,你小子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萬東搔了搔頭,他方才也是一時激動,脫口而出。

徐文川沉吟了片刻,道「不過我是要去看看!既然是咱們徐家的衛隊,我這個家主不出面,說不定日後會有人藉此說事兒!」

這也正是萬東的目的,要想獲得滿朝的認可,更能從仇萬里那裡要出錢來,徐文川是一定要出面的! 巴玲兒和劉可兒這兩個丫頭,現在也是越發的瘋了。一聽閱兵這麼好玩的事兒,哪兒肯錯過?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出了定山王府!

一萬大軍,人數不多,可也不少,反正在寸土寸金的雲中城裡,是絕對沒有那麼大的地方,能擺的開,更別說CAO練了。於是,宗天威便在雲中城外選了一處地方,命人平整了出來,變成了一個簡易的練兵場,同時也作為營地。

人多力量大這句話用在青龍幫的身上,一點兒也不為過。集中數萬人力,只區區兩天,宗天威便將一切都弄的井井有條。就連萬東看了,也不禁嘖嘖稱奇。

「怎麼樣?」宗天威頗有些得意。

「不怎麼樣!」宗天威的話音才剛一落,沒料到,一旁的羅霄,便直接了當的回了一句,立時令他的一張老臉,紅了一紅。羅霄好似沒看見似的,介面道「作為一處軍營,竟然沒有人警戒站崗,你不說我還以為這是菜市場呢!」

宗天威咳嗽了一聲,辯解道「這又不是在別的地方,用的著警戒站崗?」

宗天威這一辯解,羅霄冷哼了一聲,直接不說話了,臉上掛滿了不屑,好像跟宗天威辯解下去,會拉低他的智商一般。宗天威的臉就不光是紅了,更有些發綠。

萬東拍了拍宗天威的肩膀,笑著道「宗伯伯,你別生羅霄的氣,他說的是對的。不過,這也並不能怪您,青龍幫畢竟不是軍隊,自然不懂軍隊的規矩和作風。」

「這小子就是羅霄?」宗天威吃了一驚。

萬東笑了笑,道「對了!怪我,是我忘記給你介紹了。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羅霄,現在是我的兄弟!」

宗天威臉上的不悅,登時煙消雲散,望著羅霄,連聲讚歎道「難怪鋒芒畢露,原來是大有來頭。耀庭哇,你真行啊,能結交這樣一位有才幹的兄弟,著實令人羨慕。」

萬東道「不瞞宗伯伯,我平時事情不少,這一萬大軍,我會全權交給羅霄統領訓練!」

「耀庭,我……」羅霄事先並沒想到萬東會將這一萬大軍交給他,此時頗有些吃驚。

「哈哈哈……我看行!有羅兄弟這樣的將才,這一萬大軍,日後定能叱吒風雲!」

看來,宗天威對羅霄是真心的讚賞,對萬東這樣的安排也是十分滿意。他交給萬東的這一萬人,可都是他青龍幫的精銳弟子,對他們的性命,宗天威看的很重!

沒想到宗天威對自己如此欣賞,羅霄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為剛才自己的莽撞與無禮,向宗天威送去了一個抱歉的眼色。

這一切,徐文川都是看在眼裡的,微微點了點頭。對宗天威的坦蕩與大度,深感滿意,更對萬東的識人之明,用人之能感到欣慰。 藥師毒後 這一萬人,交到了羅霄的手裡,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形成可觀的戰鬥力!

「爹!老大!」宗央和宗清荷正忙碌著,一回頭見到眾人,急忙折身迎了上來。正要說話,赫然見到了徐文川,姐弟倆兒立時吃了一驚,忙不迭的躬身行禮。

宗天威的這一雙兒女,也是十分的優秀,徐文川很是喜歡,也不在他們的面前擺架子,笑容可掬。見姐弟倆兒對萬東崇敬有加的樣子,更是忍不住點了點頭,看來萬東的班底中,又增加了兩位俊才,越發的凝實厚重了!

萬東也不客氣,直接將宗央和虎躍推到了羅霄的面前,道「羅霄,從今以後,宗央和虎躍就給你當副將!怎麼用他們,你自己斟酌!」

「師父,那我呢?」王陽德也是熱血青年,小時候也沒少做過當大將軍的夢!

萬東瞥了他一眼,道「你?你好好練你的劍,不能心有旁騖!」

王陽德神色一苦,有些不大情緣,可也知道,萬東這樣的安排,是為了他的好,沒有再說什麼。

宗天威挑選出來的這一萬精英弟子,素質的確不俗。都有一定的武道底子,若是單打獨鬥的話,不會比鳳翔衛差!欠缺的是相互之間的配合,正應了那句話,一個人是條龍,一群人加起來,卻是一條蟲!

軍團之間的戰鬥,從來不是僅憑一個人就可以決定勝負的。團結,配合,才是王道!羅霄是這方面的行家,萬東相信他有辦法。

宗天威今天帶眾人來,本是想顯擺顯擺,得瑟得瑟。可沒想到,他心中的精英弟子,到了羅霄這裡,就變成了豆腐渣。到處都是毛病,到處都是缺點,幾乎無一是處,讓宗天威的一張臉時不時的就紅上一下。偏偏人家羅霄說的又句句在理,讓他想要辯駁,都做不到,很是有些憋屈。

萬東雖然沒有說,可是羅霄卻感受的到,這一萬人傾注著萬東莫大的希望,更包含著萬東對他的信任。這讓羅霄,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一上來,便拿出了統帥的風範,威儀十足!

起初那些個青龍幫弟子還不服,可在被羅霄踢翻幾個硬茬之後,明顯就老實了。 請伊入甕:嬌妻逆襲 再加上萬東和宗天威杵在一旁,就更是不敢放肆了。任憑羅霄,虎躍,宗央三人擺弄。

還別說,被羅霄他們三個擺弄了半天兒的工夫,這一萬人,便發生了鮮明的變化,明顯少了幾分散漫。橫成行,豎成列,終於有了幾分軍隊的風範。

如此顯著的變化,宗天威要是看不到,除非他是瞎子。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苦笑著道「這羅霄真不一般,不服不行啊!」

徐文川也是呵呵笑著的點了點頭,揚聲道「是不錯!耀庭,你小子撿到寶了!」

萬東也跟著笑了起來,道「怎麼也不能丟爺爺您的臉是吧,呵呵……」

練了一會兒,羅霄便交給了虎躍和宗央,轉身來到了萬東的面前。眉頭皺著道「耀庭,既然是軍隊,那就要有統一的制式裝備,可你看到了嗎,這裡一萬人,卻有將近一百種兵器,這樣可不行!」

「這個好辦,我親自去找仇萬里,向他要!」徐文川介面說道。

要兵器和軍費,還真得徐文川出馬,換做別人,仇萬里未必會給面子!

只是所謂的制式兵器,萬東見過,鳳翔衛用的就是,品質不是一般的低劣,比起那些地攤貨,都多有不如。萬東要打造的是一支軍中之軍,那就意味著,一切都要是最好的,這兵器自然不例外! 萬東心中已經有了打算,這一萬把兵器,靠他自己是來鑄造,哪怕他的道氣再提升一倍,也做不到。唯一的辦法,就是交給劉家!以劉家的人力和物力,打造一萬柄上乘兵器,並不是難事。

不過萬東答應過劉雲熙,會幫助他們修成道氣,然後教會他們以道氣來鑄劍,可他到現在還沒有頭緒,這劉家的門,一時半會兒,他還真沒有臉登。

也罷!先讓徐文川從仇萬里那裡弄一批兵器先用著,CAO練嘛,怎麼都好說!

這兵器可以再緩一緩,然而在萬東看來,有一件事,是刻不容緩。那就是一套實用精妙,殺傷力巨大,而又並不複雜的攻擊技法。這對一支軍隊的戰鬥力,極為重要!

這些個士兵,大都是些普通人,很多都沒有接觸過武道,想要他們發出真氣殺人,絕不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最快的速度提升他們的戰力,那就要靠招式,實用精妙的招式!

萬東沉默著沒有說話,羅霄又道「兵器有了,還得有錢,錢從哪裡來?」

羅霄很直接,也很乾脆,不過這也恰恰說明,羅霄很重視萬東交給他的這項差事。一萬人聚在一起,別的不說,光是每日的吃食,就是一筆驚人的數目。某種程度上,錢比兵器更加重要!

徐文川道「這個也交給我,讓仇萬里出!」

萬東皺了皺眉頭,仇萬里不是傻子,他焉能看不出來,徐家已然倒向了白蝶,就算是給錢,也絕不會給太多,頂多比鳳翔衛多上一點而已。不過蚊子再小也是肉,不要白不要!

「如果不夠的話,我青龍幫也有!養活個萬把人,不成問題!」見萬東皺眉,宗天威立即大聲說道。

萬東點了點頭,本來他不想用青龍幫的錢,可現在看來,短時間內還真離不開青龍幫的支持。萬東突然有些後悔,好像不該與段冷嫣走的太近,現在弄的他都不好意思上天寶閣弄錢了,斷了一條大財路!

不行!這年頭,唯有臉厚心黑才能吃飽飯,你講義氣,講情面,那就是冤大頭!再說了,那段冷嫣也不是很地道,地道的話,就不會將狻猊刺殺烏金魂時間,故意說晚一個時辰,差一點兒,整個烏家便被滅了。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這軍費還得從你們天寶閣掏!」萬東眼睛一眯,心中做了決定。

與士兵同吃同住,從來都是一位大將名將駕馭部屬,增強權威的最佳手段,羅霄,虎躍,宗央三人一致決定就留在兵營內,暫時不再回定山王府。劉可兒,巴玲兒也嚷著要留下來,在她們眼裡,這軍營自然要比定山王府好玩兒的多。

至於王陽德,則被羅霄聘為了名譽『總教頭』,專門教士兵們練劍。王陽德有些不大樂意,可萬東的一個眼神兒,便讓他乖乖的接受了羅霄的聘請,也留在了軍營中。

「陽德,教授劍道的時候,眼睛放尖點兒,爭取多發現幾根好苗子,讓羅霄提拔起來,否則的話,雖然只有一萬人,也夠他們忙的。」

「師父,您覺得我適合嗎,其實我……」

「閉嘴!」不等王陽德將抱怨的話說話,萬東便將他的話狠狠的打斷,沉聲道「傳藝解惑,何嘗不是一種修行?你要感悟更高境界的劍道,就好好兒的珍惜這個機會。還有,要教就全心全意的教,不準藏私!」

王陽德的劍道造詣已經很是不錯,而且追求的正是化繁為簡!他的一些個劍招,十分簡單,卻萬分精妙,那些個士兵用不著神似,學個三成形似,在對陣殺敵之時,便會爆發出駭人的攻擊力。相信羅霄執意要讓王陽德來做總教頭,想必也是看中了這一點,萬東自然沒有不支持的道理。

看著一群年輕人,個個意氣勃發,鬥志昂揚,徐文川也受到了感染。從軍營離開之後,直接便取道找仇萬里要錢要兵器去了!

萬東也沒在軍營多呆,有羅霄他們,萬東放心的很!辭別宗天威之後,萬東直奔天寶閣。

烏金魂說他給天寶閣施加了壓力,萬東本以為,天寶閣會因此而蕭條下去,至少在交出十二獸王之前,烏金魂絕不會讓他們舒舒服服的繼續經營,可當萬東來到天寶閣前,卻是吃了一驚,天寶閣根本就沒有什麼變化,與平時一樣,人流進進出出,依舊熱鬧非凡!

萬東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難道天寶閣在雲中城的能量如此之大,以至於連烏金魂都奈何不得?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實在是驚人了。

從天寶閣外看不出什麼變化,可進入天寶閣后,萬東卻發現了不同。天寶閣里負責招呼客人的夥計,幾乎全都換了面孔,萬東一眼望過去,竟然一個眼熟的也沒有。

再看那些護衛們,也是一樣。如果不是天寶閣內的擺設,還與之前相同,萬東幾乎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這血鋼原石不是一千兩一塊嗎,怎麼變成兩千兩了?」萬東正為這變化迷惑著的時候,一個透著幾分憤怒的嗓音,從他的身旁傳了過來。

上一次,萬東大鬧天寶閣的時候,武秋軍想要氣氣萬東,所以將血鋼原石的價格,一口氣提升了一倍,達到了兩千兩黃金一塊,沒想到到頭來,卻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白白便宜了萬東,讓武秋軍大為光火。本想以兩千兩的價格繼續下去,將在萬東身上受到的損失,再從那些普通武者身上補回來,可很快武秋軍就發現,兩千兩的價格過高,直接導致天寶閣的血鋼原石滯銷。不得已,武秋軍只能忍氣,將價格又恢復到了一千兩。

這段小cha曲,萬東也是知道的。 開局快遞月薪十億 沒想到,現在血鋼原石的價格又上了兩千兩,這讓萬東微微吃驚,莫不是武秋軍的腦袋又短路了,還是說上次的教訓不夠重?

萬東循著聲音轉頭看去,說話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武者,修為不高,只有真氣一二重的樣子,此時因為憤怒,一張臉憋的有些發紅,惡狠狠的瞪著櫃檯后一個二十來歲,滿臉譏笑與嘲諷的天寶閣夥計。 那夥計神色倨傲的冷冷道「這是我們家老爺剛剛決定!」

「剛剛決定的?那你為什麼不說?」

「你又沒問,我為什麼要說?」夥計臉上的譏笑更是濃郁,說話的口氣也越發的輕挑狂傲。

「你……」那三十來歲的武者,愈加的憤怒,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你什麼你?快點兒給錢,我還有客人要招呼,沒時間招呼你這窮鬼!」

「豈有此理!你說誰是窮鬼?」

「兩千兩都拿不出來,不是窮鬼又是什麼?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能拿出來兩千兩則罷,拿不出來,就讓你躺著出去!」

那三十來歲的武者,一雙眉毛立時皺在了一起,望了一眼櫃檯上已經被解開的血鋼原石,直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如果要是能開出血鋼來,多出一千兩就多出一千兩,可這塊血鋼原石開出來,卻是白花花的一片,連一絲一毫的血色都沒有,比街上的爛石頭尚且不如,這就讓那武者有些難以接受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