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這邊,吳培軍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很想阻攔林楠,畢竟這不是個小數目,哪怕不是自己的,那也是自己外甥的,但卻被林楠阻攔了,而吳庄的村長更是面色帶著震驚紫之色。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顯然他萬萬沒想到林楠能說出這番話來!

真若是林楠能這麼做,不僅幫了吳磊,也等若是幫了他們村很多人,能夠將那些欠款都還上,而且打心底他也是頗為同情吳磊一家人,他知道這家人的不易。

一時間,所有人都沒有開口,林楠在等待著,吳磊則是還沒有從林楠這句話中反應過來。

直到很久,站在母親床邊的吳磊看了一眼此刻一家人的慘狀,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連上醫院的錢都找不到的母親,眼中有著深深的自責,也有著濃濃的不甘之意。

他吳磊也是一個心高氣傲之人,但此刻他在這種情形,已經管不那麼多了,雖然依舊不清楚林楠想幹什麼,但他別無選擇!

「好,總共負債八十萬,外加我家的房子的錢,一共九十萬,你幫我還清,我這條命以後就是你的。」吳磊沉聲,終於開口,做出了選擇,甚至是做出了最壞的打算。

這番話,等若是一個交易,一個用他自己命換來的交易!

電話這頭,林楠聽到后笑出聲來。

「你想太多了,這筆錢是借你的,以後你慢慢還就行,我相信你以後會做的很好!」 農門俏廚娘 林楠說道。

吳磊再度微楞少許,難道林楠真的什麼都不要?就這麼無緣無故的借給自己錢?這其中總讓他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當然,不可思議的還有吳培軍和吳庄村長,二人也都想不明白林楠為何要這般做,這麼多錢放眼在農村,多少家庭傾家蕩產都不可能拿的出來。

不過,對於林楠而言,就是那個直覺而已,毫不含糊,當場讓吳磊將銀行卡發了過來,隨即掛了電話后,直接一個電話打到公司,讓財務人員安排九十五萬轉過去。

此刻的林楠,也算是財大氣粗了,這點錢根本沒有半點周折,甚至還多轉了五萬,不用想林楠也明白他們此刻的處境應該非常不多,九十萬的欠款和村裡房子的錢,他們自己本身也需要一點。

當遠在千里之外的吳磊突然間看到自己銀行卡上多出的這些錢時,一時間心中各種不是滋味,他明白,這是一個天大的恩情,他吳磊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在人生最低谷之際,是這個人幫他從中走出!等若是雪中送炭!

隨即,吳磊幾乎是用一個顫抖的手撥通了還在外面工地幹活的父親電話。

「爹,你回來吧,帶娘去看病,我要回村一趟,咱不能這麼一走了之,過幾天我再接您和娘回家!」

……

養殖場,吳庄村長帶著林楠和吳培軍走了進來,吳磊將這裡交給他時自然大門鑰匙也都給了他,而今錢打過去了,這裡也就暫時成了林楠的,他自然要看看這裡的情況,看看如何安排這裡的建設,吳磊也會以最快是速度趕回來,明天一大早就會回村,先前已經通過電話。

先前林楠只是在外面看了一眼,而今進入其中,更是覺得這裡的布置不錯,從村長和吳培軍的介紹中可以得知,之前的吳磊應該養殖了不少東西。

寶寶不乖:釣個總裁當老公 有豬,有牛,還有著一些雞,大部分都是放養模式,也是想實現那種無公害養殖,甚至就連一旁的魚塘也得到了利用,原本是有著不少魚的,不過同樣也在半個月前打撈個乾淨,一點都不剩。

可以說,這裡雖然面積不大,但卻基本上形成了一個簡單的生態鏈,足以見吳磊在這方面下了不少的心思,只可惜接連兩場瘟疫,讓他損失慘重,徹底一敗不起!

在下面看了一圈,林楠來到小土山之中,最高也就十幾米高而已,絕對的小土丘,但卻種植了不少的野草,其中更是有著一些溝溝壑壑的,還有一些修建的雞窩、引水渠、豬窩等設施。

越看,林楠越是滿意,雖然一次性轉過去近百萬,但他毫不心疼,一旦這裡經營的好的話,絕對會是一個日進斗金的地方!

「舅舅,你先幫忙張羅一下吧,我需要儘快的投入養殖,吳磊明天就該回來了,他負責養殖,你負責後勤、賬目之類的。」到最後,林楠對吳培軍說道,將吳磊找回來,但更多的也是取決於相同的遭遇,讓他有著同情之心,這麼一個重要的地方,自然還是需要自己人來掌管。

更何況,這麼一個拉攏討好吳培軍的方式,林楠可不傻。

別看吳培軍嘴上說著自己能力不夠,怕做不好,但實際上整個人很高興,雖然林楠說是幫忙,但掌握著後勤、賬目的話,實際上也就是掌握了這個養殖場,吳磊實際上也就等於是一個負責幹活的而已。

「林楠你看這個合適嗎?我真沒有干過這種事情。」吳培軍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樣。

「肯定合適,具體不懂的,可以問周穎,她在行,慢慢就熟悉了。」林楠輕笑,然後就這麼給愉快的決定了,甚至是毫不遲疑的林楠從車上拿出幾萬塊錢現金交給吳培軍,讓他現在就召集工人,先徹底將整個養殖場範圍進行一場消毒,然全部清理一遍,並且再三叮囑,不怕花錢,務必要清理乾淨。

吳培軍也明白林楠的意思,養殖最害怕的就是瘟疫,害怕病毒的傳播,眼下林楠要重新開始,這些自然要徹徹底底的收拾一遍,準備挽起袖子,真正的大幹一場! 易陽一出現,就好像學校食堂開飯了,一個個扯著嗓子喊,聽到最多的聲音就是帥大叔,易陽還揮手打招呼,讓圍觀群眾特別興奮,不誇張的說,今天這兩千人,有一千五百人為了他來的,還有五百人是陪著那些人為了他來的。

「真沒想到這麼多人來捧場,不過你們是要吃虧了。」

大家聽易陽這麼說,都明白什麼意思。

「昨天那撥人能睡在這,你們今天人多,地方是不夠大了,實在不行,我家還有一張床,我準備拍賣一下,也不要太多,賣個幾十萬就成,我好批發點兒上下鋪什麼的。」

這回大家聽明白了,聽明白就想笑,總感覺這位老頭說話和說相聲一樣兒,聽著就開心,美中不足缺個捧哏。

架子什麼的弄好了,也沒到時間,易陽就開啟了陪聊模式。

「大妹子,對,就說你呢,什麼,今年二十二啊,那錯不了,我正好二十三,一點兒都不亂。」

重生似水青春 「小夥子,我看你和我就有緣份,咱們結拜吧,我也沒別的要求,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就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你看怎麼樣?」

「那位帶著花蝴蝶帽子的,對,不用看別人,就說你呢,我看你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特別像一個大明星,說實話,你怎麼保養的,快七十了弄的像十七一樣。」

等待的時間現場也是歡笑不斷,雖然很多人在後面,看不到人,但是聽著聲音就感覺開心,不過易陽最後一天也有所準備,弄了個小型的升降台,弄好了,把自己升上去,這回大家都能看到了。

「不上來不知道,一上來嚇一跳,差點兒沒帶我那位兄弟走了,這全是人,恐怕有個十萬多人,沒進來的朋友,是沒錢買手機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也總聽相聲,還有配合喊是的。

「是啊,那好辦,一會兒我看誰手機拿不穩掉下來,我就給你們遞過去,記得給我發紅包。」

說說笑笑時間過的很快,時間到了,東西也都弄好了,易陽開始了今天的演唱。

今天的歌曲也是一首火過的歌兒,但是易陽更喜歡這首歌裡面聽到的故事,所以,外這天老街最後一天的演唱,他選擇了這首歌。

「你在南方的艷陽里,大雪紛飛

我在北方的寒夜裡,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窮極一生,做不完一場夢」

南山南,一首像是詩歌一樣的歌曲,唱出來給人的感覺略顯憂傷,但是這首歌裡面無數的人可以聽到無數個故事,有追求幸福的過程,也有分別的痛苦,有一時的歡樂,也有一刻的後悔。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風喃,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隨著最後一個音符落下,所有人的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有一些失落,好像是走完了某個人的一生,在這個人的一生中,他們看到了很多很多,和自己相同的故事,或許只是某一段,或許是很長很長。

隨著最後音樂的結束,易陽和眾人揮手告別,還有人大喊著明天再見,易陽回了一個微笑,他知道,很多人,都會是彼此的過客,其中就包括他們。

又是一天的上午,很多人在九點五十九分拿出手機,準備搶佔一個位置,因為十點鐘就開始了,結果……

「啊,怎麼可能,我還沒聽到呢。」

「為什麼?太突然了。」

大家之所以發出疑問,是因為打開軟體后發現,上面是易陽留下的一段話。

「我來時,兩個人,一個行囊。

我走時,兩個人,一個行囊

來去之間相遇是我們的緣分

分開也是必然會有的結果

流浪老頭要繼續流浪

流浪時我會想起你們。」

短短的幾句話,惹哭了很多人,這個城市每天來來往往的人很多,但是能夠留存在彼此記憶里的很少,而今天,他們的記憶里多了一個人,大家不知道他從哪裡來,也不知道他要到哪裡去,只知道他有一個名字,他的名字叫做流浪老頭。

「就這麼走了有沒有遺憾?」

易陽搖搖頭,把東西放好,喝了一口水。

「人生遺憾太多了,現在只要你在我身邊,就沒有遺憾。」

兩個人,在火車上,彼此依靠在一起,離別的惆悵會有,但是終究會因為自己有愛的人陪伴自己,而變得淡化許多。

易陽旅行的第二站選擇了廣州,五月廣州的天氣已經悶熱起來,易陽不太習慣這種氣候,周子怡本來也是南方長大的,後來在北方時間長了,也變得不太習慣這種氣候了。

「這就是小蠻腰吧?」

「對,當年我還在這兒拍過戲呢,時間太快了,沒想到再來已經過了三十多年。」

廣州的頭幾天兩個人就是吃吃喝喝,其實易陽吃不慣這裡的東西,但是周子怡很喜歡,他完全屬於陪同,順便找一下這裡有沒有可以唱歌的地方,他的街頭歌手還沒放夠呢。

「媳婦兒,你聽,是不是有人在唱歌?」

廣告界天王 兩個人正騎著那種情侶的雙人車大街上逛,易陽就感覺自己好像聽到了有人在彈吉他唱歌。

「你聽錯了吧,我什麼都沒聽到。」

「不可能,肯定有聲音,我們去找找。」

順著聲音易陽找過去,在一個公園的廣場里,易陽看到了唱歌的人,而且不是一個人,是好多人,有的還是樂隊形式的,明顯,這裡就是大家唱歌的聚集地。

「走,看看去。」

周子怡下了車,看著一路小跑的男人,只能是無奈的搖頭,也不知道怎麼了,好像是唱歌上癮,現在天天就想著出來表演。

「請問這裡是花錢請他們唱歌嗎?」

易陽找了個人打算問一下情況。

「不是,自願的,十塊錢一天,去公園管理處申請個牌子,然後只要是這個範圍內自己找地方,可以占的地方都畫線了,沒畫線的不能占。」

易陽好費勁才把這段話聽明白,實在是廣東話和普通話差距太大,這位的廣普估計是不經常用,說起來也是一句能聽懂,一句聽不懂的。 從吳庄回來,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整個下午林楠也在養殖場幹活,毫不遲疑的說干就干,就連原本養殖場幹活的十幾個工人也全部被村長和吳培軍給找了回來,一聽養殖場重新開工,由林楠這個大名人接管了,甚至他們的工錢明天也能結清了,一個個自然大喜。

甚至為了能夠儘快搞定收拾好這裡的一切,連帶著又找了十幾個人,一起在養殖場內清理。

一直到下午六點半天色都黑了下來,養殖場內的活才算是結束,人多力量大,一個下午的時間,整個養殖場都收拾了一遍,該清理的清理,該消毒的消毒,就連周圍的一些雜草什麼的也都徹徹底底的整理了一遍。

然後,林楠被自己老舅的盛情給留下了,難得有這麼一個好機會和自己老舅親近親近,林楠自然不客氣,一晚上兩人邊喝邊聊,使得吳培軍對林楠這個大外甥越發的滿意了,養殖場的事情徹底定了下來,而他也因為林楠的安排成為養殖場的廠長……

自然,吳培軍還是非常喜歡的,哪能不喜歡林楠這個大外甥,一不小心的就多喝了一些,直接醉倒在酒桌上,即便是林楠也喝的有些暈乎,開車都是強行提了一口氣,生怕出個啥事。

有驚無險的回到家,林母二人還不知道林楠整個下午幹啥去了,這養殖場的事情實在是太過突兀,莫說是他們,就連楊胖子他們都不知道,當從林楠口中得知這件事,他們二人的臉色那叫一個精彩,不過林楠的事情他們早已不去管了,他們相信。

更何況,林楠這一手直接把吳培軍都給拉了下來,這樣想想,對林楠和周穎的事情無疑是更好了。

剛剛洗漱一番躺下,周穎的視頻便發了過來,林楠接通,瞬間就看到了周穎那張帶著喜色的俏臉。

「老實交代,你今天是不是又賄賂我爸了?」周穎的笑的很燦爛,哪怕是嘴上帶著質問,但喜色很明顯。

對此,林楠一本正經的認真回答。

「第一,那是我老舅,做外甥的孝敬下還不行?第二那不是你爸,你以後也可以跟我一起叫舅也行。」

前面林楠這句話還算是正常,不過後面這句話明顯就有些調侃的意思了,又惹得周穎一陣嬌斥。

「哼,你想的美,你叫舅,我叫爸。」

大晚上的,哪怕是剛剛從周穎那裡回來,但難掩的思念之意,抱著手機陪著周穎閑聊了幾句,打情罵俏的倒也別有一番風味,林楠囑咐了兩句,不要讓她太勞累了,至於其他的事情他沒有點破,既然她們不想讓自己知道,那就索性先裝著不知道,自己做好背後輔助就行。

不是都說了嘛,一個成功的女人背後,肯定有一個靠譜的男人!

林楠現在就是這個靠譜的男人!

「謝謝你林楠!」最後,周穎開口道謝,養殖場的事情他沒有想到林楠這麼上心,這才剛到家就已然開工了,先前林楠剛走,林楠那位舅媽便給周穎打了過去電話,告訴了她這件事。

「謝什麼謝,又不是你要,這是給你朋友的反正,到時候你看看讓你這位朋友好好感謝我就行。」林楠輕笑道。

「行,到時候我讓她好好謝謝你。」周穎笑道,一笑之下罕見的露出兩個小酒窩。

嬌妻狠大牌:別鬧,執行長! 「嗯,告訴你那朋友,普通感謝就不用了,能達到你這麼漂亮的話,最好以身相許算了,其他免談。」林楠調笑了一句,正常而言聽到這話,周穎肯定會嬌斥了一句,不過這次卻露出一副神秘之意。

「好,到時候給你這個大色狼介紹下,話我帶到,到時候不敢要的話,看我怎麼收拾你。」周穎笑罵了一句。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就來到試驗大棚內查看自己的試驗產品,一天一個大變樣,讓林楠頗為滿意,尤其是那株煙富8號果樹苗,大半天的功夫而已,就改變了很多,讓他最為期待。

來到公司,對於林楠幾天的消失他們早已習慣了,不過昨天財務轉出近百萬的賬事情還是要找林楠這位老闆簽字的,楊瑾本來也沒詢問什麼,不過林楠還是隨意的道了一句,剎那間再度讓楊瑾一個踉蹌,手中的文件差點掉落。

什麼情況?

楊瑾發現自己越發的跟不上這位老闆的腳步了,怎麼外出一趟回來眨眼間的功夫買了一座養殖場?這是要幹嘛?

不是說林楠去東山省了嗎?怎麼突然間冒出了一個養殖場?為啥要搞養殖?

對於這些,楊瑾充滿了一萬個為什麼!

看到楊瑾疑惑的目光,林楠這才微微解釋了一句。

「哦,這個也是省城那邊提出來的需求,這個不外賣,只供個秦嵐,其他也就咱們自己食用的。」聽到這話,楊瑾更是一陣無語了,這也行?

「老闆,您養殖過那些東西嗎?咱們可都沒有懂行的啊。」楊瑾開口問道,他和林楠不同,做事更喜歡考慮全面,將事情捋順了再開始,而養殖這東西,貌似又和他們的業務沒啥關係,僅僅就省城需要就買下一座養殖場,楊瑾不知道怎麼說了。

看出了楊瑾的擔心,林楠拍拍他的肩膀。

「淡定,不就是一個養殖場嗎?很快你就會發現,原來肉也是那麼好吃。」林楠笑著說道,其他的便沒有再多說了,既然敢搞,林楠肯定有些依仗。

昨晚和周穎聊完,他就在自己的通天店鋪內翻找半天,這是林楠的倚靠,也是他事業的開端,正和某寶一樣,這裡賣的東西也是五花八門。

當然,質量不知道甩某寶幾條街!

林楠現在能夠翻看的店鋪不少,產品自然也不少,自然而然也找到了一些特殊的好東西。

上次的魚食,便是在那家店鋪賣的,專門出售各種動物的輔食,雖然在天國可能很正常,但對於地球的普通東西而言,肯定不是凡物,林楠就選擇了其中一種名黑穀子的東西,看起來和靈穀子大小類似,但卻漆黑一片,不過根據介紹,這是專門餵食天國那些供給富人們的肉類動物,功能實際上就和地球的豬飼料一樣,只不過高級很多很多,而且純天然無公害!

同時,還有著一款特殊的靈劑,也有著特殊的作用,配合著這種黑穀子,能夠製造出最美味的肉類產品。

連天國都這麼推崇,林楠自然毫不懷疑! 儘管楊瑾還帶著疑惑,但眼看老闆這般自信,他也不好再說什麼,老闆的手段他無法想象,不過至少暫時來看,好像還沒有失敗過。

果酒廠、製藥廠都是林楠突發奇想搞的,當時確實他也都反對過,不過貌似都不錯,果酒廠現在真可謂是日進斗金,每日的產量根本不夠銷售,這還是周圍鄉鎮旗艦店還沒有鋪開的情況下,一旦全部鋪開下去,需求量更是會大增很多。

至於製藥廠,能生產出同類最頂級的藥品,絕對的好東西,馬上就要上市,也有著無窮的潛力,又將是一個熱銷產品。

神秘的老闆,帶給他們太多的無法理解,既然老闆這麼信誓旦旦的,楊瑾也只能做好分內的事情,等待著林楠養殖場的好東西,被林楠這麼一說,他才發現自己最近好像很久沒吃葷了,餐桌早已經被林楠的這些瓜果蔬菜給霸佔了。

辦公室內,楊瑾隨即又和林楠談起了運輸系統以及產業園區的事情,哪怕是規劃了產業園,但農業這一塊也不會進入其中,在這裡更為方便,眼下倉庫已經在建了,運輸系統他也聯繫好了,報價一千萬左右,不過具體的楊瑾還在考慮,準備多設置一些運輸入口,使得運輸更為方便,讓它更加的智能化,還在進行評估。

另外就是產業園的事情,林楠拍拍屁股走人,楊瑾卻往關悅的辦公室跑了幾趟,關悅也明白工作的事情找楊瑾更方便,談論了不少關於產業園的事情。

對這件事,鄉政府給予極大的支持,征地的事情甚至也已經在鄉鎮府那邊提上了日程,不過這畢竟是數百畝地的事情,初步規劃了六百畝地,這可不是小事情,哪怕是鄉鎮府想要做也要上報縣政府批准,同時也要做好征地的民眾思想工作。

估計最快半個月會做好征地手續,而他們這裡也需要提供一個詳細的產業園區的規劃交上去,同時還要和鄉鎮府簽署一份協議,有著不少細節性的東西,關悅都和楊瑾談過,而今在轉達,最終都需要林楠這個大老闆來拍板決定。

對於這些,林楠也不懂,反倒是楊瑾更在行,索性都直接交給他全權負責了,簽字的時候找自己就行,無論是果酒廠亦或者是製藥廠,林楠都能保證會越來越好,自然其他的事情就簡單了。

沒多久,吳培軍給林楠打來電話,吳磊回來了,獨自一人,一大早的就挨家挨戶的還錢,而今就站在養殖場大門口,要見林楠。

對於這人,林楠還是蠻有興趣的,小時認識,但而今肯定不認識。

「要不要到我養殖場看看?」林楠對楊瑾說道,準備讓楊瑾去見識見識,也好好和這個吳磊打打交道,畢竟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他,林楠還是要親自考核一下的。

楊瑾搖頭,林楠這個甩手掌柜走了也就走了,反正也沒啥事需要他做的,而自己這一大攤的事情,真心走不開。

「你忙吧,啥時候能吃肉的時候叫我,給我先嘗嘗就行。」

林楠輕笑一聲,隨即也不耽擱,直接開車趕了過去。

半小時后,林楠的車子在養殖場大門口停了下來,離得老遠就能看到一個略顯消瘦的身影站在門口,身上還背著一個大包,一動不動的就這麼注視著緩緩開過來的車子。

「你好,吳磊?」林楠走近,開口問道,可能之前見過很多次,但多少年了林楠也沒什麼印象,這人個頭不矮,就是看起來有些黝黑,一臉老實的模樣,只是第一眼林楠就覺得這是一個實幹的傢伙。

看人,林楠不敢說自己很准,但至少那種感覺不錯!

聽到林楠的話,消瘦男子直接上前,對著林楠就是一個躬身行禮,正是吳磊!

正如林楠看到的一樣,這是一個實在人,也是一個渾身充滿幹勁的人,但這一次,他摔個慘不忍睹,傾家蕩產,而此刻林楠的仗義出手,對他們家而言,意義重大,等於一種重生!

為此,在看到手機簡訊提醒的那麼多錢時,他就已然有了決定!

他的命都給了林楠,這是他賣命的錢,儘管林楠可能不在意,但他在意。

「謝謝!」吳磊沉聲,帶著極大的感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