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裡的事,就要辛苦了席麗瓊和柳小玉兩人了。

2020 年 10 月 30 日

他們回到永和鎮,已經是晚上七點多。

唐小芯想著自己都那麼久沒見到席桂花他們了,於是就特地到滷味店那邊去。

甘淑英一看見唐小芯他們,跟開心得手舞足蹈哇哇大叫的孩子一樣。「天呀!你終於回來了!」

張大鵬看見自家媳婦這樣,突然無語,接著又陷入了哭笑不得的局面。

郭大東聽到甘淑英尖叫的聲音,便從裡頭走了出來,一看到是唐小芯時,他老臉上出現一怔,繼而樂呵呵地說:「小芯你總算是回來看我們了。」

「郭爺爺!」唐小芯打過招呼后,笑笑對甘淑英說:「還有飯吃嗎?我們兩個趕路回來,連飯都沒吃。」

頓時,甘淑英才恍然大悟,「有有有,我馬上去給你們熱一熱。」現在天氣漸漸到了秋末,快要步入冬天,天氣還是有點涼的。

甘淑英一走,唐小芯就陪郭大東坐著,郭大東就跟她聊了最近發生店裡發生的事,她大姑媽席桂花和郭洪亮都去席家幫忙了,爺爺得要回去坐鎮。

二十分鐘后,唐小芯和席錦琛吃上熱乎乎的飯菜和湯水。

「這麼晚了,你們今晚就留這邊吧!等明天一大早再回去吧!」

甘淑英等他們吃過飯之後,這麼建議他們。

唐小芯第一反應先是看著席錦琛,把決定交到他手上。

席錦琛觸及她目光,陷入了沉思,如果是他一個人的話,那會連夜趕回家裡,現在是多了一個她,他不忍心看她太累了,於是轉跟甘淑英說:「那就麻煩你幫收拾一下地方,我們明天再早早回去。」

「行!」

甘淑英又拉著唐小芯,兩個人跟個閨蜜似的,一直都在最近發生的事。

唐小芯躺在原來住的房間時,不由感慨,笑著跟席錦琛說:「我總覺得我自己才走沒一兩天,什麼都還是我原來熟悉的樣子。」

「是呀!」有她在身邊,都能夠感覺到心口被填得滿滿地。

唐小芯趴在他胸膛前,雙手抱著他結實的腰間,之前老是在夢裡見到他,現在抱到的是大活人了。

可能是趕了四個小時的車,沒過多久,唐小芯便趴在他胸腔前睡著了。

席錦琛低眸瞥了她幾眼,擱在她細腰上的手沒有挪動,反而是另一隻手輕輕地把旁邊的被子拉了過來,蓋在兩人身上,屬於她的淡香沁人心脾,漸漸的,很快便睡著……

到了早上五點多。

唐小芯也是習慣性起來。

洗漱之後,甘淑英還特地給他們兩個準備了白粥。

這把唐小芯感動的,她都恨不得抱著甘淑英親了一口了,「淑英這麼久不見,你還是跟以前那麼好!怎麼辦呀!我都好想把你帶到城裡去了。」可惜,就是大姑媽這邊沒人幫忙。

甘淑英溫柔笑著,發現孩子氣的唐小芯,還是挺好玩的。

吃過早飯,唐小芯和席錦琛出門,往魚山村方向走回去。

走到半路的時候,席錦琛:「我來背你吧!」他看她也走累了。

在城裡,極少會走那麼多久的路,唐小芯的腳是有點累了。

但是,這裡是農村呀!

要是讓席錦琛背她,被其他人看見了,肯定又會有閑言碎語了。

想想,還是算了。

「我自己走。」

席錦琛知道她在顧及什麼,就建議,「要不你等一下把臉埋在背上,不讓其他人看見,這不就行了嗎?」

他的提議是讓唐小芯心動了,但也只是一瞬間搖擺,繼而她搖了搖頭,「不要,你雖然很少回來,但鄉親的眼睛可尖得很,會認出你來的,我慢一點走就行了。」

「那好吧!」席錦琛只能陪她慢一點走回去。

今天是席秋怡結婚的日子,回到了席家,席錦琛第一時間就是讓她先坐著休息一下。

唐小芯說好。

「我先去跟爺爺他們打招呼。」好讓他們都知道他們回來了。

「行!」

邪帝狂妃:鬼王的絕色寵妻 席錦琛一走。

唐小芯看見一些她不認識的人,在忙忙碌碌,可能是杜美華不知道從哪裡找來幫忙的人。

這時杜美華從廚房裡出來,提著一個竹籃子,打算去祖宗廟拜拜,無意間就看見了唐小芯坐在凳子上,她就想著唐小芯一回來就偷懶,走過去,有些生氣訓斥唐小芯:「你難道沒看見其他人都在忙嗎?你要是不搭把手,也別坐在這裡礙事,整得跟一尊菩薩一樣,看著礙眼。」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面對杜美華的嫌棄,唐小芯並沒有生氣,畢竟今天是席秋怡結婚的日子。

反而是挪了挪凳子,到裡面去歇一歇腳。

杜美華並沒有就因此放過她,還大聲肆意各種說唐小芯難聽的話。

最後是看離祭拜祖宗的時間差不多了,她才作罷。

沒了杜美華的聲音,唐小芯覺得腳沒那麼累了,於是就去找席錦琛和席建立他們。

席建立一見著她便問:「剛才你媽就在說你?」

唐小芯聽得出他語氣很肯定,就說:「可能就是她太過於在意秋怡的結婚吧!所以她一看見我坐在哪裡休息,你不樂意了,沒什麼。」

一大早的,她不是很想見席建立為了這種事情生氣。

「也是幸好你心寬,不然像今天這樣的好日子,非得打起來不可。」

唐小芯只是笑笑,並沒有說什麼。

席建立也非常理解地說:「等一下你就跟我,像今天這樣的場合,你要是不幫忙,也不過去,要是幫忙了,你媽肯定是嫌棄你,左右都會挑剔你,說你不好。」

一句話就是杜美華故意找茬。

「好!我就跟著爺爺!」唐小芯唇角彎彎。

「對了,等一下錦琛的外婆舅舅舅媽他們,你有空就去打一聲招呼,免得讓他們有機會說你。」

「好!」席建立說的,她都會去反駁,她都知道席建立都是為了她好。

話才剛說完,杜大媽帶著兒媳婦羅翠蘭過來了,表面上掛著笑容跟席建立打招呼,目光呢就一直盯著唐小芯看。

就連席錦琛都察覺到了,面色如常,「外婆,舅媽,這是小芯!」

唐小芯也懂他意思,面帶微笑跟杜大媽打招呼。

杜大媽打量了唐小芯過後,和藹笑說:「這孩子模樣還真不錯,比紅雲都還要好看。」

「是呀!不愧是城裡來的姑娘。」羅翠蘭順著她的話說。

「你們結婚都這麼久了,啥時生娃娃呀!」杜大媽突然問。

席建立一聽,微微發白的眉頭皺了起來,上一次說他跟杜大媽說過了這個話題,怎麼現在還來提這件事。

而他也知道小芯不管怎麼回事,都會引起杜大媽的不滿,既然如此,那這個壞人就由他來當好了,「生娃娃的事,還是隨緣吧!紅雲都還沒生呢,這事急不來,反正我是知道,早晚都是有曾孫抱的。」

陡然席建立瞥了席錦琛一眼,「你剛才不是說有事跟小芯出去辦的嗎?還不趕緊去辦了,等一下家裡就要來客人了。」

席錦琛知道他是給他們兩個找了借口,他順著說好。

哪怕是杜大媽心裡有再多的不滿,但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唐小芯和席錦琛走了。

「爺爺果然是寶刀未老。」指的是席建立人老了,可腦袋瓜子還是一如既往靈活。

席錦琛看著她,「要不你先到隔壁老張家坐坐,事情差不多忙完了,你再回來吧!」

「這樣好嗎?剛才爺爺不是讓我跟他嗎?」

「爺爺應該是一時半會兒走不開。」最少都還要跟他外婆交手幾回合才行。

「那好吧!」

反正她是巴不得這樣。

眼看就是十點多了。

新郎官宋多金騎著鳳凰牌自行車來接席秋怡,這可是在村裡不可多見到的畫面,引起今天來吃喜酒的親戚鄰居等,紛紛羨慕席秋怡嫁得不錯。

備受矚目的席秋怡,眉眼之間絲毫不掩飾那得意與高興。

唐小芯就在人群中看著席秋怡,然後目送席秋怡離開席家。

而杜美華站在門口,哭著,這也表示娘家人比較重視和疼愛這個女兒。

吃過中午飯,唐小芯就打算回鎮上去,席桂花和郭洪亮、郭彩雲他們一塊跟她回去。

席錦琛留在家裡陪席建立。

到了晚上,他才回到永和鎮的滷味店。

第二天中午。

席錦琛喊唐小芯到房間里去,突然從口袋裡拿出了由一塊紅布包裹著的東西,然後塞到了唐小芯手心裡。

「送給你的!」

唐小芯一怔,他們兩個結婚以來,他極少會送自己東西的,原本以為自己嫁的還是一個大木頭呢!沒想到,還會給自己送東西,有這麼浪漫的行為。

「趕緊打開來看看喜不喜歡。」

她打開一看,鋥亮的銀手鐲出現在她眼前,款式屬於光面,還可以調大小。

只是,她有點想不明白,「你怎麼會想著給我送手鐲?」要是送禮物的話,那也可以送其他東西呀!

席錦琛通過她嘴角微微向上揚起,他就知道她很喜歡這個禮物。

打從他看到了這個銀手鐲起,他還是一直在想著買下來送她,買了之後,就一直惴惴不安,各種憂慮,不知道她會不會喜歡。

現在心底暗暗緩了口氣。

唐小芯等了一分鐘,席錦琛才說:「我覺得它適合你。」

然後,他就買了,送給她了?不知道怎麼了,她心底湧現了一股無形的喜悅,看著如此獃獃的席錦琛,要說他浪漫,那他還是有浪漫的因子,要說他呆,他平時行為,也不像。

算了,不管他理由有多麼簡單,她都接受。

可能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她覺得他哪都好,就連他給自己選的銀手鐲款式,她也特別喜歡。

「幫我戴上。」

席錦琛從她手心取過手鐲,兩一邊一推,手鐲變大,他一隻手拎著她手,另一隻手將手鐲從她指尖漸漸推向她手腕,再推了手鐲的兩邊,將手鐲調到適合她手腕戴為止。

等他們回到院子,席桂花和甘淑英兩個人明顯發現了唐小芯白皙手腕上鋥亮的銀手鐲,尤其是在陽光下底下,這手鐲亮得令人轉移不開眼睛。

甘淑英哇哇聲,伸手握著唐小芯的手指,抬起唐小芯的手臂,讓唐小芯手腕上的銀手鐲展現在所有人眼前:「沒想到錦琛的眼光還挺好的,挑了一個這麼好看的手鐲,嘖嘖嘖,真是讓人羨慕。」她轉頭就懟自己老公,「大鵬,你看看人家錦琛多會疼媳婦呀!你再看看你,你啥時給我也送一個手鐲?」

張大鵬沒想到她會有這麼一出,臉上略顯窘迫,話憋了很久才說,「我們家的錢,不是在你手上拿著嗎?你要買什麼,自個去買不就行了嗎?」 「那怎麼一樣呀!」甘淑英振振有詞指責他:「我買的是我買的,你送的是你送,你送的意義不一樣。」

張大鵬被她的話,都差一點繞暈了,其實她老實的他又疼自家媳婦,當然不能說自家媳婦的不是,只能喃喃自語:「這有什麼不一樣的嗎?」

這話雖然是很小聲,但還是讓甘淑英和其他人都聽見了。

唐小芯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了,她覺得張大鵬就是一根筋的人,也太老實了!

甘淑英嬌嗔:「你看看你,連小芯都笑話你了。」

唐小芯連忙搖手,「我就是看大鵬反應特別可愛,我沒要笑話你們的意思。」

「哪裡可愛了?」甘淑英上下看了張大鵬一眼,一臉『我怎麼看不出來』的表情。

而其他也彷彿盯著張大鵬看。

張大鵬讓大家這麼看著,不好意思摸了摸後腦勺,露出憨厚靦腆的笑容。

大家說說笑笑大半個鐘后,其他人都忙了。

剩下席桂花和唐小芯兩人在一塊坐著。

席桂花就好奇問起席秋怡是不是在城裡發生什麼事,不然怎麼會匆匆忙忙結婚,而且都還是沒到法定結婚的年齡。

「大姑媽你怎麼會這麼想呢?」突然覺得她大姑媽有點神了,這能夠猜測得到。

有她這話,席桂花內心更加堅定席秋怡在城裡就是發生了點事情。「秋怡是什麼性子,難道我還不清楚嗎?她可傲著呢,她怎麼可能會看上那個宋多金,再說了宋多金家裡條件又不怎麼好,你媽怎麼會點頭答應。」

唐小芯幽幽轉了轉眼珠子,看來她還是老實交代吧!

席桂花知道事情來龍去脈,驚愕半晌說不出話來:「這事要是讓我爸知道,非要氣得背過去不可。」

「所以,這件事我就告訴錦琛和你,連淑英我都沒說。」

「嗯,這件事還是別說,萬一要是傳了出去,那麻煩可大了。」說不定杜美華就會把這件事怪到小芯頭上來。

然而,她們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席秋怡回門當天,唐小芯和席桂花他們都回去,從早上盼到了中午,還想著席秋怡是笑著回來的,結果是哭哭啼啼回來的。

這可把杜美華擔心壞了,連忙問席秋怡發生了什麼事。

「多金知道了我的事了,他知道我不是處的,他還罵我,說我騙他,他說要來我們家退貨,嗚嗚……」席秋怡一想到今天在宋家發生的事,心臟都忍不住顫抖,一股勁趴在杜美華懷裡,忘記還有其他人的存在,傷心地跟杜美華哭訴起來。

聞言,杜美華猛地愣了一下,自然而然皺著秀眉,心思都在席秋怡說的話上面來了,顧不得其他人存在,「這事他怎麼會知道的?要發生的話,早就在第一天發現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今天一大早他還特別高興的說到鎮上買手信來我們家,結果一回來,面色鐵青,非常生氣,你抓著我的手質問我,結婚當天的血是怎麼來的,說我要是不老實告訴他的話,他就會把我活活打死我,所以我就告訴了他,是雞血。」

「你傻呀!我們娘家沒人了嗎?我量他也不敢把你打死,你怎麼就把雞血的事,告訴他了呢!」杜美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瞪著她。

當初相親結婚的時候,她都很擔心萬一要是讓宋多金知道了秋怡不是處的,說不定沒那麼快就把人娶回去,所以她才出了這個主意給秋怡,讓秋怡在兩人做那事的時候,趁宋多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把沾有雞血的海綿,擠出在床上。

重生豪門寵婚:梟寵不乖嬌妻 「媽現在不是在追究我說沒說的事,應該找到那個把這件事告訴多金的人。」

「對,沒錯,就要找出誰把這件事告訴宋多金的。」杜美華陰險的表情,眼睛微微一眯,咬牙切齒說道:「要是讓我找到是誰的話,我非要掐死她。」

通過她們兩個的對話,除了唐小芯、席桂花、席錦琛之外,席建立、席國強、陶紅雲、席錦榮、郭洪亮、席國偉、李蓉萍他們幾個都瞠目結舌。

「你們兩個……」席建立金剛怒目,是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聽到席建立的怒斥聲,杜美華和席秋怡才恍然她們剛才把事情都給說漏嘴了。

席建立冷哼看著她們,問席國強,「你知道這件事嗎?」

「我不知道。」席國強連忙說。

「你們呢!」席建立把目光投向一直都不出聲的唐小芯和席錦琛、席桂花三人。

唐小芯也知道,現在這個時候只能老實坦白,「我是知道席秋怡在外頭認識的,然後還……」

「唐小芯!」杜美華生氣打斷她要說的話。「這件事跟你沒關係,你說什麼說。」

「媽!」席秋怡突然想起了什麼,扯了扯杜美華,「唐小芯她就在鎮上,而且知道這件事的人就只有她了,說不定就是她遇到了多金,是她跟多金說的。」

杜美華一聽,覺得很有道理,唐小芯就在鎮上,宋多金也去了鎮上。「唐小芯你太犯賤了,你居然把這件事跟宋多金說了。」

「我沒有說過。」對於席秋怡的事,她恨不得遠離八百米,她怎麼可能會碰這一趟渾水。

「小芯沒有說。」席桂花忍不住幫唐小芯說話,「她一直都在店裡頭,都沒出去過,今天唯一出門就是回魚山村。」

「唐小芯有沒有說,你又是怎麼知道的?」杜美華心思一動,「難道你也知道了這件事?」

面對她的質問,席桂花承認了,「我是昨天才知道,我又沒打算對其他人說。」

「你們知道了,怎麼都不告訴我。」席建立嚴肅板著臉,沉聲問。

「爺爺,小芯她和我不說,擔心你知道了,氣壞了身子。」席錦琛替唐小芯解釋。

「難道我現在不氣嗎?一個個隱瞞我這件事。」不過席建立還是知道這件事最該追究的還是杜美華和席秋怡,他冷眼一瞪杜美華,「你是不是該老實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