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都是懸空的,加上這裏是大荒,有大荒森林的禁空法則約束着。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這就如同天塹一般,無法逾越。

“我們真的要被永遠困在這裏?”

昊哥也是臉色慘然,發出了一聲,悲慼地感嘆。

“咦,你們看着是什麼?”

蒼哲突然間,發現在自己的腳下有一塊奇怪的石板。

昊哥將這個石板給搬了出來。

這個石板上面,有一行血紅色的字:“惡魔果就在這裏。想要得到惡魔果,必須要獻祭上,兩個活人的鮮血。兩個活人的修爲,還不得低於機甲戰王。獻祭者的鮮血,必須噴灑在石板上!”

藉助着昏暗的光線,在場的衆人,都是將這看得清清楚楚。

看完這一行字後,除了南天外,蒼哲他們都是臉色煞白。

“這個是什麼狗屁的東西,那這裏糊弄人!”

蒼哲的一腳,將這個石板踢開!

不過,昊哥和蒼不悔卻是面色沉重了起來。

昊哥首先站了起來:“少爺,不管這個石板上面,寫得對不對,我們總是要去試一試。萬一,成功了呢?爲此,蒼家已經犧牲了太多人了。我昊子,是蒼家的奴僕,是蒼家的護衛,當爲主子盡忠!”

說罷,昊哥拔–出了身上隨身攜帶的軍刀,猛地朝着自己的脖頸割去,鮮血全部噴在了那石板上。

南天一驚,他想要出手制止,可是,蒼不悔卻是攔在了自己的身前。

“昊子,盡忠,無怨無悔,是我蒼家的好勇士!還望,南天大人,不要相攔!”

“接下來,應該我來了!”

“我死後,南天大人,望你能夠輔助哲兒。我蒼家的財富有一半,南天大人,都可以取走!”

蒼不悔說罷,又對着蒼哲道:“哲兒,爲父的性命,本來就剩得不多了,此時此刻死去,不值得悲傷,若是真的有惡魔果出現,你一定要吞服而下,好好地繼承蒼家大業!”

蒼哲頓時哭泣,撲了過來。

“不要父親!不要父親!”

“這石板寫的是假的,不要相信!昊叔,都枉死了,你不能再去幹傻事……..”

蒼哲勸說道。

蒼哲一邊說着,一邊要去奪走蒼不悔手上的軍刀。

可是,蒼哲一個小青年,哪裏是蒼不悔的半步機甲戰皇的對手。

就算不動用機甲,蒼不悔一推將蒼哲給推開了。

“哲兒,你要堅強!你要堅強!父親,會在天上一直看着你。現在,父親要和你姑姑團圓了!”

蒼不悔話音一落,不再猶豫,手臂一用力,鋒利的軍刀劃破了蒼不悔的咽喉,血噴了出來,也濺到了石板上。

“父親!”

“父親!”

蒼哲臉色蒼白,發出了悲痛欲絕的哭泣聲。

接連着,蒼哲失去了他最重要的兩個親人——他的姑姑蒼寒霜,他的父親蒼不悔。

“蒼天呀,爲何,要如此對我蒼哲!”

蒼哲流出了一行血淚,咆哮道。

緊接着,蒼哲受不了了刺激,一下子,身心俱疲地昏倒在地上。

南天將蒼哲扶了起來。

“可憐的孩子!”

南天,不禁悠悠一嘆。

當石板被發現的那一刻起,悲劇就無法避免了。

不管,那一行血色字體,是否是真的,面對現在這種局面,肯定是要有人死的。

只不過,昊哥,蒼不悔,他們二人,走得悲壯!

“咔嚓,咔嚓!”

石板被兩人的鮮血濺–射-到後,石板還真的發生了異變。

南天發現,這石板,竟然開始慢慢地破碎掉了。

漸漸地,一顆黑色的,周圍有兩個花瓣襯托着,有特殊香味的果子浮現了出來。

“惡魔果!”

“終於找到了,石板上面寫的是真的!”

南天一驚。

“阿彌陀佛,總算昊哥和蒼不悔,也算是沒有枉死!”

南天感嘆一聲,將果子取下,放在蒼哲的身旁。

等到蒼哲醒後,南天要把這果子給蒼哲吞下。

………

一個時辰後,蒼哲醒了。

南天將果子舉起來,遞給蒼哲:“把這個果子,吃掉!”

“惡魔果?”

蒼哲同樣驚駭,這可是傳說中的惡魔果呀!

骷髏架子日常 一旦吞服下去,就會擁有至尊惡魔血統,統領整個惡魔界!

蒼哲雙手都在顫抖。

“顫抖什麼,不要猶豫了,磨磨蹭蹭了。愛你的人,都是爲了你,才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來吃了這個果子,然後擁有力量,去繼承蒼家,完成你父親的夙願!”

南天鼓舞道。

現在,蒼家並不太平。

那個白髯老者,也就是蒼家的太上護法,先一步帶着蒼不儀離開了。

現在,德隆望重的蒼不悔又犧牲了,整個蒼家肯定是亂成了一片。

若是,蒼哲不盡快的掌握一定的力量,展露一些絕強的天賦,到時候,還真的無法繼承蒼家之主!

畢竟,蒼家是大家族,直系,旁支,記名外圍子弟,還有一些家僕護衛,林林總總地加起來人數,二十多萬呢。

單靠武力的話,是無法當上蒼家之主的!

“嗯,我要完成父親和姑姑的夙願!我要當蒼家的一代明主,我要振興蒼家!我也不能夠辜負昊叔!”蒼哲臉色一堅定,結果惡魔果,當即吞吃而下。

不過,這惡魔果,剛吃下,蒼哲就痛苦地抱着肚子,在地上打着滾。

“啊啊!”

“疼疼!”

總裁大人,請放手 蒼哲,發出痛苦的叫喊。

南天不禁慌亂了起來。

“怎麼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最令南天膛目結舌的事情出現了,那個血色的石板裏頭,突然間,又蹦出了一個果子。

相比較上一個果子,這個果子更加的黑,或者是說“純黑色”。

之前,蒼哲吃掉的果,仔細一看的話,會發現,雖然黑,但是有是有一點雜色,黑種夾雜了許些不經意地灰色。

“這,這個果子!纔是真正的惡魔果?”

南天恍然一驚! “對了,之前的圖鑑上寫着,惡魔果是純黑色的!我剛纔太着急了,沒有仔細分辨!”

南天暗道一聲。

臨時老公,玩刺激! 誰能夠料到,在那個石板裏頭,竟然有兩個果子。

第一個蹦出來的,還是一個仿冒的貨。

看着,蒼哲痛苦的樣子,南天心如刀絞。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南天害了蒼哲。

南天將蒼哲扶起來,雙掌拍在蒼哲的後頭,給蒼哲源源不斷地輸送着真氣。

南天能夠感受到,蒼哲的脈細,很是混亂,似乎很快就要斷起了。

南天將生命之界裏頭的生命之泉,也是搬了出來,咕咕嚕嚕的給蒼哲灌下。

這纔算是勉強地,保住了蒼哲的性命。

過了許久,蒼哲虛弱地睜開了眼睛。

南天欣喜無比。

“蒼天保佑,蒼哲,你總算是醒了。你要是有三長兩短,我南天一輩子心裏頭都有個坎。”

南天喃喃地說道。

“剛纔是我的錯,找到的那個果實,並不是真正的惡魔果。這個果子,纔是真正的惡魔果,蒼哲,你拿去,吃掉。”

蒼哲一驚:“怎麼可能,吃下果實後,雖然,我很痛苦。但是,挺過了痛苦和折磨後,我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和血統力量,都在沸騰!我正處於一個爆發的階段,至尊惡魔血統,我覺得,我現在已經擁有了,就算還沒有,也需要在修養一會兒,應該就可以徹底擁有。”

“我想南天大人,你是搞錯了,那果子,肯定就是惡魔果呢!”

蒼哲,篤定地說道。

南天搖了搖頭,將手上的惡魔果,拿起來,給蒼哲仔細看。

“瞧見了沒有,這是惡魔果,是純黑色的。按照圖鑑上面來說,這纔是最正宗的。之前,你吃下去的,有些灰色和黑色交織在一起,在陰暗的環境下,不仔細地分辨,不容易看出來。但是,這其中的差別,應該是很大的。”

南天解釋道。

蒼哲擺了擺手:“對了,我好像,想起了父親說過的話,沒有成熟的惡魔果,好像就是有些灰色摻和在黑色裏頭呢。照南天大人,您這麼說,我先前吃掉了,就是一個未成熟的惡魔果!萬物神奇,竟然有兩個惡魔果呀!”

蒼哲也是驚詫不已。

“不過,未成熟的惡魔果,有劇毒,一般情況下,服用後,必死無疑。南天大人,您是怎麼救活我的。”

蒼哲問道。

南天笑了笑:“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救你很簡單的,你安心休養即刻!”

的確,剛纔爲了救蒼哲,南天幾乎抽空體內的九天真氣,護住了蒼哲的關鍵的心脈。

爲了讓蒼哲甦醒,南天溝通了生命之界,從生命泉池裏頭,搬出了十幾大桶的生命之泉。

大量的生命精氣加上南天的九天神龍真氣的神奇功效,終於是讓蒼哲甦醒了過來了。

當然,這些細節之處,南天自然不會告訴蒼哲。

“好了,來,接着把這個惡魔果給吃掉。這個是成熟的惡魔果,應該沒有副作用!”

南天將純黑色的惡魔果遞給了蒼哲。

蒼哲搖了搖頭:“我已經吃掉了一個,這個,南天大人,你吃吧。”

南天呵呵一笑:“你們惡魔蒼家嫡系子弟擁有惡魔血統,吃掉惡魔果,效果是最大的。”

邪少悍妻 “我一個外人,吃掉這個,也沒有用的。”

南天拒絕地說道。

蒼哲卻是不願意:“南天大人,您一定要把這個吃掉,因爲……..”

南天莞爾一笑:“因爲,因爲什麼?”

蒼哲道:“因爲,惡魔果,不管任何人,一生只能夠吃掉一個。如果,再多吃一個的話,就會爆體而亡,用什麼辦法,都救不活的。”

“所以,南天大人,這個惡魔果,還是你吃吧。雖然,你不是蒼家的嫡系,身上沒有惡魔血統,但是惡魔果,是天地神果,成熟的惡魔果,百利而無一害!吃掉吧,南天大人!”

蒼哲緩緩地說道。

南天點了點頭:“好吧,那我就吃掉了。”

其實,說實在的,南天對於惡魔果,也是有些心動。

畢竟,這可是天地神果。

先前,小黑在生命之界裏頭,就叫嚷着,要吃掉這個果子。

南天一巴掌將小黑給打了回去,沒有蒼哲的話,誰也不能夠動,包括南天自己。

不過,現在蒼哲現在把話都說得如此明白了,南天若是在推脫,就顯得很是矯情了。

“吃!”

南天一口將惡魔果吞下。

頃刻間,滾滾,源源不斷地真惡魔之氣,襲入南天體內。

南天的身體,早就不是凡俗之軀。

當初,舉輪迴之盤,築無上龍基,讓南天擁有了一絲神龍血統!

加之,體內的佛祖舍利,一日一日地滋潤,潤物細無聲地滋補着南天的身體,南天的身體越發不凡。

隨着,武道神通:七星無量的開啓。

南天的肉體寶藏,漸漸地被開發了。

南天的軀體,就如同未知的寶藏,有着無窮無盡的開發空間。

惡魔之氣的注入,更是讓南天的肉體,增添了一股新的活力。

不過,這惡魔之氣來得太剛猛了。

本來,惡魔果,是爲了身俱有惡魔血統的人,晉升到至尊惡魔血統的。

不過,南天不具備惡魔血統,直接跨過了這一關。

從零到至尊惡魔血統,這跨越實在是太大了!

一時間,引起了南天身體的劇烈不適應。

南天面色痛苦,無邊無盡的苦楚,襲上心頭。

南天是一個硬漢,再大的痛苦,也不喊出來,南天-緊–咬牙關,催動真氣,進行抵抗着。

但是,惡魔果畢竟是天地神果,擁有着匪夷所思的能力。

堅持了不到十幾分鍾,南天虛弱地喊了一聲:“小黑,快帶着生命之泉,過來……”

說罷,南天眼前一黑,徹底地倒在了地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