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小藍點點頭,道:「當然,妹妹一起去吧!」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太好了。」孫小蝶興奮的跳起來,道。

此時酒館雖然沒有多少客人,但除了王鈞等人,還有一桌,因此孫老頭一直終於可以歇歇,

王鈞趁機向孫老頭打聽,道:「老丈,小藍姑娘賢良淑德,可有婚配?」

孫老頭還以為王鈞對孫小藍有想法,不由的道:「公子並非老頭不識抬舉,而是小藍已經有了意中人了。」

王鈞微微一笑,道:「小藍姑娘的意中人可是戲志才?」

孫老頭一愣,道:「公子你知道?」

「戲志才乃我知交好友,因為我看得出小藍姑娘和志才互有好感,所以才想問清小藍姑娘是否有婚約在身。」

孫老頭搖搖頭,道:「小藍暫無婚約。」

王鈞略含深意的道:「如果老丈明日無事,還請休館一天。」

孫老頭活了這麼大年紀,王鈞話中的含意哪裡還不明白,笑呵呵地道:「當然沒有問題。」 王鈞和孫老頭聊了幾句,便弄清了一些基本信息,也知道該怎麼做了。

隨即回到了自己的桌子,和郭嘉一起喝酒聊天,也不談什麼招攬之類的事情,只是說著各地見聞趣事。

吃完飯,王鈞結完賬,又和趙雲一起將郭嘉送回了家。

兩人隨即返回軍營,很快護衛就為王鈞上了一份熱茶。

「子龍,你也坐,用茶。」王鈞笑道。

趙雲笑笑,道:「謝主公。」

雖然趙雲屁股坐到凳子上,但卻時刻保持著警惕,以便隨時可以出手。

王鈞飲了一口茶水,便把茶杯放在桌上,問道:「子龍,你覺得志才和那個小藍的事情能成嗎?」

趙雲心裡清楚王鈞可以插手戲志才的私事,可是他卻不能插手。

雖然幾人關係不錯,頂多就是私下裡勸說戲志才,但一定不能明目張胆地摻合別人的私事,更何況對於這類事情,總的來講還是要避諱一點。

「主公,一切要看你的決定。」趙雲既然已經決定不摻合,自然推給王鈞。

王鈞沉吟片刻,沖著營帳外喊道:「王濤進來。」

一身鎧甲的王濤走了進來,躬身道:「主公。」

「去給我準備一份禮品,然後再一小盒金銀珠寶。」王鈞敲著桌面,道。

「諾,屬下這就去辦。」王濤拱手道。

第二天,又是是個陽光明媚的天氣,炎熱的太陽烘烤著大地,地面已經有些乾裂,草木也開始枯萎。

此時王鈞正在酣睡,王濤走進帳篷,站在門口,拱手道:「主公,戲先生來了。」

王濤一進入帳篷王鈞就察覺了,只是不想起來,聽到王濤的話,王鈞坐了起來,道:「喚志才進來。去打盆水,我要洗漱一下。」

一身新衣服戲志才走了進來,見王鈞才起床也沒有在意,拱手道:「主公,最近一段時間未曾降雨,可能會再次引發大旱。」

王鈞坐在床塌上,想了想道:「很有可能,不過王家堡應該沒什麼問題。近兩年一直挖水井,修水渠,應當能渡過。」

作為王家堡的大管家,戲志才當然清楚的知道王家堡的抗旱能力,只不過作為下屬該提意見還沒該提,道:「主公,屬下自然明白,不過你還是應該去份書信,提醒趙風他們。」

王鈞想了想的卻要提醒趙風,不然恐怕還真會沒注意到這件事,道:「待會我就去信一份。」

「既然主公已經有了決定,屬下該回去做事了。」戲志才道。「目前潁川方面已經將戰利品分了一部分給我們,屬下還要回去登記造冊。」

「等等。」王鈞伸手阻攔道。「此事不急,現在另一件大事需要你去做。」

戲志才頓時有些疑惑,腦中一轉想到了昨日在酒館遇到的郭嘉,肯定是王鈞對於郭嘉的才華十分欣賞,想要招攬郭嘉,拱手道:「主公,屬下這就讓副手去為戰利品登記造冊,再陪主公去招攬郭嘉。」

王鈞點點頭,道:「這算一件事,不過我說的是其他事情。」

戲志才迷惑了,道:「主公,屬下不知道什麼事情,還請主公明言。」

「你跟我走就是了。」王鈞故作不耐煩道。「王濤。」

王濤正好端著一盆水進來,道:「主公,水來了。」

「就放洗臉架上。」王鈞指著洗臉架道。 綜穿拯救男配計劃 「王濤,昨日我讓你準備的東西,準備的如何了?」

「主公某已經備好。」王濤道。

「叫上子龍,我們出去一趟。」王鈞道。

「諾。」

吃完早餐,王鈞,趙雲,戲志才和搬運禮品的王濤,四人一同出了軍營。

走在去往酒館的路上,戲志才越來越迷糊,因為他已經發現了時酒館的方向,不過卻想不通為什麼要去酒館。

所有人都不看好我種田 趙雲見狀嘴角微微上揚,也不為戲志才解釋,反倒起了一絲看熱鬧的心情。

孫老頭的家是個磚瓦房,院子里種了一顆棗樹,樹下放著兩張石凳,屋內比較昏暗,放了一些孫老頭自己打造的桌椅板凳。

「咚咚。」

王鈞敲了兩下門,很快孫小蝶就打開去了門,驚喜的道:「戲大哥你們來了,快請進。」

王鈞幾人進了門,送上禮物,經過一番詳談和孫老頭把戲志才兩人的婚事定下,就等黃巾之亂平定后,戲志才和孫小藍正式成親。

出了孫老頭的家,戲志才臉上一副喜悅與糾結並存的樣子,不過心裡還是很開心,雖然他沒有這麼早成婚的打算,不過他知道這是王鈞把他當作自己人才幫他提親。

「主公,現在我們去奉孝那裡嗎?」戲志才見親事已經定下,不由的放了下來。

「去一趟吧!」王鈞想了想道。「我們現在只和郭嘉拉關係。招攬的話,打點邊鼓看看郭嘉的想法。」

「如果他沒有出世的打算,我們也不要糾纏不清。」

我曾是你枕邊寵 「諾。」

幾人買了一些酒肉,直奔郭嘉家。

來到郭奉孝的家外,從窗口中幾人看到,此刻郭奉孝正趴在說桌上睡覺,手邊放著一本書冊。

戲志才走到門口,輕輕敲了兩下門,喊道:「奉孝,奉孝。」

屋內的郭嘉突然驚醒,打著哈欠,打開門看到幾人,一愣道:「各位不好意思,昨晚看書睡的太遲,你們先進來,待我洗漱一下。」

洗漱完,郭嘉精神抖擻的回來了,問道:「王家主你們不是為志才去提親的嗎?怎麼來郭某這裡了?」

王鈞指著桌上的酒食,笑道:「已經提完親了,所以來你這裡慶祝一下。」

看著桌上春雨,郭嘉的眼睛都亮了,道:「這是大名鼎鼎的春雨,上次喝還是荀彧他請客,終於能再嘗嘗了。」

三五杯酒一過,幾人便開始閑聊,一時說黃巾起義帶來的危害,一時說朝廷弊政,又或者談談軍略,又說說戰事。

經過一番詳談,王鈞現在看著郭嘉的眼睛,已經開始發光了。

雖然早已知道郭嘉的謀略甚是出眾,但現在自己親身經歷又是另一回事。

王鈞心裡此刻已經打定主意,郭嘉如果不答應投靠他,就直接將他綁走,或者更直接一點把他幹掉。

省的郭嘉未來會投靠曹操,給自己一統天下的時候添堵,到時候一定會平添無數變故,

帶來的兩瓶春雨幾人很快喝光,王鈞見郭嘉只有一點醉意,沖著王濤,道:「王濤去清微居多拿幾瓶春雨,就說是我要的。」

說著,從身上掏出一塊黃金令牌扔給王濤。

王濤接住令牌,抱拳道:「諾。」 又是幾瓶春雨下肚,趙雲只喝了一杯,便放下碗筷沒動了。

王鈞,戲志才,郭嘉三人一直喝個沒停,戲志才和郭嘉兩人全部被灌醉了,醉倒便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見兩人都醉了,王鈞讓王濤搭把手,把郭嘉和戲志才送進卧室睡覺。

隨後王鈞從郭嘉的書房拿了一副圍棋,和趙雲兩人坐到院子開始下棋,等戲志才和郭嘉兩人睡醒。

夕陽西下,一陣陣微風將餘熱帶走,黑夜徹底降臨。

郭嘉迷迷糊糊的醒來,推開門一瞧王鈞幾人還沒走,渾身酒氣的道:「咦,你們怎麼還沒有走?」

王鈞將手中的黑子一丟,轉頭笑眯眯地看著郭嘉,道:「我們在等你收拾東西呢!」

「收拾東西,收拾什麼東西?」郭嘉感覺腦子都成漿糊了,對於王鈞的話每個字都懂,連在一起,卻完全聽不懂了。

「你不是說,對於朝廷選才的制度徹底失望了,我就說讓你和我們去經歷沙場出謀劃策,你不是答應了嗎?」王鈞笑呵呵地說道。

郭嘉一天這話徹底的懵了,他以前就是喝醉酒,也不會胡言亂語。可是今天的喝酒斷片了,完全忘了說過什麼話。

疑惑的看了一眼王鈞,他還有一點不相信這是自己說的話,不確定的道:「我真的說了這話?」

王鈞一本正經的點點頭,道:「當然,這話就是你說的。不信,你問他們兩。」

郭嘉看向趙雲,只見趙雲一臉平靜,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而王濤卻是一副下人的作派,低著頭始終看著地面,好似地上有什麼精彩的表演。

王鈞不著痕迹的點點頭,心中暗贊兩人的表現,用種嘲諷的語氣,道:「奉孝,你不會言而無信吧?」

「胡說八道,我郭奉孝豈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郭嘉頓時氣急,這話要傳出去,他郭奉孝還做不做人了。

沒想到就是喝了一場酒,竟然把自己給賣了。而且自己完全沒有一點映象,此刻郭嘉心裡充滿了悔恨。

哭喪著臉,道:「你們等會,我這就回去收拾衣服。」

說完之後,郭嘉垂頭喪氣的返回卧室,收拾衣物。

此時王鈞心中瘋狂的大笑起來,沒想到這麼輕易地就把郭嘉給忽悠了,不過此事還未曾成定局,為了防止意外發生,王鈞強忍著興奮。

可是王鈞滿臉的笑容,說明了他此刻的心情。

這時戲志才也揉著太陽穴,走出了屋子,問道:「奉孝呢?主公什麼事情這麼開心?」

「奉孝答應作為軍師,和我們一起征討黃巾。」王鈞笑道:

這話一出,戲志才瞬間清醒了起來,一臉錯愕的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靳少的高調寵妻 一隻沉重的木箱被郭嘉從書房拖了出來,一瞧戲志才醒來,滿臉幽怨的看著戲志才,吐槽道:「你的這位主公真會趁人之危,竟然在我醉酒時招攬我。」

戲志才心頭一緊,表情不變,郭嘉喝斷片了,他可沒有喝斷片。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王鈞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招攬郭嘉的話,只是一味的交好,反倒郭嘉卻抱怨了兩句懷才不遇。

現在一聽郭嘉這麼說,戲志才立馬明白了,王鈞不過是趁郭嘉斷片了哄騙他,不過對於王鈞的做法,戲志才十分贊同。

郭嘉可是一個不弱於他的大才,現在郭嘉的學識和見識尚未達到最大成績,再過個幾年,可能會和他不相上下。

戲志才悄悄的沖王鈞豎起大拇指,裝作茫然的樣子,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郭嘉氣鼓鼓的丟下木箱,指著戲志才怒道:「你還好意思說,枉我還是你的知交好友,你竟然如此坑我。」

戲志才一臉無辜的抱拳,道:「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還請賢弟明言,若兄長有錯自當向賢弟道歉。」

郭嘉一聽頓時語噎,氣鼓鼓的坐到木箱上,雖說此事並不是戲志才的主張,怪不到他頭上。但王鈞卻是他帶來了的。

此刻郭嘉心中充滿了後悔,早知道會發生這事情,就不該喝那麼多酒,喝酒誤事,沖著王鈞氣惱的道:「還不幫我搬家,等什麼呢!」

王鈞毫不介意郭嘉的語氣,知道郭嘉心裡不暢快,反正郭嘉已經落到自己手裡,就是給他衝上兩句也沒有什麼,沖著王濤一招手,道:「去幫郭先生搬家。」

王牌少帥 「諾。」王濤走到郭嘉身前,躬身道:「還請郭先生吩咐。」

郭嘉繞過王濤,看向王鈞,道:「我不要別人幫忙,只要你幫忙。」

趙雲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經過兩年多時間,趙雲對於王鈞早已心服口服,現在一聽郭嘉竟然要王鈞做苦力,心裡不禁有些微怒,剛準備呵斥郭嘉。

王鈞立即伸手將趙雲攔住,微微搖頭,上前一步,笑道:「郭先生儘管吩咐。」

郭嘉見王鈞一臉笑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道:「這箱書冊,書房裡還有一箱書冊,待會還有幾件換洗衣物。」

「沒問題,只要郭先生吩咐的,我都會帶走。」王鈞道。「王濤,去清微居提一輛馬車過來。」

「諾。」王濤不爽的瞪眼郭嘉,離開了郭嘉的家,去清微居提馬車。

王濤走後,王鈞便將兩個裝滿竹簡的木箱搬至門口,趙雲本來還想幫忙,卻被王鈞阻止了。

郭嘉收拾好行李,和王鈞三人一同站在門口,不過依舊看不上王鈞,所以離王鈞遠遠的。

「噠噠噠噠噠。」街頭一輛馬車掛著兩個大紅燈籠緩緩而來,駕著馬車的王濤跳下車來,不爽的瞪了一眼郭嘉,抱拳道:「家主,馬車到了。」

王鈞點點頭,彎下腰準備搬箱子,王濤連忙伸手要接過木箱,道:「家主這些粗事交給我吧!」

「不用了,既然答應親自為奉孝搬家,哪能讓別人插手。」王鈞抱著箱子,躲開了王濤伸來的雙手。

隨即將木箱放上馬車,沖著郭嘉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奉孝先請。」

話音剛落,郭嘉便率先爬上了馬車,王鈞幾人也依次上了馬車返回軍營。

回到營帳,王鈞讓護衛請來關羽和張飛,準備為郭嘉舉辦一場宴會。

關羽之前雖然被王鈞說教了一遍,但對於那些文人依舊有些看不上,不過現在能做到平常心對待,只要有真才實學還是能夠有一定的尊重,

張飛卻相反,對於喜酒的郭嘉,那是一個熱情,幾碗酒下肚,就把郭嘉當成自己人。 郭嘉雖說還有一點鬧脾氣,不過卻很守信,既然答應了當隨軍軍師,立即發揮作用。

經過郭嘉的提醒,王鈞明白了索要錢糧不該和世家訴說,這些世家不等黃巾賊打上門絕對一毛不拔,應該直接找潁川太守。

翌日早晨,在軍司馬馬維的引薦下,王鈞帶著趙雲,戲志才和郭嘉四人拜訪了潁川太守蔣毅。

蔣毅在會客廳見了王鈞四人,因為潁川到處都是黃巾軍作亂消息封鎖,所以潁川太守的消息比一般大家族慢了了不少,還不知道朱儁部此刻被波才打敗,致使皇甫嵩側翼有失困守長社。

蔣毅對於清微居東家王鈞大名早已久聞,只是不知道王鈞找自己有什麼事情,端起茶慢條斯理的道:「王家主,今日找某何事?」

王鈞對於蔣毅的作派暗笑,估計他還不清楚黃巾軍的厲害,拱手道:「為救潁川而來。」

蔣毅表情不變,心中對王鈞滿是不喜,不過一充滿銅臭味的商甲,只是在潁川有點小危機的時候,搭把手還想要本官對你和顏悅色,不屑的道:

「王家主還是從哪來回哪去,莫說這等廢話,本官事物繁多,可不像王家主這般清閑。」

王鈞可不認為自己是金銀,每個人都會喜歡,向蔣毅這種人今後能遇到多的是,平靜的道:「太守大人可知,此時朱儁將軍已經被波才擊敗,因此皇甫嵩將軍已然退守長社。」

「波才統帥的十數萬黃巾軍,已經把長社團團圍住。」

「如果沒有援軍恐怕皇甫嵩將軍堅持不了多久,到時候……」

「啪」

突然聽到這個消息,蔣毅驚呆了,手中的茶碗摔在地上也毫無知覺,驚駭的道:「王公子,此事當真?」

郭嘉也有些吃驚,畢竟他才加入王鈞等人沒多久,所以這個消息也沒有聽到。

「我想蔣太守有能力查探到這個消息的真假。」王鈞端起白開水,喝了一口淡淡的道。

蔣毅一聽回過頭,沖著馬維道:「子全,速去荀家打聽一下。」

馬維抱拳,道:「諾。」

馬維一身漆黑的甲衣,身佩漢劍,急匆匆地出了太守府,趕往荀家。

半個小時后,馬維滿腦門的汗水跑了回來,俯身在蔣毅耳邊,道:「太守大人,屬下已經從荀家將此事來龍去脈打聽清楚。」

「朱儁將軍的卻敗了,皇甫嵩將軍也退守了長社。荀家怕引起縣城恐慌,特意封鎖了消息。」

「荀家也想辦法支援長社,不過他們缺少猛將。現在荀家以為太守大人想要支援長社,準備派家丁給予大人,助大人一臂之力。」

蔣毅聽到這話,額頭上的冷汗刷刷地往下流,蔣毅乃是潁川一小世家出身,所以自小習文,不通武藝。

現在一聽荀家以為自己要去帶兵打戰,頓時手慌腳亂,坐立不安,隨即注意到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王鈞,堆起笑臉,道:「賢侄之前所說要救潁川,不知此言是否當真?」

王鈞一臉誠懇的道:「世叔,小侄所言當真。」

「只是如今小侄缺兵少將,缺衣少糧,實在是束手無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