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嫂「哦」了一聲,擔心地說道:「你不在這半個月,少爺天天都打電話回來找你。」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是嗎?」蘇晚笑了笑,臉上卻並沒有流露出任何情緒。

「少夫人……」

「你以後還是叫我蘇晚吧。」

「你真的要和少爺離婚?」孫嫂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看蘇晚的樣子,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蘇晚點頭又搖搖頭:「不是離婚,這件事情我會儘快和宋涼生在媒體上公布。」

孫嫂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此時此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少夫人這兩年過的是什麼日子,孫嫂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是少爺自己不珍惜,才會讓少夫人最終死了心。

哎……

孫嫂忍不住嘆了口氣。

蘇晚看著她笑了笑:「薑湯還有嗎?」

「有,我去給你倒。」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蘇晚拿著碗去了廚房。

孫嫂雖然不知道,到底蘇晚和宋涼生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是她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自家少爺其實是不想離婚的。

少爺的性子她了解,外冷內熱,其實心裡比誰都要渴望家庭溫暖。

如果少爺錯過了少夫人,這輩子怕是會再難遇到這麼好的女人了。

孫嫂朝著廚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決定偷偷給自家少爺通風報信。

蘇晚喝了薑湯之後,準備上樓去拿行李。

剛剛提著行李下樓,就看到門口站著宋涼生。

她眸光一閃:「你回來了。」

「如果你不想見我,我可以去外面住,你沒必要離開。」宋涼生看到她拖著行李箱,開口說道。

蘇晚看到宋涼生的眉眼間有淡淡的倦意,身上也有種風塵僕僕的味道,像是急匆匆趕回來的。 「你不用走,要走也該是我走。」宋涼生認真地說道。

蘇晚看了他一眼,「有些事情我本來想明天再找你說,既然你回來了,那就趁現在說清楚吧。」

客廳里。

孫嫂給宋涼生偷偷打了電話,正巧宋涼在附近,他就匆匆趕回來了。

少爺心裡果然是不想離婚的。

通風報信的孫嫂,心裡有點緊張,端了兩杯茶放在客廳的茶几上,就躲到廚房去了。

「這段時間,我想得很清楚了,我們應該早點公開沒結婚的事情。」蘇晚先開了口。

宋涼生的眼眸急驟的縮了一下,握著茶杯的手指微微蜷縮。

「蘇晚,不要衝動。」他強調著:「我說過,這件事情要從長計議。」

蘇晚深吸了口氣,回望著他:「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真的不想再和你耗下去了。」

宋涼生喉頭一動,微張嘴想說什麼,卻最終也沒說出話來。

蘇晚的眼睛看著牆壁上的油畫,語氣緩慢地說道:「我們都還年輕,人生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你有藍夢,而我離開之後,也會努力去過好我的人生。」

她頓了頓,「也許還會遇到一個真心對我好的人。」

宋涼生覺得心臟那裡一陣抽疼,好像缺了塊口子,有風呼呼地刮進來。

茶杯燙紅了他的掌心,他卻渾然不覺,只是定定地看著她,「一定要這樣嗎?」

「這樣是最好的結局。」蘇晚平靜地說道:「我已經準備好了新聞發布會的講話稿,你先看看,如果不合適的話,你可以找公關部的人來擬稿。」

她將一張列印好的紙,推到了宋涼生的面前。

宋涼生的黑眸,一目十行地掃過紙上面的內容。

大意是:他們兩人之前有過婚約,卻並沒有正式領證。

兩人因為性格不合,決定分手。

兩人目前都是單身,會祝福對方云云。

宋涼生半響沒有說話,很久以後才重新看向蘇晚。

「新聞發布會的事情,我明天再給你答覆。」

蘇晚點頭:「可以。」

「還有,這段時間你就算是休年假,你明天繼續回公司上班。」

蘇晚:「我記得我已經辭職了。」

宋涼生堅持道:「現在研發部還沒有招到主管,你在宋氏工作了這麼長時間,總要有個工作交接吧?現在宋氏剛剛拿下了香料基地的開發,很多事情都焦頭爛額,所以你現在還不能辭職。」

「好,要多久?」

「不會很久。」宋涼生含糊地回答。

他沒有再多加停留,「我還有事先走了。」

蘇晚看著窗外淅淅瀝瀝下個不停的雨,眨了眨眼睛,有些乾澀,卻並沒有太過於難過的感覺。

原來從相愛到分開,經過這麼多的糾纏。

重生八零:神醫嬌妻,有點凶 分手,也不過是兩個字而已。

簡簡單單。

第二天,蘇晚一直都沒有等到宋涼生的電話。

她打過去的時候,他電話關機。

她只好打去給他的秘書,得到的答案是,宋涼生去國外出差了。

蘇晚捂著額頭,不知道宋涼生為何總是出爾反爾。

她給他發了條簡訊:如果你出爾反爾,我會單獨召開新聞發布會。

等了很久,她都沒有收到回復。

一直到了中午的時候,她才收到宋涼生的簡訊回復。

「我已經叫公關部去修改新聞稿了,等我回來,就和你談召開新聞發布會的事情。」

「你多久回國?」

「快則一個星期,慢則半個月。」

蘇晚擰了下眉頭,但還是回道:「好,我等你回來。」

如果宋涼生不在國內,她獨自召開新聞發布會,會鬧得很難看。

畢竟是曾經愛過的人,蘇晚還是希望能夠好聚好散。



「顧大哥,你今天有沒有時間?我剛剛回國,對國內不熟悉,想找你當導遊,你不會拒絕吧?」

看了眼陌生的號碼,顧朝夕接起來,卻從裡面傳出來一個陌生的女聲。

「你是?」顧朝夕隨口問道。

電話那頭的白月明顯僵了一下,然後笑著說:「我是白月啊,顧大哥,你忘記我啦?」

「哦,我沒空。」顧朝夕簡單的回答了幾個字。

此生唯你 毫不猶豫的拒絕。

「沒關係,等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再約你吧。再見,顧大哥!」白月故作善解人意的回答。

掛了電話,白月的臉上就露出了氣憤的表情。

她第一次看到顧朝夕,就對這個男人一見鍾情。

在戰場上的他,是那麼英武不凡,那麼的有魅力。

可惜,當她想要去蒼龍大隊近距離接觸顧朝夕的時候,卻被戰士給攔了下來。

後來她憑藉著她父親的人脈關係,終於打聽到,原來顧朝夕不能靠近女人。

一旦有女人靠近他三米之內,他就會出現血液倒流的情況,時間長了甚至會危及生命。

為了這個原因,她遠赴英國留學,一直在尋找研究解決的辦法。

終於,讓她找到了辦法,可是顧朝夕卻壓根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白月的眼底迸發出強烈的光彩。

她不能就這麼放棄了,她暗戀顧朝夕這麼久,絕對不能就這麼放棄。

她一定還有機會的,既然這樣不行,那她就換個方式。

為了得到顧朝夕,她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可以犧牲。

只要能夠得到他!

窗戶處傳來細微的響動,白月扭頭看過去。

畢竟是出生軍人世家,最基本的警覺意識還是有的。

她打開窗戶看了看,外面什麼都沒有。

也是,這麼高的樓,誰能爬得上來啊?

還能偷窺不成?

白月放心的關上了窗戶。

她沒有看到,在窗戶的欄杆下面,掛著一個男人。

等到她關上窗戶,秦朗像是一隻靈活的貓兒一樣,雙手並用攀著欄杆,輕輕鬆鬆的就往旁邊爬去。

幸虧那幾年,他也跟著顧朝夕一起去了部隊。

受過嚴格的軍事化訓練,這點高度還難不倒他。

秦朗這幾天一直在偷偷跟蹤白月,想要找出她身上的秘密。

可惜一直都沒有查出什麼東西。

但是他沒有放棄,一定要從這個女人身上查出點什麼。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秦朗主修的也是醫科,顧朝夕的病一直都是他在負責。

他也相當好奇,同樣是醫生的白月,難道找到了攻克難題的辦法? 按照約定,蘇晚繼續去宋氏上班。

她是研發部的主管,更是宋涼生的「妻子」,對於她消失半個月的事情,宋涼生提前打了招呼,說她休年假了,所以辦公室里倒是沒有人質疑。

「小晚姐,有你的電話!」

蘇晚走出實驗室,就看到尹晴拿著座機電話在喊自己。

「我是蘇晚,哪位找?」蘇晚接過電話,問道。

「少夫人,你可接電話了,打你的手機一直沒人接,我只好打到公司來了。」孫嫂焦急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過來。

蘇晚看向了放在桌上的手機,果然有好幾個未接電話。

「我剛才在實驗室里,孫嫂,有什麼事情嗎?」

「老爺子剛才在家裡暈倒了!少爺又出差去國外了,你趕緊來醫院看看吧!」

蘇晚趕到了醫院,就看到宋老滿臉倦意地躺在病床上。

「孫嫂,到底是怎麼回事?」蘇晚問。

孫嫂見到蘇晚來了,嘆氣道:「老爺子心臟本來就不好,我今天去老宅那邊,正好見到小保姆慌慌張張跑出來,這才把老爺子送到醫院。」

孫嫂原本就是宋家的老傭人,是宋涼生和蘇晚假結婚後,就被宋老派到別墅來照顧他們的生活。

只是宋涼生常年不回家,所以孫嫂遇到事情,就只能找蘇晚。

「怎麼沒請護工?」蘇晚看了看四周,問道。

說到這個,孫嫂忍不住抱怨道:「老爺子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請來的護工都被他給罵走了。」

「那宋夫人?」蘇晚眼眸動了動。

說到這個,孫嫂更生氣了,「她不在家,聽小保姆說是出去喝下午茶了。」

沈蘭芳那個人,想來也是不靠譜的,蘇晚便沒有再多問。

「老爺子剛才一直迷迷糊糊在喊你的名字,所以我連忙給你打電話了。」孫嫂解釋道。

蘇晚在床邊坐下來,宋老年紀大了,躺在床上更加感覺到歲月不饒人。

床上的人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宋老看清楚是蘇晚,虛弱的臉上露出笑容:「小晚。」

「爺爺,我在呢。」蘇晚連忙說道:「您感覺好點了嗎?」

「我沒事,就是年紀大了,不中用了。」

宋老目光慈愛卻愧疚地凝望著她:「小晚,是我沒有教好涼生那個混小子,這些年讓你受苦了。」

蘇晚沒吭聲,轉頭說:「您想吃水果嗎?我給您剝個橙子?」

「小晚,我年紀大了,又有心臟病,說不定哪天就走了。」

「爺爺,您別這麼說,您身體好著呢!」

「老了就是老了,我身體怎麼樣,我自己心裡清楚。」宋老滿是褶皺的眼睛露出一道道的皺紋。

「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能看到我的曾孫出世,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這個願望還能不能實現?」

蘇晚垂眸,沒有說話。

「小晚,你放心,外面的那些女人我會讓涼生斷乾淨的,你才是我認可的唯一的孫媳婦。」

蘇晚扯了扯嘴角:「爺爺對我怎麼樣,我永遠不敢忘記。」

儘管宋涼生對她不怎麼樣,但是不可否認,如果沒有當初宋老的幫助,她和弟弟不知道還要受多少罪。

這也是為什麼,蘇晚拼了命也給宋氏研發出了一百個香料配方的原因。

她只能用這樣的辦法,來償還宋老的恩情。

「男人這輩子總有犯錯的時候,重要的是他會改過自新。」

宋老繼續語重心長地說道:「涼生現在就是被藍夢那個狐狸精的手段給迷了眼,總有一天會發現最真心待他的人就在身邊。」

蘇晚抬頭看向宋老。

「小晚。」宋老情真意切地說:「你年紀也不小了,現在帶孩子正合適,你和涼生要個孩子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