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星寒壓抑住身體莫名的燥熱,像是包餃子一樣把她給塞進被窩裡,裹得嚴嚴實實的,只留了兩個鼻孔出氣。

2020 年 10 月 30 日

他匆匆丟下了一句:「你先睡,我去洗澡」就落荒而逃。

至尊戰仙 半個小時后,孟星寒洗了個冷水澡出來,卻發現床上的被子被掀落在地上,床上空無一人。

孟星寒瞳孔猛地一縮,一扭頭,就看到盛雪落非常危險地掛在窗口,小手揪住霧影的衣領,一臉色迷迷的樣子在調戲霧影,「小哥哥,你看起來很面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孟星寒的臉色刷的一下就黑了,大步流星地走過去,把盛雪落整個人給抱回來,還沒好氣地沖著霧影說:「你沒事半夜飛在這裡幹嘛?」

霧影有點小委屈,依舊面無表情地說:「剛才雪落小姐差點掉下窗檯,我才現身救她的。」

他身為孟星寒的貼身暗衛,自然是隨時待命,寸步不離的。

盛雪落忽然發現這個小哥哥長得更好看,洗完澡的孟星寒裹著一條浴巾,全身散發著寒氣,帶著致命的吸引力。

他露出八塊腹肌的上半身,還有水珠從他性感的臉部線條滑落,簡直就是禁慾和誘惑的完美結合體。

盛雪落有些按耐不住的咽了口口水。

孟星寒黑著臉,看了懷裡偷偷摸了自己的胸口一把,一臉壞笑的女孩一眼,回了霧影一句「你去休息吧」就把窗帘刷的一下拉上了。

他抱著盛雪落重新把她給放在床上,盛雪落卻順勢勾住他的脖子,眨了眨眼睛,小聲說:「小哥哥,你長得好像我男朋友啊!」

「是嗎?」孟星寒說完,想要支起身體,盛雪落不許他走,小手揮舞著一陣亂抓。

盛雪落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抓住了孟星寒的浴巾。

嘩啦一下,把浴巾給扯下來了。

扯!下!來!了!

空氣中一陣死一般的寂靜。

盛雪落獃獃地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咽了口口水,小聲說:「小哥哥,你的尺寸也和我的男朋友好像啊!」

孟星寒的全身的肌肉緊繃,宛如餓狼一般緊緊盯著身-下的女孩。

理智告訴他,盛雪落還在生氣,他如果現在把她給睡了,她明天醒來肯定會不高興的。

但是盛雪落居然主動伸出小手,握住他那個,還往外扯了扯!

扯!了!扯!

她一臉驚奇地說:「啊!變大了!好!大!」

一瞬間,孟星寒只覺得腦子嗡的一下,剛才的冷水澡白洗了,他隱忍了很久的衝動呯的一下全炸開了。

下腹的緊繃也到達了極限,有一團火在身體里熊熊燃燒著,快要把他的自制力給燒成了灰燼。

孟星寒俯身壓在她身上,雙手捧著她的臉,極其認真地說:「說!我是誰!」

他的霸道和強勢,讓盛雪落渾渾噩噩的腦子開始轉動。她迷迷糊糊地盯著他看了半天,然後像條炸毛的貓兒一樣喊出口:「孟星寒,你變成灰我都認識你!」

最後一個字落下,孟星寒驟然堵住了她的唇,開始瘋狂地吻她。

盛雪落「嗚嗚嗚」的想要掙扎,可是她的掙扎卻更加刺激了他。

孟星寒根本沒有辦法再控制自己,激烈的擁抱、親吻、緊密的糾纏……

當他們兩個人的身體完全結合的時候,那種從靈魂到身體的完美結合,讓兩個人都暗暗心驚,無法自拔,沉迷其中……

……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來的時候,盛雪落緩緩睜開了眼睛。

她想要起身,卻發現動不了。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稍微一動,全身就如同被大卡車碾壓過一般,尤其是腰部和腿心,酸疼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腰間橫著一條結實有力的手臂,空氣中滿是腥甜的味道。

盛雪落驟然全身緊繃,不敢亂動,拚命搜尋著昨晚的記憶。

她記得,她發現了小秦天就是孟星寒的事情,和他大吵了一架,然後就跑出去了,她跑到街上,找個酒吧,好像還說要點最貴最帥的鴨子……

一些瘋狂的片段斷斷續續的浮現在腦海,她只記得自己好像是一條砧板上的魚被人翻來覆去的煎,難道她……真的找了鴨子??

胸口浮現出恐慌,盛雪落動作極其緩慢的轉動腦袋,直到一個俊美的面容對著自己。

孟星寒雙眼輕輕閉著,睫毛長長的,用一種很霸道的姿勢將她圈在懷裡。

盛雪落頓時怒火攻心,這個不要臉的男人!居然趁她喝醉了,又把她給睡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怒不可遏地抽出枕頭,毫不猶豫地朝著孟星寒那張絕世俊美的臉上狠狠砸了下去!

孟星寒黑眸微張,陡然迸射出滲人的寒意,只是在看到砸他的人是盛雪落之後,微微錯愕,剛要抬起的手微微鬆開。 瞬間,枕頭落了下來,孟星寒沒躲開,任憑盛雪落把枕頭狠狠地胡亂砸在他的臉上、身上。

盛雪落砸得特別用力,孟星寒的臉都被砸紅了,但是他卻沒有反抗,星眸一眨不眨地看著她。

盛雪落的聲音帶著怒意,「孟星寒,你這個混蛋!你居然趁著我喝醉了,不要臉的爬到我的床上來!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她一邊說,一邊繼續用枕頭一通的亂砸。

啊啊啊!她真的要氣到爆炸了!

這個無恥的混蛋!

清晨的陽光透過紗簾照在女孩的白皙無暇的臉上,晶瑩剔透的肌膚連細細的絨毛都能看到。

她生氣的時候,臉蛋紅撲撲的,就像是個可愛的大蘋果,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還有那水潤的唇瓣,閃著光,一張一合明顯就是在邀請他品嘗。

孟星寒的喉結滾動,想起了昨晚瘋狂的一幕幕……

他忽然伸手,搶走了她手裡的枕頭,不由分說往她的屁股底下一塞,然後一個將她一個翻身按住,動作肆意而瘋狂。

盛雪落又怕又氣又怒,不停地掙扎,「你這個混蛋,還來?你放開我!唔唔唔……」

女孩後面的話變得破碎含糊,換來的是孟星寒置若罔聞,更加窒息的瘋狂掠奪……

一個多小時之後。

盛雪落的嗓子都快喊啞了。

孟星寒釋放之後,薄唇輕輕地吻著她的唇瓣,卻吻到了什麼鹹鹹的味道。

他抬起頭,就看到女孩哭得通紅的眼睛。

盛雪落咬著唇,纖細的肩膀在不停地顫抖,抽泣的聲音很小,斷斷續續的。

孟星寒皺起眉頭,聲音帶著剛剛動情后的沙啞,「弄疼你了,嗯?」

盛雪落沒有回答,只是不停地小聲的抽泣,巴掌大的小臉布滿了淚痕,看起來被欺負得很慘。

孟星寒修長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想要吻掉她的眼淚,盛雪落卻縮起了小肩膀,如同驚弓之鳥一樣不停地往床角躲去,「你別碰我!」

孟星寒把她給拉回來,聲音低低地說:「躲什麼?你全身哪個地方我沒碰過?」

聞言,盛雪落哭得更凶了,她像只被困的小獸,被激起了全部的潛力,手腳並用拚命地推開他。

這點力量對於孟星寒來說,如同撓痒痒一般,但是他還是放開了她。

盛雪落原本就已經縮到大床最邊緣了,孟星寒這一放手,她直接從床上滾了下去。

「小心!」孟星寒伸手想要拉她,卻被她再次避開。

全身狠狠的疼痛在提醒著她,她再一次被孟星寒給睡了。

眼淚狠狠地砸落下來,盛雪落一邊胡亂地抹著眼淚,一邊強忍著身體的疼痛,狼狽地把衣服往身上套。

孟星寒穿上褲子,擋在她的面前,沉聲道:「你要去哪裡?」

盛雪落抬頭,眼神冰冷地看著他,聲嘶力竭的發出一個字:「滾!!!」

孟星寒皺了皺眉頭:「雪落……」

「你閉嘴!」盛雪落冷冷打斷他的話,「我說過我不想再看到你,我一個字都不想聽你說,你太無恥了!」

孟星寒沉默了一會兒,伸手去拉她,卻被她避如蛇蠍般躲開,「別碰我!」

他一鬆手,她踉蹌著差點沒撞到牆上。

孟星寒微微嘆息,把她抱在懷裡,低頭親了親她的臉蛋,聲音無奈又寵溺:「我放開你,你就會摔倒。」

盛雪落使勁全身力氣推開他,她站在離他一米遠的地方,握緊了拳頭,聲音帶著諷刺:「孟星寒,你睡了我一次又一次,你還想要什麼樣?」

昨晚那次是她喝多了,她認了!可早上這次又算是什麼!

孟星寒抿了抿唇,他很少和人解釋,但是還是耐著性子和盛雪落解釋:「昨晚是你說的,只要我把拉麵吃完你就和我睡,我吃了整整十碗拉麵……」

他說到後面,聲音還帶上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委屈。

明明是她說好的,他吃光了拉麵就和他睡覺,她現在為什麼又會這麼生氣?

孟星寒覺得,一定是自己對書上的知識了解得還不夠透徹,他回頭一定讓白墨多送幾本書給自己。

盛雪落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嘴角揚起了一抹諷刺之至的笑容:「什麼拉麵,我什麼時候吃過拉麵了?你這個說謊精又想騙我?」

孟星寒微微皺眉:「不是……」

「夠了!」盛雪落不耐煩地打斷他:「就算昨晚我喝多了,不記得怎麼的就和你滾了床單,那早上這次呢?你還敢說你不是故意的?!」

孟星寒動了動薄唇,「是你長得太好看了,我情不自禁想要吻你,還有昨晚也是你主動握住我的……」

「我主動?」盛雪落看著眼前孟星寒,嗤了一聲諷刺道:「你少在哪裡胡說八道了,我會主動握你的……你的……」

她的視線往下,就看到孟星寒的雄偉有復甦的跡象,把褲子撐起了一個小小的帳篷。

孟星寒萬般尷尬地用手握成拳頭,在嘴唇上清咳了一聲,聲音還有些小委屈:「雪落,你別那樣看著我,我會忍不住想要你……」

盛雪落炸了:「你的心裡一天到晚在想些色色的東西,你還怪我?你給我聽好了,我不想看到你,你給我滾開!」

她說完轉身就走,孟星寒猶豫了一下,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褲子,無奈地沒有追上去。

盛雪落轉身之後,回到了她原來住的房間,洗了個澡,看到身上那些青紫的痕迹,她再次狠狠地把孟星寒給咒罵了一百遍。

她洗完澡,冷靜下來,決定好好計劃下接下來的行程。

A國是不用去了,孟星寒那個混蛋的毒已經解了,活蹦亂跳的,還有精力把她給吃干抹凈好幾次,肯定是沒問題了。

她現在應該何去何從?

門口傳來敲門聲,盛雪落皺眉打開了房門,就看到孟星寒形單影隻的站在門口。

他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依舊那麼俊美帥氣,可在盛雪落的眼裡就跟衣冠禽獸沒有兩樣。

盛雪落看到是他,語氣冰冷地說:「幹嘛?」

孟星寒抬頭看了看她。 孟星寒聲音低低地道:「雪落,你可以聽我解釋嗎?」

「不聽!」

孟星寒嘆息一聲:「你就真的不能原諒我嗎?」

盛雪落輕笑一聲:「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再相信你了,孟星寒我們分手吧!」

聞言,孟星寒的瞳孔猛地一縮,眸光黯淡了下去,一臉的面如死灰,「雪落,你聽我說……」

盛雪落現在正在氣頭上,根本不想看到他,用力地把門一摔。

卻不想孟星寒竟然伸手按在門框上,那道結實的木門哐當一聲就夾住了他的手指,他白皙修長的手指瞬間就青紫了,可他卻依舊一聲不吭的把手按在門框上,不肯放手。

盛雪落心口一驚,下意識把門拉開,她強忍住自己不去看他受傷的手指,深吸一口氣,冷冷道:「你這是在做什麼?」

孟星寒聲音低低地說:「你還有東西沒拿。」

盛雪落冷冷道:「什麼東西?」

孟星寒拿出了一疊文件,他被門夾得青紫的手指微微有些顫抖著,但是他還是把那份文件遞給了盛雪落。

「這是什麼?」盛雪落狐疑地接過文件,上面用醒目的字體寫著「轉讓聲明書」。

盛雪落呼吸一滯,快速地翻看文件,上面清楚的寫著要把孟氏的礦產轉讓給盛雪落,並且還包括孟氏在緬甸的分公司和今年提煉的礦產全都送給盛雪落!

這份合同說是金山銀山也不為過,孟氏生產高科技產品所需要的一些特殊金屬,全都來自這個礦產,盛雪落得到了這份文件,就是等於這輩子吃喝不盡了!

可盛雪落卻沒有半點的欣喜,只覺得一盆冷水從頭淋下來,冷透了全身,透心涼。

她手指緊緊捏著合同,指甲蓋都泛白了,她深吸了一口氣,面色平靜地看著孟星寒:「你什麼意思?」

孟星寒看著女孩冰冷的目光,一時間有點琢磨不定了。

昨天,不是她親口說想要這個的嗎?為什麼現在的臉色好像不太對勁?

孟星寒張了張口,還是解釋道:「這是我答應送給你的。」

盛雪落忽然勾了勾唇,拿著那份文件輕輕晃了晃,「這麼說,我現在發財了?」

孟星寒點頭:「算是吧,這條礦脈價值百億。」

盛雪落臉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不見,她抬起手,毫不猶豫地把那份文件給撕成了粉碎!

孟星寒愣住,「雪落,你……」

盛雪落鬆開手,任由那些文件的碎片飄散在地上,她冷冷地看著孟星寒,眼神里再也沒有半點溫度,「孟星寒,這算是什麼?你給我的分手費嗎?呵呵,我都沒想到我居然這麼值錢,分手就給我百億?」

孟星寒張了張口,「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我什麼都不要。」盛雪落搖搖頭,一臉失望地看著他,「只要是你的東西我統統都不需要,我只要我們從今以後再也沒有半點瓜葛。」

她說完,拿起自己的行李,越過孟星寒,用力撞開他的肩膀,大步流星地離開。

孟星寒眸光複雜地看著女孩的背影,神色微微發怔,百思不得其解,她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盛雪落踏出門口后,眼淚就不受控制地落下。

白墨站在外面看到她,喊了句:「雪落……」

盛雪落假裝沒看到他,抹了把眼淚,冷漠地走了。

白墨走進去,看到孟星寒獃獃地站在那裡,神色茫然。

他無奈地喊了聲:「星寒少爺,雪落走了,你不去追嗎?」

這一句話彷彿驚醒了夢中人,孟星寒急忙追了出去。

盛雪落拉著行李箱,一邊走一邊抹眼淚,她蹲在路邊的花壇上小聲地哭泣著,止不住的傷心。

「小姐,你沒事吧?」忽然,一道擔憂的聲音傳來。

盛雪落抬頭,看到是一個年輕的男人,長相普通,正滿臉擔憂地看著她。

「我沒事。」盛雪落搖搖頭,勉強著要站起來。

大概是因為她蹲的時間有點久了,昨晚又被孟星寒給折磨了一整夜,猛地站起來頭昏眼花,差點摔倒。

我是你的無關痛癢 「小心!」年輕男人急忙扶住她,扶著她在花壇邊上坐下,「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幫你給你的家人打個電話,讓你的家裡人來接你?」

「家人?」盛雪落苦笑著。

她想起了那個支離破碎的家,想起了疼愛她,每次她有事都會站在她這邊的哥哥。

她越想就越是覺得難過,眼淚又止不住的掉下來。

「小姐,你不要哭啊!」年輕人有些擔憂地拿出紙巾,想要幫盛雪落擦拭掉眼淚。

眼前的女孩長得絕美動人,那巴掌大的美麗容顏上的眼淚幾乎讓人心碎,讓人恨不得把世間所有最美好的一切都呈現在她的眼前,只求她不要在落淚。

男人手上的紙巾還沒有碰到盛雪落白皙的臉,卻不想,他的手下一秒差點被人給掰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