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通過了。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我的天!水水~我就知道你最棒了!」黎爾高興的不得了,比她自己被選中還興奮的樣子,「我請你吃飯!」

沈清水笑,「應該我請客。」

「都行都行,反正我餓了。」

而她在想,這麼好的喜訊,她想要跟一個人分享。

所以,第二天,她下了課就去郊外那個監獄探望林介。

然而,人才到外面作登記,那人看了她的探望對象就「誒?」了一聲,「你要探望的林介,該不是已經被轉到國外的那個?」

她愣了一下,「什麼時候的事?」

那人想了想,「就前些天,您……不是家屬?難道沒通知嗎?」

沈清水想了想,因為宋庭君的那個破協議,她不能過來探望林介,算起來,真的不少日子了。

「他為什麼要被轉到國外?轉到哪了?」

「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罪比較重之類的。轉到泊林去了,具體哪個監獄,我們也不知道,這是機密。」

走出那道門,沈清水皺著眉。

林介進去的時候她就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麼事,到現在被轉走,更不清楚緣故,他到底幹什麼?

明明是一個特別老實的人,就是有點神出鬼沒,不愛說話,也不知道整天幹些什麼。

打了一輛車返回市裡。

在車上,她忽然想起了什麼,給黎爾撥了個電話:「那個』設計直升班』如果選中了出國進修,是去哪進修來著?」

「泊林啊。」黎爾在敷面膜,但是不影響發音,她聽得清楚。

掛了電話,沈清水微微咬唇,若有所思。

將近一個小時。

她回到學校,把黎爾從床上拉起來,「你給我說說,面試的時候要注意什麼,怎麼樣通過率比較高?」

黎爾狐疑的把她從頭到尾看了一遍,「你不是……不感興趣?」

「我現在感興趣了,而且飛去不可。」

林介又沒親人、沒朋友,她要是真的可以過去進修,好歹可以探望他,有點照顧吧?

黎爾笑了笑,而且是有點愛莫能助的笑,「本來我也覺得是個好機會,不過聽說面試之後的名額選定,可能有點水分,你懂?」

沈清水微蹙眉,直接問:「都哪些教授參與面試啊?」

「最核心的當然是梁教授了!」黎爾不假思索。

沈清水眉頭更緊了。

就是那個,她上次在會所里碰到的梁教授?

不過,上次他好像並沒有把她認出來,所以……她還是有機會的吧?或者換個角度想,如果梁教授敢給她穿小鞋,她拿這件事』提點提點』梁教授,機會豈不是更大?

果不其然,有些事,真是不能設想。

面試那天,沈清水特意的化了點妝,看起來和平時還是有區別的。

但是梁教授就盯著她看了半天,第一場面試,沒什麼結果,然後中途休息。

「這位同學,梁教授叫你。」有人拍了拍她。

沈清水下意識的就皺起眉,但人還是要去見的。

「篤篤!」

「進來。」

「教授好!」她推門進辦公室,一眼看到梁教授坐在那邊。

見到她,倒是客客氣氣的樣子,「坐吧。」 沈清水走過去,在那個椅子上規規矩矩的坐下,雙腿並好,十指交握放在腿上,等著梁教授說話。

然而,她等了一分鐘,梁教授沒動靜。

五分鐘,梁教授還是不說話。

貌似,他在之前的設計稿,一邊悠然的喝著茶,偶爾翻動稿子。

她感覺自己都已經被遺忘了。

好一會兒,終於是稍微吸氣,禮貌的出聲:「梁教授,聽說您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這會讓,梁教授才從那邊抬頭朝她看了一眼,表情卻很淡,接著又繼續低頭看稿子去了。

這讓沈清水摸不著頭腦,不過有一點她很確定,那就是梁教授對她並不友善。

所以,她想了想,調整了坐姿,繼續筆直坐著,道:「您要是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

梁教授這才似乎是低笑了一聲,帶著幾分諷刺,「我還以為你應該有話要跟我說才對?」

她微蹙眉。

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平時也不算是個聰明人,但是也不笨。

腦子裡快速的轉了轉,黎爾說這次最後的名額,梁教授這邊有很大的決定權,而他現在單獨、專門把她叫過來,難道是?

「梁教授,您是不是對我誤會了什麼?」她能想到的,只有那次在會所碰見的事了。

他是不是以為,她手裡真的有他的把柄?或者她哪天會對外亂說?所以趁這次他手裡的權力,讓她打消這個念頭?

果然,梁教授看了她,靠著椅子,「誤會?你那晚鬼鬼祟祟的進出那個房間,還假裝沒見著我,意欲何為呀?」

「哼。」梁教授輕哼,「我告訴你,想搞我的人太多了,像你這樣想辦法找我把柄的倒是真少,居然敢跟蹤到』春江花月夜』去了?」

跟蹤?

沈清水趕忙擺手,「老師,您真的誤會,我沒有跟蹤您!我那是兼職……」

「是么?」梁教授忽然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你一個一年那麼多獎學金的人,居然去那種兼職?」

她忽然就有一種被人挖了陷阱跳進去的感覺。

這事,本來她就不想讓人知道的。

他這是故意要聽到她這麼說?

這下沈清水很想說,』春江花月夜』那種地方是什麼地方?他一個教授都可以去,為什麼她作為一個學生不能去兼職?

而且她有時候性子直而倔,反正梁教授今天對她都不友好了,都這樣了,那乾脆都攤開了。

沈清水不卑不亢的對著梁教授,道:「老師,我知道您擔心什麼,您可以放心,我沒有對外八卦您進出會所的興趣,所以,希望您也裝作不知道我去兼職的事情,可以嗎?」

梁教授微微眯起眼,「你在威脅我嗎?我不答應你還打算揭發我了?」

「……我沒那個意思,再說了,我知道您是去談正規生意的,就跟這次的設計生選拔有關,對吧?」

她這已經算是特別給對方台階下了。

結果,梁教授冷哼,「知道就好!既然知道你就打消這個念頭,不過設計生名額的事,你就不用想了,稿子是可以,其他條件都不符合。」

沈清水一下子緊了眉心。

這是什麼意思?不就是過河拆橋么?

知道她不會揭發他,就乾脆把她碾死在初試上了?

她也是有脾氣,直接冷下臉站起來,「您要是這麼說的話,那我可能也要改變主意了!」

面試她的環節都還沒有來呢就直接把她pass掉,有沒有天理了?

而且,她說做就做,在她的面試環節真的被直接砍掉之後,一怒之下離開了面試的教室,然後直奔校長室。

校長室門開著,不過沒見人,是秘書接待她的。

「同學是有什麼急事嗎?」

沈清水這會兒正義憤填膺,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秘書稍微皺了一下眉,然後對她笑了笑,「我一定會轉告的,要不你先回去吧?校長今天有點忙,估計來不了,明天一早會過來。」

「你確定一會兒會上報校長的吧?」

秘書點頭,「會的。」

這事,秘書既然答應了,當然也是要做的,而且也是她的工作。

而她彙報的時候,那頭的校長沉吟了一會兒,「你確定,就是那個叫沈清水的同學?」

「是的,我看過她的校章,她自己也登記了拜訪信息的。」

校章按了按眉心,低喃了一句:「宋先生的人可不好辦。」然後才應了秘書:「你去把選中的設計稿要過來,明天我看看,老梁那邊我也接觸一下。」

「好的。」

翌日中午十點半。

沈清水下了課惦記著自己的事,所以再次往校長室走。

進那個教學樓的時候,她的視線從不遠處的車上掃過,頓了一下,然後又看了一眼過去。

眼熟?

更眼熟的,她剛好見著男人彎腰鑽進車裡,然後在她分神的時間,車子從教學樓前面駛離。 她還在原地站了會兒,眨了眨眼,又懷疑是自己看錯了,這個時間,宋庭君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感覺他這兩天應該很忙,具體是從哪裡感覺的,她也說不上來。

轉身,她繼續往校長室走,到門口的時候禮貌的敲了門等著。

還是秘書來開的門,看到她,像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後笑著,「同學,你怎麼又過來了?」

沈清水點了點頭,「您不是說今天校長肯定過來嗎?我想親口陳述這件事。」

她人都到這兒了,校長也不可能不見。

「沈清水是吧?」校長坐在辦公桌後面,手裡端著的杯子還沒放下,臉上倒是有著和藹的笑意,抿了一口水。

然後對她稍微頷首:「坐吧。」

「謝謝校長,我還是先說事吧。」她站在那兒。

剛好,目光看過去,見到校長辦公室另一邊的茶几上有一個杯子,感覺茶水還是熱的。

說明有客人剛走。

「還是個直性子的急性子?」校長見她這樣,笑了笑,也不勉強她。

然後道:「這次學校選拔出來的設計生稿子,我都看過了,行業設計師和老師都覺得你的設計稿確實是很優秀的。」

沈清水知道這種大人物說話,重點一般都在後面,反正這會兒誇讚她也只是個前菜。

果然吧,只聽校長繼續道:「不過呢,我也聽老師們說了情況,除了設計稿,這次要送出國的學生需要滿足的條件還不少,實際上,你是不算符合的。」

她聽完出聲:「對不起,我能打斷您一下么?」

校長微挑眉,「好,你說。」

「既然選拔的是富有想法和設計生,為什麼還要去在意其他的條件?難道不應該最看重才能么?學生的天賦和實力,難道不是學校最看重的?」

「這話也不是沒有道理。」校長也不跟她急,一直都很好脾氣的樣子。

不過,他也道:「不過,你可能不知道,這次選拔設計生出國,是關係到兩國建交,因此,有些背景是要嚴格調查的,沈清水同學,你的父親這一條,屬實不太合適。」

她的父親……

沈清水微微咬了唇。

其實她壓根不知道自己的父親長什麼樣,但是從小的時候,一提這個人,母親就不讓,輕則眼神凌遲,重則直接上手打。

好像她父親就真的是個惡魔存在。

現在聽校長的意思,她父親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重犯?導致連她的政Zhi背景都變渾濁了?

「您是怎麼知道這件事?」她冷不丁的問了一句。

畢竟,她父親的事,真的她從來沒聽過半句,連哥哥沈浪在監獄工作都沒打聽出來過。

這麼隱秘的事,必然是什麼給校長說了的?而且那個人一定有著校長不敢忽視的身份,是這樣吧?

她腦子裡,一下子想到了剛剛一晃而過上車離去的身影。

宋庭君,連做個堂堂正正的男人都不了,跟她玩這種陰損的戲碼嗎?

「沈清水同學。」校長還是語重心長的,「梁教授那邊呢,我也了解得差不多了,他的確處理方式不太對,但總體沒什麼大問題,不過這次丁名額的事,他手裡的權力會適當削掉的。」

「不知道這樣的處理,你滿不滿意?」

沈清水忍不住笑了一下,「您都說了這次選拔跟我沒什麼關係,怎麼處理梁教授,您覺得我關心么?」

校長笑,你不關心,我們可是很關心,宋先生髮的話,不處理肯定不行,自然得處理,還得她滿意。

「滿意就好!」校長起身,過來拍了拍她的表示安慰,「有些事,自己無能為力,那也沒辦法,你是個好孩子,好好努力。」

「我了解了一下,你的各科成績都很好,繼續進修成高級人才也是極好的出路,是不是?你只管努力,其他方面有困難,學校會幫助你的……」

沈清水從教學樓離開,情緒堵塞。

她從最開始對這次選拔沒抱希望還好,但是後來知道林介被轉出國開始,她就真的特別想被選中,這一下子落空,極其難受。

越想越氣,就不想顧及太多,直接回撥了宋庭君的號碼。

剛接通,她就十分不客氣的語調:「宋庭君你能不能做個男人?咱們倆之間一開始就是你強買強賣,中間是你自己守不住信譽,到最後連好聚好散都不行,非得這麼齷齪的在我背後玩陰的,你還是不是男人?」

那頭的男人語調微冷,「左一句做個男人,右一句不是男人,你要不要親自驗證一下我到底男不男人,嗯?」 「你沒必要用你的齷齪來嚇唬我,本來就是你做的事卻不承認,也不是第一次了,敢做不敢認?」

宋庭君除了聲音低沉一些,其他的也都還好,似乎沒有特別大的情緒,「我還在開會,你有什麼事,稍後再說。」

但是沈清水哪肯?她這會兒正在氣頭上呢,讓她等一會兒都該爆炸了。

「你這招也真是用不膩。」她滿腔諷刺的意味,「可惜我見多了你在我面前怎麼敷衍唐宋的了。」

「所以,你有種,就直接跟我說這件事!」她一來氣,說話就自帶底氣,忽略所有自身條件,要不然有理智怎麼能叫生氣呢?

宋庭君似是低笑了一聲。

「我沒種?」他微微挑眉。

這會兒,他確實是在辦公室,而且手邊坐著一水兒的下屬,此刻都在一臉八卦的看著他講電話。

沒辦法,頭兒接電話都不避諱,那他們也沒必要堵耳朵吧?

但是這會兒,宋庭君終於起身,沖他們擺了個手勢暫停會議,自己就回辦公室去了。

關上門,他才單手插兜往窗戶邊走,斜著身單腿一支,靠著,「來,我有種,說說到底想聊什麼事?」

沈清水也冷哼,「宋少裝傻的本事也是一流,什麼事還用我告訴你嗎?」

他不說話。

沒辦法,她只好道:「你敢說我的設計稿明明過了選拔,但是出國名額卻被pass掉了,這件事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男人微微挑眉,「如果非要用我有沒有種、是不是男人這件事發誓的話,那我只能告訴你,還真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