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我應該知道么?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傅歆一臉莫名奇妙地看向了那個錢包,除了樣子特殊之外,確實沒什麼印象啊~不過一個大男人用這種卡通錢包,確實好像怪怪的……

傅歆沒有注意到,此時的金睿臉色越來越沉,最後「啪」的一聲,錢包就被扔到了地上。

廢材嫡女狠傾城 他踩上去,狠狠地碾了一腳,隨後一隻手拎起傅歆來,幾步就走到了大門口,將她直接扔了出去。

「喂!我的包啊!」

傅歆剛剛迴轉身去砸了兩下門,就聽見頭頂窗子被拉開的聲音,隨後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劈頭蓋臉地砸了下來。

什麼鬧鐘、檯燈、西裝外套……好在她的包也在裡面,傅歆把自己包撿起來,還不忘在那件西裝外套上狠狠踩了兩腳。

「神經病!老娘回去就上婚戀網站上曝光你這個變態!」

富人區比想象中的還要難打車,傅歆在別墅門口站了半個多鐘頭,連個車影子都沒看到。剛被冷水浸了個透濕,又被風吹了半天,傅歆終於華麗麗的感冒了。

萬分嫌棄地撿起了地上的西裝外套披上,傅歆打著噴嚏拿手機給身後的別墅拍了個照發到朋友圈,下附,「高級會所開業大酬賓,靚女型男,八折優惠,酒水全免,包君滿意」。

恨恨地按下發送,身後突然傳來了車喇叭的聲音,嚇得傅歆急忙轉過身來把手機藏到了身後。

這是一輛黑色的邁巴赫,駕駛位上是一個年過半百的男人,穿著樸素,面相忠厚老實。他從車窗探出頭來,卻在看到傅歆的那個瞬間,突然愣住了。

他的面上儘是驚詫,好像看到的是個無頭女屍。

儘管被他盯得彆扭,但是難得看到一輛車經過,傅歆還是湊了上去。

新妃嫁到:王爺別太狂 「大叔?大叔?」

叫了幾聲對方這才反應過來,乾笑著說道。

「姑娘是不是想離開,這裡離市區太遠,又沒車,我稍你一段兒吧~」

見對方這麼主動,傅歆立馬痛快地上了車。

「大叔是這裡的住戶么?」搭人家車總不好冷著臉,傅歆搭訕道。

「不是,我是莫……額,末尾那棟別墅家的司機。那個……姑娘跟莫總認識多久了?」

「莫總?我不認識什麼莫總。」傅歆疑惑。

「啊?是么,那可能是我認錯了,沒事沒事……」

司機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聊些其他的又有些心不在焉,傅歆又困又累,很快就睡過去了。

睡了並沒有多久,她就被手機鈴聲給吵醒了,她一看來電顯示,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要不要我停下車,你打完電話再上來?」司機很有眼色。 「不用,沒關係。」傅歆勉強笑了笑,接通了電話。

「喂~阿暮啊~家裡沒錢了,你什麼時候打生活費過來啊?」尖酸刻薄的聲音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了過來。

「不是才剛打過一個星期么?怎麼又沒了!我哪裡有這麼多錢?」

「夭壽哦~花了這麼多錢把你救回來,現在連一點生活費都不肯給,你這個死沒良心的,我真是白白養到你這麼大……」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會打過去的,掛了吧~」

傅歆掛掉電話,長嘆一聲,捏住了皺緊的眉頭。

「姑娘,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要太往心裡去了,好了,到了,好好休息吧~」

司機在傅歆小區的門口停下了車,回頭沖著傅歆笑著說道。

億萬豪門:狂少獨寵小嬌妻 傅歆看著眼前這個陌生人,突然覺得喉頭有些堵得慌。這一天都糟糕透了,臨了還接了這麼一個電話,相親對象和家人對她的態度,甚至還比不上一個陌生人,這讓她突然覺得有些冷。

「謝謝你,大叔,再見。」

她下了車,強笑著揮別了司機,緊了緊身上的外套,回身上樓。然而,她沒有看到的是,在她轉身之後,那個原本笑得一臉溫和的司機,卻突然變了臉色。

「喂!我碰到她了!」

因為感冒,第二天傅歆到公司很晚,一進門就看見整個辦公室的人都聚到了一起,不知道在議論些什麼。傅歆昏昏沉沉的,沒什麼興趣,就只坐到自己的座位上,開始查閱工作郵件。

那群人在上班時間到了之後才各自散開,回到座位上都還在交頭接耳,坐在傅歆旁邊的一個圓臉姑娘神秘兮兮地探過頭來說。

「傅歆,你聽說了沒有,咱們公司好幾個人都進局子啦~」

「哦,是么~」傅歆敷衍。

對方顯然不是個會看眼色的人,還在繼續說著。

「你猜罪名是什麼?居然是投毒哎~沒想到容湉那小子,平常看起來面乎乎的,竟然有膽子幹這種事,真是……」

「你說什麼?容湉?」

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傅歆一下子來了精神。她想起昨天在咖啡廳的時候,容湉本來要幫她的忙,卻被那個該死的相親對象給打了一拳,怎麼又被抓進局子了,還是投毒?

傅歆突然覺得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只是還沒等她抓住,旁邊就突然響起了一個既嗲又作的女聲。

「連傅歆這樣的醜女都能看得上的男人,怎麼可能膽子小呢~哈哈哈~何楓,你真會說笑~」

一個穿著超短裙畫著大濃妝的女人站到了傅歆的身後。

「米娜,你的話也太難聽了吧!」

何楓替傅歆打抱不平,倒是傅歆默默地低下了頭,繼續翻起了工作郵件。

如果擱在往常,她早擼袖子上了,米娜可是她的死對頭,平常沒少給她下絆子,只是她的舅舅是公司的高管,傅歆每每輸多勝少,總要跟何楓湊在一起暗地詛咒她。但是一想起自己那個越來越像無底洞的家,她覺得,偶爾忍氣吞聲一次也沒什麼了。

「吆~今天炮筒子怎麼熄火了?是不是自己也覺得無言以對了?醜八怪就得認命,我看那慫蛋容湉跟你挺配的,你呀~就……」

米娜正說得洋洋得意,突然就卡了殼,傅歆看到電腦屏幕上印出了一個模糊的人影,便疑惑地回過了頭。

怎麼是他!

傅歆猛地將後背抵到了辦公桌上,驚恐萬分。

來人正是金睿,不過他此時只是站在米娜的前面,停了片刻,這才面無表情地看著米娜,問了一句,「你叫什麼名字?」

「米,米娜……」

隔著那麼厚的一層粉,米娜的臉都顯出紅色來了,她望著金睿露出了痴迷的神色。不過金睿卻只是問了這麼一句,就徑自離開了,至於坐在一旁的傅歆,他似乎根本就沒有看到似的。

「看見沒有!這就是醜八怪和美女的區別~哎呀~我要去做個SPA了,說不定今晚他就要約我出去了~」

早晚目送金睿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處,米娜沖傅歆兩個飛了個媚眼兒,便扭著腰出去了。

「呸!狐狸精,又翹班!傅歆,你說那個騷娘們兒是不是想多了,親她不跟親麵粉袋子似的,剛才那個男人那麼有型,應該不至於那麼膚淺吧~」

他不止膚淺,還是個變態……

傅歆在心底默默地回答了何楓的話,但是話到嘴邊卻又變了。

「她騷不騷跟咱們也沒啥關係,還是好好工作吧~賺錢要緊。」

感覺今天的傅歆好像跟往常不太一樣,何楓癟了癟嘴,沒再說什麼。

因為感冒的關係,傅歆一整天都渾渾噩噩的,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時間,外面卻又下雨了。最近的公交站牌走路也要半小時,她沒帶傘,只能站在大樓門前等雨小一些。

外面很冷,被風一吹,傅歆又打了兩個噴嚏,正想著要不要咬咬牙打個車回家,卻突然聽見身後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感冒了?」

傅歆一僵,這聲音太熟了,昨天那個「滾」字現在想起來都震耳欲聾的。

這個傢伙怎麼還沒走!

「怎麼,怕我?」

見傅歆沒有回應,金睿上前兩步,低頭看向了她,眸色黯沉,看不出情緒。

怕!當然怕!但是我不能說!說了就慫了!

傅歆繼續保持沉默,但是心裡卻已經暗暗做了準備,想著只要計程車一到,她就第一時間衝出去,在這個變態身邊,她一分鐘都不想多待!

然而,計程車卻半晌都沒來一輛,雨也越下越大了,在一片壓抑的沉默之下,金睿又開口了。

「傅歆,我給你個機會解釋。」

傅歆詫異地抬起頭來,正看到金睿死死地盯著她的臉,之前那種蓬勃的怒氣又出現了,但是他的眼底卻又隱隱透出了一絲期盼。

「解釋……什麼?」傅歆心有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為什麼要那麼做!」

金睿臉色一沉,猛地抓起了傅歆的手腕,傅歆頓時感覺自己的手腕就要被捏斷了。

望著自己被捏得手裡攥著的手機,傅歆腿都要嚇軟了,朋友圈那事他不會是已經知道了吧? 「都過去了,又不是什麼大事,咱們不提了,行么?」傅歆諂媚地乾笑。

「……你以為,什麼才是大事!」

本是緩和氣氛的話,卻讓金睿勃然大怒,他抓著傅歆的手突然用力,劍眉倒豎。

「你幹什麼!好疼啊……放手……」

「傅歆——」

就在這個時候,甄芙突然從側門跑了出來,看到眼前的場景,吃驚地叫出了聲。

聽到甄芙的聲音,金睿好像突然從極怒的情緒中回過神來,看到眼前露出痛苦表情的傅歆,猛然鬆開了手。

傅歆連連後退幾步貼在牆上,沖著被抓的手腕不停吹氣,金睿眼底閃過一絲掙扎,但最後還是轉身走入了雨中。

「喂!你跟那個男人什麼時候認識的?」甄芙質問傅歆。

傅歆現在哪有心情去理會她,抬腳就要走。甄芙氣得跺了跺腳,眼珠一轉,換了一張笑臉追上前去。

「傅歆,你知不知道那個男人的聯繫方式,告訴我好嗎?……要不我請你吃飯?送你名牌包?喂!你別走啊~你到底想要什麼?」

傅歆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去伸開手掌懟到了甄芙的面前。

「五百塊,給我五百塊,我不僅可以告訴你他的職業,還有他的住處。」

甄芙愣了一下,隨即咬了咬牙,從錢包里抽出五張票子塞進了傅歆的手裡。傅歆好整以暇地塞進了包里,隨後在手機里翻出了之前發得那條朋友圈,放到了甄芙的眼皮子底下。

「喏,看見沒,紅楓路88號,新開的高級會所,他是裡面的招牌牛郎~」

「吆~莫大總裁,三年不開葷了,怎麼沒好好磨磨你的小兄弟啊~別是人家妹子吃的葯太猛,你吃不消把人家連夜送走了吧~」

金睿一開門,就看見一臉看熱鬧錶情的載淳,隨即冷著臉就要把門關上。載淳輕車熟路地擠了進來,將兩手提著的東西獻寶似的舉了起來。

「看!你不吃的炸雞腿,還有你不喝的啤酒,我們來慶祝一下你的開葷紀念日吧!」

沒有理會胡說八道的載淳,金睿徑自走到了客廳的落地窗前,在飄窗台上坐了下來。

「妹子呢?你不會真送走了吧?喂!你在幹什麼!」

載淳扔下手中的東西樓上樓下轉了一圈,一下來就看見金睿手中多了個啤酒罐,他神色一變,急忙衝過去把啤酒罐奪了下來。

「你瘋了!你不是不能喝酒么?」

此時金睿的臉上已是一片潮紅,目光也有些迷離,他並沒有試圖把酒搶回來,只是默默地低頭髮著呆,看著膝上的錢包。

這錢包正是傅歆差點當成漢堡吃了的那個,面上有數道擦痕,看上去比之前還要爛,但是卻好像被細緻地擦過一遍似的,並不顯得骯髒。

載淳也看到了那個錢包,隨即面色一沉,「是她?」

金睿沒有說話,但他的態度對於載淳來說,就是默認了,載淳突然一改嬉皮笑臉的表情,將手中的啤酒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當年你媽死的時候,她在哪?現在你有錢了她又冒出來了!金睿,你有點出息不行嗎?非要在一棵樹上弔死才甘心!」

然而,沉默了半晌之後,金睿卻突然輕輕說了一句。

「她……已經把我忘了……」

載淳聞言一愣,正在這個時候,門鈴突然響了。載淳本來不想理會,但是那門鈴跟催命似的響個不停,他只好帶著滿臉怒容朝大門走去。

門一打開,一股濃烈的香水味兒就沖得載淳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在看到門外站著的是一個穿著裙擺開叉到大腿根的陌生濃妝女人之後,他便愣住了。

「你是誰?」

來人正是被傅歆忽悠了的甄芙,她昨天對金睿驚為天人,雖然知道他只是個「牛郎」之後感覺遺憾,但是私生活本就不檢點的她,卻還是決定來嘗嘗「味道」。

「長得不錯嘛~果然是高級會所的貨色,不過這位小哥,本小姐今天要找別人,改天再捧你的場,讓一讓~」

載淳見她的手朝自己胸膛推過來,急忙嫌惡地閃到了一邊,卻正好把門給打開了。甄芙順勢進門,正看見坐在飄窗台上目光迷離的金睿,在昏暗燈光的映襯下,比起白天見面的時候更添幾分魅惑,她頓時感覺身子都軟了。

「沒想到傅歆那丫頭真沒騙我,你果然在這裡。」

她幾步就走到了金睿的面前,抬手就要摸上金睿的臉,而金睿卻依舊獃獃地坐在那裡,好像一無所覺的樣子,只有在聽到甄芙口中說出「傅歆」這個名字的時候身子輕顫了一下。

就在甄芙馬上就要碰到金睿的時候,卻被身後的載淳一把拉住,甩到了地上,把甄芙摔得七葷八素,半天沒緩過神來。

「哪來的雞,居然敢到紅楓路來撒野,滾!」

要不是金睿從來不近女色,他都要以為是專門叫來的「夜間服務」了。不過紅楓路可是帝都有名的富豪區,怎麼會有這種女人不請自來?對了,她剛才好像說了「高級會所」,什麼高級會所?

像是在回應載淳的疑惑似的,大門那邊突然又闖進來了好幾個人,隨即一股濃重的酒味瀰漫開來。

「來人!把你們最漂亮的妞兒都叫上來給爺們過過目!」

這是一群醉醺醺的男人,他們一進來就看到了趴在地上的甄芙,甄芙本就穿得暴露,這麼一摔,裙子掀開來露出了雪白的大腿和***,頓時就有人沖了上去。

甄芙平常也就是玩玩一夜情,哪裡見過這種陣勢,馬上就嚇得尖叫起來了。但是她哪裡敵得過幾個醉鬼的氣力,衣服很快就被撕得破破爛爛了。

「哦?鴨都在這邊呢~來,讓哥哥好好疼疼你~」

來的這幫人里還有重口味的,看到載淳和金睿之後,也涎笑著晃了過來。不過載淳可不是省油的燈,一拳就把撲上來的人給打趴下了。

載淳的反抗激怒了這群醉鬼,他們一擁而上,倒是暫時解了甄芙的圍。但是載淳一個人又怎麼打得過這麼多,他只能打開窗戶,一腳把金睿踹了出去,隨後一臉壯烈地回過身去。

「來吧!今天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正的恐怖!」 今晚傅歆特意借了閨蜜的小QQ,天色一暗就直奔紅楓路去了。

今天她收了那五百塊的時候,還特意留意了甄芙的表情,猜到她肯定會去找金睿,就準備埋伏在窗戶下面,打算給她拍點不雅照,免得事後知道被騙了找麻煩。

誰知道剛剛往那一蹲,就有個東西從窗戶里掉出來,直接砸到她的身上去了!

「莫琰?!」

傅歆一看掉下來的是金睿,當即就要跑路,但是卻又發現他面色潮紅,躺在那裡軟綿綿的,根本動都不動,這才戰戰地停了下來。

「美玉君?美玉君?」

傅歆試探著喚了幾聲,金睿沒有反應,窗戶裡面倒是傳出來了打鬥的聲音。她湊過去一看,裡面已經打成了一團,那個不住尖叫的女人正是衣衫不整的甄芙。

傅歆頓時有些慌了。

她騙甄芙過來本來就是想給甄芙一個教訓,但是沒想到事情會鬧成這個樣子,這分明是要出人命的節奏啊!

她急忙掏出手機來報了警,卻在掛掉電話之後,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這件事情好像跟她也脫不了關係,到時候不會把她也給抓進局子里吧~不行!她得趕緊跑路,不然就說不清了!

「傅歆……不要走……」

一直沒什麼動靜的金睿,卻在這個時候突然出聲了。

傅歆低下頭來,正看見他微微皺著眉頭好像很難受的樣子,一改之前兇巴巴的模樣,突然就覺得心裡好像有一塊地方變得柔軟了起來。好像中了魔障一樣,她用手指輕輕地勾畫了一遍他的眉眼,一種熟悉的感覺躍然於指尖。

怎麼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他?

傅歆湊近了想要仔細看一下,卻突然覺得一陣暈眩,她急忙穩住身形,卻聽到遠遠地似乎有警笛的聲音響起來了。

糟了!警察要來了!

她急忙想要離開,卻發現自己的腳腕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金睿給抓住了。他雖然人還是昏迷不醒,手上力氣卻不小,傅歆掙了幾下沒能掙開,只好拖著他一起走。

好在她的車就停在身後不遠,傅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他弄上車,卻又瞄到窗戶下面的草叢裡還有個漢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