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交給我吧,你現在,就好好養胎吧。」

2020 年 10 月 30 日

「股權轉讓的事情,沈氏那邊還沒聲音?」

「還沒說,但是東西都準備好了。」

「嗯。」

……

還沒等到沈呈過來,就先收到了姜尤珍傳給他的資料。

正在翻看費亦行資料的沈東明,對資料上這些內容很是滿意。

「這麼看來,這個費亦行還算個全方面能手,廚藝,搏鬥都拿過獎項,還搞過發明,不錯,不錯。」

就在沈東明對這個費亦行大加稱讚時,桌上的手機響了。

拿過手機的沈東明,目光還沒從費亦行的簡歷中挪開,把簡歷放在腿上,緊接著翻開下一頁。

「喂,老六。」

這個聲音是……

「五哥?」

「景城那邊,現在是中午了吧,剛吃過午飯,你是不是在休息,我沒打擾到你吧?」

「五哥,你找我不是為了這件事吧?」勁彪猜的沒錯,那件事有可能跟老五有關係,否則不會那麼巧,老五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老六,咱們兄弟幾個,就屬你最聰明,很多事情都瞞不過你的眼睛,可是啊,這世事難料,誰又知道,誰會栽在誰手上。」

勁彪到現在都沒給答覆,就是沒有好消息了,那他也不廢話了,「五哥,你開個價吧。」

「我這都沒拿到底牌,怎麼知道籌碼,老五,你著什麼急呢,等我看了底牌,我自然會來找你。」蘇嵐不常露面,不過他在沈家見過蘇嵐一次,那身段,至今仍然難以忘記,「老五啊,這個女人可是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她居然給我打電話,說她手上有個秘密能幫我拿到董事長的位置,咱們最瞧不起的就是這種吃裡扒外的女人了,你放心,我會替你好好招呼她的。」

「要殺要剮,我自己會來,就不臟你的手了。」

「哈哈哈哈……」他從來都堅信一件事,只要他一天不倒,他就有機會從沈東明手上奪得大權,「老六啊,你放心,等咱哥倆談好價錢了,我會派人把弟妹送回去的,我就不打擾你了。」

電話掛斷後,沈東明用力握住手上的手機。

蘇嵐知道的事情不多,沈東明一下就猜到了能讓蘇嵐如此有自信找上老五的事情,是那件事。

極有可能是跟沈呈有關。

蘇嵐這個賤人,敢聯合老五這樣對付他,他就算是傾盡家產也要把蘇嵐弄回來。

不過,在此之前,他要讓紀家的人跟蘇嵐一塊承擔這個後果,蘇嵐毀了他的心血,那他只有讓人毀了蘇嵐最寶貝的兒子,一命換一命!

沈東明從通訊錄找到一個號碼后,立刻撥打過去。

……

見木兮吃了幾口,眼皮輕輕垂了垂,像是有些困意。

「累了,就先回房休息吧,明天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保證沒問題,有什麼事,我再去叫你。」

木兮放下勺子,從凳子起身,「那我先睡一個小時,待會,我們一塊去醫院看喬隱,看看他那裡有沒有什麼重要的線索。」

「好。」

見木兮累的,走路直閉眼,擔心木兮撞到,江別辭起身過去攙扶人。「鈞子那傢伙,真是的,有什麼事,那麼忙,你現在懷孕了,他應該二十四小時在你身邊照顧你才是。」

「他……」木兮話剛出口,放在旁邊的手機就響了。

江別辭伸手拿過手機,「是沈東明的電話,他怎麼會打電話來找你?」

難道,是為了紀優陽的事情?

木兮拿過電話,「你好,沈董?」

「木總,我在沈宅等你,你過來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

「好。」

等木兮電話掛斷後,旁邊聽到對話的江別辭便說道,「我陪你去吧。」

「嗯。」

這邊沈東明通話結束后,要出去就遇到過來找他的沈呈。

「你沒事吧?」背著手的沈東明盯著沈呈檢查一遍。

「我沒事,人跑了。」

「她去找老五了,現在要跟他們聯起手來對付我,老五現在還沒接到她,等見到她以後,就會過來跟我談價錢了。」

沈呈跟著沈東明往外走,「那我們這邊,現在需要做什麼?」

「這件事,你是做不了什麼,我來,總之你給我聽好了,你不能分心,他們幾個的子女,都不是省油燈,擦亮眼睛,別讓人給下了套。」他這邊,除了沈呈,只有一個高博文,還有二哥那邊的一個張思思,跟人家那些兵強馬壯比起來,實在是勢單力薄。

「我知道了。」

「你待會回公司去。」

「那你呢?」

「我約了木兮去沈宅,我得過去一趟。」

沈東明在這個時候要見木兮?

想到蘇嵐所作所為,擔心沈東明會把氣出在木兮身上為難木兮,他還指望木兮勸說紀澌鈞救紀優陽,「爸,你找她幹什麼,不會是因為這件事吧,這個節骨眼上,不能節外生枝,紀澌鈞……」

「以紀澌鈞現在的能耐,就算我讓他十步,他又能拿我怎麼辦,這件事,你不許插手,回公司去!」把沈呈丟下后,沈東明背著手疾步離去。

怎麼可能不擔心,這可關係到紀優陽性命的事情。

擔心事情會鬧大,沈呈只能給紀澌鈞發信息,只有這樣做,才能保住紀優陽。 葉紫涵的語氣頓了頓,接著說:"而且,他們家就在南希市,他會突然消失,肯定是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這樣,你去他們家找找,如果你不著急的話,我跟你爸爸來南希市,我們帶著你,去他們家拜訪,問問路彥琛的情況,你現在不要胡思亂想就好!"

葉一朵的聲音,突然有些激動:"我倒是忘記了去他家找,媽,我真的能去他們家嗎?或許,他的家人,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我萬一過去了,要怎麼跟他們自我介紹,更何況,我都分手了,還追著人家兒子不放,他們又會怎麼想?"

葉紫涵笑了笑:"你個傻丫頭啊,說你幼稚,你還真的幼稚,你去找路彥琛,又不是什麼犯法的事情,你現在只是找人,他爸媽怎麼想,其實不重要的,再說了,實在不行的話,我讓你路阿姨帶你去,她家閨女跟你一般大,我估摸著,她應該會喜歡你的!"

葉一朵聽到母親的話,聲音有些難為情:"還是別了吧,媽,我一直都沒有告訴你,其實,路阿姨家的女兒,跟我是室友,我們倆關係挺好的,當初,她還纏著要把她表哥介紹給我,我一直沒放在心上,後來才知道,路彥琛就是她表哥,我跟路彥琛在一起之後,跟路阿姨的女兒,關係也越來越好了,現在小夢,也就是路阿姨的女兒,去國外留學了,路彥琛也不見了,我根本不知道去哪裡找人,如果不是你提醒的話,我根本想不到去他們家裡找人,既然我現在想跟路彥琛談一談,那他的家人,我遲早都是要面對的,媽,我不害怕,你跟我爸爸也不用陪著我了,讓我爸爸幫我找找路彥琛,我去他們家問問,萬一問不出來,我也好想想,怎麼把人找出來,我想問問他,是不是因為我說了分手,他才突然消失的,如果不是,他為什麼要消失,就算是分手了,我依然很擔心他,我真的不希望我們的關係變成現在這樣,他渺無音訊,我難受至極!"

葉紫涵嘆了口氣,她感覺,這是葉一朵長這麼大,跟她說過最多的話。

以前,葉一朵的話很少,尤其是她和楚蕭結婚後,葉一朵的話越來越少。

她經常會自覺的給他們夫妻留二人世界,她自己獨處的時間,也越來越多。

葉紫涵期初沒有在意,後來看女兒的性格像個男孩子一樣,她覺得,其實這樣也好。

可是,她始終忘記了,女孩子的性格再像男孩子,那也是女孩子的心思,很敏感的。

遇到愛情,她的寶貝女兒,還是像個女孩子家。

只不過,現在說這些,似乎都有點晚。

畢竟,葉一朵的性格已經養成這樣了。

她其實可以猜到,葉一朵跟路彥琛說分手,多少跟她的性格有關係。

葉一朵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非常霸道,還愛闖禍,簡直就是臨海市的小霸王。

這些她都知道,可是,她的女兒不光能闖禍,也有能力兜住這些事情,根本不用她跟楚蕭操心。

結果,現在遇到感情上的問題,這丫頭栽了。

她心疼歸心疼,還是希望女兒能藉此成長起來。

她深吸了一口氣:"朵朵,媽媽尊重你的想法,去路彥琛家裡問問吧,他們父母應該在南希市,既然你不想讓我跟你爸爸過來,那你就態度好一點,記得給人留個好印象,不管將來你能不能跟路家那孩子在一起,也不能弄得大家關係不好,懂了嗎?"

葉一朵點點頭:"媽,這些你跟我說,我都懂的!"

葉一朵很清楚,像他們這樣的豪門大家,如果能不樹敵,盡量就不要樹敵。

更何況,雖然南希市和臨海市離的遠,但是,路家的產業在臨海市也不少。

楚家雖然根基在國外,但是,這些年在國內立足,發展也非常迅猛。

所以,這樣的大的兩家企業,可以有良性競爭,但是,不能有太深的恩怨。

葉一朵想到這裡,繼續說:"媽,你就別擔心了,有些事情,我還是有分寸的,我現在就去路家,您也別多想了,我肯定不會讓他們家人覺得我不懂事的,我今天跟你說這麼多,就像是找到一個宣洩的方式,跟您說一說,這麼多天來,壓抑的心情能好點,您應該懂吧,我不會做什麼傻事的,就這樣,我先掛了!"

葉紫涵無奈的點點頭:"好吧,你掛了,去了路家,具體什麼情況,記得跟媽媽說說,別讓媽媽擔心,還有,無論有什麼事情,都要告訴我跟你爸爸,我們可以幫你的時候,千萬不要一個人撐著!"

葉一朵笑了笑:"我沒那麼傻,只要有事情,我就會告訴你們的!"

葉一朵掛了電話,迅速的洗臉收拾,她看著鏡子里的人,一副憔悴的模樣。

她想到,這是她第一次見路彥琛的家長,她還是有點忐忑的。

因此,她還貼了個面膜,盡量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點,這才離開學校,前往路家別墅。

路家在南希市,是絕對的名門望族,想要知道他們家在哪裡,一點都不難。

更何況,雲夢恬之前也跟她說過。

只不過,等到葉一朵到了這邊之後,她才發現,這邊她剛來南希市的時候,其實來過。

當時路彥琛還幫自己抓小偷了呢!

她在別墅區門口登記,保安問她找誰。

她直接開口:"我要找路彥琛!"

保安看了她一眼:"小姑娘,這我不能放你進去,按照路家的身份,經常有些不三不四的人找上門,他們都是不會見的,你還是回去吧! 鑽石閃婚之溺寵小嬌妻

葉一朵實在是沒想到,自己一個人,居然連別墅區都進不去。

她有些鬱悶,她好像除了父母的背景,其他什麼能力都沒有。

她壓住心裡的怒火,平靜的開口:"你可以幫我給路家的業主打個電話嗎?你相信我,只要通了電話,他們肯定會讓我進去的!"

保安有點不客氣:"既然你認識他們,你直接打他們電話,讓他們出來接你就行了嘛,幹嘛還要在這裡,跟我浪費這個時間!"

葉一朵知道這個保安,人家也算是敬業,萬一自己是個壞人,豈不是把人忽悠了,除了什麼事情,保安也是要承擔責任的。

想到這裡,她用最大的耐心說:"你就是幫我打個電話,我說清楚,如果對方不願意見我的話,你也沒有什麼損失,但是,如果他們讓我進去的話,你就會明白,我說的不是假話!"

保安看了看葉一朵,似乎還是不相信她。

葉一朵有點鬱悶,她把身份證和學生證拿出來,直接放在保安面前:"我把證件壓在你這裡,給我打個電話吧,如果你還不相信我,你信不信我離開這裡,你也不能再繼續干這份工作了!"

說實話,這是葉一朵第一次這樣威脅一個人。

其實,就算是保安不讓自己進去,她也不會真的讓人丟了這份工作。

可是,她現在實在著急見路家人,只能出此下策。

保安看了看葉一朵的證件,最後皺眉:"好吧,我就幫你打個電話,如果人家不見你,我也沒辦法!"

葉一朵連連點頭。

保安在一個本子上查了查,找到路家的業主電話,撥通。

電話是百葉接的,她今天在家裡。

電話一接通,保安就說:"您好,路夫人,別墅門口有個小姑娘,說要去你們家,她都不知道你們家門牌號,只說給你打個電話,你會讓她進去的!"

"她是誰?"百葉冷聲問,她的情緒並不好,路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路彥琛留在了英國,路彥昭生死未卜,所有的陰雲,似乎都壓在他們頭頂。

路家人的心情,沒有一個好的。

保安看了一眼葉一朵:"路夫人問你是誰?"

葉一朵愣了愣,趕緊開口:"我叫葉一朵,是路彥琛的女……前女友,我還認識雲夢恬,跟她是室友,你這樣跟路夫人說就好!"

電話那頭,百葉已經聽到了葉一朵的話。

保安剛要重複葉一朵的話,就聽見百葉說:"我知道她是誰,你讓她進來吧!"

保安愣了愣,趕緊點頭:"好的,我馬上放她進去!"

保安倒是沒想到,葉一朵說的是真的。

他還以為,這不過是個想巴結路家的小丫頭,巴結不成,想要上門鬧事。

保安放了葉一朵進小區,而且,把她的證件也如數歸還了。

葉一朵進了門,卻不知道路彥琛家是哪個別墅。

她茫然的往前走了一會,看盡一個中年婦女過來,看向她,笑著問:"你是葉小姐吧?"

葉一朵點點頭:"我是,請問你是?"

對方笑著說:"我是路家請來的阿姨,夫人說有個客人進來了,讓我來接一下!"

葉一朵點了點頭,趕緊道謝:"謝謝你了!"

對方笑著搖頭,帶著葉一朵往前走。

葉一朵跟著路家阿姨,進了路彥琛的家,準確的說,她來了路彥琛父母的家。

百葉就坐在客廳里,看到葉一朵進門,她站了起來:"你就是小葉吧?"

葉一朵笑了笑,趕緊自我介紹:"阿姨你好,我是葉一朵,是……小夢的室友!" 安全屋內,林楠看著這位氣息絲毫不比自己弱的年輕宮裝美女,心中微震。

腹黑爹哋假純良 雖然看上去顯得極為成熟幹練,但林楠覺得這位絕對不會比自己年齡大。

但一身的實力,比林楠更強!

尊者境巔峰!

當然,也很美,哪怕是林楠閱美無數,但也不得不承認,這位冷月大人,堪稱一絕,這種人物若是放到地球上,秒殺所有一線女星。

純天然綠色美女,不需要任何的修飾,一套白色宮裝長裙,高高挽起的髮髻,高挑身材。

看上一眼,都讓人心曠神怡。

對於這種美女,估計少有人能產生什麼邪念。

更多的,是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神聖之感。

這就是林楠對於這位冷月大人的第一感覺。

林楠打量著這位冷月美女,冷月也在打量著這位『前輩』人物,多少還是有些震驚。

竟然和自己差不多。

雖然天國不乏實力強大的老怪物看起來也都是二三十歲的年紀,但眼神看的出來,這點是瞞不住的,冷月能在通天店鋪成為一個『大人』,自然眼力還是有的。

很年輕的傢伙,身上的裝扮和她所認識的也是完全格格不入。

當然,很合身!

眼中雖然有著一絲驚艷,但很快便收斂而去,冷月並沒有看到什麼邪念,這倒是讓她感覺稍微好上那麼一些。

「拜見前輩!」冷月上前,臉上帶著標誌性的微笑,很是動人,恭敬開口叫了一聲。

哪怕是林楠比她弱,但身為通天店鋪最尊貴的客人,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

聽到這話,林楠連忙揮手。

「姑娘不用客氣,論修為你比我更強,前輩之名實在是當不起。」林楠開口阻止道。

聽不慣這種稱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