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璟之,小心一些。」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韓楉樰這次,並沒有想著,要和容初璟一起去,她相信他,就算是一個人去,也能將自己給查清楚的。

而且,說不定自己去了,還會是容初璟的累贅,所以,而且,他也是不會同意自己和他一起去冒險的,所以,韓楉樰都沒有提起這件事情。

「對了,你將這個給服用了吧。」

想到了什麼,韓楉樰馬上就拿了一個丹藥出來了,這個丹藥,是能夠預防容初璟,一不小心,也染上了那些瘟疫的。

容初璟什麼都沒有問,他知道,韓楉樰是絕對的不會害自己的,所以,拿過來之後,就直接的給服用了。

「我會小心的,你先休息吧,我會儘快的,將事情給查清楚回來的。」

容初璟在韓楉樰的額頭上,印下了一吻,然後,才轉身的離開,消失在黑夜之中。

韓楉樰看著容初璟離開的方向,雖然心裡知道,他是不會有事的,可是,還是會忍不住的擔心,也再也睡不著了。 就這樣,韓楉樰一直睜著眼睛,在等著容初璟的回來,在黑暗之中,彷彿時間會過得特別的慢一樣的。

韓楉樰覺得,都已經過了好長的時間了,可是,容初璟都還沒有回來,心裡不由得有些擔心了起來了。

「不會有事的,肯定不會有事的!」

韓楉樰低聲的呢喃著,將自己心裡的那些慌亂,都給壓下去了,讓自己相信,容初璟是肯定不會有事的。

就這樣,在韓楉樰越來越擔心,都要忍不住的,想要起身去找容初璟的時候,他終於,回來了。

「璟之,怎麼樣了?你沒事吧?」

韓楉樰見到容初璟回來了,也顧不得,自己只穿了一身單薄的褻衣,就這樣的,起身迎著他。

「這樣冷的天,怎麼起來了,也不多穿一些。」

見到韓楉樰就這樣下床了,容初璟心裡一陣心疼,馬上抱著她,將她給放在了床上去了。

雖然,這已經是春天了,可是,春寒料峭的,夜裡還是很冷的,要是韓楉樰著涼了,容初璟會更加的心疼的。

「我沒事的,倒是你,怎麼樣了?」

對於容初璟這樣的緊張自己,韓楉樰的心裡,自然是高興的,不過,她自己就是一個大夫,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身體,是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將韓楉樰給放好了,還給她蓋上了被子,容初璟才放心了,將自己這次進去西林城裡面打聽來的情況,都和她說了說。

「這西林城裡面,確實是得了瘟疫了,一開始的時候,還不知道是瘟疫,就有大量的人染上了,就連官府裡面的人,也沒有重視,一開始的時候,只是一個村子,後來,就變得越發的嚴重,一發不可收拾了。」

要是在一開始的時候,發現了這個是瘟疫,及時的得到了控制的話,這個瘟疫,是不會蔓延的這樣的快的,更不會死這樣多的人了。

幸好後來,這官府裡面的人,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了,馬上的,就將這周圍的村子裡面的人,染上了瘟疫的,都給帶到了城裡去,將西林城給封了起來。

這瘟疫,才沒有往更多的地方蔓延了,要不然的話,要是沒有人能夠根治這個瘟疫的話,恐怕後果是難以想象的。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韓楉樰也很是無奈,畢竟,這病痛的事情,可不會看你是什麼人,都是會找上你的。

「楉樰,你有把握,能夠治好這次的瘟疫嗎?」

容初璟看著韓楉樰,想了想,最後,還是將這個話,給問出來了。

其實,這些人,都是楚台國的子民,和他們大禹王朝,是沒有任何的關係的,所以,容初璟不救,也是沒有任何的關係的。

可是,這整個西林城,可不下萬人,要是真的不能救的話,那可就是上萬條人命了,到時候,這整個西林城可真的是伏屍上萬了。

「嗯,我有八成的把握,能夠治好他們。」

聽了容初璟形容的,那些得了瘟疫的人的樣子,韓楉樰就更加的肯定了自己心裡的猜測了,不過,她的話,也沒有說的太滿了。

畢竟,這個世界上,還是有許多的,不可控制的因素的,所以,韓楉樰沒有用很肯定的語氣。

「璟之,明天我們去看看吧,要是能救的話,我們就幫一幫他們,不過,我們要怎麼進去城裡。」

韓楉樰想著,能幫上一把,就幫上一把吧,畢竟,是那麼多條的人命,他們就當作,是為他們的孩子積福了。

可是,這個西林城,都已經封城了,他們就算是想要進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

「放心吧,這西林城,每天,城門會開放一個時辰的,到時候,我們就能進去了。」

這西林城,每天開一天的城門,也是有原因的,就是為了,將那些,已經確定了,沒有感染瘟疫的人,又不願意留下來的人,給放出來,讓他們離開的。

要不然,那西林城裡面,有的是有錢有勢的人,要是他們真的造反了的話,恐怕,還沒有等瘟疫將他們給害死,他們就已經活不長了。

所以,才有了這每天開一個時辰的城門,裡面的人出來,這外面的人,要是想進去的話,也是不容易的。

不過,既然容初璟這樣說了的話,肯定是已經想到了辦法的了,韓楉樰也就不再憂心了。

「好了楉樰,時間也不早了,快點休息吧,我們明天,還有事情要做呢。」

容初璟知道,韓楉樰肯定是從自己離開了之後,就沒有休息了,想著,她今天,也趕了一天的路了,很是心疼。

這會兒,容初璟也平安的回來了,韓楉樰的心也放下來了,頓時就覺得,自己真的有些困了,點了點頭,沒多一會兒的時間,就睡著了。

「一一,你就先留在這裡吧,等我們將事情給解決了,會來這裡找你的。」

韓楉樰和一一說著,他們要去西林城裡面,解決瘟疫的事情,自然是不想帶著她一起去冒險的了。

「不行,恩人,我要和你們一起去。」

在之前的時候,一一也是聽說過,西林城裡面,爆發了瘟疫的事情的,她知道,自己是不肯呢個勸說韓楉樰他們不去的。

既然這樣的話,一一覺得,自己就一定要和韓楉樰他們一起去西林城了,不管有多麼的危險,她也不能就這樣的,就離開了韓楉樰他們。

「一一,你知道不知道,我們這去的地方,是很危險的。」

冷情黑帝的替罪妻 韓楉樰見一一這樣的固執,心裡也有些生氣了,要是其他的地方,帶上了她,也沒有關係的,可是,這樣危險的地方,她怎麼能也帶著她一起去冒險呢。

「恩人,我知道的,正是因為知道,我才不能為了自己一個人的安危,就這樣的,離開了你們,我早就說過了,我的命,是你們的了,不管你們去哪裡,我都是要和你們一起去的。」

一一堅定的說著,這些話,之前的時候,她就已經說過了,這會兒,只是將他們,再次的,堅定的說了出來了。

「楉樰,帶上她吧。」

見韓楉樰還想要在勸說一一,容初璟卻開口了,而且,還是讓她,將她給一起帶著進西林城裡面。

容初璟的話,讓韓楉樰本來還想要勸說的話,頓時也說不出來了,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讓自己帶上一一。

可是,韓楉樰知道,容初璟是不會害自己的,也只能點了點頭,將一一也一起給帶上了,準備往西林城去了。

其實,容初璟也並沒有想很多,只是覺得,等進了西林城之後,韓楉樰肯定是會很忙的,就算有自己幫著她,也是忙不過來的。

而,將韓楉樰的事情,交給別人,容初璟也是不會放心的,想比較起來,他覺得,讓一一幫著做一些事情,也是不錯的。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進城做什麼?」

等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走到了西林城的門口的時候,城門口已經打開了,可以看見,城裡面,擠滿了人,都是想要出城離開的。

而等韓楉樰他們,想要進城的時候,就被守城的官兵給攔住了,不讓他們進去,至少,是不會輕易的讓他們進去的。

「你們知不知道,這城裡面,現在是個什麼樣的情況,你們還敢進城,不要命了是不是?」

那個士兵冷聲冷氣的說著,態度不是很好,希望以此,能夠將韓楉樰他們給嚇退。

要是平時的話,被這樣的對待,韓楉樰的心裡,肯定是不會舒服的,不過,這個時候,她清楚了城裡面的情況。

知道了,這個官兵,這樣的態度,都是為了他們好,而且,在這樣的時候,還能堅守在這裡,倒是讓韓楉樰的好感度,上升了不好的。

「官爺,你聽我說,我們知道裡面是什麼樣的情況,正是因為知道了這些,我們才來的,我們就是為了裡面的事情來的。」

韓楉樰沒有理會那個官兵,冷言冷語的樣子,將他們的來意給說了一遍,這個,也是她和容初璟,一開始的時候,就商量好了的。

與其找一些理由,還不如,就說他們是為了瘟疫來的,讓這些人,知道了他們能治療瘟疫,不管信還是不信,都會將他們給放進去的。

而且,說了他們能治療瘟疫的話,裡面的人,肯定是會全力的配合他們的,至少,能夠給他們解決了不少的麻煩,所以,這會兒,韓楉樰也不用轉彎抹角的了。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而那個官兵,在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一時間,竟然有些反應不過來,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又或者,不敢相信,她說的話,就是他心裡想的那個意思。

「我說,我就是來解決城裡面的,讓你們為難的事情的,我能夠治療瘟疫。」

韓楉樰很平靜的,就將這句話給說了出來了,她來,確實是為了這件事情的,而且,這會兒,也容不得,她又任何的猶豫了。

而韓楉樰,這樣平靜的一句話,卻像是落進了油鍋裡面的一滴水一樣的,瞬間,就讓這周圍,聽到了她的話的人,都沸騰了起來了。

「你們聽到了沒有,那個女人,她說她能解決這次的瘟疫。」

「是啊,你沒有聽錯,我們也聽到了,這個女人可真的是能說啊,居然能說出,她能解決這次的瘟疫。」

這些人,都是想要趁著城門大開的時候,從這裡離開的,他們的家人,都已經沒有了,又或者,還沒有感染,和他們一起,想要離開這裡。

卻沒有想到,他們還沒有來得及離開,就聽到了韓楉樰說,能夠將這次的瘟疫給解決了,他們這麼能夠不激動呢。

「是不是真的,這個女子看起來倒是很漂亮,可是,她真的能夠解決這次的瘟疫嗎?」

山裏漢子:撿個媳婦好生娃 其中,還有不少的人,是不相信韓楉樰的。 畢竟,韓楉樰看起來,是真的很年輕,而這西林城裡面,可是又不少的醫術高明的醫者的,可是,他們都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會兒,韓楉樰突然出現了,說她能夠將這次的瘟疫給治好,他們怎麼也不可能,這樣快的,就相信了的。

「你,你說什麼,你真的能夠治好城裡面的瘟疫嗎?」

這個時候,韓楉樰他們面前的那些官兵,也從剛剛,她說的話中,回過神來了,一臉的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他們確實是震驚的,沒有想到,韓楉樰居然會說出,能夠治好瘟疫這樣的話出來,要知道,就算是這城裡,醫術最高明的大夫,也是不敢這樣的說的。

可是,這會兒,那些官兵的心裡,卻都希望,韓楉樰說的是真的,希望她真的能夠,將這次的瘟疫給治好。

因為,他們的家人,這個時候,都還在西林城裡面,雖然,暫時的,還沒有得瘟疫,可是,照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去。

恐怕要不了多長的時間,這西林城裡面的人,都沒有一個能夠倖免的,到時候,他們恐怕都會沒命的吧。

「我能不能治好,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就西林城現在這樣的情況,想來,我也沒有什麼可以圖謀了的吧。」

對於這些人的激動,還有懷疑,韓楉樰都是能夠理解的,所以,很是淡然的,將這句話給說了出來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那些人心裡一陣清明,是啊,這會兒,西林城裡面,處處都是危險,一進去,說不定,就會沒有了命的。

這樣一個危險的地方,也沒有什麼能夠圖謀的,韓楉樰他們一行人,還是想要進去,能夠是為了什麼呢。

這樣一想清楚,那些人的心裡就是一喜,說不定,韓楉樰他們,真的是能夠將瘟疫給治好,所以才會到這裡來的。

「對啊,說不定,這個夫人,真的能夠將這瘟疫給治好。」

韓楉樰看起來是很年輕,不過,看起來,也是有二十多歲了,這會兒,她的身邊,還跟著容初璟,那些人,自然就認為她已經成親了,喊她夫人了。

「就是啊,我看,就讓這位夫人進去吧,說不定,她真的能夠將這個瘟疫給治好呢。」

這會兒,大家的心裡,都希望韓楉樰,真的能夠將這次的瘟疫給治好,因為,他們雖然想著要離開了,可是,到底是在這西林城生活了這樣長的時間的。

他們也不想,就這樣的離鄉背井的,離開了西林城,要是韓楉樰能夠將這城裡的瘟疫給治好的話,他們肯定是會感激她的。

「是啊,讓他們進去吧,他們不是說了,能夠治好瘟疫的嗎,那就讓他們進去好了。」

反正,不管韓楉樰能不能治好,對他們來說,也沒有什麼損失,無非就是,在失望一次罷了,可是,要是治好了的話,那他們可就得救了。

「這個,夫人,公子,你們真的要進去嗎?」

聽了周圍的人說的話,那個官兵的臉上,也都露出了猶豫的神色來了,最後,他還是再次的問了問韓楉樰他們的決定。

其實,這個官兵,也是希望韓楉樰他們,真的能夠治好這次的瘟疫的,可是,他也不想,讓他們,就這樣進去,白白的犧牲了。

諸天之最強主宰 所以,才會再次的確認一遍的,要是韓楉樰他們,還是選擇了要進去的話,那他也是不會阻止的。

「嗯,我們已經肯定了,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進去看看,裡面的情況是什麼樣的,放心吧,就算是我們最後,不能出來,我們也是不會怪罪任何人的,只能怪我們自己學藝不精。」

韓楉樰知道,這個官兵,是在為了他們好,雖然,也是有一點自己的小心思,可是,她對他的印象,真的是不錯的,所以,才和他說了這些話的。

韓楉樰對立面的雞瘟,至少有八成的把握,就算是事情真的超出了她的預料,她也有辦法,將容初璟和一一,給平安的帶出來的,不過,這些話,就沒有必要和這個官兵說了。

「好,既然你們已經決定了的話,那你們就進去吧,不過,你們記住了,只要你們接觸過了病人之後,你們就不能夠再離開這裡了。」

因為,接觸過了病人的人,最後,基本上,也都是染上了瘟疫的,所以,韓楉樰他們,要是碰到了病人,他們就不可能在這樣輕易的離開了。

「多謝這位官爺的提醒。」

韓楉樰想這個官兵到了謝,然後,就和容初璟,還有一一,打算進入西林城裡面了。

「等等。」

就在韓楉樰他們要離開的時候,那個官兵,又再次的,將他們給喊住了,於是,他們回過頭來,有些疑惑的看著他。

「那個,這個給你們吧,你們進去了之後,就去衙門裡面找知府大人,他是我舅舅,他認得這個東西,你們有什麼需要的,他會幫助你們的。」

那個官兵,交給韓楉樰的,是一塊成色不錯的玉佩,看得出來,家裡還是比較得殷實的。

在聽了那個官兵的話之後,韓楉樰和容初璟,就明白了他的身份了,原來,他和知府還有親戚關係,而且,看來還是挺親的。

有這樣的關係,居然還在守在這西林城裡面,沒有早早的離開去避難,韓楉樰頓時,對這個官兵,還有這西林城的知府,印象再次提升了一大截了。

「多謝你的提醒,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的,將這次的瘟疫給治好的。」

再次的向那個官兵道了謝,韓楉樰也沒有推辭的,接過了他手中的玉佩,然後就離開了,畢竟,在這裡,又是這樣的時候。

韓楉樰覺得,能得到知府的支持,他們能夠省去很多的麻煩的,所以,她也是真心的感謝著那個官兵的,可惜,剛剛的時候,忘記了問他的名字了。

這會兒,韓楉樰也不好,在專門的回過頭去問那個官兵的名字,她和容初璟他們,都已經走了比較遠的一段路了。

「他們進去了,他們真的進城去了!」

見到韓楉樰他們過來了,之前的時候,還堵在城門口,想要快點離開的人,這會兒,都不由自主的,讓出了一條道路來。

這還是瘟疫爆發以來,第一批主動的進入了西林城的人,每天,裡面的人,都是在想著,要如何的出去。

從來沒有一個人,明知道在西林城裡面爆發了瘟疫之後,還想著,要進來的,進去的人,都是不情願的。

除了一些在外面的村子裡面,發生了瘟疫的人,被強制著,帶到了西林城裡面,還有就是一些被強制帶來的大夫了。

這西林城的瘟疫,已經爆發了,有半個月的時間了,這裡離楚台國的京城也不是很遠,快馬加鞭的,大概五六天的時間也就到了。

而且,這爆發了瘟疫,可是一件大事情,這西林城裡面,不管是知府,還是督軍,都是不敢隱瞞不報的。

所以,楚台國的皇帝,自然也是知道了這件事情的,馬上就派了太醫來診治了,不過,來的人,都是沒有什麼背景和本事的,所以,到了現在,那瘟疫,也依然沒有任何的好轉的跡象。

「是啊,真希望,他們能夠將這次的瘟疫給治好。」

看著韓楉樰他們離開的身影,那些人是真心的,希望他們能夠將這次的瘟疫給治好的。

「行了,你們還有要出去的嗎?城門馬上就要關了。」

原本,城門就只開放一個時辰,剛剛因為韓楉樰他們的到來,耽擱了不少的時間,這會兒,離城門關閉,也只剩下一刻鐘的時間了。

那些官兵,見那些人,都還在為了剛剛,韓楉樰給他們帶來的震驚,忘記了,自己到這裡來的目的,不由得,主動的提醒了他們一聲。

而那些人,聽到了官兵的提醒,一時間,竟然有些猶豫了起來了,不知道,自己現在,應不應該離開這裡了。

其實,那些人,真的是願意相信韓楉樰他們,能夠將這次的瘟疫給治好的,這樣一來,他們也不用背井離鄉的了。

可是,他們到底是沒有見過韓楉樰的本事,不知道,究竟應不應該相信她,萬一賭輸了,那可就是賠上了自己,還有一家人的性命啊。

「哎,等等,我們馬上就出去了。」

這個時候,已經有人做出了決定了,他們還是決定,先出去避一避好了,要是真的韓楉樰將瘟疫給治好了,到時候,他們在回來好了。

「我不走,我相信,剛剛的那位夫人,是能夠將這次的瘟疫給治好,我母親他們,還在城裡呢。」

不過,也有人,不想要離開,原本,他們也是沒有辦法了,為了保住自己的一條命,才不得不離開的。

這會兒,既然有了韓楉樰說的那些話,他們也算是有了一些希望了,自然是不想拋下自己的親人離開的。

「說的對,我們的親人還在裡面呢,我們不能就這樣的離開了。」

於是,在城門口的人,很快的,就分成了兩個陣營了,那些拖家帶口的,害怕沒命了的,就帶著自己的家人,一起,儘快的離開了西林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