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我們已經了解道,你的資料上了人頭榜,有人出一億美金要你的命,現在還沒有查到是什麼人接了這個任務,不過這任務一定吸引很多國內外的殺手過來!你自已要小心了!」冰冰嚴肅的道。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我上了人頭榜?有人要買我的命?這不可能吧?我沒得罪過什麼人啊?」李啟明吃驚的道。

「人頭榜是什麼東西?」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人頭榜是一個殺手網站,已經存在了很多年了,只要你想幹掉誰就是可以把錢打到網站指定的帳號上,如果有人完成了任務,網站在扣下10%的手續費后,就把錢轉給你!他們有專人負責來驗收!這個網站面對全世界,而且信用度很高,很多人或組織都會在這裡接單子!」寒寒解釋著道。

「哦?那我也可以進去接單子嗎?」

「要先成會員,資料要填寫真實,網站會核對你身份的,如果不符合要求就不會成為他們的會員,會費是一年10萬美金!」冰冰搖了搖頭道。

「那你們兩個是嗎?」

「我是!」冰冰小聲的道。

「我有沒有上過人頭榜?」金清石笑著道。

「上過啊!要不然我們也不會找你!」寒寒笑著道。

「難怪有那麼殺手來找我!有時間我到想看看上面最貴的人頭是多少錢!」金清石笑著道。

「最貴是總統奧黑子!他的腦袋是10億美金!金先生想接嗎?」冰冰笑著道。

「靠!這個人頭太難了!我現在可沒這能力!」金清石苦笑著道。

「那怎麼才能查出想要我人頭的人?錢不是問題!」李啟明冷冷的道。

「這個很難!除非找到這個網站的地址,只要他們才知道!而且掏錢的人也不會一定用真名,網站只認錢不認人!」冰冰搖了搖頭道。

「黑客高手能不能搞到他們的資料?」金清石想了想道。

「有人試過!不過那些黑客和僱主都成了人頭榜上的人,沒有一個能活過一個月!」

「這個網站到底是什麼人搞的?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金清石吃驚的道。

「網站里用漢、英、印度、俄、西班牙、德、日、法、印度尼西亞、葡萄牙、孟加拉、義大利和阿拉伯語13種語言來說明人頭的情況!所以李少面對著的殺手也是形形色色的!」冰冰道。

「還真全啊!連中文都有?那香江也會有他們的分支吧?」金清石道。

「嗯!我完成任務的第二天就有人上門來驗收了,給的支票也是瑞士不記名的支票!這個人雖然蒙著面,不過聽口音應該是香江本地人!」冰冰點了點頭道。

「看來只要找到出錢的人,我才能從人頭榜上走下來,我平時就在香江呆著,很少去外邊,所以想要命的人應該就在香江,一會我把所有認識人的名單給你們一份,你們一個一個調查!我再給你們一千萬,需要買什麼設備你們就買,不夠我再給你們!」李啟明冷靜的道。

「冰冰!人頭榜上有李麗莎嗎?」金清石擔心的道。

「有!也是一億美金!」冰冰點了點頭道。

「哦?看來想要你和麗莎命的人很可能是同一個人,能出兩億美金的人可不多啊!這個範圍可以再縮小一些了,可以先去查一查銀行的資料,調動這麼這麼多錢的人有那些!」金清石想了想道。

「好的!還是金先生厲害!只要給錢查銀行的資料倒是不困難!」冰冰興奮的道。

「嗯!你們先查我給你名單里的人,如果查不到再查今年所有兩億美金的交易記錄!」李啟明點了點頭道。

「你們兩個要小心點!能拿出兩億美金買人命的人,可不是簡單的人,如果有什麼危險就給我打電話,一會我再送給你們一些裝備,有危險的時候可以防防身!」金清石擔心的道。

「金先生!謝謝你!我們曾經暗殺過你,你不但不恨我們,還這樣幫助我們!這個情我和妹妹記下了!」冰冰紅著眼睛道。

「傻丫頭!我看到美女就心軟!你們兩個以後也別叫我什麼金先生了,就叫我石頭哥吧!上次你們也救過我一命,我們之間早就扯平了!等你們想退出江湖了,就到石頭哥這裡工作吧!哥哥不是小氣的人!」金清石笑著道。

「石頭哥!謝謝你!如果我們真的退出江湖一定會來你這裡!我們會把後半生交給你!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冰冰眼含熱淚的道。

「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寒寒也紅著眼堅定的道。

「傻丫頭!石頭哥當過孤兒,知道沒有親人的痛苦,我就想讓你們有一個好的歸宿,一個好的晚年生活!」金清石認真的道。

「石頭哥!我們十五歲就開始殺人,什麼人是真心對我們好,什麼人值得信任,我們心裡一清二楚!像我們這樣的女人,還有那個男人敢娶我們?我們就賴上石頭哥哥了!」冰冰紅著臉道。

「我也是!」寒寒大聲的道。

「別淘氣了!我現在給你們拿裝備!如果有警察問這些裝備來,你就讓他們直接來找我,我會擺平的!」金清石說完向著地下庫房走去。

金清石來到地下庫房,從空間里拿出兩個軍用背包,將兩把嶄新的手槍、兩大盒子彈、防彈背心、兩把軍用匕首、兩個紅外線望遠鏡、兩個夜視鏡裝在背包里,然後拿著兩個背包走了出來。

冰冰和寒寒接過背包,當看到裡面的東西后吃驚的向著金清石道:「石頭哥!這兩把槍被經警察發現就麻煩了!會做牢的!」

「哥哥還有軍方的一個身份,你們是我的助手,他們警察無權過問這槍的事情!」金清石自信的道。

「石頭哥!你真的是軍隊里的人?」寒寒疑惑的道。

「唉!我像是那種說大話的人嗎?這個是我的證件!」金清石嘆了口氣,將自已的少將證件遞給了寒寒。

寒寒打開證件,看著上面穿著少將軍裝的金清石和上面寫著總參情報部副部長,立即張著大嘴愣在那裡,李啟明湊到寒寒的身邊,當看清裡面的內容后立即大叫著道:「OH!Mygod!少將?兄弟!你別告訴我這是真的!」

「你看看日期!剛剛任命的,以前我就是校,只是你沒問我,我就沒告訴你!」金清石笑著道。

「石頭哥!那你和駐港部隊的司令員那個官大?」冰冰激動的道。

「我們都是少將!是平級!」

「石頭是總參的!駐港部隊司令員要聽他的!」李啟明大聲的道。

「哇塞!石頭哥哥!你太霸氣了!」寒寒尖叫著道。

「石頭!你有這身份為什麼早一點亮出來啊!這多牛!多彪悍啊!」李啟明羨慕的道。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金清石嚴肅的道。 極品女總裁 冰冰和寒寒拿著裝備興奮的離開了療養院,李啟明看著她們兩個人的背影,嘆了口氣道:「我人長得比你帥!錢又比你多!為什麼鮮花就不往我身上插呢?」

「因為你沒有安全感!鮮花經不起風吹雨打,真正需要是一個可以避風遮雨的地方!」金清石笑著道。

「你身邊的女人一點也不比我少!只是比我會偽裝!真不愧是特種兵出身的,狙擊女人也這樣厲害!」李啟明鄙視著道。

「別廢話了!你還是想想人頭榜吧!問一下你父親和爺爺,是不是他們有什麼仇家,來用這種方式報復他們!」

「嗯!我這就打電話!你給我妹妹打個電話,把這件事情跟她說一下,讓她避避風頭,她會聽你勸的!」李啟明認真的道。

「好吧!」金清石點了點頭。

李啟明識趣的離開了這裡,金清石拿出手機憂鬱了好久終於按下了那個記在心底的電話號碼,電話那邊響了好久才接通了,金清石輕聲的道:「麗莎!你還好嗎?你一直呆在北京嗎?」

「嗯!療養院試業還順利嗎?」李麗莎溫聲細語的道。

「還順利!上次我去猛虎拳擊俱樂部,你在那裡嗎?」

電話那邊沉默了好久才傳過來一聲輕輕的「嗯!」

「為什麼不跟我見一面呢?」金清石急著道。

「你一直都沒有聯繫過我,也許你早就把我忘記了,而且在我身邊有一個爺爺派過來了高手,我不想讓爺爺知道我們見過面,要不然他又要*我回去了!」李麗莎小聲的道。

「傻丫頭!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你?是我配不上你,而且我也不想讓你左右為難,你哥哥現在住我這裡,有人出重金要買你們的命,你要小心些,最好不要公開露面!」

「哦?查出是什麼人了嗎?」

「正在查,不這困難很大,如果你在那裡有危險就回來吧!我來保護你!」

「嗯!我現在住一個朋友家裡,這裡是內部小區,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

「你住周憐惜家嗎?她的身份你了解嗎?」

「嗯!她對我挺好的!」

「這些官二代以後還是少接觸!免得被人賣了你還幫著數錢呢!」金清石擔心的道。

「金清石!你這是挑撥離間,破壞我們姐妹關係!對我們這些官二代的侮辱!等你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你!」這個時候一個女人大叫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緊接接就聽到李麗莎嬌聲的道:「憐惜姐!你答應過我不說話的!」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這個臭小子竟然把我說得這麼卑鄙!真是太可惡了!」周憐惜大聲的說道。

緊接著電話里傳來了「嘟嘟」聲,金清石看著手機鬱悶的道:「這是什麼事啊!說個悄悄話還帶個監聽的!希望周憐惜不要太小氣,寧可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被這樣的女人惦記更可怕!」

金清石轉身走到小樓里,帶著護士開始查房查看病情,開出明天病人所需要的中藥。

「不會吧?他是不是那裡有問題啊?」

「討厭啦!我們還沒有發展到那一步!」

「在國外讀書的時候交過一個男朋友!後來家裡反對就分手了!」周憐惜收起了笑容,從李麗莎的身體爬下來躺在麗莎的身邊小聲的道。

「我們都是身不由己!那現在你們還有聯繫嗎?」

「偶爾會打一下電話,他在美國發展的還不錯,娶了一個大財團的女人,現在孩子都五歲了!」

「他是美國人?」

「美籍華人!」

「你心裡還愛著他嗎?」

「現在都一把年齡了,還愛什麼愛啊!現在不想這些了!」周憐惜苦笑著道。

「憐惜姐可不老!要長相有長相、要身材有身材!男人看到你都流口水!」

「流口水那不是因為看見我!是因為中風!」

「男人見了你不是中風就是發瘋!殺傷力超過核武器!」

「臭丫頭!平時冷冰冰的!原來是一個悶騷型啊!真是人可貌相啊!」周憐惜笑著道。

「肉麻!那個金清石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讓我們麗莎妹妹看上他!」

「緣分吧!我也不知道他那一點吸引我,看到他我就心跳加快,大腦一片空白!」

「你上輩子一定是欠他的!讓你這輩子來償還!我見到他心跳也會加快!是不是我也欠他的?」周憐惜笑著道。

「憐惜姐!你也喜歡他?」李麗莎吃驚的問道。

「呵!呵!我可沒有姐弟戀的愛好!而且我更不會挖好姐妹的牆角!他對我來說只是好,一個沒有背景窮小子,竟然當上了最年輕的將軍,這個太不符合常理了!」

「他不但武功高強,而有還有一身神奇的醫術,和他在一起心裡會很踏實、很安全!」

「這小子的醫術真有這麼神奇嗎?」

「嗯!非常厲害!」

「我想找他看看病,你說能行嗎?」

「我們是好姐妹!我想信你有辦法讓他閉嘴的!而且他是醫生,對這個沒有什麼好奇的!」周憐惜紅著臉道。

「那我現在就打電話問問他!不過你可不能再說話了!」

「我保證呼吸都停止!用免提打!我也想聽聽!」周憐惜急著道。 金清石正在病房裡詢問著病人的身體情況,手機一響他抱歉的和病人打了聲招呼轉身走出了病房,連忙接聽道:「麗莎!出了什麼事情嗎?」

「那你什麼時候回都城?」

「可能要一個月後,這邊現在有點忙走不開!病人在都城嗎?你在那裡的朋友只有周憐惜吧?難道是她?」

「啊?你怎麼知道?」李麗莎脫口而出的道,周憐惜急得拚命的搖著頭。

「啊?真是她啊!我只是瞎猜的!就是能治她也不會同意我治的!我可是男人!」

「你首先是一個醫生!然後再是個男人!有點醫德好不好!」

「你就不怕我一時把握不住,做出什麼讓她遺憾終身的事情來?」金清石笑著道。

「你有這個本事就行!我倒是不介意!」李麗莎看著瞪著雙眼的周憐惜笑著道。

「還是算了吧!她可是一隻母老虎!我可不敢治她的病! 容我緩緩,來時遲 萬一治不好,來一個殺人滅口怎麼辦?」金清石苦笑著道。

周憐惜剛想張口說話,被早有防備的李麗莎一把捂住她的小嘴,然後笑著道:「這個你放心!治好治不好她都不會殺人滅口!而且有一個極品美女讓你治病,你可是撿了一個大便宜啊!」

「麗莎!你這是讓我高空走鋼絲!虎口拔牙啊!」

「少廢話!你就說給不給治吧!她可是我的閨蜜!」

「那你讓她寫個保證書,保證不殺人滅口!保證不打擊報復!」金清石笑著道。

周憐惜在一邊連忙點著頭,李麗莎笑著道:「這個沒問題!不過你也要保證絕對不能將這件事情傳出去!這可關係著她的名聲!」

「我不是陳冠西,沒事玩相機!」

「呵!呵!呵!這個可以拍!然後只給我一個人看!」李麗莎笑著道。

「麗莎!你現在變得開朗了,笑聲比以前多了!聽到你的笑聲我真的很開心!丫頭我好想你!」金清石輕聲的道。

電話那邊沉默了,隱隱傳來了麗莎的哭泣聲,金清石急著道:「傻丫頭!快別哭了!再哭我心都碎了!」

過了好久電話里傳來了麗莎抽泣的聲音道:「我也好想你!都是因為我的軟弱才會有今天的結局,是我對不起你!」

「傻丫頭!是我這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肉沒吃到卻把天鵝嚇跑了!」

「你不是癩蛤蟆!你是我的全部!如果你想吃天鵝肉,等回到都城我就把天鵝送給你!」麗莎小聲的道。

「啊?是不是真的啊?你不會買一隻真的天鵝給我吃吧?」

「討厭!你懂的!」

「呵!呵!呵!我懂!我懂!過幾天我就飛回去!」

「那我等你!你先去忙吧!」李麗莎說完立即掛斷了電話。

周憐惜一把將捂在她嘴上的手拉了下來,然後大笑著道:「麗莎!你就是一個悶騷型!直接來個投懷送抱啊!」

「如果再不投懷送抱,我怕來不急了!爺爺開始催我的婚事了!」麗莎痛苦的道。

「唉!你爺爺這個老頑固怎麼就不為你著想呢!」周憐惜嘆了口氣道。

「這都是命啊!」

「命個屁!你就在都城裡呆著!我就不相信誰敢把你搶走!」

「爺爺最疼我,除了這個事情,他什麼事情都不會強求我,而且他的年齡也大了,身體又不好,我不想讓惹他生氣!」李麗莎搖了搖頭道。

「你啊!在生意場上殺伐果斷、雷厲風行,怎麼在感情的事上這麼優柔寡斷呢?這可是你一輩子的大事情!」

「人都有軟弱的一方面吧!憐惜姐!如果的病治好了,會聽家裡的安排嗎?」

「切!騎驢看唱本——咱們走著瞧!拿下他只用一個眼神就足夠了!」周憐惜自信的道。

「憐惜姐!你這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吧!呵!呵!呵!」李麗莎笑著道。

「你今天有點奇怪!感覺怎麼像是一個媒婆呢?他可是你喜歡的男人!」周憐惜疑惑的道。

「我不想在我結婚之後,看著他傷心難過!如果他能和憐惜姐走在一起,我也就放心了!」

「真是一個傻丫頭!睡覺!我不愛吃剩飯!」

「要不我讓你吃頭一口!我吃剩飯?」

「這個可以考慮一下!呵!呵!呵!」周憐惜笑著道。

第二天,金清石一大早在花院練完功后,直接來到了診室里,今天預約病人有近二十個,病房已經不夠用了,來這裡的人,沒有一個願意和別人住在一起,每個人都包下一間房,原本100個床位,現在減了一半,很多住不進來的病人開始吵了起來。

金清石和趙影現在是一個腦袋兩個大,沒想到試業期間會有這麼多人過來看病,趙影連忙將會員卡做出了調整,銀卡兩人一間房,金卡、白金卡一人一個間房,同時金卡會員可以買三瓶蜂巢酒、白金卡四瓶蜂巢酒,同時加快了木樓的施工進度。 一個星期後,一些較輕的病人開開心心的離開了醫院,第一批住進來的那些重症病人,也明顯出現了好轉,服務台的電話每天開始響個不停,內地和澳門的一些病人也開始過來辦里了會員卡,療養院的會員人數迅速升到了300人,一共收到了近20個億的會員費,趙影看著報表徹底的震驚了。

金清石每天從早上8點鐘一直忙碌到深夜,沈雅看著疲憊的金清石一邊勸他多休息一邊給他煲湯補著身體。

身體里的真氣也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每天的治療都需要大量的真氣,每開一個藥方都需要慎重再慎重,顧老看在眼裡急在心上,他向著元塵苦笑著道:「大師!這樣下去不行啊!石頭的身體會抗不住的啊!」

「嗯!你會跟小影說一下,會員暫時不要增加會員了,而且每天預約的病人也要合理安排一下,人數不要太多,而且對重病患者也要控制一下,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磨練,石頭開的處方雖然還有一些不足,不過已經有了明顯的進步,講萬遍也不如自已動手試一遍,從明天開始我們去幫忙吧!」無塵點了點頭道。

「好的!這些天可急死我了!」顧老笑著道。

「有什麼好急的!這是對他和療養院的一種磨合和鍛煉,這裡還要招一些中醫師才行,像那些風濕性關節炎、高血壓、糖尿病這些慢性病人,每天的針灸這些人都可以來完成!」無塵微笑著道。

「嗯!我馬上去辦!」顧老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坐在診室里一個年齡在三十多歲、身體瘦小、面容憔悴的一個女病人坐在了椅子上,她將皮包骨頭的右手放在脈枕上,然後向著金清石笑了笑道:「醫生您好!我一直睡不好覺、吃不下飯,去了很多醫院都查不出原因,聽說這裡專家疑難雜症而且醫術高超,我就過來試一試!這也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你是澳門人?」金清石看著她的病歷微笑著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