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舊的話以後再說,今天我是專門帶錦兒出來透透氣,走吧。」顧南滄攬著顧錦離開。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南宮墨叮囑著身邊的秋葵,「喂,你離我這麼遠幹什麼?小爺又不會吃了你!」

「哦。」秋葵朝著他靠近了一點。

南宮墨直接將手遞了過去,「喏,今天就勉為其難讓你牽著吧,你英語不好,一會兒可要將我牽住了,走丟了可沒人來找你。」

秋葵連忙牽住了南宮墨的手,南宮墨的嘴角不知覺勾起。

看到他們情竇初開就想到自己和司厲霆那時候才認識的樣子,當時覺得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魔鬼。

還曾經想著世上怎麼會有這麼討厭的人呢?誰知道後來會愛他愛得那麼熱烈。

如今的秋葵和南宮墨就是如此,兩人小心翼翼的靠近。

顧錦有些羨慕。

今天來的除了很多華人之外,還有不少外國人,燈會靠近河邊,布置的風格也是很奇妙,中西結合。

例如樹上懸挂著古典的燈籠,卻又有現代氣息的彩燈。

不僅有一些發光的小玩具,還有一些古裝劇裡面的面具。

這一瞬間顧錦有種穿越的感覺,秋葵走到一旁賣面具的小攤前。

「南宮,我想買個面具玩玩。」

「又不是化裝舞會,戴什麼面具?」南宮墨一邊抱怨著,另外一邊卻是拿了一個色彩艷麗的面具給秋葵戴上。

顧錦被他這個動作逗笑,他心裡有了那人還不知道。

「哥,我要這個小白貓的面具。」顧錦指著其中一個面具。「好,我給你戴上。」 一行人都戴上了面具,顧錦心滿意足的戴著那隻小白貓面具繼續穿梭在古香古色燈飾之中。

「哥,你覺不覺得這裡很像穿越的感覺,彷彿回到了古代一般。」

顧南滄環顧四周,臉色嚴肅,「我倒是覺得這裡面有些奇怪。」

「怎麼奇怪?」

「這個燈會太大了,分為了好幾個區域,那邊還有水上活動,一般像是這種大型的燈會都是什麼開發商為了宣傳、吸睛。

不然就是由什麼活動主辦方以盈利為目的而舉辦的,然而這次的燈會並沒有這些,彷彿只是為了讓人欣賞而已。」

顧錦在家呆了好久,她都有些不習慣了去思考這些了,腦中有些懵懵的。

「所以這場耗資上億的燈會只是別人來玩的?」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也不知道是誰有這麼大的手筆,估計是為了求婚之類的吧,任何一件東西存在都有它的道理。」

「不管別人用來幹什麼,咱們只管看著好看就行了,哥,那邊還有些古香古色的小吃,我們過去。」

「好。」顧南滄也不想這些了,畢竟和他也沒有太大的關係,他的目的只要顧錦開開心心的就好。

顧錦玩得很開心,一路上她吃了很多小時候才能吃到的糕點。

記得小時候蘇家的人心中只有蘇夢這個女兒,去遊樂園永遠都沒有她的份,顧錦的童年遠比一些普通孩子都不如。

今天的燈會很熱鬧,顧錦玩得很開心。

顧南滄看到她這麼開心心情也好多了,回家這些天顧錦很是乖巧,該吃飯就吃飯,該休息就休息。

偏偏就是她太過於乖巧才讓人覺得心疼,因為她很少會露出這麼暢快的笑容,那時候的她大多都是強顏歡笑。

顧南滄看得入神,要是顧錦天天都這麼開心就好了。

隨著夜晚的到來人越來越多,南宮墨帶著秋葵去了其它區域,南宮熏一直跟在顧錦身邊。

顧錦只要多看了什麼一眼,馬上那樣東西就會南宮熏買下。

一路而來南宮熏手中塞滿了東西,顧南滄那邊也好不了多少。

只要看到可愛的小玩意兒顧南滄就會想著買下來,顧錦攔都攔不住。

便在這時出現了一些表演節目的人,「哥,是我最喜歡的那個樂隊也!沒想到他們會表演古風,我頭一次見到。」

「別激動,你肚子里還有寶寶,瞧你開心的都要起飛了。」

顧錦一邊吃著棉花糖,面具下的臉很是激動。

圍繞在這裡的人越來越多,顧南滄和顧錦漸漸被人流所分開。

在擁擠的人潮之中,顧錦在人群之中看到一個和司厲霆很像的背影。

「三叔!」她瘋了一般的朝著那人追去,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看不到顧南滄了,身邊也沒有再看到那人。

顧錦無奈一笑,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吧,司厲霆才出事的時候,顧錦每次在街上看到一個和他相似的背影都會追上去。

每一次內心之中湧起的希望就會被現實擊得支離破碎,她已經好久都沒有犯病了。

突然間顧錦有種特別的感覺,她猛地朝著後面看去。

視線中看到一個身穿黑色西裝,臉上帶著一個狐狸面具的男人。

面具上的狐狸畫得十分妖嬈,一雙細長的眼睛挑起,似笑非笑。

撒旦囚愛 他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顧錦感覺到他的視線是落在自己身上的。

才看到他的那一瞬間顧錦心中只有一個感覺,「三叔,是你回來了么?」

她像是被抽走了靈魂的傀儡,一步一步朝著男人走去。

男人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進了人群之中,顧錦連忙追了上去。

「三叔,你不要走!」

她跟著男人的背影左轉右轉,最後男人在一片靜謐的水邊停下。

顧錦猛地上前從背後抱住了他,「三叔,是你回來了對不對。」

感受著身後女人的顫抖,男人的心彷彿被萬千針扎一樣,心愛的人就在身邊,而他卻不能相見。

風吹著兩人的髮絲,顧錦聽到男人冷冷的英文腔,「你認錯人了,顧太太。」

這人的聲音似曾相識,略一回想她才知道他是誰。

「你,你是史密斯先生?我們在飛機上見過的。」

顧錦連忙放開了男人,剛剛的行為也太失禮,男人的身材和司厲霆太像了。

「顧太太,我們又見面了。」

顧錦心中只剩下失落,「抱歉,你的背影和我未婚夫很像,我一時將你當成了他。」

「顧太太的事情我也略有耳聞,你的未婚夫墜崖后再無音訊,顧太太為什麼沒有再嫁他人?」

上一次在飛機上男人溫暖的舉動讓顧錦對他莫名有些好感,但也沒想到男人開口就會問這樣的話。

「我愛他。」

「如果他這輩子都不能回來了呢?」

「他會在我心裡一輩子,任何人都不能取代。」顧錦一字一句道。

面前的男人此刻心中只剩下狂喜,他生怕聽到的是另外的回答,還好她沒有。

蘇蘇,她還是他的蘇蘇。

司厲霆深情的凝視著她的眼睛,「顧太太,你的堅持會感動上天,我相信你等的那個人一定會回到你身邊的。」

顧錦無奈一笑,「從頭到尾也只有你說過這樣的話,史密斯先生,每個人都對我說他不會回來了。

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去,下面的海浪湍急,他一定沒救了。

可是我總是抱著一個莫名的幻想,有一天他會出現在我面前,因為我有了他的孩子,這是我們的寶寶。

他那麼愛我,又怎麼可能會不要我和寶寶呢?沒有他我這輩子都不會幸福的。

他說過會讓我幸福,不管他在什麼地方,有一天他一定會回來給我幸福。」

司厲霆雖然看不到她的臉卻知道她此刻臉上的表情,那個表情是他最沒有抵抗力的。

「他會回來,一定回來,我覺得他只是暫時遇到了什麼麻煩不能脫身。

也許是他害怕他的麻煩會給你和寶寶帶來不幸,所以他暫時不能現身。

等處理好了一切,他就會回到你和寶寶身邊,就像是你說的那樣。

大婚晚成:律師大人惹不得 他那麼愛你,又怎麼捨得離開你,不給你幸福呢?」

司厲霆的話讓顧錦眼中燃起了希望,「麻煩?難道三叔遇到了什麼麻煩?」

「我只是猜測罷了,不是說到現在都沒有打撈到身體么?當日和他一起墜海的女人都打撈上來了。

有很大的可能性他還活著,人總是要有希望的,說不定奇迹就會出現在你身上。」

顧錦點點頭,「對,我不能放棄希望,我總有一種感覺他沒有死,而且有時候我甚至能夠感覺他在看我。

大概是我想他想瘋了吧,都想出錯覺來了,很抱歉史密斯先生,給你提到這些事情。」

像是這樣的話題顧錦一般連顧南滄都不說的,沒想到在這個男人面前她竟然可以暢所欲言。

「沒關係,如果顧太太信任我,我樂意成為你的聽眾,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對了史密斯先生是一個人來的燈會?」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是,聽說今晚會有一個很漂亮的煙花宴,顧太太可否同我一起欣賞?」

在飛機上的時候顧錦就覺得面前的男人透著一種孤獨的感覺,明知道他是異性,她卻沒有拒絕的餘地。

「好。」身體比她想法更快回答。

回答得這麼爽快顧錦自己都懵了,她這是怎麼了?怎麼一在這個男人面前就把持不了自己了呢?「咳咳,那個什麼,我就是看先生也是一個人,我們相逢有緣才……」顧錦手忙腳亂的解釋,她為什麼怕這個男人誤會她是輕浮的女人? 黑暗中她似乎聽到了男人的低笑聲,雖然只有一下卻很是磁性。

顧錦有些不好意思,她這是怎麼了?為什麼一在這個男人面前就變得有些不像是她自己了。

第一次遇上他在飛機上,飛機顛簸自己被他抱在懷裡竟然就睡著了。

一直以來自己都很是排斥男人的接近,尤其是在司厲霆離開之後很多人都想要接近顧錦。

能夠當顧家的女婿這是怎樣一筆豐厚的資源?很多人都是不懷好意。

經歷了幾次之後顧錦和陌生男人一直都保持著足夠的距離,就連在顧南滄身邊她也很難會暴露出自己真實的想法。

唯獨在這個才第二次見面的男人身邊,她的心跳變得不能控制,就連行為都控制不了。

「顧太太不用解釋,我們有緣。」司厲霆見她手足無措慌亂解釋的小模樣,忍不住想要揉揉她的頭。

手才動了一下就被他收了回去,現在他們只是陌生人,要是靠近的話會引起她的反感吧。

「顧太太,我們走吧。」

「去哪?」

「方才顧太太不是答應過我會和我一起去觀賞煙火嗎?」

顧錦有些疑惑,「難道在這不能看?」

「最適合觀賞煙花的地方不在這。」

見顧錦沒有動,司厲霆解釋道:「顧太太是不是信不過我?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我只是覺得你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

顧錦心中也很疑惑過,在飛機上遇到之前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卻那麼照顧自己。

「冒昧問一下,那個人是你的什麼人?」顧錦忍不住問道。

「是我很重要的人,不過我不小心將她弄丟了,說起來我和顧太太的故事有些像。

大概是因為有同樣遭遇,所以我和顧太太比較投緣吧。」

司厲霆說得含糊,顧錦也感覺到他說的那段感情肯定是很重要的。

「同是天涯淪落人。」

「顧太太,請和我來。」

顧錦想著自己一個孕婦他也不會對自己下手吧,況且史密斯可是大家族,也不至於做出這樣丟臉的事情。

況且在他身上有一種莫名讓自己覺得安心的氣息,就像是司厲霆一樣,表面冷漠,其實卻是溫柔體貼。

隨著男人走了一段距離,在一處視野開闊的地方顧錦看到一架直升機正等在那裡。

「我想最適合觀賞煙花的地方應該在天上。」司厲霆解釋道。

從小到大顧錦看了不少煙花,但她還從來沒有專門在天上看過。

有些期待又有一些好奇,隨著男人走向了直升機。

司厲霆立於直升機旁邊朝著她伸出手,她大著肚子不太好上。

顧錦害羞的將手放到了那人寬厚的掌心之中,兩手相握的一瞬間。

咚咚咚……

顧錦的心臟狂跳,是她的錯覺嗎,為什麼這種感覺像極了司厲霆牽著她的感覺。

不止是她感覺深刻,一旁的司厲霆也是強忍著內心之中的悸動。

紳士的將她牽上了直升機,機艙的桌子上已經擺好了精緻的菜肴和點心。

每道菜都用特殊的盤子所固定好,即便是飛機傾斜也不會灑出來。

「顧太太請坐。」司厲霆牽著她坐下,見她奇怪的眼神打量這些東西,再笨的人也會覺得這很刻意吧。

「實不相瞞,這本來是為我自己準備的,沒想到會在中途遇上顧太太。」

傲嬌老婆有點萌 「今天對史密斯先生很重要?我見你準備得很隆重。」

「今晚是除夕,這個日子對很多人來說都很重要吧,況且我曾經答應過要陪她跨年的……」

見他每次提到另一半就欲言又止,顧錦的好奇心全都被他勾起來了。

「我能不能問一下,既然那個人對史密斯先生那麼重要,為什麼你沒有陪在她身邊呢?難道她已經……」

之前他說自己和他的情況一樣,難不成是他的伴侶香消玉殞了。

顧錦的話還沒有說完司厲霆便打斷道:「沒有,她只是暫時去了一個地方而已,很健康。」

說到這裡他心虛的看了顧錦一眼,她和寶寶都要健健康康的。

「那你為什麼不去找她?」

「因為現在有些麻煩,如果我去找她的話會給她帶來危險,等我處理好了麻煩就會回到她身邊。」

顧錦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怪不得史密斯先生之前說讓我繼續等待那個人,原來史密斯先生就是這樣的情況。

李大炮的抗戰歲月 不過你們要是很相愛的人,我勸你早點去找她,不要讓她等太久了,等待是世上最煎熬的事情。」

經歷過無數黑夜等待的顧錦顯然很有感觸,那漫長的黑夜她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

「一定不會太久的……」司厲霆喃喃自語。

兩人的談話之間飛機已經起飛,顧錦給顧南滄發了一條信息。

在天空她才發現整個燈會並不是胡亂排列,其實是以一種特殊的陣型所排列著。

「史密斯先生,這下面的燈連起來好像是一個符號呢。」顧錦趴在窗口邊認真道。

司厲霆湊過來,「那你不妨看看是個什麼符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