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學校強制退學了。」劉偉銘低沉著臉回答道。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姜辰聞言一愣,轉頭跟身旁的楚雪對視了一眼,俱都是一臉的驚訝。

不過姜辰很快的反應過來,怪不得劉偉銘會往家跑,感情是被開除了。

回想起當初在媽港碰到劉偉銘的時候,並不是周末。再加上劉偉銘說過,那些人在學校的時候,也是三天兩頭的來找他要賬。

「這樣子的話,被開除倒也不奇怪。」

姜辰暗暗點頭,覺得學校雖然處理方式比較強硬,但是也不是說不過去。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姜辰看向劉偉銘,同時他的心裡莫名的升起了一個念頭。

「現在就準備找工作了吧,賺錢養家。」

劉偉銘也沒糾結自己被開除的事情,正了正神色笑著說道。

「不如你來跟我干吧。」

姜辰想了想后說道,眼裡的精光一閃。

「跟你干?」劉偉銘聞言一愣。

「少爺,你這幫我們解決欠債的事情,我們已經是感激不盡了,怎麼能夠再麻煩你呢。」

吳秀英連忙出聲拒絕,她雖然也很是感動,但是卻不想再麻煩姜辰,她覺得自己這母子兩個,欠姜辰的已經夠多了。

「是啊,我的工作我自己來就行了,不用麻煩你。」

劉偉銘也是微微點頭,表示不願再麻煩姜辰。

如果說工作的事情,還要姜辰幫忙的話,他不光心裡過意不去。而且也會有些不舒服,畢竟他的性子也是要強的。

「不不不,你們誤會了,我不是在幫你們,我是真的需要你來替我辦事,因為我覺得你能幫上我。」

姜辰此時正了正神色,一臉正經的看著劉偉銘,表明自己沒有撒謊。

「要我幫忙?」

劉偉銘聞言一臉驚訝之色,但是見姜辰的神色不似作偽,一時間不由得有些摸不著頭腦。

「對,要你幫忙,幫我做事。」

姜辰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劉偉銘和他母親對視了一眼,發現他母親除了有一些疑惑之外,更多的還是欣喜之色。於是,他暗暗的打定了主意。

「你需要我做什麼?」

劉偉銘一臉嚴肅的看著姜辰,說的話已經透露出了他願意給姜辰辦事的意願。

「現在時間已經中午了。」姜辰看了下手錶,「這樣吧,你明天早上跟吳姨一起來我的別墅找我,我給你安排工作。」

姜辰認真的想了想,覺得今天的時間可能不太夠,於是只好讓劉偉銘明早再來找他。

「好。」劉偉銘點了點頭。

「記得,把你的東西都帶上,你可能要住在工作地點。」

聽到姜辰這句話后,劉偉銘又是一愣,轉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母親,發現她也是一臉茫然。

「住在工作地點,也就是說我回不了家了嗎?」

劉偉銘的眉頭緊皺,語氣中流露出一股猶疑。

「嗯。」姜辰點了點頭,「不過你可以在我的別墅跟你母親經常見面,你的工作地點,離我住的地方不遠。」

看出了劉偉銘的遲疑,姜辰還是給他吃了顆定心丸。

果然,聽到這話以後,劉偉銘和吳秀英母子倆的神情,都是一松。

「好吧,那我明天早上,帶著東西來見你。」

劉偉銘不再遲疑,答應了姜辰提供的這個機會。

「OK,那就這樣吧。」姜辰聞言一笑,「我和楚雪就先回去了,你們母子倆就好好的嘮嗑聚一聚,前幾天你們都提心弔膽的,肯定沒好好玩過。」

姜辰大方的給吳秀英放了個假,讓他們母子倆,好好玩一下。

「那就謝謝少爺了。」

吳秀英聞言也不矯情,沒有推辭。因為這次,她確實想跟自己的兒子好好的聚一下。

因為方才姜辰雖然說的是,劉偉銘以後的工作地點,離自己的工作地點並不遠。

但是不遠歸不遠,上班時間總不能隨意跑出來找她吧。所以吳秀英明白,明天過後,下次再跟自己的兒子團聚,指不定又得多久。 告別了吳秀英母子倆后,姜辰兩人往樓下走去。

此時樓下的沈超等人已經離去,樓外面本來圍著的看熱鬧的人,在沈超離去以後,也就散了。

所以,姜辰倒是不擔心走在路上被人指指點點的。

「你剛剛說讓劉偉銘幫你辦事,辦事地點離你住的地方不遠?」

楚雪皺眉眉頭,一臉不解的看著姜辰。

「對啊,我在那個別墅區里還有一套別墅,剛好可以用來給他辦公。」

姜辰點了點頭,輕描淡寫的說出了讓楚雪大翻白眼的話。

「一套別墅用來給他辦公,你讓他做什麼?」楚雪有些吃驚。

「走走走,車上說。」

姜辰聞言鬼頭鬼腦的朝四周看了一眼,然後便拉著楚雪的手,快速朝車子走去。

楚雪被姜辰抓住手以後,身體頓時一僵,但是見姜辰的神色嚴肅,便沒有掙脫。

來到車子上,楚雪坐在駕駛座,姜辰則難得的坐在了副駕駛。

「說吧,你到底有什麼打算,這麼神神秘秘的。」

楚雪一臉疑惑的盯著姜辰,想看看他到底打算幹嘛。

「我啊,我是想起了你的那個組織,你那個組織不是一個殺手組織嗎,我也想整一個。」

姜辰小心翼翼的說道,邊說還邊便四周看著,彷彿生怕別人聽到一樣。

楚雪聞言臉色一僵,不由得有些無語。

「就你還弄殺手組織,你沒跟我開玩笑吧。」

楚雪有些不相信,覺得姜辰實在洗刷她。

「我當然沒有開玩笑,你看我現在的仇家那麼多,每次被人暗殺針對,我連反制的手段都沒有,啥事都要我親力親為,這怎麼能行。」

姜辰的臉色難得的嚴肅起來,這個問題他已經考慮了很久了。

前幾次被暗殺,被針對,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手底下完全沒有可以使喚的人。

這種情況,讓他不由得想起了在學校的日子,當時成立了炸天幫,手下有人,不用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那多爽!哪裡像現在,光桿司令一個。

雖然公司那邊,黎胖子等人都是他的好兄弟。但是他們都是普通人,面對那些古武修行者,進化者,變異人,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所以,姜辰這次從蓉城回來,就堅定了要組建自己的勢力的決心。而這個疑是進化者的劉偉銘,就是自己勢力的第一個人。

「可是劉偉銘一看就是個普通人,難不成你要從頭開始培養他?要知道他現在可是已經錯過了習武的最佳年紀,就算是培養,也沒有多大的作用。」

楚雪皺起了眉頭,她知道姜辰說的沒錯,姜辰確實是需要一個自己的勢力組織。不過劉偉銘這個人在她看來,卻是沒有必要收下。

「嘿嘿,你就看著吧。這個人,可沒那麼簡單。」

姜辰輕聲一笑,沒有多解釋什麼,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不會出錯。

這個看似普普通通的劉偉銘,絕對不是一般人。

「劉偉銘的事情,我們暫切不論。如果你要成立一個殺手組織,那你要做的事情可不少,至少要先把名氣打出來,然後才能吸引顧客,吸引新鮮力量。」

「還有,組織的管理者,實力一定要強,不然壓不住新人。畢竟能當殺手的人,個個都是桀驁不馴的。還有……」

剛開始姜辰還在認真的聽著,但是見楚雪越說越多,而且還停不下來,姜辰的臉色頓時有些變化。

「停停停!」

姜辰打斷了楚雪的喋喋不休,要是再讓她說下去,姜辰自己估計都沒什麼信心了。

「怎麼了?我說的這些,都是要成立一個殺手組織,必須要注意的事情。」

楚雪一件詫異的盯著姜辰,顯然她不知道姜辰為什麼要打斷她。

「咳,那啥,我不成立殺手組織了,太麻煩。我就組建一個給自己辦事,保證自己安全的勢力組織就行。」

姜辰最開始想成立個殺手組織,那是因為覺得霸氣。

現在聽到成立個這麼一個組織,居然如此麻煩,姜辰頓時熄了心思。

仔細想想,姜辰只是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還是幫自己做事罷了,確實是沒必要整什麼殺手組織。

「如果只是組建自己的組織的話,那倒是沒這麼麻煩,找一些忠心耿耿的人就行。當然,實力自然還是要有的。」

楚雪方才說的那一番話,也有讓姜辰打消心思的念頭,因為殺手組織這東西,真的不是那麼好成立的。

現在聽姜辰打算成立只是用來保護自己的組織,楚雪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再說吧,一口吃不成胖子,這事情慢慢來。我們還是先回去,看看能不能把二青那個癟犢子給拉進我的組織。」

姜辰的嘴角一咧,露出一個頗有深意的笑容。

「如果有這個老小子進我的組織,給我辦事。那我倒是可以放心不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搞定他呢?」

姜辰暗暗沉思起來,準備拉二青入伙。

楚雪見姜辰陷入了沉思,便也沒在多言,發動汽車緩緩離開這裡。

比時姜辰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褲兜上。突然,他的眼睛一亮。

「有了!」

另一邊,此時正在別墅里打著遊戲的二青,忽然感到後頸一涼,彷彿被誰盯上了一般,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什麼情況?大中午的還降溫了不成?」

二青縮了縮脖子,看著窗外艷陽高照的樣子,不由得有些納悶。

不過他很快不在多想,因為馬上就要打BOOS了。

蓉城,國安局分部。

此時趙長坤正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身前的這些手下。

「這次,我們要去華陽,去抓一個人。這個人的實力,可能極其恐怖,稍不注意我們就有可能全軍覆沒,你們怕不怕?」

趙長坤的神情嚴肅,語氣低沉有力,讓他的手下們俱都神情凝重。

「不怕!」

眾人齊呼,發出的聲音極為有力,震耳發聵。

「那好,我也不再多說什麼。這次的任務非同小可,你們一定要打起萬分的精神!」

說道這裡,趙長坤微微停頓,環視了一下眾人。

「出發!」

趙長坤陡然大喝。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眾人連忙轉身上了身後的車。不多時,兩輛七座商務車,便迅速往高速駛去。 「嘿,我說,你還在打遊戲呢?你不是說你來我這兒是來修行了嗎,怎麼越看越像是度假來了。」

姜辰回到別墅以後,發現二青還盤著腿坐在沙發上打著遊戲,不免有些無語。

「你懂個屁,爺我這叫養精蓄銳,只待一切調整到最佳,然後分分鐘踏入先天境界。」

二青頭也不回的說道,語氣中充滿了對自己的自信。聽起來,還真有那麼一點可能性。

如果不是姜辰現在對二青有了些許了解,肯定就信了他的鬼話了。

「你跟我扯犢子呢?你問問楚雪,看看你的徒弟,信不信你說的話。」

姜辰的臉上露出一絲鄙視,哪怕是二青不回頭,也能感受到。

楚雪聽到姜辰的話后,沒有多說什麼,自顧自的朝樓上走去,只當沒有聽到。

「去去去,小屁孩兒。你真當踏入先天那麼容易啊,我這還在平復心情中,不然我冒冒失失的就去嘗試破境,絕對輕鬆走火入魔。」

二青此時丟下了手上的手柄,因為他又被BOOS給捶死了。

「所以啊,說你是什麼都不懂的雛兒,你還不信。」

二青白了姜辰一眼,現在輪到他鄙視姜辰了。

「是嗎?」姜辰有些懷疑,但是二青這一番話說的的確是有些道理。

「小子,雖然你什麼都不懂,不過啊,算你運氣好,遇到了我。」

二青突然眯起了眼睛,笑意盈盈的盯著姜辰。

「怎麼?你要幹嘛?我跟你說,我是直的啊,不好那一口。」

姜辰提了提衣領,一臉惶恐的看著二青。

「滾犢子,誰他媽對你有那種想法。」二青聞言臉色一黑。

「我是說,我可以教你,只要你拜我為師,我就可以把我會的都交給你。」

二青很快收起了惱怒的神情,又換上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循循善誘的說道。

「真的?」姜辰露出一副些微心動的神情。

「真的!絕對是真的,我還會騙你不成!」

二青見姜辰的模樣,不由得心中一喜,連忙拍著胸脯保證道。

「嘿嘿,等你拜我為師,看你還不乖乖把那啥修鍊法掏出來給我看。」

二青心裡美滋滋的想到。

「哦,可惜我沒興趣。」

姜辰的心動神情突然一收,臉上變成了絲毫不感興趣的神情。

二青聞言臉上的笑容一僵,繼而氣急敗壞起來。

「艹,就知道你個臭小子沒什麼好心眼,敢耍老子。你等著,這下子就算是你求我,想給我當徒弟,我都不會收你的。」

二青陡然站在沙發上面,上躥下跳起來。指著姜辰的鼻子,不停放著狠話。

「那你放心,肯定不會有那麼一天的,我堂堂姜家少爺,要什麼修鍊功法沒有,還需要你教?切!」

姜辰一臉的鄙視,豎了個中指給他。

「我……」

二青氣的牙痒痒,他差點忍不住直接動手,想直接把姜辰手裡的那張皮革給搶過來。

不過想到自己現在是寄人籬下過日子,他又忍了。而且這跟他本心不符,要是真搶了,他這一輩子就沒啥機會踏入先天了。

「勞資之所以遲遲不去修鍊,那都是你給氣的。本來調整好的心態,只要你一回來,保證會給我弄崩潰。踏馬的,勞資前世是撬了你的墳還是咋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