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管,我不管!我不要大伯死,大伯還要看著晴兒出嫁呢……」皇甫晴哪兒管那許多,只是一個勁兒的哭喊。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到了這裡,皇甫傲鼻頭也不禁開始發酸。是啊,他還沒有親眼見到皇甫薰成家,沒有親眼見到皇甫晴出閣,這該是多大的遺憾。

「既然這麼捨不得,那就抱在一起死吧!」

皇甫傲正力圖說服皇甫晴的時候,九五晦仇的一雙白眉陡然旋緊,緊接著一道猶如霹靂般的霸道勁氣,便毫無徵兆的向著皇甫傲叔侄三人噴涌而去。

九五晦仇心知不好,這是要先下手為強了!

皇甫傲雖然知道九五晦仇卑鄙,卻也沒料到他竟如此卑鄙,更如此狠毒!驚怒間,便要提聚道氣,將皇甫薰和皇甫晴兄妹給震飛出去,雖說兄妹倆兒可能會受點兒小傷,但總比與他一起死在九五晦仇的手中要好。只可惜,皇甫傲與九五晦仇同歸於盡的計劃,卻要泡湯了。

心念電轉間,九五晦仇的勁氣已然到了三人身前不足一丈之遙的地方。皇甫傲低吼一聲,正要發力之時,蕭振威卻是比他的反應更快。

但見蕭振威五指驀然一張,那彷彿千萬斤重的巨鼎虛影,以驚人的速度激射而來,不偏不倚擋在了皇甫傲三人的身前。

蕭振威冷笑一聲,滿是不屑的道「就知道你沒憋什麼好屁!想要殺人,先問過我!」

「哼!老夫要殺的人,就憑你也想救?」

九五晦仇發出一聲輕哼,似乎完全沒有將蕭振威放在眼中,右手向著虛空連擊三掌,那射向皇甫傲叔侄三人的勁氣,威勢頓時又暴漲了一倍。

只聽一陣隆隆隆的巨響傳來,蕭振威凝練出來的巨鼎虛影,連番巨震,光芒迅速黯淡,似乎隨時都將破滅,而且就連蕭振威本人也明顯受到衝擊,鼻中迭發幾聲悶哼,腳下一口氣向後連退了三步。

「你這老賊果然強!」蕭振威心中雖然懊惱,卻也不得不悶聲說道。

九五晦仇冷笑一聲,正要再次發力,徹底擊潰蕭振威的巨鼎虛影,將皇甫傲叔侄三人斃於掌下,不料一道身影,彷彿鬼魅般的直線插入,還沒等他做出反應,這道人影,便已帶著皇甫傲叔侄三人,閃電般向一旁掠出了數十丈。

「平五娘!?」九五晦仇這才意識到,自己一時不查,竟上了蕭平二人的當。

蕭振威根本沒想過,要將他的攻勢完全接下,不過只是擋上一擋,一來吸引他的注意力,二來為平五娘救人爭取時間。不得不說,這兩人是越來越有默契了,甚至都不用事先溝通,便硬是從九五晦仇的必殺一擊下,將皇甫傲叔侄三人救了出來。

平五娘這邊剛一得手,蕭振威便收回了巨鼎虛影,九五晦仇的掌勁沒有了阻隔,立時激射而出,只是已經失去了目標,最後只是徒勞的在地上轟出了一個大坑,就像是一張咧開的大嘴,充滿了嘲笑意味。

曾幾何時,九五晦仇以為,只要自己超脫了聖魂境,便可以在道門這一畝三分地上,為所欲為。然而蕭平二人的耳光,終於是讓他清醒了一些。

一切發生的雖然很快,卻也是經歷了一場生死。皇甫傲心有餘悸的同時,卻更是堅定了要與九五晦仇同歸於盡的念頭。他甚至認為,就連上天也贊同他這麼做,否則也不會給他這第二次機會。

「晴兒,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大伯,就放開你的手!」皇甫傲再也不想失去這來之不易的第二次機會,同皇甫晴說話時,嗓音中竟滿帶著一股子嚴厲。

「不!我……」

「放開!」

皇甫晴還不依,可皇甫傲分明已是鐵了心,不等皇甫晴將話說完,便陡然發出一聲厲喝,更不惜綻放出一股聖魂境強者的氣息。皇甫晴哪裡能夠抵擋,一陣頭暈目眩,差點兒便軟倒在地上,緊抱住皇甫傲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放了開。

皇甫傲趁勢一甩,直接將皇甫晴甩進皇甫薰的懷裡,因為擔心皇甫晴繼續糾纏,皇甫傲加了幾分力氣,皇甫薰一聲驚呼,抱著妹妹被沖的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看著皇甫晴慘白如紙的面色,平五娘很是有幾分不忍,蹙眉道「皇甫家主,你這又是何必?」

看到皇甫晴的樣子,皇甫傲心中自然也是心痛的,可還是強壓著道「九五老賊不死,道門必然大亂!到了這個時候,我也顧不上那許多了!還請兩位道友心懷悲憫之心,助在下一臂之力!我皇甫傲今生不能報答兩位道友的大恩大德,到了來世,願意為兩位道友牽馬執鞭!」

聽到此處,蕭振威連連搖頭道「殺一個九五老賊,何需賠上你的性命?與他同歸於盡,難道你皇甫傲的性命,就如此卑賤?」

「哼!」蕭振威的話落在九五晦仇的耳朵里,自然讓他不忿,重重的哼了一聲,臉上滿是無盡殺機。

蕭振威見狀發出一聲冷笑,道「你別以為我蕭振威所說是妄言,今日你撒野到慕家的地盤兒上來,就是自尋死路!」

「老夫倒要看看,這慕家上下,誰能殺老夫!」九五晦仇爆喝一聲,聲浪直震的半空雲團捲動,顯然是怒到了極點。 九五晦仇這般威勢,在皇甫傲看來,簡直已至無敵之境。 北城扶桑 一想到,若是讓他繼續活下去,皇甫家族的血脈非就此斷絕不可,皇甫傲的心就痛若刀割,作為一家之主,他如何能容忍他人欺凌自己的子嗣血脈?再看蕭振威和平五娘二人,卻始終是不溫不火,全然沒有要與他合作的意思,就更是心急如焚。

「兩位道友到底願不願意助我?」皇甫傲面色一沉,顯出幾分不耐。

蕭振威對皇甫傲是十分欣賞的,尤其在看到他寧折不彎的本性之後。此時見他一個勁兒的要與九五晦仇同歸於盡,直有些哭笑不得,搖頭道「皇甫家主,每個人都只有一條生命,豈能如此兒戲?」

「這怎麼是兒戲?看來兩位道友,根本就不關心道門的安危!既然如此,在下也不會再求你們!就算不能與九五老賊同歸於盡,以我之命將他重創,也是道門之幸!」

皇甫傲很是有幾分倔脾氣,打定主意,便大踏步的向九五晦仇走了過去。同時催動渾身道氣,一道道微微透著幾分血色的光芒,不斷的從他身上迸發閃爍。

「不好!大伯已經在催動血祭大法了!」見到此番情景,皇甫薰的心驚的幾乎要從嗓子眼兒里跳出來,忙不迭的高聲大喊。

皇甫家族的秘法,蕭平二人雖然不懂,可以兩人的境界和見識,卻也能看出,那從皇甫傲身上迸發開來的血色光芒透著幾分邪性,更還有一股子視死如歸的悲壯氛圍,在空氣中徐徐凝聚。

「這傢伙怎麼這麼倔?」蕭振威無奈的搖頭說道。

「倔是倔,不過這才是英雄本色!皇甫家主,果然是名不虛傳!」平五娘望著皇甫傲的背影,雙目之中滿是激賞之色。

蕭振威雖然也是英雄了得,卻也依舊有些受不了自己的心上人當著自己的面兒,對另外一個男人露出欣賞,輕哼了一聲,違心的道「什麼英雄本色,我看是蠢蛋本色!」

「哪兒那麼多廢話,還不快救人!」平五娘自然能聽出蕭振威話語中的酸勁兒,心中雖然暗喜,面兒上卻是不肯顯露,將臉一板,不悅的喝了一聲。

「給我回來!」蕭振威按住心中鬱悶,身形如風掠出。

「你……你要幹什麼?」此時的皇甫傲,將所有的心神都已鎖定在了九五晦仇的身上,壓根兒就沒想到,蕭振威會突然衝過來。

等他意識到不對的時候,蕭振威的手指卻已如亂舞瘋魔一般的落在了他的身上,直接便封住了他的元府,血祭大法失去了力量源泉,自然便也偃旗息鼓。

皇甫傲又驚又怒,如果不是先前蕭振威與九五晦仇以命相搏過,他幾乎要以為蕭振威和九五晦仇根本就是一夥兒的了。

蕭振威沒好氣兒的瞪了他一眼,道「還能幹什麼,自然是救你的命!」

「誰用你來救!」蕭振威的話音剛落,皇甫傲便無比悲憤的怒吼起來「知道你做了什麼嗎?你不肯對付九五老賊,又不讓我殺他,你這簡直是要將整個道門往覆滅的邊緣推!待到他日,道門覆滅於九五家族之手,那你們就是整個道門的罪人!虧我之前對你們還那樣敬重,你們……你們簡直就是可惡至極!」

看的出來,皇甫傲是真的生氣了,那一雙眼睛瞪的,快要比牛鈴還大了!額頭上爆出根根青筋,那模樣,只恨不得狠狠的咬上蕭振威一口。

「你……你就那麼稀罕九五老賊,竟然不惜與他抱在一起死?」蕭振威這輩子不是沒有被人罵過,可被人罵的想笑的,皇甫傲還是第一個。

「我……」到了這個時候,蕭振威竟然還是一副弔兒郎當的調侃語氣,皇甫傲真是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了。他現在已經不想再與蕭振威合作了,只想狠狠的踢他的屁股!

「你們鬧夠了吧?讓老夫送你們一起上路吧!」平白無故的在山腳下耽擱了這麼長時間,連慕家主事人的面兒都還沒見到不說,九五林身死,九五雄霸被暴揍,簡直讓九五晦仇抓狂。

此時此刻的他,眼睛都已經紅了,別的已是什麼都不想,只想在此地大開殺戒,以宣洩心中的憤怒。

超越聖魂境的氣息迅速聚集鋪展,猶如狂風暴雨的前奏,方圓數十里的空氣似乎都為之凝固,在場之人,除了蕭平二人,就連皇甫傲都包括在內,無不感到呼吸不暢,彷彿有重石壓在了心頭。

「你們這些無知的井底之蛙,根本就不知道聖魂境上面的天地有多麼廣闊!你們成功的激怒了老夫,當然要死,不過也總算有幸在臨死之前,見識一下老夫半步人仙的風采!」

隨著九五晦仇的話語,天地間涌動的靈氣,好像全都被他一個人所吸引,所控制,齊齊的爆發出一種刺骨的殺機。在皇甫傲看來,就如同整個天地都將殺戮的矛頭對準了他,讓他的心直如同墜入了冰窟,只能感覺到一陣陣切膚般的寒涼。

「這才是九五老賊的全部實力嗎?比起當日,簡直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難怪即便我與二弟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皇甫傲的一顆心簡直就好像是結了冰。

絕望,就好像是連綿不絕的潮水,一波接一波的滌盪著他的心神。或許,現在便是施展血祭大法的最佳時機,與九五老賊同歸於盡,可他的元府被封,想要施展血祭大法,已是不可能。想到此處,皇甫傲一度對蕭振威產生了一絲怨恨,都是他剝奪了自己最後的機會。

「嗯?這兩個傢伙怎麼還能如此平靜?」

就在皇甫傲的目光不經意的掃向蕭平二人的時候,卻看到了讓他吃驚的一幕。面對九五晦仇的滔天凶焰,這兩人的面色委實是駭人的平靜,就好像九五晦仇要殺的人,不是他們似的。

「是誰竟然這麼大的膽子,敢在我慕家撒野?」

就在皇甫傲心頭吃驚之時,一道沉靜中滿含威嚴的嗓音突然傳來。皇甫傲下意識的循聲望去,心頭卻是不免又一陣狂跳。只見幾道身影,自峰巔踏空而來,速度都不是很快,但所爆發出的氣勢,卻無一不是讓他感到駭然的強者。這幾道身影之中,竟然有一半兒以上的修為,都在他之上。無需驗證,哪怕只是感覺,便已明辨無誤!

皇甫傲的修為雖然不如皇甫華,卻也絕對是頂尖兒的強者,排在道門前十,絕無問題。這點兒自信,皇甫傲還是有的,哪怕被九五晦仇輕鬆擊敗,皇甫傲也不認為自己是弱者,只認為是九五晦仇太強!

可蕭振威,平五娘的出現,卻是讓他的自信倍感打擊。兩個二品家族出來的,名聲不顯的人,修為竟然在他之上,這讓他一個堂堂一品家族的家主如何能不受到打擊?

然而讓皇甫傲沒有想到的是,這竟然不過只是開始。這突然跳出來的一波兒強者,簡直就是一排重拳,將他的自信徹底掃蕩一空!

皇甫傲直勾勾的看著踏空而來的強者團,有一種眼睛快要被刺瞎了的感覺,直接呆了!

徹底呆住了的皇甫傲卻並不知道,此時此刻,九五晦仇的震驚比他毫不遜色。

踏空而來的強者團中,竟然有兩人都已達到了聖魂圓滿境,與蕭平二人相比毫不遜色。其餘的幾個,至少也在聖魂境中階以上,如此陣容,哪怕是現在的九五家族,也絕對組建不出。

「人家都打到家門口兒來了,你身為家主卻姍姍來遲,好意思嗎?」

蕭振威轉頭看向強者團為首的一人,撇嘴道出一句。

慕羽成打了個哈哈,含笑道「這不是有兩位在嘛,羽成有什麼好擔心的?」

「你別盡撿好聽的說,我們可擔當不起!九五老賊不好對付,你們再不來,我們二人恐怕討不到什麼便宜。」蕭振威雖說對九五晦仇恨極,卻也不得不承認道。

「慕羽成,沒想到你的修為竟然進步了這麼多!」蕭振威與慕羽成說話的時候,九五晦仇也認出了慕羽成,神情之中很是帶著幾分訝異的說道。

「九五晦仇!」慕家與九五家族較量了這麼多年,慕羽成對九五晦仇自然熟悉。抬頭冷眼望去,雙目中精光倏然爆閃,顯然是注意到了九五晦仇深不可測的修為。

「你……你竟然是慕羽成?!」

慕羽成本想對九五晦仇說點兒什麼,不料皇甫傲突然在此時驚呼起來。

慕羽成扭頭向他看去,笑著說道:「皇甫兄,你我雖然並不常見面,但也算是老相識了,你竟然不認識我了?」

慕羽成這樣一說,皇甫傲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趕忙擺手道「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沒有想到,與慕兄才一別經年,慕兄的修為竟已進步到這種程度……」

皇甫傲的話語中,滿滿的全是讚佩與羨慕,當然,也有小小的嫉妒與落寞。聖魂境的強者也不是聖人,畢竟也難脫世俗心!尤其是在一年前,皇甫傲與慕羽成還是不相上下。這樣巨大的轉變,恐怕任誰也無法平靜以待。

「機緣罷了!」慕羽成倒是想要安慰安慰皇甫傲,可短短的幾日,便火箭般的躥升至聖魂境圓滿,這一切,即便是他自己,此時也沒能完全消化,實在是想不出該說些什麼來安慰皇甫傲。若是實話實說,難保皇甫傲不會受到更大的刺激…… 儘管慕羽成已經儘可能的輕描淡寫了,可『機緣罷了』這四個字落在皇甫傲的耳朵里,還是不免讓他的心一陣絞痛。不用說,九五晦仇能夠一舉超越聖魂境,定然也要歸於機緣。

九五家族有機緣,慕家也有機緣,為何唯獨他皇甫家族沒有什麼機緣?這老天爺還真是不公!

目光從慕羽成的身上移開,落到了他身旁的慕熬身上,皇甫傲的心頓時又哆嗦了一下。作為慕家的頂尖兒強者,皇甫傲不可能不知道慕熬,也不可能不知道,就在一年前,慕熬的修為還要遠遜於他。可現在呢,慕熬竟然與慕羽成一樣,也成就了聖魂圓滿,不但追上了皇甫傲,反倒還將他遠遠的甩在了身後。

「慕熬見過皇甫家主!」看到皇甫傲的目光向自己看來,慕熬立即屈身行了一禮。

慕熬並不是那種勢利小人,也斷然不會因為自己的修為超越了皇甫傲,便忘記了他一品家族家主的身份,輕慢於他。這一禮,實事求是的說,還是十分中肯的。

可在皇甫傲看來,儘管對方禮數周到,卻依舊有一種不卑不亢,超然獨立的味道,讓他心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兒。

「不……不敢當,慕熬道友快快罷了!」若是換做以前,皇甫傲頂多是點頭示意一下,可現在卻不由自主的親自去攙扶起慕熬,完全無法像以前那樣,大咧咧的坦然接受這樣的禮數。

在慕羽成和慕熬的身後,則站著慕玄生,莫太常幾人。清一色的聖魂境中階,與皇甫傲皆是半斤八兩,直看的皇甫傲一陣陣的頭暈。

道門的三大一品家族,雖然並稱,但實力卻也是有強有弱。 重生之錦繡嫡女 九五家族最強,皇甫家族次之,慕家最弱,這幾乎等同於常識,在道門大世界無人不知。而皇甫傲本人,也是認可這一排序的。可現在,皇甫傲才明白,這一排序是多麼的可笑。別的不說,甚至不用加上蕭平二人,單是眼前的陣容,慕家便足以輕而易舉的覆滅皇甫家族了。

想到自己曾經還在慕羽成的面前產生過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優越感,皇甫傲的一張臉便忍不住一陣陣的發燒。

「嘿嘿……皇甫家主,你還想要與九五老賊同歸於盡嗎?」見皇甫傲一副局促不安的樣子,蕭振威直忍不住好笑,湊到他身邊,用胳膊肘捅了捅他,低聲揶揄道。

皇甫傲的臉本來就陣陣發燒,再被蕭振威這麼一揶揄,更是騰的紅了。這時他方才明白,面對凶相畢露的九五晦仇,蕭振威和平五娘緣何能那般鎮定平靜了,敢情人家根本就是無所畏懼。

尷尬過後,皇甫傲的心驟然興奮激動起來。一雙眼睛,也忽然變得靈動起來,不停的掃來掃去。蕭振威,平五娘,再加上慕羽成,慕熬,這可是足足四位聖魂境圓滿的牛人!

九五晦仇雖說已經超越了聖魂境,可畢竟還沒有真正踏入人仙境,以他目前的實力,獨斗四位聖魂境圓滿,滿打滿算,勝負也只是五五之數。更別說,除了四位聖魂境圓滿,慕玄生,莫太常這些個聖魂境中階,也都是不俗的戰力。眾人真要是聯手而動,要幹掉九五晦仇,絕不是不可能的事,至少比他催動血祭大法要靠譜兒的多!

想到這裡,皇甫傲興奮歸興奮,卻也不禁驚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方才蕭振威強行封了他的元府,他這條性命,恐怕真的就白送給九五晦仇了。

「蕭道友,皇甫傲在此謝過了!」越想皇甫傲對蕭振威就越是感激,沖他重重行了一禮說道。

看到皇甫傲如此鄭重,慕羽成不禁好奇,笑望著二人道:「我來晚了,是不是錯過了什麼事情?」

這讓蕭振威該如何回答?這對皇甫傲來說畢竟是糗事一樁,作為一品家族的家主,總是要臉面的。實際上,皇甫傲這樣鄭重嚴肅的向他當眾致謝,已經讓蕭振威倍感意外了,又如何好意思,當眾訴說他的糗事呢?

皇甫傲自己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只是方才發生的事,讓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此時也是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慕羽成。

「大伯,沒想到慕家竟然有這麼多的強者,這下你不用再和九五老賊同歸於盡了,真是太好了!」就在現場陷入短暫沉寂中時,皇甫晴清脆若銀鈴的嗓音突然響了起來。不難聽出,這嗓音中滿含著欣喜,同時也有深深的餘悸。

「什麼?皇甫兄,你竟然要與九五晦仇同歸於盡?」慕羽成頓時吃驚的瞪圓了眼睛,慕熬,慕玄生等人亦是一臉的訝異,齊齊的向皇甫傲望了過去。

皇甫傲身為一家家主,也沒少受過萬眾矚目的待遇,可此時面對眾人的目光,一張臉卻是一陣陣的發燙。蕭振威也是哭笑不得,虧他還想為皇甫傲遮掩遮掩,沒想到皇甫晴這小妮子,談笑間就將皇甫傲給『賣』了。

皇甫晴也是冰雪聰明,剛才興奮之下,沒有細想,此時看到皇甫傲發紅髮燙的面色,頓時便明白了過來,吐了吐舌頭,忙不迭的藏到了皇甫薰的身後。

「皇甫兄高義,羽成佩服至極!」

不過,慕羽成並沒有因此便笑話皇甫傲,反而是一臉嚴肅與讚佩的沖皇甫傲說了一句。此話一出,頓時便消除了皇甫傲的尷尬,更沒有人再覺得,這是皇甫傲的糗事。

捨身為人,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出壯舉!

眾人一方面讚佩皇甫傲的高義,另一方面則對九五晦仇更加厭惡和惱恨!與皇甫傲一比,九五晦仇的德行,簡直讓人髮指!

慕羽成如電般的目光,霍得投向了九五晦仇,嗓音冰冷的好像要結出冰碴「九五晦仇,說出你此番來我慕家的目的吧?還有,你為何要傷我慕家之人?今天你若是不說出個一二三,恐怕是回不了你九五家族了!」

慕羽成的目光掃過一旁的王陽德,見王陽德面色蒼白,顯然是傷的不輕,臉上浮現出一抹濃濃的殺機。

九五晦仇此時的面色很是有些難看,慕家的實力顯然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皇甫傲看在眼裡,心頭鬱結頓時便消除了一半兒,這邪果然是不能勝正,蒼天終究還是有眼的!

「看來,一直以來,整個道門都小瞧了你們慕家!」九五晦仇的目光在慕羽成的身上逡巡了一圈兒,幽幽的吐出一句。

「九五晦仇,我早就對你說過,道門之大,藏龍卧虎,任誰想要隻手遮天,都只能是自取滅亡!」皇甫傲冷冷的說道。

「住嘴!手下敗將,焉有資格來教訓老夫?」九五晦仇怒喝一聲,滿是不屑的瞟了皇甫傲一眼。

皇甫傲不堪受辱,面色鐵青,慕羽成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暫且忍耐,抬頭沖九五晦仇道「少顧左右而言他,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哈哈哈……」聽了慕羽成的話,九五晦仇的神情陡然一改,突的仰天大笑起來。笑聲震天盪地,充滿了猖狂之意。

「看來你是不準備回答我的問題了!」慕羽成面色一寒,殺機噴涌而出。蕭振威,平五娘,慕熬三人緊隨其後,四道屬於聖魂圓滿境強者的凌冽氣勢,如無形的暴風般,向著九五晦仇席捲而去。

四大聖魂圓滿境強者的氣息合而為一,那是一種何等的聲勢,簡直超乎了皇甫傲的想象。即便是九五晦仇超越了聖魂境的修為,也不能不受其影響。九五晦仇的狂笑聲終於是難以為繼,不得不停了下來。

九五晦仇瞪著慕羽成,凝聲道「你要我回答你的問題,那我便回答你!老夫此來慕家,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征服慕家,讓慕家向我九五家族,向我九五晦仇跪地稱臣!老夫還要你慕家交出祖界,交出靈山!」

「我看你是找死!」

九五晦仇的話音才剛一落,慕熬便已是怒不可遏。要慕家跪地稱臣,這已是極大的侮辱,還要再交出祖界和靈山,這跟刨了慕家的祖墳有什麼區別?

不光是慕熬,慕玄生,莫太常等人也無不大怒,即便對方是超越了聖魂境的強者,也渾然不顧,一個個雙眼赤紅,殺機爆棚,恨不得輪了九五晦仇才好!

聽了九五晦仇的話,皇甫傲則是不禁一呆,有些出乎預料。

實際上,就目前的形勢而言,九五晦仇已不再佔據優勢,甚至不是平分秋色的局面,而是已經落入了劣勢。以皇甫傲對九五晦仇的了解,他絕不會做這種等於找死般的蠢事,而是尋求退身之策!

除非……除非九五晦仇另有倚仗,可以讓他完全忽略慕家刺瞎人雙眼的強者團!

想到這裡,皇甫傲直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九五晦仇超越聖魂境,這已經是十分駭人了,如果在這之外,他還擁有更加強大的手段和倚仗,那又會是什麼?皇甫傲自認為想象力不俗,此時卻也完全想象不出,只是有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牢牢的佔據了他的心頭。

看到殺氣騰騰的慕家強者們,九五晦仇臉上全無懼意,有的只是更加濃烈的輕蔑「嘿嘿……你們急什麼,兩個問題我才只回答了一個呢!慕羽成,你還讓不讓我回答另外一個問題了?」 慕羽成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神色之中多了幾分凝重與戒備,冷冷的掃了九五晦仇一眼,沉聲道「我慕家不像你們九五家族,渾不講理,自然不會不給你申辯的機會。」

閃婚老公 「申辯?哈哈哈……慕羽成,你比皇甫傲更會往自己的臉上貼金!別說是你慕家的弟子,哪怕是你慕羽成,老夫也是說殺便殺,何需什麼申辯?」九五晦仇的面色一派猙獰,狂妄恣意幾乎已經到了毫不掩飾的地步。

「放肆!」沒想到在強敵環伺之下,九五晦仇竟然還能如此囂張,慕熬,慕玄生等人無不義憤填膺,迸發而出的冰冷殺氣,只恨不得將九五晦仇活活的凍成冰雕。

對慕熬等人的怒吼,九五晦仇渾然不理會,一雙充滿譏誚輕蔑的眸子,只是望著慕羽成,那神情宛如一位主宰了一切的王!

相比起慕熬等人,慕羽成此時卻沒有表現出多少憤怒,相反,心中卻是越加的戒備。

「這就是你對第二個問題的回答?」

「沒錯!老夫不妨將話說的更明白些。他,他,還有他們,今天一個也別想活!」九五晦仇神情一厲,手指逐個點向王陽德,陳依,皇甫傲,還有皇甫薰兄妹,林峰以及辛無痕,陰測測的說道。

慕羽成的一雙濃眉頓時緊成了一團,強忍著爆棚的怒意,冷笑道:「你這是要在我慕家大開殺戒啊!我倒要問問你,你這樣做,將我慕羽成,將我慕家置於何地?」

「哼哼……慕羽成,你要明白,老夫動手之前跟你打聲招呼,已然是給足了你面子,你可別不識好歹!」

「狂妄!你以為超越了聖魂境,便可以恣意妄為了嗎?做夢!這裡是我慕家,容不得你胡來!」

「家主,何必與他廢話?想要征服我們慕家,逼我們交出祖界和靈山,我看這老賊簡直是得了失心瘋!大家一起動手,讓他哪兒來的便滾回哪兒去!」

慕熬黑著臉,狠狠的瞪著九五晦仇喝道。

慕羽成等人顯然也是這個意思,不願再與九五晦仇廢話,慕熬的話音剛落,四股聖魂境圓滿的磅礴氣息,便已如火山噴發般的爆涌,直化作四條無形巨龍,向九五晦仇怒逼而去。

「既然爾等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老夫心狠手辣了!」九五晦仇的臉上滿被殺機所籠罩,一雙眼睛竟釋放出道道綠油油,好似餓狼般的綠光,令一旁觀戰的小輩,無不打了個冷顫。

看那樣子,九五晦仇是準備動用全力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逼九五晦仇用出全力,皇甫傲的一顆心就好像壓上了一塊巨石般的沉重。忽然間意識到,之前的他似乎是過於樂觀了。

「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老賊,看劍!」平五娘不等九五晦仇話音落地,便搶先一步出手。三色神劍,呼嘯如電,似有割天裂地之威,呈品字形,直向九五晦仇激射過去。

「瑩蟲之光,焉敢與浩日爭輝?給我滾回去!」九五晦仇口中爆出一聲炸喝,身形如淵似岳,待三色神劍距離自己只有一丈之遙時,霍得甩袖擊出。只見一道濃黑如墨,凶焰滔天的勁氣噴涌而出,轟的一聲,直接便將平五娘的三色神劍倒卷了回去。

原本平五娘如臂使指的三色神劍,此時卻是完全換了一副模樣,攜帶著滾滾雷鳴,竟是調轉劍鋒,反衝平五娘而來。平五娘還未曾經歷過這樣的情形,驚呼一聲,險些便被三色神劍擊中。

這三色神劍乃是平五娘的成名絕技,竟被九五晦仇這般破去,別說平五娘,慕羽成,蕭振威等人見了,無不心中一沉。

「哼哼……爾等井底之蛙,今日老夫便讓你們開開眼!」

破去平五娘的攻勢,九五晦仇更是凶性大發,臉上帶著陰森笑容,右手驀然擎天豎起,只聽九霄之上一聲雷鳴,竟有一道彷如閃電般的漆黑光柱,只從雲外射入其掌心。片刻之後,那漆黑光柱更是化作了一柄約莫數丈之巨的漆黑闊刀,好不猙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