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和南宮離被關在一起?」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阿才這才知道事情的可怕程度,這不就是將一隻貓和一隻老鼠關在一起嗎。

「你放心,南宮離已經翻窗離開,但我不知道能不能熬下去,老頭子夠狠,下的劑量不少,穆南樞在哪!」

顧柒說出這番話來已經很不容易,阿才很是著急:「小姐,你忍著點,我馬上就去通知先生。」

閃婚名少放手愛 「讓他趕緊打個飛的過來,不然就等著被綠吧!」顧柒氣呼呼的掛了電話。

自己明天的生日,他今天還在巴黎,如果他在美國就可以幫自己。

顧柒也不知道怎麼了,越想越委屈,每次都是她主動,穆南樞一直都處於被動之中。

委屈歸委屈,她還是得乖乖浸在涼水中。

「穆南樞,大壞蛋!大混蛋!老子不要你了。」

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阿才第一時間闖入了穆南樞的研究室。

「先生,小姐出事了!」

在一大堆藥材中的穆南樞抬起頭來,「喝多了還是又打架了?」

他心中很清楚顧柒的本性,回到美國不還得去酒吧浪一浪。

「不是,先生,顧小姐被顧家的人下藥,想要撮和她們,不過先生請放心,南宮離已經先離開,如今只剩顧小姐一個人在房間。」

穆南樞臉色微變,他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撥通顧柒的電話。

「小柒兒。」

接通電話的顧柒就是委屈之聲傳來:「你這個混蛋,說好我生日你要陪我的,你人呢……」

「對不起。」乾淨利落的三個字傳來,穆南樞也想要陪她過生日,可自己又沒有辦法。

「對不起就有用了嗎!你知不知道我現在有多難受?早知道我剛剛就不讓南宮離離開。」

顧柒更委屈了,這會兒腦袋發熱,覺得穆南樞一點都不在意她。

聽到她的哭聲,穆南樞心都亂了,那樣一個大大咧咧從來不嬌氣的女孩子,此刻卻在他面前哭了。

「你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我泡在水裡,但身體還是熱,穆南樞,你這個大混蛋!我需要你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在我身邊?」

「小柒兒……」

顧柒哭唧唧道:「是黃瓜好用還是茄子?」

穆南樞呆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你不要亂來。」

「誰亂來了?我難受,我房間里只有香蕉了……」

「小柒兒乖,等我。」

「等你,你難道有分身術?可以瞬間飛到我身邊嗎?」顧柒才不相信他的鬼話。

「我馬上過來。」穆南樞聽到她的哭聲心都軟了。

那個爬樹比男人還快,平時撩了這個撩了那個的小壞蛋,此刻卻嬌柔的哭了。

顧柒的眼淚比什麼都有衝擊力,穆南樞心亂如麻,他只想要趕緊趕到她身邊,抱住她,安慰她,不要再哭了。

「你過來?你騙鬼!早就讓你吃了我,你非不願意,現在後悔了吧,就要讓你後悔,我要去拿香蕉。」

「不許胡鬧。」穆南樞怒聲訓斥,「乖乖等我,我很快就到。」

顧柒眼睛里多了一抹曙光,「真的?」

「真的。」

「你不許掛電話,我要一直聽到你的聲音。」

「好……」

這會兒不管顧柒提什麼要求穆南樞也會照辦,穆南樞立馬對阿才道:「準備飛機,馬上去美國。」

電話那頭的顧柒聽到他這句話才稍微開心了一點。

這時耳畔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我說過,在沒有成功之前,你不能離開。」

「她出了事,我必須過去,你要阻攔我,這輩子都別想再逼我給你做任何事,我穆南樞說到做到。」

穆南樞執拗的臉落入那人的眼中,沒有等他回答,穆南樞已經快步跑了出去。

向來淡定如茶的男人,此刻卻像是海上颳起的狂風驟雨,掀起狂亂波濤。

顧柒有些好奇,那個聲音蒼老的人是誰?天下間還有人能威脅穆南樞?

可想而知,能夠威脅穆南樞這個狠角色的人定不是簡單的人。

穆南樞的聲音傳來:「小柒兒,我現在就派人過去接你,然後讓人給你注射鎮定劑,乖乖等我過來,天亮你睜眼就能看見我了。」

顧柒知道他說話算話,她點頭,只要能見到他那就好。

「好。」

她同意了穆南樞的方案,果然沒一會兒的時間真的有人替她挪開了屋外抵著的重物。

「顧小姐,是穆先生讓我來的。」

顧柒看了一眼,這幾人不是廚房新招的中廚,以及花園的園丁。

穆南樞這個男人可真是厲害,早就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安插了這麼多人手進來。

「小姐,請跟我們來。」

顧柒披著外套悄悄離開了顧家,一路上身上猶如被萬隻螞蟻噬咬。

她嘀嘀咕咕一直斷斷續續的罵著穆南樞是個混蛋,穆南樞還沒上飛機,只得柔聲安慰。

「乖,鎮定劑已經準備好了,給你注射就可以解決你的問題。」

「你是不是又不打算過來了?」

「小柒兒,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我很快就上飛機。」

說著飛機已經準備好,穆南樞只得和她掛電話,「馬上就要起飛,你乖乖的注射鎮定劑等我過來。」

「慢著,你得好好叫我一聲。」

儘管現在穆南樞已經比以前好多了,親昵的叫她小柒兒,但顧柒覺得還不夠。

「嗯?」

「叫我小寶貝。」顧柒都快浴火焚身了,這個時候還不忘給自己多增加一些福利。

穆南樞很是無奈,這個小東西明明知道他最是不好意思說這樣肉麻的話。

「咳咳……小寶貝。」

「還有小乖乖。」

「小……乖乖。」

「叫我女王大人。」

「女王大人,我可以掛電話了吧?飛機就要起飛。」

「那你快點來哦。」顧柒這才心滿意足的掛電話。

對上車裡前排的視線,她瞪了他一眼,「看什麼看,沒看過談情說愛的啊?」

司機瑟瑟發抖,「顧小姐真……厲害。」

連他們的穆先生都被她牽著鼻子走,顧柒才是食物鏈端的狠角色。

「那當然,不厲害怎麼鎮得住你們先生。」顧柒洋洋得意。

幾人將她送到一棟別墅,裡面早就有醫生準備好待命。

「顧小姐,這是鎮定劑,只要打下去就好了。」

顧柒看著他拿出的針劑,針尖在燈光下閃爍著幽冷的光。

她卻是妖嬈一笑:「我不打。」

幾人面面相覷,「顧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先生的吩咐。」

「我知道,我就是不想打,要你管我?」

「顧小姐,你要是不打鎮定劑,你會很難受。」

從顧家過來的一路,她換好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濕。

「給我找一間屋子。」

有人將顧柒領到了屋子,顧柒猛的將門甩上,將幾人關在了門外。

「顧小姐,你開門,你這樣我們沒辦法給先生交代。」

「先生怪罪下來就說是我的意思。」顧柒咬著毛巾,鎮定劑,她一定不會打的!她就要等著穆南樞過來。 穆七本就甜美清純,身上有著一種其她女孩子沒有的純凈,不過隨便一笑就將高傳的魂魄都給勾走了。

見他半天都沒有動靜,穆七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那個……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高傳彷彿聽到自己心裡花開的聲音,愛神丘比特從花朵中飛出來,就是她了!

「沒事就好,我去點餐了。」穆七微笑著轉身。

柔柔的氣質,柔柔的笑容,高傳覺得自己的魂魄都像是被穆七給吸走了一樣。

他從不相信一見鍾情,但今天他信了,他的一顆心全都掉在了這個小學妹的身上。

「學妹,我,我請你吃飯。」高傳快速跑到了穆七身邊。

穆七警惕的打量著他,琳達說過,有的壞男生就打著送女孩子東西,請女孩子吃飯為由接近,他也是這樣的人吧?

見穆七的神情變了,她似乎對每個人都有種防備,高傳撓撓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

他就覺得面前的女生像是小仙女一樣,他恨不得將天上的星星全部摘下來給她。

「小仙女學妹,你,你不要誤會,我只是……」

「想泡我們小七吧。」楊眉端著餐盤走過來,將穆七攬到了身後。

通過大半天的接觸,她也知道了穆七的性格,便主動承擔起了保護穆七的責任。

「當然不是了,我只是怕小學妹初來乍到不熟悉,身為學長應該幫忙才是,畢竟我知道這裡哪家的飯菜好吃,哪家的分量大,哪家性價比高。」

楊眉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是么?怎麼看你都不像是好人。」

古畫迷局 「哪有人將好人刻在臉上的?」

「這不就對了,壞人臉上也沒刻字啊,初來乍到,你離我們小七遠一點。」 豪門錯嫁:撲倒冷酷首席 楊眉主動將他隔絕開來。

高傳還想要說什麼,害怕更加引起穆七的不適,她就像是一隻小白兔,警惕的看著別人。

「小七,你要吃什麼?」

「唔……不知道哪種好吃。」穆七甜甜道:「我要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不知道吃什麼的小七一口氣點了一大堆,將一旁的楊眉和高傳都驚呆了。

她們這是學校食堂不是自助餐,再說這分量也不是自助餐啊!

高傳默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卡,還好她沒有要自己請客,這一頓就要吃出他一個月的飯錢啊!

「小,小七,你不覺得太多了嗎?」楊眉都傻了,趕緊讓穆七停下。

「很多嗎?在家我每天都會吃很多菜的。」穆七認真的回答。

天南海北,各個國家,中國的美食那麼多,每天廚師變著花樣給她做,再說法國大餐種類多分量少,和食堂完全不同。

「咳咳,我的大小姐,你點這麼多吃不完的。」

「可我都想嘗一嘗。」

「以後我們還要在這生活很久,有的是時間,別著急,慢慢來。」

穆七乖巧的聽話,「那就這些吧。」

饒是她只點了一部分,仍舊出了一堆餐,穆七就像是小貓咪吃飯,又優雅又高貴,每樣東西真的只是嘗了一點。

「小七,你家裡怕是有礦吧。」楊眉看著那些被她丟掉的東西心裡肉疼。

「沒有呀,我家有很多薔薇花,送你的項鏈就是我自己挑選的。」穆七很誠實。

「可是你不覺得你吃不完這麼多剩在這裡很浪費的?」楊眉可憐兮兮,真是飽漢子不知道餓漢子飢。

她是辛辛苦苦拿了獎學金才來讀書,生活也得小心翼翼,生怕有一點浪費。

穆七大大的眼睛有些無辜,「會很浪費么?」

從小在家裡她就是這樣,也從來沒有人說過她,她壓根就沒有概念。

「嗯,很浪費。」

「那我明天不點這麼多了。」穆七看了一下食堂其他人,好像自己是有點誇張。

由於她的誇張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這反而讓她不好意思羞澀起來,覺得自己像是外星人一樣。

傾世蕭後傳 「對,對不起,我不知道。」

見她臉上的自責,楊眉心都要碎了,也不知道這樣的小可愛以後會嫁給誰,她一個女人都想要保護穆七好么!

「沒關係,你花的是自己的錢,你喜歡就好。」

小七隻要一露出這樣的神情,天上的星星別人都想要給她摘去。

「眉眉,我很多事情都不太了解,以後麻煩你多多告訴我。」

「嗯,沒關係,你不用有太大的心理負擔,小事。」

穆七壓根就不知道自己第一天來就因為點餐而出名,當然還有更出名的是她的長相。

大家很快就傳開了,新生裡面有個白富美,長得漂亮家裡還有錢,一頓飯頂她們一個月。

以至於她第一天到自己的教室就引起了很多人注意,因為她本身也是亞洲人的關係,穆塵給她安排的就是華人班級,外貌上大家都一樣。

她一進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還聽到一些人在竊竊私語,似乎是在討論什麼。

「她就是那個千金小姐?長得也不怎樣嘛。」畢竟女人之間最大的就是虛榮和妒忌心。

「這還叫不怎麼樣,不知道你對自己的尊榮有什麼看法?」旁邊一個男生諷刺道。

「切,我又不是千金大小姐,一看她就是走關係進來的。」

「我看你是羨慕嫉妒恨。」

「我看你是瞧著別人長得好看。」

「喲,你不是說她不好看嘛,這下不是自打嘴巴了?」

「你……」

穆七雖然沒聽清楚他們說的什麼,但能從女生的眼中看出對自己的不滿和不屑。

「眉眉,我……是不是穿錯了衣服?」她今天穿的是校服,也就只有她一個人,別人全都是穿得便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