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君,你說我好看嗎?」鞠川靜香撲上了床,將宋傑壓在身下,白皙的雙手捧住宋傑的臉。不知道鞠川靜香想幹什麼的宋傑只能順著鞠川靜香的意思「靜香姐當然好看了」鞠川靜香聽到宋傑的話,眼睛又眯上了「既然宋君都這麼說了,那姐姐就嫁給你好了,你願意嗎」宋傑當然願意「我願意」鞠川靜香聽到宋傑的回答「宋君真乖,姐姐獎勵你一個吻」隨即吻向宋傑。然後就睡著了。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靜香姐?靜香姐」感覺鞠川靜香不動的宋傑喊道,確定鞠川靜香睡著了的宋傑努力將她推到一邊,終於能夠起身的宋傑看著睡熟的鞠川靜香,宋傑無奈給她蓋好被子。

抬頭看到小室孝抱著睡著的宮本麗進來並將其放在床上蓋好被子,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同時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與疲憊說道「你辛苦了」愣了一下的兩人又同時笑了起來。

宋傑將裝好武器和子彈的背包拿起,「我把東西放樓下去,要一起嗎,孝?」小室孝說道「傑學長,我就不下去了,我留在這照顧她們。」「好,那我就下去了,幫我告訴耕太一聲。」 宋傑經過詢問眾人,找到了在二樓晾衣服的圍裙裝冴子,「冴子,剛剛對不起」冴子看向宋傑想起在浴室的旖旎一幕不禁再次臉紅「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我不該…」

話還沒說完就被宋傑打斷了「冴子,我們是戀愛關係吧?」

冴子點頭說「是」

「這就對了,既然我們都在談戀愛了,那麼做一些H的事也是正常的吧?」宋傑抱住了冴子。

冴子聽到宋傑的話「對啊,這是正常的事啊。」

「所以也不需要道歉了」宋傑吻上了冴子的紅唇。

良久唇分,宋傑問冴子「昨天在學校的時候都發生了什麼?你怎麼就突然吻過來了?」冴子並不想回答「過去都過去了,就不要再問了啦,好不好宋君~」

聽到冴子撒嬌的聲音,宋傑就知道一定是什麼很讓冴子害羞的事「好吧,我不問了,那換一個問題。冴子你在浴室里的時候為什麼要那麼做?」

冴子紅著臉低頭說「是鞠川老師告訴我的,你今天哪裡不是被鞠川老師拽了嗎。我今晚就問老師該怎麼辦,之後的事,宋君你就都知道了」

宋傑問道「你問鞠川老師的時候,鞠川老師是不是喝酒了?」

冴子一臉好奇「對啊,宋君你是怎麼知道的?」

「是這樣…」

宋傑將鞠川老師喝醉酒之後與自己的對話告訴冴子。

「誒,鞠川老師還對你說了要嫁給你這樣的話?!」聽完后的冴子一臉震驚。

「而且剛剛她還對我說…」宋傑又將在浴室門口與鞠川老師的對話告訴了冴子。

冴子又是一臉震驚「這麼說,鞠川老師是故意這麼乾的?為什麼?」宋傑一臉苦笑「誰知道呢。」就在兩人還在研究鞠川老師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時。

沙耶跑了上來「鞠川老師喝完酒從浴室出來后又開始耍酒瘋了,還一直喊著傑學長的名字,傑學長,你快下去看看吧」宋傑立即答到「好」便開始下樓,心中想到「靜香姐一直是醉的?醉酒的靜香姐真是太可怕了」冴子聽到沙耶的話說「大家一起下去吧。」

來到樓下的3人一眼就看見了站在沙發上的鞠川靜香,只裹著浴巾的她在不斷地說在「宋君呢,宋君,宋君你跑到哪裡去了」宋傑趕緊走了過去,「我在這,找我有什麼事?」

鞠川靜香「宋君發現!」就從沙發上直接撲向宋傑。撲進宋傑懷裡的鞠川靜香說「宋君,靜香姐我最喜歡你了」宋傑無奈的看向冴子

順著鞠川靜香的意思「好,我知道了」這時在宋傑懷裡的鞠川靜香指著冴子「我知道,宋君喜歡上了冴子,在學校的時候就和她打賭,賭你能不能在10分鐘內回來。10分鐘內回來了,她親你,超過10分鐘才回來,我親你。」

鞠川靜香又說「現在是個沒有法律的時代了,宋君又那麼溫柔,我就想先讓你和冴子的關係更進一步,然後,再加我一個,宋君,我最喜歡你了!」然後又沉沉睡去,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幾人,片刻后,小室孝說了一句「我和麗有點事」就拉著宮本麗上樓了,平野戶田「我上樓去警戒」,高城沙耶則是「我去照顧愛麗絲」

一樓大廳中此時就剩下了1男2女,1睡2醒。宋傑看向冴子「這就是那天你吻我的原因。」冴子臉紅「嗯,不過…」剛想說些什麼卻被宋傑打斷了「就像你說的,都過去了不重要」宋傑將鞠川靜香放到沙發上接著說。「現在的問題是靜香姐,這事到底該怎麼辦。」

看著頭疼的宋傑,冴子說「很簡單,等鞠川老師清醒過來你親自問她就行了,要是真喜歡你你就也和她談戀愛唄」看著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宋傑,冴子繼續「正向鞠川老說的,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法律了。」

冴子走近宋傑,用手摸著宋傑的臉「宋君身上有很多秘密,帥氣又溫柔的宋君也會吸引很多女孩子,所以宋君很有可能被別人勾引走了,又找到一個其他不認識的人,還不如和鞠川老師一起」冴子說道這時又臉紅了「就是便宜你這個變態了!」不知何時醒來的鞠川靜香也發出了聲音「嗯嗯,我就是這麼被宋君吸引的,不僅強大,還帥氣溫柔。」

兩個女人對視一眼,同時看向宋傑說「小女子不才,以後還請宋君多多指教了」聽到兩人的話,宋傑滿頭黑線「這才剛剛談戀愛2天吧!你們至於把結婚時的詞都拿出來用嗎?」冴子卻一臉正經「以後我就是宋君的妻子了」鞠川靜香「我也是,我也是。」宋傑看著一本正經的兩個女朋友「你們就沒想先談談戀愛,約個會什麼的?」

冴子說「連活下去都要拚命掙扎,還談什麼戀愛。」鞠川靜香卻說「談戀愛什麼的太麻煩了,直接結婚就好了。」宋傑感覺自己現在完全無法跟上這兩個女人的思維。

宋傑放棄了繼續和兩人討論戀愛的話題而是一本正經的問「你們真的想好了,以後就跟著我,不反悔了?」「嗯」「既然如此,我就告訴你們一個我最大的秘密吧」說著就告訴了兩人一切。

聽完宋傑的話不相信的兩人,在宋傑打破她們的世界觀隨意從空氣中突然拿出一把武器的時候,相信了宋傑,隨後兩人苦笑「真是找了個不得了的男朋友啊!」

妖顏禍水:腹黑小魔妃 宋傑又說「其實我還有3個女朋友」兩人說道「果然是個很吸引女人的男人,那麼什麼時候能夠見一下其他人呢?」冴子說道「既然已經有5個人了,那應該決定誰是大婦了。」

宋傑一聽就知不好「在我心裡你們每一個人都是特別的,沒有那些身份劃分。」冴子聽到宋傑的話「既然宋君都這麼說了,我自然是有尊重男人的覺悟的。」宋傑吻了冴子一下又吻了靜香一下說「時間不早了,睡吧,晚安,冴子,靜香姐。」兩人同時說道「晚安,宋君」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清晨,早早醒來的宋傑打來了系統查看自己的人物屬性和各種點數

人物姓名:宋傑

種族:宅(人類)

智力:20(正常人類10)

力量:20(正常人類10)

敏捷:20(正常人類10)

體力:20(正常人類10)

能力:外交大師、刺客宗師、劍術宗師、召喚觸手

裝備:

武器:寒霜、黑鐵、袖劍

服裝:艾吉奧·奧迪托雷的刺客服

召喚人物:初音未來、結城明日奈、桐谷和子

裝備點:13057

道具點:9337

能力點:7557

召喚點:5057

綜合戰鬥力評估:126

評價:嗯,你已經打得贏雜魚了,魔王大人!

嗯,看著屬性,宋傑發現刺客大師和劍術大師都達到了宗師的級別,四項屬性到了20,4種點數也加了2千多點。

宋傑看著有5千點的召喚點,想了想便查看召喚兩女所需的召喚點要多少「嗯冴子要1500點,靜香姐要1700點」,思考了一下,宋傑決定現在就兌換兩女。

兌換完兩女的宋傑發現召喚點從5057降到了3857感到奇怪的宋傑立即詢問「系統這點數不對啊,我花了3200點召喚人物,但這卻只少了1200點」

「魔王大人,這是因為你的第一個任務,所以只扣了1200點召喚點。」

這時宋傑才想到第一個任務,又詢問系統「如何才能讓其他人永遠解除被死體擊殺的威脅?」「魔王大人,你只需要建立一個倖存者營地,並讓他們成為管理者或一直帶在營地里就行了。」

了解到如何完成第一個任務的宋傑說「靠,還是要做第3個任務啊。算了,做吧,上哪找地方建營地呢?」想了一會兒毫無頭緒的宋傑放棄了思考。

冴子和靜香也醒了過來,「早上好,宋君」宋傑看到兩人醒來吻了冴子和靜香的額頭「早上好」這時其他人也來到了大廳,宋傑看到大家到齊了說道「既然大家都到了,那麼就開始收拾吧,一會兒就出發。」

又看到幾個女生不是浴巾就是內衣就說道「女生先上樓穿衣服,對了冴子,等下樓時記得把我的衣服捎下來。」幾個女生紛紛上樓。宋傑又說「好了,作為團隊中的男性,來搬東西吧。」隨即3人開始往悍馬上搬東西。

三人逐漸將各種資源裝進悍馬的後備箱,此時,在樓上換好衣服的幾個女生下樓了。冴子將刺客服遞給宋傑,「這是你的衣服,宋君。」宋傑對大家說,「食物、水、藥品和武器彈藥都裝在車上了,靜香姐依舊負責開車。車內還有兩把槍,你們決定誰用吧,我就用袖劍和黑鐵就行了。」經過一番商討M1A1交給了宮本麗,小室孝拿起了伊薩卡M37散彈槍。

大家都進入悍馬,宋傑打開大門,隨後站在悍馬上說「出發。」靜香發動悍馬開始向河邊開去。而大群死體依舊被宋傑掛在路燈桿上的電喇叭所吸引,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悍馬飛速前進。很快來到河邊。靜香問「車能衝過河嗎」回答靜香的是戶田「當然可以,這可是軍車。」

悍馬衝進河裡繼續向前駛去,宋傑卻利用車子中間的天窗來到車頂,冴子問道「宋君,你為什麼要出去,很危險啊!」宋傑卻說「過了河,我們就沒法保證肯定不會有死體在附近了,必須做好警戒工作。耕太,拿著你的槍在天窗上警戒,我坐在這,萬一有危險,我就幫忙。」

「要上岸了」靜香說。宋傑立即抽出黑鐵開始警戒。戶田也打開了愛槍的保險。隨著悍馬的上岸,眾人看著河岸與道路間的大坡,宋傑說「我先上去看看,我說上來再上來。」隨後,宋傑爬上了大坡,來到公路,看著空無一人的公路,對河岸邊在車上眾人喊道「上來吧,很安全,什麼都沒有」靜香聽到后發動悍馬衝上了上來,到了公路。

宋傑隨即上車,沙耶拿出瞭望遠鏡觀察周圍「看起來這好像沒有出現死體,不,是連死體都沒有。」宋傑說「那就先去沙耶家吧」。在沙耶的指路下,靜香發動悍馬開始向沙耶指的路線前進。隨著悍馬進入市區,大家看著街邊紛紛落下的櫻花,不禁感慨道「好漂亮啊。」

「前方發現死體,大約300米」用愛槍的狙擊鏡警戒的戶田喊出聲,沙耶說道「換條路,換左邊的路口」來到下一個路口的眾人發現這個路口也有死體。沙耶說「再左轉。」左轉后發現路上依舊有死體,沙耶無奈「沒辦法了,只能衝過去吧!」靜香便只能開車向前,而成為刺客的宋傑發現了不妥「前面有鐵絲網,快停車!」

靜香便一個漂移停在了鐵絲網前。宋傑從車頂跳下,「沒辦法,只能先消滅死體了」看著被聲音吸引過來的死體,宋傑抽出黑鐵開始清理死體,小室孝拿著散彈槍下了車,冴子也拿著木刀下車,宮本麗則是端著M1A1,沙耶、靜香、愛麗絲和耕太留在了車上,戶田拿著自己的槍對死體開始進攻。宋傑,冴子也沖向死體,開始進攻。

小室孝用M37開了一槍,但發現效果不好,便開始詢問耕太「耕太,這槍怎麼用啊?」耕太答道「首先要有準確的判斷,在瞄準目標的胸口位置開槍。」隨著子彈的打光,小室孝從兜中掏齣子彈準備裝填,子彈卻撒了一地。

宋傑看到這一幕,趕緊過來保護「孝,沒事吧?你既然用槍就要冷靜,否則你一個大意就會喪命的。」說著拉起小室孝。

這時宮本麗也來到了小室孝眼前問到「孝,你沒事吧?」宋傑說「這一塊就交給你們了,我去那邊支援冴子。」沙耶看到幾人都在努力擊殺死體,也拿起那把射釘槍,又拿了一小包釘子來到車位,和小室孝、宮本麗一起消滅死體。 平野耕太看到高城沙耶也下車開始攻擊死體,邊將主要的支援方向放到了宋傑和冴子這邊。開了幾槍的耕太發現彈夾沒子彈了。「沒有子彈了,愛麗絲醬能拿給我子彈嗎」

愛麗絲抬頭看向在車頂向她伸手的耕太「我去拿給你。 京城再無佳人 耕太哥哥。」隨後爬向悍馬後排,這時吉庫突然叫了起來,愛麗絲看向吉庫,發現吉庫身後就是彈夾,趕緊拿起一個遞給耕太「耕太哥哥,彈夾給你。」

原本在觀察情況的耕太聽到愛麗絲的聲音,立即看向拿著彈夾的愛麗絲「愛麗絲醬真是幫了大忙了!」趕緊拿起彈夾裝好繼續開槍掩護眾人。

宮本麗把M1A1當做長槍使用,利用刺刀進行攻擊,而打光子彈的小室孝則是把M37當做棒球棒使用,用槍托砸向一個又一個死體。高城沙耶則是3人中僅剩的遠程攻擊。宋傑看到小室孝三人的危險情況立即說道「冴子,你快去孝那邊支援,他們快頂不住了」冴子只點了下頭就沖了過去。

看到冴子過去支援,宋傑鬆了口氣,看樣小室孝那裡不會出什麼問題了,下定決心。宋傑從背包中取出了一部手機,將音量調成最大放著一首搖滾樂再將手機房到兜里,便衝進了死體群。搖滾樂的巨大聲響立即進來了死體的騷動,所有的死體立即開始向宋傑聚攏而去。

冴子等人聽到宋傑放到音樂,又看著不在聚集過來而是向宋傑聚集而去死體。小室孝等人眼眶濕潤,冴子和靜香放聲大哭。而耕太則連續不斷的扣動扳機同時大聲喊道「死!都死!」喊著喊著眼淚就流了出來。

雖然大家在一起只有僅僅2天的時間,但生死相依的生活卻令大家在2天中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冴子和靜香就在這短短的兩天里愛上了宋傑。宋傑的強大、溫柔、早就在眾人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就是這個隊伍的領隊。

而現在這個領隊為了其他隊員甘願犧牲自己,大家都知道,宋傑輕輕一躍就能翻過那個鐵絲網逃生,可他沒有,他為了眾人能夠活下去,不惜犧牲自己。

看著圍著宋傑的死體越聚越多,漸漸的,大家再也看不到那在死體中顯眼的一抹白色。眾人不禁放聲大哭。冴子和靜香早已哭成淚人。

婚後極寵:高冷男神萌萌愛 宋傑被死體團團圍住,宋傑看到將自己團團圍住密不透風的死體,不禁苦笑「這次真的玩大了」只能具現化出寒霜,手持雙劍開始拚命廝殺。揮出一劍又一劍不斷擊殺著向自己湧來的死體。也不再隱藏,釋放出一個個技能。亂舞!十字斬!交叉斬!放出一個個技能的宋傑覺得這些技能都不是很好。

突然之間,宋傑想到,應該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技能,不,是劍招。隨即宋傑又放棄了使用技能,開始一劍一劍的攻擊,一邊攻擊一邊想到「我現在想要幹什麼?擊殺死體。所以要是有一個辦法能夠快速的擊殺死體就好了」又想起當初在艾恩葛朗特用出的劍刃風暴。

對,就應該像那一招一樣,不僅強大,攻擊範圍還大,越想越明白的宋傑感覺自己靠近了,就快到了。剎那間,宋傑握緊雙劍,雙目圓瞪,右手的黑鐵從左向右砍去,被砍到的死體紛紛到底,就連稍微遠了一點的死體也到地了

「不行,太弱了,必須更強一點」左手的寒霜也揮舞了一下。又是一片死體倒地。

「沒錯,就是這樣,就應該是這樣。」

隨著宋傑的不斷揮劍,每一劍消滅的死體都比上一劍多。漸漸的周圍的死體慢慢堆積起來。漸漸將宋傑抬高,還在哭泣的眾人看見了漸漸出現的白色身影,紛紛停止哭泣,獃獃的看著他。宋傑只是在不斷的揮劍「不應該是這樣,還能更強!」

周圍的死體越來越少,宋傑發現自己揮出的劍威力不在增加。低聲自問「這就是極限了嗎」宋傑又看了一眼這快有1人高的屍山,有嘀咕到「算了,就這樣吧。」看著所剩無幾的死體,宋傑關掉了手機的音樂,又將寒霜收進隨身空間,只用黑鐵消滅所剩無幾的死體。

「沙耶?」就在眾人還在獃獃的看著宋傑時,身後的鐵絲網對面突然傳出了聲音。沙耶回頭看到的是一群穿著類似消防服的人,由於每個人都帶著暗色的面罩

看不到人臉的沙耶不禁疑惑的問道「你是?」為首的人打開鐵絲網,取下頭盔,沙耶立即喊著「媽媽」衝進了為首的人的懷中。小室孝說「終於得救了!」

高城沙耶的媽媽又看向宋傑「哪個人也是你們的同伴嗎?」高城沙耶立即說道「那是傑前輩,路上一直是他和冴子學姐在保護我們。」小室孝、耕太還有宮本麗立即不樂意了「我們就沒保護你嗎?」

沙耶吐了吐舌頭「他們才是主要的,你們要是真厲害就像傑前輩一樣,也消滅一小山的死體呀」宮本麗打趣沙耶「這麼崇拜傑前輩,你不會是愛上他了吧?」沙耶紅著臉「我就是愛上他了,又強大又溫柔還帥氣。怎麼了,不行么?」宮本麗接著說「行,當然行,不過競爭對手的威脅可不小哦。」

這時沙耶的媽媽震驚的說道「沙耶,你說什麼,那些死體都是他一個人消滅的?!」眾人紛紛對沙耶的媽媽說剛才發生的一切。宋傑在清理光所有的死體后,開始往回走,看到有一群陌生人在冴子等人的附近頓時警戒起來。仔細觀察的宋傑發現沙耶等人在圍著一個人有說有笑。立即放下了警惕,將黑鐵收進劍鞘,慢慢走了過去。

看到宋傑回來,冴子和靜香立馬撲進了宋傑的懷裡,而其他人也漸漸圍了過來。冴子和靜香不許他再這麼做,要死一起死。而其他人則紛紛關心宋傑的狀態。和幾人說完話,又安慰好冴子和靜香

宋傑走到了沙耶面前問道「沙耶,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其他人也過來圍著沙耶關心,這時沙耶動了,撲到宋傑懷裡哭了起來,宋傑問沙耶「你怎麼了,沙耶?」

但沙耶只是哭什麼也不說,宋傑只能不斷的摸著沙耶的頭,安慰懷裡的沙耶「沙耶,沒事了,安全了,一切都結束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高城百合子聽到了剛才自己女兒的話,又看到現在女兒的表現,便確定了自己的女兒是真的愛上了這個男人。聽到他對女兒關心的話,高城百合子知道女兒說的一點沒錯,他不緊強大、溫柔而且的確長得也有一點帥。

看到女兒的情緒逐漸穩定下來,便走了過來,「閣下,你好,我是高城百合子,是沙耶的媽媽」宋傑說道「伯母,您好,我叫宋傑」

高城百合子又問道「感謝宋傑閣下對我女兒一路上的照顧,還有個問題想要請教宋傑閣下」說著就指向了那座『屍山』「這些死體真的全部都是宋傑閣下您自己解決的嗎?」

宋傑聽到高城百合子一直閣下閣下的叫他,很不適應,畢竟她是沙耶的媽媽,於是邊說「伯母,我和沙耶是朋友,您不用閣下閣下的稱呼我,就喊我宋君就行了。」停頓一下又繼續說道「那些死體的確是我一個解決的。」

高城百合子聽到宋傑的回答,說道「閣,宋君的實力真是強大啊,那麼多死體都解決了。」宋傑謙虛道「伯母過譽了。」

看著宋傑的樣子,高城百合子想到,『既尊重長輩,也不自大,是個女婿的好人選』又看向對宋傑情意滿滿的冴子和靜香,又想到『優秀的男人果然很吸引女性啊,女兒的威脅不少啊。』對女兒的愛情感到憂心忡忡。

高城百合子說到「高城宅就離這裡不遠,今晚就在哪裡休息一晚怎麼樣?」宋傑回答「我們的目的地就是高城沙耶的家,還望伯母不要嫌棄我們打擾了。」

高城百合子說「那有什麼打擾的,現在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而且高城宅現在也算一個倖存者的營地了,既然願意那我們就走吧,放心車也會送到高城宅的。」

經過一段時間的步行,宋傑等人來到了所謂的「高城宅」。宋傑看著巨大的莊園,還有帳篷,以及各種各樣在忙碌的人,宋傑覺得自己彷彿就是上當了『這哪裡是宅啊!說是府都不過分吧!講道理啊喂!』

宋傑嘴角抽搐的看向沙耶,沙耶被他盯得奇怪就問「傑學長,你怎麼了?」宋傑就問沙耶「你家到底是幹什麼的?這麼大的地方都喊宅。」沙耶自從知道宋傑是中國人後便沒敢說出自己的真實家世,但顯然現在也不可能繼續隱瞞了「我爸爸是右翼社團『憂國一心會』的會長…」

「哦,右翼啊」宋傑的殺意流露了出來,沙耶這時抓住宋傑哭「學長,我知道,你們中國人都恨右翼社團的人,要是以前我肯定會不然你來我家,可是我愛上你了,求求你,學長,不要殺我爸爸」聽到沙耶的話,宋傑無奈的一手摟住沙耶一手摸著沙耶的頭「好,我答應你,再說現在這個世道,連國都沒有了,算了」

宋傑又看向冴子和靜香問道「這次也用和上次一樣的解決辦法吧」兩人看到在宋傑懷中不停哭泣的沙耶,點頭同意了。宋傑將沙耶從懷裡拉出來,在她耳邊說「不殺你父親也行,他女兒以後就是我的了,怎麼樣,這個條件能接受嗎?」

聰明的沙耶當然明白宋傑的意思,點頭說道「能接受。」

進到莊園里的眾人在高城百合子的帶領下進入別墅。在別墅門口說道「你們的車就停在那邊的車庫。好了先進去吧,你們肯定都餓了吧,晚飯已經準備好了。我丈夫明天就回來了,他希望能夠見你們一面。房間也都安排好了。我就先走了。」

隨著高城百合子走出餐廳,餐廳的氣氛恢復到了平常大家在一起的樣子。宋傑好奇的貼到沙耶耳朵邊問「沙耶,你媽媽以前是幹什麼的?氣場好足」沙耶臉紅的說「以前是華爾街的商人。」宋傑恍然大悟「女強人啊。」

這時完全鬆懈下來的宋傑覺得很疲憊,邊說「我想去休息了,你們先吃。」隨即走出門去。冴子、沙耶和靜香看到臉色不好,走路打晃的宋傑,隨即說了一聲「我吃飽了」便出門去追宋傑。耕太和小室孝同時說道「真讓人羨慕啊!」宮本麗掐住了小室孝的腰間「你剛才說什麼?!」

小室孝趕緊說「沒,什麼都沒有說,麗,好疼啊」宮本麗看到小室孝求饒便說「這次就放過你,要是有下一次」宮本麗雖然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很明顯小室孝已經理解了宮本麗的意思「好,我一定記住,一定沒有下一次。」

這時一直沉默吃飯的愛麗絲問耕太「耕太哥哥,傑哥哥不就是因為看起來很不好的樣子才被關心的嗎?為什麼你和孝哥哥都會羨慕呢?」耕太摸了摸愛麗絲的頭「吃飯吧,愛麗絲醬,你還小不懂。」愛麗絲卻說「誰說的,我知道耕太哥哥和孝哥哥都羨慕傑哥哥找了3個女朋友、」

耕太立即說愛麗絲「愛麗絲醬真厲害,知道的真多」愛麗絲又說「從傑哥哥救我的時候,我就發誓了,傑哥哥又帥氣、還溫柔,等我長大了,我就嫁給傑哥哥!」還在餐廳吃飯的其他3人立即被震驚了。

宮本麗問「愛麗絲你知道嫁人是什麼意思嗎?」愛麗絲回答「我當然知道,嫁人就是結婚,結婚之後就能生小寶寶了。」3人聽完愛麗絲的回答異口同聲「又淪陷一個,唉」

宋傑走出餐廳便開始覺得倦意上涌,便在餐廳門口,扶牆站立,試圖休息一下再走。出門的3人並沒有第一時間看到就站在門邊的宋傑。而是看到空無一人的走廊。就在3人要尋找宋傑時,回頭的冴子發現了扶牆站在門口的宋傑「宋君在那裡」

說著便來到了宋傑的身邊,關心道「宋君,你怎麼了,有哪裡不舒服嗎?」靜香和沙耶也走了過來。宋傑看著3人奇怪道「你們不吃飯出來幹嘛?我沒事,不用…」

話還沒說完宋傑就倒在了地上。沙耶立即說道,「我去喊孝和耕太,你們先照顧他一下」說著就跑進了餐廳「傑學長在外面暈倒了!」聽到沙耶話的3人驚呼「什麼?!」隨後趕緊來到外面,檢查完的靜香說「沒事,他只是太累了」聽到靜香的話眾人鬆了一口氣。

隨即又想到了宋傑站在小山一樣的屍體堆上,擊殺著一個個死體的場面。小室孝說「那我和耕太趕緊將傑學長抬到房間休息吧,是哪個房間?耕太,搭把手」「好嘞」兩人就將宋傑抬了起來。沙耶說「去我房間吧,離得近,跟我來。」隨即,幾人就在沙耶的指路下向沙耶的房間前進。 幾人中為首的那個穿白衣服的人說道「你小子活膩了是不是,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宋傑冷笑「這什麼地方?」

白衣男子很是囂張「這裡可是憂國一心會!你說這裡是什麼地方,你要是現在跪下求饒,再讓你女朋友陪我一晚,這事就算過去了。要不然,我就弄死你,再把你女朋友活生生玩死」

「你說什麼?」宋傑的聲音無比刺骨「有種你再說一遍」白衣男子沒有注意到宋傑的語氣,以為他真的沒聽清,「我說,你要是現在跪下求饒,再讓你女朋友陪我一晚…呃」

宋傑一劍刺穿白衣男子的胸膛「你既然還敢說,那麼你就死吧」

「你,你竟敢…」白衣男子話還沒說完就死了。

周圍的幾人紛紛說道「你居然敢殺我們憂國一心會的人,你死定了。」

宋傑冷笑「是嗎,你們看那是誰」說著就用手指向了高城壯一郎,幾人立馬站好鞠躬「會長好」行完禮,幾人人又指著宋傑「會長,他把中村殺了,他還不讓我們收繳武器。」

高城壯一郎用手指向宋傑「你們知道他是誰嗎,我告訴你們,他是我女兒沙耶的戀人,也是我的女婿,更是憂國一心會,不,高城倖存基地的領導者。中村死了是話該!」

宋傑一臉蒙圈『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喂講道理啊!』表情抽搐的宋傑看向高城壯一郎「岳父大人,你是不是說錯了?我什麼時候成領導者了?」

在一眾人獃滯的目光下,高城壯一郎對宋傑說「我該主意了」又看向那幾個人「這次就放過你們,通知所有人明天在廣場集合,有重要的事要宣布。好了你們走吧」幾人趕緊離開「是,會長。」

宋傑趕緊走到高城壯一郎面前「岳父大人,您為什麼要這麼做?」高城壯一郎拍拍宋傑的肩膀,笑的很是狡猾「女婿,這裡以後就交給你了。」說完便離開了。

冴子等人紛紛圍住宋傑,不知什麼時候過來的宮本麗一如既往的八卦「傑學長,你現在是高城伯父指定的女婿和繼承人了,請問傑學長冴子學姐、鞠川老師怎麼辦呢?」小室孝的關注點是同伴和家人「傑學長,是不是我們就要分開了,那你能派幾個人幫我找我和麗的家人嗎?」

宋傑揉了揉太陽穴,說「冴子、靜香姐和沙耶的事,再說吧」又回答小室孝的問題「我是不會留在這的,至少是沒找的你和麗的家人前,我會一直幫你們找到,哪怕找到的是死體!」

這時冴子也說道「我們可是一個團隊,在沒有找齊大家的家人前怎麼可能分開呢?」宋傑走到耕太面前,將耕太手中的所有槍支拿了過來「好了,都回去吧,靜香姐,你幫耕太看一下有沒有哪裡受傷,我去把武器都放回車上。」便向車庫走去。

冴子拿過去一支槍「我和你一起」沙耶也有模有樣的學冴子拿走一把槍「我也去。」宋傑看到兩人的行為,無奈的搖了搖頭「那就一起走吧」三人便有說有笑的向車庫走去。

靜香檢查完耕太的傷「走,去我房間,我給你有瘀傷的地方上藥。」宮本麗和小室孝看到大家都走了。他們兩個也打算回去,突然,宮本麗看到了從莊園大門走進來的紫藤浩一。「你看,那是紫藤浩一」

看著和一個高城壯一郎的手下看起來很熟悉的在一起聊天的紫藤浩一,宮本麗趕緊說「孝,你快去告訴傑學長,紫藤浩一來了。」看到小室孝跑去尋找宋傑后,宮本麗來到了要進人別墅的紫藤浩一面前。

「你來這裡幹什麼?」宮本麗攔住了紫藤浩一。紫藤浩一看向宮本麗的眼神充滿驚訝「宮本同學,你怎麼會在這裡?是不是鞠川老師和其他人也都在這?」宮本麗冷淡的說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跟你又不熟。」這時給耕太上完葯的靜香來到了門口。

看到靜香的紫藤浩一眼前一亮,立即湊了上去「鞠川老師,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最近你過得還好嗎?要不來我這裡吧。」靜香看到紫藤浩一的出現顯然是被嚇到了,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誒,這不是紫藤老師嗎。」

聽到紫藤浩一的問題靜香回答道「謝謝紫藤君的關心,我過的很好,我是不會去你那裡的。」宮本麗推開紫藤浩一,對紫藤浩一說,「紫藤老師,原來你喜歡鞠川老師啊。」聽到宮本麗的話,靜香說道「誒,紫藤君原來喜歡我嗎?可是我有男朋友了呀」

聽到靜香的話,紫藤浩一如同喪失理智一般推開宮本麗衝到了靜香面前面目猙獰的問道「是誰?到底是誰?」靜香看著就在眼前的紫藤浩一,被嚇到的靜香不知道該說什麼,獃獃的站在那裡。面目猙獰的紫藤浩一又說「既然我得不到,誰都別想得到」從衣兜里取出一把匕首刺向靜香。這一次靜香是真的傻眼了。

眼看匕首就要刺向靜香,就在這時,宋傑來到了靜香的前面來不及使用武器格擋,只能用身體擋住了匕首,鮮血濺到了紫藤浩一的臉上,紫藤浩一從瘋狂中恢復過來。

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宋傑「你就是她男朋友?一個支那人,我告訴你這裡可是憂國一心會,我朋友是高層,我隨隨便便就能弄死你,我勸你早點離開鞠川靜香的身邊,要不然我就讓你死在這裡!」

聽到相似的台詞,宋傑笑了「剛才有個人的話跟你很像,你知道他現在怎麼了嗎?」紫藤浩一不明所以「不知道,他怎麼了?」宋傑指著剛剛他殺了白衣人的地方,「你看那裡,你就知道了。」

順著宋傑指的方向看去,紫藤浩一看到了地上的一灘血跡,又看到了被拖走的死人。紫藤浩一的心理防線崩潰了「你不能殺我!我朋友是高層!」宋傑冷笑,「我現在是這裡的最高層,你朋友是高層有用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聽到宋傑的話,紫藤浩一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跪地求饒「我錯了,我該死,我不該打鞠川靜香的主意。」說著又開始自己抽自己耳光「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吧,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宋傑冷淡的看著跪在地上小丑一樣的紫藤浩一,「你還記得嗎,在車上的時候我就說過,如果再令我感到厭惡的話,我不介意手上再多一條人命。」宋傑停頓了一下「沒錯,我就是怎麼說的,當是我還給你了一個警告不是嗎?」

紫藤浩一想起了第一次和宋傑在車上時的對話。「我…我…我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發誓,絕對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宋傑沒有在意紫藤浩一的話,只是默默的走到他的身邊,默默的從兜里掏出一根釘子,在默默的將釘子甩進紫藤浩一的腦袋。原本還在求饒的紫藤浩一霎時停止了求饒,撲通一聲倒地,死的不能再死了。

宋傑將插在自己左胸膛斜上方左肩膀下靠近腋下位置的匕首拔了出來「嘶,真疼啊。」高城壯一郎從別墅中走了出來,看著宋傑拔出匕首笑著說「你剛剛的話,我都聽見了。『我現在是這裡的最高層』你可不能反悔呀!」宋傑苦笑著看著高城壯一郎「岳父大人,沒有您這樣坑女婿的啊!」

冴子和沙耶剛剛才過來,冴子看到宋傑身上的血跡,來到宋傑眼前「宋君,你怎麼受傷了?」而沙耶果然不愧是高城壯一郎的女兒,看到宋傑受傷,第一時間說的卻是「誰幹的,告訴我,我找人抓起來。」

這時逐漸回神的靜香才發現宋傑的傷口,趕緊撕下自己的衣服當做繃帶來用。一邊幫宋傑止血一邊哭著說「宋君,對不起。」冴子和沙耶看到專業人士來處理傷口,就脫下宋傑的刺客袍和上衣,方便靜香處理傷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