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還要一起坐著同一輛車,同時回到酒店。」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這樣的情節,難道你也不會覺得是太過於偶然和巧合的了嗎?」

「難道說,你和別人,也是像和我一起出去吃飯那樣的情況嗎?」

「哼,恐怕你們那一起吃的,還不僅僅是什麼飯的吧!」

她這一連串的分析和質問,即使是隔著一條條文字短消息的緩衝和稀釋,都同樣可以讓他感覺到,上面的每一個字,都正是有著憤怒和極度嫉妒的火光四射。

對於她的嫉妒,昨晚的通話當中,他就已經是比較深刻地領教過了。

但這一次,就是讓他非常的傷感,還有出奇的憤怒了。

更是有著一種很噁心的感覺。

情不自禁的,他就開始了反擊。

比那種單純的解釋,語氣更要尖刻了一些。

沒辦法,他這真是忍不住了。

現在他只是認定有什麼人在背後挑撥離間,但具體是什麼人在搞鬼他還完全沒有線索。

無論如何,他都想不到她,還有Cylyn的身上去。

而且對於這樣的一種破壞性質的污衊,他也沒有想到更遠的地方去。

比如說,那樣的行為是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後續又會是有哪樣的步驟實施下去。

還有,眼前的這一步,和之前的其他事件,究竟是有沒有什麼關聯來的。

他這是簡簡單單地被她的說法給氣昏了頭。

失去冷靜和理智了。

儘管表面上看來,是她毫無理智地無理取鬧,拿著莫須有的所謂人證物證。

「你這是突然變成瘋子了嗎?居然會認為我和Cylyn有什麼曖昧的關係?」

「你都不想一想,你或者是別人,說我和誰不好,偏偏是要編造說是我和Cylyn在一起的流言蜚語!」

「我還真是很難過的呢。難道我在你們的心目中,就是那樣的沒有品位的下流胚子的嗎?」

「就是認為我竟然是連Cylyn那樣大年齡,那樣類型的女子都要去勾搭什麼的。」

「真是氣死我了!為什麼你們也都不看看她要比我大多少歲呢!」

「而且最讓我傷心的,就是連你都要相信這樣的說法,還要一口認定,我肯定會是和Cylyn有什麼不正常的關係。」

「這簡直就是對我的一種侮辱好不好!」

寫到這裡,他真是覺得自己很有些憤怒了。

單單就是這些短消息的字裡行間,都是有些責罵她,還有那神秘的幕後主使的意味了。

如果是當面和她這樣說話,或者就是在電話裡面通話,那時候怒氣沖沖的語氣和神態,肯定就是怎麼都掩飾不下去的吧。

她也正好是在氣頭上。

「Frank,到了現在,你居然還要對我發火的嗎?」

「實話告訴你吧,你這樣的做法讓我很生氣很生氣,也讓我很是嫉妒。」

「你看看你現在都是怎麼樣的一副形象!不僅是要和其他女孩子搭訕聊天,而且和我的朋友,也是要這樣那樣的不清不楚,拉拉扯扯。」

「對不起,我實在是不能夠接受你這樣的做法。」

「我只是一個心眼很小的女人,是很在乎這一類事情的。我也是會嫉妒的,而且隨時都會是很嫉妒的那種心態。」

他這真是憤怒到了頭腦都有些發燙的地步了,還又氣又急。

對於她這樣不聽任何解釋,一意孤行的固執。

但是,還是努力嘗試著繼續解釋下去。

「第一,我和她們所謂的搭訕說話什麼的的,真的就只是隨便聊聊,全都是些天氣啊各自的家庭感情什麼的。」

「那些內容之中,絕對就沒有包含過什麼亂七八糟和那些個調情肉麻的東西。我可以發誓,其中沒有任何一點不合適的內容。」

「第二呢,你的朋友Cylyn,並不是我主動要約她出去的。」

「最初一開始的時候,我們真的就是出去辦事,照那護照需要用到的照片。」

「不相信的話,我都可以帶你到那家照相館去問那個老闆。人家是可以為我作證的。」

」然後,走出來的時候,她就一再地糾纏,非得是要我請她吃飯什麼的。」

「當時我是一點都不情願的。因為本來就不想和她有什麼多餘的瓜葛。除了生意上面的事情以外。」

「但是,馬上我就想到了,因為她是你的朋友,也是你推薦給我幫我辦理護照的。」

「那麼,即使再怎麼不願意和她多出來一些接觸,但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怎麼也不好板起面孔拒絕人家。」

「我是擔心會丟了你的臉,所以才會那麼委曲求全地讓步,決定請她吃個便飯的。」

「而吃完飯以後呢,都走到了大門口,她卻非要變本加厲地要求我打車送她回酒店。」

「然後同樣的,我的顧忌到她作為你的朋友的身份,才勉勉強強地答應了下來。一起打了個計程車,回到酒店的。」

「整個事情就是這麼的簡單。總而言之,我和她之間,真的就是一點什麼曖昧的關係都沒有的。」

她的回復卻是很簡單,但是更加令人氣惱。

「是嗎?」

好像今晚她就只會這樣的一句口頭禪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在這句話背後隱藏著的陣陣冷笑聲。

然後她的新的一條短消息就是,

「很抱歉,對於你這樣的解釋,我反正就是再也不會相信的了。」

也不知道今晚她這是吃錯什麼葯的了。

好像對於他這一邊的描述,就是無論如何都聽不進去的。

也是任憑他怎麼解釋,都是不會接受的。

真是搞不懂,她那樣莫名其妙的固執己見,究竟是從哪個地方冒出來的。

又是為什麼,可以保持得一直都是如此的堅挺。

其實他根本沒有想到的,就是還有著一種可能。

對於那些存了心思要找出他的紕漏,需要找他的茬,也是需要讓自己的決定和選擇有著更為正義的憑據的情況。

絕大多數時候,像是她那樣類型的女孩子,都是會無中生有地,彷彿是大變活人那樣地變出來那些鐵石心腸的。

就算是她都這樣近乎於蠻橫

他還是奇迹般的沒有爆發。

雖然那些怒火正在心胸裡面灼灼燃燒。

不是他的自我修養,比如那制怒的力量進一步地加強了。

或者說是寬以待人的胸懷,更加的寬廣了。

他只是完全沒有半點的心理準備,對於她這樣突如其來的發難。

何況她又是使用著自己完全沒有意料到的由頭。

換句話說,他這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現在心裏面完全就是一片空白的。

一時情急之下,也不知道如何處置這種突發情況。

他也真覺得自己很是無奈啊。

對於她的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識的胡攪蠻纏呢,也是更加的無可奈何,無計可施。

不過,他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冷靜尚存的。

心想,既然這樣發過來發過去無數的短消息,也是怎麼樣都說不通的話,可能那剩下的唯一的一條道路,就是當面認真的詳談了吧? 雖然不知道那會不會有什麼效果,甚至也還不知道還有沒有那樣的機會。

但是,只要是還有著那樣的一種可能性的存在,也都還是應該去試試的吧?

不然的話,怎麼就能夠說是自己已經竭盡全力,用盡一切的方法了呢?

同樣都不明白為什麼,嘴上還有那心裏面一直都是對Elsa不太看重,起碼是沒有之前對於Ane那樣的投入的吧?

此外,也是很有些不爽於她的小肚雞腸,還有若即若離的態度。

或者都可以說是因此而對她頗有些意見的了。

但是到了這樣的關鍵時刻,居然也會是那麼的放不下捨不得。

也都還不願意多生她的氣呢。

總還是想要抓住一切機會,盡最大的努力,不讓那樣一拍兩散的結局發生。

他這樣的心態,是一種猶豫,還是膽怯呢?

就是害怕再一次面臨挫折還有失落。

於是他就換了一副溫和的口吻,用著哀求的文字去爭取她的寬恕。

「請你不要這樣對我好不好?」

「我現在都還清楚地記得,你可是對我說過,要好好地對待我,要分認真地珍惜我。」

「還說過,一定要讓我感覺到宿務女孩子的真誠溫柔和善良呢。」

「還有,你是絕對不會像是Ane那樣的態度和方式對我的,不是嗎?」

」所以,明天我們還開始繼續約會吧。」

「畢竟你的時間本來就不會太多。要整整的一個星期,才能夠休息那麼一天。」

「那樣的輕鬆時光,對於你來說,真是太難得的了。」

「我們不要因為一時的意氣之爭,把如此寶貴的時間,都浪費在這樣一些無謂的爭吵上面啊。好不好?」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是要那樣的頑固的堅持著,用那一個愚蠢的借口,來持續地拒絕著他。

就連討價還價什麼的小動作,都不會再繼續做下去。

此時此刻,可能就算是她要提出什麼更多更過分的要求,他也是會不假思索,至少是不會多加什麼思索,都會答應下來的吧。

但她偏偏就是不提那些要求。

連之前提要求那樣的半真半假的語氣和口吻,都再也沒有一點的感覺。

她馬上就是回復過來完全帶著一些氣惱和鄙視的文字。

那內容大致就是在說,

「你這個人噁心不噁心?都到了現在這樣的時刻,還想到這樣一些事情!」

「就算是我休息,然後又還是很難得的時光,我難道不知道怎麼樣去度過的嗎?還需要你這樣替我安排呢?」

「這麼說吧,那已經是怎麼都再也不可能的事情了。我也是怎麼都不會再和你這樣的花心大蘿蔔出去的。」

然後她似乎還嫌這樣的話語不夠傷害人,或者是對於他的刺激程度還很不到位。

沒有等到他這邊反應過來,馬上就是補了一刀。

「真是那樣忍受不住的寂寞的話,又去和那些女孩子神吹鬼扯的啊。」

「要不,乾脆就是約那Cylyn出去的啊。反正你們都已經對彼此很熟悉的了。」

這樣的兩句話,雖然是沒有什麼新鮮的內容,但是對他的刺激,也真是相當的到位了。

幾乎馬上就是起到了火上澆油的作用。

也是立刻就讓他有些徹底的失去了理智。

所有的理智,還有冷靜,剎那之間,全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只覺得是一股怒氣直衝大腦,眼睛都有些發紅,不知不覺把那牙齒都咬得吱吱作響。

在這樣的衝冠一怒之下,然後他就憤恨不平地回復她到,

「你還是要堅持這樣蠻橫無理的說法嗎?真是既愚蠢又讓人討厭。」

「還有,你是不是以為這整個宿務城裡面,都還只剩下了你這樣唯一的一個女孩子了?」

「所以,就是可以這樣隨心所欲地拿著胡亂編造的借口,來和我這樣胡鬧,一再地挑釁我的忍耐的心意的嗎?」

「也好吧。既然你一定是要堅持這樣的想法,還有這樣缺乏自制力的脾性話。」

「我也是確實不知道你安的是什麼樣的心了,更是不知道要如何和你好好的相處下去。」

「那麼,與其是這樣的爭吵不休,連休息日都不再見面約會的方式,也什麼都不能完成的了。」

「那還不如就這樣結了束吧。」

「我們還是分手吧。從今以後,我也不想再見到你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之前一直比較留意的,要對她多加忍讓的心思,現在真是一點都沒有了。

並且除此之外,還是非常堅決的,要主動提出來分手。

可能是他想到,既然是事已至此,她又是擺明了那樣的,以此為借口,責難自己個不停。

那麼,還不如自己主動提出分手,果斷地就此斷絕同她的關係呢。

當然,這樣的做法,也還可以說是有些衝動的。

因為,她到目前為止,除了責難怪罪,還有拒絕他的要求之外,並沒有說到要和他分手這樣的處置方案上面來。

真是他走在她的前面,然後又說在她的前頭。

其實,這也是證明了,在他心裏面也還是有一點小聰明的。

就是認為,現在這樣由自己單方面的率先提出來,怎麼也會顯得有面子一點。

不是什麼滿足虛榮心的問題了。

而是多為自己保留一點自尊的問題呢。

此外,自己這樣可以半真半假的發怒,說不定也會給她相應的刺激,或者是讓她冷靜下來一些。

從而就是幡然醒悟,有些什麼悔改之意的呢。

但是,這樣的心思,不過也只能是說明,他對於她的回心轉意,還是抱有一絲幻想的罷了。

實際情況,可能就不會是他想的這樣簡單。

既然人家都是一再的堅持著明顯荒謬的借口不鬆口。

看到他這些短消息,她在那邊先是愣了一下。

也好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問題,或者說是怎麼樣回答他。

他倒是暗暗有了一絲的驚喜,認為很有可能,就是她被自己分手的要求,給刺激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