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過來玩耍幾天。不知可歡迎?」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黑龍王面帶笑意,故意這樣打趣。

夜煞嘿嘿一笑,「當然歡迎,你來了,那我就去拿收藏好酒出來招待你。」

黑龍王一聽,樂呵了,「夜煞兄弟夠義氣。」

雲邪在旁邊聽到了黑龍王的話,插了一句:「如果我是你,絕不會再喝酒,除非你想早點死。」 「如果我是你,絕不會再喝酒,除非你想早點死。」

雲邪這句毫不客氣的話,直接讓黑龍王的笑容僵在當場。

他萬萬沒有想到,雲邪居然是這樣毒舌!

阿暖卻不覺得雲邪說的有什麼不吉利,上前拉了一把黑龍王,「黑龍,你聽到沒有,不能再喝酒了!」

「我……我就只是說說,沒有要喝。」黑龍王小聲的辯解道。

但真相是怎麼樣的,大家心知肚明。

雲邪沒有理會他,對著北夜、瀟艷寵招了招手,然後三女在一旁嘀咕,三女的眼神輪流在黑龍王的身上流連,各自神色帶著幾分凝重。

就這樣,都足夠讓黑龍王心裡十分不安。

本來他就對自己的傷勢沒什麼信心,現在更是忐忑,直勾勾的盯著三女,就怕三女和他說,他們三女也是無能為力。

那他就真的是……生無可戀!

最後,還是北夜提出,「我需要給黑龍王再診一次脈。」

而她這個診脈,是借用崑崙鏡,查看黑龍王體內的情況。

於是乎,在迦夜的安排下,雲邪、北夜、瀟艷寵三女,還有黑龍王、阿暖直接進去了屋子裡。

屋外,就是迦夜、夜煞、夜殤三個男人替他們護法。

星耀背著龍萱去了隔壁的房間,陪著她一起安睡。

屋裡,黑龍王緊張的咽了咽口水,看著面前嬌楚動人的北夜,任由她對自己上下其手,不,是給他檢查。

阿暖在一旁看著,她緊張黑龍的情況,當年的戰況,若不是黑龍王爆發自身龍域,只怕死得人更多。

北夜檢查完后,走到一旁的書桌,開始抓筆書畫。

瀟艷寵也上前把脈,她並沒有像北夜那樣上下其手,是與雲邪一樣,給他把了兩隻手的脈博。

雲邪長相屬於帶著英氣的俊俏,舉動爽利;而北夜是屬於溫婉可親,聲音甚是柔和;瀟艷寵是那種大家閨秀的斯文姑娘,杏眼櫻唇,可愛動人。

瀟艷寵長長的嘆息一聲,眼神直盯著雲邪,「邪姐姐,黑龍王的身體除了煉製禁藥,根本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救他。」

雲邪坐在一旁,笑了笑,「沒錯。禁藥里有一種丹藥,叫做玄龍秘丹,就是專門給龍族服用的。有傷治傷,沒傷強體提境界。」

「煉製禁藥,在這鬼域能行嗎?藥材方面,我們也十分受限。最重要的一味,帶有龍族血脈的妖丹,上哪裡去弄?」

瀟艷寵眉頭緊鎖,並沒有舒展開來。

雲邪她這麼一說,笑得好不開心,「艷寵妹妹,你可還記得我們在南域遇到的龍狼?」

「記得。」瀟艷寵點了點頭,隨後像是想到什麼,「對啊!龍狼應該有一絲龍族血脈的!它們的妖丹,完全可以替代龍族血脈的妖丹!」

雲邪頷首,「沒錯,龍狼妖丹,確實可以替代龍族血脈的妖丹,成為藥引,促使玄龍秘丹可以成功煉製。眼下最大的問題是,玄龍秘丹就算是煉製出來了,給黑龍王服用,是否可以徹底根治他體內的舊傷患?會不會導致傷情複發?這就是我所擔心的。」 「沒錯,龍狼妖丹,確實可以替代龍族血脈的妖丹,成為藥引,促使玄龍秘丹可以成功煉製。眼下最大的問題是,玄龍秘丹就算是煉製出來了,給黑龍王服用,是否可以徹底根治他體內的舊傷患?會不會導致傷情複發?這就是我所擔心的。」

雲邪的擔憂,讓瀟艷寵的眉頭更加緊鎖。

北夜在書桌前,正好擱下筆,「邪兒,艷寵妹妹,你們過來看看吧。」

雲邪與瀟艷寵相視一眼,走向書桌旁,看到了那桌子上畫的,並不止一張。

第一張,居然是一條龍。

第二張,則是龍脖子的位置,詳細圖。

憑藉這張圖,雲邪、瀟艷寵都可以將黑龍王經脈和傷處都看出來了。

因為曾經受過傷,所以這裡的完全就是堵塞成為一塊大血團。

也因為這血團不能疏導,結果越來越讓黑龍王身體一天比一天差,甚至到了危迫生命的時刻了。

第三張畫,則是龍心的位置,旁邊多了一顆黑呼呼的東西。

第四張畫,就是龍的後腿中間,同樣也是一大塊的血團。

準確來說,畫圖讓雲邪、瀟艷寵將這一切看得十分清晰。

也幸得北夜有崑崙鏡這樣的神器相助,否則想要治好黑龍王,找到他的癥結所在,也太難了。

雲邪拿著圖紙,走到了黑龍王、阿暖的面前,向他們開口詢問:「黑龍王,你脖子上,以前受過什麼傷?」

「以前被人用火燒傷過,一直不得根治。燒傷的地方,其實只是表面痊癒,但實則上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服用解火毒的丹藥。」

黑龍王乖乖的答道。

瀟艷寵指著另外一張圖,「那你的大腿中間,又是怎麼回事?」

「這個……」

姑娘!

你這問話,得有技巧啊!

黑龍王臉色僵在當場,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阿暖卻沒有黑龍王的顧忌,直接替他答,「他的大腿中間,其實被蛟龍咬了一口,當時受傷後有三百年不能下地。後來才慢慢能下地行走的……」

「那心臟位置可有受過傷?」瀟艷寵追問道。

阿暖立即搖了搖頭,「沒有。」

這麼說來,引起這次病變的,必然是心臟的那黑肉。

雲邪與北夜相視一眼,「我們三人合作,先把這心臟的東西解決了,再處理那兩處的舊傷。之後再煉製禁藥玄龍秘丹。」

「我沒問題,我去準備藥粉。」

瀟艷寵立即舉手,表示自己隨時可以開始。

北夜則是指了指一旁的阿暖,「那她呢?」

「你替她把一脈,就知道問題。」雲邪示意北夜自己動手。

北夜苦笑,走到阿暖面前,認真的替她診了一下,發現還真只是小問題,只需要服用丹藥調養好身體就可以了。

確定阿暖沒什麼大礙后,北夜便請阿暖在一旁候著,讓她給三人護法。

阿暖沒有任何意見,非常願意做這件事。

雲邪與北夜從各有的儲物戒環里,取出了備用的藥粉,一一檢查之後,便給黑龍王進行切除術。 黑龍王看到三女擺放在書桌面前的那些藥粉,什麼大刀,小刀,小匕首,一一亮在那裡,還有長短不一的銀針,更是嚇得直咽口水,「那個,你們這是要做什麼啊?」

「對你體內已經壞死、腐壞的龍肉,進行切除。另外還要替你接通那些亂成一團的筋脈,這麼多年來你絕對不敢修鍊,原因都是因為你根本修鍊不了。只要一修鍊,你全身筋脈痛得你想死。而能徹底根治的辦法,就是切割術。」

雲邪在旁解釋道。

其實,這樣的切割術,對於她而言,也是第一次做。

這個啟發,也是在玉石城,看那些解石師父做切割的時候得到啟發。

玉石可以完整安好的從石頭裡取出來,也就是取其好,棄其壞。

如果用在人的身上呢?

有些並不是特別重要的地方,難以根治的時候,是不是可以切割,將經筋接入另外一個地方?

所以,剛剛雲邪一遇到北夜、瀟艷寵的時候,提出的是這樣的想法。

別人不知道她的心思,但這二女既然是丹藥師,就很清楚她說的其實是有一定的可行性。

因為時間緊迫,也沒有辦法再去找什麼東西來練手。

黑龍王不知道雲邪等三女其實也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見雲邪說的振振有詞,就信了雲邪的話,「那我該怎麼做?」

雲邪轉身,端起桌面的水杯,遞到他的面前,笑言道:「把這杯水喝下去。接下來你都會在睡夢中度過的,等你醒來的時候,就是你新的開始。」

黑龍王不疑有它,仰首一口抿盡,「三位,我黑龍的命,就交給你們了。」

「好說。請控制你和身體,變成如這床大小的龍身,方便我們治療。」

北夜朝他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雲邪微微一笑,轉身讓阿暖上前,讓她握緊黑龍王的前龍爪,讓她也不至於干站在那裡,憂心忡忡的樣子。

只是幾個眨眼的時間,黑龍王只覺得眼前的事物,開始變得重影,他握著阿暖的手,扯了扯嘴角,「阿暖,我一直沒和你說,這一生能娶你為我的龍妻,是我最大的幸福。謝謝你為生了龍萱……」

說完這話,黑龍王閉上雙眼。

在外人的眼裡,這是一頭全身幽黑的巨龍,就在這床榻上躺著。

雲邪、瀟艷寵、北夜三女第一時間選擇下手的地方,就是黑龍王的心臟,解決了心臟旁邊的那黑呼呼的東西,然後再處理另外兩處的舊傷隱患。

切割的全程,北夜一直動用崑崙鏡,讓三女可以看清楚黑龍王的癥狀位置,下手的時候,十分飛快利落。

一人負責止血,一人負責切除,一人負責縫合。

早在她們在救治白芯的時候,就有了默契。這一次三人再一次的聯手,對黑龍王進行切割術,竟有一種得心應手的速度。

兩個時辰后,切割術全部進行完畢。

瀟艷寵在一旁洗手,北夜依舊用崑崙鏡查看黑龍王體內運轉的情況,確定沒有任何大礙的時候,這才收回崑崙鏡。

——

樓媽:今天更了14章了。我決定繼續寫,今天是給喜歡本書的讀者們加更的,希望你們會喜歡,么么噠。 雲邪則拿著玄品一階的修膚丸,全部都化成水,然後拿起一支沒有用過的毛筆,沾上藥水,輕輕的在黑龍王的傷口來回的刷幾次。

看著那傷口一點一點的痊癒,然後這才換下一個傷口繼續這個動作。

三個傷口,全部痊癒完好后,她又從一葯並子里倒出兩顆紅透透的丹藥,遞到了阿暖的面前,「這是赤血丹,專門解他體內血脈里的火毒,你喂他服下吧。接下來的時間很重要,你得看守著他,如果他身體有發燙的時候,記得立即叫我們過來。」

「好。」

阿暖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雲邪見北夜的臉色有些蒼白,明白她這是用崑崙鏡時間太長,身體還有精神力有些支撐不住。

和瀟艷寵二人,左右架著她起身,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屋外,迦夜、夜殤、夜煞三個男人立即迎了上去,夜殤看著北夜的臉色蒼白,嚇了一跳,「北夜你怎麼了?」

「沒事,就是有些耗神。」

北夜扯出一抹笑容,勸慰道。

雲邪將她的手,交給了夜殤,「扶著你媳婦回去休息吧。這裡的事,不用照看了。」

「好,我這就帶她回去。」

隱婚總裁 夜殤接過北夜的手,小心翼翼的扶著她走,卻發現,北夜抬腳走路都有些困難。看著她這個樣子,讓他十分心疼,直接一個公主抱,將北夜橫抱起來,然後大步朝外離開了這裡。

瀟艷寵伸手擦拭額頭的汗水,「嘖嘖!夜殤大哥真是疼愛北夜姐姐啊。」

「難道我不關心你嗎?」夜煞湊上腦袋,質問道。

「我腳累,手軟,你要怎麼關心我?」瀟艷寵睨了他一眼,拋出問題。

夜煞這個傻大個,竟然直接在瀟艷寵的面前,背對著她蹲了下來,沉聲說道:「上來,我背你回去!」

「哈哈!」

瀟艷寵眼前一亮,直接爬上了他的後背,催促道:「快走,快走!」

小兩口可算是歡天喜地的離開了,留下迦夜和雲邪二人。

迦夜走到雲邪的面前,執起衣袖,輕輕的替雲邪擦去臉頰流下的汗珠,「辛苦你了。」

雲邪輕輕的搖了搖頭,溫聲說道:「我還不能離開這裡,就在這裡的亭子里暫做休息吧。」

「好。」

待雙雙坐在亭子后,迦夜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熱氣騰騰的糕點,一一置放在石桌上。

看著那些糕點和包子,都是她喜歡的口味,讓雲邪有些感動,「你什麼時候去準備的?」

「就在你進入房間里后,我想到你若出來的太晚,必會肚子餓,所以給你備了一些吃食。你嘗嘗這魚湯,看好不好吃?」

他殷勤的給她布施著食物,讓雲邪覺得好笑,「你就不問我黑龍王的情況怎麼樣了嗎?」

「若是他有事,你不會讓北夜、艷寵二人去休息了。」

迦夜似笑非笑的回應了這一句。

好吧。

在聰明的男人面前,有些話真的是可以省了。

雲邪瞥了他一眼后,沒有再看他,認真的吃著面前的食物,她是真的餓了,急需要食物填飽自己的胃。 吃過東西,雲邪便靠在迦夜的肩膀,閉上雙眼休息。

剛剛做那切割術,說得簡單,真的做起來,卻發現很多鎖碎的功夫需要處理。

萬幸的是,有驚無險的解決。

這一覺,雲邪睡得深沉。

而屋子裡的黑龍王,雖然沒有醒過來,但他卻覺得自己的身體很多年了,都沒有試過如此輕盈。

如果舒服的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發現他的手,被人輕輕的握住。、

握住他手的,是阿暖。

黑龍王的目光落在阿暖的身上,不由會心一笑,伸手輕撫著阿暖的臉龐,眷戀深愛的神情,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

在他的大手觸到了阿暖臉龐時,阿暖立即驚醒,她的眼睛此時充滿了血絲,一見到黑龍王醒來了,懸著的心,總算是可以回落肚子,「黑龍,你感覺怎麼樣?」

「我感覺身體很輕盈,呼吸比以前也甚為順暢。你是不是守著我,一直沒睡?」

黑龍王疼惜的將她擁入懷中,「阿暖你真傻!」

阿暖窩在他的懷中,輕聲應道:「守著你,我才可能安心。我一直害怕你會離開我……」

就在這個時候,門吱呀一聲的被推開。

雲邪和迦夜走了進來,雲邪好笑的看著黑龍王和阿暖,打趣道:「既然黑龍王你能醒過來,那麼就不可能會死。接下來,你千萬別亂運龍源修鍊,直到我把玄龍秘丹煉製出來后,你服下了,再開始修鍊。否則容易把剛剛修復好的龍體,又給弄得重創,那你可就真的是找死。」

「好,我一定不會運用龍源。」

黑龍王連忙承諾。

雲邪看向一旁的阿暖,「之前我們從冥海龍宮離開的時候,我向你們提出要的鰻魚妖丹,血珊瑚,金海參這三樣,你都帶來了吧,現在把它們交給我。我打算,今天就開始煉製玄龍秘丹。」

迦夜嚇了一跳,他本以為雲邪只是過來看一眼黑龍王的情況,卻沒想到她竟要煉製禁藥。連忙勸阻道,「雲邪,你剛剛還沒有休息好,要不要遲一天再煉?」

「不行,玄龍秘丹必須煉製好。否則拖得時間越長,對黑龍王的修為有害。放心吧,我有分寸。迦夜,你相信我吧!」

雲邪拒絕了他的勸阻。

阿暖看了看迦夜,再看看雲邪,硬著頭皮將鰻魚妖丹,血珊瑚,金海參都取了出來。

雲邪看到了鰻魚妖丹居然有十枚,不由訝然,「這東西有這麼多麼?」

「龍宮裡一直收藏著海族們妖獸的妖丹,這是冥海龍宮裡的所有存貨。」阿暖輕聲解釋道。

雲邪伸手將她遞過來的東西,全部收了起來,「不錯,這東西越多越好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