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林大夫值班?」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我看估計是。」

聽見這兩個阿姨的這段對話,孟晨熙的臉瞬間紅到脖子裡頭去了。

「我等會兒,幫你去看看林大夫在哪。」希敏媽媽小聲貼心地在孟晨熙耳邊說道。

孟晨熙急忙解釋:「沒有,我不是找他的。」

話剛說到這兒,走廊里傳來了一些聲音。

「張大夫。」

「林大夫,你做的挺好的,沒有必要自責。這個病人病情就是這樣子的。誰來都一樣。」

「沒有辦法手術嗎,林大夫?」

「她病人家屬不同意,她自己本人不同意。我們大夫沒有辦法。身體是她自己的,她自己有權利做出選擇。」張大夫說到這嘆一口氣。

希敏媽媽的眼睛從門縫裡望出去,在走廊里兩位大夫的身上轉悠著。

張大夫看到了希敏媽媽的眼睛。當大夫的在醫院裡呆慣了,真沒有怕鬼,手插到白大褂口袋裡沖著希敏媽媽那眼睛走過去:「怎麼了?找大夫嗎?」

林尚賢抬頭看了那個病房號,一眼記起是她媽媽的病房號。 希敏媽媽心虛往回縮腦袋的時候,張大夫伸出手推開了病房門。

坐在病床上的曹德英跟著希敏媽媽心虛。

張大夫徑直走到了病床前,看著病人問:「怎麼不睡覺?被我們吵醒了嗎?」

豪門閃婚:獨寵嬌妻 「沒有——」

「來客人了?」張大夫的眼神轉而落在孟晨熙那兒。

孟晨熙感覺這個大夫的眼神和她在這個醫院見過的盧大夫魏教授等不太一樣。這大夫的年紀也比盧大夫他們年輕很多,估計比他大個五六歲而已。

她沒有認出對方,對方卻顯然把她認出來了,說:「上次搶救的那個病人,姓孟的。」

林尚賢走了上來補充道:「那是她弟弟。」

「原來是她弟弟。難怪的,怎麼看著有些眼熟。」張大夫握著手裡的聽診器道。

聽到這裡,孟晨熙才知道這個張大夫是當初救了她弟弟小四當時負責急診的外科醫生。

「林大夫。」張大夫轉身的時候,對林尚賢道,「走吧。」

林尚賢其實想留下來問問她怎麼會在這裡。現在上級醫生這麼說,他只能是跟著離開。走之前,掉頭向她望了一下。

孟晨熙立馬站了起來:「尚賢哥哥,我沒事,我只是來看看阿姨。」

她哪裡知道,她這句話一下子令他更不安心了。她沒事的晚上來看曹德英,怎能不叫人生疑?

希敏媽媽和曹德英當然聽出孟晨熙是拿了她們拿借口,卻看林尚賢的表情不是這麼回事,心裡不禁想:莫非這兩人溝通有問題?

現場眾人更沒有想到的是,那位張大夫忽然回過頭來,對著孟晨熙說:「你是來看我們林大夫的吧?」

孟晨熙怔了怔,對方過於耿直的指出讓她無法躲避。

「小姑娘,好好念書,我看你還是剛上大學。」張大夫道,說完這話領著林尚賢走了出去。

病房門被拉上以後,病房裡安靜得像掉根針都可以聽見。

希敏媽媽和曹德英一瞬間都不敢去看孟晨熙的表情。

剛剛那個張大夫的話真是一點情面都不留的,簡直是往一腔熱血追求愛情的孟晨熙臉上掃了一巴掌。這段日子希敏媽媽在醫院呆久了,也知道林尚賢在女性裡頭有多麼受歡迎。那位張大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說這樣的話。畢竟,希敏媽媽說:「那位張大夫,好像是以前張院長的侄子。」

「很厲害嗎?」曹德英問,從剛才張大夫的言行舉止來看,都能感覺到這個大夫有些自負,理應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

孟晨熙覺得吧,既然這個大夫都能在那時候救到她大出血的弟弟小四,肯定技術很不錯。

希敏媽媽說:「據說是外科第一刀。或許臨床經驗沒有老教授他們豐富,可人家拿起手術刀挺有本事的。聽說是這樣,所以年紀輕輕,你看都好像帶著林大夫了。」

盧大夫魏教授那些大夫,年紀都大了,一般很少能在醫院裡這樣親自帶年輕的大夫值班的。從另一個側面可以看出,讓這麼厲害的張大夫來帶林尚賢,醫院領導對於林尚賢才華的肯定和重視了。 這樣說來,張大夫對於孟晨熙說的這話,只差沒有寫著兩個大字:滾吧!別來糾纏我們才華橫溢的林大夫,害他前程,變成他的拖油瓶。

孟晨熙的拳頭在衣服口袋裡抓緊著,鼻頭皺緊:什麼時候她會成為他的拖油瓶了?!雖然,之前已經有很多人懷疑她這一點,可她分明沒有好不好。

希敏媽媽和曹德英望著孟晨熙此刻的表情,使勁兒憋住笑意。在她們看來,這對年輕人很有意思。是種不一樣的浪漫呢。

「越是被很多人攔著,越是證明是愛情。」曹德英輕聲對希敏媽媽說。

希敏媽媽點著頭。

顯然這個張大夫沒有做過家長,不懂教孩子物極必反的道理。

跟著張大夫走到樓梯口的林尚賢,停住腳步。

張大夫回頭看他,說:「林大夫,不要讓我對你刮目相看。你這樣的男人,將來什麼女人會沒有?放心,多的是女人讓你挑的。主要是別在這個節骨眼上讓自己在專業上落伍了。知道不?」

林尚賢說:「她對我來說不一樣。她和她的家人都是我要守護的對象。這同時是我想成為一個大夫的意義所在。」

「哎?」張大夫詫異的目光盯在了林尚賢那張看似清高霜冷的五官,「為什麼?她和她家人做了什麼嗎?」

問著,只看林尚賢並不直接回答他這個問題。張大夫想起了什麼,手握著的聽診器在樓梯上的扶手上敲著:「我想起來了,你的老師,那位神通廣大的寧老師,丈夫是姓孟對吧?」

「是。」

「寧老師,修好了我們呼吸科呼吸機的寧老師,讓呼吸科主任都快高興死了的寧老師。聽說是魏教授兒子的恩師。一個非常與眾不同的老師,可以賦予我們林大夫以及一幫學生人生意義的老師。之前,我是出差或是有其它事兒,要不然早可以會會這個寧老師。看她能不能也給我說點什麼人生意義。」

「張大夫。」林尚賢皺了下眉頭。

「開個玩笑而已。林大夫。」張大夫笑笑,「下次,你寧老師來,我一定要和她見個面。順便問問對我們林大夫未來的對象是什麼想法。我感覺她應該會贊成我的。」

「張大夫,寧老師不是那樣的人。」

「那就對了。林大夫,我今天和你說的話一樣不是危言聳聽。你想今年可以自己親自做一場手術吧。不是普通的幫人做助手的手術,是做主刀的手術。我們醫院外科出科的標準,最少要自己完成一場外科手術你知道的。雖然這種闌尾炎之類的出科小手術,對於你來說不難,可是我對你的要求是,人家明年年中的出科考核手術我希望你能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你的心思要麼放在這兒,要麼給我滾蛋!」

林尚賢的臉色一如既往地冷清著:「我當然會完成你的指標。」

「記住你這句承諾,林大夫。至於你的出科手術,我會仔細給你挑選的。」

病房裡,孟晨熙起身告別。 希敏媽媽一路把她送到醫院門口的公交車站去坐車,中間兩人並沒有談起曹希敏的話題。希敏媽媽只是像嘮叨的長輩一樣詢問關心著孟晨熙本人的情況。

他媽媽真好。孟晨熙想。

「來這裡只是為了看看我們嗎?」希敏媽媽站在了公交車站再次打趣下她。

孟晨熙赧顏,吐出實話:「我是在想我參加比賽的廣播稿子,想著想著,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走到這裡來了。」

「原來是這樣。」希敏媽媽替她一塊想著,「你有想出什麼沒有?我知識水平不高。早知道問我小姑子了。德英的知識水平高,或許可以幫你想到些什麼。」

「不用了,阿姨,我想到寫什麼了。」孟晨熙認真地說。

公交車來了。希敏媽媽送她上了公交車,眺望著她離開的身影,想:那股子追求夢想的熱情,和自己當年的小姑子還真是像。

周末,馬曉麗招呼著以前高中班上的老同學們和師弟師妹們見面。誰讓她前幾天被寧老師那通電話嚇到了。

先說起姜意珊:「我是幫你背黑鍋。」

寒秋賦 「對不起,班長!」姜意珊急急忙忙起身道歉。

「聽說你被你領導批評了?」

「周副校長是為我好所以說的我。」

「魔鬼導師。所以不管怎麼說先批評你后再說,給刁難你的任務去做。」馬曉麗這番「痛斥」,頗得在場其他同學的響應。

魔鬼老師。在很多學生的學習生涯中都會留下這麼一位給學生們印象無比深刻,提起都是「咬牙切齒」但對其無可奈何的老師。

不要誤會了,魔鬼老師不是說這個老師真的有多麼叫學生們討厭。學生們真討厭一個老師,不會叫他為魔鬼了,為直接給這人起侮辱死人的外號。侮辱是最好的痛恨表現方式。

魔鬼老師就是教學生的方式不像寧老師那樣溫柔敦厚而已。

「寧老師最好。」郭炳道,甜蜜地回想著那天晚上和寧老師見面的場景,「寧老師可溫柔了。」

「別想了。寧老師那種以柔克剛的老師,這輩子我們別想遇到第二個。」馬曉麗打斷他的幻想,「你在部隊更別想遇到。」

部隊是特別講究紀律的地方,註定教官溫柔的方式是不可能做到寧雲夕那樣的。

不管怎樣,郭炳繼續傾訴著:「我那個教官,居然說,要我想著,那個營救任務裡頭的人質有的是我媽我爸的感覺。」

「這只是讓你想而已,都給你提醒了。哪裡能叫做魔鬼。」馬曉麗不以為意地沖郭炳撇嘴。

趙晴趙陽就此想起了剛聽到的某個消息:「聽說林尚賢的導師真是盯上了林尚賢。說要給林尚賢的出科手術仔細挑選。」

帝君馬甲有點多 「這才是真正的魔鬼導師!」馬曉麗喊道。

宋信齊不是讀醫的都能感覺到:「林尚賢恐怕要有一劫了。」

孟晨逸騎著單車姍姍來遲抵達大家的匯合地點,問馬班長:「叫我們來是什麼事?」

馬曉麗沖他們一幫人神秘兮兮地說:「寧老師不是要去當你們什麼活動的評委嗎?我想去看。你們給我弄個門票什麼的。」 所有人望著馬班長的眼珠子一個個要跌出來了。

馬曉麗憤怒道:「我平常幫你們多少事兒,你們好意思不幫我搞張門票?」

「這個活動,沒有門票吧。」趙陽和趙晴面面相覷。

「能現場觀看決賽的人,都是各高校自己挑選邀請的。」宋信齊說。

「你能去嗎?」馬曉麗問他。

「我當然能了。」宋信齊自信滿滿。寧老師當評委的那一場面,他使勁渾身解數都得去現場看。

「你帶我去?」

「我不行,你應該找晨逸。晨逸負責後勤的。應該能帶上你。」

郭炳已經站起來了,搶先於馬曉麗握住孟晨逸的手:「哥們,以我們倆的兄弟情誼——」

孟晨逸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馬曉麗在那邊用手指著郭炳跳腳:「你越過我做什麼!我都沒有叫你來。」

「得了。早知道你有什麼陰謀詭計,我能不來嗎?」郭炳沖她挑回兩道濃眉大眼說。

孟晨逸想拔腿就跑。郭炳從背後抱住他的腰他不答應的話死活不放手。這一刻馬曉麗反而是與郭炳同仇敵愾起來,喊著:「別放走他!」

林尚賢最後到達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以為這些人打架的,說道:「別打架了!寧老師看見會傷心的。——馬班長呢?」

趙陽他們已經要笑岔氣了,指著正在「打架」的馬班長對他說:「在那裡。他們圍堵著孟晨逸一個。」

孟晨逸大冷天里被這兩個當兵的纏到全身熱汗,只得喘著粗氣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就是這樣,所以你答應不答應?」

「我是去幹活的,你們確定跟著我去是去給我搬箱子嗎!」孟晨逸沖他們兩個低吼了一聲,斯文人的臉皮子都紅了。

「搬就搬。當兵的最不怕體力活。」馬曉麗用腳撩了凳子用腳踩在凳子上舉起結實的拳頭道。

宋信齊和郭炳異口同聲說她:「你放下你的手吧,一個女孩子學什麼梁山好漢。」

「誰說女的不能是梁山好漢了?你們等著,我去向寧老師告狀!」馬曉麗大吼著道。

姜意珊一直吃吃吃笑著,快笑暈了。只有在這幫老同學中間,可以讓她瞬間忘記了家裡的事兒放聲大笑。

趙晴貼在她身邊問她:「你媽媽還好嗎?」

「好了,多虧許大夫幫忙。」姜意珊對向林尚賢,「尚賢,謝謝你媽媽。」

「不用謝。她說這是她當大夫應該做的。」林尚賢說。

「孟晨熙今天沒有來嗎?」趙晴突然這樣說。

一幫人先是驚訝地看著她會兒。接著大家不約而同想起來,孟晨熙其實可以一樣算是寧雲夕的學生了。因為與她同班或是同校的曹希敏、傅玉、魏則新都是,孟晨熙怎麼可以不是?

傅玉咬著沒有吃完的早餐饅頭,左右看看,一樣覺得奇怪:「我以為她遲到。原來是沒有叫她來嗎?」

「你怎麼還在吃?」趙陽皺著眉頭看著她這個吃得滿嘴都是的樣子。

傅玉愣了一下,說:「我吃個饅頭,關你什麼事了?我早上沒吃嘛。」 「你要當大夫的,你自己的作息紀律都這麼差嗎?」

傅玉看到了坐在對面的林尚賢,快氣死了,想著這人幹嘛當著她喜歡的人使勁兒挑她的毛病。她黑著臉瞪回趙陽一眼:關你啥事了關你啥事了?

「真是的,這種人怎麼進的我們學校的?」趙陽嘀咕道。

趙晴不得不告訴哥哥:「寧老師推薦的。」

「對,我是寧老師推薦的。寧老師看好我。你敢不看好我?」

趙陽當然不會說寧雲夕看走眼,對傅玉說:「既然是寧老師推薦的你,你更應該好好珍惜這個機會。別給寧老師丟臉。」

這話把傅玉說得瞬間快氣哭了。她這是惹了個瘟神嗎?

「我要打電話給寧老師!」傅玉抹著自己臉上哭訴。

見一個兩個都要打電話給他大嫂,孟晨逸發話:「我大嫂現在忙得要死。你們不要輕易去打擾她。」

聽見他這麼說,所有人點頭。

傅玉轉口:「我去找孟晨熙。」

林尚賢立馬將目光射了過去:你找她做什麼?

這裡的人誰不知道傅玉是個愛惹禍的。

「我和她說知心話。她現在是我好朋友了。」傅玉驕傲地抬起腦袋說。

林尚賢想,肯定孟晨熙是不得已被這人給纏著的叫好朋友的。

「你少給她添麻煩。她忙著準備比賽。」林尚賢道。

傅玉聽著他這話,怔了下。

其他人都轉過頭來看他。

「哎喲,我們的林大夫開竅了嗎?」馬曉麗的一雙眼睛閃爍著發現新事物的金光說。

「我都不懂你說什麼。」林尚賢擺擺手。

「別不好意思。我們的林副班長。」馬曉麗走過去揶揄著他道。

一幫同學全吃吃地笑著。林尚賢快沒處躲了,趕緊站起來說:「我還有事。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我勸你,私底下多練習打外科結。據說你導師把你盯上了。」馬曉麗好言勸著他,「但是我相信,是你自個兒惹火了你老師。」

林尚賢是得承認,是他說的幾句話將張大夫給惹火了。一個學生,當老師勸著你努力學習的時候,你居然信誓旦旦表態說感情更重要。換做他是張大夫,都得冒火。

步步驚婚:老婆,抗議無效 「你那天和你老師說了什麼?」馬曉麗用手戳戳他胳膊肘。

林尚賢避開她的五指神功,給她一副別想知道的表情。

「加油!」其他同學沒有馬曉麗八卦,鼓勵他道。

孟晨逸掙開了郭炳的抱抱,推了單車過來:「我順路載你去車站。」

知道老同學有話要說,林尚賢點了頭跳上他單車后架上。

馬曉麗望著這兩人的背影說:「要不是晨逸有個妹妹,我都快以為這兩人要一塊兒呆一輩子了。」

傅玉耷拉著腦袋,想著是不是該去找孟晨熙。問題是,他都不讓她去了。

一路一塊走著去往公交車站,林尚賢告訴老同學:「她昨晚上到我醫院來了,說是來看曹德英。」

「我明白了。」孟晨逸道,「我想她應該是去找你的心思多一點。」

林尚賢一樣這麼想著,從沒有這樣希望過她是來找他的。 去高校擔任比賽評委的邀請函,送到了寧雲夕手裡。

既然答應了,再忙都得抽個時間去。寧雲夕想著公眾活動,需要穿正式點的衣服。在自己衣櫃里找了找。

磊磊站在媽媽的身邊,幫媽媽挑衣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