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9 日

這些NPC,製作得栩栩如生,從美術製作的角度來看,他們身上的皮膚紋理和身上的衣物材質,都已經到以假亂真的程度了。

而且,這個小村落,看起來十分富有生活氣息。

村子里的男女老少,有秩序地生活著,男人扛著鋤頭在田間勞作,女人拎著各種木盆在河邊洗衣服,孩童們在村口的小路上嬉鬧著。

當玩家們靠近這片村子的時候,很多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向玩家們張望,表情好奇中帶著畏懼。

陸凡不禁感嘆紳士遊戲的技術實力,眼前這副鄉村生活的場面,看不出人工製作的混跡,完全渾然天成。

彷彿這些村民們已經世代生活在這裡上百年,他們在小村子里形成了自己的秩序,形成了自己的文化,日復一日地進行著各種愛恨情仇、生老病死……

而且,仔細觀察后,陸凡發現這些NPC身上,並沒有傳統RPG遊戲中的那種對話框。

陸凡看到一個玩家攔住了村外小路上一個趕羊的NPC。

這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他似乎正要把羊群趕回村子。

「老人家,請問,這裡是哪裡?」那個玩家開口道。

「啊?你說什麼?我年紀大,耳背,你說大聲點!」那位牧羊老人放下了手中的鞭子。

「我是說,這裡是什麼地方!」那個玩家加大了喊麥的音量。

「嗷,這裡是【隱霧村】,你們是外面來的旅行者吧,歡迎來到這裡。」老人笑眯眯地點點頭,就繼續把羊群朝村裡趕。

卧槽?連耳背的效果都做出來了,真有你的啊,紳士遊戲!

陸凡不禁讚歎連連。

那位叫大氪學家的土豪玩家,這時候在人群中喊道:「咱們還是直接進村裡找村長吧,說不定他會發給我們任務。」

其他玩家也深以為然:在RPG(角色扮演)遊戲中,每當找到一個新村落,第一時間去村長家裡找村長,肯定不會錯,村長一般都會發點任務給玩家。

於是,一眾玩家繼續前進到村口木門處。

「咯~咯咯咯咯咯~」

在村口附近的空地上,突然出現了一群排隊穿行的家養公雞、母雞,在四處覓食。這群家畜也做得非常栩栩如生,在看到生人靠近,它們還會咯咯咯地嚎兩嗓子。

「村長我來嘞!」陸凡身旁的一位平民玩家,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正準備進村裡,卻忽然被一群頭頂VIP框的玩家們攔住。

「誒誒,你們先等等,等我們進去打聽打聽裡面啥情況,再回來告訴你們。」攔路的玩家厲聲阻止。

「憑什麼,我們明明是一塊到的!為什麼你們要先進去搶任務?」這位被阻攔的平民玩家,當時就不樂意了。

陸凡嘖了一聲,心裡暗道:這些氪金玩家的目的很明確,搶任務節奏。

他曾從紳士遊戲的官方資料站查到,《星魂神域》的任務機制和很多網游不同。

傳統的網游,任務是不限人頭的,每個玩家都可以找到發任務NPC去接任務。

但星魂神域里的所有任務,都是伺服器隨機生成的,而且任務有數量限制,領夠人數了就沒了。

一些稀有的奇遇任務,更是只能供一位玩家領取。

誰也不知道隱霧村的村長,身上掛了多少份任務,所以氪金玩家們自然想優先領取任務。

畢竟,有任務做就意味著能賺經驗升級,搶到關鍵的發育節奏,率先出島。

氪金玩家們懂這個道理,平民玩家們何嘗不懂,他們自然不同意,於是,兩方玩家群體的氣氛,頓時劍拔弩張起來。

「奉勸各位乖乖在村口等待,我們並非永遠阻攔各位進村,待我們查明村子情況,自然會放你們進去。」

氪金玩家中,那位大氪學家站出來,對平民玩家講話。

他應該就是氪佬群體中,大家推選出來的話事人。

平民玩家還是群龍無首的狀態,大家竊竊私語片刻后,都用期待的目光看向陸凡。

毫無疑問,剛才游泳的時候,就屬這小子最裝逼,所以大家都寄希望於他能出頭。

陸凡本人也有此意,他可不願意為這種無聊的事情浪費時間,他還得抓緊去大陸找到秦浩呢。

於是,他也站出來,對大氪學家道:

「遊戲規則好像並沒有規定,VIP玩家有村落的優先通行權。我奉勸諸位不要攔著路,大家共同進村找任務線索,各憑本事不好么?」

大氪學家搖了搖頭,笑道:「誰知道那些任務有多少數量限制,我們自然要先確保VIP玩家能吃到任務。」

「你們這樣未免也太自私了吧?玩個遊戲而已,這麼算計至於么?」陸凡身旁的一個平民玩家,站出來插嘴道。

「自私?」大氪學家無奈地搖了搖頭,

「麻煩你們從利益的角度仔細分析一下,現在讓我們優先發育起來好,對你們到底是有利還是有弊。

就算你們誰走了狗屎運,提前通過了孤島試煉,進了神域大陸,後續不再向遊戲充錢的話,還不照樣是一條鹹魚?

開局送只大天使 但我們不一樣,我們銀行卡上的錢,能足夠我們充到遊戲關服。

所以,你們還不如趁現在,和我們這些高端玩家搞好關係,到時候說不定我們還會對你們略施些小恩小惠,也不枉你們玩這遊戲一場。

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們仔細考慮一下吧。」

大氪學家說完之後,平民玩家群體中陷入了嘰嘰喳喳的討論。

實際上很多平民玩家心裡覺得,大氪學家這話說得雖然傲慢了點,但還是有些道理的。

他們當中很多人,本來也就是打算進來當個風景黨,或者練個生活職業賺點零花錢,多一天少一天進大陸,根本無所謂。

還不如賣這些氪金玩家一點人情,到時候讓對方多照顧照顧自己的生意。

眼見著平民玩家群體產生動搖,陸凡抓緊開口道:

「各位!各位聽我說一句,不要被他的歪理邪說給騙了。越是咱們這種平民玩家,越是要儘早搶發育節奏。

我進入遊戲前,仔細在官網上查過資料。

這遊戲的很多極品裝備,都是氪金箱子、地下城、BOSS、寶箱和各種奇遇任務出的。

咱們既然氪不起裝備箱子,就更不能放過所有的任務機會,村裡說不定還有各種寶箱,你們甘心先讓VIP們進去搜刮一遍么?

咱們現在和氪佬們都是1級,氪佬身上頂多有些不影響戰鬥力屬性的服裝,咱們現在並不虛好么,大家別被他們頭頂上的金頭像框唬住了!」 陸凡的話,很快引起了平民玩家的討論。

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很多人得出結論:陸凡好像說得對啊,更不用說他們這些氪金玩家現在就這態度,誰知道發達之後,還會不會記得曾經共患難過的平民玩家。

眼見著輿論的風向又轉了回去,大氪學家內心冷哼一聲:一群沒主見的人,註定走不遠。

與此同時,他眯著眼看向陸凡。

很顯然,對面這位長著一張醜陋無比怪臉的傢伙,似乎有著聚攏人心的力量。

實際上之前陸凡在海里遛鯊魚的時候,他也碰巧看到了陸凡的表現。

便是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這麼勇,直接站出來懟氪金大佬。這種情況,屬於很典型的拎不清自己身份和定位。

「氪氪,對面這挫男是哪裡來的,真的影響我們玩遊戲的心情。」大氪學家旁邊的兩位美女,一邊挽著他的胳膊,一邊發出不爽的嬌嗔。

「挫……挫男。」陸凡眉頭皺了皺,不滿地看向那倆女玩家:

你倆懂個屁,雖然咱丑是丑了點吧,但是咱丑得真實!你倆要是去掉遊戲自帶的顏值美化,指不定是什麼樣子呢……

「呵呵,兩位美眉稍安勿躁,這種小事,鄙人馬上搞定。」

大氪學家說著,舒展了下筋骨,嘆道:「看來這位叫平凡的仁兄,是想與我等硬剛到底了?」

「不錯。」陸凡直視對方,「今天這村子,我們所有人,還就是闖定了!」

「本不想與你兵戈相見,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就只能武力說服你了。」

大氪學家從裝備菜單列表中摁了兩下,手中忽然多出了一堆神域幣。

「官網的廣告上,只說18888的禮包會送衣服和神域幣,你們可能想不到,這個土豪大禮包還會附送一個專屬的戰鬥技能,看來只能拿閣下試試手了。」

大氪學家話音剛落,平民玩家群體中,有少數人面色陡變。

這些曾經在遊戲論壇上做過功課的玩家,自然知道這個技能——

【一擲千金】:以角色賬戶餘額中的神域幣為武器,對敵人造成遠程物理傷害,一次消耗1000神域幣。

看到土豪手裡忽然多出的神域幣,作為曾經在論壇上泡了好幾天的老油條,陸凡自然也知道這個技能。

不過這種招式,確實也只有土豪玩得起了,陸凡瞅了瞅自己兜里僅存的一枚神域幣,暗暗咂嘴。

當然,陸凡的字典里可從來沒有「慫」這個字。

「既然如此,那就請大俠不吝賜教了。」陸凡說罷,沖對方一抱拳。圍觀群眾一陣冷汗:你當這是武俠遊戲啊?

與此同時,圍觀群眾的眼睛亮了起來:進入遊戲后的第一場玩家PK,馬上就要開始了。

氪金玩家陣容和平民玩家陣容,分列在村口空地的兩旁,將陸凡和大氪學家二人圍在中間。

村裡的百姓們膽怯而好奇地看著這一幕,那戰戰兢兢的樣子,就好像是看即將搜刮自己家園的強盜,因為分贓不均問題而提前大打出手……

雖然表面上淡定無比,但陸凡此時的內心並不輕鬆。

前面他也意識到,RPG遊戲是嚴格的數值導向遊戲,對戰結果忠於數學計算公式,有多少戰鬥力,就會打出多少傷害。

他想要像之前的各種言靈戰鬥那樣,搞點脫離遊戲機制外的投機取巧,並不一定可行。

但言靈系統,是需要智商來玩的,包括用技巧和判斷力,對周圍環境的因果律進行合理利用。這也是之前他在多次言靈戰鬥中,能夠以弱勝強的重要因素。

他觀察周圍的遊戲環境一圈,很快注意力就被某些要素吸引,然後一個作戰方案在他腦海中漸漸成型。

從裝備列表中掏出自己的小木棍,擺出鹹魚突刺的姿勢后,陸凡緩緩開口道:「閣下確認一下,真的要在這裡撒幣嗎?」

大氪學家身旁的那些氪金玩家頓時一陣惱怒:「你罵誰呢?」

陸凡無辜地攤了攤手,「我沒罵人啊,你看看他扔錢這個行為,學名不就叫撒幣嗎?」

說罷,他又看向大氪學家,問道:「我再問你一遍,你真的要撒幣嗎?」

陸凡一邊說著,一邊慢慢朝空地右側方位移動。

大氪學家淡定地笑道:

「呵呵,你不用這樣激我。我玩過的遊戲,比你吃過的飯都多。你這種故意激怒對手,想讓對手失去對局勢判斷能力的做法,簡直是小兒科伎倆。沒用的,在絕對的實力碾壓面前,任何的小聰明都是徒勞的。」

陸凡嘴角一彎:「不試試怎麼知道?」

他角色的臉本身就丑得感人,不笑還好,這一笑之後,再邪魅的笑容,也只剩下邪惡了。

再配合大氪學家那張美男子的氪金臉進行對比,圍觀群眾頓時就有種錯覺:陸凡才像無惡不作的大反派!有些玩家差點就要下意識地背叛陣營了。

所以「顏值即正義」這句話,說得一點都沒錯。

當然,雖然表面上與對方口嗨,但陸凡私下並沒有閑著。

他調用言靈系統的行動線,在自己的手指上快速劃了幾道行動線,接下來的這番戰鬥,對操作的考驗提升了幾個量級。

眼見著這場PK在所難免,大氪學家便向陸凡發出了玩家間PK邀請,陸凡毫不猶豫地點了接受。

在星魂神域遊戲中,允許玩家之間在非安全區進行PK戰鬥。

如果玩家之間在PK之前,互相發出邀請,那就屬於系統認可的決鬥,雙方不會受到任何懲罰。

但是如果在對方玩家拒絕、甚至是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發動攻擊,那麼率先攻擊的一方就會受到【紅名懲罰】。

其身上會積累罪惡值,當罪惡值積累到一定程度后,這名玩家就會被投入遊戲的牢獄,這一點倒是和很多傳統的網游差不多。

陸凡接受了PK邀請之後,眼前出現了倒數計時:5、4、3、2、1……

「Fight!」

「必殺·一擲千金!」倒計時結束的剎那,大氪學家率先發難,把手裡的那堆神域幣,朝陸凡丟過來。

陸凡雙臂舉起,在身前進行格擋——這是遊戲基礎的格擋動作,可以少量提升角色的物理防禦力。

嘩啦一聲,對方扔出去的那堆神域幣砸在陸凡身上。同時,從他頭頂上冒出一串紅色的傷害數字。

人群不禁一陣驚呼:剛才這一擊,陸凡頭頂上的血條直接減下去接近三分之一!

真不愧是氪金大佬專享的攻擊技能,在遊戲初期技能奇缺的情況下,不但技能的傷害很客觀,而且還是稀有的遠程技能。

而陸凡這種平民玩家自帶的鹹魚突刺,不但傷害量還不及一擲千金的零頭,還是手短的近戰物理攻擊。

這不是明目張胆地騙氪么,真有你的啊,紳士遊戲!

不過在某個瞬間,陸凡偶然低頭,發現那些扔在他腳底下的錢還在閃閃發著光。

思考了幾秒鐘之後,他回過味來:原來,這些神域幣在被當做攻擊武器扔出來之後,並不會消失啊。

說時遲那時快,陸凡懷著試試看的心態,摁下了手柄的道具交互鍵。

只見散落到地上的神域幣閃出光效之後消失,然後眼前出現遊戲提示:

「獲得神域幣1000!」

卧槽?

土豪撒的幣能重新被自己撿起來?

陸凡內心泛出狂喜。

但是周圍玩家臉上沒有絲毫表情變化。他猜測,這遊戲的拾取掉落信息,只會顯示在個人信息面板上。

現在周圍的玩家,根本沒發現,這撒幣技能,可以撿漏。

陸凡仍舊維持著表面的淡然:「呵呵,這點傷害,小意思,來啊,繼續啊!」

他繼續把雙手舉在胸前,保持著格擋姿勢,同時沖對方勾了勾手指,做出挑釁動作。

「勸閣下不要再硬撐,對你沒好處。」

大氪學家沉著臉又扔出1000神域幣,這招再次命中陸凡,這下子他的血條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獲得神域幣1000!」 挨了這一頓之後,陸凡依舊在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那些平民玩家見此情景,有點坐不住了:

「這貨不會是個傻子吧?怎麼一直在原地挨打?」

「我們把希望都押在他身上沒問題吧?」

「誰知道呢,看他剛才躲鯊魚的本事,不像是智商不及格啊,再看看。」

陸凡抹了抹嘴角,他站在原地被動挨打,自然是有的原因的。

首先,他對這個「一擲千金」的技能說明有印象。

使用技能的人,只有在命中目標之後,才會順利消耗1000神域幣,如果沒有命中目標,那將會返還所有神域幣。

也就是說,陸凡只有讓對方的攻擊打中自己,才有可能賺到這1000神域幣。

他這是故意在賣血,反正現在人物才1級,就算血槽打空,打坐幾分鐘就能再次回滿。

這遊戲初期物價,還處在很低的狀態。

也就是說,初期的遊戲幣購買力很強大,從平民新手每人進遊戲只能分到1枚鋼鏰這個事實,就能看出來。

1000神域幣,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蚊子再小也是肉!

因為VR頭盔會實時記錄玩家的表情反應並反饋到遊戲角色的臉上,所以,大氪學家扔錢時的表情細微變化,也沒逃過陸凡的眼睛,看樣子對方或多或少也有點心疼。

但大氪學家此時也是騎虎難下,畢竟自己這邊代表著氪金玩家群體的面子,心疼那麼點蚊子肉豈不是太不像話?

諸天領主空間 所以他還是咬牙扔出了第三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