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爾:「是啊,反正躲不過去。」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其實,中東以前很多高產的油井早已經枯竭了,不過,現代探油技術又有了長足的長進,一些海邊淺水地帶也可以開發出石油了。包括裏海,但就算這樣,世界第一的石油生產國還是美國。

現在的頁岩油技術,讓美國重新站在世界第一石油生產國位置上,而中國則大量的開發了生物石油技術——簡稱綠色石油技術。並且定在了2025年全面換裝電動汽車的時間表——至於國內幾千萬輛汽油汽車怎麼辦,當然是和以前的非智能手機、顯像管電視、非子彈頭火車一樣,賣(送)到非洲去。

這一切都說明,賣石油發家的好日子,其實就要過去了。

看到茫茫草原張誠:「這裡的生活很艱苦吧。」

鮑爾:「喜歡大貓的話,就不辛苦,我們每天只做兩件事,保護大貓監視大貓。」

到了營地下車,這裡院子里的樹上蹲了三隻花豹,鮑爾看到花豹后叫了幾聲,花豹們懶洋洋的在樹上打了招呼。

鮑爾:「這是從小養大的花豹,現在負責在營地里捕鼠和看門。白天的話,還是喜歡在樹上睡覺。已經沒有小時后那麼粘人了。」

張誠看了看花豹:「也是母親死了嗎?」

鮑爾:「是的,花豹母親被獅子咬死了。非洲大地上,獵食動物會互相攻擊,就算是野牛和大象也會毫不猶豫的殺死獅子的孩子。獅群每次更換首領的時候,小獅子就算跑出獅群,也就是一塊會移動的肉。在最艱難的時期,也就是大草原的旱季,獅群甚至會吃掉死去獅子的屍體。」

張誠看看太陽:「現在就是旱季把。」

鮑爾:「是的,非洲只有兩個季節,旱季和雨季。」

張誠:「營地附近是怎麼對付蚊子的?」

在非洲,蚊子是人類的第一殺手,要是金雞納霜治療蚊瘧疾的效果真的那麼好,就輪不到屠呦呦的青蒿素來拿炸彈獎了。

鮑爾:「營地附近,我們種植了驅蚊草。出門的時候,身上漏在外面的地方要塗抹龍虎油。這裡還備有青蒿素和蛇蟲葯以及一些抗生素,在美國可不是這麼容易買到手的,都是些處方葯。」

美國也有玲琅滿目的藥店,可是買葯的話,需要醫生的處方。哪怕你明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也是一樣,還要去預約醫生,然後等到了預約時間去醫院,做全面檢查后等醫生開藥方。

這其實是很混蛋的事情,例如拿最簡單的感冒來說,你吃藥的話,大約一個星期就好了,不吃藥的話,一個星期身體好的人感冒自己也好了,身體不好的人,感冒大約就會轉成肺炎了。而預約醫生,至少要一兩個星期。

所以沒有私人醫生的話,那真的很耽誤事情。一兩個星期,感冒固然有轉成肺炎的危險,癌細胞也有擴散的危險。

當然了,以美國人的智商,你讓他們隨便買葯吃的話,造成的死亡可能更大一些。為了應對一些常見病,每家每戶都只好備了一個小藥箱,以便應對不時之需。至於藥品來源就很複雜了,有以前沒吃完剩下的,也有從外國旅遊時買回來的——美國葯價高,看病難,所以飛去國外旅遊治病,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而且,美國公立醫院為了省錢,一些開銷比較大的治療方案是不會給病人上的——或許有人還記得奧觀海的母親是怎麼死的,就是當時美國醫院認為放化療對奧觀海母親的癌症多此一舉,還要花幾萬甚至幾十萬美金的醫療基金,所以奧觀海的母親只好回家等死了。

這些省下來的錢用來做什麼呢,當然是作為主治醫生和一些相關人員的獎金髮放。有光明的地方就有暗黑,本來救死扶傷的事情,一旦涉及了利益在美國就變得烏七八糟。

如果大家知道一個華人會從國內飛回來的話,很多葯是必然讓帶過來的,絕大部分中成藥在美國是不管的。

營地里,隨時有一隊武裝人員待命,這些人都是本地人為主加上從陸軍退役的幾個前美國大兵進行訓練,只要給錢的話,在這裡還是能辦很多事情的,例如,擁有自己的武裝。

連武器都沒有的話,在這裡是玩不下去的,除了偷獵者,任何有槍的人可能都會來搶劫你,這就是真實的南非。

每次出去購物,也是這一隊武裝人員拿著槍去鎮子里的超市去買東西——沒武裝的話,怎麼能保證人員和財物的安全呢。

根據鮑爾說,這裡鎮上唯一的超市也是人人配了AK衝鋒槍——從保安到收銀員人人有份,甚至還有重機槍壓陣,就是因為火力十足,這個超市從來沒被搶過。

要知道,南非的治安,在非洲而言,還算是不錯的,至少不是最亂的那幾個國家。張誠已經難以想象出,那最亂的幾個非洲國家,人們要怎麼才能活下去了。

鮑爾:「現在南非,公路汽車劫匪已經是越來越多,武裝購物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南非也應該向印度學一學,搞一個無現金社會。」

印度的無現金社會呢,其實是在廢鈔令失敗后的一種說辭。當時印度突然宣布廢除社會上五百和一千面值的鈔票流通,目的是為了打擊黑錢,結果百分之九十九的大額鈔票最後都回到了國家銀行。印度當然不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黑錢,所以廢鈔令被證明是失敗的。

營地里擺著不少監控畫面,隨時有人在看,鮑勃說道:「這裡的監控有兩種,一種是分佈在保護區邊界的周邊,用來監視盜獵者的,另一種呢,是偽裝在玩具車載機器人身上,用來跟蹤大貓的。不過,這種經常被好奇心很大的大貓破壞掉。最近我們換成了烏龜機器人,用來監控大貓。結果又被大貓翻了個,每天都要去處理一下翻回來,我覺得已經成為一種互動遊戲了。」 張誠等人來這裡是打獵和看大貓的。自然不會在營地里多停留,很快由鮑爾做司機和嚮導,帶了三個武裝護衛,開著兩輛悍馬越野車離開營地。

汽車走了幾十里路,很快看到一個獅群,獅子們不安的來回走動。汽車沒有靠近,而是距離幾百米這麼遠遠看著。

鮑爾看了一會說:「獅群餓了,脾氣不太好。母獅在沒有奶水給小獅子吃的時候,脾氣都會不好的。這時候我們不要離得太近,有時候獅子太餓了會去咬輪胎的。」

張誠:「一般我們怎麼做?」

鮑爾:「一般我們看著,不會去剝奪獅子的狩獵本能。如果是獅子受傷或者生病,我們會給獅子治療一下。雄獅子是食腐動物,一些疾病也能要了他們的命。」

娜塔莎拿著望遠鏡:「獅子轉移了。」

鮑爾:「應該是去狩獵了,我們小心點跟上。不過,這個季節,斑馬、野牛、角馬、羚羊等都已經遷徙了。這才是獅子的主要食物,上次是在半個月前,這伙獅群吃了一個落單的小象。」

葉卡特琳娜:「大象呢?大象不是應該保護小象的嘛?」

鮑爾:「一般來說是這樣,那頭小象在泥塘里滑倒站不起來了,象群等了他兩個小時後走了,象群總要去尋找食物和生存。落單的小象在獅群面前就是一塊肉。當然,象群有機會也會殺死小獅子。大象和狼群都是記仇的動物。」

鮑爾小心的開車跟上了獅群,七八頭母獅在前進了幾公里之後,很快捕到一隻野豬。野豬也不是太大,看樣子還沒有一百斤,在幾隻母獅的攻擊下,很快掛掉了。

鮑爾:「一頭半大的野豬,說實話,還不夠獅群吃飽的,不過有了這頭野豬,總能撐到晚上了。獅群晚上捕獵的效率要高得多。」

野豬無處不在的原因就是好養活,草和植物根莖,一些昆蟲和小型動物,都是野豬的食物。有人說野豬吃泥巴都能活下去——其實是野豬需要土壤裡面的微量元素。

就在獅群要享受美餐的時候,一聲嚎叫,一個後腿長前腿短醜陋的傢伙出現了。這是大名鼎鼎的非洲二哥。

剛開始只有一個非洲二哥,只敢在獅群周邊轉來轉去的嚎叫,騷擾一下進餐的母獅,用來減緩獅群進食的速度。

隨著第一隻非洲二哥的出現,很快三五個非洲二哥在獅子周邊開始展開騷擾。

鮑爾:「鬣狗們來了,越來越多,獅子們大約保不住自己的食物了,現在的關鍵是在更多的鬣狗來之前多吃幾口。」

娜塔莎:「這些非洲鬣狗可真討厭。自己不去捕獵。」

鮑爾:「鬣狗是機會主義者。經常搶奪獅子和獵豹的食物,他們自己,其實也捕獵的,只是沒有獵豹和獅群成功幾率高。只能對付一些落單的獵物。所以能找到的食物那就有限了。不過,非洲鬣狗對食物還是很認真的,其中,獵物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會被他們消化掉。鬣狗的糞便晒乾后,能做粉筆用,滿滿的鈣質。」

張誠:「以前就聽說過非洲鬣狗吃紅拉白,現在看了果然還是不舒服。」

鮑爾:「沒辦法,地球人都是顏值黨的信徒,誰讓鬣狗不好看呢,皮毛也沒用處。」

娜塔莎:「我聽說,鬣狗其實更接近貓,現在看,也不是那麼像。」

鮑爾:「如果看眼睛和基因的話,鬣狗的確是更近貓。非洲大草原上面也有野狗,如果鬣狗落了單,就會被野狗群吃掉。而且野狗和鬣狗一樣,對獵物都用掏襠戰術。所以以前人們認為野狗和鬣狗都是狗。」

娜塔莎:「搶起來了。」

說話間,已經來了十幾個鬣狗,已經開始了對野豬主權的爭搶,母獅們為了最後一口,也不會輕易鬆口。還有的母獅吼叫起來,這是在召喚老公了。雖然老公來了也會吃掉野豬,但總比送給鬣狗的好。

鮑爾看了一下現場:「如果雄獅沒有來,野豬就真的要被搶走了。」

葉卡特琳娜拿出獵槍,伸出窗口,瞄了好一會,在獅群節節敗退的時候,葉卡特琳娜突然連續開火,鬣狗們挨個倒了下去,直到剩下的三五隻鬣狗已經明知道不是獅群的對手之後,才倉皇逃竄。

母獅們又開始吃野豬肉,等這時候兩頭雄獅才姍姍來遲。

鮑爾:「我們來想讓你們看看雄獅幹掉鬣狗的,看來,現在是給雄獅準備了一頓大餐。我感覺鬣狗肉可能是最難吃的,雄獅如果是吃飽的,就不會理鬣狗肉,現在嗎,整個獅群都受到了飢餓的威脅,也就無所謂好不好吃了。」

娜塔莎:「為什麼有兩隻雄獅?獅王不應該是一隻嘛?」

鮑爾:「事實上,獅群的雄獅最少應該有兩隻,甚至三四五隻雄獅組成的雄獅群體也很常見。雄獅都是在流浪的少年時期開始抱團的,這時期的友誼能維持一輩子。他們團伙打獵和控制獅群。一起面對入侵的流浪雄獅。」

如果鮑爾說的那樣,雄獅到來后,立刻開始對死去的鬣狗進行了大餐。因為死去的鬣狗夠多,吃完野豬的母獅們也吃了一隻鬣狗,這才算飽了。

張誠:「獵殺鬣狗沒問題吧。」

鮑爾:「完全沒問題,非洲草原的一大災害就是鬣狗過多。鬣狗雖然很少襲擊成年人,但是也會襲擊家禽家畜和小孩子。很多地方都會定期清除一部分鬣狗,就是因為鬣狗繁殖的太快,很快就會和人類的控制領地重合。你如果殺得鬣狗夠多,當地人說不定還會發個鬣狗剋星之類的勳章給你。」

鮑爾:「好了,這個獅群,暫時五天內不會去打獵了,獅子就是這樣,吃飽了之後就開始睡覺,我們去下一個地方。」

說完,鮑爾開車帶頭走了。娜塔莎也拿出獵槍,擺在窗口,遇到鬣狗就開一槍打死。看來是非常想拿鬣狗剋星的勳章了。這也沒辦法,誰讓地球人都是顏值黨的黨徒呢,非洲二哥該死的理由就是他太丑了。 或者說,長得丑不是非洲二哥的錯,但是,長得丑還要出來搶劫,那就是罪不可赦了。

鮑爾這樣的生物學家,對於獵殺鬣狗都沒有什麼反應,畢竟鬣狗太多的話,就會影響獵豹和獅子的生存環境。而獵豹和獅子,在人類的捕獵下,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多了。就算是在現在,很多非洲國家收費之後還是可以獵殺獅子的——這樣的非洲國家連百姓都在挨餓,也就顧不上什麼保護動物了,每年很多受到保護的野生動物就是這樣被殺掉的。

重點是,獵殺鬣狗沒什麼經濟價值,除了張誠等這樣有錢燒的,別人是不肯拿出昂貴的子彈和柴油,去大草原獵殺鬣狗的。

張誠:「記住,以後看到鬣狗和獅子豹子爭搶食物,打死鬣狗,這個錢公費報銷。」

鮑爾:「明白了老闆。」

別的地方,張誠或許管不了,自家的大貓保護區,還是能管一點的。獅群總是吃不飽的話,小獅子就會夭折的更多一些,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哪年才能看到獅群的數量恢復。

至於獵物問題,其實鬣狗少了,獵物自然也就充裕了。非洲的獵手當然不止一家,但是個體中最多的就算是非洲二哥了。

和亞洲歐洲不一樣,非洲大草原上至今仍然保有大量的野生動物,張誠收到的關於非洲的紀錄片中,就有野生動物大遷徙的。幾十萬乃至上百萬隻野生的角馬等一起遷徙,那場面只能用壯觀來形容。

當然大遷徙的一路上也是掠食者的盛宴,過河的時候有鱷魚,路過的地方也都是獅子和豹子的領地。對種群而言,這樣的淘汰也是有好處的,畢竟被淘汰的多為老弱病殘。

到了下一個地點去看花豹,結果花豹正在和鬣狗爭奪一隻小羊,花豹是盡量的想把小羊拖到樹上去——鬣狗不會爬樹。

兩隻鬣狗開始和花豹進行拔河。眼看兩隻鬣狗就要在拔河比賽中獲勝了,葉卡特琳娜和娜塔莎一人一槍,將兩隻鬣狗擊斃。

花豹趁機將小羊叼到樹上,開始美餐。這非洲二哥,還真是無處不在。

就在大家看花豹吃飯的時候,又來了幾隻非洲二哥,到了這裡之後,將地上死去的兩隻鬣狗風捲殘雲般的吃掉了,前後也就幾分鐘的樣子。

鮑爾:「鬣狗從來不會放過任何事物。包括自己的同伴。」

這個道理張誠也明白,死了還不是一塊肉,獅子餓了也會吃掉死去的獅子的,別說鬣狗了,只要為了生存,野獸還是滿努力的。21世紀的非洲,食人族也是有的。

看完花豹之後,本來應該還去一個景點的,可是鮑爾身上的呼叫器響了,原來是檢測到一夥盜獵者,開著車子扛著槍進入了保護區。鮑爾這邊帶了三個護衛,是保護區反盜獵不可缺少的武力。

於是,鮑爾在請示了張誠是不是要看經典槍戰後,開車帶人開始去埋伏盜獵者了。整個保護區都是受到監控的,只有盜獵者們不知道就是了。

在盜獵者要經過地區的前方,十個保安分別乘坐三輛車埋伏在土路兩邊,張誠等人也拿出望遠鏡開始看好戲。

真名之神 埋伏好數分鐘之後,兩輛車揚塵而來,每輛越野車上面,都有四五個槍手站在上面。鮑爾這邊的人,都已經分配好了任務,誰來打司機,誰來打人都有明確分工后,鮑爾看到對方進入包圍圈,喊了一聲:「法爾。」

保護區的十個保安幾乎同時開火,盜獵車上兩輛車的司機同時斃命,同時中槍的還有四五個盜獵者。

然後,戰鬥就進入了一邊倒的狀態,面對兩面夾擊,很快十幾個盜獵者全部都被擊斃,哪怕他們最後喊著投降也沒有用。

鮑爾:「非洲的法治建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是送他們去警局的話,很快就會被人贖走了。白白得罪人還結了仇,所以,後來我們都是一次解決戰鬥。這對其它的盜獵團伙也是一種威懾。」

鮑爾在呼叫器中喊道:「人扔掉,武器和車子開回營地。」

鮑爾:「屍體嘛,在這裡不會腐爛的,在腐爛之前,就有野狗、鬣狗、獅子、禿鷲來吃掉了。車子可以自己留用,也可賣掉作經費。槍支也是一樣,不過,這裡很少賣槍,都是自己留下,雖然都不是什麼好槍,可是流到市場上又會被盜獵者得到。

在營地,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小型軍火庫,裡面儲存的槍支彈藥,足夠打一場小烈度戰爭的,當然是對非洲而言,這邊的國家,幾乎沒有什麼像樣的軍隊,很多國家的政權都是被軍人們拉起一夥槍杆子就上台了。」

張誠:「我想起以前的埃及,埃及政變之前,國家總體來說,過的還不錯,對窮人也有廉價的食物補貼。喊著民主自由政變后的埃及,倒是有了民主自由,可是老百姓都落得餓肚子的下場,要不是軍政府的槍杆子夠硬,早就又被選下去了。本來我早就想去看看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結果因為埃及的動蕩一直沒機會去。這都什麼玩意。」

鮑爾:「軍政府給過穆爾西機會的,可是這傢伙和穆兄會想要綠化埃及,開歷史倒車。說實話,軍政府雖然不好,總比宗教國家好一些。看歷史上的宗教國。沒有什麼混蛋事干不出來的。」

張誠:「說起開歷史倒車來,美國最近也在開歷史倒車。加州要求增加古蘭經和一些民族習俗到課堂上,遭到六位議員的上訴。至於穆綠們,在會場倒是一幅趾高氣昂高人一等的樣子,沒看到那裡受到歧視了。要知道,聖經已經不能被帶到課堂上講了。其它教派經文也是一樣。搞特殊是不好的。」

鮑爾:「我想起那個笑話來了,怎麼說來著,你們即不肯皈依,又不肯去死,我們也是很為難啊。」

張誠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本來還打算去看一些大貓的,可是因為盜獵者突入的打擾,結果只好回營地休息。還沒到營地,因為時差的關係,娜塔莎和葉卡特琳娜在車上已經開始各種打盹了。

晚上三個人佔了一間大房子,張誠換了新的毯子之後,這麼一晚上守著兩個美女當然不會禽獸不如的。有這好機會,當然是選擇吃干抹凈。 因為非洲大部分地方只有旱季和雨季,其實沒什麼冬夏之分,旱季的時候最高氣溫也就三十度,雨季的時候稍為陰冷一些,但是白天溫度二十度還是有的。

就氣候而言,這裡可以說是四季如春。如果不是毒蟲毒蛇和蚊子太兇猛了些,其實還算是個好地方。

至於非洲本土的黑人,如果是沒有受到過現代文明侵蝕的,還真是民風淳樸,和陝北的農民都有一拼。

受到現代文明侵蝕的那些,看看索馬利亞就知道,完全能拍攝海賊王現代真人版了。兩支人字拖,一條AK,一艘摩托艇就敢於出海去搶劫。

而且因為海賊是個暴富的行當(路飛那麼窮的海賊團是比較少的他們又不去綁票和搶劫,算哪門子海賊,說起來草帽團更像一群探險家),在索馬利亞,民間已經有了無數民間集資城裡的海賊團。

槍支彈藥汽油麵包都可以拿來入伙,等劫了船之後等著分紅。碰上這樣的國家,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簡直是全民做賊。

在南非好好玩了幾天之後,張誠才包飛機離開,不過沒有直接回美國而是來到了世界最貧窮的非洲國家之一,厄利垂亞。

九十年代以前,厄利垂亞是埃塞和比亞的一部分,現在看世界地圖的話,衣索比亞失去厄利垂亞之後,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內陸國。

其實,這也是某種意思上的列強一致原則,以前厄利垂亞是義大利的殖民地,二戰時候,義大利的野心極大,想要整個吞併衣索比亞來著。只是,麵條國除了打仗什麼都強這一定律,在二戰時期盡露無遺。先後被衣索比亞、希臘、英國抽了嘴巴。(英國陸軍在歐洲連二流都算不上,還是能照打義大利)

但是呢,義大利雖然不是聯合國五大,但也是舊世界留下的列強之一根據列強一致的原則,面對打了列強臉的衣索比亞,在聯合國自然沒有好果子吃。

只要是厄利垂亞的事情,動不動就對衣索比亞進行制裁。最後在歐洲列強們的支持下,厄利垂亞成為了一個國家,從衣索比亞分了出來,並且帶走了衣索比亞的全部出海口。

內陸國也不是沒有好處,海軍的軍費至少能省下來了,就算蒙古還有海軍編製,可是沒有艦艇也是蠻省錢的。海軍艦艇才是燒錢大戶。但是沒了出海口,在貿易上,也就更加的受制於人。衣索比亞雖然躲過了軍事殖民時期,但是怎麼也不可能再躲過經濟殖民時期。

但是經濟殖民呢,雖然是被吸血,但是一個國家而言,總也有一定的造血能力,例如,外出勞務務工拉,採礦拉,挖石油拉,甚至租借土地,也是可以的。一時半會吸不死人的,所以遭受的反對就要小得多。

如果各個國家都要發展自己的工業化,豈不是多了很多重複建設,那麼多工業品又去賣給誰,所以世界工廠有這麼一兩個也就夠了。現如今從越南到印度這麼一大片國家都打算用本國的低成本勞動力取代中國做新的世界工廠,走的還是那套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

可以預見的,很多問題,會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後爆發出來。到時候繼續轉移工廠去非洲?黑人也得能適應流水線工作才行——根據在非洲開工廠的華人老闆的經歷,這些非洲工人只要拿了工資就會消失一天到數天不等,錢花完了才會回來上班。

以經濟上而言,中國完全可以在九十年代擁有航空母艦,但當時中國算了一筆賬,發現航母這東西其實造好之後才真正的是燒錢期間,而且燒得很厲害。就是美國,也是有著不少國家替美國承擔軍費,美國才能養這麼多的航母作戰集團——名義上美國要保護這些國家。

例如,科威特就和美國秘密簽署過保護協議,不然美國也不會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急吼吼的赤膊上陣暴打薩達姆——薩達姆其實最早還是美國培植起來的(從常凱申和薩達姆、塔利班等人的經歷來看,美國培植起來的這些領導人幾乎沒幾個有好下場的),在能夠遵守協議的時候,美國還是很願意遵守協議的。

而面對那些有核國家,哪怕小小的朝鮮,在大肆抨擊美國的時候,美國也只好和對方放放嘴炮,一旦朝鮮真的用核武器向韓國和日本發難,美國也是沒什麼辦法的,難不成還要讓美國大兵們進入核戰地區。最多派出個空中打擊,也就算是對盟友仁至義盡了。

至於保護協議,美國是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才會遵守協議的國家。所以年年修憲的日本也明白,國土安全什麼的最終還是要靠自己。

張誠來厄利垂亞,當然沒什麼生意好做的,來這裡完全是花錢,也就是捐獻。在中國開店期間,張誠派人在中國陸續購買了一億美金的藥物,就是用來捐給厄利垂亞的。厄利垂亞雖然窮,可是也仍有華人來這裡打拚和經商。世界上只要有生意做的地方就有著華人的影子。張誠的做法,也就是給當地人留個好印象。

厄利垂亞,幾乎沒什麼工業,本土的農牧業,也只能餵飽本國六七成的人口,可以說,這裡什麼都需要——在張誠看來,其實這裡更需要錢,因為購買力也太差了。怎麼說也是個五百萬人口的國家。

重生之發家致富嫁土豪 就是現在的英國倫敦,也知道要買A貨要去找華人。這些號稱東方猶太人的傢伙,早就把生意布滿了全世界。

當年的戰爭,給厄利垂亞也留下了巨大的傷害,例如,使用童兵等,就是現在厄利垂亞政府以前慣用的手段,就現在而言,厄利垂亞大部分人口每天只使用一美金進行生存。已經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越窮的國家貪污越嚴重,因為以前窮怕了,張誠雖然沒指望這批藥品能夠全部用到窮人身上,不過,總的來說,最少也會做做樣子的,這樣就夠了。 在捐贈了藥品之後,張誠一夜間上了厄利垂亞的電視台上,很多在本地做生意的華商也知道來了位大人物。

張誠還把自己弄成領導人似得,和當地的華僑組織見了一面。無非是問問大家生意做的怎麼樣。

大致還好,也就是經常出現自己人搶自己人生意的。這也是沒辦法,全世界才兩百多個國家,而中國之外的華人華僑就有上億之多。

抗戰游擊隊 就拿當地的華人領袖陳老闆來說,最早是在這裡做味精生意的,剛開始的時候,厄利垂亞等好幾個國家只有陳老闆一個人做味精生意,那還是九十年代。獨門生意自然會發財。

後來呢,來非洲這裡做生意的華商越來越多,其中也不乏來賣各種調味料的。各種競爭下來,賣味精也就不那麼賺錢了。

陳老闆也是個猛人,味精不賺了,就去做別的,後來在非洲各國,陳老闆又倒騰過服裝、鞋子、小五金、摩托車。最近幾年,陳老闆在開純凈水公司。

在非洲和很多第三世界國家,喝安全的水,一直很是問題。就算本地人能喝的水源,保不齊外國人來喝了,就會發生各種疾病,最常見的就是脫水。李小龍那麼強,在越南一杯自來水下去,不還是脫水掛掉了。(李小龍體脂率偏低,這樣的人一旦出現脫水癥狀是很嚴重的有很大可能性危及生命,而且七十年代的醫療水平也有限,那個年代越南還沒有什麼純凈水礦泉水出售呢)

這個陳老闆主要是看到來非洲各國的外國人越來越多了,非洲本地也有了一些有錢人,這才打起純凈水的生意來。買來流水線,開始生產瓶裝純凈水。把幾乎免費的地下水過濾一下,變成純凈水出售,其實利潤還是蠻高的。不然世界上也不會有那麼多賣水的公司了。

至於非洲本土,是不會產生生產純凈水的公司和陳老闆搶生意的。首先,凈水器和塑料瓶的生產線,就不是任何一個非洲國家能造出來的,就算買回來,耗材也是需要不斷進口的,還是要受制於人。再者,非洲又能找到多少年能夠使用和維護機器的工人呢。

所以說,工業化是一個全面的體系,不是建了幾個工廠就算是有工業體系了,也不是買了幾台機床,就有工業母機了。

一套工業體系辦下來,沒幾十年時間根本完不成。就算完成了,也要面臨著各種問題,英國倫敦就是因為致死性霧霾,忍痛拆除了開了兩百多年的倫敦工業區。為了保證五大湖水源水質,美國也只好拆了大量的高污染工廠。

來非洲的華人既有做生意的,也有打工的,有的人發了財,也有的賠了錢。還有被疾病和匪徒奪去生命的,那就屬於比較倒霉的那一種了。

離開非洲,張誠又到了印度的比哈爾邦。這裡曾經是佛教的發源地,張誠這個無神論者,當然並不是來朝聖的,而是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給當地的游擊隊印共支援一批物資。

印度呢,是一個極其仇視華人的國家,從在印度的華人由中印邊境戰爭之前的幾萬人,降低到如今的幾千人就不難看出這一點來。

以張誠這種從早到晚有仇必報的性格,當然不會在美國殺幾個印度移民就算了。問:印度人最多的地方在哪裡?答案自然是在印度。

印度十幾億人,當然也不可能是一條心。 從經營皇家農莊開始 比哈爾邦,就是印度婆羅門和賤民鬥爭最激烈的地區,這裡及其附近的山區,至少有著兩萬甚至十萬的游擊隊。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每年都有幾百名印度警察死去游擊隊的襲擊。

而且印共的游擊隊還在鄉村普及基礎教育以及修建水利設施和收取賦稅,一定程度上,取代了印度政府的職能,僅限部分山區被游擊隊控制的村莊。

印共的游擊隊為什麼會出現呢,在印度經濟高速發展的今天,印度農民的自殺率近年來也扶搖直上,社會分化加劇。

印度國內貧富分化極其嚴重,有人形象地形容,印度十幾億人口中有八成以上生活在「牛車經濟」中,連自行車都買不起,另有百分之十五的人生活在「兩輪車經濟」中,他們買得起小型摩托車,只有百分之二的人生活在「飛機經濟」中,他們獨佔了印度經濟「奇迹」的成果。

有道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印度的情報人員估計,目前的游擊隊武裝人員最少有兩萬人之多,僅去年一年就造成了近千人喪生,他們毀壞鐵路,搶銀行,劫獄,讓自己經常出現在印度報紙的頭版。

要知道,印度人可能是世界上最缺乏反抗精神的一個民族了,要已經衰落的英國殖民者滾蛋也只能使用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怪不得戰鬥民族俄羅斯對印度的土地簡直是念念不忘——蘇聯解體前,就是準備打下阿富汗拿到通往印度洋的道路的。

就是這樣一個民族,被種姓制度和貧窮飢餓死亡的壓迫下,終於出現了反政府的游擊隊。如果只靠這些游擊隊自己的力量,大約還要打個一百幾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游擊戰才能奪取全印度。

現在呢,討厭印度政府的張誠,決定從外部發力,加快這個時間。至於莫迪什麼的,大可以去質問他,你為什麼不餵飽自己的人民!印度人本身就缺乏抗爭精神,要是能吃飽,哪來的什麼游擊隊。

所以,印共的游擊隊也是紮根于山區那些印度最為貧困的村子里,走一條已經被證實過的,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印度八成以上的人口還是在農村的。

給游擊隊準備的物資,就不是在厄利垂亞捐獻的一點點藥品那麼少了。除了足夠的藥品,還有各種武器(都是俄制輕武器,利用機器人生產的,絕無後患)——張誠聽說印共的游擊隊通過繳獲搞到一定數量的武器,但是,肯定不夠用的,因為現在游擊隊治下的人口就有近兩千萬。

從兩千萬人口中抽出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人當兵,還不是很難,但是游擊隊的數量一直沒超過十萬,阻止這一切的,大約就是武器不夠了,游擊隊自己的生產能力,應該是很弱的,畢竟連印度政府軍都用著萬國造的槍械——印度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幾個武器進口國之一。

藥品和武器之外,就是各種機器了,如發電機和一些製造子彈和機槍的設備。作為一個游擊隊,有了根據地怎麼能沒有自身造血的能力呢。就連阿富汗,也有能手工打制AK的匠人,造槍真的是最簡單的事情了,造子彈的技術含量還要高那麼一些。 從比哈爾邦的巴特那下飛機后,納特莎和葉卡特琳娜不知深淺的在機場外開始給附近要錢的小孩子發錢,很快就被人群圍住了。

美國也有要錢的流浪漢,這些人是打定主意不給資本家工作的主。但是不會像印度要錢的孩子這麼瘋狂,見人給錢就全部圍上來要錢。第一,美國要錢的流浪漢數量不是特別多,第二,美國要錢的流浪漢還是有些原則的。張誠就見過有人就要25美分,給多了還帶找零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