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柒睡了幾場大覺,世間已經過了二十幾年,爺爺都已經去世,她的父親也變老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還記得以前她在顧家每天上躥下跳,兩個長輩就跟在她背後給她收拾爛攤子。

顧柒心裡一酸,「爺爺他……」

「他走之前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你,要是他看到你還過得好好的,還有這麼多可愛的孩子,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顧柒一巴掌甩向自己的臉,「是我對不起老爺子。」

「媽咪。」大家都習慣了顧柒沒心沒肺嘻嘻哈哈的樣子,哪裡見過她這樣。

一道冷聲響起:「誰讓你打自己的?」

穆南樞不緊不慢的走進門,一襲月牙白袍,長發垂落腰間,風一吹衣袍翻飛,老爺子都看傻了,還以為這人是從古畫中飄落下來的。

這人難道就是那位神秘的姑爺?

他對顧柒打自己的行為很不滿,顧柒的身體髮膚都只能受之於他。

「這位是……」顧老爺子看向穆南樞,沒想到他這位姑爺竟然是這個樣子的。

「爹地,你來了。」

「外公,這就是我們的爹地呀。」

穆南樞款款走到老爺子面前,「抱歉,今天才來拜訪,在下穆南樞。」

本來老爺子對他有很大的怨氣,要不是這個人他的女兒也不會消失這麼多年,和幾個孩子天各一方。

當他真的看到穆南樞,這人的氣場和別人就不同,就連老爺子站在他面前都有些拘謹。

「你就是柒兒的心上人?」

當年顧柒一直說他的身份特殊不能告訴別人,導致老爺子根本就不知道穆南樞是誰。

「爸,我給你隆重介紹一下,他就是我的心上人,過去有些意外導致不能告訴你們真相,只可惜爺爺已經……」

老爺子用手撫著她的眼淚,「別哭,爺爺是年歲已高離開的,沒有病痛,他只是遺憾沒有在臨終前見到你最後一面,你知道的,他最疼你了。」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是我不孝,今天才回來。」

過去的遺憾都在此刻消失,老爺子抱著她,「回來了就好。」顧南滄是陪伴在他身邊最久的,「外公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家人團聚,自打找到了錦兒,外公都年輕了很多,後來安楠,小七,外公每天都很開心,媽你也不要責怪自己

了。」

顧柒看著面前的老人,二十幾年前他還是中老年人精神奕奕,如今就變成了這個模樣,知道是歲月的痕迹,顧柒心裡還是酸酸的。

本來她給了兩人不老葯,後來因為她的離開導致葯斷,他們仍舊和常人一樣衰老。

「小混蛋,這些年你倒是一點都沒有老,和過去一模一樣。」

本來該五十歲的顧柒仍舊一派少女天真的模樣,和她幾個兒女站在一起就像是同齡人,絲毫沒有違和感。

「爸,我這些年來身上可發生了不少事情,改天我和你細說。」

「好,你也別站著了,坐下說吧。」老爺子對穆南樞道。

穆南樞沒有和長輩相處的經驗,就算是坐在沙發上就像是主人一樣,兒女在身邊打打鬧鬧,他坐著和老爺子喝茶。

看得出老爺子很喜歡他,畢竟穆南樞的知識面很豐富,老爺子感興趣的話題他都能聊上並且說得一清二楚,老爺子很快就和他聊到了一塊。

穆南樞的個人魅力還是很強的,司厲霆將他當成偶像,老爺子也很佩服他的閱歷和淵博的知識。

老爺子和穆南樞在聊天,司厲霆則是守在門外。

顧安楠笑道:「姐姐,咱爸的頭號小粉絲又上線了,說起來也真的很奇怪,姐夫天不怕地不怕,對誰都不感冒,唯獨對咱爸這麼信服。」

「厲霆哥哥難得會佩服一個人,誰讓爹地做的那些事讓你姐夫驚嘆呢,說起來咱們外公不也挺喜歡咱爸,咱爸就是人格魅力大。」

「那也對,不然怎麼會生出我們幾個這麼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穆七捂著嘴在一旁偷笑,「姐姐,你又變著法的誇自己。」

「這哪是誇我自己,我是在誇你們。」

顧安楠就是活躍氣氛的小能手,將兩人逗得十分開心。

顧南滄則是抱著司錦諾不撒手,「小諾諾,一定要快點長大。」

「哥,你那麼想別人長大,你倒是抓點緊找個女朋友給你生個寶寶呀,這樣就不用老是抱著別人的寶寶了。」

顧南滄瞪了顧安楠一眼,「我不著急。」「你不著急我著急啊,哥,這次我離開可是給你找了好多個美女,有小家碧玉的華人,也有俄羅斯的猛女,對了,連夏威夷的小姐姐我都勾搭了幾個,我給你看照片。



顧南滄無語,這顧安楠就沒有個消停的時候。

「得了,你自己留著。」

「我又不是男人,哥,你看看,這就是我最中意的,瞧瞧這腿,這胸,這腰,我一個女人看了都犯罪。」

「沒興趣。」

「哥,你是不是喜歡男人啊?那也沒關係,我不介意的,所以我連小哥哥都找了幾個,你要不看看,都新鮮著呢。」

顧安楠就像是一個熱情的果農,對過路人介紹。

穆南樞也和老爺子談完了話,司厲霆趕緊迎上來,在外面懟天懟地的人在穆南樞面前乖順得猶如小貓咪。

「岳父大人,能不能佔用你一點時間,我有事情想要請教。」

穆南樞停下腳步,掃了一眼不遠處正在偷吃蛋糕的顧柒,「好,你說吧。」

他數著顧柒吃蛋糕的塊數,「回頭我們再聊。」

顧柒還想趁著穆南樞不在多吃幾口,「吃夠了嗎?」

「小樞樞,我這才吃第一塊。」

「顧柒,我眼睛不瞎,這是第五塊,再吃你就要長蛀牙,前幾天誰告訴我牙疼。」

「我不疼,一點都不疼,你看。」顧柒張著嘴。

「不許吃了。」

「哼,你討厭!」幾個兒女看著父母猶如孩子一樣的互動嘴角都露出了微笑,這就是她們一直夢想的東西,一家人終於團聚。 華晴沒想到她一個小助理竟然敢對自己這麼說話,還是提這件事情。

她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司厲霆,司厲霆的臉色淡然,彷彿他從來都沒有認識過華晴一樣。

要是他臉上露出一些傷心的神色華晴心中倒能夠想通,證明他心裡還有自己。

他越是輕描淡寫對自己就是真的沒有了感情,華晴不再言語。

唐老爺子始終不同意他和蘇錦溪在一起,「霆兒,你們不能在一起!」

「你似乎是搞錯了一件事,我來是為了結蘇蘇和唐家的事情,並不是來徵求你的同意。」

「霆兒,我知道你怨恨唐家,但是你不能為了報復唐家就做這樣的事情。」唐老爺子苦口婆心勸道。

「我是真心愛她,和報復無關,另外我已經領證,以後請你們稱呼她為司太太。」

司太太,華晴看著站在司厲霆身邊的那個女人,明明那個位置是她的!

「你!」唐老爺子怒不可遏,當初司厲霆改名就將戶口給遷出去了,他另立門戶。

「所以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我和唐家早就沒有了關係。」

「啪啪啪」的巴掌聲音響起,唐鄀在一旁拍手,「難得三叔這麼喜歡一個人,堂兄,你說你不僅賠了夫人還折了兵。」

唐茗忍著身上的痛苦,「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難道你沒有告訴爺爺你手中那個地產項目即將虧損幾十個億么?」

唐茗早就料到唐鄀不是省油的燈,但他沒想到唐鄀這麼快就將唐氏集團給查清楚了。

他慶幸自己已經和司厲霆達成了協議,否則真的要被唐鄀給抓住了小辮子。

唐老爺子一聽說虧損幾十個億,表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什麼虧損?」

唐鄀一副不好意思說漏嘴的樣子,「爺爺不知道這件事?我還以為你知道呢。」

「唐茗,你給我說清楚!」老爺子感覺到了是唐茗瞞著他什麼。

唐媽媽見事情不對,趕緊上前攙扶著老爺子,「爸,你別生氣,有話咱們慢慢說。」

老爺子猛地將唐媽媽一推,蘇錦溪眼疾手快,看到不遠處就是桌子的尖角,擋住了唐媽媽後退的身體。

因為慣性,老爺子的力氣不小,所有的痛苦都承受在了她身上,蘇錦溪的腰撞在了桌角上面。

她的眉頭一皺,唐媽媽也感覺到自己的力氣不小,「溪溪,你沒事吧?」

「阿姨,我沒事。」

此刻唐老爺子正在氣頭上,壓根就不管別人的死活。

唐鄀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堂兄,你以為一直瞞著爺爺,他就不知道了么?」

「既然唐茗不說,鄀兒,那你來說!」

「爺爺,其實這件事也怪不了堂兄,本來那個錦繡城項目很好,誰知道有人故意在周圍修了火葬場呢?

你說商業住房周圍都是墳地,還有誰會去入住?初步估算了一下,起碼都要虧損幾十個億。」

顯然唐鄀還不知道帝凰就是司厲霆的產業,所以才會這麼有恃無恐。

「什麼?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唐茗,我將唐氏集團交給你,你就是這麼打理的?

那裡要修建火葬場提前難道你都沒有得到消息?我是怎麼教你的?幾十個億,你拿什麼來賠?是哪家公司這麼狂傲?」

「帝凰,就是那個很隱秘的公司,這些年快速崛起。」

華晴瞪大了眼睛,她是知道司厲霆就是帝凰的總裁,這件事她並沒有告訴唐鄀。

所以司厲霆在和唐茗做對,這麼巧合?

她的視線落在了蘇錦溪身上,為什麼唐茗和蘇錦溪離婚,很那件事有沒有關係?

「唐茗,鄀兒說的可是真的?」唐老爺子怒氣沖沖道。

唐茗不慌不忙推了推眼鏡,「不假。」

看到唐鄀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果然唐鄀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唐氏集團而來。

「爺爺,看來堂兄這些年並沒有學到如何經營公司,我就不同了,在我的帶領下美國的公司發展的很好。」

「那好,以後唐氏集團由你接手!」

「爸,茗兒這些年來一直盡心儘力在為唐氏集團做事,怎麼能因為一個失誤就不要他做了呢?」唐媽媽著急的解釋。

唐鄀勾唇一笑:「大媽,你天天在家做美容不知道工作的事情,堂兄虧損的可是一大筆錢,給唐氏帶來了極大的損失。」

「唐鄀,你明明在美國都有公司了!你為什麼還要回國搶唐氏集團?你們是兄弟啊!」

「大媽,你這是說的什麼話,美國的公司是我媽娘家的,我的名字還是姓唐呢。

別說是現在,就算是古代也是有能者居之,爺爺從小就是這麼教育我們的。

機會早就給了堂兄,是他自己沒有把握住,浪費了機會,這能怪我嗎?」

唐老爺子冷冷開口:「不錯,鄀兒說的很好,我一早就說過了唐家會留給最有能力的人繼承。」

唐媽媽十分著急,一直推搡著唐茗,「茗兒,你倒是說句話啊,不是這樣的對不對?」

「大媽,事情就擺在眼前,堂兄再說什麼也改變不了。」

唐茗不緊不慢抬起頭看向唐老爺子,「所以爺爺是想要將總裁的位置給唐鄀了?」

「不錯。」

「為什麼?」唐茗淡淡的問著。

蘇錦溪一直以來並不清楚唐家,但她今天有點明白了,唐茗從小到大都在努力成為一個優秀的繼承人。

他的前面有司厲霆和唐鄀,司厲霆對唐家沒有興趣,但是唐鄀就不同了。

擺明了他對唐家勢在必得,而且老爺子明顯對他更為偏袒一些。

看到唐茗的背影,蘇錦溪竟然莫名有一些心疼起唐茗來,老爺子一句話就抹滅了他所有的努力。

她突然有些理解了,之前唐茗說娶她是為了股份,她還覺得唐茗現實。

在這樣的家裡,如果唐茗什麼都不爭,只會被人吞噬得乾乾淨淨。

怪不得司厲霆肯定唐茗沒有辦法拒絕,他根本就沒有選擇不離婚的資格。

一旦他魚死網破他將會把這些年來所有的努力都給推翻。

「還能為什麼?我這個人向來就是獎罰分明,你做錯了事情當然要受罰!」唐老爺子冷酷道。

唐茗向來儒雅的臉上勾起了一抹笑容,那抹笑容落在蘇錦溪的眼中卻是那麼讓人覺得心酸。

「爺爺,如果我說我不但沒有過還有功呢?」唐茗的聲音仍舊淡然冷靜。

就好像過山風掠過山坡,那樣的溫柔。

「堂兄何必自欺欺人?難道你打算以一人之力去剷平人家的火葬場?」唐鄀挖苦嘲諷道。

唐老爺子靜靜等著他的回答,「你說。」

「我承認唐鄀說的事情,但他說的已經是之前的事情,我四處奔走,做了很多努力。

現在我已經說服了帝凰的總裁取消火葬場的修建,他開始重新規劃,準備將錦繡城附近的地和我聯手打造成商圈。

如此一來,那片區的地價不僅不會降還會升起來,我不僅不會虧損,還會在之前預估的基礎上大賺一筆。」

唐媽媽聽到這裡臉色才緩和了下來,「茗兒,你就該早點和你爺爺說清楚,我都差點被你嚇死了!」

唐老爺子將信將疑,「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可能,我接到消息,昨天帝凰那邊都還在籌劃修建火葬場的事情。

堂兄,要是你為了安撫爺爺才故意撒謊,謊話總有被拆穿的一天,到時候可就更加尷尬了。」

唐茗轉頭看向唐鄀,「看來你的消息很落後嘛,我今天才和帝凰總裁達成共識,至於合作方案對方還在草擬,相信三天之內一定會出來。」

「那好,就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後我要是看不到帝凰的章,你就從這個位置滾下去!」

唐老爺子現在還不確定誰對誰錯,還是真憑實據更好。

「爺爺,你剛剛說過,你獎賞分明,這次為了說服帝凰的總裁,我可是失去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這個項目能夠在原有的基礎上大大增加利潤,這難道不是功?」唐茗要求道。

他現在也算是看明白了,唐老爺子對他這個外孫永遠都比不上唐鄀。

他沒有唐鄀媽媽那樣好的娘家,所以老爺子永遠都會站在唐鄀那邊。

自己要什麼就只有去爭,這一次他再不會鬆手。

「你要什麼?」

「我要你手中百分之十的股份!」

「不可能。」唐鄀直接開口。

唐茗要是有了這百分之十就是唐氏集團最大的股東,唐氏集團就是他的了。

唐茗輕輕一笑:「堂弟是在怕什麼?你不是很篤定我是在撒謊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