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定吞咽了一口唾沫,他腿肚子有點緊繃,他也想起了好多年前被抽打的經歷。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顏定急忙說道:「大哥,我長大了。還有,我是傷殘人員。」

「你現在沒傷沒殘,算不得傷殘人員。」

顏定嘴角抽抽,然後說出了一句極具殺傷力的話,「你若是敢動手,我就到大嫂跟前告狀。」

顏宓愣住。臭小子,都多大的人,竟然還學小孩子告狀,要臉嗎?

顏定連連搖頭,臉面是什麼,能吃嗎?既然不能吃,為什麼要臉面。

顏宓呵呵冷笑,算了,看在弟弟剛剛踏出霍家,暫時就不同他計較。不過等以後嘛,呵呵,打不打就看他的心情了。

兩兄弟坐著馬車回到國公府,先去見國公爺。

國公爺見到全新面目的顏定,激動得老淚縱橫。

「好,好,好!霍大夫了不起。我又看到四郎小時候的模樣了。」

顏定小時候長得那叫一個可愛,比顏宓都不差。如今疤痕平整,顏色也淡,果然能看出小時候的幾分模樣。要是沒有這條疤痕,顏定的顏值都能趕上顏宓。可見顏定的五官底子真的很出眾。

如今顏定的臉上雖然依舊有疤痕,可是顏定已經不能算醜男,反而還有點英俊,一種別樣的魅力。

就顏定現在這模樣站出來,加上他的身份,肯定有大把的名門貴女願意嫁給他。

國公爺拍拍顏定的肩膀,「這些年你受苦了。好在苦盡甘來。關於你的婚事,要是你覺著侯府二房的姑娘不好,那就推了,為父給你找一個更好的。」

顏定搖頭,「不用,我覺著蔣姑娘挺好,我想娶她。」

「真想娶?」國公爺有些意外。

顏定點頭,堅定地說道:「是,真心想娶。」

「那好吧,就依著你的意思。改明兒我帶你上侯府走一趟,將親事定下來。」

「多謝父親。」

國公爺哈哈大笑起來,「四郎也要成親了,很好。為父很欣慰。」

顏定羞澀一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以前他都是陰陽怪氣的,要麼就是惡言惡語,如今自然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說話做事。

國公爺笑道:「別緊張。一切都慢慢來,都會好起來的。」

「兒子明白。」

兩兄弟辭了國公爺,又去上房見顏老太太。

路上遇到不少下人,一個個都驚疑不定的樣子。都不敢認顏定。有不清楚情況的,還以為顏定哪家的少爺,是來國公府做客的。

到了上房,姑娘們同表姑娘們都在。

顏宓和顏定一走進去,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都是第一次見到顏定的新面目,紛紛吃了一驚。

「天啦,四哥的臉治好了!」顏琴捂著嘴,驚呼出聲。眼中激動得閃著淚花,心情很是複雜。

其他姑娘的反應,比顏琴好不了多少。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盯著顏定的臉,還有顏定的腿。瞧顏定走路,再瞧顏定的臉,原來霍大夫真的這麼厲害,原來顏定真的被治好了。天啦,這應該是今年最勁爆的消息吧。

葉芙拉著顏瑤瑤,問道:「表姐,那人是誰嗎?」

顏瑤瑤感慨地說道:「那是大房的四哥!」

「他就是顏定?」葉芙一副見鬼的模樣。顏定竟然長這副模樣?要是早知道顏定長得這麼好,她又何必一口拒絕這門婚事。

天啦,顏定臉要是沒有疤的話,一定和顏宓不相上下吧。沒想到國公府大房的兩兄弟都長得這麼好。

葉芙有一點點後悔,不過轉念又想到顏定沒有前程,她也就不後悔了。

至於文敏,雙目一直關注著顏宓。 什麼叫遊走型中單啊 顏定再好,也比不上顏宓。顏宓才是真正的目光焦點所在。

文敏輕咬薄唇,奈何顏宓已經成親了。要是顏宓還沒成親的話,自己是不是也有機會嫁給顏宓。想到此處,文敏感覺臉頰發燙。怕被人看出異樣來,趕緊低下頭,不敢再朝顏宓看去。

顏老太太也被震驚了。

顏老太太激動地喊道:「四郎!」

「孫兒見過祖母。」顏定恭敬請安。

「四郎快到祖母身邊來。」

顏老太太激動得要走下座位。顏定趕緊上前扶著顏老太太。

顏老太太伸出手,輕撫顏定的臉頰,近距離打量顏定的容貌,「都好了!霍大夫果然了不起。」

「是!霍大夫的確很了不起。幸虧有了霍大夫,孫兒才有今天。」

顏老太太激動得哭了起來,高興地說道:「疤痕顏色不算深,要是再淺一點就更好了。疤痕周圍很平整,隔得遠了,不一定能察覺到你臉上有疤。」

顏定摸著自己的疤痕,笑道:「霍大夫特意給孫兒調製了兩盒藥膏,是用來祛疤淡斑的。效果很不錯。」

顏老太太激動地說道:「那得重重感謝霍大夫才行。」

「是應該重重感謝霍大夫。霍大夫要做醫學研究,還要教授弟子,還要配製各種藥膏,開銷極大。不如就多給霍大夫一些金銀,解決霍大夫的困難。」

「就按照你的意思辦。」顏老太太擲地有聲地說道。

顏老太太拉著顏定坐下來,動情地說道:「老身聽說你治傷的時候,吃了好多苦。老身心疼啊,都是你娘造的孽。老身天天在佛堂念經,就盼著你好好的。沒想到菩薩果然顯靈了,總算將老身帥氣的孫兒還了回來。」

「累祖母替我擔心,是我的不是。」顏定說道。

顏老太太擺手,說道:「說這些做什麼。這麼多年,老身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如今見你好了,老身心裡頭高興,高興!來人,去吩咐廚房,今晚上家裡擺幾桌酒席,好好替四郎慶賀一番。」

顏定連忙說道:「祖母,不用了。」

「要,一定要替你慶賀。老身要讓所有知道你好了。以後誰再敢說你丑,老身饒不了她。」

說完,顏老太太還有意無意地朝葉芙身上瞥了眼。

葉芙反應有些遲鈍,沒意識到顏老太太是在針對她。

顏瑤瑤卻已經反應過來,知道那天葉芙在三房大吵大鬧之下說的那些話,都已經傳到了老太太的耳朵里。

顏瑤瑤頓時就緊張起來。她狠狠瞪了眼葉芙,惹禍精,害得三房都跟著被嫌棄。

葉芙不明所以,顏瑤瑤為什麼要瞪她。

顏瑤瑤翻了個白眼,蠢人!和葉芙打交道真是累死了。這人要不是她的表妹,她才懶得理會她。

不光是顏瑤瑤對葉芙不滿,其他人也朝葉芙看過來,眼中都帶著譏諷之意。就連文敏都沒能免俗。可見葉芙那天說的話,真的已經傳遍了國公府。也就是三房還被蒙在鼓裡。

顏瑤瑤越發不自在了。

葉芙越發的糊塗,她又沒做什麼錯事,憑什麼大家都用那種眼神看她。憑什麼啊!

葉芙想要發火,顏瑤瑤低聲怒吼:「你給我閉嘴。這裡沒你說話的份。你敢亂說話,我就對你不客氣。」

「表姐,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你自己沒腦子嗎?還記不記得你曾經說過什麼?剛才老太太說的那些話就是在警告你。」

經過顏瑤瑤一番提醒,葉芙總算反應過來。她張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顏老太太剛才竟然是在警告她?就因為她曾說顏定是醜八怪?

說顏定醜八怪的人那麼多,連國公府的下人私下裡也這麼說,顏老太太為什麼偏偏針對她。葉芙很不服氣,一臉氣呼呼的模樣。

顏瑤瑤揉眉,葉芙真是蠢的沒救了。竟然還敢甩臉子,她當這裡是什麼地方?是葉家嗎,是可以讓她為所欲為的地方嗎?

顏瑤瑤決定,等回去后,她一定要將此事稟報母親,讓母親教訓葉芙一頓。

這個時候,府里的人都知道顏定回來了,而且顏定的臉被治好了。

大家紛紛趕過來。

二太太孫氏,三太太葉氏,宋安然,大少奶奶吳氏都來了。

宋安然站在顏宓身邊,盯著顏定的臉左看右看,果然比以前好看了一百倍,不,是一萬倍。真沒想到顏定原來長了一副上佳的相貌。不過想想也知道,顏宓同顏飛飛的相貌都極為出眾,顏定身為他們的兄弟,真實相貌自然不會差。

顏定走到宋安然跟前,躬身,對宋安然行了個大禮。

宋安然趕緊避開,「四弟這是做什麼?我可受不起你的禮。」

顏定鄭重其事地說道:「大嫂受得起。沒有大嫂,就沒有我的今天。大嫂對我的恩情,我會牢記一輩子。」

宋安然連連擺手,「四弟太客氣了。我沒做什麼。」

「大嫂做了很多。大嫂資助霍大夫的醫學研究,讓霍大夫心無旁騖,醫術在短短几年內突飛猛進。然後大嫂又推薦霍大夫給我治傷,讓我有勇氣跨進霍大夫的家門。因為大嫂做的這一切,才讓霍大夫有能力給我治傷,才讓我有了今天。」

顏定心中對宋安然又感激又佩服,他繼續說道:「以後我也會學大嫂,每年無償資助霍大夫,讓霍大夫的醫術推廣開來,能夠救治更多的人。」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經過顏定的一番敘述,眾人才真正了解此事的前因後果。

顏老太太越發覺著宋安然有福氣。宋安然嫁入國公府,不僅整頓了國公府,還替顏定解決了婚事,連帶著顏定臉上和腿上的傷都給治好了。

顏老太太看著宋安然的目光,顯得格外慈祥。

宋安然面對顏定,自然是一番推辭。當初她只是順口提議,並不確定霍大夫到底能不能給顏定治傷。顏定真正該感謝的還是霍大夫。

至於顏定要學她,每年無償資助霍大夫,這是好事啊。人多力量大,早點將醫學院辦起來,也能早點將醫術推廣開來。

二太太和三太太也都紛紛恭賀顏定。

二太太孫氏笑道:「四郎如今的模樣,比大郎都不差。改明兒就該娶一個名門貴女回來。老太太,兒媳說的有理吧。」

二太太孫氏說完,還朝葉芙看了眼。一旁的葉太太反倒是有些不自在。至於三太太,她都懶得理會二太太。

顏定的臉恢復得真的太好了。遠遠看著,都能將他臉上的疤痕給忽略掉。這模樣,這家世,這出身,娶個名門貴女回來並不是什麼難事。

顏老太太頓時就心動了。

顏老太太笑呵呵地說道:「四郎的婚事不著急,慢慢相看著。」

卻不料,顏定突然說道:「老太太,關於婚事孫兒已經決定了。孫兒要娶侯府二房的蔣三姑娘。過幾天,父親會帶孫兒上侯府一趟,將婚事定下來。」

此言一出,一半人震驚,一半人沒反應,似乎是早就料到這個情況。

葉太太慶幸,還好沒有跑到顏老太太跟前提親。要不然這會就該尷尬了。

顏老太太笑容收斂了一些,不過卻沒表態。

二太太孫氏一看,就猜到顏老太太有了新想法。她趕忙說道:「四郎啊,以你現在的條件娶妻,侯府二房的姑娘可就配不上你了。侯府二房是庶出,家世太差。要不這樣,二嬸娘出面替你相看一番,保證每個姑娘都比蔣姑娘強十倍。到時候十個八個姑娘站成一排,隨便你挑,挑到你滿意為止。」

顏定不卑不亢地說道:「多謝二嬸娘。我的婚事我自己拿主意,就不用二嬸娘替我操心。」

二太太孫氏做了一回熱心人,結果被顏定這麼不留情面的拒絕,頓覺尷尬異常,臉色都變了。

三太太掩嘴,偷偷發笑。心頭想著,活該,誰讓你主動跳出來。真以為這府中就你一個有腦子是能人!

顏老太太有些謹慎地問道:「四郎,這個時候就做決定,會不會草率了一點。要不要多相看幾家,或許有更合適的。」

顏定搖頭,「即便有更合適的,也未必讓我喜歡。反正孫兒就是看中了蔣菀兒,想要娶她為妻。」

顏老太太微蹙眉頭,朝宋安然掃了眼。不會是宋安然在顏定耳邊嘮叨了什麼,才讓顏定認定了蔣菀兒吧。

宋安然一臉坦然,她就知道保媒拉縴這種事做不得。好不好都得遭人閑話。幸好她沒參與後續的事情,所以她也不怕老太太猜忌。

顏定順著顏老太太的目光看過去,見顏老太太疑心宋安然,當即說道:「老太太,這件事是孫兒一個人的決定,和任何人都沒有關係。反正孫兒已經認定了蔣姑娘,還請老太太成全。」

顏老太太微蹙眉頭,「蔣姑娘就那麼好?」

顏定擲地有聲地說道:「老太太,以前所有人都嫌棄孫兒,恐懼孫兒,說孫兒是醜八怪。

當然,她們也沒說錯。唯有蔣姑娘不一樣,蔣姑娘是真心實意的接受我曾經那副醜八怪的模樣,沒有一絲一毫的嫌棄。

孫兒早在幾年前就想明白了,一定要娶一個不怕我,並且心甘情願嫁給我的女人。蔣姑娘恰好就是那個人。」

「胡說八道!現在誰敢說你是醜八怪,老身就饒不了她。」說完,顏老太太又朝葉芙掃了一眼。

葉芙再次中槍,心頭極其委屈,又十分不服氣。她要是早知道顏定長成這樣,也不會人云亦云地說顏定醜八怪。

葉太太也很尷尬,顏老太太這是記恨上他們葉家了嗎?看來事後還得找機會給老太太賠罪,讓老太太消消氣。

想到此處,葉太太不免又剜了眼葉芙,死丫頭,口無遮攔,這下惹禍了吧。

顏定笑了起來,「老太太,孫兒現在雖說不再是醜八怪,可是孫兒臉上依舊有疤,依舊不能出仕做官,依舊沒有前程。老太太,你那麼疼愛孫兒,這次就依了孫兒的意思,讓我娶想娶的姑娘吧。」

顏老太太嘆氣,皺眉,發愁。

蔣菀兒的身份實在是低了點,侯府二房是庶出啊,一旦侯府分家,侯府二房以後什麼都不是。甚至還有可能成為顏定的負擔。她是真不想委屈顏定,讓顏定娶這麼一個沒有絲毫助力的姑娘為妻。

顏定卻理直氣壯地說道:「孫兒又不能出仕做官,要助力做什麼? 巫在迴歸 老丈人太厲害了,孫兒反而還會被壓一頭。侯府二房這樣的剛剛好,只有我管著他們的份,沒他們倒過來管我的份。」

顏老太太苦笑不得,問道:「你就認定了蔣姑娘?」

「是!孫兒就想娶她。老太太,你一定要成全孫兒。這麼多年,孫兒就沒有過過一天痛快日子。好不容易想自己做個決定,老太太可不能拖後腿。」

「你這猴孫,還指責老身拖後腿。」顏老太太先是白了顏定一眼,然後說道,「罷了,罷了,就依著你吧。要是以後你和蔣姑娘過不到一塊,可別到老身跟前訴苦。老身只會笑話你。」

「肯定能過到一塊去。」顏定目光堅定地說道。

顏定的婚事就這麼定下來了,讓二太太孫氏又意外又吃驚。老太太怎麼就這麼寵顏定?真是讓人想不明白。那個蔣菀兒有什麼好啊,比她端莊大方的姑娘多了去了。也就是顏定眼睛瘸了,才會看上蔣菀兒。

等顏定娶了蔣菀兒,宋安然以後更不得了。這國公府說不定真的會變成她的一言堂。

奈何二太太孫氏在這件婚事上,真的沒有發言權。顏定又不是她的兒子,顏定自己有父母,有兄長,真輪不到二太太孫氏來操心。

二太太孫氏也是白期待了一回。

顏老太太乏了,揮了揮手,將所有人都打發走。

葉太太跟在三太太身邊,悄聲說道:「真沒想到顏定長這樣。」

三太太瞥了眼葉太太,「大嫂是後悔了嗎?」

「哪能啊!看顏定的意思就知道我家阿芙沒機會。」

頓了頓,葉太太又說道:「阿芙的婚事,還要拜託妹妹幫忙。我離開京城這麼多年,好多人都不認識了。還請妹妹幫忙引薦幾位太太。」

三太太笑道:「大嫂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

三太太也想讓葉芙早點定親,免得葉芙將來又鬧出是非來。

至於住在另一頭的文老太太,倒是沒將心思動到顏定的身上。她早就試探過顏老太太的意思,顏老太太根本就不想讓文敏進國公府的大門。想讓文敏嫁入國公府,肯定是不成的。

對此,文老太太只能嘆氣。誰讓文家現在比不上當年,國公府看不上文家也是人之常情。

第二天就是乞巧節,相國寺有廟會,小商販們,賣藝的都會集體出動,明兒市面上會非常熱鬧。

葉家人同文家人來到京城后,還沒有出過國公府。於是就大家就商量著明兒出門玩去。

國公府的姑娘們做東道,帶著葉芙還有文敏出門遊玩。至於府中的少爺們則帶著葉川出門,同時保護姑娘們不受欺負。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

遙光閣小書房內,宋安然正躺在顏宓的懷裡。

顏宓順著宋安然的頭髮,頭髮的質感很好,讓人心動。

重生養的都是狼 顏宓對宋安然說道:「明日起乞巧節,我們也出門玩吧。自從你嫁給我之後,我們還沒有一起出門玩過。」

宋安然挑眉一笑,問道:「你不嫌棄外面人擠人?」

宋安然知道顏宓不喜歡人多的場合,讓顏宓陪著她出門逛街,還真是為難他了。

顏宓笑道:「有你在身邊,我就沒關係。」

宋安然含笑點頭,「那好吧,明兒我們一起出門。」

宋安然是動靜相宜,明兒她肯定不會嫌棄人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