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宓大笑起來,「當然喜歡。」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他從宋安然的手中接過畫作,細細打量,「你畫這幅畫,一定花費了很多心思吧。安然,我真的很滿意這副畫作。我決定了,這幅畫我會裱起來,然後掛在書房裡,只要一抬頭就能看見。」

宋安然輕聲笑道:「你喜歡就好。不過我可沒打算今晚將這幅畫送給你。你得先將荷包還給我,我才能將畫作送給你。」

顏宓挑眉一笑,三兩下就將畫作捲起來,然後不等宋安然伸手搶奪,就將貼身放在衣服裡面。

顏宓一臉得意地看著宋安然,眉梢眼角都像是在說,想搶回畫作可以啊,先幫他將衣服脫光,就能搶回去。

宋安然大怒,這臭男人太不要臉了。

她就是太輕信顏宓,一見到顏宓智商就全餵了狗。否則這麼簡單的伎倆,她怎麼會看不透。

宋安然對顏宓怒目而視,「顏宓,我生氣了,我很生氣。我打算十天之內都不會原諒你,現在也不想見到你。所以你走吧,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顏宓哈哈一笑,靠近宋安然,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宋安然以為顏宓會吻她的時候,就聽顏宓說道:「真生氣了?荷包我喜歡,這幅畫作我更喜歡,兩件都送給我不好嗎?」

宋安然哼了一聲,「荷包太丑,我必須收回。」

顏宓笑了起來,說道:「那下次我也送你一個比較丑的東西,我親手做的東西給你好不好?你看你做了一件荷包給我,那下次我送你一件木雕,要不要?我木雕手藝也是最近才學的,血得很不好,做出來肯定會被你嘲笑。這樣一來,我有了你的荷包,你有了我的木雕,我們可以彼此嘲笑。」

宋安然盯著顏宓,「你真送我一件木雕?」

顏宓點頭,「說到做到,絕對不會反悔。」

宋安然抿唇一笑,她主動拉起顏宓的手,輕聲問道:「你什麼時候送給我?」

「等你回到京城后,我就送給你。」

「你是和大軍一起回京城嗎?」宋安然關心地問道。

顏宓笑著搖頭,「當然不會。我可能會比你們晚幾天出發。這裡還有些事情需要我來處理。」

「什麼事情?要緊嗎?是關於唐王嗎?」

顏宓摸摸宋安然的頭,「不用擔心,所有的事情我都計劃好了,等我忙完了,回到京城我會和你仔細說的。」

宋安然抓緊顏宓的手,「那你一定要保重自己。要是受傷了,等回到京城我肯定會親自收拾你。」

顏宓挑眉一笑,「打算怎麼收拾我?抽鞭子嗎?」

啊啊啊!宋安然瞬間想到顏宓的污力值,要是放任他討論抽鞭子這個話題,事情一定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宋安然沖顏宓冷哼一聲,「不準說抽鞭子。」

顏宓笑道,「那說什麼?跪搓衣板。」

宋安然咬牙,她好像打顏宓一頓,該怎麼辦?貌似打不贏啊,嗚嗚……可憐的,等成親以後可怎麼辦啊。

宋安然乾脆推了一把顏宓,「你趕緊走。」

顏宓指著自己的嘴唇,「先給我一個吻,我就走。」

宋安然認真問道:「只是一個吻,你就走?」

顏宓點頭,他說話算話,就是一個吻。

宋安然深吸一口氣,示意顏宓閉上眼睛。然後她緩緩的貼近顏宓的嘴唇。

宋安然想象得很美好,她只打算輕輕地碰觸一下顏宓的嘴唇,像蜻蜓點水一樣的輕柔純真。

可是智商不在線的宋安然,完全忽略了顏宓這個混蛋。顏宓只答應一個吻,卻沒有說這個吻是什麼樣的吻。

當宋安然的嘴唇碰到顏宓的嘴唇的那一刻,顏宓果斷的抱緊了宋安然,猛地加深這個吻。

本是蜻蜓點水的吻,瞬間變成了深吻。

宋安然先是捶打顏宓的胸口,漸漸地宋安然安靜下來。最後宋安然乾脆主動抱緊了顏宓,完完全全地被顏宓帶著走,享受著這個吻。

可是她快要呼吸不暢了,顏宓抱著她抱得太緊了。她感覺自己下一刻就會窒息而亡。而且她還感受到從顏宓身上散發出來的強烈慾望。再不停止的話,下一刻真的會擦槍走火。

終於,顏宓用著極大的毅力,剋制了對宋安然下一步的行動。

一個吻遠遠不夠,但是目前他們之間只能止於這個吻,不能比吻更多了。再多真的會出事的。

顏宓苦笑一聲,他覺著自己是在自討苦吃。明明知道現在沒辦法將宋安然吃進肚子里,可是他依然欲罷不能,次次都要自找罪受。想想一會又要到外面吹寒風,滅浴火,顏宓就覺著自己真是可憐。

顏宓抬手輕撫宋安然的臉頰,深情中帶著一點點怨念,說道:「我要早點將你娶回家。」

宋安然笑道:「只要你公開露面,等回到京城之後,我們就能定下婚期。你要是不能公開露面,我爹肯定不會將我嫁給你。」

顏宓咬牙切齒,未來岳父大人真是殘忍至極啊。

顏宓說道:「等著,我肯定很快就能公開露面,到時候我要以最快的速度將你娶回家。」

宋安然抿唇一笑,「這可是你說的。要是你敢反悔的話,我以後都不理你了。」

顏宓點頭,說道:「要是讓我不娶你,我肯定會發瘋的。安然,我發起瘋來是很恐怖的。所以你要和我一起期待,早點嫁給我,做我顏宓的女人。」

宋安然淺淺一笑,「好!我答應你。」

顏宓大喜過望,他先是抱緊宋安然。緊接著又將宋安然推開,「不行,我不能再抱著你。否則我真的會瘋的。安然,我該走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等回到京城之後我們再見面。」

顏宓用飛一般的速度逃了出去。他要去寒風中滅火,否則他會被浴火燒毀的。

卧房內,宋安然一臉嬌羞地拍著自己的臉頰,真的讓人很不好意思啊。

宋安然一臉怨念的咬著唇,哀怨地嗯嗯嗯了幾聲,為什麼她和、顏宓見面總是這般偷偷摸摸的,為什麼就不能正大光明。

該死的,就是因為她還沒有嫁給顏宓,所以一切的事情都變得不可說。

宋安然感覺自己都快變成了十足恨嫁的少女,再這麼下去,她真的會跟著顏宓一起瘋狂的。

宋安然啊啊啊的哀怨的叫了幾聲。

起床喝了一杯水,腦子似乎清醒過來了。她捶捶自己的頭,最近真的是越來越蠢了。總是被顏宓牽著鼻子走。

明知道顏宓是在胡說八道,她也會將顏宓的話當成真的。

這就是戀愛中的智商吧,根本就沒有智商可言。

宋安然咬著牙,哼哼了兩聲。不過轉眼,她又笑了起來。

她想起顏宓對她的承諾,還有木雕禮物,此時此刻她就已經開始期待了。

顏宓親自雕刻的木雕會是什麼模樣,雕工會很粗糙嗎?如果雕刻的東西太難看的話,她要不要嘲笑顏宓,順便諷刺幾句。還是大度的安慰他,開解他,違心地說雕刻得很棒,很真實。

哎呀,真是為難死她了。

談戀愛真是一件又費腦子又傷腦子的事情。

宋安然感覺,自己和顏宓談的這一場戀愛,她能傻三年。等將來她嫁給顏宓之後,她能傻一輩子。

想到自己的未來,就是在傻乎乎中度過的,宋安然又覺著自己好悲哀。

還沒表現夠自己的聰明伶俐,竟然就要傻乎乎地過一輩子。

嚶嚶嚶,這真是一個悲劇。

宋安然陷入各種胡思亂想當中,就連做夢也是做得亂七八糟的。

一大早,天還沒亮,外面還刮著嗚嗚的寒風,宋安然就被丫鬟們叫醒了。

起床洗漱,做男人打扮,穿著小廝衣服。又將臉色勻凈地化妝成蠟黃色,就像是身體不太好的樣子。吃過早飯之後,宋安然坐上外表粗糙簡陋,內里舒適寬敞的馬車出發回京城了。

宋安然的馬車跟在宋子期的馬車後面,周圍都是大軍。

將士們個個英姿颯爽,渾身帶著還沒褪去的寒意和殺氣,以及勝利的喜悅和袍澤死去的哀傷。

身處這群將士中,宋安然感覺無比的安全,同時又覺著無比得緊張。以至於宋安然都不敢輕易走下馬車。要是有人問起,就直說病了,吹不得冷風。

大軍走走停停,十多天之後,京城城門在望。

大軍回到京城這一天,京城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

文臣武將都在城門口迎接永和帝,以及勝利凱旋的大軍。

大軍在城門口停下,永和帝的車駕也在城門口停下。

宋安然偷偷的打開了一條縫隙,偷偷地往外面偷看。

她看到太子殿下領著文武百官就跪在雪地里,「兒臣恭迎父皇平安歸來,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大周萬歲,萬歲,萬萬歲!」

永和帝從馬車裡伸出一隻手,朝著前方的文武大臣虛虛一扶,「眾臣平生。太子到朕身邊來。」

瞬間,文官集團的心都跟著提了起來。永和帝會對太子殿下做什麼?會不會當場宣布廢太子?

當初得知永和帝和韓王平安歸來的消息的時候,文官集團瞬間分成了兩派人馬。

一派被稱之為守舊溫和派,他們主張按兵不動,將朝政處理好,靜待永和帝和韓王歸來。至於是非功過,大家以後再慢慢理論。

另外一派被稱之為激進冒險派,這幫人主張劍走偏鋒,乾脆趁著永和帝沒回京的時候,太子殿下直接稱帝登基算了。

不得不說,這幫人的想法很大膽,很瘋狂,但是也非常的不切實際。剛提出來,就被守舊溫和派給拍死了。

守舊溫和派大罵激進冒險派,是嫌太子殿下死得不夠快嗎,還想在火上澆油,簡直是混賬。

而且大火燒糧草,這件事情太子雖然有督查不利的責任,可是太子殿下畢竟沒有壞心,也沒有說要陰謀造反。就算永和帝追究太子殿下的責任,也不能藉機將太子殿下給廢了。

要是永和帝真打算那麼干,他們就跪死在金鑾殿前。

永和帝是屠夫,可是也不敢將讓滿朝的文官死個乾淨。

這就是文官們的底氣。篤定永和帝需要他們,要用他們,絕不會將他們趕盡殺絕。

太子殿下有些膽戰心驚地走到車駕前,「兒臣參見父皇,父皇身子骨可安康?」

永和帝示意太監劉福挑起車門帘子,露出一張黑瘦的臉。

太子殿下瞬間就激動得哭了起來,「父皇受苦了!兒臣無能,兒臣辜負可父皇的期望,沒能看好大軍的糧草,害得父皇吃苦。兒臣有罪,請父皇責罰。」

太子殿下立馬跪了下來。

文臣們也緊跟著再次跪下來,「微臣有罪,請陛下降罪!」

眾人異口同聲,聲勢震天。

將士們看著這幫文官,一個個都怒目而視。

他們的袍澤,他們的同鄉,他們的下屬,他們的上司,多少人就是因為這幫文官做事不利,最後活生生餓死在草原上。還有那些原本可以活下來的受傷的士兵,就因為糧食不夠吃,他們最終全都主動放棄了活命的機會。

那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因為糧食,他們白白死了一萬多人。

一萬多的老兵,這都是大周寶貴的種子啊!

不過將士們都沒有出聲,他們只是冷漠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太子殿下連著兩次下跪,都是跪在雪地里。膝蓋位置早已經臟污不堪。雪水透過棉褲,滲透到肌膚上,骨頭縫隙里。

太子殿下覺著很難受,可是他依舊跪得筆挺筆挺。

永和帝這一回沒有叫文官們起來,他放眼朝城門看去,眼神有些空洞。最後目光落在太子殿下身上,「這些日子,京城還好嗎?」

太子殿下內心忐忑不安,面上還要做出一副惶恐又坦然清白的模樣,說道:「回稟父皇,京城一切安好!」

永和帝神情嚴肅地說道:「看來朕當初就不該將你派到邊關任事,而應該讓你留在京城監國,如此一來,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太子殿下,你說對嗎?」

「兒臣惶恐!」大冬天的,太子殿下一頭的冷汗。

有文臣也跟著叫起來,「請陛下給太子殿下一個解釋的機會。」

永和帝冷哼一聲,「朕什麼都還沒說,你們一個個就急著跳出來為太子殿下開脫。怎麼,現在在你們心目中,只有太子一人?那你們將朕置於何地?」

「微臣惶恐!」

永和帝大怒道:「你們一點都不惶恐。你們這幫王八羔子,你們巴不得朕死在草原上,好給太子殿下騰位置,對不對?」

宋安然早就知道永和帝是個嘴炮,發起火來什麼話都敢說。

聽說了那麼多回,今天才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宋安然果然被驚了一跳。

永和帝這還沒進京城,還沒說到兩句話,就直接指責太子殿下陰謀造反,這嘴炮功夫真是沒誰了。

「陛下明察,微臣等人絕無這個想法。」

太子殿下肝膽俱裂,臉色灰白,他急切地說道:「兒臣惶恐,兒臣有罪,兒臣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這麼想,更不敢這麼做。父皇,兒臣縱有千般錯處,但是兒臣絕無叛逆之心,求父皇明察。」

「請陛下明察。」

永和帝呵呵冷笑,「明察?你們早就做好了準備,將各種痕迹都抹乾凈了,你們這會讓朕明察,朕怎麼查?查來查去,不都是你們的套路。朕告訴你們,你們那點小心思,朕閉著眼睛都能猜到。」

太子殿下哭喊道:「兒臣真的是冤枉的。」

永和帝怒斥太子殿下,「你給朕閉嘴。你一個大老爺們,沒讓你跟著朕到草原上吃苦受罪,你有什麼資格哭?你就是被這幫文臣給帶壞了。

真本事沒二兩,算計人的本事比誰都強。一個個全都該死,你們巴不得朕死在前面,朕偏要活著回來。朕告訴你們,仗雖然打完了,但是這筆賬才剛剛開始清算。

誰有罪,誰沒罪,朕會一一查清楚。該死得都得死,不該死的朕自然會饒他一命。你們都好自為之吧。」

永和帝撂下這番話,就重新坐回車駕內。啟程,進城,回宮。

只留下太子殿下和文官們繼續跪在雪地上,一個個凄風苦雨,心驚膽戰。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進了城之後,宋子期隨永和帝進宮。宋安然則坐著馬車回到宋府。

回到久違的家園,看著熟悉的地方,宋安然心頭有很多感慨。

算算時間,離開還不到兩個月,可是她卻覺著好像是離開了兩年,五年,甚至八年這麼久遠。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受,就像是兩個月前和兩個月後的京城,已經徹底發生了改變,變得她不認識了一樣。

其實人還是那些人,物還是那些物,就連房間里的擺設都和離開的時候沒什麼兩樣。

喜春高興地告訴宋安然:「姑娘,我們離開后沒人來過。目前檢查了內院,沒人動過內院的東西。」

宋安然點點頭,對於這一點她很滿意。要是自己的寶貝卧房被一群臭男人翻找過,她一定會覺著噁心想吐的。

如此說來,太子殿下做事還算溫和,並沒有她想象中那麼瘋狂。可是火燒糧草的事情,無論如何都太過喪心病狂。就算太子殿下本人不願意,可他至少縱容或者無視了這種行為。

宋安然甩甩頭,不去想朝政。那些事情還是讓男人們操心吧,她只需要賺賺小錢,享受生活,等著嫁給顏宓就行了。

真是一點野心都沒有的想法,宋安然自嘲一笑。

宋安然對喜春說道:「派人去侯府說一聲,就說我們平安回來了。當初走得太匆忙,都沒來得急和大姐姐親自道別。不知道她會不會有想法。」

喜秋建議道:「姑娘要不安排個時間親自去一趟侯府,也見見大姑奶奶。大姑奶奶的肚子得有六七個月了吧。算算時間,差不多正月里就該生了。」

宋安然想了想,對喜秋說道:「那就明天去侯府。喜秋,你去準備幾分禮物,明天我帶到侯府。給大姐姐的禮物,要用心一點。都準備一點藥材棉布棉襖。

侯府大太太我不放心,大姐姐身邊得用的人也就那麼幾個,可她們畢竟是下人,不能明著和主子對著干。大姐姐在侯府的日子過得肯定不會太痛快。」

喜秋說道:「奴婢遵命,奴婢這就去準備。其實姑娘也不用太擔心,侯府有老夫人照看著,而且大姑奶奶自己也立得住,奴婢就不信侯府大太太真敢磋磨大姑奶奶。要知道大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侯府第四代長孫。」

喜春順口就說道:「說不定大姑奶奶肚子里懷的是閨女。」

「就算是閨女,那也是侯府的嫡長孫女。」喜秋哼了一聲。

宋安然輕聲一笑,「沐紹表兄和大姐姐都是庶出,他們二人生出來的孩子,侯府未必會承認孩子是侯府的嫡長孫。畢竟他們兩夫妻將來都會分家出去。」

喜秋就說道:「姑娘,話雖這麼說,可畢竟還沒分家。要分家也得等兩位老人不在了。而且就算兩位老人不在了,只要大老爺還在,大老爺也不會讓姑爺分出去單過。

如今侯府只有姑爺會讀書,姑爺將來可以靠著科舉出仕。大老爺只要沒有老糊塗,就不會放任這樣有出息的兒子出去單過。」

宋安然笑了笑,「或許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