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了頓,庄小宇又繼續跟阿黎八卦:「她是野狼組織的三把手,綽號紅蜘蛛,很厲害,我雖然沒跟她交過手,但我知道我打不過她。」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阿黎聞言瞬間就樂了,打趣道:「你小子這麼有自知之明的!」

「我要是連這點自知之明都沒有,那我怎麼活得下去!」

「然後呢?」

「然後什麼?」

「關於這個紅蜘蛛的資料啊!」

庄小宇沒好氣地翻了一個白眼,氣呼呼地說道:「宋小黎,我又不是干偵探的,怎麼可能知道那麼多消息!倒是你,與其在這裡跟我瞎八卦,還不如趕緊跑過去宣布你的主權。」

「你要知道,紅蜘蛛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下定決心想要的男人,從來都沒有失手過。」

阿黎眯眼一笑,嘴角邪氣地勾起,那一張白凈的小臉上略驕傲,「我宋黎看上的男人,要是連這麼一個低俗的女人抵擋不住,那不要也罷!」

庄小宇噎了一下,眼前頓時一亮,心裡贊道:這丫頭真夠霸氣的!

「宋小黎,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以後有什麼事兒儘管找我。」

「那我也勉強交你這個朋友吧!」

「卧槽!宋小黎,你就不能誇我一句嗎?好歹我長得帥,又多金,你男人要是哪天不要你了,你投靠我,我保證不會嫌棄你。」

「庄小宇,你討打!」

……

「好久不見!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你說,這是不是緣分?」

紅蜘蛛媚眼如絲般,挑了挑眉,直勾勾地瞧著眼前冷著臉的男人。

薄寒池斂眸,眼底閃過冷芒,沉著嗓音說道:「紅蜘蛛,你是覺得我不會在這裡動手,所以才敢這麼肆無忌憚?」

美人兒嬌嗔地瞪他一眼,紅唇微微嘟起,「你這人可真夠無趣的!」

「是么?」薄寒池薄唇一勾,「那你還主動送上門來?」

「我這人別的愛好沒有,就是喜歡挑戰,你不是不喜歡我嗎?」 陽台上,男人的背影顯得格外孤寂。

他就那樣安靜地站在那裡,修長的手指間夾著一根點燃的香煙。

灰白色的煙霧裊裊升起。

模糊了他臉上的神情,模糊了他嘴角譏誚的笑意,也模糊了他的眸色……

燃燒過的香煙,變成了的灰燼,一截一截地掉落在斑駁的地面。

宋初微倏忽心中一痛,她連忙趿拉上一雙毛茸茸的拖鞋,飛快地跑下去,從男人身後緊緊地抱著他,「你,你又走了嗎?」

這一瞬間,她突然就害怕失去他。

「放手!」

男人扭頭,聲音忽然極冷,那張好看的臉如被寒霜包裹住。

對上那一雙冷誚的眸子,宋初微猛地一怔,一時之間,竟然心慌意亂,可,她的手卻沒有鬆開,依舊緊緊地抱著他的勁腰。

男人面色倏然一沉,眯起的眸子劃過冷芒,「同樣的話別讓我說第二遍。」

宋初微死死地咬著牙,很不甘心地鬆開手,手指用力地蜷曲起。

「你,你就一點都不喜歡我嗎?」

男人吐出一口嗆人的煙霧,單手抱胸,像是在打量貨物一樣,冷然的深眸中閃著玩味兒,「你的身體不錯!如果能在床上更浪一點……」

宋初微低著頭,嬌小的身軀輕輕顫抖著,她還以為他喜歡她。

原來……

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一塊一塊的青紫,全都是被這個男人折騰出來的。

宋初微突然揚起小腦袋,一雙秋水般的瞳眸亮亮的,直勾勾地盯著他,「我想在詹木木導演的新電影中飾演女一號。」

她已經找人打聽過了,宋黎也會去試鏡這部電影的女一號。

「你今晚上表現得很好,就當是給你的獎勵了。」

「那,謝了。」

……

男人走後沒多久,宋初微就已經把自己的身體洗乾淨,只是,皮膚上的那些青紫,要好些天才能完全褪下去,還好現在是冬天。

她患上一件性感的真絲睡裙,筆直的長發順下來,剛好遮住了胸前的春光。

宋初微自嘲地勾起紅唇,點燃了一支細長的香煙,很快,就吞雲吐霧般,打火機被她隨手丟在了澳洲進口的羊毛地毯上。

不過短短几個月,她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來都沒有想過會這樣。

宋黎!

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宋黎那個小賤人!

總有那麼一天,宋黎,我一定會將你踩在腳底下的,一定會的……

一陣熟悉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宋初微愣了一下,連忙將手機抓起來,陌生號碼?她狐疑地蹙起眉,猶豫著按下了接聽鍵。

「哪位?」

「宋初微小姐,我是誰你暫時不用知道,我只想問你,你想不想將宋黎踩在腳底下?」

手機那端傳來的是一個女人的聲音,而且,準確無誤地叫出她的名字。

宋初微臉色微變,瞬間提高了警惕,不動聲色地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聽說宋初微小姐是聖櫻中學的學霸,曾經一直佔據年紀第一,可沒想到連這麼一句普通的話都聽不懂,難道是我得到的消息有誤?」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說了,我是誰你暫時用不著知道,你只要告訴我,你想不想將宋黎踩在腳底下?宋小姐,這是我最後一次問你,你要是還不想回答,那我就當年拒絕了我的幫助。」

宋初微心裡咯噔一聲,握著手機的手機緩緩收緊,眼底閃過一抹怨毒,「你等一下!我,我說……」

「好,我聽著。」

「既然你知道我的情況,那你一定找人調查了我,在你面前,我好像沒什麼可以隱瞞的,沒錯!我恨宋黎,恨不得她去死。」

手機那端的女人忽地笑了,卻語帶譏誚:「是么?那我現在給你一把槍,你敢殺了她嗎?」

女人語氣很認真,半點不像是在開玩笑。

見宋初微好半天都沒有說話,那女人又笑了,「宋小姐,到了晚上十二點,你準時下樓,會有人在你家樓下的垃圾桶放一個小袋子,裡面有你要的作案工具。」

「我,我沒有說過我要殺人。」

殺人償命!這個道理宋初微還是懂的,她才不會傻到拿自己的命去換。

可,就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對方几句簡單的話,就拿捏住了她的心思。

「宋小姐,剛才不是你自己說,你想要她死嗎?我現在給你這麼一個機會,你只要站在她面前,然後拿出我給你的手槍,對著她的心臟biu地一聲,她肯定死翹翹。」

「你是瘋子!神經病!我沒有想過要殺人,你別在這裡攛掇我。」

「怕了?」

「我,我才不怕!我還是恨不得那個小賤人去死,最好出門就被撞死。」

手機那端的女人又笑了,循循善誘道:「宋初微,你可能不知道,想要一個人死,那是這世上最簡單的事情,死了就沒有痛苦了。」

「可,如果你真的恨一個人,那就應該讓她生不如死,讓她眼睜睜地看著你擁有原本該屬於她的一切,讓她活得最卑微,永遠被你踩在腳下,讓她這輩子就像一隻臭蟲一樣。」

「想這樣做嗎?當然,以你目前的能力肯定不行,不過我可以幫你。」

……

整個地下交易市場,不算是很大,但也足夠讓人眼花繚亂了。

阿黎一路看過去,全都是她沒見過的東西,從特殊年份的藥材,到一些珍貴礦石,還有一些珍貴的野生動物皮毛,還有難得的孤本……

「這是什麼?」

阿黎在一個攤前蹲下來,將一柄匕首拿在手裡端詳,刀鞘是繁複的花紋,匕首尾端嵌了一顆紅寶石,給人一種很古樸滄桑的感覺。

攤主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花白的鬍子至少有二十厘米長,臉上的皺紋褶皺跟松樹皮似的,一層一層。

萌娃來襲:拐個影后當媽咪 可,那雙眼睛炯炯有神,不時閃著精光,讓人絕不敢小覷了。

「小丫頭,眼光不錯!這柄匕首削鐵如泥,手柄上的紅寶石,可是來自西伯利亞冰原深處,難得的很。」

那老頭兒眯起眼,笑呵呵地說道:「看你這小丫頭不錯,你要是喜歡,我給你打個九折怎麼樣?」 阿黎沒有急著答應,也沒有急著問價格,她細細端詳著手裡的匕首。

然後,將藏在刀鞘里的那部分抽了出來。

看起來很鋒利,至於能不能削鐵如泥,阿黎四處瞅了一眼,還真沒找到讓她試刀的工具,不過就外表看上去,這東西她想要。

九折?

她扭頭望向身邊的男人,眼眸中閃著狐疑之色,「不是說以物易物?」

不等薄寒池說什麼,就聽那老頭說道:「小丫頭,你是第一次來這兒吧!這錢你到時候交到財務處,等下了市場,我們再跟財務結算。」

阿黎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老爺爺,那這匕首九折之後是多少錢?」

「這個數!」老頭兒伸出一個手指。

阿黎心裡沒底兒,纖眉緊緊地擰起,又瞧了一眼薄寒池,卻沒想到他沒有作聲,只用眼神示意她儘管開口,有事兒他會兜著。

大隱隱於婚 「一萬?」

「小丫頭,這匕首削鐵如泥,在鍛造的時候,裡面加入了一種很特殊的材料,那種材料來自西伯利亞冰原深處,很難得的,還有這紅寶石,那也是價格不菲的。」

聽到老頭兒的解釋,阿黎苦大仇深地蹙起眉,「所以呢?」

老頭兒又豎起兩根手指頭,綳著臉說道:「後面加倆個零,一百萬!給你打九折,也就是九十萬。」

阿黎嘴角狠狠一抽,差點就爆出粗口了。

一柄匕首就要九十萬,您還做什麼買賣,乾脆去搶銀行得了!

她在心裡想著,可嘴上卻笑眯眯地說道:「老大爺,您還是留著自己用吧!」

說著,阿黎就準備把匕首還回去。

「別啊!這匕首我要了,老頭兒,給我也打九折?」

阿黎話音剛落,一個嬌媚的聲音驀然闖入,她不由得蹙起眉,抬眸,朝身邊男人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噯!你的忠實擁護者又湊過來了。

聽她這麼一說,阿黎立刻就縮回手,笑眯眯地說道:「老大爺,這匕首我要了。」

「老頭兒,我出一百萬!」

「我出兩百。」

「我出三百萬。」

「三百一十萬。」

……

「五百萬!」

紅蜘蛛挑眉,一雙媚眼波光瀲灧般,聲線更是嬌媚得讓男人的骨頭都酥了,「老頭兒,我出五百萬!你不會跟錢過不去吧?」

那老頭有些為難地瞧了一眼阿黎,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倒是阿黎爽快,毫不猶豫地將匕首放回去,聳了聳肩,笑吟吟地說道:「既然這位姐姐喜歡,那就我把匕首讓給她好了。」

說完,她拉著身邊的男人就離開了,生怕他會叫出更高的價格。

「不是喜歡嗎?」

薄寒池不解地問她。

阿黎親昵地挽住他的胳膊,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很認真地說道:「我是喜歡,可,每個人都會喜歡很多東西,總不能每一樣都要得到手吧!」

「而且,我才不要當冤大頭呢!掙錢不辛苦的么?」

這話她說的義正言辭的。

薄寒池噎了一下,旋即輕輕地揉了揉她的短髮,「你說得好有道理。」

女孩兒得意地揚起唇角,「那我們繼續逛?」

「好。」

……

整個地下交易市場,都被他們逛遍了,阿黎只看,什麼都沒買,倒是薄寒池買了一支五百年分的山參,說是買回去給老夫人補身子。

十一點整的時候,地下交易市場的重頭戲總算到了,拍賣現場正式開啟。

原本一樓的餐廳不見了,變成了圓形展示台,那些即將參與拍賣的客人請去各個房間,身份顯赫的,由漂亮小姐引導去了VIP房間。

阿黎亦步亦趨地跟在薄寒池身邊,生怕一不小心走丟了。

這地方,手機信號是屏蔽的。

七八平米見方的小房間,桌椅,咖啡,甜點,一應俱全。

阿黎見到吃的,尤其還是她最喜歡的倫巴,那一張白凈的小臉瞬間漾開笑意,它豐富的味道,只饞得她口水都快要淌下來了。

房間里有個閉路電視,薄寒池說,等拍賣品上來的時候,就會在這個電視上進行全方位展示,讓拍賣者對拍品有全面的了解。

「如果拍品是人呢?」

阿黎突然問身邊的男人。

薄寒池微怔,一雙湛黑的眸子,瞬間暗了暗,「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阿黎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剛想要說什麼,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噪雜聲:「喂!美女,你就讓我進去吧! 超越狂暴升級 我真的認識裡面那位漂亮的小姐姐,我跟他是很好的朋友,是很好的那種哦!」

「要是讓她知道你把我攔在外面,她一定會很生氣很生氣的。」

呃,庄小宇!他怎麼跑來這裡了?

阿黎垂了垂眸,偷偷瞧了一眼坐在對面的男人,卻不想剛好被他抓個正著。

薄寒池微翹起唇角,故作漫不經心地問道:「外面的人找你的?」

對上那一雙幽黯的黑眸,阿黎莫名覺得心虛。事實上,她跟庄小宇清白得很,對那種話癆體質的小男生,她是半點興趣都沒有。

唔,她還是喜歡老男人!

阿黎抿抿唇,臂肘支著桌面,掌心托著腮幫子,一雙漂亮的杏眸輕輕閃了閃,可憐巴巴地瞧著薄寒池,「小寒寒,商量個事兒唄?」

男人劍眉微挑,優雅地喝著咖啡。

「呃,不小!呵呵!不小……」

這話一說出口,阿黎瞬間想抽自己一個嘴巴子,你又沒見過,怎麼知道不小呢!

小歌兒說了,得十八厘米,十八厘米,這是標準版,要是低於這個標準版……後面的話小歌兒沒有說,阿黎自然也就不知道了。

看著眼前少女糾結的小模樣兒,薄寒池輕斂眸色,嘴角輕輕抽了抽,強忍住心裡的笑意,一本正經地說道:「直接說事兒!」

「好,那我說了。」阿黎眯起眸子微笑,「你能不能讓我朋友進來坐會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