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白玉並沒有注意到小鬼,但是過了一個小時以後發現小鬼已經到了第七層,這才引起白玉的注意。一開始白玉以為是哪一個無聊的高手在這裡面鬧著玩呢,但是等小鬼闖到第十層的時候白玉才注意到小鬼所發出的攻擊。每一道攻擊都是那麼的迅速,更重要的很多代碼都是一些新的代碼。這讓白玉大吃一驚……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在黑客世界裡面,雖然新的代碼會不停的出現,但是很多代碼都是以前成熟的代碼。而眼前這個小鬼的代碼卻基本上都是新的代碼。白玉仔細的研究了一下,發現有些代碼就是成熟代碼的精華版,白玉看著這些代碼已將驚訝的不能說話了。立刻拿起電話撥打了起來……

在中國上海的一個大的別墅裡面,一個長相迷人身材火爆的女孩面對著自己的電腦瘋狂的敲打著,這是一間很大的別墅,裡面有很多電腦。如果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這些電腦都是特別組裝的,配置高的嚇人。

女孩瘋狂的敲打著鍵盤,而她面前的電腦屏幕也一閃一閃的。過了一會兒女孩的電腦突然黑屏,女孩這個時候大喊一聲:「法克!」然後躺在沙發上不動彈了。眼睛則充滿了不甘……

在女孩的旁邊的另一個女孩笑著說道:「姐姐,又輸給了花絮了,要不要妹妹我幫你啊!」這個說話的女孩個子不高,估計也就一米五五左右,但是身材卻發育的很完全。臉蛋看上去好像一個娃娃,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那個當姐姐的女孩看著長相可愛的女孩說道:「娃娃,你別太得意,有本事你和鬼蓮去比啊!」

那個可愛女孩這個時候伸了伸舌頭,然後昂著頭說:「比就比,我才17歲就比你厲害了!要不是鬼蓮仗著自己的經驗豐富我還不一定輸給他呢,那個傢伙太壞了!」小女孩也握緊了小小的拳頭。

這個時候姐姐的電話響了起來,女孩拿起電話看了看,然後接通說道:「小玉你不是今天守護嗎?怎麼有時間給我電話啊!」

「雪姐,你們趕緊到地獄的第十層,注意裡面一個標誌是骷髏的傢伙,你進入裡面就行了!」裡面想起了白玉的聲音。

張雪這個時候也很好奇白玉說的話。立刻說道:「好,我們馬上進裡面。」 邪君的第一寵妃 然後掛了電話對身邊的女孩說:「張穎,趕緊進入地獄十層,小玉打電話說那裡有情況。」張穎看著姐姐伸了伸舌頭,但是手中的動作很快,立刻登陸到地獄裡面。

地獄十層,黃然正忘我的攻擊著,而他設計的小鬼的動作就好像拳皇裡面的大招一樣,沒發出一道道代碼,小鬼就會發出不同的動作。黃然好像玩遊戲似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黑客是那麼的好玩,每一次突破就感到很滿足。

黃然腦袋裡面也不停的閃現一道道代碼,小鬼卻像發狂了一樣。一個個狂暴的招式被小鬼發了出來。 我摘梨花與白人 第十層還有其他人,這個時候都好奇的看著小鬼。小鬼的攻擊力很高,第十層的防火牆一點點的被消磨掉。

而這個時候張雪和張穎也進入了第十層。第一眼就發現了小鬼,獨特的造型,狂妄的招式讓所有人不忍不住第一眼去看他。而兩個也發現了小鬼的不同,和白玉一樣,他們都發現了小鬼攻擊的特殊性。兩個人看到這些代碼心裡別提多麼驚訝了,僅僅一會兒功夫兩個人就受益匪淺。而這個時候小鬼已經突破了第十層,小鬼的形象也消失在第十層。

張雪和張穎看著電腦,臉上卻布滿了驚訝的表情。張穎轉身看著張雪說:「姐姐,知道這是誰在這裡玩嗎?不會是凱文吧!或者是白虎,也或者是天使?」

張穎臉上布滿了疑問,而張雪也搖搖頭說:「不會兒是他們,即使他們的攻擊也不會有這麼多新的代碼,這樣的代碼為什麼我們從來就沒有見過呢?為什麼這麼多新的代碼呢?對方是怎樣一個人呢?」張雪也搖了搖頭。

張雪拿起電話立刻撥打了起來。張雪是天元聯盟的創始人,雖然建立才三年,但是在黑客圈子裡面已經混出了不小的名氣。張雪和張穎是天涯集團的大小姐,兩姐妹倆從小就對計算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天涯集團也是開發程序和軟體的,資產已經超過了百億,在中國也是數一數二的大集團。

天元聯盟建立以後,張雪和張穎憑藉自己的本事打出了天元聯盟的名氣,接著又吸收了一些黑客高手,現在在全球排名八十六。也是不錯的存在,要知道全球的黑客聯盟不知道有多少,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天元能混到這個地步已經不錯了。

張雪給一些聯盟的人員打電話都讓他們進去地獄,張和張穎也進入裡面。而黃然這個時候正在對著十一層的防火牆猛烈的攻擊著。黃然這個時候就好像一個久經沙場的將軍,攻擊也來越成熟,而天元聯盟的人卻在不停的注意著小鬼。他們現在對於黃然心裡已經產生了興趣,都好奇的看著。

這個時候張雪突然吩咐:「白玉守護十二層、鐵拳守護十三層、坦克十四層、我十五層、小穎十六層、鬼蓮十七層,白大哥十八層!我們試試這個小鬼的實力到底怎麼樣。」這個時候大家也忍不住手癢,都應聲附和著。臉上也充滿了期待……

黃然扭了扭脖子,然後看著自己的成績,兩個多小時就突破到了第十一層,黃然這個時候突然停下手中的動作。然後點擊退出地獄,因為已經快中午了,黃然準備下午的時候繼續闖蕩。

黃然的突然消失讓天元的人立刻愣了,過了一會兒大家才退出了地獄。而張雪對白玉說道:「小玉,那個小鬼什麼時候上線立刻通知我們,還有把小鬼今天的攻擊代碼收集起來,這對我們很重要!」白玉立刻應了一聲。

醫妃驚世 大家這個時候也退出了地獄,今天對於天元聯盟來說可能是一個可以慶祝的日子。那些代碼能讓天元更上一層樓。而這個時候張雪和張穎對小鬼更是產生了好奇,臉上也期待著小鬼的再一次的出現。 「唐、小、芯!」湯蓉蓉張牙舞爪正要朝她撲過去。

見狀,唐小芯正準備握緊她手腕,再給湯蓉蓉一巴掌,誰知,殷文聰比她速度還要快,她看見殷文聰將湯蓉蓉一推,湯蓉蓉當即倒在一片碎碗筷上,掌心溢出猩紅的鮮血。

馬上湯蓉蓉就發出恐怖至極的尖叫聲,在飯館子大堂內縈繞,刺得人耳膜發出隱隱作痛。

「好痛,血血……」湯蓉蓉慌張驚愣地看著自己掌心,被劃破的血口子,鮮血還不斷溢出。

看著她這個樣子,唐小芯微怔了下,由於王海燕離收銀台比較近,她知道收銀台放著止血的傷葯,她正要開口喊王海燕拿止血藥過來,然而這時……

「唐小芯!」湯蓉蓉雙眸蓄滿了怒火與恨意,「都是你害我受傷的,我不會放過你。」

聞言,唐小芯頓時覺得有點好笑,湯蓉蓉她是被殷文聰推到的,卻把錯推到了自己頭上來。

原本她還想著幫湯蓉蓉止血的,現在省了。

反正她幫湯蓉蓉止血了,不但湯蓉蓉不會接受她,反而還會說她假惺惺,說出各種難聽的話。

她又何必去找罵呢!

她又不是吃飽了撐的。

不過對於湯蓉蓉的『指責』,她還是很有必要跟湯蓉蓉說清楚。

「湯蓉蓉你這樣全都是你咎由自取的,你把飯店裡所有的東西都砸了,雖然這裡頭也是有殷文聰的投資,可也有我唐小芯的心血,你不要以為把屬於殷文聰那一部分砸了,就沒有涉及我的損失,我剛才那一巴掌就是擺明告訴你了。」

她又接著說:「至於殷文聰把你推倒了,傷及到你,這也是你們夫妻之間的事,該是你們夫妻倆回去自己解決,湯蓉蓉你少在這裡撒潑了。」

殷文聰:「飯館里所有被砸的東西,算我一個人的,至於她,我會把她帶走。」他現在厭惡得連湯蓉蓉的名字都懶得喊了,而直接僅僅用一個『她』來代替了。

「好!」她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這也確實是湯蓉蓉和殷文聰夫妻之間,出現了問題造成的損失。

「跟我走。」殷文聰上前一步,居高臨下看著還坐著地上的湯蓉蓉,他眼底蓄滿了警告。

湯蓉蓉一看他眼神,她就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可自己現在如此狼狽不堪,還都是因為唐小芯所引起的,而且殷文聰還因為唐小芯,找人強了自己,這兩筆賬就該跟唐小芯算清楚,如果不算清楚就這麼走了,自己以後還怎麼在唐小芯面前抬得起來頭來?

她在想什麼,殷文聰也一清二楚,他面容驟然便得格外冷峻,「你要是一不小心死在這裡,挺晦氣的。」他這話的意思,他很相信湯蓉蓉會明白。

「怎麼?你還想弄死我嗎?」湯蓉蓉眼角的餘光斜看了唐小芯一眼,隨即語氣挑釁反問殷文聰。

她還就不信了,殷文聰敢在唐小芯面前打死自己。

「你死這裡,我還嫌你弄髒我的飯店,要死就滾遠一點死,別礙我的眼。」哼,他又豈會不知道湯蓉蓉在想什麼。

「你……」

王海燕見到湯蓉蓉已經流了一灘血,心裡有些害怕,就揪了揪唐小芯的衣服,小聲地跟唐小芯說,「反正該賠償的錢都是殷文聰出了,你還是讓湯蓉蓉走吧!」

從她的這話裡頭,唐小芯也聽得出她是什麼意思。

但是現在殷文聰和湯蓉蓉之間,她一個外人也不好勸。

王海燕是她家人,她只能是硬著頭皮去說:「殷先生你還是先把她帶走吧!止血比較重要,有什麼話回去再說吧!」

「好,給你添麻煩了。」殷文聰盡量去克服自己的情緒,讓自己看著唐小芯的眼神,如同看平常人那般平靜無波。

話畢,這次殷文聰不顧湯蓉蓉掙扎,弄了自己一身血,他親自將湯蓉蓉拽出了飯館子。

王海燕趕緊讓人幫忙把湯蓉蓉留下那一灘血,清洗乾淨。

李蓉萍剛從外頭一回來,一瞅見飯館子成了這樣,立即心疼驚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海燕見她著急,自己也急忙忙地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她。

「這個湯蓉蓉也太沒腦子了吧!飯館子就是掙錢的地方,她怎麼能夠砸了呢?」李蓉萍後面還氣憤地加了一句,「即便是吵架打架,那也應該回去砸他們家東西。」

唐小芯勸她幾句,讓她別生氣,「他們也賠錢了。」

「賠錢又怎樣了?咱們飯館子東西壞了,也要重新買,要花很多的時間,到時開不了門做生意,這損失有算過嗎?」

聞言,唐小芯啼笑皆非,她真心沒想到李蓉萍會想到這一點去了。

於是她安慰李蓉萍:「二嬸,沒事,就當是休息唄!」

「這得要休息幾天呀!休息一天咱們就少掙了一天的錢。」

「二嬸……」唐小芯無奈笑著:「你的工資還是按月算,不扣休息天數的錢。」

「那……行吧!」李蓉萍張嘴,剛要又繼續埋怨,突然一聽到唐小芯這麼說,她微怔了一下,後面的話也改口了。

唐小芯哭笑不得地看著她,自己也真是遲鈍,她二嬸說來說去,就是為了工資的事,她還真是遲鈍。

難道是一孕傻三年開始發作了?

略略想了想,很有這個可能性。

李蓉萍還接著不太好意思地說,「小芯你也知道,我們一家人都打算在城裡買房子了,錢自然就要省著花。」

「我懂!」

既然唐小芯能夠理解她,自然她也該去幫忙把飯館子打掃乾淨。

唐小芯也留下幫忙。

足足打掃了三個小時,唐小芯累得胳膊都發疼了。

而至於殷文聰將湯蓉蓉帶出了粵香大飯店,直往醫院。

等到醫生包紮完,殷文聰把錢一交之後,他對湯蓉蓉說,「如果你敢再次挑釁我的底線,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湯蓉蓉骨子裡就要跟殷文聰對著干,她就反駁他,「怎麼?惱羞成怒了?剛才在飯館子時,我都還沒說出你喜歡唐小芯,結果看你緊張的,還把我要說的話給打斷了,殷文聰你也只有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有本事你去唐小芯面前這樣試一試。」 「你以為你的話就可以刺激的了我嗎?」殷文聰冷笑,目光溢滿了戾氣注視著她,語氣陰冷:「湯蓉蓉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說完,他就將湯蓉蓉丟在醫院,自行回家去。

湯蓉蓉在醫院大發雷霆,將看得見的東西都砸在地上。

醫生和護士看著她都害怕,只能是感覺報公咹。

偏偏又是這麼巧,趕來醫院處理事情的人就是熊富貴。

看見惹事的人是湯蓉蓉后,熊富貴微怔了一下,隨即他就好像不認識湯蓉蓉一樣,一臉公正而嚴肅的表情,找護士醫生了解更仔細一點的情況,而他也知道醫院這邊是什麼意思,之後,他公事公辦地問她,打算接受哪種方式解決這案子。

湯蓉蓉氣憤的雙眸定定地看著他,現在她眼前的熊富貴,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愛她如痴如狂的熊富貴了,可現在她也是如此狼狽地出現在他面前,對她來說,心裡太不好好受,也讓她無法接受。

更也覺得丟臉,丟自尊。

「你如果這邊不給出答覆,那我只好先把你帶會哌出所,再給你的家人打電話……」

家人?

湯蓉蓉陡然覺得特別的諷刺,她爸都已經坐牢了,她被人強了,還生了一個連是誰的骨肉都不知道的兒子,她媽柔弱無用,她跟殷文聰之間的婚姻,殷文聰根本就不是喜歡她,那她身邊還剩下了誰?

偏偏這些熊富貴還知道,又故意在她面前提起家人來刺激她。

「你是不是看到我這個樣子,你覺得這就是我的報應,對嗎?」她直直看著熊富貴,然後反問他。

「我記得我們上一次見面,我拒絕幫你調查事情之後,我們兩個之間什麼都關係都沒了,就連朋友都不是,我也不是吃飽飯沒事幹的人,你過得怎麼樣,那都是你的事,我只是公事公辦。」

「……」所以,他是在說自己想太多了?

「說吧!你是賠錢,還是被拘留?你自己選吧!」

「我賠錢!」她在瞬息間端起了自己的傲氣,冷言冷語地對他說。

熊富貴對她的愛已經消失殆盡了,她自然也要維護自己的尊嚴。

「那好,你賠錢必須要三天之內送來給醫院,如果沒有,我們再接到醫院的電話,我們哌出所就會出動直接到你家去抓你。」

熊富貴將聲明寫清楚后,撕下來,擱在床面上,自己就走出病房。

他邁步不斷地往前走,直到走出了醫院的大門口后,他停下腳步。

滿腦子縈繞的是丁彩琴的顏面,以及他們生活的點點滴滴。

今天他該早點回去看看她了。

他下班回家時,路過了街上,他發現還有糖果賣,他記得丁彩琴也喜歡吃甜的,於是他就賣了一塊錢的糖果。

等他到了家,丁彩琴跟他媽在準備晚飯。

結果突然就從廚房裡跑了出去,趴在井口邊嘔吐。

熊富貴不知道她這是怎麼啦,急忙關心上前問她。

丁彩琴光顧著嘔吐,對於他的關心,她一時之間還回答不了他。

熊富貴也蹲下,看到她這麼痛苦的樣子,很自然而然地拍了拍她後背,光是看著她連膽汁都快要吐出來的樣子,驟然間,他的心就好像是被人掐著一樣,撕裂般的發疼。

「要不咱們上醫院看看去吧!」他都擔心她人都給吐沒了。

這一會兒,葛大蘭也是熊富貴的媽,丁彩琴的家婆跑了出來。

「怎麼樣了?」

「嘔……」丁彩琴緊接著又傳來嘔吐聲。

葛大蘭緊蹙眉頭地看著她。

熊富貴一心撲在丁彩琴身上,心急如焚,一看見他媽都杵在那,半天也不說一句話,便急眼了:「媽你先看著家裡,我帶彩琴去醫院。」

「誒!」葛大蘭反應還沒過來呢,她下意識就應了他的話。

等到熊富貴和丁彩琴站起來時,她神情還有點獃獃的,「彩琴你是不是懷孕了?」

「什麼?」

丁彩琴和熊富貴兩人同時驚愣看著她,兩人同時都不禁在心裡問自己,有可能嗎?

看著他們兩個一個表情,葛大蘭樂呵呵地笑了,「彩琴也嫁給你這麼久了,也該懷孕了!」

「媽!」熊富貴有點矛盾,他實在不想潑他媽的冷水,只是現在丁彩琴都還沒檢查呢,要是害他們所有人白高興一場,那怎麼辦?於是他勸他媽:「還是先等檢查完后,再下結論吧!」

「你媽我是過來人,我都生了兩個了,有經驗,彩琴是不是懷孕,我一看,我就知道了。」

「媽,說不定也有可能是腸胃不適呢!」

葛大蘭很嫌棄和不耐煩地嘖了一聲,「我說你這個孩子,你不懂就別亂說話,忒掃興了。」

丁彩琴好不容易平復了嘔吐的癥狀,她就看見他們倆母子就要為了自己掐架了。

她趕緊說:「媽,我們還是先到醫院做一下檢查,再下結論吧!」

葛大蘭一聽她這話,也心知兒媳婦是在幫她兒子,於是就只好說,「你們等著看好了,彩琴肯定是懷孕了。」

「媽,現在還沒檢查呢,要是萬一呢!你也別給彩琴太多的壓力了。」

他們結婚也有這麼長時間了,丁彩琴遲遲還不能懷孕,反而是劉金園跟趙思蘭在一起沒過多久就懷孕了。

而他家人就算不是說,他也知道丁彩琴的內心也是很焦急,巴不得馬上就懷有孩子了。

可孩子的事,怎麼說,也都是緣分,就算是急了,也都是沒用的。

他現在的心情也是希望丁彩琴懷孕,這樣一來,丁彩琴自己還沒那麼大的壓力了。

「好好好!」葛大蘭略略一想,連忙改口。

丁彩琴嘴角微翹,眉眼間迸發出一股誰看都覺得特別舒服的神情,「媽,今天醫院的醫生都已經下班了,我們明天再去做檢查吧!」

「好好好,媽都隨你。」葛大蘭見她不介意自己盼孫心切。

「謝謝媽!」丁彩琴笑說。

她也不是不知道她家婆在想什麼,盼孫心切,她很理解。

她跟熊富貴結婚這麼久,哪怕是有小吵嘴的時候,她家婆都是站在她這一邊,就連她遲遲都還沒懷孕,她家婆都不會催她一句。

現在想想,她能有這樣的家婆,是她三生有幸。 黃然站起來扭了扭自己的身子,然後微笑著走向了廚房。而葉凝這個時候正抱著一本菜譜對比著做菜,看著那種認真的表情黃然不由的笑了笑。

黃然悄悄的來到葉凝的身後,突然一下把葉凝抱了起來。葉凝感覺身子一輕。突然叫了一聲,看到是黃然才笑著說:「哎呀,你要嚇死我啊!」說完還用自己的小拳頭打著黃然的胸口。

黃然笑了笑說:「呵呵,不要這麼用功的,做飯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練出來的,今天中午我給你做飯!你就歇歇吧!」葉凝這個時候笑了笑,黃然把葉凝放下來到洗了一把手,開始做中午飯。

過了一會兒,桌子上已經擺滿了美味。現在黃然的廚藝已經到了一種很高的境界,特別是在中國菜上面更是出眾。憑藉黃然那個超級大腦,一些好吃的配方經過黃然的研究已經到了一種很高的水平。

葉凝聞著菜的香味,忍不住流下了口水。黃然看到葉凝可愛的樣子不由的笑了笑說:「好了,別看了。都快成饞貓了……」說完還在葉凝的頭上輕輕的敲了一下。

葉凝伸了伸舌頭,然後開始拿起筷子吃了起來。當第一口菜進入嘴裡的時候葉凝不由的大聲叫了起來。真是太好吃了,這樣的味道即使到五星級飯店也吃不到。一種很鮮的感覺在嘴裡面瀰漫,這種感覺無法形容,這個時候葉凝看著黃然很認真的說道:「我決定了……」

黃然疑惑的看著葉凝,然後笑著問道:「你決定了什麼事情啊!」

葉凝看著黃然笑了笑,然後歪著頭說:「我決定了在你走之前所有的飯都有你來做!」

「不會吧!」黃然這個時候誇張的捂著腦袋,好像受了很大的冤屈似地。

葉凝好像沒看見似的,然後點點頭說:「千真萬確,你不願意啊!」

黃然笑著說道:「當然……」葉凝小拳頭一握,黃然趕緊接著說道:「當然願意了!」這個時候葉凝才滿臉的笑容。露出幸福的神情。

黃然也開心的笑著,其實黃然心裡也願意給葉凝做飯,黃然總是感覺自己為葉凝做的事情太少了,而自己大學又不能和葉凝在一起,那麼自己就趁這個暑假為葉凝多做一些事情,只要她喜歡。

吃完飯以後黃然繼續坐到了電腦旁邊,而葉凝也好奇的看著黃然。看到黃然飛快的登入到天元聯盟的網站上,葉凝也不由的產生了好奇。用疑問的語氣問道:「老公,你還是黑客啊!」

黃然笑著說:「呵呵,我算是什麼黑客呢!只不過是一個初學者罷了!」這個時候葉凝也點點頭,但是還是好奇的看著黃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