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的男人,一看就不是簡單的角色,慕初笛很難不去懷疑。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而且,最重要都是,他給她一種很複雜的感覺。

一種明明是熟悉的,轉眼卻又很陌生。

林美華拿著紙巾給慕初笛擦拭著額間的細汗。

她不知道慕初笛為什麼會這樣緊張,「今天凌晨就有人把你送回來。」

「對方好像不是認識的人,他們說你在酒吧里昏睡過去,所以他們送你回來的。」

「當時你的身份有酒味,而且傭人擔心你的情況,並沒怎麼注意那幾個人。」

「他們確定你沒事後,轉眼間那些人就消失不見了。」

「監控呢?監控應該有拍下來的。」

慕初笛知道,陸家四周都有監控。

林美華臉色略微尷尬,「是,可是昨晚下暴雨,監控被雷劈到,電路斷了,沒拍下來。」

一切,都十分的巧合。

巧合到,連林美華都察覺到異樣了。

「難道,這不是意外?」

林美華從來沒有往別處去想,可現在見慕初笛如今緊張的樣子,直接被帶了節奏。

「璇璇,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告訴媽咪好不好,媽咪陪你一起承擔。」

「雖然媽咪沒用,可是有小延在呢,小延回來,一定能夠處理的。」

對於這失而復得的女兒,林美華捧在手心都怕碎呢,一想到她可能受到過傷害,她的心都快要粉碎了。

這事若是說是巧合,那也太巧合了。

可如果不是巧合,那個男人有這個能耐嗎?

這裡,可是陸延的地盤呢。 她被追捕,也是不小心才會碰到他的。

慕初笛相信,她的被追捕與那個男人無關。

因為從那男人的手下眼裡,看到了一絲震驚。

再說,她被追捕也是晚上的事情,才短短五個小時,他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把手伸到陸家的監控吧。

而且,檢查人員都說了是被雷劈的,電路斷電的。

難道他還能控制天氣?

慕初笛想了想,便覺得是自己過於敏感了。

她見林美華因為她的一句話而神經緊張,慕初笛也覺得心裡不安。

「不,我只是問問而已。」

「昨晚是出了點小事,不過都處理好了,沒事的。」

「媽咪,我有點餓了,有吃的嗎?」

「有,媽咪現在給你帶過來。」

林美華就是個小女人,子女說什麼她就信什麼。

醫生都說慕初笛沒事,再加上慕初笛自己也這麼說了,她也就相信了。

天塌下來都比不過女兒說餓呢。

林美華早就命人熬好粥,就是等慕初笛醒過來而已。

她連忙走出房間,去廚房給慕初笛盛粥。

林美華離開后,慕初笛這才能好好地思考。

陸延什麼時候才回來呢?

那些人沒拿到她的血,應該很快就會出手,她要好好準備一下,這次一定要確定自身安全的情況下去抓捕對方。

小手輕輕地撫上肚子。

肚子很平坦,暫時還沒有什麼變化。

只是,她能夠感受到寶寶在裡面。

她絕對不能讓寶寶再次陷入危險之中的。

……

鑫華大商場內

「這件衣服我要了。」

陸佳然直接讓服務員把衣服給她包下來,絲毫不理會,這衣服還在另一個女人的手裡。

服務員臉上帶著一絲歉意,可她的態度很明確,就是要拿走女人手裡的晚禮服。

「小姐,不好意思,請把晚禮服給我。」

女人雖然有點不悅,可她也知道陸佳然的身份,不敢跟她搶,於是,忍痛把晚禮服讓出去。

可是很快,手就被另一雙小手給按住。

「為什麼要給她?」

「就憑她是陸家小姐?別忘記,她只是表的而已,陸家真正的小姐已經被找回來了,現在可是今非昔比了。」

「這晚禮服明明是我們看上的,為什麼要讓出來。」

「真正的陸家小姐都不會這樣搶別人東西呢。 唯我正邪之路 我之前見過真正的陸家小姐,人家不知道多溫柔體貼呢,陸家家宴她也有出席,這代表什麼。」

「陸佳然你想要搶,就回去搶。」

「桃桃,別說了。」

女人想要阻止好友繼續說下去。

她也知道陸家小姐被找回來了,可陸佳然怎樣也算是陸家人。

她們不好得罪的。

「你說什麼?」

「我就是陸家小姐,那個剛回來的村姑算什麼東西?她能夠跟我比嗎?」

「再說,誰能保證她就是陸家的種,那些親子鑒定報告,誰知道是真是假。」

雖然明知道親子鑒定報告不可能是假,可陸佳然心裡就是一肚子的火。

陸璇一回來,就搶走屬於她的陸家大小姐的地位。

家宴上是這樣,現在也這樣。 就連這麼一個不知名企業的小千金都敢在她面前叫囂?當她陸佳然是什麼東西。

都怪陸璇那個賤女人。

竟然在家宴上亮了一手,連那些老頭子都無話可說。

經過昨天,所有人都知道陸璇是陸家小姐了。

就因為這樣,陸佳然昨晚整晚都睡不好,今天才特意出來逛街發泄心情的。

誰知道,心情沒有變好,反而更加惡劣。

「呵呵,親子鑒定能是假的嗎,真當陸家老族長他們是老眼昏花嗎?」

「陸家是什麼地方,假的能進去嗎?」

「更何況,這樣的手段又不是第一次用,當年你親媽不就用過一次了?」

「最後不還是被陸家老族長看破了,結果還是讓陸然回到陸家,你的親媽呢,被送出國外。」

「同樣的把戲,還想再玩一次?」

桃桃雖然家族不大,可她人面廣,好友多,很多事情都從基友身上聽到的。

不知真偽,可現在為了氣陸佳然,她什麼都說的出口。

陸然的事,可是陸佳然終生的污點。

陸然,陸佳然,兩人的名字就差一個字,陸然這三兒生出來的兒子,憑什麼跟她相提並論?而且,現在,她還要處於他的壓制之下。

一想到這,陸佳然就十分生氣。

陸佳然的父親跟母親是家族聯姻,沒有愛情,父親有著深愛的女人。

他,早早就給他們的孩子起了名字。

寵妻成癮 而她,生下來都沒能得到一個名字。

她的名字,就因為陸然後來被拐走,陸父因為思念陸然,所以給她改了一個跟陸然相差一個字的名字。

總裁大人,100分寵! 甚至不顧她母親的阻止,強行定下名字入戶。

「你……看來你真的忘記了,我再怎麼樣,也是姓陸的,是衡國的主。」

「你,會因為你今天的話而後悔的。」

陸佳然轉身便離開服裝店,女人率先反應過來,她連忙拿著晚禮服追了出去。

「陸小姐,我朋友她喝醉了,剛才在胡言亂語,請你千萬不要誤會。」

「這衣服我給你送過來了,只有你這樣的氣質才穿得起的,我,撐不起的。」

「陸小姐,請消消氣,求你不要怪桃桃。」

女人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陸佳然一把推開。

陸佳然一個眼神,她身邊的保鏢便把人徹底地隔開。

「什麼東西,臟死了。」

陸佳然拍了拍剛才被女人碰到的地方。

這種寒酸女人,就跟陸璇那賤女人一樣,噁心死了。

她正想罵人,眼神卻不經意瞄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不遠處走的人不就是陸然的人?

他手裡拿著什麼東西?

陸佳然眼神很利,她知道,那人是陸然最相信的人,他那樣神色緊張,手裡的東西一定很重要。

換了平時,陸佳然肯定不敢動什麼歪心思的,可剛才桃桃的話,讓陸佳然塵封的記憶全都涌了出來。

媽咪是怎樣被迫離開衡國的。

她又是怎樣委曲求全地呆在陸然手下的。

一切的一切,都如潮水一般。

陸佳然眸子沉了下來。

「想要我不怪罪她?可以,你就幫我辦件事。」 喧鬧的大商場,人來人往,林林揣著手裡的東西,手心直冒著汗。

她快步走著,眼皮子都不敢眨一下,直勾勾地盯著前方,凡是與她靠近的人,她都避開。

她懷裡拿著的東西就是桃桃的命,一定不能出任何的意外。

當她按照約定,把東西帶了過來,來到咖啡廳里。

推門進去,見到,整個咖啡廳都被包下來了。

除了店員,沒有別人。

此時,林林才稍微的放鬆下來,她跟著店員,來到咖啡廳的包廂里。

陸佳然正抿著一口咖啡,聽到開門聲,稍稍抬眸。

她的目光沒有落在林林身上,而是一眼便落在林林懷裡的東西上面。

那是一個牛皮袋。

林林快步走進去,緊緊地抱著牛皮袋,聲音微微顫抖,「你要的東西我給你帶來了,陸小姐之前答應過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雖然她不是很聰明,可是林林很清楚,務必要陸佳然再次確認,免得她反悔。

她的口袋裡,手機正在錄音呢。

陸佳然並沒開口,她一個眼神,身邊的保鏢便向林林走了過去。

林林以為保鏢是要搶她懷裡的牛皮袋,抱得更加緊了。

大漢從吹牛開始 然而,保鏢並非要搶她的牛皮袋,而是伸手到她衣服的口袋裡,把手機拿了出來。

「你……」

她沒有想到竟然被發現了。

保鏢把手機遞給陸佳然,陸佳然眸子里閃過一絲怒氣,不過看到林林懷裡的牛皮袋,想起陸然助理的緊張,她那點怒氣也就很快沒了。

拿起手機,輕晃了一下,笑道,「在我面前就不要耍這種沒腦的小手段,拉低我的格調。」

「我陸佳然承諾過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反悔。」

「把東西拿過來,拿走你的破手機。」

碰的一聲,手機被甩在桌面上。

林林向來是被家裡寵著的,她被陸佳然給震懾住了,於是,再也不敢耍什麼小手段了,連忙把牛皮袋遞過去。

保鏢一把接過,打開后確認沒有危險物品,這才給陸佳然。

陸佳然簡單地看了一眼,臉上閃過震驚,隨後便是狂喜。

「你可以走了。」

「這次我就原諒你朋友的無禮。」

林林聞言,連忙彎腰道謝。

林林離開后,陸佳然才把資料全都弄出來。

計中計之首席霸愛 那是一份調查報告,還有一些照片。

照片拍的時間正是陸家家宴的那天。

陸璇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

看來陸然也覺得那天家宴的事情不太正常,跑去調查陸璇。

呵呵,陸然肯定想著用這個在老頭子面前邀功。

沒錯,這的確是個老功勞,只是,這份功勞就沒他份了。

這東西,落在她陸佳然的手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