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應該就是韓楉榛派去的,哈克部落的士兵,當時,還是哈克長天在位,所以,她也不敢做的太過了,只是讓人去悄悄的打聽。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後來,我也去打聽了一下,那些人,是韓楉榛的人,想到你之前說的,韓楉榛和哈克長天會對付你的事情,我很擔心,就暗中跟著那些人,一路的找到這裡來了。」

只不過,在途中的時候,那些人都換了好幾批,林浩峰不能跟得太緊,也有好幾次,失去了他們的蹤跡,所以,才會在最近的時候,才一路的打聽到了這裡來的。

原本,林浩峰也是抱著一些希望,覺得韓楉樰他們可能會是在這裡的,可是,他在這裡找了好幾天了,也沒有發現他們的身影。

林浩峰都已經打算好了,再在這裡留兩天的時間,要是還沒有任何韓楉樰他們的消息的話,他就要往下一個地方去了。

還好,老天爺對他還是不錯的,林浩峰那天在街上的時候,就正好的,碰上了出門的韓楉樰了。

「原來是這樣,林大哥,你辛苦了,對了,那韓家村的人呢,有沒有事?」

雖然林浩峰說的很簡單,可是,韓楉樰知道,他一路從上京找到了這裡來,肯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的。

光是昨天他們碰上林浩峰的時候,他那樣虛弱的樣子,韓楉樰就能夠感受到一些,這其中的辛苦了。

只不過,聽了林浩峰的話之後,韓楉樰就知道了,韓楉榛確實是已經派了人,去韓家村找過她了,她現在很擔心,就她已經變成了喪心病狂的性子,會不會對韓家村的人,做出什麼事情來。

「放心吧,楉樰,韓家村的人都還好,而且,村子裡面的人,可是不會就這樣,輕易的讓人給殺了的。」

林浩峰知道韓楉樰在擔心著什麼,馬上就將韓家村的情況告訴了她了,那些人,只是去韓家村打聽消息的,並沒有做什麼,甚至,他們還要隱藏著自己的身份呢。

要知道,韓家村的人,可是不少的,要是真的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的話,肯定會引起轟動的,到時候,說不定,哈克長天這個剛剛得來的皇位,都很有可能不保。

所以,就算是韓楉榛真的想要對韓家村的人不利,有哈克長天在上面壓著,她也不敢真的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的。

「那就好了,對了,林大哥,你知道小貝的消息嗎?」

其實,韓楉樰的心裡,還是更加的關心著韓小貝和青墨的,這會兒,見林浩峰來了,自然是要問一問他們得而情況的。

其實,從他們離開了之後,容初璟就回讓暗衛,將韓小貝的情況,時不時的,給他們送一些來的。

一開始的時候都還好,差不多一個月,就會送一次消息來,可是,後來,他們遇上了追殺,行蹤不定的。

他們暗衛之間,也就失去了聯繫了,等到了韓楉樰他們,在這裡安頓了下來之後,才又從新的給還在書院裡面的韓小貝他們送了報平安的信去,只不過,這個時候,他們的回信還沒有到,所以,她的心裡有些不放心。

「我來的時候,也是去打聽過書院裡面的情況的,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楉樰,你放心吧,小貝沒事的。」

林浩峰是知道,這次韓楉樰離開,沒有將韓小貝也一起帶走,而是讓他留在了書院裡面的,所以,在他走的時候,還專門的去打聽了一下裡面的消息的。

「那就好了。」

知道韓小貝沒有什麼事情,韓楉樰也就放心了,她是真的擔心,他不在自己的身邊,會有什麼危險的事情發生。

「楉樰,你是準備一直待在這個地方嗎?」

林浩峰雖然也覺得,這樣的地方是很不錯的,可是,一想到,以後韓楉樰會和容初璟一起留在這樣的地方,他的心裡,就有些不舒服。

「當然不會的,不過,我們暫時應該是要留在這裡的,林大哥,你是怎麼打算的?」

韓楉樰當然是不可能一直留在這裡的,她和容初璟會留在這裡,也是權宜之計,外面可是還有很多的事情在等著他們去做呢。

而容初璟,在聽了林浩峰的問話之後,放在韓楉樰腰間的手就緊了緊,看向他的眼神,也變得冷冽了起來了。

容初璟就知道,林浩峰一來,就會破壞了他和韓楉樰之間,寧靜美好的氣氛的,果然,他的沒有安好心的。

「楉樰,我看,我們很快也要離開了,不如,我安排人,將林兄給送回去吧,也免得,他跟著我們,會很危險。」

還不等林浩峰開口,容初璟就先說話了,而且,說的還是要將人給送走的話,反正,他是不會讓這樣一個,對韓楉樰有著非分之想的人,再留在她的身邊的。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林浩峰心裡一緊,馬上的抬頭看了一下韓楉樰,見她真的在為了這個提議而認真的思考的時候,眼裡是滿滿的失落。

林浩峰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這裡來,遇上了韓楉樰,自然是不想就這樣的離開的,所以,他也趕在她還沒有做出決定之前,先開口了。

「容公子,我們單獨的談談吧。」

說完了之後,林浩峰就定定的注視著容初璟,臉色嚴肅,看起來,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一樣的。

「林大哥,你有什麼話,不能和我說的?」 韓楉樰可是知道,容初璟和林浩峰一直以來,看對方都不是很順眼的,這會兒,他們居然要單獨的去說話,她還真的是擔心,他們會打起來的。

而且,韓楉樰也是真的好奇,容初璟和林浩峰之間,會有什麼事情,是不能當著她的面說的,非要這樣神神秘秘的。

「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讓你知道的了。」

林浩峰說著,這樣的話,有些略顯親昵了,讓容初璟原本就有些不太好的臉色變得更的不好了。

「不是說,有話要和我單獨的說嗎,走吧。」

容初璟冷著聲音開口,他也實在是不想讓韓楉樰再將她的注意力,放在林浩峰的身上了,而且,他也想要聽一聽,他到底有什麼,要和自己說的。

「那楉樰,我就先去了。」

見林浩峰和容初璟兩個人都同意了,韓楉樰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他們之間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好了。

「說吧,你要和我說什麼?」

在走到了一個比較僻靜的地方,確定他們說的話,韓楉樰不會聽到了之後,容初璟就停了下來,定定的看著林浩峰,眼神裡面,是滿滿的不屑。

「容初璟,我知道,你想要將我給送回去,不過,我現在,對你已經沒有任何的危險了,你不用這樣的防備著我。」

林浩峰對著容初璟的時候,也沒有了什麼好臉色,可是,他很明白,他對韓楉樰來說,是有影響力的。

要是容初璟真的堅持著,要將自己給送走的話,林浩峰相信,最後,就算是韓楉樰不同意,他也會離開的。

而林浩峰,不想就這樣的離開韓楉樰,所以,才只能這樣的和容初璟商量著,要不然,他也是不願意和他說話的。

「什麼意思?」

容初璟聽了林浩峰的話之後,挑了挑眉,有些不明白,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對自己沒有危險,他可是從來沒有將他給放在眼裡的。

看著容初璟那樣不屑的眼神,林浩峰的雙手緊緊地握了起來,只不過,藏在了袖子裡面,沒有讓人見到罷了。

就算是低著頭,林浩峰也能夠感受的到,容初璟看向自己的眼神,是帶著不善的,他知道,要是自己不能給他一個合理的理由,他是不會相信自己的。

「我在來的路上,遇上了韓楉榛派來的人,和他們起了衝突,他們將我的下面廢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林浩峰還是將這樣的,讓自己趕到難堪的話給說出來了。

原本,林浩峰是不想讓任何的人知道自己這件事情的,畢竟,這對一個男人來說,也算是奇恥大辱了,可是,今天,他卻不得不對一個,他自己的情敵,說出了這樣的話來了。

而林浩峰的話,一開始的時候,容初璟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正反應了過來之後,他也正了正神色,目光有些複雜的,看了他一眼。

容初璟對於林浩峰的話,還是很相信的,而且,他也不相信,一個男人,會為了留下來,而說出這樣承認自己不能人道的話出來。

看著林浩峰,容初璟就想到了,之前的時候,韓楉樰想要給他把脈,他那躲閃的樣子。

之前的時候,容初璟不知道是為什麼,這會兒,他卻是明白了,林浩峰肯定是不想讓韓楉樰知道自己這樣的缺陷。

畢竟,讓自己的心上人,知道了自己不能人道的事情,對一個男人來說,確實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你要和我說的,就是這些?」

對於林浩峰的話,容初璟是相信的,不過,他的心裡,也沒有什麼得意的,在他看來,就算是他不發生這樣的事情,對他和韓楉樰,也不會有什麼威脅的。

「我想留下來,留在你們的身邊,你現在也知道了,我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對你們,也不會造成什麼威脅了,我願意從此之後,都追隨你們。」

容初璟聽得出來,林浩峰真正想要追隨的人,是韓楉樰,可是,這件事情,他不能和她說,只能告訴自己,希望得到自己的同意了。

因為林浩峰的話,容初璟還真的陷入了沉思之中,就算是得到了他已經不行了的消息,他依然是不願意將人給留下來的。

可是,容初璟也很明白,要是林浩峰真的不願意走的話,他在韓楉樰的面前說了,他最終,也有很大的可能,是會留下來的。

到時候,說不定,他和韓楉樰之間,也會因為林浩峰,而產生更多的問題,所以,容初璟就有些猶豫了,既然最後,他還是要留下來,那還不如,就讓他將人給留下來呢,還能在韓楉樰的面前,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好,既然你這樣說了,那你就留下來吧,不過,我警告你,以後,收起你那些不切實際的妄想,不要再妄想不該你得到的東西。」

容初璟可是不希望,林浩峰的心裡,對韓楉樰還有任何的妄想的,這會讓他的心裡,很不舒服。

容初璟會將林浩峰給留下來,還有另外的一個原因,就是要讓他看看,他和韓楉樰之間,可是很恩愛的,根本就沒有他什麼事情。

「我明白了,放心吧。」

林浩峰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能夠留下來,這會兒,既然容初璟已經答應了讓自己留下來了,他也就不在意,他對自己說話的態度了。

而且,林浩峰想的是,以後,都能夠長久的留在韓楉樰的身邊了,這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了吧,只要能夠陪在她的身邊就好了。

「璟之,你和林大哥都說了什麼?」

見到容初璟和林浩峰說了話回來了之後,兩個人之間的氛圍,就好像變了一樣的。

而且,容初璟也沒有再說,讓人將林浩峰給送走的話,這就更加的讓韓楉樰好奇,他們兩個人,剛剛到底說了些什麼。

「沒有什麼,林浩峰說,他不想回韓家村,想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回去,我同意了。」

容初璟搖了搖頭,不想讓韓楉樰在自己的面前,提起林浩峰,說以,簡單的,將事情和她說了一遍。

當然了,容初璟沒有將林浩峰已經不能人道了的事情告訴韓楉樰,他可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就讓她知道,在她的面前貶低他。

而且,容初璟知道,林浩峰也是不想讓韓楉樰知道這件事情的,要不然,當初,他就不會拒絕了她的把脈了,他們現在既然已經達成了協議,他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的。

「真的就是這些?」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楉樰露出了一副,我一點都不相信的樣子出來了,而她,也是真的不相信。

說林浩峰不想要先回韓家村,韓楉樰是相信的,可是,要是說,容初璟就這樣輕易的就同意了,她卻是這麼也不會相信的,她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好說話的人了。

「當然了,楉樰,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

見韓楉樰露出了懷疑的模樣出來了,容初璟將人抱在了自己的懷裡,一臉受傷的看著她。

被容初璟這樣給抱著,韓楉樰原本是想要說,不相信的,最後,也都什麼都沒有說了。

算了,反正容初璟和林浩峰之間的事情,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他們也不想讓自己知道,韓楉樰也就不再去糾結這樣的事情了。

雖然林浩峰不願意讓韓楉樰給他把脈,她還是給他開了一些不身體的藥物,讓他服用了。

在韓楉樰這裡修整了幾天之後,林浩峰的的身體也已經好全了,精神也變得越來越好了。

而容初璟,因為有了之前的,和林浩峰之間的對話,雖然依然還是不高興,讓他就這樣的留下來,到底也沒有說什麼。

而林浩峰,也很識趣,在有容初璟在的地方,他從來離韓楉樰都是遠遠的,不是在幹活兒,就是在照顧容含軒。

這也是另外一個,容初璟能夠容下他的原因,要不然,就算是林浩峰真的不能人道了,他也會將人給送走的。

「璟之,我們什麼時候出去?」

來這裡,已經有了快四個月的時間了,韓楉樰覺得,他們也是時候,應該出去了,總不能,真的一直待在這樣的地方吧。

「楉樰怒不喜歡這裡嗎?」

聽到了韓楉樰的話,容初璟挑了挑眉,難得有這樣悠閑寧靜的時候,而且,還是和她還有他們的兒子一起的,他自然是不願意這麼快的就離開的。

「也不是,只不過,小貝他們還在外面呢,而且,還有一個韓楉榛在虎視眈眈的,我總覺得,現在的日子,平靜的有些過頭了。」

要是韓小貝也在這裡,他們一家人在一起的話,韓楉樰當然是不介意一直在這裡住著的。

可是,韓楉樰不能將韓小貝一個人給放在外面,她是真的很擔心她,而且,還有韓楉榛這樣的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在,就更加的覺得有些憂心了。

這樣平靜的,讓人不想破壞的日子,在韓楉樰的心裡,是這樣的美好,可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美好,讓他們眷念,將外面的事情,都給忘記了。

「你說的對,我們應該先將那些威脅我們的任何事情給解決好了的。」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容初璟也明白了她心裡的擔憂,正了正臉色,點頭說著。

在容初璟看來,也只有將韓楉榛和那些,會威脅到他們的事情給解決了,他們才能夠,真正的過上寧靜的日子。

「楉樰,要是你喜歡這裡的話,等一切都安定了下來之後,我在陪著你到這裡來住著好了。」

容初璟知道,韓楉樰是很喜歡這裡的,剛剛,他那樣問,也不是是想著,要調侃她一下罷了。

「好啊,到時候再說吧,說不定,我又喜歡其他的地方呢了。」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楉樰笑了笑,她確實是喜歡這裡,這裡很清靜,也沒有人閑雜人等的來打擾了他們。 可是,韓楉樰也沒有,就一定要在這裡生活的想法,當初,他們也是被迫無奈之下,才會選擇了進入這裡的。

要是真的有將所有的事情,都給解決了的那一天,韓楉樰更加希望的,還是能夠到處的遊山玩水,當然了,她更加的希望,自己的身邊,還是容初璟。

「璟之,要是將一切的事情都給解決了,你會願意和我一起四處的遊玩嗎?」

韓楉樰知道,要是等一切都解決了,應該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而到時候,大概他們的身份都會不一樣的,不過,只要兩個人還在一起的話,她還是希望能夠四處的走走的。

「當然了,到時候,你想要去哪裡,我都會陪著你去的。」

容初璟沒有絲毫的猶豫的,就將自己的答案告訴了韓楉樰,而且,他的心裡,也是這樣想的。

能和韓楉樰在一起,就是容初璟覺得最幸福的事情了,所以,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事情,他都會陪著她去做的。

聽到了容初璟的答案,韓楉樰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她想,自己這次,是沒有選錯人的,而且,她也相信他說的話,都是真心的。

可是,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這樣平靜的日子,很快的,就被打破了,在他們,還沒有來得及離開這裡的時候。

「王爺,屬下們,這次出去,發現了鎮子上,來了很多的人,都是在打聽我們的消息的。」

這天,暗衛們,還是和往常一樣的,出去外面的鎮子上買他們需要的東西,結果,就帶回來了這樣的消息。

「你們查清楚了,都是些什麼人嗎?」

其實,容初璟和韓楉樰的心裡,都已經隱隱的有了猜測,不過,還是想要聽到更加的確切的答案。

「屬下已經去打聽了,應該是哈克王族的死士。」

暗衛將自己調查到的事情,都和容初璟說了,然後,就退到了一邊,等著他接下來的吩咐。

「死士,看來,這個哈克蒙田,對韓楉榛,還真的是很不錯呢,居然連死士都給她用了。」

聽了暗衛的話之後,韓楉樰冷冷的說了一句,語氣里,是濃濃的嘲諷。

能動用死士來追殺他們,看來,韓楉榛還真的是沒有放棄啊,而且,還一次比一次的變本加厲的。

「他們來的人有多少?」

要知道,這死士,可不是一般的人,容初璟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心裡也有些殺意了。

既然韓楉榛這樣的不放過他們,那他們自然也是要反擊的,不過,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這個時候,容初璟自然是要先將敵人的情況給摸清楚的。

「屬下已經查過了,在鎮子上的人,大概有百來個,可是,不確定,還有沒有,藏在暗處的人。」

聽了暗衛的話,韓楉樰和容初璟的眉頭,都微微的蹙了起來了,這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就算真的是只有百來個死士,他們想要應付,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更何況,他們還不清楚,暗中的情況。

「我記得,之前的時候,我讓你聯繫江南那邊的人,聯繫的怎麼樣了?」

上次,韓楉樰說了,他們應該離開這裡了之後,容初璟就已經讓暗衛出去,和他在江南的人開始聯繫了。

「回王爺的話,秦風已經和那邊的人聯繫了,他們說,最快,明天就能趕到鎮上來了。」

這對韓楉樰和容初璟來說,倒是一個好消息了,要是他們的人,真的能夠在明天就趕來的話,對付韓楉榛派來的那些死士,他們還是有勝算的。

容初璟點了點頭,讓那些暗衛先下去了,現在,他們也不能做些什麼,只能希望,他們的人,能夠快點的到達這裡。

「楉樰,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容初璟他們談論事情的時候,林浩峰是不在的,所以,這會兒,見韓楉樰的面色有些凝重,就問了一下。

「嗯,林大哥,是韓楉榛派來的人,找到這裡來了,我想,我們應該快要離開這裡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林浩峰的心裡也是一緊,對於韓楉榛的心狠手辣,他也是了解了一些的,而且,這個時候,居然還派了死士來,就更加的嚴重了。

「嗯,那我們什麼時候離開?」

儘管林浩峰的心裡,已經很緊張了,可是,想到在韓楉樰和容初璟的面前,他還是努力的做出鎮定的樣子出來了,他可不想被他們兩個人給看輕了。

「現在還不知道,不過,應該快了。」

韓楉樰想著,就算是韓楉榛將哈克王族的死士給派來了,他們想要找到這個地方,應該也是要費一番功夫的吧。

可是,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都沒有想到,不過,第二天的時間,韓楉榛派來的那些,哈克部落的死士,就已經找到了,他們現在住著的地方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