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彥昭:也是,暫且是未婚夫,你放心,很快就是老公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秦未央簡直不想說話,她翻了翻白眼,收起手機,沒繼續搭理路彥昭。

雲夢恬見她放下手機,笑了笑:"在跟我小表哥聊天?"

秦未央勾唇:"你怎麼看出來的?"

雲夢恬輕笑:"你跟他聊天的時候,怎麼說呢,表情非常生動!"

秦未央一囧,忍不住開口:"其實,你剛才說那個人的時候,表情也格外生動!"

雲夢恬莫名的臉一紅,她有點結巴:"你……你亂說什麼,我怎麼可能!"

秦未央笑著搖頭:"好了,不逗你了,瞧你緊張的!"

秦未央看雲夢恬這樣子,明顯是提到那人就緊張,而且,她自己還不自知。

雲夢恬聽到秦未央的話,不自然的目光閃躲,轉身靠在旁邊的車門上,目光看向車窗外。

秦未央笑了笑,路彥昭說的果然沒錯,雲夢恬屬烏龜的,遇到不想說的事情,就躲起來。

只不過,她這層龜殼由誰來打開,就不得而知了。

車裡,葉一朵三人時不時的聊一句。

此刻,盛世集團總裁辦公室。

路彥琛坐在沙發上,勾唇看著面前的男人:"你的腿真瘸了?"

男人點點頭:"真瘸了!"

路彥昭坐在總裁辦公椅上,手裡的筆轉了一圈:"我怎麼就那麼不相信呢?"

路彥琛點頭附和:"我也不信,所謂神醫,能把自己弄成瘸子!"

坐在輪椅上的男人,面無表情的開口:"你們不相信我也沒辦法,真的瘸了,反正這就是結果,經過你們就不需要知道了!"

路彥琛和路彥昭幾乎是一起開口:"所以呢?"

男人不以為然的撇唇,臉上帶著高冷的神色:"沒有所以,我就是腿瘸了,回國來休養而已!"

路彥昭輕咳了一聲:"那個……中午我們打算一起吃飯!"

男人挑眉:"跟雲夢恬,給她接風嗎?"

路彥琛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誰告訴你她回來了?"

男人語氣淡淡的:"我知道她回來了,雖然這幾年不曾聯繫,但是,她每次去什麼地方,搭乘哪個航班,甚至在哪個座位,我都一清二楚!"

路彥琛頓時笑起來:"藍銘晟啊藍銘晟,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輕而易舉的放棄!"

沒錯,此刻坐在總裁辦公室里,跟路家兩位兄弟聊天的,正是雲夢恬的青梅竹馬,藍銘晟,藍心月和藍清風的兒子,神醫繼承人,藍銘晟。

他的表情淡然,彷彿對自己的舉動,沒有絲毫不好意思:"為什麼要放棄呢?難道就因為她躲著我,放棄是不可能的,畢竟,都這麼多年了!"

路彥琛玩味的看了一眼藍銘晟:"看你這個樣子,我有充分的理由懷疑,你腿瘸是假的!"

藍銘晟挑眉看了路彥琛一眼:"是真是假重要嗎?真假從來都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只要她相信,你們不要亂說話,就OK!"

路彥昭挑了挑眉,盯著藍銘晟看了幾眼:"所以,當初她為什麼要躲著你,你當時做了什麼事情,現在非得裝瘸讓她來見你!"

藍銘晟笑著搖了搖頭:"我什麼都沒有做,是她膽子太小了而已,我當時還沒有看清楚,現在明白了,所以……我現在打算換個方針,而且,我也不是裝瘸啊,希望你們兩位別亂說話!"

路彥琛笑了起來:"好好好,你不是裝瘸,你是真的瘸了,但願小夢聽到這個消息后,能堅強!"

聽到雲夢恬的名字,藍銘晟嘴角升起一抹溫柔的笑意:"她雖然膽子小,但是,最是心疼人了,她看到我這個樣子,肯定……"

後面的話,藍銘晟沒有繼續說,他低著頭,斂著眸子,神色有一點莫名的悲傷。

他只是希望,雲夢恬看到他這個樣子,不會再躲著他而已。

她已經躲了自己三年了,這次,他既然回南希市,那他就有一定的把我,讓雲夢恬無法再躲開,天羅地網已經布好,他等著雲夢恬,請君入甕!

看著藍銘晟突然變得抑鬱的樣子,路彥昭沒好氣的聳聳肩:"別想了,我看你這個樣子,小夢沒見到你,你先把自己折磨成神經病了!"

路彥琛點點頭:"阿昭的話說的挺有道理的!"

藍銘晟卻突然抬頭,看了看這兩位:"你們別以為老婆追到手了,就能來幸災樂禍,再說了,我都幾年沒見她了,還捨不得變成神經病!"

路彥琛輕笑了一聲:"我都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我還以為,當初她躲著你,你會採取點行動呢,我都沒想到,你自己回了神農莊園,把自己關了三年多!"

藍銘晟低著頭,他的神色有些許瘋狂:"是啊,把自己關了三年,我不關著自己,我不放心啊,我怕自己發瘋,會做出什麼不可原諒的事情來!" 這一刻,戰的目光看向林楠更複雜了。

雖然他不想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林楠比他強!

「預祝林兄登頂,登頂後記得對著天宮凌霄仙宮行禮,青帝大人應該在看著我等,這本就是青帝大人的至寶,這裡的一切大人都知道的,頂上的造化,也是青帝大人所賜!」戰開口提醒道。

這一刻,他真正的認可林楠,才給予這個提醒。

煉心路頂峰,有青帝的特殊遺留,有機緣造化,但也需要對青帝恭敬之人才能獲得,真若是心懷不敬,上面的機緣造化不見得能夠得到。

「多謝!」林楠開口,微微點頭。

「等選拔結束,我去找戰兄拜訪!」

「一定!」戰開口回道。

沒有再多說,林楠動了。

邁步,抬腳。

剎那間,巨大的壓力洶湧而至,心底的各種心靈上的衝擊更大了,饒是林楠也不由有些震動。

然而很快,林楠繼續,依舊在繼續攀登。

一層層,這一刻林楠速度極慢,每一層都需要一個短暫的時間來調整呼嘯,調整心靈上的特殊衝擊,應對來自上方恐怖的重力施壓。

戰微微看了一眼,最終收回了目光。

「我也一定可以登頂!」

…………

下方,看著林楠成功超越戰,除去崔慶外,一群人更是臉色複雜了。

「無恥混蛋,我這還怎麼報仇?」寶公主很不滿。

一旁,肖聰苦笑,其他還要幾人也在苦笑。

「寶兒妹妹,你這個想法暫時還是打住好了,看戰這個情形,兩人這是有交結的意思,而且以他的妖孽程度,想報仇難了。」肖聰開口說道。

他們這群天驕之子,在天庭都屬於最頂尖存在,本身身後也有強硬後台。

但不得不說,林楠真的太強。

豪門小老婆:蜜愛成婚 「哼!」寶公主直接冷哼一聲,超級不滿。

「我哥也真是的,自己親妹妹都不管,還要和這個無恥混蛋交朋友,還是找天賜師兄好了!」

「只怕他真的要登頂了,只怕青帝大人也會給予特殊機緣造化!」肖聰滿是羨慕。

哪怕他們很自信,但這煉心路也無法登頂。

能進入九萬層,便算是極為不錯了。

對林楠,只有羨慕的份了。

青帝,在天庭之中屬於至高無上,哪怕是肖聰這位小王子見到青帝,也是充滿了無盡的敬意,見過的次數也不多。

而林楠一旦登頂,應該能夠見到青帝大人,會得到造化。

「干爺爺也會喜歡這個無恥混蛋嗎?」寶公主問道。

這個沒人回答,但以林楠的天賦和實力來看,青帝肯定會歡迎這種天驕之子的加入,而不會去拒絕。

沒人捨得這種天驕失之交臂。

最後九十九層,是一個極限值。

哪怕是林楠,也承受著莫大的痛楚。

接連前行三十層台階,他也不得不停了下來,而後在原地盤坐下來休息,嘴角溢血了。

受傷了!

心靈上的衝擊,一瞬間讓林楠難以招架,導致身上的防護沒有到位,被重壓而傷,差點直接被壓趴下去。

而此刻,下方的戰動了。

比之林楠,他速度更慢一些,但一層層,緩慢抬腳,上行。

雖然一次性只前行了二十層台階,但他做到了。

勝利在望!

「這一次,戰和林楠肯定能登頂,就是不知道其他人如何,你那兒子看起來有些難了。」天痕仙王笑道。

雷動實力不弱,但心境想登頂,有難度。

「沒辦法,是這兩人太妖孽了,其他人我看也都難。」雷鳴仙王無奈。

他的兒子,已然很強了,但奈何這煉心路太難了,這一點他深有體內。

哪怕是他當年也不過踏上九萬層左右,並沒有登頂。

與此同時,就在林楠在煉心路上強闖磨練之際。

下界,天國之中。

小飛仙終於得到了冷月的通知,讓她喜出望外。

通天店鋪的溝通結果出來了。

在小飛仙耗費兩百億點靈氣值的代價下,並且答應之後飛仙集團會讓出很多產品直接供給通天店鋪后,通天店鋪總算是面勉強同意了。

在遙遠未知的地球,重新給予一個通天店鋪的名額。

而這個人,就是林楠身邊最親近之人。

最終,選擇了周穎!

小飛仙是認識周穎的,之前和林楠的溝通中不止一次見過,她也知道小飛仙的存在。

選擇她,小飛仙很滿意,至少她應該清楚林楠的蹤跡所在。

這段時間對於小飛仙而言,很不好受,少了林楠,她的生活都好似沒有了樂趣。

「好,儘快開通吧,把她的賬號麻煩給我,我要聯繫她!」小飛仙對冷月說道。

地球,雙流新城之中,難得的周穎三女到街上逛一會。

前段時間,因為林楠的出現,徹底讓三女都送了一口氣,然而同樣也憋足了一口氣,在拚命的修鍊。

林楠已然成仙,何時歸來她們不知道。

但她們不想林楠再出現時她們已然老去的一幕。

尤其是,成仙的林楠,註定會擁有無窮的壽命,而她們現在沒有。

所以,她們在拚命,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追趕林楠的步伐。

好不容易,家裡的生活用品耗盡了,幾女修鍊也憋屈的厲害,這才終於結伴出來。

不過就在三女逛的正高興,準備一起去購置幾套衣服之際,陡然間周穎愣住了,滿臉的驚愕,驚喜。

「怎麼了?」關悅徐曉雯看向周穎。

姐妹三人,比親姐妹還要親,周穎稍微有些不同,她們便能感覺到。

周穎臉上此刻滿是狂喜。

命之途 這一刻,在她心底之中,有著機械般的聲音響起,有些特殊的畫面出現。

雖然聲音有些陌生,畫面也不曾見過,但是她知道這是什麼。

「通天店鋪!」

「什麼?」關悅徐曉雯二人有些不解,怎麼突然間說這個?

通天店鋪她們自然也都知道,是林楠崛起的契機,也是他最大的倚靠,她們都是林楠最親近之人,通天店鋪她們都清楚。

「什麼意思啊?」徐曉雯看向周穎,關悅也是一樣疑惑。

周穎深呼一口氣,儘可能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現在出現在我身上了!」

頓時,關悅徐曉雯二人都愣住了,隨即一個個的眼中同樣帶著狂喜之色。

通天店鋪對林楠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若無通天店鋪,可能沒有地球現在的修鍊者世界,林楠也成不了人皇,成不了無數人心中的英雄,或許一座異境,便能將整個地球給覆滅了。

可以說,正是有著通天店鋪,才有著地球的如此改變!

而今,出現在她身上了! 藍銘晟低著頭,隱藏著眼底的陰鷙。

其實,或許,天才大抵都是瘋的,藍銘晟深刻的有體會,他內心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長期以來,他研究藥物的時候,都是魔鬼,發了瘋拼了命似的,好像自己不是個正常人,只有在雲夢恬面前的時候,他尚且是個人。

只是他沒想到,他當初小心翼翼的告白,少年人的忐忑不安,好不容易說出口的喜歡,卻嚇的那個人,直接逃走了。

所以,魔鬼出籠了,他自己控制不了,他怕傷了她,所以,他把自己關起來了。

現在,時機已經到了,他不再是三年前那個羞澀的少年,他會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想到這裡,他抬頭看著路彥琛和路彥昭:"希望兩位哥哥,不要插手我跟小夢的事情就好!"

路彥琛的眸子閃了閃,許久嘆口氣:"我也不知道你們怎麼搞的,當初小夢回國,就跟躲瘟疫一樣的躲著你,你最後還把自己關了起來,我也是不大明白你們這神操作,反正,有些事情,我想插手,也沒辦法插手,你放心吧,只要不出大問題,我是不會管的!"

路彥昭笑了笑,接著路彥琛的話說:"藍銘晟神醫,我很忙的,我最近要結婚了,你知道么,我沒有時間管你們這些小孩問題的!"

藍銘晟抿了抿唇,目光直直的看向路彥昭:"阿昭哥,我知道你很忙,我就是隨口一說而已,你不用隨時隨地秀恩愛,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嘛,秀恩愛,死得快!"

路彥昭被這小子噎了一下,他無語的瞪著藍銘晟:"我說寶寶啊,你怎麼能這麼沒良心呢,我這是為了答應你,不插手你的事情,所以,才特意這麼說的,你這黑心的小子,說什麼詛咒我啊,我就是撒把狗糧,我有錯嗎?"

藍銘晟輕笑出來:"你沒錯,是我錯了,剛才說錯話啊,阿昭哥別見怪,但是,你以後別喊我寶寶,萬一某一天,你需要我做手術,我真的害怕自己想起你往日喊我寶寶的樣子,一不小心,把你開膛破肚后,當成小孩子的玩具,那就真的不好了!"

路彥昭頓時面色一僵:"你小子!"

他搖了搖頭:"算了,我還是不得罪你為妙,你們這些學醫的,當真可怕,動不動就要這樣威脅人,你放心吧,我以後都正式鄭重的喊你藍醫生!"

藍銘晟笑著勾了勾唇,沒說話。

路彥琛看著這倆人你來我往的對話,笑著開口:"對了,藍醫生,你能告訴我們,你的腿,到底是怎麼回事嗎?畢竟,我們都答應你,不插手你跟小夢之間的事情了,你也別太腹黑了,仗著自己能耐,就欺負我們家小夢!"

藍銘晟的嘴角,劃過一抹嗜血的笑容,就像是狼看見了肉一般的目光:"怎麼可能,我喜歡她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欺負她,至於我的腿么,我是真的瘸了,不知道你們為什麼不相信,要不是腿瘸的話,我怎麼可能從神農莊園出來!"

路彥昭和路彥琛面面相覷了一眼。

路彥昭有些不相信:"你不是騙我們的,真瘸了啊?"

藍銘晟格外誠懇的點頭:"真瘸了!"

路彥琛皺眉:"所以,你是自己把自己玩瘸了,所以坐在輪椅上,回國來找同情的嗎?"

藍銘晟笑了,他的笑容莫名的有點讓人心悸:"是啊,我就是回來找同情的,畢竟,小夢最心軟的!"

路彥昭的嘴角抽了抽:"我怎麼感覺,你是故意的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