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了,生!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輸了,死!

溫妮開始調動體內的鬥氣,讓其在經脈中快速流轉,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溫妮的臉上開始出現痛苦的表情。

與此同時,她的肌膚也變得通紅似火。

溫妮的身體開始膨脹,接著膨脹。

轉眼間,她就成為了一個大胖子。

只是身體和軀幹都有精鋼扣鎖著,所以她的形體看起來特別詭異。

就好像一個被精鋼扣給扣住的氣球。

溫妮看起來已經不像是一個人了。

渾身就像是被打了氣體,不斷的膨脹,膨脹,再膨脹。

而她渾身肌膚也越來越紅,越來越紅。

嘭!

膨脹到了一個臨界點,溫妮爆了!

就像一顆被打爆的番茄。

滿屋子都是她的血肉。

血腥味瀰漫。

一股氤氳之息,在血腥氣中升騰起來,隨後附著在煙霧凝成的人形十號身上。

「收!」

在密室外頭,十號雙手結印。

與此同時,密室里的人形十號,帶著溫妮的靈魂能量,開始消散在空中。

十號深吸了一口氣,看向八號和九號,說道:「她自爆了,靈魂能量也成功帶了出來。」

說罷,十號手上的印法一變,煙霧凝聚成人形十號。

在人形十號的手裡,懸浮著一朵血玫瑰。

這就是溫妮的靈魂能量。

此刻,這股靈魂能量在不斷跳動,好似在訴說著:「快救我,快救我,快救我!」

八號沒說話,而是伸手一招,將那朵血玫瑰招到了自己身邊。

看了幾眼,八號雙手開始結印,同時嘴裡還在念著不知名的咒語,嘰里呱啦說了一堆。

反正九號和十號是聽不懂他在念什麼的。

隨著結印和咒語,懸浮在八號身邊的血玫瑰,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壯大起來。

血色玫瑰一點點膨脹,僅僅用了十幾秒鐘的功夫,就化成了人形。

砰!

溫妮從半空中摔了下來。

很痛。

三生三世醉紅顏 但她反而很高興。

這代表著她恢復了血肉之軀。

八號沒有食言,用能力救了她。

「回去之後,你最好老實受罰,否則會死得很難看。」八號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道:「走!」

溫妮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泄露了KT集團這麼多秘密,她這次回去,怕是要被重罰,甚至還有可能會死。

但是,待在安全部門,就算不死,也要忍受非人的折磨。

到了KT集團,如果管理層怪罪她,想要她死,她乾脆自殺,這樣也能少受一點苦頭。

橫豎都是死,那當然是選擇一個痛快的死法了。

眾人在夜色籠罩中,快速撤離。

武者可以飛檐走壁。

基本上到了內勁,大多數武者就能夠掌握這個竅門了。

但是想要上天,別說是內勁,就是崩勁,化勁,都是不能夠的。

化勁武者雖然不能夠飛檐走壁,但是奔跑起來,速度極快,分分鐘超過最高車速。

一溜煙,溫妮等人就跑沒影了。

想追也不現實。

……

看著安全部門裡屍橫遍野的慘狀,夜娜面沉如水。 安全部門裡駐守的武者,全都死了。

其中還有兩名崩勁武者。

什麼人,能夠這麼輕易的闖進安全部門,還能在不觸發警報的情況下,將所有人都給殺死?

夜娜幾乎不用怎麼猜,都知道是化勁武者所為。

因為那兩名被殺的崩勁武者,也如同其他武者一樣,是被一招擊殺的。

而且,溫妮還被救走了!

夜娜至今都想不明白,溫妮到底是怎麼逃走的。

密室里除了那張精鋼床和智能馬桶之外,空無一物。

這次對於安全部門來說,絕對是損失慘重。

夜娜只感覺壓力山大。

同時心裡也充滿了怒火。

她執掌明海安全部門這麼些年,還是第一次遭受這麼重大的損失。

十幾名同事被殺,並且重重關押的重犯也被救走。

這簡直是巨大損失。

夜娜當即打電話,向上級報告,同時將其他同事給調過來,維持安全部門的運轉。

對方在深夜動手,正是安全部門防守最薄弱的時候,部門裡人手不多。

當然,對此夜娜反而有些慶幸。

面對兩個以上的化勁武者,安全部門裡不管有多少人,恐怕都難逃一死。

這些來自KT集團的化勁武者,真的讓人防不勝防。

其他勢力的化勁武者,其實安全部門多多少少都有掌握一些資料。

一旦他們有所異動,各個安全部門都會察覺。

但是,KT集團的這些化勁武者,之前顯然都沒有相關信息。

這也導致,KT集團派人過來救溫妮的時候,他們都沒能夠察覺。

上級的指示很快下來,意思是讓夜娜先不要輕舉妄動,先布置好安全部門的人員,以及相應的防守措施,靜觀其變。

夜娜照做。

但是她不甘心啊!

安全部門裡的人手,基本上都是她花費心血一點點培養起來的。

現在一下子死了十幾個,不手刃仇人,她怎麼能甘心。

只是,KT集團的化勁武者太過神秘,更何況他們已經逃之夭夭,再想抓到他們,可就沒這麼容易了。

夜娜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

陳墨正和明雨卿修鍊。

修鍊這種事情,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陳墨當然要積極一些。

明雨卿也渴望進步。

雖然她是一個女強人,是做生意的小能手,但她也想提升修為,好讓自己能夠延緩衰老,青春永駐。

女人嘛,哪個不想青春不老?

明雨卿自然也不能免俗。

雖然她對自己的容貌身材什麼的,並不是很看重,覺得自己怎樣都無所謂,更沒有想跟自然規律抗衡的想法。

但是,陳墨似乎很喜歡她的臉蛋和身材。

明雨卿也就打算好好修鍊了。

反正這樣的修鍊,也基本不用費什麼心思。

提升了修為,能不能青春永駐另外說,至少身體是健康了很多,而且無論是體力方面,還是抵抗力方面,都遠比以前要強得多。

就連她的近視眼,都已經好了。

不僅不近視,眼睛還非常明亮,比正常人還要好得多。

只有近視的人,才知道近視多麼的痛苦。

摘掉眼鏡,眼前一片模糊。

這種感覺,別提有多難受了。

兩人修鍊正歡的時候,陳墨的手機屏幕亮起,嗡嗡嗡的震動起來。

陳墨沒管。

正忙著呢,哪裡有功夫聽電話。

甭管是誰打來的,這時候都要往後稍稍。

等辦完正事再說。

「電話響了。」明雨卿說道。

「別管。」陳墨悶聲應了一句,認真地辦事。

明雨卿也沒多說什麼。

不過手機嗡嗡嗡的挺影響心情的,所以她伸手,也沒看是誰來電,直接將電話給按掉。

很多小說裡頭,男主角褲腰帶都解開了,正要跟女主角辦事的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這時候,男主角竟然從女主角身上起來,去接電話???

陳墨每次看到這種劇情,都忍不住罵娘。

一般男人碰到這種事,還管電話幹嘛?

等辦完事,回撥過去不就行了嗎?

非得拋下自己的女人去接電話?

這種東西,能耽誤你多長時間?

傻雕作者!

老子不看了!

陳墨可不想像那些小說里的男主角一樣,他非要辦完事再接電話。

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好好休息了!

在劫難逃:豪門第一少夫人 只是,不一會兒,手機又嗡嗡嗡的響了起來。

陳墨拿過手機,正想關掉,卻看見來電顯示是夜娜。

這大半夜的,夜娜有什麼事。

難道是孩子有什麼事?

或者是大半夜的,夜娜想他了?

陳墨只能停下,然後接通了夜娜的電話。

「安全部門出事了。」

接通電話第一句,夜娜就直奔主題。

「出什麼事了?」陳墨立即問道。

女總裁的貼身贅婿 夜娜這就將情況大概跟陳墨說了一遍,然後道:「你這段時間不要過來明海市,順帶跟張凝雪說一下,讓她提高警惕。KT集團的那些化勁武者不簡單,而且數量起碼在兩個以上,你們不要大意,因為他們有可能去你們那邊。」

「知道了。」陳墨鄭重的點了點頭。

明海安全部門被襲擊,死了十幾個武者,這可不是小事。

而且,溫妮竟然被救走了!

這才是讓陳墨感覺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要知道,關押溫妮的密室,比銀行的金庫還要堅固,並且有重重精鋼大門,即便是化勁武者也不能打開。

除非對方有鑰匙。

但是,鑰匙只有夜娜有。

除了她之外,其他人根本打不開密室大門。

也就是說,這些過來營救溫妮的化勁武者,是強行破門進去的?

也不對。

夜娜說了,密室並沒有被打開的痕迹。

溫妮就像是憑空消失的。

至於監控攝像頭。

密室里根本就沒裝這些東西。

畢竟,網路監控並不安全,如果監控系統被入侵,對方就能夠輕鬆的掩蓋掉錄像。

而安全部門其他地方的監控攝像頭,倒是有拍到一些東西。 婚途漫漫:爹地在線追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