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瞟了一眼馮梓雲,便將目光轉移到慕洛琛身上。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慕洛琛目光清冷,應該也是注意到了馮梓雲,不過想來也是不想跟馮梓雲說話,就假裝沒看到。

馮梓雲踩著高跟鞋,噠噠的走進房間里,看著慕、葉兩人根本沒同自己打招呼的意思,心裡更加的不爽——他們當真是把自己當成慕家的掌權者了,連她這個二嬸進來,問聲好都不問了。

馮梓雲面上露著沒有絲毫笑意的笑容:「我看你們這麼著急,老太太是不是要醒了?我說,最近幾天,照顧老太太的時候,她臉色看著比之前紅潤了許多,本想著是老太太身體好一些了,卻沒想到是好到要醒了。」

一番話說出來,沒人回答。

馮梓雲臉上的笑容維持了幾秒,尷尬的萎縮了起來,好在這個時候,周文達帶著專家走了進來。

房間里人一多,馮梓雲自動化解了尷尬。

指揮那些專家,道:「你們快給我們老太太看看,她估摸著是要醒了。」

專家走到床跟前,開始給慕老太太做檢查。

其餘的人,在一旁耐心而焦急的等著。

沒多會兒,吳春熙等人用過晚餐,也趕了過來。

偌大的房間里,瞬間擠進了二三十人,顯得有些擁擠,可沒人肯出去的。

************

專家摘下聽診器,把器材收好,轉過身,對上慕家眾人期待的目光,說:「徐醫生檢查的結果沒出錯,老太太蘇醒的徵兆,的確比上次強烈了許多。或許,老太太這幾天是真的要醒了。」

聽到專家的話,慕洛琛緊繃的臉色舒緩了許多,他道:「麻煩你們這麼晚趕來。」說著,看向周文達,「文達,代我送幾位回家。」

周文達引著那些專家出去。

待他們出去,慕家的人立刻涌到了慕老太太跟前,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上次老太太昏迷后,他們都以為沒希望了。

沒成想,老太太忽然又要蘇醒了。

大多數人是盼著老太太蘇醒過來的,畢竟現在葉簡汐不怎麼管老宅這邊,而吳春熙當家不說當的不好,但總歸沒老太太在的時候公允。譬如二房和三房的事情,一旦發生了糾紛,吳春熙還是偏向自己那一房的人一些。如果老太太醒了,那他們也不用那麼受委屈了。

其餘的人,對老太太蘇醒的事情,態度複雜。

比如馮梓雲,比如吳春熙……

只是這些人的想法,葉簡汐跟慕洛琛都管不著。

他們是真心希望,老太太醒過來。

畢竟,這座老宅里,真心對他們好的人,也就只有老太太了……

*************

守到晚上十二點鐘,房間里的人漸漸的散去,連暗中較著勁的馮梓雲和吳春熙都熬不住,回房間休息了。

葉簡汐平日里都是十點鐘睡,這個時間已經困頓了。

可想著,再多陪陪老太太,所以還是強打起精神。

慕洛琛目光落在葉簡汐臉上,見她正在打哈欠,放緩了語氣說:「你困的話,就先回去休息吧。」

「我不困,等下我們一起回去。」

葉簡汐有些不好意思的擦去眼角的水光。

「我還要好一會兒才休息,不只是奶奶的事情,還有顧家那邊。你等我,可有的等了。羅醫生不是說了,你不能熬夜嗎?」慕洛琛嘴角露出一絲寵溺淡笑,伸手摸了摸她柔順的頭髮,「乖,聽話,先回去休息。」

葉簡汐猶豫了下,站起來說:「那……我先回去休息,你也別熬太晚。」

「等顧家那邊一來消息,我立刻就休息。」

葉簡汐點點頭,邁開有些麻木的腿。

和傭人一起走到門口,她回頭看了一眼,見慕洛琛在看自己,不由得彎了嘴角,覺得心頭暖暖的。

*************

已經十二點多,家裡大部分人都睡下,連傭人沒幾個。

院子里雖然都開著燈,可走在寂靜的走廊里,感覺到蕭冷的秋風,心裡竟然有些發毛的感覺。

一陣冷風吹來,葉簡汐感覺到自己雙臂起了雞皮疙瘩。

薄情總裁,饒了我 這才想起來,自己把外套忘記在了老太太的房間里。

揉搓了下胳膊,葉簡汐想,自己說到底還是住不慣老宅這邊,太久的宅子總歸有些陰沉的氣息。

不想讓自己多想,便跟傭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希望快點回卧室那邊。

走了大概十分鐘,隔著一條走廊,能看到自己卧室那邊了。

葉簡汐發緊的心,稍稍的鬆了口氣。

加快了腳步,朝著那個地方走。

可剛抬起腳步,她看到走廊的盡頭似乎站著一個人,那人穿著黑色的衣服,站在燈光昏暗處,幾乎跟黑色融為一體。

雖然看不太真切,可她覺得那人在看著自己。

葉簡汐腳步頓了下,盯著那人看了幾秒鐘,覺得自己頭皮都炸了起來。

她扭頭問旁邊的傭人:「陳媽,那邊是不是站著一個人?」

陳媽順著她指的地方看過去,疑惑的說:「少奶奶,那裡只有一棵樹,沒什麼啊?」

「怎麼可能……」

葉簡汐覺得陳媽老了,眼睛有問題,沒看清楚。

想拉著她走進些,讓她看清楚。

四世之第一部 可在轉過頭再看那裡,卻發現那裡的確沒了人,只有被風吹的搖曳的樹影。 第994章老太太蘇醒

葉簡汐怔然,垂眸思忖了一會兒,說:「可能是我看錯了,先回去吧。」

陳媽不再言語。

兩人繼續向前走,經過那處陰影地,葉簡汐多看了一眼。

這次離得近,看的也真切。

確實只有樹影。

或許……真的是她看錯了吧。

沒再糾結這個問題,葉簡汐跟陳媽進了房間。

老宅這邊,她跟慕洛琛的房間是一直有人打掃,也不需要收拾什麼,葉簡汐看著時間不早了,就拿了睡衣去洗澡。

洗完澡出來,見陳媽還在守著自己,葉簡汐說:「陳媽,你先回去休息吧,我這邊沒什麼事情了。」

陳媽說了聲「是」,便離開了房間。

葉簡汐送陳媽出了門,隨手把門鎖上了,慕洛琛那裡有鑰匙,她不擔心他進不來房間。

給慕洛琛留了燈,她哈欠連天的回了卧室。

倒在床上,拉了被子蓋在身上,下一秒就沉沉的陷入了夢境中。

*******

睡了不知道多久,葉簡汐迷迷糊糊的聽到身邊有動靜,潛意識裡覺得是慕洛琛回來了,想睜開眼睛看他一眼,問他老太太怎麼樣了,顧家那邊的事情怎樣了。

可身體陷入睡眠中,眼皮沉重的像是壓了兩塊石頭一樣,怎麼也醒不來。

靜靜的聽了一會兒聲音,感覺到那聲音漸漸的安靜了下去,然後有人走到她跟前,輕輕的摸了摸她的臉頰,又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睡吧。」

葉簡汐聽到這兩個字,往被子里縮了下,再次陷入了睡夢中。

這一覺醒來,是第二天早上。

葉簡汐睜開眼睛,看到自己身側已經沒了人,又摸了摸被子,涼的沒多少溫度。

想著慕洛琛已經離開許久了。

不由得輕輕的嘆了一聲氣。

他昨天晚上那麼晚睡,今天又一早起來,那麼忙碌,不知道他身體能不能支撐得了。

正在想著,卧室的門被推開。

唐瀟瀟一臉歡喜的走進來,說:「簡汐姐,你怎麼還在床上賴著?我聽說,老太太醒過來了。」

「你說什麼?」

葉簡汐被突如其來的消息砸的有些暈頭轉向。

「老太太醒過來了!簡汐姐,你趕緊起來,我們去看看吧。」

唐瀟瀟說著,走到床跟前,把她拉起來。

葉簡汐回過神來,慌忙找自己的鞋子穿,穿上之後,拿了外套就往外面沖。

唐瀟瀟連忙拉住她:「簡汐姐,你還沒洗漱呢,你難道要蓬頭垢面的去看老太太啊?還是先洗漱下吧。」

葉簡汐想了想也是,轉了方向,走進了浴室,開始洗漱。

唐瀟瀟站在洗漱間門口,有些忐忑的說:「簡汐姐,你說老太太會不會喜歡我?我跟她都沒怎麼相處……」

聽說老太太醒過來了,她第一時間是高興,畢竟那是知寒的奶奶,也是自己的家人。而且她聽家裡其他人說,老太太為人是頂好的,當初慕老爺子看不慣簡汐,還是老太太護著她,才讓她在慕家站穩地位的。可心裡覺得老太太千般好,萬般好,還是難免緊張。她嫁進慕家之前,連老太太的面都沒見過,後來看到過老太太,也都是在她昏迷的情況下,慕知寒也經常同她講老太太是位好奶奶。 無敵娘親,束手就寢 但這些,總比上活生生的老太太啊……

唐瀟瀟怕自己討不了老太太的喜歡,有個難應付的婆婆已經夠她受的了,再多位不看好她的奶奶。

她在慕家的日子可難過了。

唐瀟瀟想到自己將要去見老太太,手糾纏的越緊。

葉簡汐快速的刷過牙,洗了臉,回頭看向唐瀟瀟,說:「老太太怎麼會不喜歡你?老太太對待兒孫,向來寬厚的很。當初我嫁進慕家,不也沒跟她相處嗎?可老太太不也是該護著我,就護著我?你放心,你脾氣好,又給慕家生了對龍鳳胎,老人家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不喜歡你。」

唐瀟瀟聽她說的,緊張的心,緩和了一些。

「那……等下見到老太太,簡汐姐,你幫我多說些好話。」

「一定,一定。」

葉簡汐說著,走到唐瀟瀟跟前,拉住她的手往外走。

**********

兩人趕到老太太卧房跟前,慕家其他人也都得到消息,趕了過來。

重生後夫人每天福氣爆滿 因為人太多,連卧房外面都站滿了人。

唐瀟瀟撥開人群,往裡面擠。

終於擠到卧室,兩人恰好聽到老太太問:「簡汐呢?怎麼沒看到她?」

唐瀟瀟想也不想,拉著葉簡汐的手舉起來:「奶奶,簡汐姐在這裡呢!她來看你了!」

整個卧室里都靜悄悄的,唐瀟瀟忽然這麼大聲喊,引得所有人都把目光投了過來。

葉簡汐卻是看不到那些人的目光,只看到著老太太,對上老太太慈和的目光,眼睛一紅,淚珠緊跟著就滾落了出來。那聲到嘴邊的「奶奶」堵在了嗓子眼,怎麼也說不出來。

唐瀟瀟拉著葉簡汐,衝到老太太跟前,把她往前一推。

慕老太太看著清瘦的葉簡汐,手顫巍巍的伸出來想要握她的手。

葉簡汐用力的握住老太太的手,哽咽著說:「奶奶,你可算醒了……」話衝出口,淚如雨下。

慕老太太見她這樣,眼窩子不由得泛酸,其實她昏迷的時候,不是對外界沒有感知,能聽得到,可動彈不了。那些來看望她的人,說什麼話,做什麼事,她都一清二楚。

她知道,這麼多年來,簡汐受苦了,洛琛也受苦了……

慕老太太憐惜道:「傻孩子,哭什麼?我這不是好好的醒了過來嗎?」

葉簡汐擦著眼淚,說:「嗯,不哭,不哭,奶奶醒過來是值得高興的事情,我不能哭。」

擦了幾把眼淚,終於把淚水止住,可眼睛依舊是紅通通的。

慕老太太說:「你瘦了,這幾年沒少受罪吧?」

「沒,我好著呢。」葉簡汐哪裡肯讓老太太醒來,就知道過去發生的那些糟心事。

知道她在撒謊,慕老太太也沒戳破她,現在她醒了,日子還久著呢,過去簡汐和洛琛受的委屈,她會慢慢的的替他們討回來。

慕老太太拉葉簡汐坐在自己身邊,把慕洛琛落在她身後的唐瀟瀟身上:「這是知寒的媳婦吧?」

唐瀟瀟有些驚惶也有些欣喜,道:「奶奶,你認得我?」

「你經常抱著兩個孩子過來,陪著我說話,我都聽得到。」慕老太太笑呵呵的說,「以前只聽到你聲音,沒看到人長得什麼模樣。現在看到了,長得真是漂亮。」說著,扭頭看向慕知寒,「知寒,你沒娶錯媳婦,是個有福的人。」

老太太不吝讚賞,唐瀟瀟被誇得羞紅了臉。

虧得她見到老太太之前,覺得她會厭惡自己。

可沒想到,老太太會這麼和氣。

自己真是多心了。

慕老太太又看向站在一旁的慕江安、馮梓雲和吳春熙。

她的目光平靜,可給人的感覺不同。

馮梓雲覺得,老太太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樣刮在自己臉上。想到剛才老太太說的那句話——我都聽得到,不由得暗暗心驚。她是經常來照顧老太太沒錯,可每次照顧老太太的時候,想到老太太偏心慕洛琛和葉簡汐,絲毫不管知寒和瀟瀟,心裡生氣就忍不住對老太太抱怨,甚至……還偷偷地罵過老太太。

她以為,老太太聽不到,不會有事。

馮梓雲心裡發虛,暗暗地往後退了一步。

重生學神她一心搞事業 誰知——

這時,老太太又開口,道:「梓雲,春熙,我昏迷的這段時間,你們為這個家辛苦了。」

話的平靜,看不出半點責怪的意思。

馮梓雲瞪圓了眼睛,難道老太太沒聽到她說的那些話?

而在她愣神時,吳春熙柔聲說:「老太太,都是我應該做的,沒什麼辛苦不辛苦的,以前老太太管家的時候,不也是這麼來的嗎?」

慕老太太聽到她的話,點了點頭。

便沒再理會兩人。

接下來,老太太又跟慕家其他人,陸陸續續的說了話。

說了兩個多小時,沒把慕家的人問過來一遍,徐醫生看著老太太神色里有些疲倦,說:「老太太昏迷了這麼久,剛醒來,不適宜操勞。還是等她休息下,再處理事吧。」

慕洛琛贊同徐達的說法,道:「都先出去吧,讓奶奶休息。等過兩天,再挨個見也不遲。」

他話一出,眾人紛紛退出了房間。

*************

眼看著所有人都退出去,葉簡汐看了眼慕洛琛,準備跟他一起走。

可她沒走,閉著眼睛的慕老太太說:「簡汐,阿琛,你們留下。我還有幾句話,要跟你們說。」

葉簡汐聽老太太這麼說,立刻說了聲:「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