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其他的一些輔助材料,譬如啥:樹葉,枯枝,爛泥,野果,硫磺,硝石等等。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這些東西對於身處惡魔城附近的大荒森林來說,實在是太多了,甚至多不勝數。

南天命令僕從趕忙去大量收集。

煉製丹藥的材料全部齊全了。

小黑不敢耽誤時間,立馬開始煉製。

生命之界裏頭的火精靈們,也是幫襯着小黑。

連續好幾天,生命之界裏頭,煙火通天,丹藥香味不斷。

小黑的煉丹手法,果然是不凡。

傳承自仙家的本領,擁有着諸多的奇妙。

看似一堆稀鬆平常,毫無價值之物,在小黑獨特手法和雜糅之下,頃刻間就變成了,一堆有價值的丹藥。

一個個單薄的丹藥,還散發着清香的芳草味道。

小黑屁顛屁顛的,煉製好的丹藥,送給南天。

南天也是欣喜如狂。

南天也是沒有料到,小黑的效率竟然這麼高。

纔過去了兩三天,所有的丹藥就煉製好了?

南天拿過小黑煉製好的一顆奇異的與衆不同地紅色丹藥,放在手裏頭把–玩着。

“就這丹藥,有控制人的作用?”

南天好奇地問道。

小黑,嘿嘿一笑:“那是自然了。”

“小黑出品,必屬精品!”

小黑搖頭晃尾地說道。

“諾,我給主人你的是主丹。主丹之下有各種各樣的子丹。服用主丹後,主人就可以通過心念控制那些服用子丹的人。”

小黑嘿嘿地笑道。

“而且,子丹的服用者,每隔一段時間,還必須要服用一種特製的藥引子。如果,不服用藥引子,就會痛苦無比,甚至暴斃而亡。”

“只要,那些子丹的服用者,心裏頭有任何不忠誠的表現,主人您是主丹的服用者,頃刻間,就可以抹殺掉他們!”

小黑,笑眯眯地說道。

“這麼神奇呀?”

“我倒要嘗試嘗試!”

南天說着,將那丹丸,吞入嘴中。

丹丸入口即化,很是清涼。

最是神奇的,南天感覺自己神識海里頭,多了一箇中樞按鈕。

這個中樞按鈕,還有許多看不見的隱形分支,每一個分支都連通着一個子丹服用者。

現在,子丹還沒有被珍珠宗的人服用,所以分支暫且處於擱淺狀態。

一旦有子丹的服用者,南天就可以和他們進行聯繫。

南天有了這個“中樞按鈕”,就可以對他們進行絕對的控制。

“的確很是神奇,我現在就去將這些丹藥給分發下去。”

南天笑道。

大道三千,煉丹一道,追求老祖,當推神武時代的——太上老君。

小黑的祖宗哮天犬,師承太上老君,一手絕技蓋世絕倫!

今世,小黑也是天資聰慧,天賦絕倫,將遠古時期的仙家的煉丹大道,給完美再現。

看似是毫無用處,稀鬆平常的原材料,竟然變成了如此神奇的主丹和子丹。

由於原材料充沛,造價成本不高,小黑和衆多火精靈們生產了百萬之多,足夠珍珠宗那些人服用了。

南天將丹藥,帶了出來,一個個分發給珍珠宗的人。

“你們都把這個丹藥吃下去!”

南天下令道。

珍珠宗的泣硅,對如此場景,最是熟悉不過。

最爲諜戰部的部-長,泣硅見慣了這樣的場面。

這不就是,典型的給人分發毒藥,然後主人控制奴僕的伎倆嗎?

泣硅有的是辦法,來躲避吞服毒藥。

最關鍵的是,泣硅自己也是精通用毒的人,他的麾下也有一批精湛的毒藥方面的科學家。

縱然是吞服了毒藥,只要回去好好地分析和研究一下,都能夠解開。

南天冷眼掃了掃,面前上百萬有些騷–動和譁然的珍珠宗的軍隊。

“吞服丹丸,可以活命!不吞服的,直接殺掉!絕不留情!”

“當然,我也知道,你們當中,也有不少人,都是一些老油條。我奉勸你們,最好,少給我耍手段,否則的話,休怪我無情!”

“乖乖地服役二十年,爲惡魔城勞動建設,作出貢獻,到時候,光明正大的恢復自由身,纔是正途!”

南天面容冷酷。

“現在,分發丹藥!”

南天對着惡魔城裏頭的家族衛士們,下令着。

上百萬的丹藥發到了珍珠宗百萬奴隸的手上。

在南天的督促下,大多數人,都吞服了。

唯有,泣硅耍了心眼,用了一種特殊的口舌–技發,將丹藥一直含在嘴裏頭,並未沒有真正的吞服。 當百萬珍珠宗的奴隸,吞了丹丸後。

南天在腦海中,自然而然地多了一絲聯繫。

腦海裏頭的“中樞按鈕”,開始冒出了許多分支,每一個分支上面,都掛着一個吞服者的本源靈魂。

對於,珍珠宗的三大高層。

副宗主泣豈,第一長老泣戰,諜戰部的部-長泣硅,南天是重點排查。

泣豈,泣戰的本源靈魂,南天都搜索到了。

這兩人,確實是服用了子丹。

但是,泣硅的本源靈魂,一直沒有與中樞按鈕發生聯繫。

南天又等了半個時辰,泣硅的本源靈魂,始終沒有溝通上來。

小黑的煉丹手法,是不會出錯的。

南天眉頭一皺,那麼現在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泣硅根本沒有真正的吞服子丹。

從事諜戰工作多年,泣硅練就了一身不爲人知獨特祕技。

南天當即臉色一寒!

可惡!竟然敢在自己的眼底下,耍一些花招!實在是罪該萬死!

南天招來海囂惡魔皇!

“海囂,將泣硅給我拖出來!”

南天一聲令下。

海囂惡魔皇大步跨出,一下子將人羣當中的泣硅給揪了出來。

“跪下!”

海囂惡魔皇一腳踢出,將泣硅踢倒在地上。

泣硅趴在地上,痛苦無比。

泣硅面容扭曲,驚恐不已。

“南天大人,我沒有犯錯呀!”

“你抓-住-我-幹-什麼呀?”

泣硅低聲說道。

“抓-住你,你心裏頭,難道沒有點逼-數?”南天聲音冰冷。

南天一邊說着,一邊搬開了泣硅的嘴巴。

緊接着,南天一拳打出。

泣硅地吃痛地叫了一聲。

“啊嗚!”

泣硅叫了一聲,張口從嘴裏頭吐出了一個黑色的丹丸。

這個丹丸,赫然就是“子丹”。

泣硅見到計謀敗露,嚇得是面如土灰。

“大人,我知道錯了,剛纔是我……..”

“饒過我吧,放過我吧……….”

泣硅“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磕着頭,泣硅用力地磕着,把自己的頭皮都給磕破掉了。

南天幽幽地瞥了一眼泣硅。

“既然知錯,那還不立馬伏法,認罪!”

“我之前就說過了,膽敢耍花招者,殺無赦!”

南天聲音冰冷。

“海囂,執行!”

南天命令道。

“諾!”

海囂惡魔皇點了點頭,手掌一用力,“砰”的一聲,就將泣硅的人頭給打爆了。

血淋淋的人頭,甚是怕人!

在場的珍珠宗奴隸們,都是嚇得魂飛魄散。

泣豈和泣戰也是身軀抖動,泣硅和他們共事多年。

沒有想到,現在,只因爲一個花招,而落得殞命當場。

百年修爲,毀於一旦。

“以後,每隔一段時間,我會派人給你們送來,緩解苦痛的藥引子。你們只要規規矩矩地服從命令,積極地投身於勞動建設,爲惡魔城爭添光彩。”

“二十年後,定會還你們自由身!其中,若是有圖謀不軌者,如這泣硅一樣,殺無赦!當然了,我不限制你們,去尋找解藥。只要你們有本事,就去找!找到了解藥,算你們厲害!”

南天聲若洪鐘,對着一衆珍珠宗子弟訓斥着。

現在,珍珠宗的這批人,丹丸也吃了,也投降繳械了,加上週圍有惡魔大軍的看守。

他們這批人又被烙印上了“奴”印,現在大都數都沒有不臣之心。

事已至此,這些人,唯有先保命在說。

人類自從邁入了機甲大時代,人類修行者的壽命,都特別的長!

哪怕是一個普通人,壽命都有二百歲左右。

一旦跨入機甲戰士境界後,大多數都有二百五十以上的壽命。

像機甲戰王,機甲戰皇這些超級強者們,正常壽命都在五百年左右。

二十年服役期,對於機甲時代的這些修煉們來說,還真的不算多。

起碼,二十年過後,他們仍然正當人生壯年。

泣硅血淋淋的例子,就在面前。

現在,所有的人,都是嚇得不敢多說話,哆哆嗦嗦。

自從服用丹丸後,這些珍珠宗人士都是不由自主的對南天更加的敬畏了。

他們總是感覺,南天在他們的靈魂,神聖而不可褻瀆,宛若神明一樣!

經過一連串的鐵血動作,這些人,總算是被南天制-服得妥妥帖帖。

很快,哈里副家主和蒼哲快步而來,在他們的身後,押送着的是一大堆叛徒。

這些叛徒,大都來自惡魔城附近的小勢力。

其中,落葉鎮的葉家首當其衝。

葉家主自打珍珠宗集體投降後,就被蒼哲帶領衛士給擒拿住了。

“城主大人,這些叛徒如何處理?”

蒼哲問道。

南天目光冰冷:“叛徒的首領,高層等人士,全部就地處死,絕不留情!餘下的基層人等,全部貶爲奴隸,免費爲惡魔城服役五十年!”

蒼哲點了點頭:“遵命!”

“不過,城主大人!這個落葉鎮的葉家,有些奇怪。他們的家主和一些長老是背叛了,不過也有忠心之輩,譬如落葉鎮的五長老,以身殉職。他還冒着危險,派了他的孫子,將我們之前派出的使者給救了出來。”

“所以,我想請城主大人,下令,讓那五長老的後代,繼承落葉鎮的鎮主的位置!”

哈里副家主也是插了一句,說着,將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給推了過來。

少年看着,眼前這個同樣年輕,但是早已經是名震北洛主星的惡魔城主,心生無盡的崇拜與敬仰,當即跪倒而下。

“參見城主大人!”

少年行禮。

南天將少年扶了起來。

“不要多禮,精忠爲主,是個好漢,今後,你就是落葉鎮的鎮主了!你那一支葉家人,也將獲得豐厚的獎勵!”

南天鄭重地說道。

“謝謝,城主!”

少年有些激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