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夏唯的哭聲,風玫心中有些愧疚,但是這本就是衛夙的心裡話,只是衛夙太懂事了,所有的情緒都隱藏在心裡,除了身體不可抗力的原因讓家人擔心,其他不讓家人擔心分毫。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所以,劇情中在車禍后夏唯不希望她回學校后,雖然心中滿是渴望,她也笑著答應了。

也因為如此,衛夙很少離開衛家,秦陽一直沒有尋到機會讓她發病,直到後來他勾搭上衛家的人,暗中動了手腳……

「我送你。」衛衍的聲音有些澀啞,他目光暗沉地看著風玫,「你在學校要乖一點,不許離開保鏢的視線!」

「好。」風玫立即應聲,眉眼彎彎,哪裡還有一絲剛剛黯然的模樣。

衛衍微眯起了眼睛,他怎麼覺得她剛剛是故意的,就是為了讓他妥協?

果然,下一刻,他便聽到風玫對夏唯道:「媽,我剛剛是故意那樣說的,就是想讓阿衍同意我去學校而已。你別當真啊,別哭了,你哭的我也想哭了。來,笑一個,我媽笑起來最好看了。」

看著風玫一臉笑容的模樣,夏唯強壓下心中的傷痛,扯出一抹笑來:「你這孩子,鬼機靈!」

風玫笑嘻嘻的:「那媽我就去學校了,你記得想我。」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你就不怕我反悔?」衛衍聲音幽幽的,故意了,就這樣當著他的面說出來,當他耳聾啊。

風玫瞥了他一眼:「那你會反悔嗎?」

衛衍立即抿唇,黝黑的眸子中隱著一抹心疼。他知道她確實是故意說的,但是更知道,她說的都不是假話……

他沒有說話,卻率先轉身往外走。

衛家給風玫配了一個保鏢,這也是讓她去學校的唯一要求,保鏢負責她在學校的安全,同時也是她的司機。

風玫與衛衍坐在後座里,兩人都沒有說話。

衛衍直愣愣地看著車窗外倒飛的景物出神,不知在想什麼。

風玫也沒在意她,她此時在思考秦陽的事情。

她後來問了夏唯,她幾次性命垂危,後來突然出現了一個年輕人救了她。但是那個年輕人並未留下名字,在將她搶救回來后就離開了,衛冕要給他報仇報答他,他都拒絕了,就如世外高人一般突然出現,救人性命,突然離開不求回報。

衛冕出於對對方的感激與尊敬,並沒有去查他。

這些都是衛夙中的記憶中一樣,秦陽救了衛夙之後就離開了,直到衛夙再次病到性命垂危…… 一天的比試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葉修也從這些弟子的比試中收穫了不少。雖然大家修鍊的都不一樣,但武道修鍊一途,說到底還是有很多相同之處的。

有了收穫,葉修的心情也是很不錯的,於是看完了比試,他就樂滋滋的向自己目前參賽弟子的住處走去,正好路上沒事兒還能和墨麒麟這傢伙打打趣兒,談天說地的。

「葉修,難不成你是縮頭烏龜嗎?小爺我在這等了你這麼久也不出來。」葉修剛剛到達休息的地方就聽見一道粗狂沙啞的聲音傳來,聽起來就像是公鴨嗓子。

此時,葉修的住處都已經圍了很多人,他決定先暗中看看是怎麼一回事。

「葉修,難道你真特么的是一隻縮頭烏龜?快給小爺滾出來,只要你說你是縮頭烏龜,不敢接受挑戰,小爺我就放過你。」只聽那個聲音沙啞的人用鄙夷語氣的說道。

「羅師兄,我看這葉修是怕了你了,都不敢出來了吧。」

「哈哈,我看他現在一定是躲在了暗處吧,咱們羅師兄的大名,內門弟子誰沒聽說過啊?」

聽到這些人的話,葉修心中冷笑,今天他去參加比試,而且比試結束自然是留在那裡看其他人的比賽,所以葉修剛剛才看到這一幕,這讓他怎麼應戰?

說起來這個被那些人稱作羅師兄的傢伙還真是挺會挑時間的,什麼時候不來挑戰偏偏是葉修不在的時候。先前那個女媧谷的王青衣來這裡挑戰他的時候,可是趕上葉修正好在這兒啊。

聽到他們叫那個為首的人為羅師兄,葉修開始回憶內門姓羅的有名的弟子。想了一會兒,發現這個羅師兄是個專門欺負新進的內門弟子的人,也就沒放在心上。一個只知道欺負新人的人,想必實力也強不到哪去。

不過,此時的葉修倒是打算等一會兒在出去,正好閑著無聊看著那些人的反應也是很不錯的,就當年費看一場猴戲了,正好這段時間的葉修有點兒囊中羞澀,苦於沒有娛樂節目看看。反正看這些人的架勢一時半會兒還走不了,葉修也不著急,說罷,他也就不在多想,找了一棵樹,悠閑的躺了上去。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葉修聽到了墨麒麟嘛慵懶的聲音傳來,「哈–現在都這麼晚了,你打算什麼時候下去打發那群傢伙啊。」一邊說著,墨麒麟還打著哈欠,好像很困的樣子,而他明明是剛睡醒。

聽到墨麒麟的話,葉修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絲邪惡的笑意,隨後答道:「馬上了,這就去打發那群跳騷,正好我這猴戲也看得差不多了。」葉修說完,他就縱身一躍,回到了地面,緊接著就向自己休息的地方走去。

「你們是什麼人?」到了住處,發現一大堆人圍著這裡,葉修做出一副很不爽的樣子冷冷的問道。

「小子,你就是那個葉修?」一個跟班在那個羅師兄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隨後他就這麼問道。

沒有多想,葉修直接答道:「是。」

得到葉修的準確回答,那個羅師兄走上了前面,隨後一副很厲害的樣子說道:「小子,叫了這麼半天都不敢應戰,我還以為你不敢出來了呢。」

「你要挑戰我?」葉修反問道。而此時的他,心裡卻一直在冷笑。敢打擾老子的休息時間,你還真特么的是活膩歪了。

「沒錯,我就是要挑戰你。」

「哦?要挑戰我嗎?」葉修不動聲色的問道,但心裡卻已經盤算好了下一步動作,正好做出一副沉思狀。

看葉修露出一副有些驚訝的樣子,那個羅師兄和那群跟班卻以為葉修是害怕了呢,當下臉上的嘲笑之意更濃了。

「哈哈,我還以為這新進的內門弟子第一第二是什麼樣的高手呢,原來就是個小白臉,看年紀還挺嫩啊。現在一聽說要挑戰了,結果都被嚇傻了啊。」

聽他這麼說,葉修露出了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我有說自己是高手嗎?難道是你說我是高手的?」

說,葉修又補充了一句說道:「我這個人一向都很低調。」

「可是你低調有什麼辦法啊,一個空元境的弟子能夠打敗靈元境的方戰,女媧谷的天才弟子王青衣,這讓你怎麼低調呢?」

葉修隨後又問那個羅師兄:「喂,我這麼低調的人,自從進了天君門好像一直都沒惹到什麼人吧,難道說就因為我打敗了他們所以我就是得罪你了?」

「得罪?小爺我要挑戰你還需要理由嗎?」那個羅通成蠻橫的說道。

而聽到他這麼說的葉修,此時則是陷入了沉思,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樣子,隨後自言自語道:「是啊,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看葉修這個樣子,那個羅通成露出了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不爽的說道:「行了,我說葉修,你到底是應戰還是選擇直接投降?」

「哈哈,你們看,他都被羅師兄嚇的不敢動彈了。」此時的葉修滿臉無奈,竟是在那一動不動的站著。

過了一會兒,葉修無奈的答道:「好吧,看來我是非要把你們打發走不可了,不然還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夠休息呢。」

聽葉修這麼說,那個羅師兄竟是不樂意了,什麼叫打發他?他可是來挑戰的啊。

「你趕緊上吧,不用磨蹭了,早死早投胎這句話沒聽過嗎?」

「哇,好睏啊。看樣子我還是趕緊把你們都打發了吧,正好回去洗個澡好好休息一天。」葉修一邊說著,一邊伸了個懶腰,做出睏倦的樣子。

下一刻,那個羅師兄還沒看清一道人影是怎麼過來的,就感覺胸前背後被人同時打了一拳。然而實際上,這兩拳是有時間間隔的,只不過葉修的速度太快了,讓他有了一種錯覺,這是同一時間出手的。

「啊–」

那個羅師兄臉色鐵青,倒不是因為他被葉修打了,畢竟葉修雖然心裡不爽,但說到底也沒下重手,畢竟只是一點兒小事兒,而對方和自己也是同門。最主要的,還是因為這個羅通成感覺自己面子上掛不住,欺負了這麼久的新人,沒想到竟然有一天被比自己境界還要低的新人打了,這讓他如何不氣。

「請問羅師兄還有什麼事嗎?」

「哼,葉修,你給我等著。」雖說他很生氣,但不代表他被氣的昏了頭,就憑葉修這傢伙剛剛的速度,這個羅通成他就知道自己不是葉修的對手,就算是葉修再隱藏一部分實力他都沒有勝算,所以他很明智的帶人走了。

「羅師兄慢走,不送啊。有空常來啊。」 總裁寵妻無度 看著遠去的一群人,葉修大聲喊著。

「你還真是夠無聊的。」那群人都離開后,墨麒麟看到葉修這欠揍的樣,帶有挖苦意味的說道。

「是嗎?」葉修對此感到沒什麼,反正無聊嘛,正好找點兒事兒給自己當樂趣了。

夜晚,那些其他院子里的弟子也聽說了這件事,甚至就連別門派的人都知道了。畢竟現在正好是正道排名賽的時候,哪個門派要是發生點兒啥很快就會傳出去的。

此時,一群內門弟子圍坐在一起,正好討論著白天發生的事兒。

「哈哈,今天的事兒內門都在傳,說那個羅通成被兩個新進的內門弟子耍了。」只聽其中一個被羅通成欺負過的弟子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下,就聽到另一個弟子笑著說道:「是啊是啊,你說葉修這麼厲害的人,這個羅通成竟然也敢來挑事?」

「之前葉修越級打敗了方戰,更打敗了女媧谷的天才弟子王青衣的事兒大家都知道了,結果這個羅通成還真是夠勇敢啊,有勇氣,我佩服。」這個弟子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他實際就是在嘲諷那個羅通成,其他弟子自然也都知道。

晚上出來散步的葉修正好聽到這一桌的弟子談話,於是不禁停下腳步聽了一下。只不過他剛準備離開,那幾個弟子就發現了他,並且邀請他一起坐。沒有多想,葉修自然是同意了。正好大家坐在一起,溝通一下感情也是不錯的嘛,該打好的關係還是要打好的,葉修可不認為自己是什麼高冷的天才什麼的。

只聽一個弟子好像想起來了什麼,突然說道:「葉修師兄今天真是大快人心啊,只不過我聽說這羅通成本人實力並不是內門的佼佼者,但他有個表哥很厲害,已經是精英弟子了。」看這個實力不俗的弟子嚴肅的樣子,葉修知道這個羅通成的表哥不一般,應該是有點兒真實力的,畢竟是精英弟子。

「那又怎樣?他一個天君門的精英弟子都已經老大不小的人了,還能來挑戰葉修兄弟一個新人?他不怕人笑話。」一個大大咧咧的弟子說道。

「話雖如此,但這個世界實力為尊。就算他不能挑戰葉修兄弟,但找點事兒還是沒問題的。」

「唉,看來我這是想低調都難啦。」葉修嘆道。隨後說道:「你們放心,他若真來了我也不是好欺負的。雖然我葉修只想好好修鍊不想惹事兒,但既然事兒來了那我也不是怕事兒的人。」

「嗯,我們幾個雖然今天才算和你認識,但到時咱們大家可以一起來應對。」那幾個弟子說道。

「那就多謝各位了。」說完,大傢伙兒都爽朗的笑了出來,絲毫不擔心接下來會怎樣,畢竟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事情總有辦法解決的。 把那些跳騷打發走了之後,葉修就回到自己的休息區開始洗澡準備修鍊一會兒就休息。這幾天他睡得並不多,雖然不困,但因為在地球上養成作息時間,讓他一到這個時間還是很想睡覺。

和墨麒麟聊了一會兒,這傢伙已經哈欠連天了,正好把葉修的瞌睡蟲也勾了出來。看時間不早了,葉修把洗澡水倒掉就去睡覺了。

夢裡,他還夢見了沈清雪她們,都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的身影。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葉修還真的是很想念自己的親人呢。

美好的夢人們總是不願意醒過來,葉修同樣如此。因為夢裡有自己想見的人,所以他始終不願意醒過來,希望這個夢能夠越做越久。

不知不覺,夢外的世界太陽都已經高高升起了,而夢裡的世界還是親人在眼前的那副景象。

……

此時正道排位賽的比試地點那裡,其中的一個比武台上站著一個身形瘦削,五官端正,面容剛毅的青年弟子,身著黑色緊身練功服。此刻他正嘴角噙著笑意,這笑中帶有一絲嘲笑,帶有一絲自信,看他樣子是在等人,想來正是他的對手。

只聽那個比武台上的主持者喊到:「天君門內門弟子葉修,若是一刻鐘內不出現,便視為這次比試棄權。」

原來,那青年等著正是在等葉修,然而此時的葉修還在睡夢中和自己的家人團聚著,還未趕到這裡。

此時逍遙子神色平靜,看似並不擔心葉修會遲到或者不能來參加比試的問題,倒是他身後的一個弟子憤憤的說道:「掌門,我看這葉修師弟怕是不能及時趕來了,實在不行就讓羅通成師弟來代替葉修吧,羅師弟的實力也是不錯的,畢竟他是羅通仁師兄的弟弟,天賦還是有的。」

聽到這弟子的話,逍遙子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若是他不能回來就棄權,找人代替這種事我逍遙子不會做。」這話雖然說的是平靜,可卻是鏗鏘有力,讓人心生敬仰。

看到逍遙子的反應,這弟子原本想要說什麼也不說了,硬生生的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下去,可沒多久卻在嘴裡喃喃道:「哼,也不知道他葉修這小子哪裡好,羅師弟再差也該比他們強吧,掌門還真是老糊塗了。」

「噓,你叨叨什麼呢,我都聽見了,何況你說的是掌門,不要亂說。」這弟子剛說完,旁邊的一個弟子便出聲提醒道。

而逍遙子,卻對二人的話毫不在意,可他此時卻將目光投向了天空,眼神毫無波瀾,卻時而透著靈光,好似能將世間一切看穿。

此時負責葉修和那青年比武台的主持者再次喊到:「天君門弟子葉修,還有不到半刻鐘的時間,若是再不出現,將視為棄權。」

這次主持者喊得聲音更大了,天君門很多弟子都開始談論葉修這傢伙還不趕來的事,甚至其他門派的弟子也在說此事。

其他門派的弟子對於葉修還不出現自然是幸災樂禍,而天君門的弟子則是個個都很不爽,好像葉修就是一個罪人一樣。畢竟這是正道排位賽的爭奪戰,關係到各個門派的排名,很是重要。可逍遙子還是那般淡定,讓人看不出他此時在想什麼。

只見一個白髮白眉的老婦人手持鳳形拐杖走了過來,眯著那雙混濁的眸子,看向逍遙子道:「逍遙子掌門,你還真是好性子,這個時候了,你那寶貝弟子都要棄權了,你還是這麼平靜,不愧是這裡排名靠前的一派之主啊。」

只見逍遙子聽了她的話后笑了笑答道:「女媧谷之主說笑了,不過是我這個弟子答應了我會趕回來,我相信這小傢伙罷了。既然他會趕回,我又何須慌了呢?」

逍遙子的這句話,頓時讓那老婦人無話可接,只是說有事,便離開了。

接著,只聽主持者第三遍喊道:「天君門內門弟子葉修,十息之後再不出現,便視為棄權。」

接著,所有人都開始算著時間,甚至有人在賭葉修能否在十息之內出現。而逍遙子卻眯著雙眸,將目光投向了遠處天邊的一道人影,由遠到近。

「你們看,那好像是一個人,正向這邊飛來。」

「是啊,該不會是那葉修及時趕來了吧,看樣子是從天君門弟子的休息區趕來的,該不會是睡覺睡過頭了吧。」只聽一個弟子疑惑的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下,另一個弟子大笑著說道:「哈哈哈–要我說啊,人家葉修是修鍊太過投入了,忘了這比試也不一定啊。」

「天啊,還剩三息時間,這個葉修竟然真的趕回來了。」

這三人剛說完,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聽一道低沉渾厚富有磁性的聲音傳來,「天君門弟子葉修,拜見宗主及各位長老。」話音剛落下,人已飛至比武台。

這讓所有人都驚訝了,當然也有弟子因為賭了葉修能趕回來而高興,還有的弟子興奮的說道:「我就隨便一猜,純當樂趣,沒想到這葉修當真趕來了。」而這些人中,逍遙子身後的羅通仁的面色卻突然不好,布滿了陰霾,卻也只是一瞬間而已,並沒有人發現他的變化。另一神色起了波瀾的弟子則是葉修的對手,怕是他原本以為可以不戰而勝,卻沒想到葉修竟然真的趕了過來,仔細想想,這怕是真的會讓人很鬱悶。

葉修並非沒有看出其對手的變化,而他自然也是理解的,不就是算盤打錯了嘛,那有什麼呢?反正老子是不會讓你贏的,葉修心裡想到。

只見他臉上帶著微笑,雙手抱拳,含笑道:「兄台,真是對不住了,我這昨晚睡過頭了,因為一些事耽擱了比試時間,也耽誤了兄台的時間,還望見諒。」葉修的話語中確實帶著歉意,畢竟真的是他耽誤了二人的比試時間。只不過葉修不爽的是那傢伙看自己來不爽,顯然是巴不得自己不能參加比試。

而聽到葉修這麼說,那身著黑色緊身練功服的青年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語氣有些冰冷的說了一句,「葉兄說笑了,說起來應該叫你一聲葉修師弟,你一個新弟子,我怎會因這點小事就責怪你,那豈不是說明我太沒肚量了。」

葉修不是沒聽出他這話中意思,倒也不在意。只是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示意已經準備好,可以開始比試了。見狀,那青年也不再說話,已經準備好開始比試。

只見二人同時拿出武器,而那弟子的武器則是兩柄短刀,葉修知道,凡是善於用短刃的,多半是更擅長近身對戰,而不善於遠身對戰,而葉修來自地球,近身搏鬥最擅長了,來到本界和這裡后,又學會了遠身對戰,所以恰好是二者都擅長,並且現在已經達到平衡的。

此時,二人已經同時極運靈力,凝聚靈力聚於周身,而葉修的對手的靈力則是金屬性的。

見狀,葉修心中也有了數,知道該使用哪種靈力,並且這種靈力他早就已經暴露了,所以也無須多想。

只見葉修的對手雙手持短刀展開身法極速向他所在的方向衝來,並且他所過之處還帶著風,可想而知他的速度之快。但葉修顯然並不擔心,此時他也右手提劍,迎了上去。

目前來說,這個弟子的實力還不需要葉修使用輪迴之力的力量,手中的朱羽靈魔劍足夠應付那傢伙了,可以把他虐的妥妥的。

此時那青年離葉修的距離已經很近了,卻並不見他有出手的意思,想來是機會還不到。直到他已到葉修身前,這才提起雙刀躬下身子,直對葉修的小腹刺去,見他出手,葉修也不多想,身子立馬向後一番,身子化成拱橋狀,左手拄著地面支撐身體,右手持劍抵住了其對手的雙刃。接著,只見葉修右手用力,將其對手逼退,身子立馬直了起來,向後退了兩步。

此時葉修心中已知勝負了,這弟子的實力完全在自己之下,剛剛一招葉修也未出全力,而是將實力壓制在了空元境初期巔峰。

然而目前葉修並不打算暴露空元境中期的實力,畢竟若是過早的暴露實力,那麼後面的弟子定然也有有所準備,更何況,該低調就低調的道理葉修更是比很多人都懂。

所以葉修也不打算這麼早就結束比試,而是決定先和此人斗一會兒。

此時二人又過了數十招,招來式往,二人實力也看似是旗鼓相當。卻在不知不覺之間,葉修的氣勢已逐漸提了上來,漸漸佔據上風。

又過了一會兒,二人看起來的比試看起來也到了關鍵時刻,只要誰能堅持,便可勝利。

只聽那青年大喝一聲:「雙刃斷首!」竟是出了一記殺招,向溫凌逸極速衝來。見狀,葉修也凝神屏息,大喝一聲:「玄水劍訣破浪式!」便迎了上去。

只見葉修所釋放的靈力化成一道道波浪,擋住了那青年的殺招。隨後葉修立馬躍上前去,又是一招「破浪式」,將靈力所化成的道道波浪打向那弟子身上。

只聽那弟子「噗」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面色有些蒼白,但也是輕傷罷了。

不過,這弟子卻是認輸了,隨著主持者宣布葉修勝利,二人便躍下了比武台,只等接下來的結果。

一天時間過去了,正道排位賽已經結束了,而葉修這次的表現大家也都看到了,認為這小子是真的有實力,不光有運氣那麼簡單。

大家得出了一個結論,葉修這個弟子有前途。

然而等葉修回去的時候,忽然聽說一個叫張小河的弟子出事兒了,這人正是昨晚葉修他們聊天的一個人,對這人葉修印象很好,於是決定看看情況。

找到那個弟子后,葉修發現這張小河是中了一種妖獸的毒,需要龍魂草才行,當即決定和其他的人去找這東西。 衛夙的身體一直由以嚴老為首的專業醫療隊照顧著,其實病情一直都很穩定。

但是秦陽故意第一次在衛冕夫婦面前留下神秘的形象,就是為了第二次徹底取得兩人信任,留在衛夙的身邊做準備。

可是身體沒出現什麼大問題,又不去學校,他尋不到機會下手,所以一直到兩個月後勾搭了衛家內部的人才對衛夙下手,衛夙再一次的陷入險境。

嚴老等人只能勉強吊著她的命。

這個時候衛冕想起了秦陽,開始尋人。

雖然沒有名字,秦陽的樣貌他們卻知道,以衛家的實力,再加上秦家也勉強算中上流家族,很容易就找到了。

衛冕親自去秦家請他來為衛夙治病,如此後來的一切就發生的順理成章……

只是這一次,她要去學校,秦陽應該會提前下手。

讓他後悔重生啊,該怎樣做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呢?

風玫思索著,耳邊響起衛衍的聲音:「到了,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風玫眨巴了一下眼睛,拋開腦海中的思緒,看向車窗外。

雲行學院,京都第一貴族學院。

此時已經是上課時間,放眼看去並看不到什麼人。

風玫打開車門下車:「雲加,你先送阿衍回去吧。」

衛衍卻跟著她下車:「剛答應我的條件這麼快就忘記了是吧?都說了你不能離開雲加的視線。」

風玫聳了聳肩:「那行,你自己找車回去吧。或者你把這車開回去,回頭再讓人送來也行。」

衛衍輕哼一聲:「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少操心我。」

「當我瞎操心得了。」

風玫徑直往自己的教室走去,走幾步,卻發現衛衍跟在她身邊。

「你幹什麼?」小說娃小說網

「我的檢查一下你周圍的環境,回去好讓媽安心。」

「媽早就知道我在學校的環境了,沒什麼不安心的。」

衛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