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的火焰團和藍色的海浪碰撞在一起,可怕的衝擊波猶如最可怕的颶風一般,席捲四周,周圍的一一顆顆大樹都被這股衝擊力吹的深深彎下去。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周圍正在圍攻餘慶全的嗜血豬一個不小心紛紛被掀飛,實力弱小的嗜血豬更是嚇得猶如無頭的蒼蠅,不斷的向著四面八方拚命的逃竄。

衝擊波的中心,王影忍不住突出了一口鮮血,感覺自己彷彿被一座大山給撞擊了一般,不過嘴角卻是帶著微笑,眼前的這頭嗜血豬頭上插著點光長槍,它龐大的氣勢猶如潮水一般退去,血紅的雙眼不甘心的慢慢閉上。

「呼~好險,要不是有岳老頭的黑銀戰甲,我就不是吐口血這樣簡單了。」

王影重重的呼口氣,怪獸雖然和人類相比有智慧、武器上的不足,不過怪獸自身肉體強大,再加上有荒野之中的果子,所以在對抗之中,怪獸其實占的優勢更大一些。

對於怪獸而言,它們強大的身體就是最好的武器,鋒利的牙齒、爪子、獠牙等等就是最好的武器,根本就不需要其它的東西。

「果然還是在不斷的生死廝殺之間才能夠不斷的突破,我在基地市當中怎麼練都很難練成的第10疊浪來到荒野之中一番廝殺,很容易就領悟了,好像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用出來了。」

接著王影的臉上就露出了笑容,心中也是明白了一個道路,武道修鍊,光靠閉關苦修是沒有多大作用的,真正想要快速的成長起來,還要靠一次次的不斷廝殺,特別是和強大的對手廝殺,在生死之間有大機遇、實力增長才快。

山坳之中,嗜血豬群見到自己的頭領倒下,頓時一個個似乎都慌亂無比,根本沒有心思在和餘慶全打下去,紛紛化作鳥獸一般,轉眼間就消失的乾乾淨淨。

。m. 江南基地市東城城門口,來來往往盡出基地市的武者和獵人非常多。

隨著全民皆武計劃的推廣,基礎性的武道修鍊功法向全民普及,再加上武者猶如古代貴族一般的特權地位,基地市積分任務系統對普通人開放,整個江南基地市開始迸發出無線的活力。

以前很多怕死不敢到荒野之中的人,現在為了成為高高在上的武者,也是將自己內心之中的膽怯深深的掩藏起來,拿起武器走向荒野。

以前看不到希望的人,此時雙眼之中也重新泛起了對生活和對未來的憧憬,眼神之中非常的堅毅,勇敢的走出基地市。

以前苦於沒有修鍊功法,荒廢天賦的人更是如魚得水,勤修苦練,更是不畏生死的走向荒野,期望能夠變的更加強大。

龐大的城牆下,變成了一個熱鬧非凡的所在,武者和獵人彼此吆喝,尋找自己的隊友,也漸漸的出現了一些聰明的商人,從武者手中收購一些好東西,轉身一賣,賺取一些利潤。

更是衍生出了龐大的專門為武者和獵人服務的群體,有做小吃的大媽、大爺跳著自己的擔子在城牆角下擺起了攤子,生意相當的火爆。

武者和獵人都是有錢人的代辦,一個個出手闊綽,胃口又奇大無比,有時候為了趕時間,就在城牆腳下的小吃攤這裡匆匆的對付一下。

除了做小吃的小攤販,還有各種賣兵器的人,一個個都和以前的岳老頭差不多,自己收購一些鐵料,然後打造一些武器出來賣。

雖然這些武器大多粗製濫造,質量奇差無比,可是價錢也便宜,比起積分商城內的武器要便宜很多,許多獵人和低級武者要求不高,再加上在荒野之中與怪獸、進化變異動物戰鬥,武器損毀很快,所以這些武器商人的生意也是非常紅火。

小吃攤販、武器商人,還有材料收購商人,更有一些將稀奇古怪的商品販賣過來的,甚至於連站街的紅姐都跑到城門口來做生意……

圍繞著城門口這裡,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人都在這裡匯聚,因為這裡匯聚著整個基地市當中的武者和獵人,有武者和獵人的地方就意味著財富和機遇,自然然而也就會產生強大無比的吸引力。

高達百米的城牆腳下,以城門口分成兩半,一邊是武者和獵人們的世界,另外一邊則是專門為獵人和武者服務的龐大團體,一個個都眼巴巴的看著露出的武者和獵人,想要在這些武者和獵人的身上賺一些錢。

「哇猛虎小隊發財了,竟然狩獵到一頭完整的a級銀月狼,單單是這一身雪白的皮毛就要價值幾十萬積分吧」

「可不是,銀月狼的皮毛絕對是最頂級的皮草,需求非常的旺盛,單真正值錢的是那兩顆獠牙,製造武器的頂級材料,非常的堅硬、鋒利。」

「嘖嘖還是武者賺錢容易啊,這出去一趟就賺的缽滿盆滿的,足夠買好幾套房子了。」

「那是當然,我表弟的堂哥的二舅子的小表弟就是一名強大的武者,上次出去荒野之中,可是一次性活的了十多顆朱果。」

隨著眾人議論紛紛,一個五人小隊趾高氣昂的扛著體型龐大務必的銀月狼屍體走進了基地市,引起了一陣轟動。

基地市內武者數量稀少,能夠狩獵a級怪獸的武者小隊就更少了,像銀月狼這種強大的怪獸,每次有人抬回來都會讓城門口這裡變的更加的熱鬧非凡,一些原本膽怯的人都會因此紅著眼睛毅然決然的走出基地市。

很快,有一群人就圍上猛虎小隊,這些人是專門干體力活的,替武者將獵人扛回基地市中心的,收取一些辛苦錢。

基地市改革,武者和獵人有收穫的稅收降低到了10%,而且可以用積分來進行繳納,所以武者們往往有收穫,有珍貴的好東西都會選擇用積分去上繳,然後將東西扛回自己家裡去,再慢慢來商談出售或者自己使用的事情。

這也就慢慢的衍生出來運輸工人這個群體,這些人不敢去荒野之中狩獵,只敢在基地市當中幫武者扛扛獵物、背背包、扛下兵器之類賺點辛苦錢。

猛虎小隊是一個a級獵人小隊,扛東西這種活自然是不幹的,很快就和人談好了價錢,將重達上千斤的銀月狼交給幾個工人,一路非常招搖的朝著基地市中心的方向走去。

當然有的人有收穫,也有的人則是受傷回來,而且受傷回來的人和小隊還不少,時不時都能夠看到一隊隊小隊面色沮喪的從荒野之中回來,自己的隊友當中少不了有人缺胳膊少腿的,有的甚至再也回不來。

每當有武者受傷回來,城門口這裡也是會安靜一會,可是很快又會重新變的熱鬧非凡,武者和獵人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有地位有財富,可這一切都是拿自己的命換來的,即便是受傷回來了,眾人也是敬佩不已。

距離城門口幾百米遠地方,餘慶全扛著閃電雕和嗜血豬的屍體跟王影一邊有說有笑的聊著朝城門口走來。

「老余,行不行啊,我早就說了我來背一個,你非得要一個人背。」

王影看了看餘慶全,自己雙手空空,旁邊的餘慶全卻是猶如螞蟻扛著一塊大麵包粒。

「哈哈,這點算什麼,加起來也就萬吧斤的樣子,我一點壓力都沒有,殺怪獸我不行,干點體力活還是可以的。」

餘慶全背著兩頭龐大的先天怪獸走起路來也是臉不紅氣不喘,已經是先天武者的他,背兩頭怪獸屍體還真是沒有什麼壓力,甚至於背著怪獸屍體的時候,他也在修鍊,行走的時候都不會在地面上留下一點痕迹。

「隨你吧」

王影笑了笑,看向高達的城牆,反正也快到基地市了。

「王影,這境界該如何去修鍊和領悟,我直到現在都沒有一絲的頭緒。」

餘慶全想起前面王影和嗜血豬大戰的場景,整個人都是羨慕無比,王影比起都更慢進入先天境,可是他已經是武道社的副社長,整個江南基地市有數的高手,而自己卻是先天武者當中最墊底的存在,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境界的修鍊主要還是要去領悟天地宇宙的勢,當你有所領悟之後,你就差不多可以領悟到境界。」

「嗯,你用的是鎚子這種重兵器,你領悟的境界的方向和我應該是不同,你應該要去領悟舉重若輕這個境界,而我領悟的是無堅不摧。」

王影笑了笑回答,餘慶全自己看了也很順眼,指點一下也沒有什麼。

「天地宇宙的勢」

「舉重若輕」

餘慶全一聽,微微沉吟,天地宇宙的勢他以前向雷正、高武請教的時候也得到了一樣的回答,只是這舉重若輕,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我們基地市有一位用鎚子的高手,他就已經掌握了舉重若輕的境界,實力比我來還要強大很多,有機會的我將你介紹給他認識、認識,他對重武器這塊應該是有更深的理解。」

王影笑了笑,岳老頭應該是不喜歡被人打擾,自己到也不好直接帶餘慶全去找他,更何況自己又不少餘慶全什麼,沒有必要因此欠岳老頭人情,只能說有機會再來介紹下。

「比你實力還要強還是用鎚子的我們基地市當中竟然還有這樣的高手,有機會的話倒是真要認識、認識。」

餘慶全一聽,腦海中浮現出一道道身影,但是很快都被排除,王影口中這人,自己顯然不認識。

兩人聊著、聊著就已經來到了城門口這裡,進進出出的武者和獵人都猶如看到神人一般的看著兩人,紛紛給兩人讓出一條寬敞的道路出來。

「哇這怪獸也太大了吧。」

「這是嗜血豬但以前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的嗜血豬,還有這頭猛禽類的怪獸,有誰知道叫什麼」

「你當然沒有見過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頭嗜血豬應該是先天境的嗜血豬,嘖嘖,看看它嘴巴上的兩顆獠牙,每一顆都可以做一把鋒利無比的大刀,足足有將近2米長,絕對是先天境的怪獸。」

「還有另外一頭怪獸,應該是閃電雕,看著體型,應該也是先天境的閃電雕,它的每一根羽毛都鋒利務必,足以輕易切割鋼鐵。」

「這兩人到底是誰」

「我知道了,那個手中拿著銀色長槍的人是武道社副社長王影,那一次基地市內部的大戰,他和兩個人對戰,一槍就殺了王家的先天高手王中平。」

「武道社副社長王影這就難怪了,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殺了2頭如此強大的先天怪獸。」

城門口,王影和餘慶全的到來,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所有的人都齊刷刷看著兩人,看著餘慶全背上的兩頭巨大的怪獸,這兩頭怪獸即便是死了,可是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依然讓一些人暗暗發顫。

看向兩人的時候,眼神之中要冒出崇拜的小星星。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好真夠熱鬧的,以前可沒有如此熱鬧。」

王影笑著對身邊的餘慶全說道,到了城門口這裡,武道社也好,基地市官方也好,很快就有人上來將兩頭先天怪獸的屍體給搬走,相應的積分、扣稅等等的工作自然也會有人幫王影、餘慶全去處理,根本就不用兩人去費心,兩人好歹也是先天武者,基地市真正的高層人物。

「武者越來越多,以後還會更加的熱鬧。」

餘慶全笑著點點頭,陪著王影在城門口這裡隨意的閑逛。

兩人剛剛鬧出的動靜很大,周圍的人一個個自認也都認識兩人,所以一個個都看著兩人,眼神之中都火辣辣的,先天武者啊,基地市內真的大佬,出去一次就帶了兩頭先天怪獸的屍體回來,價值不可估量。

隨意的逛了下,王影很快就乘坐通往市中心的公交返回基地市,開始處理日常的事務,身為武道社的副社長,主管武道社自身武者力量的組建,王影的日常也是非常忙碌的。

太陽漸漸落下,武道社當中的人越來越少,忙碌一天,大家都陸陸續續的回家休息。

王影站在窗戶邊,心思紛飛,自己手頭上的事情早已經處理完畢,晚上也沒有誰約自己出去喝酒,自己一時竟然不知道該去哪裡。

「躲著也不是辦法,始終都是要面對的。」

王影嘆口氣,簡單的收拾下就往家裡走去。

王影之所以思緒萬千,不知道去哪裡,自然也是跟昨晚的事情有關,自己僅僅只是將郭媛媛當中妹妹,可是現在卻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她,面對郭老夫婦。

心事重重的王影走的很慢,腦海中總是在想著和郭媛媛之間的事情,內心之中有種深深的罪惡感,畢竟郭媛媛還小,如果和自己差不多大,自然也就不會有這樣的罪惡感。

「哥哥~」

打開房門,郭媛媛猶如小鳥一般一下子飛入到王影的懷中,整個人的臉都紅彤彤的,桌上已經擺滿了一桌的美味佳肴。

「媛媛~你這又是何苦呢?」

王影看著對自己依戀的郭媛媛,無奈的嘆口氣。

「苦?」

「我覺得現在很幸福,一點都不苦,只要能夠和哥哥在一起,我就很開心。」

郭媛媛抬起頭,用一雙大眼睛看著王影,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可是你還小,很多東西你都還不懂。」

王影笑了笑,覺得郭媛媛依賴自己很有可能是因為她舉目無親,經歷過義氣盟的一切,自己恰好又英雄救美,或許是因此才有現在的一切。

「我哪裡小了,我什麼都懂,哥哥~不要離我。」

郭媛媛微微墊腳,和王影比了比身高,發育非常好,已經超過165厘米,有王影的耳朵邊高,接著紅著臉,又包住王影,非常依戀,也非常害怕的說道。

她害怕失去王影,害怕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王影從此不理會自己,從此看輕了自己,因為這事,她今天都已經擔心了一天。

她很想打個電話給王影,問問王影去哪裡了,會不會回來吃飯,晚上回不回來,可是她始終沒有,只是在家裡做好了晚飯,默默的等著。

等到王影回來,雖然比往常晚了很多,可還是回來了,她整個人都很開心,抱著王影的時候始終不捨得放手,害怕這一放手就失去了王影,再也回不到自己的身邊。

「唉~」

王影抱住郭媛媛,輕輕的摸摸她的腦袋,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餓了,我們吃飯吧。」

良久,王影笑了笑說道。

「嗯,我去把菜給熱一下。」

聽到王影的話,郭媛媛瞬間就變成了一隻快樂的小鳥,在廚房和餐廳之間忙碌起來。

「你猴子叔今天搬走了?」

王影到猴子萬磊的房間,發現房間內空蕩蕩。

「嗯,下午的時候就搬走了,猴子叔說以後買房子也會買到怡園小區附近來,到時候又可以經常聚一聚。」

郭媛媛一邊忙著,一邊說道。

很快,熱騰騰的飯菜就重新端上桌,郭媛媛緊緊的挨著王影,猴子不在,她現在恨不得就如同狗尾巴草一般黏在王影的身上。

滿臉笑容的看著王影大快朵頤,王影碗里的菜還沒有吃完,她就又給王影夾菜,非常的賢惠,嫣然一副妻子的模樣。

「你也吃啊,我知道你肯定還沒吃。」

王影看了看郭媛媛,此時她有點傻傻的。

「嗯~」

聽到王影的話,郭媛媛點點頭,開始慢悠悠的吃起來,非常的斯文,她家教很好,從小吃東西都不急不慢,不像王影狼吞虎咽的。

可是偏偏她非常喜歡看到王影這樣吃飯,如果王影要是只吃一點點或者是吃的很慢,她就會不開心,覺得是自己做的飯菜不好吃,讓哥哥吃不好。

一頓飯有說有笑,王影給郭媛媛講了自己出去荒野之中獵殺先天怪獸的事情,講了基地市未來發展的憧憬。

郭媛媛是一個非常合適的聽眾,非常有耐心的聽王影講著,對王影也非常的崇拜,滿眼都是小星星。

很快,夜色完全籠罩大地,王影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到自己的床上,正準備開始修鍊睡夢呼吸法,穿著睡衣的郭媛媛紅著臉鑽進了王影的被窩。

「哥哥~我一個人睡不著。」

郭媛媛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的臉都紅的發燙,包住王影,將頭深深的埋在王影的懷中。

「嗯~我抱著你睡。」

王影無奈的笑了笑,點點頭,木已成舟,自己難道真的就冷冰冰的拒絕郭媛媛,讓她傷心欲絕,與其那樣,倒不如接受她,讓她開開心心。

儘管心中有罪惡感,可是當郭媛媛曼妙的身軀靠在自己的身上,抱著美人,仔細的感受郭媛媛嫩滑的皮膚,王影的腦海中自然而然就想起了昨晚的事情,頓時心中就變的燥熱起來。

「哥哥~」

郭媛媛似乎感受到王影變的燥熱起來,聲音變的跟蚊子一般,抱著王影,感受著王影身上的雄性氣息,再想一想昨晚的事情,她覺得自己就如同煮熟的大蝦一般,全身紅彤彤的。

「睡吧~」

王影輕輕的拍怕她的肩膀,體內元力運轉,將躁動壓下去。

「哥哥~我是你的女人,這輩子都是,以後生生世世都要做的女人。」

郭媛媛聲音很小,甚至微微有些發顫,她輕輕的撫摸王影結實的胸肌,感受著王影內心之中的起伏波瀾。

聽到郭媛媛的話,本來已經漸漸要平息的火氣瞬間猶如膨脹的火山一樣爆發出來,王影只感覺自己一下子就變的口乾舌燥,聯想到昨晚的美妙,頓時整個人的眼睛都變紅了。

「哥哥~」

郭媛媛的聲音變的更紅,將自己的腦袋深深的埋在王影的懷中,感受到王影某個部位的巨大變化,呼吸都變的紊亂起來。

「媛媛~」

看著郭媛媛,王影慢慢親了過去,當香吻的那一刻,腦海變的一片空白,雙手不老實的在郭媛媛的身上遊走起來。

「哥哥~」

郭媛媛臉上露出笑容,激烈的回應王影。

漸漸的,房間內的溫度猛烈的升高,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裡,房間內卻是熱浪朝天,春光乍泄。

…….

第二天一早,王影就自然醒來,看著身邊的佳人,笑了笑搖搖頭。

一番洗刷,王影來到練功房,開始了早上的晨練。

「嘭~嘭~」

王影扎著馬步,雙拳不斷對著空氣擊打,因為出拳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連空氣都被王影的拳頭給炸裂,發齣劇烈的聲響。

「疊浪戰法第一重10得浪已經修鍊完成了,接下來就是要做到百浪,可是這百浪和十浪相差十倍,我這想要發揮出最後一擊出來,我前面還要攻擊99次才行。」

「高手過招的話,這樣肯定是不行的,現在十疊浪我都覺得太多了,高手之間交手我,往往勝負就在一瞬間,誰會讓你一招又一招的不斷將自己的氣勢給疊加上去。」

「還沒有到100浪,對手就可以直接先發制人,幾下就將你給殺了,這疊浪戰法第二重百浪的修鍊肯定和第一重是不一樣的。」

王影的腦海中響起了自己修鍊的疊浪戰法,一想到第二重要修鍊到百浪,王影頓時就一陣頭大,接著仔細的想了想,肯定有些地方是不對的。

百浪之後還有第三重萬浪,難道自己要刷出9999招之後才能夠用出最後一招萬浪,那對手根本什麼都不用做,乾脆看自己耍猴一樣刷到累死就可以了。

「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地方我還沒有領悟透徹,這疊浪戰法肯定不是這樣修鍊的,其中有關鍵的東西,我一定還沒有弄清楚。」

王影非常肯定,因為現在十疊浪,王影都已經覺得靠前面一招、一招的疊起來太慢了,如果能夠直接用出第十疊浪的話,效果自然是完全不一樣的。

「對啊~如果將十疊浪簡化未一招,那第二重100浪也可以簡化為10狼,等完全領悟之後,又可以將100浪簡化成一招,再去修鍊萬浪~」

似乎想到了什麼,王影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江南基地市北面大湖的湖面上,王影整個人靜靜的佇立在湖面之上,彷彿沒有一絲重力,又好像是鵝毛一般,不會沉到水底。

一陣波浪襲來,王影就如同水面的水草,隨著湖水的波浪一般波動起伏,搖曳飄擺,可是偏偏卻始終不會落到水裡面去,甚至於連一點水都沒有濺到身上。

閉著眼睛的王影,仔細感受著波浪的波動,手中的長槍慢慢的舞動,漸漸地竟然和大湖之中的波浪彼此不斷的契合,有種融入其中的感覺。

長槍和王影似乎變的消失起來,原先湖面之中小小的波浪似乎一下子就變成了大海之中狂暴海浪,竟然漸漸變的波濤洶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