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不管發生任何事她都不會辜負司厲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至於其他人,既然一開始就給不了,那麼不如絕情一些。

南宮墨看到顧錦穿著花盆底小心翼翼走來,知道她是第一次穿,對她的敬業態度比較滿意。

朝著她招了招手,「準備好了嗎?」

「時刻準備著。」

富貴妾 「我就喜歡你這股勁,來,準備開拍吧,對了,周黎呢,怎麼不見她的人?」

南宮墨四下看了一眼,這場戲的主演就是顧錦和周黎。

「周黎她還在化妝。」顧錦淡淡回道,也並未藉此機會添油加醋。

「還在化妝?說好的兩點開拍,場工,再去給我催一催。」

「是,導演。」

顧錦便趁著這個時候好好練習穿花盆底走路,大家看著她執著的背影,對她的好感加深。

下午本沒有簡昀的戲,他早早過來純粹是為了看顧錦第一次表演。

見她身體踉踉蹌蹌,他時刻注意著,若她摔倒他會在第一時間接住她。

顧錦雖然身形不穩,好在還是比較爭氣,愣是堅持沒有摔倒。

等了半個小時,南宮墨已經到了極限,周黎遲遲還沒有來。

顧錦已經練得純熟,可以穿著花盆底來去自如,上坡下坎都沒問題了。

南宮墨坐在椅子上,手指扣著椅背扶手,連每一根指尖都泄露出他的不耐煩。

秋葵小心翼翼站在旁邊,連呼吸都不敢大喘。

這人不生氣的時候尚且要折騰她,現在這麼生氣,要是將他惹急了還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後果。

「場工,你去告訴周黎,要是三分鐘內我看不到她的人,你就讓她自己收拾東西給我滾!」

南宮墨暴怒,眾人只知道他是天才導演,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息影。

只有顧錦才知道他本身就是大家族的老幺,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小少爺。

在誰面前擺譜都可以,要是敢在他面前擺譜就是找死。

就連自己和南宮墨有些交情都沒有刻意耍大牌,緊趕慢趕的趕來。

周黎這次是算錯了,顧錦一開始就知道會有怎樣的後果。

她太了解南宮墨的為人,當看到周黎不慌不忙的樣子,她並沒有出言提醒。

既然有些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她就讓人給周黎找找,這次周黎的如意算盤是打錯了。

有些大牌演員在劇組的地位十分高,就算是導演來了也得好生伺候著。

總裁太霸道 周黎故意耍大牌,目的就是要壓下所有人。

但她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這位南宮少爺本身就是暴脾氣。

她臉上的妝容倒是差不多了,就是頭髮還沒有盤好。

場工第三次來催,她不慌不忙的指了指自己臉頰,「這還差點腮紅。」

場工見她不慌不忙的樣子,還真是皇上不急太監急。

「周黎小姐,導演說了,如果三分鐘之內看不到你人,他讓你……」

「讓我怎麼?」周黎朝著場工看去。

場工也不想說得罪人的話,可導演親口吩咐他能怎麼辦?

「那個……導演說看不到你,就讓你離開劇組。」

他說得還是比較文雅,並沒有用南宮墨的原話。

周黎一聽臉上有些慌亂,孟玲也著急了。

「黎兒姐,我之前就聽說過南宮導演向來是說一不二的,上一部的主演不就被他換過了,我看……」

周黎也想起了這件事,那時候她才入行,倒也聽說過主演惹怒了南宮導演。

那時候戲都拍了三分之一,南宮導演一句撤就真的將人給撤了下來。

自己選用了一個不出名的小演員,誰知道電影上映那小演員爆紅。

被南宮導演撤下來的女一腸子都悔青了,恨自己為什麼要觸怒導演。

周黎再怎麼想耍大牌,卻也不想自斷前程。

南宮墨連女一號都敢換,更不要說自己這個女二了。

想到這裡她馬上起身,「先去片場。」

華晴在一旁笑得一臉開心,「喲,周小姐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來不是有人給你撐腰。

怎麼,也有你害怕的事情?」

周黎狠狠瞪了她一眼,也懶得同她爭執什麼,現在安撫南宮才是大事。

顧錦練得有些累了便坐到了南宮墨的身邊,她把玩著指甲輕描淡寫的問道:

「要是三分鐘她沒到,你還真的要撤了她?」

冷酷總裁刁蠻妻 南宮墨余怒未消,「你覺得我像開玩笑的人?」

顧錦見他板著一張臉,伸手拉了拉,「別那麼嚴肅,這樣一點都不像南宮,為了個不相干的人生氣,值得?」全場的人都愣在了那裡,這個女人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直接捏導演的臉,她是不想活了吧。 兩年前發生了那件事自己就懷疑到她的身上,只不過她隱姓埋名藏得很深,他一直沒有找到她的下落。

沒想到今天她倒是自己出來了,看來是來者不善。

「小姨,我能問一下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小時候的事情我都想起來了,你虐待我,打我,導致我有了極大的心理陰影。

後來你安排車禍也並不是要我死,只是為了要我過得不幸,還牽連到蘇蘇,你做這麼多究竟是為什麼?」

司厲霆本來對小時候的記憶都消失了,也就是最近才想起來,剛剛看到她的臉,才刺激到記憶中一些被自己忘記的回憶。

小時侯媽媽帶著自己住在外面,小司厲霆單純又可愛,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沒有爸爸,媽媽也不讓他多問。

有一天一個長得和媽媽一樣的女人來了,她就是媽媽的孿生妹妹蘇兮。

「妹妹,我要出差一趟,你幫我照看一下霆兒。」

「好的姐姐,你去吧,我一定會照顧好他的。」

「媽咪,你要去哪裡?不要離開霆兒好不好?霆兒沒有爹地不能沒有媽咪啊。」

司厲霆拉著蘇顏的手撒嬌道,蘇顏臉上也有些不忍心,她蹲下身溫柔撫摸著司厲霆的臉頰道:

「霆兒乖,媽咪要賺錢養你呀,這次要出差幾天,你放心很快就回來了。

小姨和媽咪長得一模一樣,你想我的時候就把小姨當作媽咪好不好?」

司厲霆只好乖巧的點頭,「那媽咪一定要快點回來。」

「嗯,乖乖聽小姨的話哦。」

「好的媽咪。」

蘇顏走了,她不知道自己將司厲霆交到了怎樣的一個惡魔手中。

隨著門關上,司厲霆拿著積木,「小姨,你陪霆寶寶玩好不好?」

蘇兮蹲下身,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捏住司厲霆的下巴仔細打量。

小小的司厲霆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看自己,他只覺得有些不舒服。

「小姨,你別這麼看我,霆寶寶害怕。」

「害怕?」蘇兮加重了手指的力道,司厲霆疼得皺眉。

「和他還真是像呢,尤其是這雙眼睛。」

司厲霆不明所以,「小姨,你說我像誰啊?」

「呵呵……」蘇兮詭異一笑再沒有回答。

司厲霆只覺得她怪怪的,也就沒有纏著她和自己玩,他自己去房間玩積木。

那是很難的積木,司厲霆這個年齡階段是絕對不會的,蘇兮瞧著房間中那玩積木的天才兒童,他似乎比一般的孩子更聰明。

「霆寶寶,吃飯了。」蘇兮在房間門口叫道。

「哦,就來。」司厲霆乖巧的收拾好玩具,去洗手間洗好手出來。

男孩子他這個年紀本來應該是最淘氣的,但他卻很聽話懂事,除了偶爾想想爸爸,也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哇,小姨做了好多菜。」

「喜歡就多吃點。」

司厲霆吃了整整一碗飯,但他不知道這就是自己厄運的開端。

沒過一會兒的時間他就開始拉肚子,拉了整整一天他都要虛脫了。

當晚下起了很大的雨,司厲霆一個人躺在床上,到了後半夜他迷迷糊糊醒來。

蘇兮站在床邊,司厲霆嚇得抓緊了被子,「小姨,你幹什麼?」

她拿著繩子綁住了司厲霆,司厲霆一邊掙扎一邊哭,「小姨,不要。」

「霆寶寶,別怪小姨心狠,要怪就怪你是她們的兒子,你還長了一張和他那麼像的臉。」

蘇兮將他綁到了院子的樹上掛著,傾盆大雨狠狠砸在他身上,天空還在電閃雷鳴,年僅幾歲的司厲霆被嚇得失聲尖叫。

「媽咪,媽咪你在哪?」

沒有任何人回答他,四周樹葉被風吹得猛烈搖晃著,那一根根樹枝像極了鬼影。

司厲霆嚇得全身發抖,聲音都叫啞了,一直到天亮他才被放了下來。

從那天起他就有了一種嚴重的心理疾病,很害怕雷雨天氣和小姨。

後來他高燒不退,蘇兮也並沒有將他送去醫院,將他丟在家裡自生自滅。

蘇兮還威脅他要是敢告訴蘇顏,自己就將他剁了喂狗,小司厲霆很害怕不敢告訴媽媽。

蘇顏回來,「霆寶寶,你怎麼買來迎接媽咪?」

「姐姐,這幾天霆兒身體有點不好,我讓醫生過來看過了,他在睡覺。」蘇兮沒想到那個小野種竟然命這麼大,高燒不退居然沒被燒死。

「霆兒病了?」蘇顏丟下行李箱趕緊追過去。

司厲霆燒得渾身無力,又渴又餓,聽到蘇顏的聲音,司厲霆委屈的流淚。

「媽咪,你終於回來了。」司厲霆緊緊抱著蘇顏,淚水模糊了她的衣服。

淚眼婆娑的他看到蘇兮朝著他投來警告的目光,司厲霆嚇得渾身顫抖,這幾天他猶如生活在地獄一樣。

「霆兒,對不起,媽咪好好陪你,再也不離開你了。」蘇顏還以為是自己第一次離開司厲霆,他會想自己,根本就沒有想過其它原因。

「媽咪,我渴我餓。」司厲霆費力道。

「媽咪這就給你做飯。」蘇顏心疼自己的兒子,摸著司厲霆全身的骨頭,短短几天他瘦了這麼多。

她不知道司厲霆是怎麼過來的,司厲霆不敢再吃蘇兮做的東西。

他每天只有在夜裡偷吃零食和水果充饑,發著高燒的他還能有這樣的自制力完全是求生欲太強了。

如果不是這樣他根本就堅持不到蘇顏回來,蘇顏只當兒子是生病體弱,將他安撫好趕緊去給他做飯。

後來媽媽果然減少了出門的次數,爭取在家裡陪他,但她到底要工作來養家糊口,難免還是會有時間不在家。

有時候周末她要加班,蘇兮就會來折磨司厲霆,她會將傷口留在蘇顏看不到的地方。

並且她還會惡狠狠的威脅司厲霆,要是敢告訴別人就殺了蘇顏。

司厲霆覺得她就是一個魔鬼,他覺得蘇兮一定說到做到,所以他從來都不敢多說什麼。

直到有一天蘇顏發現了他身上的傷口,司厲霆說自己不小心弄的。

蘇顏覺得不對勁,司厲霆明顯就是說謊,她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說謊。

她在家裡裝了攝像機,當她在攝像機里看到那一切都不相信她的妹妹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那樣小的孩子慘遭蘇兮的虐待,她口中還罵著:「小賤種,你本來就不該出生!有你那樣一個賤相的媽,你也是個賤骨頭。

你放心,我不會殺你,我只會折磨你!慢慢的折磨你。」

蘇顏終於知道她的兒子怎麼會性情大變,為什麼做什麼都小心翼翼,原來都是因為蘇兮。

後來兩人撕破臉,蘇兮也不再偽裝,「你這個賤人,要不是你上了他的床,我才是他的女人。」

「蘇兮,我是你的姐姐,親姐姐!」

「親姐姐就要搶我的男人?蘇顏,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竟然還有了他的孩子,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們。」

蘇兮開始了真正的報復,蘇顏覺得她就是一個瘋子,在思考了很多的情況下,她知道蘇兮是不會放過她們的。

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這一切,那就是死。

她策劃了那起縱火事件,提前將司厲霆託付給了唐老爺子,而她要拉著蘇兮下地獄。

司厲霆記得那一天媽媽給他做了很多菜,還帶他去遊樂園玩,他特別開心。

「媽咪,下一次你再帶我去吧。」

蘇顏的表情凝固了一下,繼而才回答:「好,不過霆寶寶要答應我一件事。」

「媽咪,你說吧。」

「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司厲霆不明所以,「媽咪,霆寶寶還沒有長大,媽咪不照顧我了么?」 南宮導演本來就在氣頭上,這個女人竟然敢直接扯導演的臉。

就連趙粒都為顧錦捏了一把汗,南宮導演的脾氣一向不好,這回豈不是惹到人家的頭上了。

全場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直勾勾的盯著南宮墨的反應。

只見南宮墨輕輕捏了一下顧錦的鼻子,「換做你,你不氣?」

「就算生氣該來的會來,不會來仍舊不會來,何必讓自己難受?來,笑一笑。」

兩人的互動就像是情侶一般,看來什麼事情到了艾琳娜小姐這裡都會有例外。

南宮墨的怒氣瞬間消失,還真的無奈的笑了一下。

「這樣總可以了?」

「笑得雖然丑了一點,不過總比生氣得好。」

在顧錦面前,南宮墨就像是一個乖乖的小狗,她說什麼他就照辦。

簡昀看到兩人的互動,眼中掠過一道厲色。

難道她和南宮墨真的如同傳言所說?

就在此時,一道嬌滴滴聲音響起:「導演,黎兒來晚了,請恕罪。」

很快一道帶著香風的人影就轉到了南宮面前,她扯著南宮的袖子求饒。

「導演對不起,這後宮戲妝容和衣衫複雜,我耽誤了一點時間請你原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