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以往的經驗,即便曾經引起過軒然大波,最後類似的貼子也會隨著群眾吃瓜熱情的消失,而被徹底掩埋在歷時的塵埃里。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她又何必給自己添堵呢?

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黎夜打開手機,下載了手機銀行的app。

現在她已經有七位數的銀行存款,但想要在本市添置地理位置不錯的房子,似乎還是有點不夠。

吃完泡麵,黎夜坐在椅子上消了會食,然後才起身收拾。

上樓的時候,一個念頭在她腦海中飛快閃過——

要是「奇迹」突然倒閉了怎麼辦?

那她豈不是又要面臨失業的風險?

呸呸。

黎夜頓時在心裡唾棄自己。

風華是吃素的么? 回到自己的房間黎夜沒有直接上線。

用手機給秦風發了條消息,讓對方上線后密她一下。下線前,雙方沒有約定上線的時間。

反正上線后也是得在原地等秦風。

哪裡等不是等,乾脆又刷了會社會熱點。

消息發去大概過了2分鐘,有新消息彈出來,是秦風。

「今晚臨時有事。小白的事後面我會處理,你先做點其他。」

秦風本來就是幫忙來的,能幫到現在的程度黎夜已經非常感激。

黎夜想也不想地回復:「謝謝,接下來我自己調查就好。」

理想就像花姑娘,然而現實往往是白骨精。

當黎夜向中途路過的白蛇族人打聽,一提起「復活蛋」三個字,對方的反應幾乎本如出一轍——

先是倒吸一口長氣,那禮貌而不失熱情的神情直接僵在臉上。

下一秒,瞪大的眼裡流露出驚恐。

「你……你是怎麼知道’復活蛋’的?」

或者乾脆眯起眼睛,警惕地對她上下打量一番。

「你是誰?」

黎夜突然意識到即便有「白若的客人」這一層身份,但從本質上來說她還是劃為「外族人」。

到白蛇族做客可以,可想要探聽人家的族內機密就顯得「得寸進尺」而且非常力不從心。

難道到頭來還是要麻煩秦風?

黎夜糾結了一下,然而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

總不能轉種族吧?

黎夜嘆口氣,還是先回暗曜城等秦風下次上線再說,順便給秦風寄一點東西以表謝意。

回暗曜城的方法,黎夜並不清楚,她打算先找白若試試看。

因為親近自然,白蛇一族喜歡住在樹洞。

筆直粗壯的樹榦,被打了個兩人高的大洞,洞內平坦寬闊,前後貫通。

樹洞的周圍搭上木板,底下以八尺高的木頭交叉支撐,就形成環狀的露台。

露台上木頭箱子、泥制陶罐井然有序地堆積在一端。

另一端立了一支花架,糾纏的藤蔓順著架子,分兵三路,一路向上攀延至樹枝,一路沿平台如同花環般繞了一圈,一路向下爬上細網織成的階梯。

偶有幾根藤蔓打著捲兒越過平台從上方垂落下來,站在地面也抬手可撫。

在藤花盛開的季節,遠遠望去空中被架起一座座花園。

黎夜一路上看到的都是這樣的「樹屋」。

當然,畢竟是遊戲里,哪怕大樹的主幹被「掏空」也能枝繁葉茂,鬱鬱蔥蔥。

經熱心的Npc指路(不作死提及「復活蛋」,他們還是很好說話的),黎夜終於找到白若的所在——

一堆直筒里唯一的一顆歪脖子樹。

據說這很符合他們公主那特立獨行的個性。

黎夜過去的時候,白若正慵懶地把尾巴纏繞在歪脖子樹上曬太陽。

白的鱗片如貝殼般在陽光下熠熠發亮。

夫人你瑪麗蘇人設又發作了 她輕輕翻了個身,因為身在高處,大老遠就看到黎夜,還熱情地朝她招了招手。

「你剛去哪裡了?怎麼人突然不見?」尾巴還卷在枝頭,待黎夜靠近歪脖子樹,白若凌空俯下身探到黎夜面前。

「咳。」黎夜被白若驚人的柔韌度嚇到,「不小心走丟,轉了一大圈。」

「原來是這樣。」白若恍然大悟地點頭,向黎夜示意身後,「那裡風景不錯,上去坐坐?」說著把手掌遞給了過來。

黎夜猶豫了下,最後還是搖搖頭:「其實我有事想拜託你。」

「什麼事?」

「我想離開這裡,回到奇迹大陸。可我不知道該怎麼離開。」

「離開?這麼快?」一聽救命恩人沒待多久就要走人,白若愣了愣,卷著樹枝的尾巴一松,順著樹榦滑下,落地的時候長尾化為雙腿被潔白的裙擺遮住。

「嗯。」黎夜點頭。

秦風不在,她沒法打探小白的下落。

也不能接任務,因為這裡的任務應該基本都是種族任務。

地圖陌生,當然也找不到刷怪區。

總而言之,她在白蛇族這張圖,能做的似乎真的只剩下看風景這一項了。

可她偏偏不是風景黨。

「你知道怎麼離開這裡么?」

「知道是知道——」白若有些不情不願。

網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她都還沒來得及給黎夜看她的全部「藏品」,也就是各種模樣奇特的寵物,結果黎夜就要離開白蛇族。

想想都覺得不甘心!

「你還會再來玩的吧?」白若期待道。

她想好了,就算黎夜拒絕,她也可以給那個叫「秦風」的族人發布任務,如同這次。

「會的。」黎夜點頭,她還得回來調查小白的下落。

就在剛才,她也考慮過是不是可以通過白若調查小白的事。不過,白若到底是npc,作為一族的公主,系統對她的設定應該還是會從本族利益出發。

從另外個角度,白若對她只是比對其他玩家更友好些,但沒到「親密」的程度。如果靠她和秦風還探查不到小白的下落,黎輝大概會嘗試再把白若的友好度刷一刷,再提這件事。這樣或許更保險些。

但現在,還是先回奇迹大陸。

說到刷友好度,黎夜倒是想起一點。

「公主,如果你喜歡寵物的話,下次過來我可以順手再帶些過來。」

「真的?」白若的眼睛蹭地亮了。

「嗯。我們冒險者經常會去各地旅行。」說到這裡,黎夜頓了頓,面露難色,「不過——」

「不過什麼?」白若生怕黎夜反悔似的,一臉緊張地望著黎夜。

關鍵時刻的轉折最讓人受不了!

黎夜拿出自己的法杖,惋惜地摸了摸。

「不過我不是獵人,就算看到奇特的,也沒法馴服后帶來給你。」

白若聽后鬆了口氣:「這個簡單!」

說著不知從哪裡取出一疊圓盤。抬起手指正要對著指尖咬下去,不知想到什麼眼眸一轉又放棄了,直接挽起黎夜的手臂。

「走,跟我來!」

白牧在屋樹林里走著,一想到馬上就要路過公主的住處,心中突然忐忑又緊張,每走一步,心中的鼓擂好像要通過他的腳步傳到地下似的。

在白蛇族,公主的婚配並沒有所謂的「地位」要求,因為比起「地位」這種虛無縹緲的標籤,這一族更崇尚「實力」。 白蛇族人堅信,只有更強大的領主才能帶領他們走向更光明的未來。

激動之餘,白牧又有些沮喪。

因為在白蛇族,他的實力並非最為出眾的那個。換而言之,假如領主要考慮公主的終身大事,他也不是迎娶公主的最佳人選。

天賦,是與生俱來的;有些事,又是命運註定的。當他發現即便自己拼了命地去提升實力,去努力爭取,流出的血和汗卻仍然改變不了任何現狀的時候,他終於懂得了放棄。

對於現在的白牧來說,只要能遠遠地看公主一眼,哪怕只看一眼,他也就無比滿足了。

所以,當他看到夢寐以求的公主挽著一個外族女子,快步朝他走來的時候,腦海中「嗡」地一聲,整個人猶如被人釘在了原地一樣,徹底挪不開步子了。

「公……公主……」

「嗯。」白若早就習慣對方那呆若木雞的模樣,好像白蛇族的適齡青年都有這個癥狀,見怪不怪地擺擺手,直接說明來意:「我需要個人,替我做件事。」

黎夜雖然不清楚白若到底想幹什麼,但也沒多問。而且除了白若和另一個向她主動做了自我介紹的npc,黎夜看不到白蛇族內其他npc的名字,之前為她指路的NPC是這樣,眼前這個青年npc亦是如此。

一路透明至今,這是公主第一次同自己說話,白牧喉頭「咕嘟」了下,由於緊張也可能因為激動,他頓時語無倫次起來:「我我我……吩咐……公……公主……好的……」

看對方磕磕絆絆,根本沒法好好說話,白若皺了皺眉。

還好,這些智力上的瑕疵並不會影響錮靈盤的激活效果。

感覺到公主顯然對自己很不滿意,白牧更加緊張無措,漲紅著臉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挽回自己在公主心中的形象。最後垂下頭,喪氣地盯著自己的靴子。

直到一根透明的藥劑瓶進入了他低垂的視野。

白牧愣了愣,抬頭:「這是……「

「我需要你的血。」 那些年在山上當山賊的日子 白若晃了晃夾在指尖的藥劑瓶,「還不快接著?」

「哦……」

空藥劑瓶不由分說被塞到白牧的手裡,白牧下意識趕緊捧好,因為誤打誤撞間手與手相觸的柔軟,白牧甚至都還沒緩過神來。

放血的過程總是少兒不宜的。雖然公主沒說需要多少,但為了表示對公主的忠臣,白牧還是將藥劑瓶整支灌滿。為了不弄髒公主的手,他拿自己洗白白了的袖子將藥劑瓶口仔細地擦了擦才遞給白若。

「很好。」白若拿著裝滿了紅色液體的藥劑瓶勾了勾唇角。智力不行,但態度似乎很不錯。

隨後轉手連同那疊錮靈盤一起轉交給黎夜,一邊解釋:「這個,只有我們白蛇一族的血液才可以激活。馴服的時候,往錮靈盤上滴一滴。如果寵物不肯進去,再滴一滴。多滴一些,總能進去。」

進去,應該是被收入錮靈盤的意思,黎夜猜測。她也沒有客氣,接謝過後統統收入包裹。

雖然看起來是些被馴服的寵物,可黎夜沒忘記黑鱷曾經「代步」過的事實。

在寵物和坐騎還沒開放的現階段,她包裹里的這些真的算是超前了。

「這個也給你。」

白若把一枚銀色圓盤單獨塞到黎夜手裡。

與來時秦風使用的那座「祭壇」不同,銀盤之上雕刻著兩頭鹿,每頭鹿彷如頂了兩棵梅花樹般,枝丫似的犄角交錯叢生。

兩頭鹿縱橫跳躍,被一上一下定格在半空。

【靈鹿攆梅】:作為白蛇族白若公主最喜歡的車輦之一,它最多可同時乘坐五人,等級限制:無,使用次數:1次天,可綁定。

黎夜一愣,在連單人坐騎都還沒開放的現階段,她頂多也就指望通過白若的錮靈盤弄到一些「寵物」,順便看看能不能代步而已。

但沒想過短時間內能獲得真正坐騎,更別說這種能夠「五人同乘」的團體坐騎!

「它們會帶你去任何想去的地方,當然也包括回到這裡。」白若不舍地挽起黎夜。

「謝謝。」黎夜深吸口氣,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

不得不說,白若的這份遠行大禮包著實讓她太驚喜太意外了! 加入觀自在的第一天,落落對幫會領地里的任何一個建築都感到新奇。

金庫、倉庫、議事廳……尤其是讓人眼花繚亂的物資庫。

「飛飛姐快看,這裡有好多好吃的!」落落對著貨架上羅列的各種烹飪吞了吞口水。

「你呀……」

那些特效烹飪明明都是升級利器,小妮子卻唯獨對它們的味道感興趣。

到底還是小孩子,沒有大人這麼急功近利。

飛鴻略微無奈地輕點了點落落的小翹鼻:「真是只小饞貓!」

「唔……」落落揉了揉稍稍有些發癢的鼻頭。

「每樣烹飪好像都需要用幫會貢獻值兌換……」飛鴻按著下巴思考。

「幫會貢獻?」落落歪了歪頭。

對她這樣沒有遊戲經驗的新手來說其實真沒什麼概念。

「就是成員參與幫會活動時得到的貢獻值。」飛鴻作為遊戲老司機對此並不陌生,「一般來說可以通過完成幫會任務或者在幫會特殊活動開啟時獲得。」

不過飛鴻也是頭一回進入「奇迹」的幫會,具體怎麼接任務或者有什麼幫會活動可以參與還有待她仔細研究。

其實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問幫會裡的管事。

而管事里,有過接觸的也就會長輝夜和副會長有三隻喵。

可偏偏飛鴻是個不輕易向別人示弱的人。

好強的她曾經和輝夜pk落敗,今天又被有三隻喵當著在線成員踢出觀自在,雖說後面又把她加進來,但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因此不到萬不得已,她實在不想主動去找這倆人。

至於其他的管事,她並不認識。萬一對方仗著自己管事身份直接擺出高傲冷漠臉,她怕自己一氣之下退出觀自在。

但落落肯定是想留下來的,她又不放心把落落單獨留在這裡。

正在飛鴻矛盾之際,物資庫又進來個人。

來人正是曾經與黎夜一起下過普通秘境的戰士,36D奶爸。沒想到物資庫里站著一大一小,看id又很陌生,36D奶爸愣了下。

「新來的?」

「嗯。」飛鴻掃了眼幫會成員列表,在管事一欄里沒看到對方的id,估摸著對方應該是個普通成員。這下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正好可以問問關於幫會貢獻的事。

距離上一次的退幫風波已經有一段時間,之後觀自在幾乎沒有招收新成員。現在好不容易有新鮮血液流入,而且還是兩個妹紙,作為老成員當然要細心呵護之。

面對這個叫「飛鴻」的新成員的疑惑,36D奶爸幾乎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恨不得把自己壓箱底的刷幫貢心得都悉數傳授。

「不過,你們入會還是有點晚了,每天的幫會任務都有數量上限,今天的任務都被幫里那幫禽獸給刷完了。」36D奶爸可惜道,隨即拍拍胸脯保證,「明天你們上線早一些,每種任務我帶你們刷一遍基本就會了。」

玩過各種遊戲,飛鴻也算是見多識廣,她相信這點幫會任務難不倒自己,正想婉拒,落落輕輕扯了扯她的袖子。

低下頭,落落烏黑的眼睛一瞬不瞬,正一臉期待地望著她,只好點點頭:「謝謝。」

36D奶爸擺擺手:「不用這麼客氣,進了觀自在,大夥就是一條船上的了。 神級黃金指 待會幫會裡會有人組織野外經驗團,其他成員都會去,你們去不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