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就是這樣一個由心理帶動生理的病症。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也說不清為什麼,自從看了安暖她們的直播后,少年的心境也跟著漸漸平緩穩定下來,連帶著身體也好轉了不少。

對於這種情況,連他的主治醫師也感到非常驚奇,同時也表示一定程度的理解。

其實只要抑鬱症患者自己能夠想得開,邁出心裡設防的那一步,就很容易柳暗花明、海闊天空了。

只是很可惜的是,大部分患者都沒能遇上這份幸運。

只能在痛苦的泥潭中掙扎,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說起來,在高速運轉的現代社會,亞健康狀態早已成了常態。

為了生活,大伙兒都戴上了兩副面孔。

一副面對人群,一副面對自我。

於是,明面上瞧著歡樂無窮的逗逼青年,很可能一回到家就成了沉默寡言,死氣沉沉的喪病少年;

平時嘴上嘻嘻哈哈、一切隨緣的佛系姑娘,很可能心裡比誰都緊張焦慮……

就是這樣一個不斷壓抑再壓抑的過程,又怎麼會不出問題呢?

也正是因為這樣,近年來抑鬱症的病例才會不斷激增,景區輕生、吞葯自殺的案例更是頻發不窮。

重生1978 「那你現在已經徹底恢復了嗎?」明珠輕聲問道。

「好了一大半了。」

少年笑著回答,明明是調侃的口吻,聽著卻忍不住讓人心酸,「至少不會再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了,可省了我好大一筆眼霜費用呢。」

「那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可以替我們在直播間解釋一下嗎?」抿了抿唇,安暖直截了當地說明了這次的來意。

「現在很多網友都認為你之前的評論是我們花錢雇水軍寫的,如果身體方便的話,你可以出面解釋一下嗎?」

「當然,如果你身體狀況不允許,那就算了,千萬別勉強。」

安暖說的真摯。

少年也爽快。

嘴角一勾,不假思索地點頭答應下來,「放心,當然沒問題了。」 安暖和明珠就是他的救命恩人,就這點兒小事,他還是能夠做到的。

少年的應諾給了安暖和明珠一個良好的開頭。

接下來幾位的網友也順利答應了她們的請求,決定挺身而出,為「吃播小站」洗刷冤屈,也為安暖她們正名。

……

於是,幾位網友即將現身說法的消息一傳開,立刻就像是往這場輿論喧囂上潑了一瓢熱油,滋啦嘩啦地,帶來的效果簡直是爆炸性的!

對於這件事,網友的關注度本來就居高不下,這會兒他們一出面,更是牢牢吸引了大伙兒的注目。

原本網友心裡還打著小算盤,覺得自己已然開了上帝視角:哼,什麼現身說法?指不定就是安暖她們出錢找來的托兒,等會兒一定要好好看他們這場表演秀,好揭穿他們的真面目。

抱著這樣想法的網友不在少數。

所以直播才剛剛開始沒到一分鐘,房間里的參觀人數卻已經達到了一個令人吃驚的數目。

底下的評論區更是熱鬧得不行:

「嘿!不是說這傢伙要自證清白嗎?舞台、燈光、話筒都已經齊活了,哥們,趕緊開始你們的表演啊!」

「就是,我們可都是花了真金白銀過來參觀的,要是演技太拙劣,我們可不會同意哦。」

「什麼演技別想了,不用猜我都知道他們的套路,這些人肯定一開始就會對自己悲慘的過去傷懷痛哭,然後再對安暖她們這些恩人感激涕零,瞧准了吧,肯定是這樣的發展!」

當然,偶爾也有幾個替安暖她們打抱不平的人,「樓上的你這麼會抬杠,不去工地簡直可惜了!」

可惜,黑子的數量實在太大,即便有幾個真心挺安暖他們的鐵粉也被淹沒在留言大軍里,激不起什麼水花。

「喲,又是被她們花錢買來的假粉吧,還挺敬業的!」

……

雖然直播還沒正式開始,但評論區里已經熱鬧得不行,等幾位網友真的站出來后,評論區更是瞬間掀起了一陣小高峰。

「佔領前排,坐等表演。」

「趕緊排好隊,別擋住我看戲的視線。」

「哎喲,你說這幾個年輕人干點什麼不好,偏偏收了別人的髒錢,來替人做偽證,真是良心大大的壞了!」

……

其實打從一開始,網友就不相信這幾個人的說辭,可隨著他們的逐一開口,大伙兒才慢慢發現,咦,現在這情況和他們之前預想的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啊……

沒有浮誇的感恩,也沒有所謂的賣慘,這幾個網友只是平凡而真實地道出了他們這些年的歷程。

就連之前的病例、現在的身體報告也都沒有遮掩,一一拿了出來,甚至連個馬賽克都沒打。

態度坦然得近乎直白。

這種情況下,網友心裡的質疑也漸漸消除了幾分,理智也跟著上了線……

要知道,安暖他們這個直播間才開多久呀,可能也就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可這些人的病歷最短也都是半年前就患病了,最長時間的足足有三、四年的病程,安暖他們總不可能未卜先知,提前三、四年就布上這個局吧!

更讓大伙兒放下懷疑的,還是他們拿出來的病歷,上面的信息可是寫得清清楚楚,就連所屬的醫院和醫師都標明了,一查就能知道真偽,根本做不了假。

換言之,這些人說的很有可能都是真的!

他們的確是因為看了安暖她們的直播,病情才會大有好轉的!

一想到這一點,大伙兒原本的質疑和厭惡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整個人不由得暗自興奮起來,看著安暖和明珠的眼神更是放著光:

……難不成眼前這倆姑娘還是錦鯉化身,看一眼就能走好運? 這年頭也不知道為什麼,網上突然颳起一陣「轉錦鯉,走好運」的火熱風潮,加上受惠人的口口相傳,一時間更是盛行網路。

打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想法,大多數網友也都願意隨手轉發上一個。

不過你還別說,不少網友轉發之後,還真覺得運氣好上了不少。

於是,安暖和明珠被大伙兒認為是「錦鯉化身」,也不是無跡可尋了。

這稱呼一被叫出來,不少網友回憶起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突然恍然大悟,也一下子興奮起來了,紛紛在評論區留言:

「媽呀,你們不說我還真沒發現,現在一想,還的確是這樣,自從看了安暖他們的直播視頻后,我手上的幾隻股票,全都漲停了!」

「買東西從來沒中過獎的人在這舉手,前幾天剛剛入的坑,剛才就抽中了一個蘋果手機,哎呀媽呀,這也太特么神了!」

「她們倆哪兒是錦鯉的化身呀,分明就是錦鯉本尊啊!」

……

安暖&明珠齊齊搖頭,一臉真摯:不不不,你們弄錯了,我們倆真不是錦鯉。

……

當然,網上也不全是一片贊溢之詞。

之前其他主播買的黑粉這會兒也不甘示弱,紛紛下場,誓要攪渾這趟水。

畢竟眼瞅著安暖她們就要黑遍全網了,誰還願意看到她們突然打起一波翻身仗?

不行。

摁下去!

必須得把她們給摁死下去!

可惜,這樣的雄心壯志,在平台老總的大手一揮下,根本沒能持續多久。

精靈之山巔之上 這些黑粉和水軍還沒能說上幾句話,三言兩語后,就被這股輿論風潮給按在地上狠狠摩擦,輸得是丟盔棄甲,狼狽而逃。

就這兒,還不算完。

之前幾個格外突出的黑粉,好不容易從這趟渾水中勉身而退,結果冷不丁地一扭頭,就收到了一封高大上的起訴律師信。

一時間不由得傻了眼:……完了,這下子攤上大事兒了!

……

當然,這些事,安暖和明珠都無從得知。

對她們而言,這場風波就算過去了。

不過也因禍得福,她們的「吃播小站」也因為這一場周折而變得聲名大噪,爆紅於網路!

無論是名氣還是觀覽量,都遠超其他直播,更是突破了西瓜平台有始以來最好紀錄,直接登頂成為他們最火爆的明星節目!

此刻。

世外桃源,晉家別墅。

客廳里,安暖和明珠正討論著晚上是做老鴨湯還是魔芋燒鴨,兩個人爭辯得不可開交。

一旁的晉雲凜端坐在沙發上,瞧著安暖可人的笑顏,嘴角不由得輕勾。

「嘟嘟——」

沙發上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

晉雲凜順手接通,聲音一如往常地平穩:「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

「晉先生,您放心。」

電話上頭的備註明晃晃地寫著「星空傳媒總裁」六個大字,一般人碰見都要鞠躬哈腰的人物,這會兒和晉雲凜通話,語氣里卻滿是尊敬,不敢有一絲懈怠。

「這件事已經徹底控制住了,不會再翻起什麼風波,那幾個黑粉的律師信也已經發出去了,我們集團的律師團隊會持續跟進的,保證他們一定會得到教訓。」

「很好。」

晉雲凜言簡意賅的兩個字卻給了星空傳媒總裁莫大的動力。

平日里見慣風浪也不變色的人物,這會兒也不由得興奮起來,連聲應諾道,「晉先生,您放心,未來『吃播小站』的資源一定會是全網最好的。」

「嗯,」晉雲凜輕聲應道,像是最兇惡的野獸突然被觸及了心頭好,聲音一下子變得溫柔不少,「她本來就是最好的。」

她……本來就是最好的……

星空傳媒總裁突然靈光一閃:……媽啊!難不成「吃播小站」這倆姑娘,其中有一個是晉先生的心尖兒? 不經意間窺測到這麼重大的消息,星空傳媒總裁心頭又是激動又是興奮,驚濤駭浪一般,起伏不定。

當下就決定,要將更多更好的資源往安暖她們這個「吃播小站」上偏移,勢必要把它打造成華國最出色的直播!

星空總裁此刻的雄圖大志,安暖她們是不知道。

這會兒,她們更關心另外一件事。

「修鍊交流會?」

這是個什麼玩意兒?

培訓課上,聽著從老師嘴裡吐出來的陌生名詞,安暖忍不住納悶地眨了眨眼。

其實對在場大多數幼妖來說,「修鍊交流會」這五個字不算陌生,只不過今年多了安暖這隻野生妖,老師勢必要講得再清楚些。

「和往年的慣例一樣,我們這次和人修之間的交流會還是秉持著『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最高原則,至於其他細節和流程,等會兒我會以電子版的形式發送到大家的手機上,有什麼不懂的,你們下課後可以親自來問我。」

……

這一通話說完,安暖只抓住了一個重點!

和人修的交流會?!

這個人修該不會是……想到了什麼,安暖一雙烏黑透亮的眸子驀地瞪大!

等等!

「人修是指……?」

要知道,現代語言豐富多樣,安暖生怕自己理解錯了其中的意思,忍不住開口問道,

「就是像和尚、道士這一類的人類修鍊者。」知道安暖的常識差,老師還特意挑了個通俗易懂的解釋。

其實,人修可不僅僅是和尚、道士這兩種,凡是對靈力有特殊感應的,幾乎都可以統稱為人修,不過只是和尚、道士這兩種最為普羅大眾所接受罷了。

媽啊!

自己還真沒理解錯啊!

一聽老師這話,安暖不由得傻眼了。

原來這年頭,妖族不僅能和人類和平共處了,就連和人修也相處融洽嗎?

想當年,建叔還特地跟它講過他們妖族與道士和尚之間相愛相殺的故事,過程那叫一個殘忍血腥,結果那叫一個悲慘凄厲。

甚至兩者矛盾到了最高峰的時期,還有不少道士和尚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說什麼誓要「殺盡天下妖物」為己任,結果這才過了幾百年的時間,當初立下的誓言就通通餵了狗嗎?

到了眼下,這些和尚道士不僅能和他們妖族和諧共處不說,甚至還一同召開起了什麼交流會?

數萬年的常識在一夕之間被推翻,即便是適應力良好的安暖,這會兒也有些懵懵地,沒反應過來。

「怎麼,被這個消息興奮到了?」

被旁邊的明珠輕戳了幾下,安暖這才慢慢緩過勁兒來,「等等,不是說……那些和尚道士和咱們妖族勢不兩立嗎?」

「切!你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黃曆了!」明珠翻了個白眼,「現在要是有妖精作亂,妖管局第一個就饒不了它,人修可不會輕易越界!」

說著,明珠還謹慎地往四周望了望,這才低聲附在安暖耳邊,「我聽說,今年交流會的最高獎酬是一顆回生丹吶!嘖嘖,真是大手筆啊!」

回生丹。

顧名思義,擁有著讓人起死回生的神效,即便是對妖族,也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明珠她們家就是做飯店生意的,古往今來,飯館都是打探消息的不二之選。

這不,老師手裡都還沒得到風聲,她倒是知道得清楚。

「上一屆的交流會就讓人類佔了先,這回咱們可絕對要扳回這一城!」

其實,說是友誼第一的交流會,但其中難免還是會有幾分競爭的意味。

畢竟一方是人類,一方是妖族,不在這個時候掙臉面,之後的腰板怎麼能挺得起來呢? 神明改造計劃 「這回的第一名,大家就不要和我爭了!」

妖族血統里本就有著爭強好勝的本能,這會兒突然冒出來個交流會,大伙兒能不興奮嗎?

鼠妖就頭一個站起身來,一臉的躍躍欲試,大放厥詞道,「憑我的實力,肯定能……」

結果他的狠話還沒放出來,就被老師一句話給打回了原形——

「你實習期的目標完成了嗎?」

一聽這話,原本還張牙舞爪的鼠妖瞬間萎縮成一團,整隻妖委屈得不成樣子:「……」

哎呀。

老師,這麼激動人心的時刻,就不要講這麼傷妖的話題嘛!

其實,實習期的要求很簡單,只要是在不坑蒙拐騙、不作亂犯案的前提下,在三個月內掙夠兩萬塊錢就算合格。

兩萬塊,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

至少對於安暖她們來說,早就已經超額完成了目標,但對被老師pass掉「劫富濟貧」這個選項的鼠妖而言,就顯得有些困難了。

「你實習期選擇做什麼呀?」

之前由於黃鼠狼那事,安暖她們和鼠妖的關係也親近了不少,這會兒忍不住開口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