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御宸眨了眨眼睛,一臉的無辜。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封嬈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五個億啊!

買一尊送子觀音?

就在封嬈企圖阻止戰御宸的時候,封逸揚又開始喊價了:「七億!」

拍賣會場的吃瓜群眾,已經無法淡定了。

一個個接頭接耳的小聲議論,在討論最近T市的經濟會不會因為這兩個人的亂來而波動。

戰御宸面不改色:「九億。」

「十億!」封逸揚舉牌,眼中已經帶了一抹狠絕之色。

在戰御宸這個敗家子打算再次舉牌的時候,封嬈猛地撲上去,一手按住牌子,一手死命地捂住戰御宸的嘴。

一雙白嫩的小手緊緊捂著自己的嘴,看著封嬈那副如臨大敵的緊張樣子,戰御宸無奈又寵溺地笑笑。

還趁機伸出舌頭,在她柔嫩的手心舔了舔。

封嬈的臉頓時爆紅,這王八蛋也不看看時間場合,一言不合就想要開車。

她拿眼睛狠狠瞪著他,戰御宸笑得更開心了。

「十億第一次,十億第二次……十億第三次,成交!」拍賣師激動地一錘定音,宣布交易成功。

封嬈轉頭看向封逸揚:「封總看來是真的很喜歡這尊送子觀音,既然這樣我們夫妻就不奪人所愛了。」

他們夫妻?

他花了十億當了個冤大頭,就聽到她說了這麼一句話?

封逸揚的臉色陰沉得可怕,黑眸微眯,裡面透著濃濃的危險氣息。

戰御宸抓住封嬈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親,語氣是怎麼也掩飾不住的得意:「謝謝封總捧場了,看來封總一定是有了心儀的對象,祝封總早生貴子了。」

這話說的,封逸揚的臉色更加可怕了。

真正要生孩子的,是戰御宸和封嬈。

而不是他封逸揚!

笑吧,因為戰御宸馬上就要笑不出來了。

封逸揚將修長的雙腿交疊起來,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戰御宸的黑眸凝了凝,覺得封逸揚這樣就偃旗息鼓實在不符合他的性格。

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可是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他卻也說不上來。

只覺得心頭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這時候,拍賣師開始介紹下一件拍賣品。

今晚一開始第一件拍賣品就賣出了天價十個億。

這不僅僅是地下拍賣會的歷史第一高價,同時也是整個T市從未有過的拍賣天價。

拍賣師很興奮,今晚接下來的拍賣品更加精彩,說不定會拍賣出更好的價格。

忽然,「嘭!」的一聲發出一聲巨響。

原本懸挂在拍賣會場裝飾用的氣球不知道怎麼的,忽然就炸開了。

氣球的內部飛出無數張照片,從半空中紛紛揚揚就像是下雪一般的往下落。

眾人先是被響聲嚇到,接著看清楚了眼前的照片,紛紛瞪大了眼睛。

照片上,女人跪在地上,嘴裡塞著男人的那個東西,正在努力地吞咽。

男人只露出了一隻手,正掐著女人的下巴,逼迫她全部吞下去。

照片是高清的,女人的五官被清晰地拍在了照片上,赫然就是站在戰御宸身邊的封嬈!

「我的天!這怎麼可能!」

「天啊,這不是戰太太嗎?」

「這照片是真的嗎?那這個男人是誰?」

封嬈看到所有人的目光朝她看來,她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這時候一張照片落在她的面前,她伸手撿了起來。

當看到照片上的內容后,一雙水眸猛然瞪大,呆若木雞地看著照片。

這照片不是她,她從來沒有和戰御宸拍過這種照片。

可那女人卻明明是她。

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會比醜聞傳播得更快。

在場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戰御宸的妻子,一整晚她都站在戰御宸的身邊。

而此刻,那些人看向她的目光變得不屑、輕蔑、鄙視……

戰御宸的太陽穴突突跳得厲害。

這照片的內容,就是他之前收到的匿名地址,發出來的不雅視頻截圖。 戰御宸派人去查匿名IP,查出來是在T市的一棟新修的別墅。

他去查那棟別墅的主人,一直查不到,只查到是從美國回國的華僑。

考慮到封嬈的心情,所以戰御宸一直都沒有和封嬈提這件事情。

畢竟知道有一個長得和自己那麼相似的女人,錄下了這樣的視頻,是一件讓人噁心的事情。

可是戰御宸怎麼也沒有想到,封逸揚竟然會把這段不雅視頻截圖做成了照片,在這種場合公開出來!

封嬈手裡拿著照片,緩緩轉頭,看向戰御宸,聲音顫抖著說:「不……不……這不是我……」

「這當然不是你。」戰御宸將她抱在懷裡,柔聲安慰道:「不要害怕,我已經調查清楚了,這個照片上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你,是有人故意這麼做的。」

封嬈的腦袋還是暈暈乎乎的,但是聽到戰御宸說知道不是她,她也就沒有那麼害怕了。

「這個照片是視頻截圖,早就有人寄給我了,但是我很清楚那女人不是你,所以一直在暗中調查。」戰御宸的聲音給人一種安定人心的感覺。

「是誰要這麼做?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封嬈深吸了口氣。

戰御宸的黑眸掃向後面的封逸揚,他若有所指地說道:「這還不簡單,就是為了離間我們,所以才做了這個假照片,合成的。讓我們兩個人心生嫌隙,破壞我們的感情。這個人簡直其心可誅!」

封嬈怔怔地看著手裡的不雅照片,目光從一開始的震驚,漸漸轉變成了失望。

照片上的男人並沒有露出臉,只露出了一隻手。

其他人認不出來,可封嬈卻認出來了。

她對這隻手太過熟悉,從小到大,這隻手不知道打過她多少次。

她又怎麼會忘記?

在這隻手的大拇指上,有一顆小小的黑痣。

因為照片是高清的,所以那顆小黑痣也拍得十分清晰。

「不,這個照片不是合成的,是真的。」 重生巨星在劫難逃 封嬈忽然說道:「是封逸揚,他找了另外一個長得像我的女人。」

戰御宸已經猜到了是封逸揚,卻沒想,封嬈一眼就認出了是封逸揚的手。

封嬈緩緩轉頭,看向封逸揚的臉上充滿了失望和憤怒。

封逸揚的腦子「嗡」的一下,什麼都聽不到了。

她認出他了!

她認出照片上的男人是他了!

這些年,為了排解壓力和無聊,他的身邊有過不少女人。

但是那些女人對他來說,都是洩慾的玩具而已。

他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過。

包括那個童雪悅,只是因為她特別像封嬈,所以他很寵她,幾乎每晚都和她睡。

可說到底,那也是因為童雪悅有一張像封嬈的臉。

他的心裡自始至終都只有封嬈一個人!

他實在太大意了,為什麼要露出手。

他怎麼也沒想到,封嬈只看到了他的手,就認出了是他。

現在封嬈親眼見到他和別的女人做那種事情,此刻封逸揚的心裡泛起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驚慌,甚至還有些無地自容。

他看著封嬈那張失望和憤怒的臉,想要解釋,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封嬈走到了他的面前,沖著他說道:「你出來,我有話和你說。」

四周的聲音很大,眾人都拿著照片在議論。

可是此刻,封逸揚卻什麼都聽不到了。

他看到站在面前的封嬈,小嘴一張一合地說了些什麼,然後她轉過身往前走。

封逸揚宛如一個牽線木偶,麻木地跟著她走了出去。

戰御宸黑眸沉了沉,並未阻止,只是不遠不近的跟在他們後面。

封嬈面無表情地走出了拍賣會場,來到外面的地下停車場。

地上地下,已經是兩個世界。

這裡沒有地下的一擲千金,只有破舊和清冷。

封嬈忽然轉身,抬起手,給了後面的封逸揚一個響亮的耳光。

「啪!」

封逸揚的臉被她打得歪在一邊。

他的身體僵硬了許久,一直維持著被打的姿勢。

直到過了好幾分鐘,他才緩緩動了動,抬手摸著被封嬈打過的左臉,自嘲地說:「你是怎麼認出來的?」

封嬈看著他,眼底全都是失望:「封逸揚,你是個成年人了。你的身邊有女人很正常,可你為什麼要找一個和我長相相似的女人拍下這種照片,來敗壞我的名譽?」

封逸揚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一瞬間涼透了,他垂眸看不出表情:「是戰御宸告訴你的?」

封嬈搖搖頭,平靜地說:「是我自己認出來的,我認出了你手上的黑痣。」

封逸揚抬起手,看到拇指的地方的確有顆小黑痣。

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睛淬著晶亮,望著她,語氣激動地說:「你是在乎我的對不對?不然怎麼會連這種我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細節都知道?」

封嬈再次搖頭:「那是因為你這雙手,從小到大打過我無數次。」

一句話,讓封逸揚從天堂掉到了地獄。

「我沒有,我只是想帶你走。小嬈,你說過會跟我走的。」封逸揚的語氣里染上了濃濃的委屈,看上去就像是個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家。

封嬈失望地看著他:「你說過不會再傷害我,可是事實擺在眼前,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封逸揚,我從來不欠你什麼,你沒有資格這樣對我。」

封逸揚臉色蒼白,低聲哀求:「可我都是為了你,我喜歡你,以前不懂得該怎麼表達,以為打你就是愛你。現在我知道了,我會用盡全力的對你好。我什麼都聽你的,什麼都可以給你,包括我的命,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封嬈看著他,許久,她才緩緩開口:「可是,你的一切我從來都不想要。」

封逸揚對她的感情,她不是不知道。

他能做出這樣的事情,說明他的感情已經變得畸形。

他的愛帶來的是壓力、恐懼和傷害。

除了這些,封嬈感受不到一絲絲的快樂和感動。

她咬了咬唇,輕聲說:「封逸揚,你醒醒吧。我已經和戰御宸結婚了,我愛他,他也愛我。我們之間再也容不下第三個人了……」 「那你的病怎麼辦?」封逸揚抓住最後的希望,他咬牙堵上最後一把,壓低了聲音說道:「你敢告訴戰御宸,你最多能拖一年。一年後,你會什麼都不記得,連他也會忘記?」

封嬈下意識地皺眉,她的病還沒有告訴戰御宸。

她的確不敢。

因為她無法面對,某一天早上醒來,像是看陌生人一樣看戰御宸。

她害怕他會接受不了。

她驚慌失措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像個鴕鳥一樣,躲在她和戰御宸的幸福里。

妄想這種偷來的幸福會長久。

看到她臉上血色盡褪,封逸揚知道自己賭對了。

「小嬈,別怕,我不會告訴戰御宸的,這是屬於我們之間的秘密。」封逸揚的語氣變得輕快起來,挑釁似的看向不遠處的戰御宸。

他們說話的時候,戰御宸站得稍遠些。

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可看到封逸揚那種得意洋洋的笑容,戰御宸的心沉了下去。

封逸揚做了這樣的事情,封嬈難道還會原諒他?

封嬈默了下,開口說道:「你以後不要再這樣了,我們是不可能的了。或許……或許下輩子……」

戰御宸走近,聽到這句話,臉色一沉,立刻大步走過來,霸道地把封嬈緊緊摟在懷裡。

他摟著封嬈的肩膀,低頭在她的唇上不客氣地用力親了一口,然後挑釁的看了封逸揚一眼。

戰御宸霸氣的宣布:「封嬈的下輩子也是我的,下下輩子也是我的!永生永世都是我的!」

封逸揚的黑眸定定看著他們,眸底深處的光芒捉摸不定。

封嬈握住了戰御宸的手:「我累了,我們回家吧。」

「好。」戰御宸立刻回答。

封逸揚僵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眼睜睜看著封嬈和戰御宸漸行漸遠。

「我錯了。」封逸揚盯著遠處迷茫的夜色,喃喃自語。

「我錯了!」封逸揚忽然死死的攥緊垂在身側的雙拳,咬牙切齒說:「我當初就不該信那些鬼話,以為打她罵她就是愛。我明明那麼早就遇到她了,比戰御宸更早……」

是他太自負了!

把封嬈送去戰家做童養媳。

他以為戰御宸很快會死掉,封嬈就會回到他的身邊。

他以為封嬈是他的。

沒有人可以搶走她。

可是,他錯了。

人算不如天算,戰御宸不僅沒死,還搶走了他的封嬈。

他好恨。

好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