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喝著,方逸天的一張臉都變得猙獰了起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藍雪她們從未看到過方逸天如此的緊張以及如此的臉色猙獰,更是沒有聽到方逸天語氣如此嚴厲怒吼,她們彷彿是意識到了什麼般,含著淚花,卻只能是依言咬牙的後退著。

「桀桀……戰狼,你是第一個逼我陷入狂暴狀態的,我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而這裡的一切都將會成為地獄!你,甚至包括你的女人!」

黑暗散播者語氣猙獰無比的說著,竟是看到他也是將那種裝著紅色液體的藥劑直接注入了自己的體內。

「吼~~~!!」

黑暗散播者怒吼著,瞬息之間,他的整個身體彷彿是燃燒沸騰了般,目光變得無比的嗜血與狂暴,一股濃烈的血腥殺機從他的身上瀰漫而出,籠罩向了四周,驚駭人心!

方逸天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來,他心知此刻的黑暗散播者逼迫自己陷入到了那種嗜血狂暴的狀態中,如此一來,黑暗散播者將會成為一個血腥殘忍的殺戮機器,不僅僅是他,就連藍雪她們七個人都要受到致命的威脅!

「老子一定要殺了你!」

方逸天目光一沉,籠著一層血光的雙目爆射出了濃烈不已的戰意,饒是他現在的體力已經是耗去了七七八八,饒是他全身的力量已經是虛弱之極,但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自己的女人,他決心要血戰到底! 「乾爹,我們明天去看花燈,好不好?」

林浩峰一向不會拒絕韓小貝的要求,尤其是他這樣睜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一臉期盼的看著自己,就更加不忍心拒絕了。

「楉樰,不如我們明天晚上,大家一起去看看元宵節的花燈吧,聽說明天有奉天府上的一位大人物出了一件好彩頭呢,我們也去湊湊熱鬧。」

奉天府就相當於現在的省會了,從府上來的大人物,出的彩頭,那肯定是不一般的東西,而且林浩峰都開口了,韓楉樰也不好佛了他的面子。

而且她打算過了元宵節,就送韓小貝到私塾去念書了,到時候也他肯定很少再有這樣,自由玩耍的時間了,所以韓楉樰也就同意了。

「那好吧,明天晚上我們去看元宵節的燈會。」

「哦,娘親真是太好了!」

看到高興的恨不得跳起來的韓小貝,韓楉樰也是笑了笑,她知道他一向是喜歡熱鬧的,然後將視線轉向了一直不曾說話的青墨。

「青墨,你明天晚上要和我們一起去看燈會嗎?」

韓楉樰是知道青墨一向不喜歡熱鬧,但是又不好直接扔下他一個人在家裡,所以才會這樣一問,沒想到他這次竟然一反常態的答應了。

「嗯,一起去。」

青墨當然還是不喜歡熱鬧的,不過韓楉樰和韓小貝都要去,而且燈會上魚龍混雜,他肯定是要跟著去保護他們母子的。

於是他們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明天晚上一起去看燈會,韓楉樰和林浩峰約好,明天下午到她這裡吃了晚飯之後,他們一起出門,然後他就告辭回去了。

「姐姐,你們要去看燈會嗎,我可以和你們一起去嗎?」

從韓小貝的口中得知他們今天晚上會去看燈會,小敏也心動了,猶豫了好久,還是來尋了韓楉樰,把自己想去的想法告訴了她,希望她可以帶上自己。

韓楉樰想著他們三個大人,帶上韓小貝這樣一個孩子,和小敏這樣一個半大的孩子,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而且看到小敏眼中那期盼的光芒,也就同意了。

「可以是可以,不過小敏,你晚上和我們去燈會的時候,一定要跟緊我們,千萬不要一個人跑開,免得出了什麼意外,知道嗎?」

知道自己可以和韓楉樰他們一起去燈會,小敏眼中的亮光更盛,綻開了一抹燦爛的笑容,連連點頭答應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吧姐姐,我一定好好的跟著你,不會亂跑的。」

說完之後,小敏就高興的跑開了,想來是去和韓小貝分享這個好消息去了,韓楉樰也沒管她,有著他們高興。

很快林浩峰就來了,這時申時正,也就是差不多下午四點的樣子,而燈會一般是在戌時初,也就是差不多晚上七點的時候開始。

林浩峰來的正好,韓楉樰打算酉時吃飯,然後準備一下,在出發到舉辦燈會的地方,到那時也正好差不多才剛剛開始。

於是一行人吃了晚飯,又坐著休息了一會兒,韓楉樰去準備了一下,換了身出門的衣服,這才準備出發。

「娘親,你今天好漂亮啊!」

今天韓楉樰特意換了一身亮紅色直墜地襦裙,外面罩了一件同色的紗衣,因為外面還有些冷,所以批了一件月白色綉著大紅牡丹的披風,頭上簡單的用一直翠玉簪子,挽了個髻。

即使穿了紅色,整個人也顯得明亮妍麗,沒有一點俗氣,而且白色的披風,又給她增添了幾分飄然的仙氣,一瞬間讓人移不開眼睛。

正如林浩峰此刻,全副的身心都放在了韓楉樰的身上,他本來就喜歡她如今心上人更是,如珠寶一般耀眼,哪裡捨得錯過。

不像青墨,他雖然也驚艷於韓楉樰的美貌,但不過是出於欣賞的看了一會兒,就移開的視線,而韓楉樰也感覺到了林浩峰那道緊緊盯著她的視線。

韓楉樰也有些無奈,她也不過是隨便找了件沒有穿過的衣服出門而已,沒想到會這樣,為了避免尷尬,只好不懂聲色的轉了轉身子,對著韓小貝。

「怎麼,娘親只有今天才漂亮啊,平時不漂亮嗎?」

這時,韓小貝也意識道自己剛剛說的話,有些異議,馬上打折圓場。

「當然不是了,娘親每天都很漂亮,在我心裡,娘親是最漂亮的!」

而這時,站在一旁的小敏,也出來幫著韓小貝說話:「是啊,姐姐可是最漂亮的!」

雖然是為了轉移林浩峰的注意力,但是韓楉樰被兩個小孩子這樣直白的誇獎,還是有些不好意思,於是笑著戳了戳韓小貝的額頭。

「就你們嘴甜,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出發吧。」

林浩峰也因為韓楉樰和韓小貝他們的一通打岔,從她的身上收回了視線,也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當,不敢再看,不過好在也沒有人提起他的失態。

韓楉樰發了話,於是一行大大小小的五個人,就往舉辦燈會的地方走去。

今年舉辦燈會的地方和往年一樣,都是在離鎮子不遠的,鎮外的一條河邊,那條河靠近鎮子的周圍有一大片的空地,正好能夠舉辦燈會。

而且也方便大家放河燈,那條河還因為每年放和燈的人很多,而被取名為許願河。

雖然離得不遠,但是韓楉樰他們帶著兩個孩子,走的比較慢,走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才到了,而且一路走來,就看到了很多遊人已經到了,還有很多的攤販,小商在擺著攤子賣東西。

最多的是賣各種各樣的鮮艷漂亮的花燈,然後就是各種小吃點心之類的,其他東西雖然不多,但是也算是應有盡有,算得上是一個小小的市場了。

「娘親,今年的燈會好熱鬧啊,還好我們來了!」

確實,韓楉樰也感覺到了,今年的燈會,比去年熱鬧了許多,而且來的人也比去年多多了,想來是林浩峰說過的,和奉天府上的那位大人物有關。

不過這些並不管韓楉樰的事情,所以也就沒有放在心上,反而這麼多人,她更關心韓小貝他們的安全問題,於是又再次叮囑了他和小敏一下。

「小貝,小敏,現在人這麼多,你們等會兒,一定要好好的跟在我們的身邊,千萬不要走散了,知道嗎?」

看到他們兩個人鄭重的點頭答應了,韓楉樰才牽著韓小貝的手,讓林浩峰牽著小敏的手,青墨在前面開路,一行人正式往燈會的方向走去。

韓小貝一路上都好奇的東瞅瞅西看看,而小敏和他也差不多,等路過一個和其他花燈比起來,更顯得精緻美觀的賣花燈的小攤時。

韓楉樰一人給他們買了一個花燈,韓小貝的是一個小老虎樣子的,小敏的是一個小兔子樣子的,兩個都做的很漂亮,看得出來做的人很用心,而且繪畫的水平也不錯。

「這位夫人,看你有緣,是小生今天的第一位客人,就給你便宜些,兩個花燈收你十五文錢就好了。」

這樣的做工,收這樣的價格,確實是比較便宜的了,韓楉樰仔細的打量過這個下攤子的老闆,是個看起來剛剛弱冠,文文弱弱的,好像書生模樣的人。

看他那樣子,也不像是落魄的書生,他這個年紀,那應該就是準備參加科考的人了,只是科考每三年一次,這次還得要一年之後呢。

不過這是別人的私事,韓楉樰也不會多問,只是對於別人的好意,她也不會拒絕,當下,就拿出了十五文錢,放到那個書生專門拿來放錢的竹筒里。

「那就多謝公子了,你的花燈做的很漂亮,希望你今天晚上生意興隆。」

既然得了人家的好意,韓楉樰也不會吝嗇於誇獎,而且這只是一種美好的祝願,與她也沒有任何妨礙,還能讓兩個人心裡舒暢,何樂而不為呢。

果然,聽了韓楉樰的話,那個書生露出笑容,然後,行了一個文人的謝禮。

「那就借夫人吉言了,多謝夫人。」

看了眼拿著花燈高興不已的韓小貝他們,韓楉樰和那書生告辭,就領著他們一行人轉了個方向,往放河燈的方向去了。

這個河燈,也有很多的攤販在賣,而且元宵節,又叫上元節,許多人家都會在這一天來河邊,為去世的親人放一盞河燈,也算是寄託自己的思念。

「楉樰,這個是我給你準備的河燈,給你。」

不過韓楉樰他們沒有買河燈,因為今年的河燈都是林浩峰自己做的,不多不少的做了五盞河燈,每個人一盞。

韓小貝和小敏也沒有什麼需要以河燈寄情的事情,純粹就是為了好玩兒,湊熱鬧,而韓楉樰在這個世界,除了一個兒子,也沒有什麼親人需要紀念。

不過她還是接過了林浩峰手上遞給她的那一盞河燈,然後和他們一起到了許願河邊,點亮了這盞不知該為何人點的燈。

前世在她還沒有記事的時候,她的父母就已經不在了,她連自己父母的面都沒有見過,一直在孤兒院長大,也是憑著自己不斷的努力,才在軍隊找到了一席之地。

「希望你早日投胎,下輩子不要再這麼傻!」

最後,韓楉樰把這盞河燈給了已經消失的原主,希望她下輩子不會再這樣無奈的在花樣年華就命損了,雖然她很感激她願意給她一個重生的機會。

放完了給原主的河燈,韓楉樰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一轉身就看到青墨拿著林浩峰給她的河燈,獃獃的站在那裡,沒有動。

「青墨,你怎麼了,不放河燈嗎?」

韓楉樰輕輕的喊了青墨一聲,但是他也回過神來了,然後看向她,只是眼睛里還有一瞬間的迷茫,就像是一隻被主人拋棄的寵物一樣。

「我沒有可以放燈的人了!」

就連曾經唯一對自己好過的人,到頭來都發現只是一場陰謀罷了,他不知道這盞河燈該放給誰,現在他最看重的人,也只有韓楉樰了。 方逸天將藍雪她們全都護在了身後,讓她們後退,而他則像是一座雄偉巍峨的高山般屹立在了藍雪她們的面前,給予她們絕對的庇護。

黑暗散播者已經是注射了那種詭異的紅色液體,整個人瞬間變得狂暴不已,嗜血的殺機更是噴薄而出,彷彿是那擇人而噬的魔頭,森冷的目光陰沉沉的盯著方逸天,從他身上可以感覺到那股暴戾的氣息。

方逸天臉色凝重,體內的傷勢已經是極為嚴重,如果說這時候沒有那股堅強的意志支撐,沒有那股強烈沸騰的戰意支撐,沒有那種作為藍雪她們最信任依賴的男人的信念支撐,那麼他將會倒下。

轟殺亞特伍德以及七名黑袍武士再到與黑暗散播者廝殺至今,他已經是瀕臨虛脫的邊緣,身上能夠凝聚的力量已經是極為虛弱,但是,他必須要站出來!

縱然是體內的熱血流干,縱然是耗盡身上的最後一絲力量,他也絕不會退縮,就算是血戰身死他也要把黑暗散播者整個人拖下地獄!

「戰狼,你知道嗎?我感覺那狂暴的力量又回到了我的體內!」黑暗散播者雙手比試了一個朝上托舉的姿勢,整個人就像是一尊來自於無間煉獄的嗜血魔頭,臉上帶著猙獰的笑意,額頭上那個刻著的黑色十字架更是為之扭曲了起來,有股妖異的邪惡氣味,讓人看一眼都要心底泛寒。

「而你,已經是筋疲力盡!現在的我,一隻手都可以把你給轟殺,你知道嗎?就憑著一隻手足夠把你給轟殺!」黑暗散播者繼續獰笑著說道。

方逸天並沒有說話,一張臉沉穩如山,雙眼的目光變得尖銳無比,犀利如刀,冷冷的盯向了黑暗散播者。

他自己也能感應得到從黑暗散播者身上散發而出的那股濃烈駭人的氣勢,一瞬間,黑暗散播者彷彿是回到了最初的巔峰狀態,體內那股充沛的力量在醞釀著,一旦施展出來將會是狂暴洶湧不已。

而這一切,只怕都是來源於他注射入體內的那種紅色液體緣故,那些紅色液體激發出了黑暗散播者的嗜血殺機也讓他陷入了徹底的狂暴狀態,同時也將他自身的潛能都激發了出來,恐怖駭人!

方逸天目光森冷,這一刻,他表現出了足夠的冷靜以及沉穩,雙拳緊握,拳頭指關節都爆發出了陣陣「咯咯」聲響,緊盯著黑暗散播者,濃烈的戰意再度爆發而出,他已經是做好了誓死一戰的準備!

「戰狼,就讓我來結束你的性命吧!」

黑暗散播者怒吼著,身體便是朝著方逸天沖了過來,來勢兇猛,夾雜著一股狂暴的殺機席捲而來,指向了方逸天。

「吼!」

方逸天怒吼著,也是沖了上去,將自身的力量再度齊聚而起,轟殺出了八極拳的攻勢,迎上了黑暗散播者的狂暴攻擊。

呼嘯的拳風中,他們兩人的身影正在急速的閃動著,強橫的力量伴隨著他們的拳頭而轟殺而出,刮帶起了陣陣猛烈如斯的拳勁,撕裂著虛空,轟擊向了對方。

砰!

方逸天驟然間憑著十二擒龍手化解了黑暗散播者的一拳攻擊,而後他的一記八極拳便是結結實實的轟在了對方的胸口之上。

黑暗散播者口中悶哼了聲,然而身體卻是巋然不動,而後他的右腳橫掃而起,直接一腳掃在了方逸天的身上,方逸天身體禁不住的連連倒退了起來。

「嗖!」

黑暗散播者的身體一動,朝著方逸天沖了過去,剎那間,他自身的殺戮之拳堪稱是狂暴迅猛的轟殺而出,席捲向了方逸天全身。

方逸天一咬牙,伸手招架著,然而——

砰!

黑暗散播者的一拳竟然轟在了方逸天的臉面之上,方逸天身體再度倒退,口中更是「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逸天……」

藍雪她們撕心裂肺的喊聲再度傳來。

「別過來!」

方逸天怒吼著,身體一彈再度沖向了黑暗散播者,八極拳中的剛猛攻勢瞬息間悉數爆發而出,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轟殺向了黑暗散播者。

黑暗散播者就像是一頭狂暴不已的猛獸,迎上了方逸天的攻勢,他那徹底被激發而出的狂暴力量爆發而出,轟向了方逸天。

轟!轟!轟!

方逸天的拳頭無數次的轟在了黑暗散播者的身上,黑暗散播者口中鮮血直吐的同時卻是沒有絲毫的後退,反而他眼中的那股狂暴嗜血的殺機越發的濃烈起來。

這時,黑暗散播者尋得一絲破綻,他那碩大的鐵拳迅速出擊,轟然之聲,擊打在了方逸天的胸口之上,方逸天悶哼著,整個身體再度倒退如飛,轟然之聲直接倒在了地上。

「戰狼,你已經筋疲力盡了,再戰下去你也是力竭而亡,還不如讓我來結束你的性命吧!」

黑暗散播者嘶吼著,身體朝著倒地的方逸天沖了過去,一股嗜血的殺機瀰漫而出,這一次,他勢必要將方逸天轟殺在拳頭之下。

敗了嗎?

註定要戰敗身死嗎?

難道,自己連自己女人都無法保護嗎?

難道自己的命運真的是掌控在黑暗散播者的手中嗎?

「不!我命由我不由天,更不能任由旁人來左右!」

「我的意志!如同磐石,永不轉移!」

「我的意志!如同天地,不可戰勝!」

「我的意志!如同天柱,永不屈服!」

一聲聲振聾發聵的吶喊在方逸天的胸腔中回蕩著,經久不息,最終匯聚成了一股強大的意志信念,支撐著他的身體,眼中瞬間便是閃動出了一股比起先前還要濃烈十倍百倍的狂暴戰意!

那一刻,他只感覺到體內全身的熱血彷彿是沸騰了般,燃燒著的熱血流涌全身,在體內流轉著,凝聚在了一起,彷彿是匯聚成了一句話——

「我命由我不由天!」

剎那間,方逸天的身體驟然之間直接從地面上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而這時,黑暗散播者的攻勢已經是迎面轟殺而來,方逸天目光一冷,看了黑暗散播者一眼,口中便是沉穩有力一字一頓的怒吼了一聲——

「三!怒!破!蒼!穹!」 青墨說的傷感,連周圍的氣息都有一種淡淡的憂傷的味道,韓楉樰一時都有些被他的失落所感染,,也明白在他身上定然發生過一些不好的事情,只是他現在不想說,她也不會問。

「就算沒有沒有值得你放河燈的人,你也可以為你自己,或是你在乎的祈願啊!」

沒錯,之所以有這麼多的人來放河燈,一是為了紀念過世的親人,二來也是為了祈願。

果然青墨聽完韓楉樰的話之後,眼裡閃過一抹光亮,然後毫不猶豫的走向和邊,點亮了手上的那一盞蓮花狀的河燈,對著他許了願之後,小心的把它放入水中。

放完了和燈,青墨又回到了韓楉樰的身邊,他沒有說自己許了什麼願,為誰許的願,她也沒有問,兩個人就那樣靜靜的看著河裡的河燈。

今年來放燈的人很多,河裡明明滅滅的差不多有上百盞了,就像天上的星辰倒映在了水中,看起來美的別有一番滋味。

「楉樰,走吧,我們過去那邊看看。」

等林浩峰和韓小貝他們也放完了河燈過來和他們一起匯合后,他們就離開了許願河,往猜燈謎的地方走去。

韓小貝到是一路興緻勃勃的和小敏猜了一路,一路上,有很多有閑心的人,會自己掛一些花燈,每盞掛起來的花燈上,都有一個燈謎,猜中了就會有彩頭。

當然這個彩頭也是要看這個發起的人,東西有很多,有別緻的花燈,古玩字畫,簪釵鐲子等等,還有一些會拿出合適的銀錢。

無非是圖個熱鬧嗎,大家都很有興緻,而這一路,韓小貝有猜中的,也有沒有猜中的,一共得了三兩的銀子。

「娘親,你看,我現在都已經可以賺錢了,再等等,我就可以養著你了。」

韓小貝高興的把自己得來的三兩銀子交給韓楉樰,還一邊不忘了展示一番自己的孝心。

「是啊,我們小貝這麼棒,娘親以後可就有副了,不過這是你賺來的錢,你先自己留著吧,有個詞叫以備不時之需,嗯!」

韓楉樰當然不會收下韓小貝的銀子,只是讓他自己帶在身上,而他聽了她的話之後,也就沒有堅持,而是高興的收下了。

「哎,你聽說了嗎,這次從府城來的那位大人物,據說是從剛剛從上京辭官回來的柳家,還是柳家的家主,禮部的尚書柳大人呢,這次的燈會就是因為他們家,才這麼隆重的。」

這時,也有幾個書生打扮模樣的人,從韓楉樰他們的身邊路過,剛好在談論著這次元宵節燈會會這樣隆重的原因。

「這個誰不知道啊,柳尚書也有六十高壽了,這個時候辭官回鄉也是正常的嘛,而且柳家還有好幾個在上京任官的,最高的是柳尚書的兒子,也坐上了戶部侍郎的位置。」

韓楉樰雖然不清楚這個朝代的官位品級,但是也知道柳家算是一門顯貴了,而且戶部一向是油水最多的地方。

這幾個人說的話也不是什麼秘密,所以也就沒有避諱什麼,而且也沒有說什麼壞話,畢竟柳家可是他們得罪不起的。

韓楉樰也不想聽這些官場的事情,正想快步離他們遠一些,誰知,另外一個人又把話題轉到了,這次的燈會上面。

「我聽說這次燈會猜謎,最後的彩頭就是柳家出的,是一盞水晶燈,另外還有一百兩的銀子,這可是這麼多年來我們郁林鎮上最大的一次手筆,不如我們也去試試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