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是傅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傅歆和莫琰是怎麼勾搭上的?這個賤人! 傅歆自然看到了那邊父女兩個的神態,可現在還不是她暴露的時刻,她作出一副痴痴傻傻的樣子,緊緊的捏著莫琰的衣袖,亦步亦趨,像個涉世未深的孩子。

第十五章娶誰不是娶

莫琰感覺到衣袖上的重量,也不點破,他闊步走向傅肇新。

「傅總,好久不見。」

傅肇新瞪了傅歆一眼,見她還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樣子,心裡的緊張少了幾分。他握住莫琰的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琰,你怎麼和我大女兒一起……」

傅肇新開口試探,莫琰自然不會說實話,他看了傅歆一眼,唇邊揚起似有若無的笑意,「我剛從家裡出來,就在路邊看到她在哭,下車一看,這不正是傅家大小姐?正好我今晚要來傅府,就正好把她帶上了。」

莫琰說的話傅肇新是半個字都不信的,他莫琰要是看到有人在路邊哭會下車慰問的主,他也不能活到今天。莫琰的心狠和他的權勢一樣有名。

但現在這個情況他也只能笑笑,還要感謝莫琰替他找回了失蹤已久的傅家大小姐,還要一邊給小女兒使眼色,生怕她突然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真是,笑的他牙疼。

幾個人相繼走進傅家客廳,一路上傅曦都在試圖和傅歆說話,奈何傅歆現在是個傻子,她什麼也不懂,只是緊緊的粘著莫琰,不說話,也不跟著傅曦去換什麼衣服。

跟傅曦走了,恐怕就回不來了,她才不傻呢。

幾個人剛坐定,莫琰舉起茶杯,悠然一抿,神色淡然問道,「傅總,你這大女兒看著有些不正常。」

他的目光落在傅歆拉著他衣擺的手上。

傅歆真想翻個白眼,無奈此地不適合,只能忍!

傅肇新尷尬的點頭,目光慈愛的看著傅歆,「是的,君清的確是……」

這目光直看的傅歆渾身泛雞皮疙瘩,她沒想到傅肇新這麼會做戲,明明恨她入骨,面上卻一點都不露。

莫琰點點頭,若有所思的樣子,「很早之前就聽說過傅家有一個大小姐,很是聰明,怎麼幾年沒露面,就成了……傻子?」

傻子那個詞他說的意味深長,傅肇新渾身一震,還以為他已經知道了什麼,但看他臉色又什麼也看不出來,只能咬著牙,繼續道,「說來也是我的錯,因為工作太忙,這孩子發高燒也沒及時發現,等發現過來卻晚了,孩子已經……」

說完眼眶微微濕潤,似乎真的有那麼一回事。傅曦站在他身後,兩隻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低低的叫了一聲「爸爸,這不是你的錯……」

如果不是真的知道這兩父女的真面目,還真是能騙到不少人呢。

傅歆的指甲已經掐在肉里,只有疼痛能讓她提醒自己,不要衝過去扇那兩個人一巴掌,只有這樣她才有心思能夠繼續站在這裡。

傅肇新!傅曦!

似乎是感受到傅歆的憤怒,莫琰沉下眼眸,嘴角的笑容淡了幾分。能夠將一個小姑娘逼成這副水火不侵的程度,這傅家也是能耐。

傅曦見氣氛不對,眼眸一轉,嬌聲道,「琰哥哥,你今天不是說有事情要和爸爸商量嗎?」

不管怎麼樣,她和莫琰的婚事,不能被破壞。等她成了莫太太,一個傅歆算什麼!

傅肇新見話題轉移,當然是鬆了口氣,朗聲道,「疑止啊,聽晨晨說你和她要結婚了?」

莫琰點頭承認,「我希望傅家的女兒,能夠將莫家和傅家更加緊密的聯合起來。」說這話的時候他還故意看了傅曦一眼。

傅曦含羞的低下頭,手指緊緊捏著裙角,一副小女兒的嬌態。

傅肇新這個時候真正開心起來,他讚歎的看著莫琰,「等你們結婚了,不管是傅家,還是莫家,都會在整個商界,掀起滔天巨浪的。」

對此莫琰只是淺笑,眼睛深處卻像一隻餓狼一樣,閃著捕捉獵物時興奮的光芒。等他們結婚了,傅家自然也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等莫家和傅家女兒的婚事定了,傅家就會和我交換雙方公司股份,傅先生,你之前的話還算數嗎?」

傅肇新此時正高興,而且這個決定他也是做了很多規劃的,自然沒有什麼問題。於是樂呵呵的點點頭,「琰啊,等你們結婚了,這股份自然是要換的,只希望你要對我女兒好一點啊。」

莫琰笑眯眯的點頭稱是,這才拉起傅歆道,「那就謝謝傅先生了,等請帖寫好,還請傅先生一起來喝我和君清的喜酒。」

傅歆雲里霧裡什麼都不明白,只知道結婚的對象從傅曦換成自己了,她剛想反抗,就看到傅曦不可置信扭曲的臉龐,她傻瓜似的露出一抹笑容,憤怒吧,傅曦?哈哈,你也有今天!

傅曦的確憤怒,她惱羞成怒的衝過來,指著傅歆,眼睛里全是鄙夷和不信,「琰哥哥,你要和一個傻子結婚?你看看她,她是個傻子!」

傅肇新也驚呆了,不禁有些愣神,待傅曦跑過去質問莫琰才回過神來,他這是被莫琰擺了一道!他從一進門就計劃好的!什麼傅家的女兒,說的分明是傅歆!

莫琰不理莫晨婧,只看著莫秦豐,冷笑道,「難道堂堂的L集團的總裁剛剛說過的話就不算數了?」

傅肇新被問的措手不及,他冷眼看著莫琰並不言語,臉上沒有初見時的熱情,一片漠然。

莫琰不以為意,繼續反問,「還是說,傅先生壓根就沒有當傅歆是你的女兒?」

他突然挑眉一笑,這笑容裡帶著些說不出來的惡意,「又或者說,傅先生是怕我和傅大小姐結婚後,傅大小姐手裡的股份會變成我莫琰的?」

傅肇新終於忍不住臉色大變,傅歆手裡有百分之十三的股份的事並沒有多少人知道,莫琰是怎麼知道的!

莫琰見戲弄的差不多了,他看了看身邊傅歆的臉色,依然痴痴傻傻,但他忽然間覺得反而有幾分可愛。

他看著傅家兩父女,冷笑一聲,拋下一個重磅炸彈,「難不成傅歆就是被傅家逼瘋的?目的就是為了霸佔傅歆手上百分之十三的股份?」

莫琰的話語步步緊逼,充滿了威懾的力量,反而是傅肇新越來越沒有底氣,額頭泛汗,傅曦看到自己的父親的反應也有點心虛。

「莫先生,這是在說笑吧?君清說到底也是我的女兒,就算是看在她過世的母親面上,我也不能虧待她啊!你說是不是?」

不得不佩服傅肇新的演技,謊話說起來連眼都不眨的,甚至還搬出了傅歆的母親,可是當初若不是傅肇新相逼怎麼會讓結髮妻子了斷自己?

想到母親去世當天,那對母女便堂而皇之地進入傅家,傅歆就不自覺地咬緊了牙關,那明明是她最不願意被人揭開的傷疤,現在卻被當事人踐踏,傅歆又怎麼會咽下這口氣。

似乎是察覺到傅歆的不自然,莫琰小心翼翼地伸手在桌下握住了她的小手,顫抖的小手下掩藏著一顆不安的心。

莫琰溫暖的手掌心甚至讓傅歆有一剎那的慌神,至少莫琰看上去從來不需要對她加以溫柔相待。

「傅總既然都這麼說了,那麼,我也就不多說什麼,可是既然君清也算是你的女兒,那麼我想和她結婚應該也不成問題吧?」

莫琰不容拒絕的口吻一點商量的意思都沒有,顯然只是來通知一聲傅肇新,而對於傅肇新而言,一個傻子嫁到莫家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反而是他會賠了夫人又折兵,這一點,傅肇新又怎麼會不知道?

傅曦聽到這話更氣憤了,轉臉對著自己的父親,拉著父親的手,心裡百般的不願意,她怎麼也不想被一個傻子壓在頭上!

傅肇新讓傅曦稍安勿躁,只是看了一眼傅歆,然後對莫琰陪著笑臉道,「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是這進展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聽到這,莫琰笑了,好看的嘴角揚起,手握住君清的手,輕輕地親吻了一下她的手背,「不瞞傅總,君清一直很中意我,不然也不會在那天對我投懷送抱了,而我也覺得君清是個單純的女孩!」

莫琰說這些話都不用打草稿,傅歆真是從心底佩服他,可是什麼叫她去『投懷送抱』啊?她去投懷送抱不是也被狠狠拒絕了嗎?還有都投懷送抱了還會認為她是單純的女孩?這麼說來,那莫琰肯定也是個單純的男孩子!

「喜不喜歡我?」

莫琰湊近傅歆,與她面對面鼻貼鼻肆無忌憚地當著傅家父女的面上簡單粗暴地秀恩愛!

莫琰溫熱的呼吸灑在傅歆小巧精緻的鼻頭上,像灑上了一層紅暈一樣,傅歆不自然地轉過了頭,臉上帶著一股憨憨的羞澀的笑,看起來卻甜極了。

「嗯!」

傅歆只能羞澀地重重地點了下頭。

莫琰對於她的反應顯然是滿意極了,伸手撫摸了一下她的頭,「真乖!」

那情景就像是主人在對著自己的寵物一樣。

傅歆偏偏在裝傻還不能有所反抗,反而還要表現出一臉的享受,不過傅歆還是在暗地裡狠狠地踩了一下莫琰的腳,高跟鞋下那感受不能太好。

莫琰壓抑地低呼了一聲,傅曦一臉茫然地問道,「你怎麼了,琰哥哥?」

「沒事,被貓踩了一腳。」

莫琰扯了下嘴角,傅曦皺了下眉,他們家養貓了嗎?疑惑地看了一眼傅歆,莫名覺得又是她搞的鬼。

傅肇新在旁咬牙切齒,將這情景都看在眼裡,就更不解了,想不通自己那傻子女兒怎麼就搭上了莫琰?

可是,現在他也沒有時間想這些了,莫琰只是前來知會他一聲,傅肇新現在心裡更擔心的是莫琰動機不純,難道他看上傅家的股權的了嗎?

「那麼我們也不多做打擾了,我希望我和君清的婚禮能夠儘快舉行!」

莫琰說著已經站起了身,他的目的已經達到自然不想再多浪費時間。

傅歆也跟著懵懂地站起了身,傅肇新忽然有一種請佛容易送佛難的感覺,跟莫琰又客氣了幾句,在臨行前拉住了傅歆。

「君清,你先別走,爸有幾句話想跟你單獨說說。」

傅肇新沖著莫琰笑了一下,轉臉對傅歆說道。

傅歆畏懼地看了一眼莫琰,不管是真的假的,求救的意味明顯。

可是,莫琰偏偏記仇,對於她踩他那一腳他還記憶猶新,「那好,那我去外面等你了。」

莫琰走後,傅歆心裡簡直要飆髒話了,他肯定是故意的!

「傅歆,你個臭丫頭,我還真是小瞧你了!琰哥哥是什麼人?你都敢惹上了,你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

不等傅肇新開口,傅曦就走上前扯住了傅歆的頭髮,揪著傅歆生疼不已,傅歆尖叫的聲音很高,「不要,不要打我……」

始終在門外等著的莫琰顯然也聽到這聲音,身體不自覺地想要轉身回去,畢竟是他的小寵,怎麼能受到這種對待?

不過仔細想想,傅歆這個聰明的小傢伙叫得這麼大聲可能就是為了讓自己聽到的吧?

莫琰嘴角帶著一股莫名地笑意,竟然停在原地悠閑地抽出一根煙來。

「好了,好了,別再胡鬧了,放開君清吧!」

傅肇新雖然臉色不悅,但是卻是在傅曦發泄完了之後才開口阻撓,蹙著眉看著傅歆,「君清啊,爸爸知道這些年你受委屈了,可是你也不能惹上莫家的人啊!」

傅歆頭皮發痛,心裡在暗罵著莫琰,臉上卻表現出楚楚可憐的模樣,甚至小聲地哭泣著,恐懼的面對著傅肇新。

「莫琰是什麼人?那是K集團的繼承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身邊的女人多如牛毛,到頭來受委屈的人可是你!」

傅肇新伸手扶起傅歆,給她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當然若是能讓她自覺放棄婚約那是最好,可是傅歆既然能在傅家裝瘋賣傻了五年,又怎麼可能放棄這難得的機會?

傅歆只是身子有些顫抖,咬著嘴唇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傅肇新看到嘆了一聲氣。

「我看琰哥哥就是看上你傻了,就算做出荒唐事你也只能忍耐,難道你還以為他能真心對你?」 在旁的傅曦冷嘲熱諷地道,尤其看著傅歆瑟瑟發抖的蠢模樣,就算是換了一身高貴的衣裳也擋不住她骨子裡頭的窮酸相,對此,傅曦充滿信心,莫琰不可能對她有興趣的,絕對不可能。

而傅歆在聽到這話時卻明顯地攢了下手心,好像傅曦一下說中了自己的底線一樣,莫琰只是當她是玩物隨便玩玩,又怎麼會真心對她?

傅歆其實比誰都明白自己的處境,但是她沒有選擇,她只能選擇莫琰,只能按著莫琰的遊戲規則來,然而只要能讓傅家付出代價,傅歆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了,別說這些了,君清,我問你,莫琰怎麼會知道你手上有股權?難道是你對他說的?」

傅肇新對於傅歆還是有點不放心,畢竟當初那個女人給了傅歆那麼多股權傍身,若是她真的選擇跟莫琰合作,也不是沒可能。

「我,我不知道……」

傅歆裝作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慌忙地看著傅肇新。

「我問你,你是不是想用你手上的股權跟莫琰合作?」

「我沒有,沒有,那是,是媽媽的,我不會動的!」

傅歆有一個弱點那就是她的母親,那些股權是傅歆母親留給她的,可是為了以防萬一,傅肇新還是要提醒一句傅歆。

「我告訴你,如果你敢耍花招,我會讓你媽媽連死了都不會安寧的!」

匠心 傅肇新沖著傅歆冷酷無情地道,傅歆抿了下唇角,而對於傅肇新而言,他連母親屍骨未寒就將那對母女帶回傅家的事都乾的出來,那麼讓母親死後不得安寧又怎麼做不出來?

傅歆痴痴地點點頭,安靜得像病了一樣,然後默默地起身離開,傅肇新又道,「整理一下髮型,別給我在莫琰面前露出馬腳來!」

傅肇新作為一個父親對於傅歆說的最後一句話竟然是這個,傅歆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但是也更加堅定了她會不惜一切代價讓傅家受到該有懲罰的。

傅歆小心翼翼地理了理髮燒,沖著傅家父女轉頭一笑,好像沒心沒肺似的。

莫琰在門外等了很久也不見傅歆出來有點不耐煩了,從車裡下來正要返回傅家,卻見傅歆的身影從傅家出來了。

頹著身子的傅歆看起來嬌小極了,一點生氣都沒有,高跟鞋被她拎在手上,拖著長裙走在草地上,像失去了一切力量支撐一樣。

嘆了一聲氣,傅歆抬起臉,拍拍自己的臉頰,愣是擠出一個笑容來,借著明亮的月光,莫琰看到她眼中皎潔的光亮。

莫名的,心中被觸動了,竟然覺得她是那麼令人心疼。

在回去的路上,傅歆小心翼翼地端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在莫琰面前她自覺地挺起胸膛來,可能是不想被莫琰小看吧。

「你可以睡會。」

莫琰開著車,目視前方,話卻是沖著身邊人說的,實際上回去的路程也不算近,而看著她疲憊卻強撐的模樣莫琰還是忍不住地說道。

傅歆也看著前方,「我沒事。」

莫琰簇了下眉,透過反光鏡看著她今天穿著的禮服精緻又美好,勾勒出完美的曲線,只是眼下她有點疲乏,甚至一點都沒有注意到,禮服裙有些下滑,呼之欲出的美好讓莫琰忍不住想到那令人愉悅的觸感。

猛然,莫琰一個急剎車踩到路邊,轉眼怒視著傅歆。

「你沒事,我有事。」

莫琰自覺也不是什麼自控性多強大的男人,尤其是身邊又有一個尤物時,況且他們又屬於合作關係,眼下更是身下硬挺而起。

傅歆一臉茫然又充滿防備地看著莫琰,馬上就發覺到異常,「你要幹嘛?」

傅歆身子整個往後退,眼中有一絲真切的畏懼,這跟面對傅家父女完全不同,她是真的很厭惡莫琰的靠近。

莫琰自然也明白,尤其是他們之間的第一次不那麼美好,很長時間裡,莫琰都一動沒動,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沒關係,這次我可以忍!

莫琰心裡想著,惡狠狠地看向傅歆,大手粗魯地提了下傅歆的裙口,「下次再敢給我成這樣,你試試?」

粗魯的動作,沒好氣的口吻,莫琰發狠地瞪了一眼傅歆,然後轉身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開起了車。

而傅歆更疑惑了,這裙子不是你挑的嗎?

傅歆看著莫琰,真正體會了那句話:伴君如伴虎!

而此時在傅家,儘管傅肇新已經對傅歆摸清了底細,不管怎麼說,一手掌握傅歆對於他來說還是易如反掌。

讓傅肇新不放心地反而是莫琰,直覺上感覺莫琰不會那麼輕易放棄傅家的股權,而傅歆又神志不清,他以傅歆為要挾讓自己進退不是,更重要的是,如果婚後傅歆若被哄騙轉讓股權授權,那麼受到波及的肯定是自己,雖然說那點股權不算什麼,但是如果莫琰想跟自己對抗,打壓自己,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到時候他必須得為自己想到退路了。

所以傅肇新到現在為止還必須與莫琰和顏悅色,至少把這尊大佛哄住了,他開心了,就行了。

可是傅曦卻咽不下這口氣,而且越想越不對勁,恨不得剛剛就該給那賤女人幾巴掌。

修仙之不走老路 可那個賤女人還偏偏唯唯諾諾地縮成了一團,那副卑賤的樣子真的是跟她的母親如出一轍。

讓傅曦更一臉憤恨,她輸給別人也就算了,竟然輸給了一個傻子,可是究竟是她哪一步走錯了呢?

「難道那天餐廳里的是她?」

傅曦忽然想起來了,那個被琰哥哥小心翼翼保護起來的賤女人也許就是傅歆!

「晨婧,你說什麼呢?」傅肇新一臉納悶地看著自己的女兒。

「爸,咱們都上當了,那個瘋女人根本一開始就想纏上琰哥哥,她在背地裡一直在跟琰哥哥有交往,就因為那點股權,不然琰哥哥怎麼會看上她!」

傅曦真是氣憤難耐,可是偏偏有股權的人事傅歆那個瘋女人,這一點上也讓傅曦妒忌得要死!

傅肇新理清楚之後就更覺得莫琰有意整傅家,可是眼下他一點辦法也沒有,不過傅肇新這老狐狸也留了一手。

「你放心吧,就算是君清手上有股份也不能奈何傅家,倒是你要管管你自己的脾氣,現在我們只能靜觀其變,而你,要對君清示好!」

星球博物館 「我憑什麼要對她示好?」

傅曦一聽這個就火了,橫著眉不滿地道。

傅肇新嘆了一聲氣,搖搖頭,看著傅曦還是覺得她是個小孩子。

「你想想,君清到底是你姐姐,她如果嫁給莫琰,你自然要對她好一點,這樣,莫琰才會對你多加關照!」

傅肇新把話說到這個地步,愚鈍的傅曦還是滿臉怨氣,怎麼她也不想輸給傅歆!

「你放心,莫琰肯定不會讓一個傻子成為永遠的莫太太的,你走得勤快一點,你說最後莫太太的頭銜兜來兜去會落在誰的頭上?」

傅肇新對著傅曦曉之以理,慢慢地才讓傅曦反應了過來,傅肇新皺了下眉,這腦迴路到底是隨的誰啊?

而傅歆此時在莫琰的車上歪著頭不自覺地睡著了,莫琰看了一眼她莫名地將車速降低,雖然他對傅家的產業有興趣,甚至願意與之交換合作,可是現在不知怎地,好像忽然覺得無趣了,或許是發現了更有趣的東西。

看著傅歆單純無害的睡顏,莫琰莫名很想看到她成長為洪水猛獸的模樣,到時候的她也會對自己張牙舞爪嗎?

想到這,莫琰不自覺地一笑,伸手摸了下傅歆的小手,沒想到指甲還是蠻鋒利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