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情不自禁似的,他突然抬起了一隻手臂,猛然的把她摟進著懷裡,微喘著氣,臉埋在了她的肩窩處。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的,這裡全都是我親手設計布置的。」

他有些抱歉地說:「我們結婚後還是要住在家裡,因為我家三個姐姐都出嫁了,大哥也不住家裡,就剩下我父母挺孤單的。但你放心,我會經常帶你出來過二人世界的。」

「等以後我們老了,我們就搬出來,到這裡來養老。讓我們的兒子帶著孫子一起上這裡來看我們。你到時候帶孫子去看外面的桔梗花,我就跟兒子在湖邊釣魚……」

顧九九任由容若抱著她,慢慢的訴說規劃他們的未來。

她難過得說不出話來,眼淚不停的砸下來。

「傻女孩。」容若幫她擦了擦眼淚:「等我老了,你可不許嫌棄我。到時候我們還要手拉手,天南地北到處去玩。」

「嗯。」顧九九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容若帶她參觀了小木屋,獻寶似的不停告訴她自己當時設計時的想法,裡面又加上了不少對他們將來生活的暢想,聽得顧九九心窩一陣陣發疼。

吃飯的時候,容若提議做壽司。

他繫上了圍裙,就像個是帥氣的居家男人,煮飯糰、裹壽司,動作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顧九九站在旁邊看著,容若打發她去看電視:「你別在這裡,去客廳等著吃就行了。」

她搖搖頭,聲音帶著一絲刻意壓抑的痛苦:「我想和你呆在一起。」

容若並沒有意識到她的不對勁,還為她變得如此黏自己感到高興。

他忙碌了一會兒,將裹好成型的壽司切了一塊,遞到顧九九的面前。「嘗嘗。」

放開那個漢子,讓我來 顧九九張嘴含走他手裡的壽司,她舌尖的糯軟讓他的食指一顫,容若的眸光一深,嗓音性感致命:「九九,我想吻你……」

顧九九懵在那裡,獃獃地睜大眼睛。眼看著容若靠近低頭,越來越靠近她的唇瓣……

她閉上眼睛,完全不抗拒容若的吻。

她是那麼愛這個男人,愛到整個心都是疼的。

就在容若的唇剛剛貼上她的時候,忽然從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急促的敲門聲,把意亂情迷的兩個人給驚醒,迅速分開。

容若萬分懊惱地說:「誰啊,這麼討厭!九九你等我,我去開門。」

說完他拿帕子擦了擦手,大步走過去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個制服上印著某快遞公司字樣的人,手裡拿著一份包裹,禮貌地問:「請問是容先生嗎?這是您的快遞。」 容若接過快遞單簽了字,拿著快遞走回來,有些疑惑地說:「大概是之前布置的時候買的小玩意兒吧!」

他遞給她:「你拆開看看。」

顧九九點頭,不疑有他,拆開一看果然是一個瓷娃娃。

容若布置這間屋子費了不少心思,很多有趣的小玩意都是在網上買的。

容若做好了壽司,叫顧九九來吃。

兩人在法國的時候,容若就每天給她做飯。

再吃到容若的手藝,顧九九是既滿意又難過。

她吃了不少,幾乎是往嘴裡胡塞,她怕以後這個味道她再也吃不到了。

容若有些嚇到了,阻止她繼續吃:「雖然你未來老公的手藝不錯,可也不能這麼個吃法啊?還不得把胃給吃壞了?」

顧九九心裡一酸,低著頭慢慢地嚼咽。

吃完了飯,顧九九要幫忙收拾。

容若一把按下她的手,強勢地說道:「我可是標準好男友,馬上就要升級成2.0版標準好老公,以後所有的家務活我都包了。」

顧九九走上前:「我幫你不行嗎?」

「不行!」容若有些霸道地說,說完又笑了笑:「你要麼就去客廳玩,要麼就在這裡看著,反正你什麼活都不用干。」

顧九九說不出話來,她只好獃在一旁,默默地看著他一個人忙東忙西。

大叔來勢洶洶 容若手腳麻利的收拾完廚房,洗乾淨了手,走回到客廳。

視線落在正在沙發上坐著看電視的顧九九的身上,眼神慢慢變得溫柔,變得滿足。

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走過來摟著她:「九九,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顧九九窩在他的懷裡,沉默著不說話。

等了好久,她眨了眨眼睛,彷彿終於做了個決定般,說:「我們今天不回去,就在這裡住一晚好不好?」

容若全身一震,有些不敢相信的開口:「九九,這裡就只有一張床,你……」

話未說完,懷裡的顧九九忽然伸出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揚起臉對著他的唇,用力地吻上去。

她用力太猛,兩人的牙齒都磕到了一起。

容若愣了足足十秒鐘,才伸手將她摟住,反客為主,張嘴含住她的唇,汲取她的甜蜜。

顧九九主動張開唇,讓這個吻更加深入,輾轉纏綿,唇舌相纏,吻得激烈,交換著彼此的呼吸。

容若哪禁得住她這麼主動,呼吸變得越來越粗重,身體緊繃著,恨不得立刻將她吞了。

顧九九吻著他,大膽的伸出一隻手,邊吻邊去解他的扣子……

容若一把抓住她的手,呼吸粗重地說:「九九,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

他的嗓音沙啞到了極點,整個人已經緊繃到了極點,再也經不起一絲一毫的撩撥。

可偏偏顧九九不懂他此刻的煎熬,聲音有些顫意,格外撩人:「我不想等到新婚之夜了,我想把自己給你……」

後面的話她並沒有說出口,她不是不想等,而是怕等不到了。

容若的理智徹底崩潰,他知道有些事情一旦開始就不能停止,他雙眸死死地盯著她的臉:「九九,我可以繼續嗎?」

顧九九閉起了眼睛,她坐在他的懷裡,能感覺到他緊繃著的身體的變化。

骨子裡女性的羞澀讓她不能回答他,只能紅著臉不看他。手指攥緊他身上的衣服,身體越來越柔,像沒骨頭似的失去力氣。

容若哪能剋制得住她這柔弱無骨的身子緊靠著他,身體上下更像是著了火一樣。

他的喉結動了動,伸出顫抖的手指去拉她裙子背後的拉鏈,格外的小心翼翼,他從她的臉上沒有看到半分不願意的表情……

咚咚咚!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突兀的打斷了屋內旖旎的氣氛。

「別理他!」容若很不想去理會,可是那聲音卻偏偏不依不饒地繼續響著。

顧九九不得已推了推容若:「你去看看。」她表情嬌羞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

那害羞的小臉,看得容若差點想不管不顧的把她按在身下。

咚咚咚!

門外的敲門聲還在繼續,而且有越來越重的痕迹,像是沒有人開門絕對不罷休似的。

容若強壓下身體里的急躁,幫顧九九拉了拉裙子,確定她衣著整齊后,才慢吞吞的去開門。

「是誰!」容若面色陰沉,一貫陽光帥氣的他很難得有這麼黑著臉的時候。

門口站著一個穿著保安制服的男人,一見到容若那副火大的樣子,立刻賠著笑臉說:「容少,原來是您來了啊!」

「嗯,有什麼事?」容若冷哼了一聲,說話聲音很重,非常不滿。

「哦,是這樣。」保安擦了擦額頭的細汗,小心翼翼地說:「我巡視這邊,看到屋子裡有燈就過來看看,沒想到原來是容少來了。那沒事了,沒事了!」

「知道了。」容若面無表情,「呯」的一聲就把門給直接關上了。

門外的保安摸著被門砸到的鼻子,眼淚都疼出來了,邁著打顫的腿退了出來。

哎,要不是收了錢,他也不敢來打擾,沒想到一向好脾氣的容少黑起臉來居然會這麼嚇人。

容若關上了門,走過去,想繼續剛才沒做的事情,可又不好意思開口。只能恨恨地大步走過去,一把摟住顧九九。

「是誰啊?」她問。

「是保安。」容若鬱悶地說。

今天的好事被人打斷兩次了,簡直就像是預先設計好的一樣,實在太讓人鬱悶了!

情緒被打斷,顧九九也沒心思繼續了,只是靜靜的靠在容若的肩膀上。

容若急躁的情緒,奇迹般的一點點平靜了下來。

容若緊抱住她不再動彈,不再吻她,也沒了動作,就這麼緊緊抱著她。

顧九九喜歡味道清淡的香水,她最喜歡噴一點在長發上,所以她的頭髮總是有一種若有似無的淡雅香氣。

這股熟悉的淡淡香味加上她身上自己的香味,輕輕的竄入容若的鼻尖,讓他的心都奇迹般的變得安靜了下來。

很久之後。

「容若……」

「嗯?」

「我愛你。」

「我也是。」

顧九九的聲音很柔,近乎是呢喃,容若原本已經平復下來的那股急躁又迅速的竄了上來。 「九九,我忍不住了。」

容若一個用力,將她抱了起來,往卧室走去,他迫不及待的一腳踹開了的房門。

顧九九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羞紅了臉,把整個頭都埋在他的懷裡。

他輕輕的將她放在床上,黑眸深情地看著她:「九九,我覺得現在好幸福,遇見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運。」

她咬著唇,在心裡輕輕地說:容若啊容若,我遇見你也是我最大的幸福,可是這樣的幸福很快就會變成不幸……

容若也躺了上來,直勾勾地盯著她,眼睛里一片躁動。

他忍不住了,他咬咬牙伸出手,打算拉開她裙子的拉鏈。

顧九九紅著臉,心跳得飛快,不敢看他,手指悄悄的攥緊了身下的被單。

就在容若剛剛把她的拉鏈拉下一半的時候,突然外面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緊接著就是一片霹靂巴拉的火光,屋裡的燈閃了兩下就滅了。

兩人吃了一驚,容若大步走到窗邊,掀開窗帘往外看去,只見外面不遠處的燃起了火,已經有人拿著滅火器在滅火,響起了一片喧鬧聲。

「九九,你在屋裡等我,我出去看看。」容若叮囑了她兩句,才推門出去。

「怎麼回事?」容若大步走出去。

幾個保安手裡拿著滅火器對著燃燒物一頓狂噴,火勢並不算大,很快就滅了。

「容少,估計是電路問題,現在火雖然滅了,不過整個莊園都停電了。」保安賠笑著說。

「停電?」容若皺眉。

「是啊!是啊!」保安點頭肯定地說:「估計這得一兩天才能修好,要不您還是回市裡去住吧?」

容若無比鬱悶,他倒是沒什麼,不過顧九九最怕停電了,沒電她可受不了。

容若想到這裡,立刻轉身大步回到木屋,顧九九正站在門口張望著等他:「外面發生什麼事了?」

「電路起火,沒電了。」容若嘆了口氣:「要不我們回市區吧?」

顧九九抿了抿唇,微微點頭。

容若開著車把顧九九送回了家,臨走前在她的臉上親了親,才心滿意足地說:「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找你。」

「好。」顧九九答應了,在門口一直看他上車發動了汽車,才轉身進屋。

他們倆人誰都沒有看見,在路邊轉彎的暗影里靜靜悄悄停著一輛車。

車裡香煙的紅光忽明忽滅,北冥夜的心絲剝繭的疼。

北冥夜一直都在跟蹤顧九九,快遞員、保安、起火停電,這些事情都是他乾的。

以前的北冥夜肯定是不屑干這些小氣幼稚的事情,可他發現原來他的心眼和針尖一樣小。



第二天下午,容若開車送顧九九去醫院。

梅秀鳳見到容若來了,很熱情的和容若聊天,並且一直暗示錢的事情。

容若打包票說周一這錢一定到賬,讓梅秀鳳放心。

從醫院出來,顧九九心裡悶悶的。她心裡很清楚,這一個億現在扣在北冥夜的手中,可容若什麼都不知道。

好幾次她想告訴容若,可是看到他那溫柔深情的目光就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要她怎麼開口告訴他,其實她早在兩年前就把自己寶貴的第一次賣給了他最好的兄弟?

容若見她一路都不開心的樣子,就問她怎麼了。

顧九九抿了抿唇,看著車窗外說:「覺得車裡有點悶。」

容若朝外看了看,靈機一動,指著外面說:「那邊有個公園,我們去逛逛?」

顧九九其實去哪兒都無所謂,只要是和容若在一起,於是點頭同意。

兩人把車停到,就去了公園散步。

公園很漂亮,有一個大湖,到處都是綠綠蔥蔥的植物,在喧鬧紛繁的帝都,這裡倒是個不錯的去處,讓心曠神怡。

兩人手牽著手沿著湖邊慢慢散步,走累了就在一個亭子里坐下休息。

清風吹來,顧九九把頭靠在容若的肩膀上,覺得好舒服,希望時間能夠停止在這一刻。

「咳咳!」

一個咳嗽聲打斷了二人世界,顧九九忙不迭把頭從容若的肩膀上移開,有些羞澀的慌忙別開臉。

「小姑娘,你們兩個人要不要算個命哇?」

顧九九轉頭,看到一個老頭,戴著圓圈兒的眼鏡,三撇青須,倒還有些仙風道骨的樣子。

說話雖是輕描淡寫,但是在舉手投足間都透著一股泰然自若的勁兒。

只是別看他的眼睛,那眼珠子轉來轉去的,就讓人覺得此人猥瑣得很。

容若皺眉,心想都什麼年代了,公園裡居然還有這種算命的江湖騙子。

便想也不想的開口拒絕:「我們不算。」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哇?」那人得意洋洋地抬起頭來,手指著自己,念道:「我就是鐵齒神算劉大人!」

容若和顧九九一臉茫然,顯然沒聽過他的名號。

劉大人見兩人不給面子,挺了挺腰,說:「你們簡直是孤陋寡聞,本大人不跟你們計較。」

又自我良好地繼續說下去:「老夫金口直斷,學的是文字功夫,推算測字,算的就是一個命。」

容若對這種江湖術士根本不信,剛想開口將他打發走。

顧九九拉了拉他的袖口,說:「老伯這麼大年紀了,生活也不容易,我們就算一個吧!」

容若知道她心地善良,見不得人受苦,於是大方地說:「那就算一個。」

兩個人都不知道,眼前這個自稱「鐵齒神算劉大人」的猥瑣老頭就是大名鼎鼎的麻衣神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